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早就知道了天涯就是天涯行者,沒什麼太大的表情,大虎不關注這些事情,而竹音連傭兵榜聽都沒聽過。

「可是我都查看過榜單了,沒有一個叫天涯的呢,而且他的樣子也不是榜上的。」

猛虎思索一陣,傭兵榜是所有傭兵都會去關注的一個東西,渴望著哪天他們也會入榜,得到更加高額的雇傭金和聲望。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他絕對不是新秀。可能跟傭兵工會有仇吧,人家把他名字給劃了…」

大驢想不出結果,只能做這樣的解釋。

小貓心裡說了一聲蠢,難道你們不知道人是可以化名易容的嗎?妄我還對你的分析另眼相看了。

「嗯…」

睡覺行走的周逸,忽然止住了腳步,緩慢的睜開了眼睛。

正聽大驢講故事的幾人也隨之停下,向前看去,無意中他們已經走到一處沼澤邊緣。

「根據地圖上所記錄的,這個沼澤範圍很廣,我們如果繞道行駛的話,就多幾天的路程。」

周逸左右看了看,全是綠色的浮遊物鋪了一層,裡面似乎還有一個大鱷冒出了眼睛。

「天涯大哥,你累的話,就休息休息,我們可以戰鬥的。」

小貓看到周逸眼裡全是血絲,心中一陣刺疼,天涯行者是個人,而不是傳說中一拳可以打死尊位魔獸的怪物。

「沒關係。」

扔了塊石頭下去,平靜的沼澤盪起了波紋,同時不遠處也有不少東西沒入水面。

抬頭觀察了一下環境,這兒樹木特別茂密,不少的參天大樹甚至長在了沼澤里,樹枝上,掉下來無數道藤蔓,密密麻麻的難以看穿。

隨手扯了一下,發現這些藤蔓比剛入樹林的要堅韌了不少,拿出匕首割了一些,放在彌戒里。這種藤蔓的堅韌程度比起繩子還要強上一些,必要時還是有些作用。

幾人就這麼看著周逸一根根的割藤蔓,一句話都不說,比起之前無論發生了什麼都扯得不停的氣氛,有些冷清。

「猛虎團長,這地方你來過嗎?」


稍微有些不適應的周逸,問了一句,他還是比較喜歡熱鬧的。

「那必須的!這兒民風質樸啊….呃,我,我沒來過….」

猛虎習慣性的說著,隨後尷尬的改口,別看這是個還沒自己年齡一半大的少年,可他的見識,比起自己要多太多了。現在再說這些冷笑話,反而更加醜化自己。

「嗯?」

周逸更加不適應了,難道不應該順著這個話題扯下去嗎?

「你們怎麼回事?」

向幾人看去,無論是跟哪個的目光接觸,他們統一低下了頭,像是..羞愧?

「好了,說正經的,這沼澤怎麼過。」


周逸沒心思去研究他們的變化,這裡面隱藏了不知道多少大鱷,游過去或者做木筏飄過去是不現實的。

「給個意見。」 「呃…你看著辦就好..」

半天沒有一個人答話,猛虎身為領導,當然要打破這種寂靜。

「那好吧。」

見幾人一副混吃等死的表情,周逸臉一黑,就知道是這種結果,不過比上次渡江出那些餿主意要強太多了。

「我剛才測試了一下藤蔓的韌性,可以承載兩個人的重量,我的建議是,拽著藤蔓盪過去。」

「啊?!」

低頭的眾人驚呼出聲,這沼澤的距離都看不到頭,而且沼澤里大鱷正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怎麼敢!

「若是游過去或者做木筏飄過去,若發生意外後果不堪設想。而且在這種地方,多呆一天都有無法預知的事情。盪過去雖說有點刺激,但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周逸說著,已經拉著一根藤蔓走到了遠處,藤蔓被拉的很斜,而後拿著匕首卡在樹上爬了上去。

靠著高度就這麼衝下去,確實可以飛出很遠的距離。

「天涯你先別衝動…」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心跳加快,這傢伙根本就不給他們發言權啊,「你要過去了,我們怎麼辦?」

「愛怎麼辦怎麼辦。」

在很高樹枝上的周逸拽了拽藤蔓,不由自主的清了清嗓子。

「走了!」

周逸一聲很豪邁的大喊,緊拉著藤蔓蹬開樹枝,飛了出去!

