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怒不可遏,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著,對著許叔寶道:「許叔寶,你還不速速了結這個小子!」聽到楚秋的話,一旁的許叔寶也是憤怒不已,開口道:「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等下看你還怎麼笑的出來!」

話音剛落,一道劍花舞出,整個人就朝著楚秋二人衝去,面對天雲境強者的攻擊,楚秋只是搖搖頭,一臉惋惜的模樣,對於曾經和烏千帆這等天雲境頂峰強者對過招的楚秋而言,此時這個許叔寶的攻擊根本不夠看。

楚秋一個側步,擋到了小妖女的前面,一掌輕輕推出,正是破滅掌。在修習了阿密多滅掌之後,雖然沒有將其修鍊成功,卻是藉此改善了之前的破滅掌,如今的破滅掌早已脫胎換骨,帶著一股毀滅般的氣息,對上了迎面而來的劍花,就在許叔寶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單手緊緊的抓住了劍尖。

楚秋對著許叔寶露出一個自認為純潔的微笑,催動三昧真火珠,指端便探出那幾乎可以焚盡一切的真火,眼看就要將那劍尖融化,劍身忽然泛起藍色的光芒,竟把真火撲滅了幾分,許叔寶趁機收回了長劍。

「咦,水元素,原來你是水屬性的。有點意思。」楚秋依舊是一臉的笑容,「不過你拿著一把靈器長劍,豈不是找死?」

許叔寶的臉色卻不是那麼好看,區區一個瀚海境的小子,居然和自己對抗還能不落下風,真是奇怪。不過輸人不輸陣,許叔寶的嘴巴也不饒人:「小子知道什麼?無論什麼戰鬥,最重要的還是人本身,至於器物的好壞,那都是外物。在高手手裡,即使一片葉子也勝過寶器,在庸才手裡,即使仙器也終究會蒙塵。「

許叔寶一副高手模樣,侃侃而談,接著對楚秋說道,「今日遇到我算你倒霉,水火不容,就讓本大爺來教訓教訓你,撲滅你那不堪一擊的火焰吧。」許叔寶說罷就舞劍再次上前,不同的是,這次的劍身覆蓋著一層藍幽幽的光芒。光芒似水般流動,傳來的是恐怖的靈力氣息。

聞言楚秋也再次抬起了雙手,身後一頭遠古魔象的虛影漸漸出現,臉上依舊是不變的笑容,指著迎面而來的許叔寶,開口道:「真巧,我也正有此意,因為我今天來就是奉旨打狗」

面對許叔寶含怒而發的劍舞,楚秋不慌不忙的抬起了右臂,身後充斥著蠻荒氣息的遠古魔象虛影也隨著抬起了右腳,直直的迎著劍尖撞了過去。

如果鄧磊在此,一定會驚訝楚秋的領悟能力,在之前養傷期間,鄧磊也指點了一些將屬性的力量應用到靈技中的方法給楚秋,只是恐怕鄧磊都沒有想到楚秋的悟性竟如此之高,已經將火屬性的力量融入靈技的方法掌握的如此純熟。

只見遠古魔象的虛影漸漸變化,周邊開始出現火焰的形狀,到最後,魔象虛影竟然變成了一頭火象!伸出的右臂也裹上了一層亮麗的火焰。


龍象大魔力,第一式,象柱。

裹著火焰的象柱直直的撞上了泛著藍光的劍舞,燃燒的火焰遇上流動的水流,發出「滋滋」的響聲,楚秋笑意更濃,沖著許叔寶開口道:「不過你剛剛說錯了,不是你的水撲滅我的火,而是我的火蒸幹了你的水」

右臂再次前推,躍動的火焰竟然竄上的劍身,如同見到什麼好吃的東西一般,竟把劍身上的藍色光芒吞噬一空,似乎意猶未盡般,火焰徑直朝著許叔寶的手臂蔓延而去。

突如其來的火焰讓許叔寶有些措手不及,急忙催動靈力,想要將那火焰撲滅,但是由三昧真火珠催發的三昧真火豈是這般容易被撲滅的。紫色的火焰眼看就要攀延到許叔寶的手臂,許叔寶只好棄了手中的長劍,快速後退幾步,並同時催動靈力,方才躲過了那難纏的火焰。但仍舊被灼傷了手指。

僅僅是一個回合,就失去了靈劍,還搞的如此狼狽,而對方還只是一個瀚海境的小子,若不是手上不斷傳來的疼痛提醒著他這一切都不是夢,許叔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對於高手來說,一片葉子也比寶器厲害,嘿嘿」楚秋玩味的看著許叔寶,那靈器的確只是一把靈器,許叔寶這個混蛋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大高手了!

