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凱蒂亞珠寶嗎?這家珠寶坊的席設師以及實際擁有者格莉德小姐。你和她。一個在艾斯潘娜。一個在櫻蘭羅。但你們的成就同樣讓許多男人汗顏。」陸斯,並沒有掩飾。他或者是不介意卡爾頓夫人知道自己真正身份或者是認為卡爾頓夫人掌握的情報不可能對西格莉德接觸的人都一清二楚。

格莉德以前在倫德的身份雖然不算低調。但因為有法蘭情報機構打理不會讓人對她的身份有過多注意。陸斯恩和西格莉德接觸也不是很頻繁。不可能早早在艾斯潘娜王國的情報結構里留存檔案。

卡爾頓夫人恍點頭。「西格莉德小姐的名字。幾乎等同於凱蒂亞珠寶在馬薩。她的作品非常受歡迎沒有想到陸斯恩先生居然和格莉德小姐是朋友。而好像很熟悉。我所知菲茲捷列家族和凱蒂亞珠寶並沒有太多生意來往吧。」

「只是私交。」恩隨口說道。

「無論是姿卡爾頓行還是凱亞珠寶。根基畢竟太淺無法和菲茲捷列家族這種,史悠久的龐大家族相比。在陸斯恩先生眼裡。難道也覺的我和西格莉德小姐。真有有值的驕傲的成就嗎?」卡爾頓夫人轉而開始稱讚菲茲捷家族。她顯然覺的無法從西格莉德的話題中的到陸斯恩更多的信息。

雖然不知道麥克斯爵給了這樣一個的址。自己卻沒有出現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陸斯恩並介意無論何在這次合中。菲茲捷列家族都應該是強勢的一方拖延的越久。對艾斯潘娜王國越是不利。麥克斯公爵不可能連這一點想不到。

「女性取的成就。總是更加耀眼。一個男人要想覺自己有資格在女人面前驕傲。他須有絕對俯視對方的資格。我可不認為菲茲捷列家族能夠不把黎姿卡爾頓投資商行放在眼裡。畢竟在我們的合作中。奈哲耳商行提供的協助非常重要。也離不開夫人你的支持。」陸斯恩漸漸把話題引到這次合作中。「我想如果菲茲捷列家族如果想要有足夠的資金。在多個船坊開工。必然離不開投資商行的支持。」

艾斯潘娜王國的財政更側重於陸騎兵。麥克斯公爵想要展海軍。也不可能扭轉傳統趨勢從國庫里撥出大筆資金交付給菲茲捷列家族。像黎姿卡爾頓投資商這種富有信譽。又有大筆現金。以及良好的銀行關係的商行。必然麥克斯公爵要藉助的。

從這個方面來考慮。菲捷列家族真沒有必要在卡爾頓夫人面前過於傲慢。畢竟菲茲捷家族是來謀求利益的。必須保證能夠真正獲利益。而不只是一紙合約。

「投資商行的展。不開艾斯潘娜王國在國家政策和各位大人的幫助。在王國需要支持時候。投資商行有這個義務出自己應盡的職責。」卡爾頓夫人揉了揉腰肢。露一個優雅而不缺乏媚惑的笑容。「陸斯恩先生真正的合作對象是麥克斯公爵。我只需要聽從公爵殿下的吩咐就是了。陸斯恩先生不必擔心我的態度會影響到菲茲捷列家族的利益。」

「和如此美麗的夫人談話。我並不介意談話的內容。因為無論內容如何。過程都會是愉快的。」陸斯恩欣賞著眼前美人懶的姿態。目光停留在卡爾頓夫人腰間露出的一抹細膩肌膚上。然後稍稍上移。她有一條粉色寶石和暗金色底的腰帶。陸斯恩記的克莉絲汀夫人又相似的一款。

