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海地前方,一座龐大繁榮的城池出現。這座城池巨大無比,規模是天陰城的十數倍,其內人山人海,各種人馬絡繹不絕。

雖然城中魚龍混雜,卻沒人敢鬧事,所有人望著城中央的目光都帶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

這裡是北域十大宗門,刀劍宗的山門!

此時,刀劍宗的議事大堂中,先前出現在北雲境的外門執事丘文傑恭敬的站在下方,他的面前站著三位鶴髮童顏的老者。

這三位老者修為高深莫測,即便是身為化天強者的丘文傑面對三人也不敢出一口大氣。

丘文傑恭聲道:「稟告三位長老,原本北雲境的局勢盡在我的掌控當中,而紀家也幾乎在烈火打盡,只不過關鍵時刻出現一人一獸。」


「這人雖然只有元嬰高級的實力,戰力卻十分逆天,碾壓元嬰巔峰的紀天。而他的夥伴更讓我心驚。竟然早已消失的赤龍魔猿!」

「哦?竟然是赤龍魔猿。」

三大長老臉龐上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他們渾濁的雙眼中爆發出精芒,說道:「這頭赤龍魔猿的實力如何?」

丘文傑說道:「我曾與它交手,它的修為與我不相上下,不過戰力卻是遠超我。」

三老同時說道:「僅僅只有化天境?不足掛齒?這樣吧,你帶上其他執事,前往抓捕這頭赤龍魔猿。我相信宗主對它會很感興趣。」

「長老們放心,在下已經查明它的下落,目前就在陰靈境內。這一次我有信心能夠將它生擒。」

丘文傑嘴角閃過一道冷笑,瞳孔深處湧上無窮的殺意。當日被范禹壓制的一幕他銘記於心,這次若是將它生擒,必定要讓對方生不如死!。

… 時間悠悠逝去,轉眼間便到了五日後。

這五日的時間內,周天神羅宮的人異常忙碌,不僅需要參悟周天虛無萬象經,更要準備諸多事宜。

這段時間裡,周雲絞盡腦汁,從系統中挑選了一套華美的白色服侍,作為宗門統一著裝。

白色的衣服上銘刻著五大至尊神獸的影像,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拉風酷炫吊炸天。

當周雲將統一的服裝放到眾人面前時,大夥齊聲叫好。唯有夢若蘭無奈的苦笑,嘟囔著小嘴表示拒絕。這種銘刻著神獸影像的服裝對於她來說實在有失違和感。

最終周雲無奈的妥協,將屬於夢若蘭的那套服裝改成一隻萌萌噠的兔子。

「嗯,兔女郎什麼的哥最喜歡了。」周雲嘴角上揚,露出一道邪笑。

由於夏浩發動自身的關係網,大肆宣傳,周天神羅宮創立的消息猶如風暴般席捲四方。整個陰靈境陷入了沸騰當中。所有人對於這個新生勢力充滿了興趣。

當有人打聽到周天神羅宮的宗主正是當日單槍匹馬創飛岳門,獨戰飛岳三老的周雲時,頓時炸開了鍋。所有人人意識到屬於陰靈境的新時代將來臨。

北雲境五大勢力收到了夏浩的邀請,早已啟程趕往天蒼山。而先前對周雲師徒有恩的靈虛宗也派出了數名長老前往。

而陰靈境本土,大大小小的勢力齊齊來賀,試圖提前拉攏關係。雖然其中混雜著許多身懷異心,試圖渾水摸魚的勢力。但是仍不妨礙周天神羅宮的火爆。


天蒼山頂上,這裡經過宗門的改造,成為了一片美景之地。到處是鳥語花香,青蔥綠意。而凌空的漂浮的孤島在周雲的操控下,逐漸下沉,距離地面只有數百米高。