不僅僅是許叔寶,一邊的三皇子若不是親眼所見,說什麼也不能相信剛剛發生的那一切居然是真的。天雲境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脆弱了?三皇子還是難以說服自己,楚秋簡直顛覆了他對靈師的認知。

對於二人驚愕的表情,楚秋卻不以為意,隨手收起那把被許叔寶丟下的靈劍,這可是靈器啊,不要白不要。而後抬起頭眯著眼睛淡淡的開口:「怎麼?還要繼續么?」收回的右手按一下脖子,關節發出咯咯的響聲,道:「隨時奉陪」

「小子不要太張狂,年輕氣盛會讓你摔的很慘!」許叔寶怒氣沖沖的喊道。「就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實力為尊」催動靈力,簡單的修復一下受傷的手指,丟下背後的劍鞘,劍已失,留下劍鞘也只是累贅而已。

見許叔寶似乎要全力與自己一戰,楚秋的笑意更濃,自己也剛好藉此機會試試自己的力量到底到了什麼地步。目光流轉,也散發出濃濃的戰意。

察覺到楚秋的氣息變化,許叔寶也是有些驚訝,這般強盛的戰意,難道剛剛他還沒有出全力么?但是時間已經不容許他想太多,之前一直接招的楚秋搶先動了,左臂抬起,身後的魔象發出一陣彷彿遠古的怒吼,令人膽戰不已,揚起躍動著紫色火焰的長鼻,重重的朝著許叔寶砸去。

龍象大魔力第二式,巨象開山。

象鼻帶著紫色的火焰劃過,帶起一股腥風,宮殿前的天地靈力如同一潭平靜的湖水被攪亂,磅礴的靈力聚集,肆虐般的亂竄,連原本晴朗的天空都變得昏暗,周圍粗壯的大樹都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遮天蔽日,狂風大作,這真的只是一個瀚海境的小子所施展的攻擊么?許叔寶驚呆的看著越來越逼近的長鼻,甚至忘了躲避。一旁的三皇子也嚇呆了,站在那裡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眼看長鼻就要砸到許叔寶的身上,許叔寶終於清醒了過來,扯著三皇子快速倒退,勉強催動靈力,發出一個靈力壁擋在兩人的前面。

但是這一切有用么?長鼻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大地都開始了顫動,土地翻裂,一股強大的衝力將二人彈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一棵大樹的樹榦上,那足有兩人合抱般粗壯的大樹竟然被撞斷。兩人無力的倒在地上。

楚秋見狀,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這個許叔寶還是太弱了,根本沒辦法測量出自己如今的力量。

要是剛剛勉強站起來的許叔寶知道楚秋的想法,恐怕真的是要淚流滿面了,尼瑪老子可是天雲境,居然還太弱了,怎麼不說你丫是個大變態!

許叔寶扶起早已腿軟的三皇子,恨恨的看了楚秋一眼,雖說不願意,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根本不是楚秋的對手,再這樣下去恐怕就要丟掉小命了,皇子或許他不敢殺,自己只是皇子的門客,而且只是初入天雲境,恐怕自己死了都塔帝國也不會有多大的反應。 都塔帝國的頂尖力量就是天雲境頂峰,而天雲境之間差距十分巨大,初期和頂峰之間的差距鴻溝一般,巨大的讓人悲哀。只有衝過生死玄關,達到天雲境混元階段才算是真正站立在天雲境。只有天雲境頂峰的頂尖高手,才是一個帝國的決定性力量,才是威懾其他國家的定海神針。

自己的命還是自己珍惜,想到這些,許叔寶轉身就要離去,卻被楚秋叫住了。

「喂,我說你們就這樣想一走了之么?」楚秋一臉戲謔的看著兩人。

「嗯,怎麼,你還敢傷害本皇子不成?」三皇子傲然而立,都塔帝國以武立國,崇尚武道,所以皇子們也都十分強悍。三皇子也有瀚海境的修為,磕磕碰碰不放在心上,但是他畢竟是皇子,一身貴胄之氣逼人,失手誤傷也就算了,如果楚秋敢明目張胆的毆打皇子那可是作死了。

