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狄嘯雲淡淡開口,解釋道:「那頭蝙蝠妖有毒,習遠被咬了一口,現在中毒了。」

周穹怒瞪了狄嘯雲一眼,喝問道:「那你為什麼沒事,你那個傷口,不會是偽造來騙我的吧?」

狄嘯雲輕輕搖了搖頭,有些不屑地看了周穹一眼,道:「雷系武者,至剛至陽,百毒不侵,你沒聽說過嗎?」

周穹頓時皺緊了眉頭,雷系武者他多少聽說過一些,裡面確實有百毒不侵這一條,這狄嘯雲在早先的戰鬥中也一直在使用雷系元氣,他確實也是一名雷系武者無疑。

周穹心中暗自慶幸,「還好剛才那蝙蝠妖攻擊蒼弟時,我及時把習遠推出去頂了一下,要不然死的就是周蒼了。」

蝙蝠素來便是一種有毒的妖獸,二階後期的蝙蝠妖,毒性更是非同小可,過了不一會兒,被咬了一口的習遠便咽下最後一口氣,倒地身亡。

周穹大呼一口長氣,對又一位同鄉的隕落卻是已經不再有多少遺憾,此時他心中更多的,是在慶幸自己弟弟沒死。

服下幾顆二品寶丹后,狄嘯雲左肩上的骨肉便在一點點地生長,現在已經恢復了小半。

。。。。。。


上山短短几日之後,周穹的團隊就已只剩了四人,他更是不敢逼迫狄嘯雲打開儲物戒指,萬一他與鹿岳二人狗急跳牆,拚死反抗,就算他宰了這兩人,他這團隊也就只剩下兩個人了,那團隊豈非是名存實亡。

雖然如此,周穹也沒給狄鹿二人好臉色看,四人合力打到的妖獸還是都被周穹收走,不過狄鹿二人也沒有對此再有過介意,因為他倆連儲物戒指都沒了,就算能分到妖獸也沒地兒放。

時間轉眼間又過了兩日,周穹四人又往山頂上升了不少,這天,四人正在山林中疾行,突然被前方的一陣打鬥聲吸引。

四人立即躡手躡腳地潛了過去,抬眼望去,卻見到在面前不遠處有一片巨大的池塘,打鬥聲正是來自於這片池塘中,伴隨著激烈的水聲。

只見這池塘中,此時正有一條體型恐怖的黑色怪魚在水中不斷翻滾,這怪魚滿口尖牙,身上更是長滿猙獰鱗片,一看就像個大凶之物。

但此時這頭怪魚卻是狼狽不堪,只見在那水中,還有一名黑衣男子,一手死死抓著怪魚的一隻鰓,另一隻手則握著一柄黑色的劍,在怪魚身上狠狠劈砍。

當然,這黑衣男子也不好過,身上已經受了不少傷,一人一魚的鮮血,此時已染紅了小半個池塘。

周穹仔細地觀望著遠處的戰鬥,眉頭微微一凝,「好傢夥,這黑衣男子與我同是武魂境第七層,戰力卻怕是要在我之上,那條怪魚可是一頭二階後期的妖獸,他在水中都能與其斗個不相上下!」

「不過嗎?」周穹嘴角微微翹起,「他與這頭怪魚搏殺,就算最後能贏,也必是個兩敗俱傷的下場,到時我們四人便趁機出手,定可殺掉此人,到時這頭二階後期的妖獸,還有他手中的那柄劍,都會歸我所有。嘖嘖,這可是一柄人階下品的寶劍啊!」

四人伏在幾塊巨石後面耐心地等待著,黑衣男子的實力看起來並沒有比那條怪魚強多少,二者又是在怪魚的主場水中戰鬥,黑衣男子打得並不輕鬆。

然而,在狄嘯雲看來,此人卻是個極為可怕的人,雖然他身上的傷勢在不斷增加,但他的眼神卻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平靜的眼神深處,更是蘊藏著強烈的自信與堅定,彷彿他已十分清楚,這場戰鬥最後的勝利者會是自己。

他的兩隻手臂上都有傷勢,背上也被那條怪魚咬下一大塊肉來,但他的雙手卻依舊異常地穩固,一手死死抓著怪魚的鰓,任憑它如何翻滾都無法甩開,另一隻手則緊緊握著劍,在怪魚身上狠狠劈砍。

他手臂上深可見骨的傷勢,根本都沒有半點影響他的動作,他神色平靜異常,彷彿連半點疼痛都沒有感覺到,彷彿他此刻的全部精力,都已用在了對付自己的對手上,根本無暇他顧,甚至連感覺疼痛的空閑都沒有!