一條氣勢磅礴,規模宏大的天梯直上雲霄,連接天蒼山與孤島。而天蒼山內也被木塵布置了諸多陣法,利用宗門功法盾入虛空中,徹底掌控整座天蒼山。

僅僅五日時間,周天神羅宮便固若金湯,上有虛空大陣守護,下有諸多靈陣埋伏。

正午時分,烈日高照。炎熱的陽光傾撒大地。

周天神羅宮的主殿內,各方人馬齊聚,木家為首的北雲境五大勢力,陰靈境四大勢力,靈虛宗長老團,以及大大小小的勢力。

周雲身穿白袍,莊嚴的坐立首位。氣質出塵,丰神如玉,一副絕代宗師的高人風範。

成為一宗之主后,他收斂了平日間的惡搞,變得更加穩重,逐漸有了開山祖師的風範。

下方,三位太上長老昂首而立,眸光如電威懾眾人。作為宗門長老,他們成為了頂樑柱。

接下來,五位真命天子齊齊站立,氣質出眾,各領風︶騷。他們作為周雲的親傳弟子,同樣擁有不俗的地位。

偌大的大殿內充斥著人影,這一次幾乎所有勢力都帶著宗門內的最強弟子前來。一來受到了周雲的邀請,二來是想通過弟子間的比試試探周天神羅宮的實力。

「周宗主,我代表木家恭賀周天神羅宮,望貴宗萬古長青,名揚天武。」

木風率先打破了熱鬧的氣氛,他大步踏前向著周雲抱拳恭賀。木家作為周天神羅宮的盟友,必須率先表率。

「木家主客氣了,本宗勢力微弱,還望貴我兩家互相扶持。」

周雲擺手輕笑,眼神中充滿了真摯。

木風撫掌輕笑:「那是必然的,我們木家永遠是貴宗的盟友。」

木風率先表態后,北雲境其他四大家族的族長紛紛上前恭賀。早在北雲境內他們就見識到周雲的實力,如今後者實力暴漲,更是讓他們看不透。

周雲點頭輕笑,紛紛向五大家族的人示好。他心裡清楚北雲境五大勢力將是他未來崛起北域的強大助力。

另一邊,飛岳門的宗主孟志天猶豫了片刻后,終於邁步踏前恭賀。雖然當日周雲獨闖飛岳門,令他顏面掃地。

但是身為一宗之主,他並非雞腸小度的人。孟志天很清楚如今周天神羅宮勢大,雙方冰釋前嫌才是最好的選擇。

周雲同樣熱情的回應,雖然雙方過去稍有間隙,但是卻成為了過去。如今有機會拉攏對方,他並不願意平白無故為宗門樹立一個敵人。

有了孟志天的帶頭,陰靈境其他三大勢力的宗主紛紛上前恭賀,表明自己的立場。

至於其他大大小小的勢力也紛紛恭賀。原本不少抱有異心的勢力,見到范禹與夢若蘭兩人後,內在的異心頓時煙消雲散。兩人身上散發出的威壓讓他們感到窒息,猶如浩瀚的海洋般沉重。

所有勢力表態后,周天神羅宮的聲勢再一次得到了提升。此時周雲感覺到一股無形的氣運之力,從眾人的意念中湧向自己。

「這就是傳說中的氣運加身嗎?果然玄奧。」

周雲深吸一口氣,感到神清氣爽。這種宗門氣運加身令他的實力得到了提升,距離化天境又邁出了一步。

「若是宗門的勢力不斷擴大,這種氣運的加持也會更加強烈。而作為開山祖師的我也會實力大漲。」

此時周雲終於明白通常宗門的初代祖師都是最強的緣故。這種源源不斷的氣運加持會隨著歲月累積,不斷提升實力。

「這次周天神羅宮的開山大殿,本宗非常感謝各位的來臨。望日後貴我兩宗繁榮共存。」

周雲輕甩袖袍,雙手背負,淡然輕笑道。

就在此時,主殿外的虛空產生了一陣震動,原本平靜的空間產生了劇烈波動。空間徒然碎裂,無窮無盡的黑霧從中暴涌而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席捲四方。這股氣勢陰寒黑暗,讓人產生不安的情緒。

轟隆!