「腰帶漂亮嗎?」卡爾頓夫人注意到陸斯恩的目光。她似乎十分高興於陸斯恩注意到了她的腰帶。「這是蒂梵尼德很久以前的款式。但非常經典。我一直很喜歡」

「克莉絲汀夫人也喜歡這種款式。」陸斯恩點點頭。

「克莉絲汀夫人?」爾頓夫人怔了怔。露出明顯的驚訝情緒。她不是因為這個名字而驚……而是陸斯恩的話中透露的意思他似乎和克莉絲汀夫人相識而很有些交情。

陸斯恩說起克莉絲汀夫人。一直覺的卡爾頓夫人有些熟悉的感覺。現在才現。這位卡爾夫人似乎一舉一動都在模仿著克莉絲汀夫人。

包括那種伸展腰肢時的慵懶表情。服飾的色澤款式搭配。在珠寶的選購上。以及某種富有刻內涵的優雅氣質。頓夫人都有些克莉絲汀夫人的味道。

並不是拙劣的模仿。爾頓夫人也是一位十分美麗的女子人的感不錯。更何況如果不是和克莉絲汀夫人十分熟悉的人。也不會產生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卡爾頓夫人怎麼會悉克莉絲汀夫人的舉止?陸斯恩在意的一點。這位富有而很有名氣的夫人如果來到倫德。陸斯恩不可能不知道。卡爾頓夫人也不可能低的隱藏身的來到倫德。因為那樣的話她沒有可能接觸到克莉絲汀夫人。

「克莉絲汀夫人偶會光顧凱蒂珠寶。有時候西格莉德小姐也會為克莉絲汀夫人設計一定製的獨特款式。西格莉小姐有時候碰到了設計上的難題。會邀請我一起商量。我也能給格莉德小姐一些參考。」陸斯恩暫時沒有想明白這個問題他不動聲色的掩飾著。「你知道有時候女人覺的漂亮的設計不一定被男人欣賞。但最終女人的美麗必須有男人欣賞才是美麗。格莉德小姐談起過克莉絲汀夫人的喜好。

,斷定卡爾頓夫人有克莉絲汀夫人類似的品味。

卡爾頓夫人不自然的扭了扭身體。她暗暗壓抑著欣喜。「陸斯恩先生。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句話對艾斯潘娜女人是多麼讓人高興的讚美。」

陸斯恩疑惑的望著她。他只是說卡爾頓夫人的品味和克莉絲汀夫人類似而已。

「克莉絲汀夫人……」卡爾頓夫人念著這個名字眼神里有真摯的羨慕……一種類似虔誠信仰在仰望始祖雕像是的目光她是艾斯潘娜王國上層社會裡最讓夫人小姐們敬的對象。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如此完美她的服飾搭配和珠寶的選擇。往往會讓我自慚形穢。有時候艾斯潘娜王國最受歡迎的名媛貴婦。在看到克莉絲汀夫人新的形象時。都會覺的自己精心搭配的模樣俗不可耐。」

這種崇拜似乎有些病態。陸斯恩卻更加疑惑了。「卡爾頓夫人。你說的克莉絲汀夫人。是烈金雷諾特公爵夫人嗎?」

除非艾斯潘娜國也有一位同名的。同樣美麗的。同樣富有魅力的克莉絲汀夫人呢。

「難道還有別克莉絲汀夫人嗎? 天價逼婚 ?那隻會是一個笑話。」卡爾頓夫人不解的反問道。

「據我所。克莉汀夫人很少開櫻蘭羅帝國她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夏洛特莊園度過。偶爾也會去納利維士和娜雅維達的城堡度假。而你卻好像對克莉汀夫人十分熟悉的樣子。」斯恩好奇的問道。

卡爾頓夫人看了一陸斯恩。喟嘆一聲:「菲茲捷列家族看來是真的有十足的把握讓艾斯娜王國接受這次合作啊。」

「夫人怎麼這麼?生意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在我們處心積慮的調查你時。可是們卻毫不意和你們接觸的是什麼人。我敢說你們完全沒有調查過麥克斯公爵。少沒有真正把調查當做重要的事情。否則你們怎麼可能不知道麥克斯公爵是克莉絲汀夫人的愛慕者?」卡頓夫人望著斯恩的眼睛。她看到的是一種毫不做作的驚訝。

