龍業看著問晴朝著「羅天成的方向」走去,不由得有一些惱怒,

但是,他在問晴面前,不能失了風度,只好靜觀其變了……

「韓劍……」問晴輕聲道,聲音溫柔而動聽,好似天音渺渺……

韓劍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強行拉出一抹笑容,

問晴看了看韓劍的臉色,小心翼翼道:「韓劍,你這是怎麼了,笑得那麼難看,」

韓劍臉色一僵……

「咳咳……那個……」韓劍居然開始有些躊躇了起來:「我要跟你說一件事……」

問晴驟然想到羅天成跟自己說的,韓劍要跟自己說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頓時也不敢大意,輕聲道:「那我們進去鴻雁樓說,」

韓劍搖了搖頭清醒腦子:「這……嗯……不用了,就在這說吧……」

問晴疑惑道:「在這裡,」

韓劍點了點頭,一直放在背後的手拿了出來,而韓劍的手上拿著的,卻是羅天成花了大價錢才買到的帝尊玫:「那個……那個……」

問晴看了一眼韓劍手中的帝尊玫,心跳加速了起來……

問晴對待龍業和對待韓劍是不一樣的,問晴對於龍業是不討厭,但是對於韓劍卻是有莫名的情愫……

所以,當看到韓劍手中的帝尊玫的時候,問晴的臉開始微微泛紅了起來,心跳也開始加速……

帝尊玫在陽光之下,折射出動人的光彩,帝尊玫看上去,沿著光路的不同,會漸變出不同的顏色,與夢幻玫瑰的夢幻不同,帝尊玫的美是一種有規律的美……漸變的顏色,讓人陶醉不已……

最要命的是帝尊玫的香味,花香誘人,清淡若仙曲,醉人若淡酒,怡人若山水,

問晴看著韓劍,等待著他說下一句話,

韓劍此刻,心跳也是加速,從小到大,韓劍從來沒有如此的心亂如麻過……

韓劍緊張道:「那個,這是九十九朵玫瑰花……」

「嗯」問晴輕輕點了點頭,

韓劍繼續道:「這種玫瑰的名字,叫做帝尊玫……」

問晴又是點了點頭:「嗯……」

韓劍繼續道:「要想這帝尊玫長久的開放,就要給它們輸入魂力……那個,正好可以修鍊,送給你了……以後你可以拿著它們修鍊……」

「呀,」問晴愣了一下,

買九十九朵玫瑰,就是為了給自己修鍊,

韓劍說完了這句話以後,也是想抽自己兩巴掌……

不過,問晴驚訝過後,還是道:「嗯,謝謝你了,韓劍師傅,」

問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韓劍不禁看呆了,

龍業看著眼前的這場景,不禁有些氣憤,

帝尊玫,帝尊玫是什麼鬼東西,才九十九朵,自己擺成的花海,可是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昂貴的夢幻玫瑰啊,

羅天成看到這幕,不禁感覺有些好笑:「龍大少爺……那天該不會真的把你打傻了吧,你擺那麼多玫瑰,人家女孩子怎麼拿,你看韓劍大哥就很聰明,九十九朵剛好可以捧在手上,而且花期是一百年,象徵著長長久久,你懂么,」

龍業聽了羅天成的話,感覺十分有道理,


對啊,自己實在是太傻叉了,

問晴此刻心跳加速,已經顧不上龍業了:「韓劍師傅……要不,我們四處走走,」

韓劍點了點頭:「那就……走走吧……」

「嘻嘻……走吧……問晴可是好久沒逛街了呢,」問晴笑道,

看著兩人幸福的離去,龍業的心中升騰起了一陣挫敗感,又失敗了,

這些玫瑰,怎麼會突然凋敗,

看著滿地的夢幻玫瑰,龍業有些氣憤,

然而,問晴捧著帝尊玫遠離了以後,夢幻花海卻是再度恢復了正常,

龍業看到這副場景,不禁氣得吹鼻子瞪眼,這特么的到底怎麼回事,

龍業氣憤的踢著夢幻玫瑰,走回了龍家,

夢幻玫瑰花海,則是被留在了原地,龍業只能暗自大呼心疼了,白花了一萬金魂幣,打了水漂,最後還帶不回這些花,

「咦,好多玫瑰哦,好美的玫瑰哦……」

人群還沒有散去,一個嫵媚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蕭璇兒嫵媚的從鴻雁樓的門口走了出來,而教主卻是很低調的跟在了後面,

