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憑他呼拉海的那點能耐,他能整出什麼詩境!」

「是有一股威勢,難道他已進入到了更高的層次?」幾個看到的人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情。

秦寧並沒有在意那些人的背後議論,進入到了這裡之後,就開始四處看了過去。

就在這時,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道:「是呼少爺吧?這次的席位有了新的規定,你看前方,分成了十層,每一層需要的就是一種詩境的展示,一氣呵成,能夠展示到哪一層就坐在哪一層。」

一眼放去,這裡同樣是靈氣濃郁,霞光萬道的情況。

為難人啊!

以前根本就沒有這種分別,都在同樣的一層比試,這次卻是有意弄出了這樣的十層情況,首先就想打擊一下自己?


就在秦寧思考時,那中年人又說道:「些次有了規定,詩會帶有著招婿的內容,只有完成了十層的詩境坐到十層之上的人才有資格參與招婿之事,如果不參加的話,憑你的身份是可以直接坐十層的。」

「呼少爺,這次有一個規定,參加這詩境考核的人如果敗了,敗在哪一層就只能坐在哪一層了,所以,你得想好了!」

這中年人眼露奇異之情地看向秦寧。

「我一層層的打上去,不過,參不參加招婿的事情到時再說。」

秦寧淡淡說道。

聽到這話,那中年人看向秦寧的眼神就有些發愣。

「呼少爺,你先請坐,等一會就開始了。」

說完這話,引導著秦寧已是向著一處已有不少人坐著的地方走去。

一眼望去,秦寧就看到深淵國裡面很有影響力的一些年輕高手早已坐在了那裡,知道這些人都是想參加招婿的人。

雖然失敗在哪一層就坐在哪一層,這事有些傷面子,但是,前來參加的人卻是非常之多。

秦寧表現得很是平靜,大步走了過去。

……

第十層的平台上,美艷的侍女人往來穿梭,笑聲不斷,嬌笑連連,深淵族的貴族們早早到來。

夜蘭王與幾個王爺更是坐在最中間的位子上,大家的心情並沒有受到那柴太宗快駕崩的影響。

對於修真者來說,生老病死很正常,對於深淵國來說,換一個皇帝也平常。

這次詩會其實對於大家來說就是一次進一步的交流的大會,深淵國政局要變化了,各方勢力也需要借一次活動來進行溝通。

一處處的隔絕陣法中,不少人三五成堆的在低聲商議著事情。

再看那後方一些的地方,美女們笑語陣陣,嬉戲打鬧中,對於這招婿的事情也有著太多的期盼。

「你說什麼?」

夜蘭王的聲音一下子高了起來。

大家的目光就投到了夜蘭王的身上。

夜蘭王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笑了笑道:「沒什麼,只是聽說那呼拉海打算一層層的用詩境衝到十層!」

「什麼?」

「呵呵……」

聽到這話的人們都放聲大笑了起來。

別人不清楚,那呼拉海有幾分本事大家還是清楚的,這次要不是運氣,正好又有呼家的供奉們幫助,他又怎麼可能在極地城搞出那麼大的動靜,這次夜蘭王很明顯提議弄那麼一個打通關才有資格參加招婿比試的事情,目的就是要他好看,他竟然還真想憑自己的本身上來。

不知死活!

這是太多人的想法。

如果說以前呼正圖在京城的話,大家對於呼家還有些畏懼,現在呼正圖離京了,誰都明白那南方的叛軍的情況,呼正圖是否能活著回來都成了問題,這小小的呼家子弟就算是城主的身份又能如何!

幾個京城的美女正在那裡看著一個很美的少女畫著畫,整幅畫上充滿了一種詩意。

「公主這畫已得畫中精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詩境完全顯露了出來,真是一幅好畫!」

早有女孩子在一旁贊了起來。

「公主,你的詩境足以擬出這場景,擬一個出來我們看看嘛。」

那畫畫的女孩子微微一笑,只見她沉氣凝神中,那手訣已是展開,瞬間就見大家的面前呈現出了一個看似真實的畫面,清波蕩漾中,一片荷葉亭亭玉立,蜻蜓停在那上面,更是翅膀不停的煽動。

「太美了!」

女孩子們驚呼起來。

就在這時,夜蘭王的驚呼和那講出來的事情立即傳到了她們這裡。

什麼?

呼拉海要一層層的打上來?

「呼拉海說了,參不參加招婿還是兩說,他只是想打上來而已!」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發愣了。

那美麗的女孩子臉色微微就是一變。

「公主!」

一個侍女對這女孩子就喊了一句。

眾女的目光都投到了這美麗的女孩子身上。

「哼!」

女孩子正是夜蘭王的女兒,聽到呼正圖來說親事時,她是強烈的反對,這才促成了今天的這種修改規則的事情。

呼拉海這樣的紈絝子弟竟然想來娶自己,這完全就是丟面子的事情,作為夜蘭王的女兒,又是皇上親封的公主,丘玉姬的心中一百個不樂意。

什麼意思?

那呼拉海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現在丘玉姬就更加不樂意了,合著那呼拉海自己打上來還不想參加招婿比賽!

這明顯看不上自己的意思!