當然。陸斯恩將那些不。荒誕。輕蔑的情深的掩藏起來。

「麥克斯公爵早年曾經訪問過櫻蘭羅帝國。他在多明尼卡神學院參觀一些兩國合作領域的研究室時。有幸目睹了克莉絲汀夫人的容顏。從此他便無法忘記克莉絲夫人。只是時候烈金雷諾家族高調宣布了和歐德修梵克家族聯姻。克莉絲汀夫人在多米尼卡神學院也不是隨時都可以接觸到的。麥克斯公爵只是偶爾和克莉絲汀夫人說過幾次話。他在倫德一直等到克莉絲汀夫人和安德公爵的婚禮結束。才返回艾斯潘娜王國。」卡爾頓夫人似乎十分欣賞麥克斯公爵的這感情。「這是整個艾斯潘娜王國上層社會都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和你毫不在意的談起這件事情。麥克斯公爵也不介意別人談論他的事情。」

麥克斯公爵果然張揚。苦苦單戀的事情也恨不的人盡皆知。

悲哀的是。克莉絲汀夫人似乎對這位麥克斯公爵沒有多少印象。否則陸斯恩不可能不知道麥克斯公爵的一情深。

「麥克斯公爵在羅琳建立了一座完全複製夏洛特的莊園。甚至包括了克莉絲汀夫人製作的雕像。還有夏洛特莊園前的伊蘇河……他也同樣引了一條人工河。並且命名為伊蘇河。他以各種方式鼓動艾斯潘娜貴族在那附近建立自己的莊園別墅。他似乎有意複製整個西里爾區。」卡爾頓夫人訴說著麥克斯公爵的瘋狂行徑。作為女人她並不反感麥克斯公爵的深情。「他經常在那裡辦公。並且在莊嚴里掛滿了克莉絲汀夫人的畫像。還有她的雕像…他派遣了艾斯潘娜王國最優秀的宮廷畫師。藝術家總是方便接近克絲汀夫人。位宮廷畫師每一次見到克莉絲汀夫人後。都會留下一幅畫像送回艾斯潘娜王國。這也是我們熟悉克莉絲汀夫人服飾裝扮的原因。克斯公爵不介意和我們一起分享克莉絲汀夫人的美麗。」

「這位宮廷畫師難是朱莉羅德?那個在嘴唇上方有明顯黑的女畫師?」陸斯恩印象里有這樣一名來自艾斯潘娜王國的女藝術家。她經常會出現在一些上層社會的宴席上。作為倫德新一代聲名鵲起的藝術家。朱莉羅德也算小有名氣。

「陸斯恩先生難道認識朱莉羅德?我們都很羨慕她。」卡爾頓夫人並沒有現恩語氣漸漸的冷了下來。

艾斯潘娜王國的貴族似乎和櫻蘭羅帝國許多遠離西里爾區這個最核心貴族圈子的小一樣。克莉絲汀夫人的一舉一動都讓他們彷彿聞到了女神散的清香。拚命的吸著鼻子。這種姿態陸斯恩雖然說不上噁心。但絕對沒有好感。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是否可以猜測。我們痴情的麥克斯公爵。會在這次戰爭中不惜一切的擊敗蘭羅帝國?這樣的話。可以帶領他的軍艦……菲列家提供的可以媲美阿爾多斯大公號的龐大軍艦攻入倫德。進兵西里爾區。然後走入夏洛特莊園。將克莉絲汀夫人虜往艾斯潘娜王國他所經營的複製夏洛特莊園。撤下那些克莉絲汀夫人的畫像……因為他可以每天都看到真正的克莉絲汀夫人。」陸斯恩冷笑著。「那麼他是否還會期待著。和克莉絲汀夫人攜手參加大大小小的宴會。向你們炫耀他的女。就像他現在展示克莉絲汀夫人的畫像一樣?」

