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嗡……」

一片越來越密集的聲響之後,一尊塔,出現了!

來了!

一世獨尊

等到此塔才因為斗轉星移陣而出現在了韓靖的身後,只見他腳尖輕輕一點,身軀隨即向著戮神塔奔去。

「徐世吉,老烏龜,有種你便來!」

……

這一切對於徐世吉而言,真的很是不解:他不知道斗轉星移陣的存在,但卻認得出戮神塔!

「此塔被他帶來了!」於是他得到了這樣的結論:「區區一尊東宮的塔,你以為老夫會怕你不成?」

怒喝著,下一瞬只見他同樣身軀一閃,向著戮神塔瘋狂殺來。

……

第一層,徐世吉見到了那一片如玉的湖泊,見到了湖心島上生根而出的蒼勁樹桿。

他感受得到這裡比外界濃郁了百倍不止的靈氣,卻找不到韓靖以及其他任何人的身影。所以他順著樹桿向上,想要找到什麼……

樹桿之上,還是樹桿。

但徐世吉來到了第二層,第三層!

一路向上,他依舊找不到任何的武者,找不到韓靖的蹤跡。

第四層,第五層!

第六層,第七層!

就算雷霆密布的第八層也沒有阻擋下徐世吉的腳步,於是他來到了第九層!

才剛剛出現在了第九層空間內那一片鬱鬱蔥蔥的天地當中,徐世吉就聽到了一個聲音。

「徐世吉老烏龜,這裡便是你的墳墓!」

… 殘月殺害了韓靖的外公和東方世家很多的弟子以及族人,這一切在先!

接著徐懷安帶人-大鬧韓家議事大廳,跋扈無比,更是狂妄無邊,韓靖隨即直接滅殺了殘月!

之後便是臨滄城外那一片湖,韓靖被徐茹所傷,有了會盟!

如此種種,韓靖以及韓家真的跟西宮難以共存了!

哪怕因為知曉了一些陰謀,韓靖剛剛還想過暫時先將自己和徐世吉的恩怨放一邊,但現在,放不下去了!

現在對於韓靖和徐世吉而言,什麼炫武聖尊什麼閃靈王朝都不算什麼了!

他們要對決!

不是你死,便還是你死——韓靖就是這樣想的!

……

這是一片星域,浩瀚深邃,無邊無際!

遠處的星河飄渺而絢爛,如同銀色藍色相間的巨龍緩緩地流轉著,又像似動也不動!

近處一顆蔚藍色的星球之上,看似一片空無當中忽然有了一點光澤,而後這一點光澤急速地移動著,逐漸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璀璨,直至一名白衫武者從中間一步踏出,速度極快!

這裡,多了一個人族的武者!

彷彿是撕開了深邃的空間,才從那一片光澤裡面一步踏出,他便回到了蔚藍色的星球之上。

他不是別人,不是天外的武者!

他,赫然正是韓靖,或者說是另外一個韓靖——劍靈分身!

之前的一年時間裡,劍靈分身以戮神塔內的晶石為基礎,不斷憨實自己的丹田,而後終於離開了戮神塔再次進入到了星域當中,引星,聚星。

甚至於他還遠離了這一片大陸,去到了距離遙遠的另外一顆血色的星球當中。

這顆星球不是貧星,其上擁有著極其濃郁浩瀚的靈氣。只可惜因為造化的原因,其上也沒有生機——因為這裡的白晝溫度極高,足以毀滅任何聚星境之下的生命;到了夜裡,這裡又會成為一片徹底冰封的世界……

這樣的條件極其惡劣,卻適合武者的閉關。

於是在隨後的數個月里,劍靈分身一直融入其中,吞噬著,吐納著,拔升著自己的實力並且不斷地引星和聚星!

直到這一刻……

他聽到了本尊的召喚,知道什麼時刻終於來臨了,於是他也來臨了!

……

「韓靖,老夫看你還能夠藏到哪裡?」

看到了韓靖,也聽到了韓靖的笑聲,徐世吉的身上威勢再增,達到了史無前例的恐怖強度。

韓靖僅僅是微笑著,望著,動也不動地望著徐世吉而已。

彷彿他已經成竹在胸,又或者他有了什麼必勝的把握。

「韓靖……你沒有什麼遺言要交代了嗎?」

面對著一切詭異的平靜,徐世吉一隻手向後高舉,掌心當中隨即有了一團紫紅色的電光。只要轟出,他要的是以震動的領域之力將這一切的一切全部轟得支離破碎。

他要東宮的升龍台或者是臨滄城的這戮神塔,徹底消失殆盡。

更要韓靖在這裡隕落,死在這裡!

因為只要韓靖隕落了,則他徐世吉就沒有了人族內最強的對手,從此之後西宮將會把南宮和東宮一統,甚至於他還將因此獲得妖帝的尊號。

到時候只要他率領這些力量拿下了炫武聖尊並且除掉東雷和趙小逗,他就將成為真正的皇者,無上的皇者!

還將成為這一片大陸之上,唯一也是真正最強的聚星境之上武者!

這就是他的野心,也是他的慾望和目標!

但韓靖真的很平靜!

微笑著,他輕輕地說了一句:「回來了?」

彷彿是問候出門之後歸來的親人,又或者是問候自己的摯友,韓靖望著徐世吉,聲音輕柔無比。

這一切叫徐世吉更是詫異:韓靖在搞什麼鬼?還是他自知無路可逃,從而絕望得瘋傻了不成?