「呵呵,三皇子請便,我要留下的只是此人而已!」楚秋指著許姓修士說道。

「你,哼,本皇子的人,誰敢阻攔?」三皇子強自說道。

「我敢!」楚秋笑嘻嘻的,「我乃大帝御封銀衣衛,抓捕幾個作亂分子是分內之事!」

「你到底想怎麼樣?」三皇子恨恨的說,上門挑釁反而被打成這個樣子,本來就夠憋屈,楚秋還不依不饒,怎麼能讓他不氣。偏偏許叔寶只是他招來的門客,雖然平時耀武揚威,但是並沒有正式官職在身,在道理上站不住腳。

三皇子也不能扔下他們不管,否則以後還會有誰會跟著他呢?

楚秋卻對面沉如水的三皇子置若罔聞,笑嘻嘻的開口:「既然有本事上門挑釁,就要有慘敗的覺悟,我呢,也不要太多,就把這宮殿前面修整修整,再給我送幾百塊上品靈石就算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三皇子怒不可遏的看著楚秋,幾百塊上品靈石,他到不是沒有,但這關乎著他身為皇子的威嚴,怎麼能夠輕易妥協?

「怎麼?嫌少啊,你多給我也不介意啊!要不我就將人留下,打一頓屁股,算我們倒霉了!」楚秋一臉玩味的笑容,看著發怒的三皇子。

「你!」這回三皇子卻是無奈了。

打這些人的屁股,就是打他皇子的臉啊,三皇子當然不能允許。

三皇子只好忍氣吞聲,低下頭去沉聲道:「好,我答應你,明天我會讓人把靈石送過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么?」

「當然當然,您隨意。」聽到三皇子應允,楚秋立馬換上一臉的賤笑,笑嘻嘻的開口道,他可不怕三皇子失信,今天這事要是捅到老帝王那裡去,其中的利害相必三皇子比自己更清楚。

楚秋看著兩人落寞的背影,忽然大叫一聲:「三皇子慢走,歡迎下次再來啊!」正在心疼的三皇子聽到這話,差點沒倒下去,尼瑪,還想著下次再來,誰特么瞎了眼才再來找你。

真是不做死就不會死。三皇子現在充滿了懊悔,早知道這樣就提前調查清楚依依公主回來之後的情況了,也不會搞的這麼狼狽,哎,以後凡事還是要謀而後動,這次的教訓本皇子記住了,下次,你們給我等著,你遲早要犯到我的手裡。

楚秋沒想到的是三皇子因此而記恨在心,以至於後來竟被三皇子設計,差點殞身。

此時的楚秋卻是歡暢無比,攬過小妖女的腰肢就朝大殿內走去,看著平時古靈精怪的小妖女臉上露出的小女兒嬌羞姿態,楚秋心情更是大好。

進入大殿,迎面碰上了依依公主,之前三皇子的人在外面叫囂的時候,依依公主只是躲在殿中靜靜等候楚秋的歸來。聽到外面的打鬥聲,依依公主起身出來,卻不想迎面碰到了楚秋二人。

見到依依公主,楚秋咧著嘴笑道:「我已經把他們打跑了,我是不是很厲害3F」依依公主卻只是看著楚秋攬著小妖女腰肢的手,淡淡的嗯了一聲,轉身就跑回大殿裡面去了。

依依公主的舉動讓楚秋有點摸不著頭腦,偏著頭問小妖女:「她怎麼了?發神經?」

「你才發神經呢?你個笨蛋。」小妖女掙開楚秋的手,轉身朝著依依公主追去,同為女孩子的她又怎麼感覺不到依依公主對楚秋的喜歡呢?

見小妖女也跑了,楚秋更加疑惑不解,喃喃自語:「今天都吃了什麼葯?都發神經了?算了,管他呢。」楚秋搖搖腦袋,撇開這些想法,轉身去宮殿中的密室走去,剛剛的戰鬥雖說可以看做是楚秋單方面的碾壓,但是在使用龍象大魔力的時候,楚秋似乎悟到一些東西,急需去密室參悟一下。

殿外,兩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一個老者和一個中年男子看著這一片被毀壞的大地,沉默不語,老者首先發話了:「通明,你現在覺得楚秋這個小子怎麼樣?」

「未來不可限量!」中年人丟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了,老者呵呵一笑,轉身也一躍而起,很快就和中年男子一般消失不見,彷彿根本沒有來過一般。