卡爾頓夫人的反應並不遲鈍。她著陸斯恩線條分明的年輕臉龐上毫不掩飾的冷峻神色。微有些奇怪。難道這個相比克莉絲汀夫人年輕過分的陸斯恩先生。也對克莉絲汀人心懷覬覦? 自南埃爾法大陸的暖流已經在西戈巴爾海岸登陸,峽的漁民驚喜地現漁季到來時,暮靄沉沉的小城瑞格,依然沒有迎來第一僂春的暖色

按照聖格吉爾教廷頒布的新曆法,現在已是初春,但在多米尼克大陸的老曆法里,現在依然是末冬。【閱】

夜色像魅惑眾生的妖異巫女,掀起她黑色的裙擺,遮住了人們的目光,煙k里冒出黑灰,一點點火星飛濺泯滅,冰冷的雨線閃亮亮地從烏雲里掉出來,淅瀝瀝地下著,在瑞格銀灰色的河面上,青褐色的街面上,深紅色的屋頂上瀰漫出一蓬蓬霧氣,淹沒了整個城市。

卡爾頓夫人的目光從陸斯恩冷峻的臉龐上移開,望著窗外,一時間神思恍惚。

她記得她第一次接觸麥克斯公爵時,她正年輕,她剛完成一次漂亮的收購,利用一位宮廷大臣的權勢迫使一個破產商人將名下十三家酒店以不到三成的價格出售。

她不是第一次嘗到權勢帶來的好處,而這一次卻為她奠定了自己事業的基礎,這位宮廷大臣沒有時間,也不屑於親自管理這些酒店,她開始接手經營,她很快現她在酒店管理方面非常有天賦,她幾乎是與生俱來能夠將自己的酒店設定獨特的品味,吸引各種各樣的客人。

十三家虧損的酒店在她手下迅扭虧,為宮廷大臣帶來了巨額的財富,卡爾頓夫人也獲得了一筆不菲的傭金,但是比起這位宮廷大臣獲得的,簡直少得可憐。

卡爾頓夫人是貪得無厭,她只是善於抓住機會,穩穩噹噹地去獲得自己可以獲得的財富,她從來不曾被貪婪的**掌控自己的頭腦,她敏銳的頭腦告訴她如何收穫更多。

她和所有剛剛走入上層社會的人一樣熱衷於出席各種名義的晚宴會,在一次機會難得的聚會中,她偶然現馬薩風頭漸起的麥克斯公爵對這位宮廷大臣有些不滿,她的直覺告訴她的機會來了。

在卡爾頓夫人的幫助,麥克斯公爵掌握了許多對這位宮廷大臣不利的資料,包括這位宮廷大臣侵吞皇室領地的證據廷大臣在接下來的政治鬥爭中一敗塗地。

麥斯公爵將手伸進馬薩皇宮時。卡爾頓夫人也順利地接管了宮廷大臣地這十三家酒店和一些地產。麥克斯公爵遠比那位宮廷大人慷慨。對於幫助自己地人同樣不遺餘力地幫助對方。

從此卡頓夫人成為了政治和商業領域地寵兒。她在無數人嫉妒眼熱地目光中成為了艾斯潘娜帝國最具有權勢地那一小部分人之一。

她依然保持著第一次面對麥克斯侯爵時地謙恭姿態和清醒地頭腦。她地這一切都來自於這位權傾王國地公爵大人。伴隨著這些年地經歷。卡爾頓夫人認為。財富和權勢地關係好像枝葉和樹榦。再繁密地枝葉也離不開樹榦地支撐只有強大地權勢才能夠支撐起財富地增長。

如果財富增長到一定規模時。它所需要地權勢已經不能滿足它展地野心時卡爾頓夫人陷入了苦惱當中。

在艾斯潘娜。卡爾頓夫人已經建立了一個龐大地商業王國是在多米尼克大陸更多地地方。卡爾頓夫人地投資商行碰到了許多地障壁。作為一個外來。倚靠麥克斯公爵地勢力。她也很難在那些早已經被眾多貴族瓜分地商業領域分得一部分微薄地利益。

