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顫,雙瞳死死的盯著玉蝶。

「會長親臨?」

「是的。」

「你確定?」

「這……」

「本少必須要肯定的答案。」

騰炎堅定的聲音響起。

仲裁會會長。

這可以說是整個仲裁會的核心,一旦擒獲了這位神秘的會長,那麼……仲裁會將會徹底的暴露,甚至騰炎可以聯合中域其他勢力將仲裁會一舉剿滅。不僅如此,騰炎或許還可以從這位會長身上了解天魔一方的實力和分佈,包括那位深不可測的魔主的一些情況。

敵暗我明。

現在的形勢對人族非常不利。

擒拿會長,至關重要。

可以讓人族化被動為主動,容不得騰炎不去小心。

「確定。」

段天涯堅定的聲音響起。


『嗡!!』

騰炎的身體微微一顫,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炙熱。

「這會長什麼修為?」

「這個……屬下也不清楚。」段天涯無奈的聲音響起,又道:「不過,會長之前沒有化身天魔的時候就已經至少是聖人級強者,如今,會長最弱也是『大聖』級別,甚至有可能已經問鼎『聖王』。」

『嗡!!』

騰炎的身體又是一顫,『聖王』兩個字更是在騰炎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想著。騰炎現在雖然只是一名地皇,但是肉身早已入聖,加上混沌馭天訣的特殊,騰炎足以對抗,甚至秒敗一般的『小聖』強者,但是抗衡『大聖』騰炎卻是沒有任何的把握。

何況『聖王』級強者。

刷!!

當即,騰炎陷入了沉思之中。


「聖王嗎?」

片刻之後,騰炎嘴角又是泛起一聲冷笑。

「仲裁會會長,本少擒定了。」

『嗡!!』

段天涯聞言一愣,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騰炎也是一顫。

擒拿聖王?

「主人,聖王級強者……」

「不用多說了。」段天涯還想說什麼便被騰炎制止了。「聖王?整個中域之中可不只是仲裁會會長這麼一位聖王。這一次,本少就讓他有來無回,哼,本少倒是想要看看這仲裁會會長究竟是何方人物。」

堅定的聲音響起,騰炎滿臉自信。

「這……」

段天涯微微遲疑。

「主人,如果您想對付會長的話宜早不宜遲。」

隨即,段天涯又是說道。

「為何?」

「主人,這一次屬下帶領的西境分部全部夭折在慕容家族,雖然會長暫時還可能無法知道,但是時間一長會長必然會知曉這一切。到時候……怕是即便是屬下拍碎召喚玉蝶,會長也不會親自前來。」

段天涯提醒到。

「放心。」

騰炎卻是微微一笑。

「還有一件事。」

突然,騰炎卻是再次開口道。

「紫天冥你可知?」

「紫天冥?」

段天涯聞言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怒色、殺機。

「你知道?」

「回稟主人,這紫天冥本是屬下西境分殿的一位副殿主,實力不過巔峰不朽境而已,但是屬下對他卻是信任有加。可誰曾想,就在我們所有擁有天魔血脈的人被強行化魔之前,這紫天冥竟然帶著我西境分部三分之一的力量叛離了仲裁會,事後更是不知去向。為此,屬下還受到了會長的懲罰,我西境分部實力也因此削弱了三分之一,要不然……西境分部的人數至少八萬人。」

看著騰炎,段天涯含怒說道。

咬牙切齒!!

「紫天冥叛離了仲裁會?」

騰炎卻是一驚。

「是的。」

一瞬間,騰炎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之中。

紫天冥的情況段天涯明顯也不清楚,他根本就不是巔峰不朽境而是聖人級別,那還是在他沒有化魔之前,化魔之後騰炎都不敢想象紫天冥究竟達到了什麼級別。而且騰炎也知道紫天冥的心根本就不再仲裁會,只是騰炎沒想到紫天冥會這麼巧,在炎麟動手之前便叛離了仲裁會。

還有,他帶走仲裁會的人幹什麼?

自立為王?

騰炎暫時還無法知道。

「好了,這件事情本少知道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擒拿這個神秘的仲裁會會長。你現在就留在這邊荒之地,哪裡都不要去,本少現在就去找幫手。哼,仲裁會會長?哪怕你是『聖王』,本少這一次也讓你有來無回。」

話落,騰炎雙眸之中閃過一絲寒光。

「嘶……」

段天涯卻是倒吸了一口氣。

擒拿會長?