密室中的楚秋根本沒有注意到兩人的出現,他早已一心沉浸在參悟靈技之中,忘卻了周圍的一切。要是被許叔寶知道楚秋因為和自己戰鬥居然有了參悟,恐怕會吐血而亡的吧。

楚秋窩在密室僅僅幾個小時就出來了,一臉的沮喪,只是差一點,就可以更進一步了,許叔寶這個對手還是不夠強啊,看來自己還是需要一些更加強大的人作為對手,方才能激發出潛能,對於修為的提升才會更快。


楚秋目前最渴望的就是提升修為,這樣才能擁有足夠的能力去解救被困在礦坑的黑驢等人。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楚秋握緊的拳頭關節都有些發白,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兄弟們,等著我!

第二日,殿外來了幾個人,說是三皇子派來修葺殿門口的,並帶來了楚秋索要的靈石。

這三皇子效率蠻高么?下回來一定要更加好好的對待他,楚秋笑眯眯的收下靈石,心中暗暗的想。

遠處一處宮殿內,三皇子忽然打一個噴嚏,揉揉鼻子,感到很奇怪,自己沒生病啊,難道是誰在惦記自己不成?若是讓他知道真的是有人惦記他,而且是他恨得咬牙切齒的楚秋,不知道他臉上會是怎麼樣精彩的表情。

幾日後,楚秋以瀚海境實力打敗三皇子的門客許叔寶的事迹就在諸多的皇子中間傳來開來。你傳我,我傳他,竟然很快傳遍了整個皇城。傳的是神乎其神,沸沸揚揚。

皇城中幾乎人人都得知,依依公主歸來,並帶回來一名男子作為自己的貼身護衛,此人修為僅僅瀚海境,就可以把天雲境的強者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甚至有人猜想,此人定是隱藏了修為,恐怕已經達到了靈台境總之各類傳聞不絕於耳,對此楚秋僅僅是一笑置之,毫無理會。對他來說,這種事情根本無所謂,他現在只想提升修為,然後救人。

然而有人卻不可能像楚秋這般輕鬆,比如三皇子。

此時的三皇子正在一處昏暗的房間里,和一名與他同樣身著明黃色長袍的男子訴著苦水:「我說十三弟,你可一定要幫哥哥一把,殺殺那個下界來的小子的銳氣,不然以後咱哥倆恐怕都要被依依那個小丫頭壓著了。」

對於三皇子的喋喋不休,十三皇子一言不發,只是不緊不慢的喝著手中的靈茶。

「我說,十三弟你倒是說句話啊,這事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啊!」三皇子依然不停的訴苦。

「行了,三哥,你先回去吧,這事我來處理!」十三皇子似乎有些惱火,冷漠的開口道。

冰冷的語氣讓三皇子沒來由的一個冷戰,低聲道:「那,三哥就先走了。」說罷就逃也似的離開了,他寧願面對楚秋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也不願面對這樣的十三弟,只有他才知道,十三弟是多麼的可怕!

空蕩蕩的大殿只剩下十三皇子在啜著靈茶,眼底閃過一絲玩味,下界來的么,有點意思。

手指輕敲了幾下桌子,一個包裹在黑影中的人出現在十三皇子的背後。

「去查一下我三皇兄說的那個人!」

「是!」一聲幾乎輕不可聞的聲音過後,黑影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散,彷彿根本沒有出現過一般。十三皇子也依舊啜著靈茶,深邃的眼眸似乎充滿了興趣。

這一日清晨,一覺醒來的楚秋來到大殿中央,依依公主正和小妖女在桌子邊聊的開心,看到楚秋出來,依依公主哼了一聲,偏過頭去不看他,楚秋摸摸了鼻子,真不知道自己哪裡招惹這位公主殿下了,有些尷尬的坐在兩人的旁邊。

一張不大的小圓桌只坐了三個人,楚秋這一坐相當於坐在了小妖女和依依公主的中間,依依公主一臉不滿的看了楚秋一眼,起身就要離開,卻被小妖女拉住了。依依公主看了小妖女一眼,撇撇嘴,坐了下來,卻還是把頭偏到一邊,看都不看楚秋。