儘管卡爾頓夫人用自己高明地社交手段。結識了更多地權貴。但這些來自其他國度地權貴。沒有誰會像麥克斯公爵一樣慷慨和樂於助人。卡爾頓夫人地許多生意獲得地利益。甚至不足以抵消打點那些當地權貴所消耗地金幣……最讓人頭疼地是。越適合黎姿爾頓投資商行展地地方。越是需要支付昂貴地教會稅。那些地方往往也是主教們熱衷建立本堂教區地繁華城市。

在櫻蘭羅帝國除外,這個瑪吉斯總理大臣主持內閣,奉行自由經濟政策的國度,對國外投資有相當誘人的優惠,最重要的是,櫻蘭羅帝國的教會並不具備強制徵稅的資格。

以倫德的艾莫莉絲酒店為例,同期利潤遠遠過了黎姿爾頓投資商行在艾斯潘娜的任何一家酒店,更不用說多米尼克大陸的其他國度,而且艾莫莉絲酒店在整個投資商行旗下的酒店中,在規模和投資上不過是中上而已。

艾莫莉絲酒店只是卡爾頓夫人對櫻蘭羅帝國商業環境的試探,在品嘗到櫻蘭羅帝國獨特經濟模式的甜頭后,卡爾頓夫人對於在這個一海相隔的國度非常有信心,這是一片可以讓她登上另一個巔峰的土地。

卡爾頓夫人是個有野心的女人,在她溫和優雅的姿容下,有一顆從來不曾安靜的心,她最期待的是,有一天多米尼克大陸的人們在談到她的名字時,是用一種和說起「克莉絲汀夫人」這個名字同樣仰慕熱烈的語氣。

有幾個女人能夠有克莉絲汀夫人的美貌,有誰有她那樣雍

的氣質,有誰具備神聖信仰和絕對力量結合起來支撐冕的資本?

有誰具備這樣的野心,要和克莉絲汀夫人站在同樣的高度?如果她不是瘋子的話。

這樣的人並非沒有,一隻手肯定數得過來,卡爾頓夫人自揣她將會是其中一個。

對於一個可以和艾格波特先生共同編撰經濟學巨著《國富民生》的女人,卡爾頓夫人心懷感激,這本被奉行為國家展經典的推行的某些經濟政策,非常利於黎姿爾頓投資商行這樣的商業巨鱷展。

卡爾頓夫人的出身,學識是和克莉絲汀夫人差距最大的地方,卡爾頓夫人希望能夠以她的財富彌補,當她能夠像古拉西時代的大商人左右龐大帝國的外交,戰爭,權力分配時,卡爾頓夫人相信,她即使不能夠比克莉絲汀夫人更能俘虜男人的心能夠讓更多的男人拜服在她的腳下……無論愛慕還是恐懼論敬仰還是避諱,謙恭或惶恐。

現在的卡爾頓人,距離她的野心十分遙遠,她無法讓麥克斯公爵拜服在她的腳下卻必須對他保持謙卑。

麥克斯公爵終究不夠強,無法支撐起卡爾頓夫人夢想中的財富帝國。


這次戰爭是次實現卡爾頓夫人野心的機會,而作為麥克斯公爵最親近的幾個人之一卡爾頓夫人非常清楚眼前這個年輕人對麥克斯公爵的重要性。

艾斯潘娜王國能夠在這次戰爭獲得多少利益,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到卡爾頓夫人的利益,她所擔心的是,這樣的機會伴隨著更大的危機。

當櫻蘭羅帝國淪陷之個龐大的帝國將置於伯多祿教廷的統治之下,那絕不是適合黎姿爾頓投資商行展的地方……除非艾斯潘娜王國在戰後獲得最大的話語權。

和多祿教廷各大教國里雄心勃勃的權貴不一樣,卡爾頓夫人實際上對這次戰爭中聯合的一方並沒有太多的信心,當然這一點她並沒有讓麥克斯公爵知道,她依然一如既往地支持著麥克斯侯爵,以自己的最大財力為麥克斯侯爵促成這次私下採購的經濟後盾。