再看了一會兒黑衣男子與那條怪魚的戰鬥后,狄嘯雲更是猛然發現,他每次用劍砍在怪魚身上的,都是圍繞同一位置,那是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塊鱗片!

咔!

這塊鱗片終於被黑衣男子一劍砍碎,緊接著,彷彿是早已既定的工序,他的劍迅速從這處缺口捅入到怪魚體內。

被這一劍刺中之後,這條怪魚只在水中翻騰了幾下,便停止了所有動作,翻著肚皮浮在了水面上。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黑衣男子幹掉了怪魚,立刻吞下幾顆寶丹,在水中大口呼吸了幾口氣,略作休整,才收起寶劍,拖著那頭怪魚上了岸。

但就是在這黑衣男子剛剛上岸的剎那,狄嘯雲突然感覺身周一冷,竟還不由地打了個激靈,這時,他才突然發現,那黑衣男子的目光,正在盯著他們四人所在。

「幾位朋友,出來吧!」狄嘯雲第一次聽到這黑衣男子的聲音,他的聲音平淡而冷漠,彷彿早就發現了狄嘯雲幾人,但卻根本沒將他們四人放在眼裡。

「哈哈!」周穹一聲怪笑,隨即便帶著狄嘯雲四人從岩石之後出來,朝那黑衣男子走了過去。

周穹目光戲謔,上下打量著黑衣男子和他腳下的那條怪魚,一邊笑道:「這位兄弟,將這條魚讓給我如何?」

黑衣男子看到他們一共有四人,神色卻依舊異常地平靜,冷冷道:「那就看你們有沒有命拿!」

周穹冷哼一聲,對身後狄嘯雲等人一揮手,沉聲道:「上,趁他重傷未愈,宰了他!」

話落,周穹第一個沖了上去,對付一名武魂境第七層強者,他必須得擔當主力,若是如以前一樣先派狄嘯雲等人上去頂,那只是白送人命而已。

然而,周穹剛剛衝出幾步,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慘叫,他扭頭一看,兩隻眼睛差點瞪出來!

原來,在他喝令狄嘯雲三人上的時候,狄鹿二人雖然立即動了身,但他倆沖向的卻並不是黑衣男子,而是周蒼!

周蒼並沒有防備這二人,再者,他的修為也不過是武魂境第五層,與狄鹿二人相當,當場便被二人聯手擊殺,連反抗都沒來及,只留下一聲慘叫。

「混賬東西!」周穹大怒,直接放棄了黑衣男子,轉身朝狄鹿二人衝去。

但就在此時,周穹突然感覺身後一陣狂風吹過,心口頓然一涼,緊接著,他全身的力氣都好像在從胸口處迅速外泄。

本來正在沖向狄鹿二人周穹,兩腿突然一軟,不甘地倒在了地上,兩隻泛白的眼珠異常突起,彷彿想要翻下來看看自己為何而死!

在周穹胸口,有一道劍傷,但那柄從周穹后心穿透他胸膛的劍,卻早已消失不見,被它的主人收了起來。

「你們兩個走吧!」黑衣男子沒有再看狄鹿二人一眼,俯下身搜索周穹身上的儲物戒指。

鹿岳的身體正在不住地發抖,只因為,他剛才看到了那擊殺周穹的一劍,那看起來卻根本不像是劍,而像是一道疾風,一道奪命的疾風!

鹿岳直感覺自己的心口有些發冷,彷彿即將要被那道奪命的疾風刺穿!

狄嘯雲拍了拍鹿岳的一隻肩,想讓他鎮定下來,隨即上前一步,對那黑衣男子拱手道:「這位兄弟,交個朋友如何?」

豈料這黑衣男子頭都未抬,只冷冷地道:「我從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

狄嘯雲神色一頓,卻很快又微微笑道:「沒有人會不需要朋友,就算暫時不需要,以後也終會需要的。」

黑衣男子突然抬起了頭,目光冰冷地看向狄嘯雲,「做我的朋友,你配?」

狄嘯雲面色平靜,並沒有生氣,而是自信地笑道:「自然配得!怎麼,你不信?」他的聲音中不光有自信,更有一抹強烈的堅定。

黑衣男子瞳孔微微一縮,站起身來,道:「看來你對自己很有自信。」


狄嘯雲淡淡笑道:「我一向很自信。」

黑衣男子聲音突然又轉冷,問道:「那你是否還自信,我不會殺了你?」

狄嘯雲嘴角微斜,輕輕搖了搖頭,道:「你的劍是殺人之劍,但卻從不會指向朋友,這一點,我無比自信。」

狄嘯雲話音剛落,他眼前就突然出現了一道疾風,這道疾風一閃而逝,風止時,那黑衣男子已出現在狄嘯雲面前,他手中持著那柄黑色的劍,劍尖正抵在狄嘯雲的咽喉,已經微微刺入。