擒拿聖王強者?

段天涯想都不敢去想。

「毛球。」

隨即,騰炎又是大吼一聲。

嗖!!

翊運

「主人……你又要幹嘛?」

夜明珠一般的雙瞳看著騰炎,毛球委屈又不情願的聲音響起。

空間瞬移。

毛球現在儼然成為了騰炎的苦力。

「去南荒城,天寶閣。」

騰炎沒有理會毛球的不情願,那凌冽的聲音響起,眼神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絲的邪魅。仲裁會會長可能是『聖王』,財三千如今也已經進階『聖王』,用財三千來對抗這名會長最好不過。只不過,騰炎不知道財三千現在在哪裡,更加不知道財家總部在哪裡,而毛球雖然能夠空間瞬移,但是也需要知道明確的坐標,或者說必須是毛球認識的地方,要不然無法空間瞬移。

『嗡!!』

聞言,毛球毛絨絨的身體一震。

「去天寶閣?」

興奮的聲音更是從毛球口中直接響起。

天寶閣?


那是毛球的最愛。

「沒錯,去找財胖子。」

嗖!!

騰炎話落,毛球的金殿便已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剎那間就是將騰炎收了進去,然後毛球又是直接收起了金殿,它的身形更是瞬間消失在空間之中。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十分之一秒。

冷情大少復仇新娘 ,毛球迫不及待。

胖子,肥羊。 南荒城,天寶閣。

「嘎嘎嘎,大爺又回來了。」

虛空之中,莫名的響起一陣稚嫩的聲音,這聲音卻是猥瑣至極,一時間讓路上過往的行人一個個忍不住面面相覷,可是並沒有人發現這周圍有任何的異樣。剎那間, 媽咪九塊九︰總裁爹地快娶走

「關門,快關門!!」

天寶閣之中,一陣急切的聲音響起。

『砰,砰,砰!!』


隨即,整個天寶閣又是一陣暴亂的聲音響起。

雞飛狗跳!!

南荒城天寶閣,如今是整個中域各大主城之內財家產業之中最為特殊的一個存在,不為別的,就因為這天寶閣被一個『大盜』給盯上了,每個月這個『大盜』都會來光顧這天寶閣幾天。

大盜一現,一物不留。

最可惡的是這『大盜』每一次還會將洗劫財家的物品再賣給財家。

簡直,無恥至極。

原本,南荒城天寶閣早就已經關門停業了,可是耐不住這天寶閣每一個給財家創造的巨大利潤,所以最終這天寶閣還是重新開業了。不過,南荒城這天寶閣的經營模式卻是換了一種,那就是整個天寶閣之中沒有物品,只有各種物品的圖片和簡介。但凡有人想要購買什麼只需要調訓這些圖片就行,選定之後交付靈晶,財家的成員便會將物品從須彌空間之中取出來交給對方。

一切,只為防備那無恥『大盜』。

人的名樹的影。

毛球的『威懾』毋庸置疑,即便是財家已經做了防備也無法無視。

聖人都防不住。

嗖!!

毛球現身之後,騰炎也是詭異到來。

嗖!!

虛空之中,一個青衣女子也是瞬間出現在騰炎和毛球兩人面前。

財家女聖人。

「你個死毛球怎麼又來了?」

看著毛球,財家這名女聖人皺著眉頭,那苦澀的聲音也是忍不住響起。這也是這名聖人有著不小的容人之量,也知道毛球是騰炎的戰寵,要不然……換做是其他人怕是早就已經對這毛球破口大罵了,畢竟一次次的洗劫人家的店鋪,換做誰誰都無法忍受。

「這是你家啊?大爺為嘛不能來?」

毛球怒道。

「……」

財家聖人嘴角微微一抽。

「……」

騰炎嘴角也是微微一抽。

「閉嘴。」

隨即,騰炎又是瞪了毛球一眼,這毛球還真是無法無天了。不過,騰炎也是沒有繼續理會毛球,而是直接看向了這名財級聖人,道:「前輩,本少要見財三千,現在、立刻、馬上,十萬火急。」

「嗯?」

騰炎的話讓財家聖人眉頭微微一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