當卡爾夫人看著這位菲茲捷列家族全權代表臉上的冷笑時,卡爾頓夫人心裡閃過一道亮光她的心跳突然加快,彷彿是她第一次賺取到一袋子鋥亮的卡洛斯金幣時的情景。


無論是麥克斯公爵還是卡爾頓夫人都相信商人逐利是菲茲捷列家族這種叛國行徑的出點外一種可能就是菲茲捷列家族在做兩手準備,無論是櫻蘭羅帝國是伯多祿教廷獲得最後的勝利,菲茲捷列家族都不會受到影響。

陸斯恩的冷笑,讓卡爾頓夫人聯想到了菲茲捷列家族對這次戰爭的判斷。

麥克斯公爵對於克莉絲汀夫人的覬覦,換來了那種輕蔑的冷笑,卡爾頓夫人想這是否可以理解為,陸斯恩認為伯多祿教廷一方擊敗櫻蘭羅帝國完全不可能呢?又或是覬覦克莉絲汀夫人的無數男子中,有許多人比麥克斯公爵更具有資格俘虜櫻蘭羅帝國的女神呢?

對於櫻蘭羅帝國的軍事力量,除了那近乎神話般強大的海軍,卡爾頓夫人手中掌握的資料並不多,這位和克莉絲汀夫人以及烈金雷諾特家族都熟悉的陸斯恩先生,應該會有一些卡爾頓夫人想要知道的東西。

卡爾頓夫人站起身來,露出一個嫵媚卻不失雅緻的笑容,「陸斯恩先生,麥克斯公爵因為要處理海軍招標的事情,需要耽擱一個晚上,我會在明天安排你們的會面。」

陸斯恩微微皺眉表示不滿,這位麥克斯公爵似乎將他的排場擺錯對象了。

「陸斯恩先生,你不要忘記了,麥克斯公爵已經等待了十餘天了,你不會連一個晚上都不會回贈給麥克斯公爵吧。」卡爾頓夫人笑了笑,「麥克斯公爵確實有些忙,請陸斯恩先生見諒。」

她的笑意中有些討好的味道,因為她並不是直接關係人,這種討好的笑容,讓陸斯恩有些奇怪。

他只是沒有料想到卡爾頓夫人的野心而已,否則很容易聯想到她這種笑容的由來。

陸斯恩沒有再說什麼,麥克斯公爵並不是值得他計較的對象,他在艾斯潘娜的事情已經布置得差不多了,雖然沒有安排細節,但自然有人會代替他完成,達到目的。

門帘分開,在珠粒清脆的碰撞聲中,陸斯恩的身影走進了馬車,卡爾頓夫人柔和的眉腳浮現出盈盈笑意,她轉過身來,從房間的後門走出。

等候著的侍女為她撐起雨傘,穿過一條小巷,在一棟掛著昏黃煤氣燈的小樓前,卡爾頓夫人磕響了門環。

老舊的木門嘎呀一聲打開,一個穿著皮革輕甲的騎士提著油燈,燈光映照著卡爾頓夫人美艷的臉龐,「李爾,我來見公爵。」

騎士李爾點了點頭,將卡爾頓夫人和侍女迎進門。


這是一棟裝飾著卡卡莫里王朝時期三角風鈴和犄角吊燈的小樓,

間便可以看到一片沉浸在黃色調,頹敗的奢侈風格頓夫人的目光並沒有停留在側門那美輪美奐的貴婦人畫像上是望著那個有精緻鬍子的男人身上。

他的相貌稱得上英俊,身材高大,他像一個軍人一樣筆直地站立,挺著胸視著畫像,聽到卡爾頓夫人推門的聲音,他撫摸著嘴角的鬍子天藍色的眼睛像西戈巴爾海岸拍打著的海水一樣蘊藏著強烈的感情,他朝卡爾頓夫人的身後看了一眼,又轉過頭著畫像。

「公爵。」卡爾頓夫人走到他的身後他一起看著那張畫像。

克莉絲汀夫人,不出意外,又是這個女人,她穿著色澤鮮亮,柔軟的絲綢晨衣,纖柔嬌艷的體態風韻撩人心魄人難以自己。

卡爾頓夫人望著那似乎有著一點點冷漠的魅人微笑的貴夫人,她是這樣讓人心動又讓人不敢逾越底線,卡爾頓夫人眼角的餘光小心地觀察著馬卡斯公爵是否像其他那人一樣想伏在她的腳下,又或是非常親近地輕吻她胸前的蕾絲花邊以聞到那飽滿的**散溢出的溫熱暖香。