「額,那個」楚秋有些尷尬的開口道「依依公主,誰惹你不開心,我大嘴巴子抽他!」

「就是你惹我了,自己抽自己吧!」依依公主忽然一聲大叫,嚇得楚秋一哆嗦。

「啊,不會吧,我可是本本分分,公主殿下可不要嚇唬我,我這人膽小,不經嚇!」楚秋縮了縮脖子。

誰知道依依公主眼圈就紅了,帶著哭腔道:「我討厭你,楚秋!」轉身就跑開了。 「啊?這是什麼情況?」楚秋一臉疑問的看著小妖女,楚秋真是想不出自己哪裡招惹了這位姑奶奶,好幾天了都對自己不理不睬的。

小妖女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表情,緩緩開口道:「不知道你這個混蛋有什麼好3F居然得到依依公主的青睞。」

「啊!」楚秋再次睜大了眼睛,滿臉的難以置信!依依公主喜歡自己!那之前自己摟著小妖女的腰被她看到,額楚秋終於明白了!依依公主肯定是吃醋了,要不就是認為自己是一個輕浮的人了。

哎!長長的嘆一口氣,楚秋無奈的搖搖頭,一臉無奈的表情,在那裡喃喃自語:「長得帥也是錯啊!哥的形象啊!」

「噗!」正在喝茶的小妖女差點沒忍住,將茶水噴了出來,捂著肚子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楚秋一彈額前的頭髮,開口道:「笑什麼?難道不是么?」

小妖女強忍著笑意開口道:「你都胖的像個球了,居然還說自己帥!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小妖女說完轉身就跑開了。只留下楚秋一個人在桌子旁發獃。

看著小妖女的背影,楚秋捏了捏自己胖乎乎的臉,自言自語道:「難道我真的這麼難看?不,一定是你們不懂得欣賞,哼,凡人豈懂得本少的倜儻」楚秋一臉底氣不足的安慰著自己。

就在楚秋自言自語的時候,一個侍衛進來通報,老帝王派人來了。

楚秋連忙起身,前去迎接。雖說依楚秋的性子,本不會做這種事,但是自己現在寄人籬下,雖說老帝王貌似很是看好自己,但是帝王心術本就難以揣摩,沒有人能夠真正徹底的被帝王信任,自己還是不要得意忘形,小心行事為好。

殿外是一名老帝王的近身侍衛,見楚秋親自來迎接,對這一位新進的銀衣衛也有了幾分好感,眼底閃過一絲讚賞之色:不驕不躁,小子挺不錯。換做其他人,在如此年年紀就當上銀衣衛,恐怕尾巴都要翹上天去了吧。

疾風這次來主要來傳遞消息,暫居宮中的通明上師邀請楚秋前去喝茶。順便送來楚秋的兵甲寶衣。當時疾風接到消息的時候很是震驚,通明上師親邀喝茶,這是什麼待遇?

通明上師什麼身份,當今都塔帝國帝王的小師弟,更是一名四級靈丹師;四品靈丹師在整個玄胎平育天恐怕都沒有幾位,就連大平帝國和天嵐帝國也只是有三品靈丹師罷了。自己在宮中做侍衛這麼多年,從沒有聽過通明上師和哪一個侍衛去喝過茶,更不用說還是通明上師自己邀請的。

這個楚秋到底有什麼能力?可以獲此殊榮。如今一見,雖說這楚秋修為只是和自己差不多的瀚海境中後期的樣子,不過這心性倒是不錯,很對疾風自己的脾氣。

聽聞通明上師邀請自己去喝茶,楚秋又驚又喜,驚的是那日的交鋒,楚秋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通明上師的對手,此人相比烏千帆等人強了太多,至少是半步靈台境了,而且他的神識很強,恐怕早已超越了一般的靈台境強者。

喜的是自己回來之後向依依公主也已經打聽清楚,這通明上師的身份居然是四品靈丹師,四品靈丹師意味著什麼?通明上師四級靈丹以下的丹藥全部可以煉製,對於亟需提升修為的楚秋來說,丹藥無疑是最好的助力。

上次在宮中做了三道菜,通明上師就承諾有問題可以去用美食交換,若是這次喝茶可以得到通明上師的友誼,獲得幾粒丹藥,對自己的修為說不定會有不小的提升。

楚秋欣然應允,回到殿中與小妖女商議幾句,知道通明上師邀請楚秋,小妖女也很開心,簡單的囑咐他幾句,一旁的依依公主卻是幽幽的飄來一句3A「通明叔叔最好毒死你這個登徒子!」

額,楚秋一臉無語的看著依依公主,開口道:「就不能說句好話?」

「和你這種人有什麼話說」說完就氣呼呼的回寢宮了。看的一旁的疾風也沒來由的一身冷汗,依依公主好彪悍!