「喂,你先別…」

竹音焦急的大叫,而周逸已經從樹上衝下,沿著幾個人面朝的方向飛來!

「嘿嘿!」

衝來的周逸忽然詭異的一笑,在跟幾人接觸的瞬間,伸出空出來的左手,一把摟住了竹音!

「啊……..!」

忽然間失重的感覺讓竹音嬌聲大呼,修長的雙腿緊緊夾住了周逸的腰部,細藕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鼓起的胸脯貼在一起,而周逸的左手,在這一系列動作下,正好抓住了竹音嬌臀。

不過她此刻根本就顧不得這些,用連續的驚呼來表達自己的害怕,這樣的驚險行為,她這一生都未遇到過!

抱著竹音的周逸,在這根藤蔓盪到了盡頭,鬆開手在滯空飄蕩了幾息,又緊緊抓住了另一根,而此時他們已經到了沼澤正上方。

「啊….」

又是一聲尖叫,前去的身影往後飛來一段距離,沼澤里的大鱷紛紛探出頭來,張開了血盆大嘴,若是稍有不慎肯定就會化作食物。

呼呼呼….

兩人快速的盪渡,讓風聲陣陣,幾番來回之下,竹音停止了喊叫,滿頭貼在周逸胸膛,眼睛都不敢睜開。

「竹音,你說我們要是掉下去怎麼辦。」

周逸繼續接過另一根藤蔓,已經盪渡的速度極快,幾息時間已經到了沼澤正中間。

「啊啊啊…」

竹音在懷裡瘋狂的擺著頭,她現在恨不得把這傢伙一刀捅死。

嘣!

如同他所說,正在抓取的藤蔓到達了受力的極限,斷了開來!

而兩人跟斷線的風箏一樣,飄了出去。

落腳點的大鱷眼睛一亮,張開大嘴從沼澤中一躍而起,準備享受著難得的美食。

「啊…..完蛋了…」

竹音繼續大叫的起來,抱著周逸的身體不斷的扭動摩擦,剛才感覺到異常,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就發現他們正在落下,而一個大鱷張開大嘴迎接他們。

「嘿!」

落下的周逸並未感覺到一絲慌張,這種事情早就預料到了。

抬下腿,往前擺動幾分,在大鱷合嘴的剎那,正好踩到了它的頭部!

「走你!」

周逸的心情被激發的興奮了起來,好久都沒有這種感覺了。猛的蹬了下去,重新飛起,如同燕子啄魚一般,點下大鱷,飛前去抓住了另一根藤蔓。

噗通!

撲了個空的大鱷,被巨力蹬的掉落水面,濺起了大片水花!

「啊…啊啊啊…」

心情舒暢的周逸,對著空中大喊,不過這不是驚懼,反而有些酣暢淋漓。

岸上的大虎等,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就這麼飛了出去,人影越來越小,心情不知道用什麼來描述。

獸島沼澤今日不再是一片寂靜,被一聲聲痛快的喊聲充滿,其中還夾雜著女孩的尖叫,而且在沼澤上空的藤蔓條上,有個身影竄來竄去。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了。

「好了,到了!」

周逸放下藤蔓,兩人已經抵達對岸,竹音毫無形象的跟他緊緊貼在一起,雙腿還夾著腰部,跟掛在身上一樣。

竹音慢慢睜開閉緊的雙眼,看到已經到了地面,心裡不由鬆了一口氣。

「趕緊放開,我還要接他們去呢。」

出言提醒,雖說暖香在壞,而且還摸著人家屁股,感覺非常不錯,但現在為了避免那邊遇到危險,只能忍痛分離。

「啊!」

竹音回過神來,嬌呼一聲趕緊跳了下來。嬌俏的臉蛋升出一絲醉紅,往耳後根蔓延了去。

扭扭捏捏的夾緊雙腿,剛才的刺激行為,讓她下體有了一絲濕意,不過像是過度興奮造成的。第一次這麼親密得跟男性接觸,雖是在這種生死關頭,但事後羞赧的餘韻也讓全身升溫。

「走了!」

竹音低下頭根本就不敢看他,只聽遠處樹上傳來一聲,就看到一個影子飛了出去。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回也顯得輕車熟路起來,大鱷們依舊張開嘴巴等著周逸的失誤。