狄嘯雲卻依舊保持著那副嘴角微斜的淡然笑容,眼神中,沒有半分的恐懼,儘管,咽喉上被刺破的皮膚已經在流血。

隨即,黑衣男子卻緩緩收回了劍,平靜的目光看向了狄嘯雲,但卻彷彿現在,才是他首次正眼看一個人,「你果然很有自信,我叫孤劍雲,最喜歡殺人。」

狄嘯雲緊跟道:「看來咱倆有緣,我叫狄嘯雲,雖然不喜歡殺人,但對敵人,從不會手下留情。」

孤劍雲的目光緩緩轉到不遠處,身形依舊有些發顫的鹿岳身上,這一次,好像也是在正眼看人,孤劍雲輕聲道:「他呢?」

狄嘯雲走過去一把將鹿岳拉了過來,代替他回道:「鹿岳,我兄弟。」

孤劍雲微微點了下頭,隨即便又轉身去收拾周穹的屍體,狄嘯雲急忙道:「孤兄,這廝不久前搶了我的儲物戒指,我得拿回來。」

孤劍雲抬眼看向了狄嘯雲,目光驟然轉冷。

狄嘯雲立即補充道:「那是我的家傳儲物戒指,只有我才能打開。」

孤劍雲又低下頭,搜取了周穹身上所有的儲物戒指,一一檢查后,果然發現有一枚打不開,直接丟給了狄嘯雲。

狄嘯雲接過自己的儲物戒指,立即打開來,從裡面取出一枚儲物戒指來,還給了鹿岳。

鹿岳的儲物戒指當然沒有在蝙蝠洞里丟失,而是為了防止被周穹搜去,暫且放進了狄嘯雲的儲物戒指里。

狄嘯雲在鹿岳背上重重拍了一掌,有些苦笑道:「二哥,孤兄是自己人了,還抖什麼抖?」

鹿岳狠狠地甩了幾下頭,身體這才鎮定下來,看向狄嘯雲的目光中,更是多了幾分崇拜,「三弟你真牛啊,這麼個危險人物,你幾句話就把他變成自己人了。」當然這些話鹿岳只是在心中驚嘆,沒敢說出來。

狄鹿二人隨即便去扒了周蒼的屍體,將他的儲物戒指和武器取下平分掉,江湖上確實正有這麼一條規則,誰殺的歸誰。

隨手將周蒼和周穹兩兄弟的屍體丟進了池塘里,狄嘯雲突然又對孤劍雲道:「孤兄,剩下的路程我三人結伴而行,天雲宗藏下的寶物誰先看到歸誰,但功法武技要共享,三人聯手擊殺的妖獸,你分一半,我與鹿岳得另一半。」

孤劍雲很快點頭道:「可以。」

三人隨即便結伴上路了,狄嘯雲有意湊到孤劍雲身前,好奇地問道:「孤兄,這入門考核之中大家都在抓緊時間往山上爬,卻不知你為何要費那多餘的功夫,冒險去池塘里斬那條怪魚?」

這是狄嘯雲早就有的疑惑,他與周穹一行人在上山的途中雖然也殺了不少妖獸,但那是因為妖獸殘暴要吃人,碰到了就必須得將其幹掉,孤劍雲總不至於喜歡走水路吧?再者,一頭二階後期的妖獸雖然價值不扉,但也絕不值得孤劍雲冒生命危險下水!