空間裂開一道千丈龐大的裂痕,狂亂的空間氣流四散。五名紅袍男子從中走出,他們身後跟著十數名黑袍男子。

這五名紅袍男子正是冥魂殿分殿的五名化天強者,而後方則是元嬰境護法。

五名冥魂殿化天強者一步踏出,居高臨下的俯視周天神羅宮的主殿,冰冷無情的聲音傳出:「周天神羅宮?冥魂殿使者降臨,速來跪拜。」

… 那道充滿挑釁的聲音徒然響起,猶如平地里的驚雷響徹天際。

冥魂殿眾人踏空而立,神色傲然,絲毫不把這個新生放在眼中。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掠奪混沌之氣。

周天神羅宮主殿內,周雲臉上的笑容徒然停滯,雙目中射出寒星點點。

他的手掌緩緩握緊,一股滔天的殺意逐漸的醞釀。方才那道挑釁的聲音他聽的一清二楚,引發了他內心強烈的殺意。

夏浩憂慮的望著周雲,他能感受到外面有五股強大的氣息。這五道氣息讓他感到心悸。

「五名化天強者,更有十數名元嬰護法,這冥魂殿真是大手筆。」

范禹雙眸出現了一絲波動,它能清晰感應到敵人的氣息。

目睹冥魂殿的強者出現,下方頓時響起了陣陣議論聲。

「嘿嘿,果真是冥魂殿來人了,我就說作為霸主勢力的冥魂殿,怎麼會允許一個聲勢浩大的新宗門成立。」

「這下有好戲看了,足足五名化天境強者。真不愧是冥魂殿,這股力量足以橫掃整個陰靈境。」

「這下有好戲看了,嘖嘖。新生勢力挑戰霸主地位。」

眾多小勢力的首領竊竊私語,眼中儘是幸災樂禍。若是兩個勢力相拼,他們也能更準確地做出選擇。

而這對於周天神羅宮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決定了未來能否震懾其他勢力。

「你們是冥魂殿的人吧,本宗這次並沒有邀請你們,何來跪拜一說?」

周雲嘴角冷笑,眸中寒芒閃動,強勢而霸道。

「哼,好大的口氣,天大地大,我們冥魂殿何處去不得,更何況是你這小小的宗門」

為首的一名紅袍男子冷笑一聲,雙眸中充滿了輕蔑。

「在本宗的地盤,是龍也要盤著,是虎也要卧著。」

周雲並不想和他廢話,今天若不強勢出手,只會丟掉宗門的威望。他一步踏出,雄渾的元力暴涌而出,一股堪比化天境的強悍波動,如同暴風般席捲四方。

霎時間,天地變色,蒼穹變幻!

強悍的威壓籠罩眾人,所以都臉色驚變。尤其是飛岳門宗主孟志天,他的雙目充滿了駭然之色。他清晰的記得,當日周雲的修為波動僅僅只有元嬰巔峰。如今卻暴漲至化天境。

這種修鍊速度簡直驚世駭俗!

雖然周雲只有元嬰巔峰的實力,但是周天虛無萬象經創立了至尊神獸篇,導致元力的雄渾程度再度暴漲,周雲所展現出的實力甚至超越了化天中級。

「這股氣息連我也感到心悸,已經達到化天高級的地步。難怪他底氣十足。」

領頭的紅袍男子眼中閃過忌憚的光芒,他本身的實力也是化天境高級。但是他從周雲身上感受到極度危險感覺。

「莫非你以為擁有化天高級的實力,就想挑釁我們冥魂殿的威嚴?簡直是痴人說夢。」

紅袍男子冷哼一聲,依舊強勢。他們這邊足足有五名化天強者,根本不懼怕對方。

周雲眼神凌厲,一步踏出,雙眸異相浮現,瞬間出現在紅袍男子面前。

這種恐怖的身法震驚了所有人。他們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周雲已經來到了紅袍男子面前。

周雲兩指點出,一道百丈龐大的元力手指破空而出,攻勢兇猛,撕裂虛空。

紅袍男子眉頭緊皺,反手一掌轟出,一道百丈龐大的黑色手掌呼嘯而出,重重轟擊在元力手掌上。

砰!