何大胖一看居然是蕭璇兒出來了,頓時嚇了一大跳,身形簌簌發抖,這可不得了啊,

龍飛宇已經告訴過他,這兩人分別就是恐怖的神火教的教主和聖女,這讓何大胖很是恐懼,

「咦,這花是送給老娘的么,」

蕭璇兒的聲音剛落下,又一個身影出現了,這個聲音,卻是十分的胖,聲音亦是十分洪亮……這個人,不是李嬌胖又是誰,

教主的目光一凝,居然又是這個人,

蕭璇兒卻是不耐煩了:「你個肥婆啰嗦些什麼啊,怎麼可能是給你的呢,要給也是給我的吧,」

蕭璇兒和李嬌胖都是不明白真想,但是觀眾卻是好笑的看著他們,因為這花都不是她們兩個的……

李嬌胖其實也知道這花肯定不是自己的,但是看到蕭璇兒居然敢罵自己,立即就來氣了:「你在說一遍,你罵老娘是什麼,老娘這是健壯你懂不懂啊你個小騷貨,」


蕭璇兒的臉一陣紅一陣白,被氣到了極點,就算是凶神惡煞的神火教徒,對自己也不敢那麼不尊敬,這個普通的老百姓,居然還敢對自己吆喝,

「哼,本姑娘這是漂亮,不要看到人家漂亮就說人家騷,分明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蕭璇兒靈凌厲的反擊道,

李嬌胖一揮手:「不管怎麼說,這些花肯定是送給我的,不信你問問別人,」

李嬌胖說完開始大聲吆喝了起來:「何大胖,你個死胖子給老娘滾出來,」

何大胖一聽李嬌胖的河東獅吼,連忙走出了酒樓:「有事嗎,」

李嬌胖胖手指著夢幻玫瑰花海:「你說,是不是你弄的這花海送給老娘的,」


李嬌胖朝著何大胖眨了眨眼睛, ‘‘說!你到底是誰?小鬼降是不是你煉製的?’’

陰鶩男子此時被帶到了大廳中,韓秋擰斷了他的四肢,鑲邊騎士手持銀刀,立在了他的身後,像是一個真正的守衛。

衆人沒有見過鑲邊騎士,但韓秋給他們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多,至少像岩石巨兵那樣的岩石族生命他們就從沒有見過。

韓秋和衆人說明了情況,自然是羣情激奮,不由質問陰鶩男子。

雖然被制住,但是他卻沒有任何屈服的一絲,冷笑一聲偏過了頭,大有一種你打死我也不說的意思。

問話的人心中一怒,就要暴走,韓秋卻制止了他,只能抱拳退到了一邊。

來到陰鶩男子的身前,韓秋只是笑着,卻是一揮手,道:‘‘鑲邊騎士,殺了他!’’

鑲邊騎士是在玩家手牌在一張以下時,攻擊力上升400點的效果,而鑲邊騎士的原本攻擊力爲1600,此時的韓秋手牌爲0,也就是說鑲邊戰士的攻擊力爲2000點。

聽見韓秋的命令,鑲邊騎士的盔甲摩擦出鏗鏘之聲,刀鋒幽幽的泛着冷光,猛的揮下。

陰鶩男子臉色一變,沒想到韓秋什麼都不問,直接下手,在生死存亡的這一刻他不由大叫:‘‘等等!’’

‘‘住手!’’韓秋一喝,鑲邊騎士的刀鋒直接停滯在半空,卻也劃破了陰鶩男子頸後的血管,血頓時就流了出來。

陰鶩男子也是臉色蒼白,韓秋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雖然劃破了血管,但按先天武者的恢復速度,這完全就是個小傷,但如果他喊慢了一秒鐘,他相信此刻自己的人頭必然已經落地。

心中不由生出幾絲懼意,腦袋一耷拉,頹廢道:‘‘我說……’’

……

‘‘韓秋。’’

‘‘嗯?’’正在欄杆邊眺望大海的韓秋回頭,看見來人是墨香兒後,輕輕一笑,繼續觀賞大海起來。

‘‘如果他沒有喊停的話,你會不會殺了他?’’墨香兒不由出聲,對於韓秋的做法十分的不理解。

‘‘其實也沒什麼,我不喜歡受制於人,如果他真的要死抗的話,我會送他上路的。而且問不問都沒有意義,答案都是明擺在那的。’’韓秋的語氣很淡然,似乎並不在意。

‘‘怎麼說?’’

‘‘我在這似乎只與一個人結下過仇怨,就算我遮住了身子,只要找到和你在一起的人,自然可以知曉誰是那天救你的人。而且,既然對方派人來殺我,顯然知道了我們的目的,在那個琉璃島上一定有更大的危機等着我們。’’韓秋解釋道。

墨香兒一皺眉,自信想想似乎也是,但還是不確定的問道:‘‘爲什麼那麼肯定就是馬家呢?難道不能是別人見財起異?不然爲什麼派小鬼降攻擊大家?’’

韓秋笑着搖頭,指了指在內部的四個先天高手道:‘‘這四人其實對我已經心生不滿了,但他們也沒有攻擊我,就是因爲他們摸不清我的底子!至於派小鬼降攻擊,誰和你說小鬼降是他派出來的?’’