孤劍雲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取出他那柄黑色的劍,才道:「我在岸上看到了湖中的這柄劍,於是便下水去取,池塘里正好有一頭怪魚,只好順手幹掉。」

「順手幹掉,一頭二階後期的妖獸?」能把此話說得如此輕鬆的,恐怕也只有旁邊這位神秘莫測的孤劍雲了。

狄嘯雲聽了孤劍雲的話,卻突然想到了什麼,直言道:「孤兄,我兄弟二人之前在一個蝙蝠洞內得到一本四段武技,當時這本四段武技正是藏在一頭二階後期蝙蝠的棲身之處,而你那柄人階下品的寶劍也被一頭二階後期的怪魚守護,你覺得有沒有樣一種可能,天雲宗藏在這山上的每一件紫府級別的寶物,都有一頭二階後期妖獸守護?」

孤劍雲雙眸微微一凝,道:「照你所說,應該很有這個可能。」

狄嘯雲嘿然一笑,道:「孤兄,如此的話,我們便有了一條尋找紫府級別寶物的線索。」

孤劍掃了狄鹿二人一眼,毫不客氣地道:「就你們兩個,去對付二階後期妖獸,豈不是送死?」

狄嘯雲嘴角尷尬地抽了抽,隨即搖頭道:「孤兄,你可不要小看我們兄弟兩人,待我二人將這本四門武技修鍊成功,對付一頭二階後期的妖獸便會有一戰之力。」

話落,狄嘯雲竟是直接取出了那本真龍拳,無視了旁邊已經有些急眼的鹿岳,毫不在意地道:「孤兄,這本真龍拳就是我二人在蝙蝠洞里得到的那本四段武技,你要不要一起修鍊?」

孤劍雲的目光卻只是在這本真龍拳上掃過,然後便重點落在了狄嘯雲臉上,他雙目微凝,看得極為仔細,彷彿要將狄嘯雲看透一般。

但結果卻是失望的,狄嘯雲的表情很自然、很真誠,沒有半分的做作,孤劍雲沉寂許久的內心,突然產生了些許異動,他搖了搖頭道:「我只喜歡用劍,不練拳。」

狄嘯雲淡淡笑道:「那還請孤兄為我二人守護。」

孤劍雲輕輕點了點頭。

不久后,三人便找到一處隱蔽之地,狄嘯雲和鹿岳坐在一起,取出真龍拳書冊一同參閱,孤劍雲則守護在二人不遠處。

將拳譜大致記憶之後,狄鹿二人便開始著手修鍊,然而,僅僅一個多小時之後:

狄嘯雲身體微沉,遁序吐息,緩緩地舉起一隻拳頭,只見這隻拳頭上早已是一片淡藍之色,充斥著暴烈的雷系元氣。

轟!

狄嘯雲一拳擊出,宛若真龍咆哮,空氣都被打得暴烈,數丈之外的一顆成人腰桿般粗細的大樹,一截樹桿直接被擊成了粉碎!

一旁的鹿岳直接傻了眼,一張嘴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歪著,喃喃道:「這就,小成了?」

本書源自看書罔

… 時間又過了幾日,幾日來,狄嘯雲三人一直在全力趕路上山。一路上,他們除了對付攔路的妖獸,再就是依照狄嘯雲先前做出的推測,找尋山上的二階後期妖獸,以此得到紫府級別的寶物。

但前來參加天雲宗入門考核的都是非宗派弟子,其武道修為大多是由家族培養,三十歲以下,能修鍊到武魂境後期的,十個裡面都數不出一個來,這用來入門考核的山上,二階後期的妖獸自然也不會太多,否則這入門考核就真得是在要人命了。

自那日狄嘯雲將真龍拳修鍊到小成之後,幾日來三人一路搜索,也就只碰到了一頭二階後期的妖獸。這妖獸是一頭六角山羊,屬一種草食性的妖獸,性格溫馴,戰力偏弱,只是速度奇快,狄嘯雲三人合力,也只是將它打跑了。

三人進到這頭六角山羊居住的山洞裡,果然在裡面又找到一本紫府級別的寶物:四段身法武技,奧風步,無屬性武技,三人都可以修鍊,估計是天雲宗考慮到通用性,藏在山上的所有武技都是無屬性的,要不然若是三人千辛萬苦找到一本武技,結果卻因為屬性不同無法修鍊,那還不哭死?

這之後,狄嘯雲三人便開始修鍊奧風步,天雲宗入門考核更像一次萬人爬山比賽,速度能快一分,對結果定然會多出一分好處。

身法武技是最難修鍊的武技之一,但狄嘯雲依舊修鍊得極快,在不到三個小時內便修鍊到小成,令得鹿岳又一次驚傻了眼。孤劍雲的修鍊速度也不慢,將奧風步修鍊到小成境界,只比狄嘯雲多花了一個多小時,這讓狄嘯雲也小小震驚了一把,果然這世上的天才不只他一個。

後來聊天之時,狄嘯雲才知道孤劍雲修鍊的竟然是風系功法,他的武魂則是無屬性劍武魂,無屬性再加上兵武魂,這兩者可都是天才級別的,孤劍雲竟然全都具備了!