狂暴的元力湧向四方,紅袍男子被強大的衝擊震退。他駭然穩住身軀,望向周雲的目光中帶著濃烈的忌憚之色。

周雲面色冰冷,絲毫不給紅袍男子機會,凌厲的攻勢呼嘯而出,如同排山倒海般層層疊疊,壓的紅袍男子節節敗退。

蒼穹上,狂暴的元力四處涌動。下方的各大勢力首領震驚的觀望。周雲強勢壓制對方,展現出的實力令他們感到驚訝。

「難怪他有底氣召集陰靈境內過半的勢力,單憑他一人就足以橫掃各大宗門。」

木風輕聲感慨,同時為木塵感到欣慰。能得到一名強者師尊的教導,是他天大的福澤。

范禹靜靜觀望戰局,並不打算出手。他對於周雲的實力知根知底,若非大敵來范,他絕不會輕易出手。

蒼穹上,紅袍男子被周雲死死壓制,呼吸急促,體內的元力劇烈波動,顯然受到不少暗勁入體。

他通過與周雲的交手觀察到,對方元力當中蘊含著混沌之氣與一股奇異的冰煞之力,兩者由虛空力量互相牽引。三種力量融合形成新的元力,這種強悍飛元力將他死死壓制。

這是周雲通過觀摩林東的那串骨鏈領悟的融合陣法,能夠將不同的力量融合,產生新的元力,使得神通的威力增強。

這時候,紅袍男子再也顧不上面子,求援另外四名化天強者,一同出手對抗周雲。

那四名化天強者不愧是冥魂殿的人,內心陰冷狠毒,當即五人聯手,從五個方向共同進攻周雲。

周雲冷笑道:「哼,以多打少嗎?真是活在夢裡。」

他雙手猛然結印,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符文出現。一瞬間他的軀體被滿天的符文包裹,一股強大的力量轟然爆發,席捲蒼穹。

周雲的身軀徒然膨脹,化作三頭六臂的殺神。一股化天境巔峰的狂暴力量從他體內散發,強烈的威壓令蒼穹產生了震動。


五名化天強者臉色驚變,他們從周雲身上到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這種感覺他們只在陰靈境的大主身上感受過。

而他們後方的那十數名護法早已嚇得渾身顫抖,這種級別的對決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夠參與,恐怕一道餘波就能將他們震死。

「諸位莫慌,他只有一人。我們共同祭出本命魂鎖,布下九天魂鎖陣,必定能夠強勢鎮壓他。」

紅袍男子不愧是經歷大風大浪的化天強者,當下穩住心態,召集眾人聯合布陣。他內心明白,若再不使出本命魂鎖,今日必定要隕落此地。

周雲臉色陰沉,身軀上白光浮現,縹緲虛無。他張開左手,一道黑色的火焰升騰,兇悍的混沌氣瀰漫。一道殺意滔天的聲音響徹天際。

「冒犯了周天神羅宮的威嚴,今日這裡便是你們的埋骨之地。」

… 周雲立身天際,炙熱的黑色火焰在他掌心熊熊燃燒。這時候他得氣勢達到了巔峰,一股無形的威壓從他身軀內散發,籠罩四方。

五名化天強者並排而立,強悍的氣勢不斷湧出,形成一道無形的氣勢,抵擋周雲給予的壓迫。

他們眼中充滿了驚駭,原本以為前往天蒼山奪取混沌之氣只是一件簡單的任務,卻沒想到這個新生宗門的實力如此強悍。

身為周天神羅宮的宗主,周雲的實力讓他們徹底震驚。

宗門主殿中,眾人眼中光芒閃爍,原先的幸災樂禍之色也漸漸褪去。他們甚至感到周雲佔據了氣勢,場中的局勢瞬間變得撲朔迷離。

周雲手掌猛然揮出,黑色的火焰化作一條百丈龐大的火龍,張牙舞爪的向著前方撲去。

「就讓本宗領教冥魂殿的實力。」

周雲一聲冷笑,雙手不斷的結印。空氣中得天地靈氣受到了虛空之力的牽引,從四面八方凝聚而來。而那天百丈龐大的黑色火龍不斷的吸收靈氣,體型徒然膨脹,化作千丈龐大嗯巨龍。

吼!

巨龍一出,龍威降世,驚天咆哮聲響徹天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