‘‘額,不是他嗎?’’墨香兒一驚,驚異道。

‘‘嗯,我能感覺到,他是一個純正的先天武者,雖然整個人陰沉了點,但是卻沒有所謂的巫力,自然不可能是他煉製的小鬼降。’’

‘‘那今早的毒……’’墨香兒問道,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韓秋怎麼恢復過來的。

一提到這個韓秋也不由慶幸,幸虧他已經是神屬性的怪獸,不然的話僅僅這一份毒藥就會要了他的命。

‘‘早上的毒嘛,的確是他下的,這毋庸置疑。’’韓秋的語氣十分自信,而事實卻也如此。

陰鶩男子交代了一切,不出韓秋的所料,他是馬壽山派來的殺手,在鎮上便遇見了他們,遠遠的吊開,一直追到了這裏。

不過對於小鬼降他也十分的茫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危機沒有消散,反而越發的逼近,既然出現了小鬼魚、小鬼鷗,誰敢保證下次出現的不是小鬼蛇、小鬼鯊乃至小鬼鯨?

‘‘嗤!’’

在韓秋眼神的前方,一道水柱自海底升起,噴射出來足有數十丈。

遙望遠方,韓秋的瞳孔一縮,嘴中不由罵道:‘‘靠!沒這麼巧吧!’’

‘‘嗚~~’’

像是一頭巨大的潛水艇,一個獨角鯨伸出了水面,巨大是嘴張合間吐出的水澎湃如洪流,讓整個客船都搖晃了幾下,船體都有些傾斜,韓秋不由抓緊了圍杆,防止掉下去。

可墨香兒卻是身形一陣不穩,船體傾斜之下,整體後仰着掉進了海中。

‘‘哦,fuck!’’

韓秋不會游泳,但也顧不得許多,當即跳了下去,並開啓了決鬥。

‘‘抽牌!’’韓秋主動使用了一絲人物之心,看到抽中的卡,眉頭先是一皺不過隨即舒展開來,而在這短暫的一瞬韓秋已經掉在了墨香兒的身邊。

墨香兒似乎已經暈了過去,身子在不斷的下沉。

韓秋心中也是一急,將精神力完全作用在四肢上,划動起來,遊向了墨香兒的所在。

獨角鯨似乎也發現了兩人,雷霆般的一吼,讓韓秋都有些短暫的耳鳴,但卻也牢牢抓住了墨香兒的手,死命的往上拉着。

餘光瞥見獨角鯨似乎要用巨大的犄角攻擊,韓秋全身的肌肉一繃,怒吼一聲,手臂猛的發力,將墨香兒扔向了船上,在船上的銀狼一聲長嘯,接住了墨香兒的身形。

轟!

獨角鯨的獨角轉瞬而至,韓秋已經躲閃不及,立刻召喚出岩石巨兵擋在了身前,但在獨角的巨大的衝擊下,岩石巨兵雖然沒有破壞卻被一擊打下了海底,浪花將韓秋掀飛了出去! 何大胖被李嬌胖嚇得一顫,點了點頭:「是,沒錯……我送給你的……」

何大胖擦了擦臉上的汗,剛才發生了什麼,他看得是一清二楚,不過,反正那神火教的教主和聖女也不知道這些花是誰弄的,應該沒什麼大事……

事實證明,何大胖把事情想得太過簡單了,蕭璇兒冷哼一聲:「老闆,你再說一次,」

何大胖的眼神開始變得渙散迷離,蕭璇兒的xiaohun媚心可不是何大胖這樣的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錯……錯了……我是在說,這些玫瑰花海是送給你的……」何大胖顯然是沒有了意識,

李嬌胖的眼睛睜得如同銅鈴一般:「你果然是個**人啊,那麼快就把酒樓老闆的誘惑了,」

蕭璇兒的嘴唇一彎,帶著一絲笑意看向了李嬌胖,嬌聲道:「有本事,你****啊~」

蕭璇兒說著話,卻是悄然的運用起了xiaohun媚心……

李嬌胖的眼睛微眯,肥胖的身體一抖,朝著蕭璇兒跑了過去:「歐,寶貝,噢愛你,」

蕭璇兒也萬萬沒有想到對李嬌胖用xiaohun媚心居然是這等效果……蕭璇兒只覺得一陣刺鼻的香味傳來,不禁覺得十分噁心……但是李嬌胖卻是來勢不可擋,一下子抱住了蕭璇兒,

蕭璇兒一愣,不對啊,自己也是怎麼可能被李嬌胖抱住,那李嬌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吧,

來不及細想,李嬌胖已經把蕭璇兒擠壓在了胸口:「我要誘惑你,」

蕭璇兒只感覺,周圍的空間中傳來擠壓之感,力量居然是無比的巨大:「咳咳……死肥婆……放開我……」

蕭璇兒感覺自己要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