風系功法的特點,元氣運行的速度快,並會自然增加武者的速度和敏捷,使武者的出招速度、反應速度、運動速度都遠超同階武者,在修鍊身法武技時更是會有極大的優勢,對修鍊風系功法的武者而言,身法武技反而是最簡單的。

可惜的是,在得到奧風步之後,三人便沒有再找到一頭二階後期妖獸,在這座山上的尋寶之旅只好告一段落了,不過三人在山上的收穫已經足夠豐厚。

鹿岳雖然修鍊武技的天賦差了點,但也絕非笨人,在花了兩天多時間后,也將奧風步修鍊到了小成境界。三人的速度都獲得極大提升后,這幾天里爬山的路程也是極大,這一天,他們抬起頭時,已經能夠看到山頂所在了。


「呼!」鹿岳大呼一口長氣,抬頭望著山頂,欣然道:「上山十幾天了,這入門考核終於要結束了!」

孤劍雲卻立即潑冷水道:「你雖看到了山頂,但這裡距離終點還遠著呢,剩下的路程可能還會有兇險,就算我們能安全到達山頂,興許那裡已經有一千人了!」

鹿岳直氣得揚起頭來翻了翻白眼,不過卻沒有反駁,這幾天的相處他已經習慣了孤劍雲的性格,這冰冷冷傢伙很少說話,一說話還總是冷言冷語,討人不喜,但他說的話,卻都是實話。

狄嘯雲適時來打圓場,微笑道:「但我們能走到這裡,這入門考核也算是完成大半了,這入門考核,我們通過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孤鹿兩人都對狄嘯雲點了點頭,三人繼續上山,不久后,卻在一片茂密的林子里,被人攔住了。

攔住他們的是一個三十幾人規模的團隊,領頭的是一名武魂境第七層的強者,除他之外,倒是也沒有第二個武魂境後期強者了。

看來走在狄嘯雲三人之前的確實已經有不少人,這三十幾人規模的團隊在參加入門考核的人群自組的團隊之中,也只能算是中下等級別的。

這團隊的領頭者,是一名身穿華服、腰佩寶劍的年輕公子,看起來約莫二十五歲左右,武道天賦還算可以,只是長得猥瑣了些,面色略顯蒼白,估計是個大家族中縱慾過度的紈絝。

年輕公子站在三十幾人前方,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俯視著狄嘯雲三人,一見面便開口問道:「你們是一個團隊?」

狄嘯雲正色道:「正是,兄台有何見教?」

年輕公子戲謔地笑了幾聲,道:「也沒什麼見教,我這裡規矩很簡單,留下儲物戒指,放你們過去,不過若是你們願意加入我的團隊,只需上交儲物戒指里一半的寶物即可。」

狄嘯雲皺了皺眉,這夥人有些麻煩啊,他正欲回話,卻見旁邊的孤劍雲已經拔出了劍,直接對狄鹿二人道:「廢話說多了沒用,殺光他們便好,這個白臉交給我!」

狄嘯雲與鹿岳皆是一怔,這也太直接了吧,不過,貌似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二人緊接著也取出了各自武器。

年輕公子頓時大怒,冷笑道:「嘿,還真有不要命的!弟兄們,待會將這三人殺了,把他們的屍體切了喂狗!」

年輕公子話落,他手下三十幾人,都紛紛取出兵器,將狄嘯雲三人圍了起來,但與此同時,孤劍雲卻已率先沖了出去,直殺向年輕公子。

「嘿,穿一身黑衣服,還真當自己是殺手了!」年輕公子戲罵了一句,拔出自己的寶劍,卻並沒有出動出擊,而是在靜等著孤劍雲攻過來。

在孤劍雲與年輕公子之間,擋了至少有四個人,孤劍雲修鍊了奧風步后,速度更加快了,身形似一道隨風的幻影般,瞬間衝到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人面前,一劍刺穿其咽喉。

後面三人見到孤劍雲瞬殺一人,面色大駭,立即朝兩邊退開,年輕公子看向孤劍雲的目光也變得認真起來,對手下道:「你們三個,助我擊殺此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