楚秋無奈的聳聳肩,對著疾風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在意。疾風只是笑笑,那可是依依公主,他怎麼敢在意!

楚秋將疾風帶來的兵甲寶衣交給小妖女收好,便隨他入宮去了。

在疾風的帶領下,楚秋在皇宮中七扭八拐,終於來到了一處偏殿,雖說是偏殿,倒也裝飾的十分雅緻,殿門口是兩隻雙目含威的石獅,大殿前,一座巨大的丹爐燃著沁人心脾的檀香,香氣入鼻,整個人精神都為之一振,令楚秋驚訝不已。這檀香不僅僅是普通的檀香啊!

在楚秋的印象中,不是沒有檀香可以振奮人的精神,但是效果如此之好的還是第一次見。想必那檀香也不是一般的檀香,定是加入了其他的振奮精神的靈藥。

楚秋就要上前一探究竟,卻被疾風大叫一聲:「不可!」飛快的上前攔住了楚秋。

疾風攔下了楚秋,滿臉的緊張之色方才放鬆下來,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開口道:「這是通明上師煉製過的檀香,裡面加入了靈藥,遠處聞一聞可以振奮人心,你若是衝上前去,一次吸入過多,輕則昏睡不醒三四天,重則陷入幻境,那樣可就再也無法醒來了!」

聽了疾風的話,楚秋不由暗暗心驚,剛剛真是太險了,要不是疾風自己說不定就玩完了。煉丹師的地方果然不容許好奇啊,俗話說好奇害死貓,在這地方,恐怕害死的就不僅僅是貓了。

通明上師不愧是四品靈丹師,居然可以使用靈藥煉製這般奇異的檀香。楚秋自問自己根本做不到,甚至見都沒見過這般物品,畢竟太皇黃曾天品階最高的煉丹師不過二級丹師,連高級一點的靈丹都沒有人會煉製。

還未進入殿中,光是這檀香就令楚秋稱道不已,不知道那殿中還有什麼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楚秋甚至有些期待了。

就在楚秋要進入殿內的時候,空氣中盪起一點漣漪,仿若一粒石子投入了水中一般,一股柔和的力量將楚秋退了出去,落地的楚秋滿目的震驚之色,剛剛那個是,陣法結界!

看到被推出來的楚秋,疾風連忙再次上前解釋道:「這陣法結界是通明上師親自布置的,沒有他製作的特質令符,是沒有人能夠進入殿中的。除非來人是同級別的陣法大師,或者是真師級別的修為,能以力破陣。

通明上師的本意只是為的是防止別人打擾到他煉丹,因為丹藥的煉製過程中一旦被打擾,就不僅僅是煉丹失敗,更可能發生丹爆!因此就連帝王來此,沒有令符也只能靜靜的等候。」

聽了疾風的解釋,楚秋完全表示理解,丹藥失敗是小事,丹爆可不是說著玩的。

在太皇黃曾天的時候,楚秋機緣巧合曾得到過一些丹方,也曾嘗試著煉製丹藥,在浪費了了無數靈藥之後,楚秋不得不承認自己在煉丹方面沒有一點天賦,浪費如此之多的材料,也只是會一些初級丹藥罷了。

在那期間,楚秋不止一次發生丹爆,靈藥中沒有完全糅合的靈力驟然狂暴起來,發生劇烈的爆炸,還好楚秋煉的只是丹藥,就這樣每次楚秋都弄的灰頭土臉,有時候甚至挂彩。

現在通明上師可是四品靈丹師,煉製四級靈丹一旦丹爆,恐怕這一片宮殿都會化為廢墟了吧!

在楚秋髮呆的時候,一旁的疾風已經探手入懷,取出了一塊溫軟的玉符,上面銘刻著楚秋看不懂的的「塗鴉」。

「這就是那令符了,這是通明上師之前給我的,讓我轉交給你,現在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就拿著這個進去吧,我先走了。」疾風將令符遞到楚秋的手中,轉身離開了。


走到半路忽然停下來朝著楚秋喊一句:「兄弟,以後有機會一起出來喝酒,喝茶什麼的忒不過癮!」

聞言楚秋呵呵一笑,大聲回應一句好,心裡暗想,這疾風倒也是個豪爽的漢子,值得一交。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