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小正太自然也是開心無比。

畢竟,若是在往日,他的父親,總是用一副嚴肅刻薄的樣子,來面對他。

很難得,像是今日這樣,一直誇獎他。

「這麼說來,你們這麼早的回來,是因為身上魔晶用光了?」

終於,許久之後,凱奇也是從激動開心裡,回過神來,而後他更是如此問道。

「也不全是!」

聽到自己父親的問話,小正太也是撓了撓頭,回應到。

此刻,在凱奇面前,小正太完全乖得不像話。

全然,沒有了往日,在他人面前的霸道紈絝之意。

「雖然我身上的魔晶,確實用光,但我們會這麼早地回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冰城裡發生大事了!」

像是見識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小正太也是輕輕地拍了拍胸脯,對自己的父親說道。

「發生什麼大事?難道,有阿道夫城主在場,還有人敢去搶劫特米爾拍賣行不成?」

見到小正太這幅樣子,凱奇也是笑罵道。

聽到自己父親的這番話,頓時,也是惹得小正太呶了呶嘴,他知道,這是他父親故意在揶揄自己。

「有阿道夫城主在,是沒有誰有那個本事,敢去搶劫特米爾拍賣行。但是,卻是有人去劫獄,將迷獄牢籠給攻破。並且按照前來通風報信的一名護衛所言,牢籠里的囚犯,還盡數被釋放一空!所以最後,事關緊急,阿道夫城主也是提前離場,去處理牢籠之事。因此,拍賣會提前結束,我與葉大哥,這才提早回到家族裡來。」

小正太也是聳了聳肩,解釋到。

而他的這番話,落在凱奇的耳中,不啻於是一陣晴天霹靂。

「什麼?迷獄牢籠被攻破?」

凱奇失聲,也是大呼著說出口來,「這怎麼可能?」

自從凱奇,當上這道格拉斯家族之主以來,其一直是以一副威嚴穩重的面目示人。他還未像今天這般,如此失態。

其實這也不怪他,畢竟,迷獄牢籠被攻破,這在冰城建城以來,都是罕有發生的事情。

而今,卻是真實地發生了。


如此說來,他自然也是極其震驚。

因為震驚,所以失態。

「咳咳!」

很快,輕聲地咳嗽了兩聲,凱奇也是從震驚的狀態里,回過神來。

「正文,你確信,這可是件大事,可不能胡言亂語!」

凱奇神色凝重地看著小正太說道。

他知道這件事情所代表的嚴重性。

若是真實發生,那麼可以見得,冰城一定會大亂!

而阿道夫為了查出行兇之人,也一定會大費周章!

所以,凱奇也是察覺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這事千真萬確,乃是阿道夫城主,在拍賣會上親自宣布,還能有假?」

聽到自己父親的質問,小正太卻是嘟噥起了他的小嘴,表現出一副不滿的樣子。

因為從父親的這番話里,他察覺到了很濃重的不信任之意。

「正文,你不要怪父親!實在是因為這件事情,太過於駭然,不得不讓我小心謹慎一些地!」

似乎察覺到了此刻小正太的情緒,凱奇也是輕聲出言,安慰起小正太來。

「哼!」

然而,他的這番話,卻是依舊沒能夠打消小正太的不滿之意。

由此,他也是再度冷哼了一下,以示自己心中的不平。

「哎!」

看到小正太這幅模樣,凱奇頓時也是沒了脾氣。

最後,他只能夠搖頭嘆息了起來。

「不過不管怎麼說,找到了千年烏木,正文,這次你也是替為夫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這裡有五十萬的魔晶,還於你,剩下的,就算是當作對你的獎勵!」

凱奇從手裡的空間戒指,掏出了一袋魔晶,也是直接丟給小正太說道。

而見到了這袋魔晶,原本還是一副氣鼓鼓模樣的小正太,卻是一下子咧嘴,笑開了!

「謝謝父親!哈哈,我就知道,父親是不會虧待我的!這才一轉手,就賺了八萬的魔晶,划算,真是划算!這下,我那虧空的額度,也是縮小了幾分!」

甚至於,小正太還如此高聲呼喝道。

原來,他為凱奇拍下這株千年烏木,不但是想以此來表表自己的孝心,更是想從中賺取一筆魔晶,來彌補自己前先,為葉飛拍下銀光鎧甲的虧空!

而他的這些心思,自然不是葉飛與凱奇,所能夠想到的了。

看著歡呼雀躍的小正太,凱奇再次無言地搖了搖頭。

身為父親,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孩子,就是這麼一副小孩子氣的習性。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夫人早逝,這些年,他是既當爹又當媽,如此一來,自然,對於小正太,他也是極其地寵溺。

甚至於,除卻天上的星星月亮與太陽外,他基本是對方想要什麼就給什麼。

這也早就了最後,小正太任性固執的性格。

「但是,這臭小子,能夠為我尋來這株千年烏木,已經是足夠表現出他的孝心。如此說來,我也應該知足了才是!」


凱奇寬慰,也是在心中如此想到。

「好了,父親,既然我已經將千年烏木,遞交給您了,那麼,我沒別的什麼事情了,可以離去了!」

而後,小正太一面雙眼放光地看著錢袋裡的魔晶,一邊,也是如此對凱奇說道。

「拿了錢就準備跑了么?這還真是個臭小子!」

凱奇無奈地在心中如此想到,但是於嘴上,他卻是應允,讓小正太離去。

然而,這個時候,原本一直立在一旁,一言不發的葉飛,卻是站了出來。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我今日來到此地,乃是特意前來,向凱奇家主辭行!」