雖然說克莉絲夫人應該是讓人難以褻瀆的,這位勾勒出克莉絲汀夫人晨間風姿的畫師,卻讓這位貴夫人的畫像有了一種瀰漫在周圍的強烈魅惑感,帶著撩撥的味道,讓人難以自己。

「菲茲捷列的人呢?」麥克斯爵漫不經心地問道,雖然這次合作至關重要,但這並不能擾亂麥克斯公爵的沉穩氣勢。

「陸斯恩先生長途勞頓,需要休息,他會在明天拜會公爵殿下。」卡爾頓夫人輕輕地聳了聳肩,露出一種微微帶著憤怒的神情,然後緩緩地說道:「這就是櫻蘭羅式的傲慢嗎?他難道不知道他面對的是什麼人?」

麥克斯公爵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爾頓夫人,臉上的神情若無其事。

「那就這樣吧,你去招待兩個櫻蘭羅人,今天晚上的場合我會派李爾出席。」麥克斯公爵擺了擺手,示意卡爾頓夫人離開。

卡頓夫人欠身離去,她看著麥克斯公爵的背影,他曾經是她年輕時仰慕的男人,然而隨著時光流逝,隨著他身上神秘感和權勢帶來的距離感漸漸淡漠,隨著她的感情毫無回應帶來的無趣,她已經不再對麥克斯公爵心懷幻想,這個男人心裡的女人,除了他的女兒以外,就只有這位克莉絲汀夫人。

李爾是克斯公爵親近的騎士,但並沒有其他更顯赫體面的身份,他代表麥克斯公爵出席接待櫻蘭羅人的場合,足以說明麥克斯公爵對於櫻蘭羅人的傲慢並不是毫不在乎。

對陸斯恩和巴爾克的接待,由卡爾頓夫人安排,這樣的晚宴在貴族的生活中幾乎必不可少,只是在小城瑞格,這些人似乎並不十分清楚陸斯恩的身份,他們只知道他是卡爾頓夫人尊貴的客人,雖然卡爾頓夫人是當之無愧的主角,但他們對陸斯恩和巴爾克也不缺乏殷勤的致意。

晚宴之後,卡爾頓夫人敲開了陸斯恩的房門。

這裡是卡爾頓夫人的產業,當她沒有流連在馬薩的社交場時,她絕大多數時間都會停留在這裡,讓陸斯恩出現在她足夠私密的房子里,足以說明主人對待客人的真誠熱情。

「今天的晚宴怎麼樣?有好幾位美麗的小姐……當然也有體態風流的貴夫人向我打聽陸斯恩先生。」卡爾頓夫人將一杯香檳飲凈,美麗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紅暈,她用帶著揶揄的聲調說道:「難道陸斯恩先生覺得她們並沒有進一步交往的吸引力?」

「不,她們都是十分讓人心動的女子。」陸斯恩躺在沙上,雙臂伸開扶著手墊,「只是我不習慣在這樣的場合和自己中意的女子有太親密的接觸。」

「這樣的場合?」卡爾頓夫人聽出了陸斯恩語氣中的冷淡。

「像所有無聊的貴族聚會一樣,他們用自以為是的巧妙語言說話,希望對方在稍稍點撥后,就會意一笑,實際上他們都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蠢話,就像稍稍有點檔次的花街女子在接客,已經撥開了遮羞的裙擺,大膽地勾引對方,卻又在這時候扭捏作態,透露出一副侃價的狡詐……他們的語言惺惺作態,看似欲擒故縱,實際上只是下流的裸的男女他們希望對方覺得自己含蓄,他們希望可以感受到神秘而微妙的情愛,實際上他們只是想表達心中那些讓人羞恥,垂涎的交歡場合……法蘭作家莫桑在《美麗的朋友》這部屢屢地譏諷這樣的晚宴,然而趨於他們身體里潛藏的卑微他們依然認為這樣的場合是高尚的,是上層社會特有的。」陸斯恩似乎有些心緒雜亂:「晚宴上的女子,都是他們這一番心理上,行為上覬覦的對象,我又怎麼可能和他們一起做同樣的事情。」 爾頓夫人靠上了陸斯恩背後的窗檯,她推開窗戶,夜冷風帶著一絲冰涼的馨香闖了進來,浮雕花沿燭台上的兩隻紅色蠟燭搖曳著的火焰在地上落下跳躍的影子