「哈哈哈……韓靖你……」

於是徐世吉笑了,手掌心上的電光更為璀璨了幾分。

可惜也是這一句話,他沒有能夠說完,而後聲音化作了一種震驚,仰頭向上望去:「什麼?那是……」

在他的眼睛里,一個白衫的身影披著霞光,踏著雷霆,看似緩慢實則疾如閃電般地從蒼穹之中出現了,向著韓靖落下。

僅僅是眨眼的時間之後,這白衫男子和韓靖面對面地站立在了一起。

「我回來了!」

「這就好!」

簡單地交談著,面對面的兩個人給了徐世吉一種滔天的震撼:這是兩個韓靖?雙胞胎?

急速地思考著,他的雙眼猛地睜圓:月明妖帝說過的分身,這是月明妖帝說過的超越了元神的強大存在……武者的分身。

「韓靖擁有了分身!這怎麼可能!」

綜合自己曾經跟月明妖帝的論道和交流,徐世吉確定了什麼,從而頭皮發麻不已:韓靖的實力難道也達到了超越聚星境的範疇了嗎?

這一刻,他慌亂了!

「你死啊……」

慌亂中,徐世吉不願意再給韓靖哪怕是一息半息的時間了,直接只手向前狠狠揮出,那一團看似足以毀滅方圓千里內全部生靈的電光終於被他祭出。

轟隆隆……

等到光團砸在了韓靖的護身光壁上,徹底駭人的爆炸生出了。


這樣的爆炸如果放在外界,足以毀滅方圓上千里內的全部生靈,甚至是溶化內里的岩石,焚盡內里的全部樹木、花草、河流以及湖泊!

甚至於就算是霸蒼這樣的武者,徐世吉也相信這一擊可以將他直接滅殺了吧!

但是現在在這裡,他感受不到那股生命和氣息的消失,感受到的只有叫他越來越不安的強大威勢。


聚星一境,聚星二境,聚星三境!

這股威勢不斷地變得強大起來,越來越強大,越來越銳不可當……

聚星五境……

聚星六境……

「不……這不可能!」

心魂終於顫抖了,徐世吉強逼自己將魂力徹底拔升到了超越自己極限的水準,向著不遠處的光團接連地再次轟出了數以百計的雷光。

這些雷光,是玄雷的水準!


每一個都強大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

但這些雷光炸開之後卻不能絲毫地影響某件事的繼續……

聚星七境……

七境巔峰!

八境……

「徐世吉,本少說過,這裡是你的墳墓!」

無盡雷霆當中,一個聲音響起。

而後,那跟劍靈分身融合之後的韓靖帶著百丈的雷域踏破了四周的火焰和雷霆,一步步緩緩地向著徐世吉走來!

才看到這一幕,徐世吉張大了嘴,豆大的汗水滑落。

「這……這……這……這也是領域之力?」

… 只能說徐世吉太剛愎自用,太狂妄自負了!

閉關之前的他曾經算得上極其謙遜的武者,特別是當月明的到訪給他講述了那些「星外」的很多事情之後,他聽得如痴如醉,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於是他想盡了千萬種辦法,儘力地留著月明並且從他那裡又了解到了一些關於聚星境和引星的事情,也了解了幾分關於領域的真諦和奧義……

而後他閉關了!

帶著對月明的感激和崇拜,閉關了!

他希望自己出關的時候可以成為下一個月明,期待著到時候可以跟月明切磋一下,甚至希望自己在未來可以跟著月明離開這塊大陸,去往天外看看真正的天外天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

但是……

閉關中的他不是徹底跟外界隔絕的,百多年前的時候,徐世吉才閉關不久便知曉了異族入侵的事情。

當時的徐茹勸說自己的父親慘戰,為了天下蒼生和大陸安危而戰!

但徐世吉竟是鬼迷了心竅,選擇了繼續「裝死」:在他看來,有月明在就足夠了!甚至於月明一旦跟異族兩敗俱傷,那時候他再來一個王者歸來,豈不是更妙?

於是他終究是說服了徐茹,繼續閉關了!

這樣的閉關,時間耗費得比他自己的想象還要漫長。因為他的悟性真不算多極品,很多東西,甚至需要女兒幫助他參悟。


而徐茹確實冰雪聰明,她的實力不強,卻因為無意間聽到了月明和徐世吉的對話,居然領悟到了更多的玄妙東西。

所以她才會被徐世吉帶著閉關的,而後也一起閉關了一百多年!

出關之後,徐茹曾經建議父親多了解一下大陸上的情況再做打算。但徐世吉知曉了月明妖帝和雲陽武尊都不存在了,又知曉了炫武聖尊成為了傀儡……

於是他覺得時機成熟了——該由他成為新的武尊,滅掉炫武聖尊和東雷等人,最終一統天下!

……

現在身在戮神塔內,徐世吉的雙眉劇烈地顫抖著,望著雷電裡面的韓靖,心魂俱震。

他沒有得到太多關於韓靖的消息,沒有得到關於封瞳的情報,甚至於沒有真正意義上地在乎過戮神塔以及韓靖的威脅到底有多大?

所以他……自負之後需要付出代價了!

「你……你怎麼可能擁有領域之力?」

望著韓靖,徐世吉一臉蒼白,褶皺更加緊湊,彷彿瞬間衰老了很多。

「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知曉月明妖帝的那些東西?」望著他,韓靖只手微微高舉,天際之上隨即轟響了數千的雷霆光澤。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