丘玉姬就有些不淡定了。 「各位,此次十層擬物很簡單,擬出一劍為一層,十劍成,則可上十層!」

一個老頭大聲對著數千人講著此次十層上台的規矩。

的確是很簡單,並沒有要求詩畫中的內容,只是一個鑄劍而已。

可是,這裡面就有著一個很大的問題了,每一支擬出的劍都得聚而不散,一直到十劍都成,這裡面要求的能量、神識就非常強了。


「有沒有搞錯!」

當場就有人驚呼起來。

「我退出!」

一個年輕人站起身來,轉身就走了出去。

看得出來,這年輕人已是臉上發紅。

『我也退出!「

另一個年輕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表示出退出。

「哼,這也太難了,十劍鑄出,我看元嬰期的還差不多!」

「也不一定,金丹期應該還是能夠,只要神識足夠,保持著十劍成型就行了。」

「說得容易,金丹期有幾個的神識那麼強?」

大家議論紛紛中,早已是有不少的人選擇退出。

「哼,要獲得美女哪有不難的!」

一個看上去氣勢很強的年輕人哼了一聲。

有那麼難?

秦寧盤坐在那裡,看著吵鬧中的情況,再想到那鑄劍的情況時,對於這次的比試也算是有所了解,這的確就是一種需要很強精神力的行為。

難道又是針對著自己?

向著這裡的這些年輕人看去時,秦寧就發現其中有幾個年輕人的神識並不弱。

「各位,在擬物中可以使用增幅法寶,只要形狀有了就行。」

那老頭又解釋了一句。

聽到這種解釋,當時就有好些人鬆了一口氣。

過了一陣,看到退出的人已經不再有時,那老頭道:「現在開始擬物,時間一柱香!」

說著,已是有侍女過去在一個巨大的香案上點燃了一柱香。

隨著那香煙升起,老頭道:「現在比試開始!」

聽到開始了,幾百個沒離開的人已是開始擬著寶劍。

每擬出一把劍就不能散去,可以帶著到第二層。

這裡面的確也是有著不少厲害的人物,秦寧就看到不少人很快就衝到了四五層。



不過,到了五六層時,明顯他們的神情都凝重了起來,大家的臉色也都表現出了凝重之情。

秦寧一直沒有動作,盤坐在那裡看著大家的做法,現在他的心中一派平靜,對於自己是否能夠擬出寶劍並不擔心。

看到大家擬出來的寶劍時,秦寧卻是有了一種開悟般的感覺,這樣的一種做法能不能更深入一層呢?

如果擬出了寶劍,然後在這寶劍中刻寫出一些陣法,不知道能不能形成一個劍陣?

很快,秦寧的頭腦裡面就出現了一種符陣,叫做十方符陣,十個符形成的一種陣法。

可以一試!

想到這裡,秦寧就開始行動了。

相比之下,秦寧比起別人就慢得太多,第一把寶劍在擬出的時候,秦寧做得就太慢了,一邊研究著虛無中刻寫的方法,一邊保持著那寶劍不散去。

秦寧在這裡擬物時,那高台之上的人們都把目光投在了這下面的人們身上。

「此次參加者還是有些優秀者的!」

一個王爺把目光投到了那最先衝到六層的一個年輕人身上,一眼看去,那年輕人白衣飄飄,長相帥氣,到也有幾分瀟洒之氣。

「那個年輕人叫庄之棟,非常厲害,現在已是金丹三層的修為,給他時間的話,衝擊元嬰應該有些希望!」

「不錯,那第二名韋海也很好,金丹二層巔峰!」

夜蘭王的目光這時從那秦寧的身上收了回來,心中卻是想著太多的事情。

呼正圖看來是不行了,與呼家的親事絕對不能做!

對於自己這次的操作,夜蘭王還是滿意的,看得出來,呼拉海那小子很吃力了!

向著身後看去時,看到女兒正在與女伴們看著那些參賽的人,夜蘭王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目光再次轉到了那庄之棟的身上,看到庄之棟擁有的那個神識增幅的法寶,夜蘭王暗自點頭,自己讓人送去的這個法寶果然對庄之棟的幫助很大,十層完成擬物對他來說應該問題不大了。

別人不知道,夜蘭王卻是知道,庄之棟有一個妹妹是一個元嬰五層高手的弟子,只要把庄之棟弄成了自己的女婿,那元嬰五層的高手等於站到了自己一邊,進退之間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丘玉姬這時也看著那些年輕人,看到那庄之棟的情況,丘玉姬的雙眼就在散發著光彩,京城五少可不是白叫的,這庄之棟排名第一,其實,五少中庄之棟遠超了其他幾個,之所以把他排入,不外就是他家的地位比另外四個差了許多而已。

哼,要做我的夫婿,非庄之棟莫屬,呼拉海!垃圾!

轉眼看向那仍然坐在第一層的呼拉海時,丘玉姬撇了一下嘴。

今天這比賽就是自己想出來告訴父親的辦法,果然就把那些自己看不上眼的人壓下了,還能夠讓他們出醜。

呼拉海今天必將出一個大丑!

誰也沒看好呼拉海。

雖然呼拉海在極地城有了亮點,但是,呼拉海在京城裡面就真的是垃圾之人,沒人認為他能夠做出驚人的舉動。

秦寧根本就沒有去想這些人的想法,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研究出一套劍陣,如果自己的劍陣研究出來,下一步用這種劍陣來攻擊,秦寧身份中的痕迹就不會出現了。

再說了,秦寧有一種感覺,自己的五禽戲也真是需要一種適合的攻擊手段,不能夠一直用皮符來攻擊,皮符那東西,可能對付起元嬰之下的人會有很強的威力,畢竟是身外之物,還得有一些自己的手段才行。

擬物陣法應該是自己的一個方向!

在擬出寶劍的同時就要把陣法也刻寫上去。

秦寧一邊研究,一邊刻寫著陣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