岸的另一邊,幾人都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周逸的身影越來越大,從他們頭頂飄過,輕鬆的落到了之前的樹上。

「接下來,是誰呢?」

不懷好意的聲音響起,幾人心裡簡直驚悚。這麼做雖說有些迫不得已,但對他們這種連風塵鎮都沒有怎麼出去過的小傭兵來說,著實有些刺激了。

僵直了身體,動都不敢動。

呼,風聲吹來,四人中一個人不見蹤跡,是小貓。

不過意料之外的是,這個女孩不像竹音造成那麼大的動靜,反而安靜的貼在一起,乖巧的像個小貓咪。

周逸想得就是先把兩個女孩給運過去,因為她們太害怕了,若是先運送大虎造成殺豬般的嚎叫,反而會嚇壞她們。

「你不害怕嗎。」

拽著藤蔓飄蕩,風吹過來,在這悶熱的壞境中增添一絲涼爽。

「嗯,小貓才不害怕呢。」

小貓學著竹音的樣子,夾著腰摟著脖子,小腦袋緊緊靠在胸膛,輕聲呢喃,「天涯大哥,這跟上次在騎鷹飛翔一樣,只有我們兩人呢。」

「呦,小丫頭是不是崇拜我呢。」

周逸放開藤蔓,一個華麗的轉身,在空中反轉一圈,又抓住了下一根,整體動作難度非常大,但行雲流水一般順暢。

「嗯。誰不崇拜天涯行者呢。」小貓眯著眼睛,像是睡熟了一般說著夢話,「大哥,這次任務過後,你就會離開我們吧。」

周逸沒有回話,繼續做著難度極大的動作,若是竹音早就喊破嗓子了,但小貓不會,因為他是天涯行者。

「也是,我們這群累贅只會給大哥添麻煩,好想一直這麼下去呀。有人保護著我,關心著我…」

小貓說著,眉清目秀的面容閃著一絲憂傷。

「小貓,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道路都不同,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一路上,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我只是其中一個啊。」

語畢,已經平穩的落在地面,小貓放開周逸,緩緩的睜開眼睛,几絲陽光從樹葉的間隙中照射了下來,很是明媚。 獸島,是玄江中心的特色島嶼,坐落在那個位置不隨玄江遊走已達千年。

但它神秘莫測,但凡是前去探險的人無一歸還。直到數百年前,有一位強者前去探查,最後成功歸來。

他說,這個島嶼的環形附近,是各種各樣的水生魔獸,而且實力極強,一般的武者根本不是對手,而且其內部無法使用元氣。

更重要的是,島里是各種各樣的野獸,生存難度極大,一不小心,就成腹中食。不過後來,那個強者卻像是得到了高人指點,很快覺醒了尊位的領域之力,皇位的輪迴之力等讓眾生只能奢望的東西,從而站在大陸巔峰,俯覽萬物。

后百年內,人們一聽到這個消息都為之瘋狂,越來越多的人趨之若鶩,這裡面肯定是一個巨大秘寶。

但能夠返回的人極少,而如同那個強者一般覺醒領域之力跟吃飯睡覺一般簡單的事情也從未發生,更多的是不見蹤跡。

再往後這些年內,人們也不再討論這個地方,因為它,代表著死亡!

前些時間,有幾個年輕人開著小船沖入島嶼的事情,在這個碼頭已經傳開,人們紛紛覺得惋惜,在他們的眼裡,這就是邁向黃泉的道路,沒有一個認為他們能夠回來。

而他們口中的年輕人,此時正在島內小心翼翼的前行。

周逸渾身是血,有自己的也有獸類的。小貓緊隨其後,睡眼蓬鬆。

竹音位於隊伍最中間,被保護的連衣服都沒有破損,而猛虎大虎大驢三人,衣衫襤褸,不過不是戰鬥后的痕迹,而是被樹枝掛成這樣了。

越往島內走去,就越兇險,很多野獸也隨之冒出視線,不過野獸大多都是單獨行動,跟普通獸類不同。

而戰鬥力比起普通獸類不知道高了多少,若是沒有周逸,怕他們早就暴屍荒野。

但周逸的體力畢竟是有限的,經過連續幾天的戰鬥后,體力消耗的厲害,這才在跟野獸的戰鬥中,落下了不少傷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