葉飛雙手抱拳,也是微微躬身地說道。

「恩?」

他的話,頓時,也是令凱奇皺起了眉頭。

然而小正太的表情,卻是更加直接。

只見他也是跳了起來,用訝然的語氣說道:「什麼,葉大哥,你要走了?」

小正太高呼,言語里,也是表現出極其地不舍之意。

「是啊!眼見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而天位戰,也是即將開始,所以,我也是必須趕回冰焰城,去履行與寒山師傅的約定。否則若是我爽約的話,寒山師傅,一定會震怒的!」

雖然是在對小正太說道,但葉飛的這番話,不論怎麼看,都像是在解釋給凱奇聽。

因為,若是在平日,葉飛與小正太一樣,都是直呼冰焰城城主為「寒山威武」,哪裡會像今日這般,還喊對方為「寒山師傅」!

但是顯然,小正太卻是沒有聽出其中的隱喻之意。


此刻的他,也是收起了魔晶,以一副不舍的樣子,看著葉飛說道:「葉大哥,難道就不能多玩幾日么?這離天位戰開始,可還有好一段日子呢!」

這是小正太真情流露,對於這位數度救他於為難之間,切又能夠與他交心,合拍的「大哥」,他是真的捨不得,放任對方離去。

「而且,葉大哥此番離去,是去參加天位戰!以天位戰的殘酷程度來說,所參戰的修士,九死一生!葉大哥雖然說實力強橫,但誰也說不準,天位戰場是一個怎樣的情形。所以!呸呸呸,我這是在想什麼?葉大哥實力強橫,一定會活著回來!我們還說過,待他回來之後,還要一起把酒言歡的呢!」

小正太在心中,如此複雜地想到。

複雜,確實,此刻小正太的思緒,確實複雜。

因為從客觀的角度來說,憑藉他對天位戰的了解,他葉大哥此次參戰,生還的幾率極小。

畢竟,這可是一域的天才戰。

而像葉飛這樣,雖然是天才,但仍舊不夠「妖孽」!

所以小正太對他,並沒有抱著多大的信心。

但從感情角度來說,他卻是極其希望對方能夠獲勝。畢竟,葉飛可是他的大哥,有這麼一位可以交心的大哥,對於小正太來說,確實是不可多得的!

見到小正太這幅樣子,頓時,葉飛的心中,也是有一股暖流涌動。

小正太對他不舍,他又何嘗不是極其珍惜小正太這個兄弟。

「只不過,在我救出艷艷之後,冰城一定會發生動蕩。為了安全起見,我也只能夠儘早離開此地,也免得夜長夢多,途生意外。」

葉飛心語,而後他也是對小正太說道:「離天位戰開始,確實是還有一段時間,但是,我卻是必須去準備一番,這樣,也免得倉促參戰,狀態不佳不是?正文你放心,待到天位戰結束,我一定會來這裡找你,而後讓我們再把酒言歡!」

葉飛眸光堅定,也是看著小正太如此允諾道。

一邊說著,他也是伸出了右掌。

「好!到時候我們再來把酒言歡!」

小正太回應道,同樣的,他也是伸出了右掌。

而後,兩隻手掌,也是重重地握在了一起。

「你這就要離去了?」

而另一邊,自打聽聞葉飛辭行要求之後,一直不發言的凱奇,卻是突然開口了。

「是的,凱奇家主!承蒙你多日照顧,在下也是感激不盡!原本,我便是有了辭行之意。只不過礙於您盛情難卻,所以那日才同意,留下來,參加城主主持的拍賣會。而今,拍賣會結束,也是時候到了我離去的時候了!」

葉飛點頭,也是如此對凱奇說道。

「好!既然你執意離去,那我也是不強人所難,多做挽留了。只不過今日天色已晚,葉飛兄待到明日再啟程如何?」

凱奇也是輕笑著,如此說道。

「恩!」

對於這點,葉飛不置可否。

他知道,攻破迷獄牢籠這個件事,乃是他做得。

由此,他若是太過於心急離去,難免會讓人心生懷疑,覺得他是心中有鬼,想要畏罪潛逃。

「行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耽誤你們二人,敘舊了!正文,葉飛兄弟明天就要離去,今日,你就好好地款待他一番,以此,也好儘儘你們兄弟情誼!」

凱奇也是輕撫著小正太的腦袋,如此吩咐道。

「是,父親!」

對於這一點,小正太同樣是不置可否。

就算他父親沒有如此要求,他也會這麼做。

畢竟,葉飛可是他大哥!

「父親,那我們就先下去了!」

見到凱奇再沒有其它吩咐了,小正太也是對著他父親行了一禮,如此說道。

「恩!」

凱奇沒有阻攔,而是點了點頭,同意道。

見狀,葉飛自然也是跟著微微躬身,行了一禮,而後退了下去。

看著小正太與葉飛二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書房裡,凱奇也是不滿地「哼」了一聲。

「這臭小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小家子氣了,竟是還說什麼我這個當老爹的,不會虧欠他,要從我這裡獲取魔晶,以彌補虧缺!真是太過分了!」


只見書房裡,凱奇也是一個人,在那裡吹鬍子瞪眼地說道。

因為有事早退,自然,凱奇也就不知道,自己兒子嘴裡說得虧缺,指的是什麼。

並且,當著葉飛這個外人的面,他也是沒有好意思去詢問。

若是讓他知道,自己兒子口中的虧空,乃是指他花費兩百萬魔晶,去幫葉飛購買那件高等異寶銀光鎧甲的話,他一定會表現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並且指著小正太大罵敗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