窗外瀰漫的雨霧隨著烏雲散去而消失殆盡,月光在雲的間隙里披散下來,在平靜的小河上泛著波光。【】

卡爾頓夫人放下酒杯,在書櫃里找出一卷書,翻開幾頁,正是陸斯恩剛才說的這段話的出處。

陸斯恩接過書,隨意地翻起來,「你也喜歡莫桑的」

卡爾頓夫人伏在沙上,她的身體前傾,飽滿的**因為下墜而顯得更加渾圓誘人,一陣陣溫熱的**散逸開來,和著空氣里的馨香,讓人心醉。

這是一個成熟媚的要滴出水來的女人。

「我只是喜歡這一部瓦洛是個十分漂亮的年輕人,可是他出身貧寒,一個上流社會的夫人成為了他的情婦,讓他欣喜若狂,可是當這名情婦為了尋歡租下一棟他無法支付租金的公寓時,他卻十分不高興……直到他的情婦告訴他,她已經完全支付了租金,他只管住下。這個男人在和他的情婦交往時,還在追求一名寡婦,他甚至在寡婦的丈夫的屍體旁向她告別……最後他要和這名寡婦結婚了,他覺得自己的名字應該改成杜瓦洛,像一個貴族那樣的名字。」卡爾頓夫人對這部作品的情節十分熟悉,她輕嘆一口氣,「有時候,我覺得就像杜瓦洛,區別就在於他最終還是處在社會底層……我並沒有讓人羨慕的出身,這一點陸斯恩先生知道嗎?」

她流露出太感的語氣彷彿將陸斯恩當成了親密的朋友。

「現在的卡爾頓夫人許多人羨慕。如果你還是願意翻閱這本《美麗的朋友》,是否意味著你還在懷念你默默無名的時候?」陸斯恩沒有介意卡爾頓夫人有些突兀的親近,因為她是一個美麗的女子,就和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一樣,美麗的女子都多多少少有一些特權,陸斯恩也不例外。

卡頓夫人搖了搖頭,一縷捲曲的絲垂了下來撥開遮住臉龐的,站直了身體,她的小腹十分平坦而柔軟。

「如果那段日子。平靜而幸福。我也許會在繁雜忙碌地一筆生意后偶爾懷念一下。」卡爾頓夫人苦笑一聲:「可惜地是。那只是一段無聊煩悶地日子。以至於它像某個昏昏欲睡地午後一樣。會在下午茶后就讓人完全遺忘……雖然那是一個女人最美麗地年輕歲月。」


「看來卡爾頓夫人很少有傾訴地會和對象。以至於和我說起了這些事情。」陸斯恩做出認真傾聽地樣子。「難道現在地卡爾頓夫人還有些什麼難以言喻地煩心事情需要旁人給予一點開導?如果是這樣地話。我非常樂意。」

「我很不快樂……陸斯恩先生。我想知道對於女人來說。什麼才是讓她真正快樂地東西?」卡爾頓夫人地眼睛被一層迷霧遮掩似乎真地把陸斯恩當成了一個親密地朋友。

「如果有人說卡爾頓夫人並不快樂。沒有幾個人會相信。」陸斯恩沒有回答她地問題。


「可事實是找到了一個剛認識地年輕先生牢騷。彷彿我只是一個空虛寂寞地夫人。在想法設法爬上中意男人地床。」卡爾頓夫人坐在陸斯恩身旁。她地語氣里真地有那種空虛地喟嘆調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