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華元有些煩躁了,他本以為靠著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將關長雲給狠狠壓下的。

但是看對方使出的殺拳太狠,反而逼得他束手束腳,都不敢與對方真正的拚死一搏,搞得相當鬱悶!

至於關長雲可是皇家學院的弟子,雖然入學院的時間不長,可是也在木人關早中熬過不少日子,身體的對抗能力比之周華元強多了。

就算周華元力量上比他強一些,他仍然覺得承受得住。


況且他現在還沒有動真格的呢。

「你就這點能耐嗎?真是垃圾啊!」關長雲一邊應戰,一邊對著周華元鄙視地說道。

「混蛋,我殺了你!」周華元怒極了!

他從小到大都沒受過別人這般鄙視,現在覺得對方這話深深地刺傷了他的內心!

他將所有力量爆發了出來,攻擊的速度和力量都漲了許多。

「你沒有這本事!」關長雲冷笑道。

說罷,他的速度瞬間提升了一籌不止。

周華元的攻擊,瞬間都打在了空氣當中,連關長雲的衣裳都沒有沾上半點了。

周華元大驚,只是這時候,關長雲已經繞到了他身後,對著他屁股狠狠地揣了一腳。

周華元身子站立不穩,朝前撲了一個狗屎,下巴磕在了地面之上,痛得他哇哇大叫了起來。

關長雲並沒有追擊,他再次譏諷道「就這點實力也好意思出來擺顯,還是回家喝奶去吧!」。

周華元從地面之上彈了起來,雙目怨紅無比,他吐了一口牙縫磕出來的鮮血,撥出了他的長槍大吼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周華元當場出臭,已經讓他是到了暴怒的地步,手中長槍閃爍著一陣陣金色光芒,一道道銳利之氣朝著關長雲疾刺了過來。

這槍勢還沒到,便已經讓關長雲感受到了刺痛的感覺。

「有點能耐,先和你比劃一下再說!」關長雲在心中暗忖了一聲,他也撥出了自己的大刀與周華元較量了起來。

關長雲所使的是上品將技爆疊斬,其威力要比之周華元所施展的將技高級得多,這一點就已經拉平了與周華元的實力差距,甚至還迫得周華元應付得狼狽!

「周老,你看是不是讓人出手了,華元只怕頂不住啊!」葛振農對著周傲君提醒道。

周傲君眯著眼道「還不是時候!」。

葛振農見周傲君堅持,只能在心中暗嘆道「他娘的,老子這是找不自在,管他呢!」。

其實,周傲君心中有著自己的想法,他這是想讓他孫子多一些磨練,也好讓他孫子未來能夠獨擋一面。

不然過份地保護他,對他未來沒有任何好處。


張猛飛看著關長雲和周華元打得如此過癮,樣子都有些發癢了。

姚躍察覺到了張猛飛的異狀,當即淡笑道「三弟別急,等會有得你大幹一場的機會!」。

緊接著,姚躍對著關長雲喝道「老二別玩了,速戰速決!」。

他已經看到了在鎮上已經有不少人圍了過來,要是再拖延下去,鎮上的修元者都來了,那他們想要逃就難了。

再說了,這些人只不過是被別人給騙了,把他們當成通緝犯,如無必要,還真不想徹底將一些不相干的人都殺掉,那樣太有傷天和了!


關長雲聽到姚躍的驚叫,也不打算再擔擱下去了。

他手中大刀青芒大盛,爆疊斬連續轟出,如同層層疊加的刀勁衝擊而下,震得周華元節節敗連,手中虎口都迸出血液了。

周華元也有著相應的底牌,他使出了他們周家唯一一門上品將技,生生地將關長雲的爆疊斬給抵擋了下來。

只是關長雲再次利用速度之利,對他進行了圍殺,使得他防不勝防,身上多處被刀勁所襲傷,痛得他慘叫不已!

姚躍和張猛飛都知道,關長雲修鍊有一門家傳步法,是一種王級步法名為「無痕步」,相當地精妙,隨著他的實力提升,他的速度也會變得更加快。

這種步法,哪怕在面對高一級的對手,也可以擁有足夠的速度應對!

以前他速度之利沒那麼明顯,主要還是他境界太低了,現在隨著實力的提升,這無痕步才逐漸得以發揮出它的優勢來。

「老二認真了,在同級當中沒有幾人能跟得上他的速度,他這一場贏定了!」姚躍閃爍著滿意的神色說道。

「嗯,要是這步法不是二哥的不傳之秘,我們也可以學學了!」張猛飛頗有些羨慕地說道。

他們三兄弟幾乎都是坦誠相見的,就算有功法也會相互借鑒,不分彼此!

但是在一些不傳之秘前,他們肯定會有所保留的,這無關隱不隱瞞的事情,主要還是不能違背了祖上留下來的規矩!

「你該去死了!」關長雲看到周華雲已經被他連續的攻擊給迫得手忙腳亂了,對方破綻一露,他驚喝一聲,大壯氣勢,朝著周華元的破綻怒斬了過去。

青芒閃爍,刀鋒凌厲!

周華元先是受挫在前,如今聽到關長雲這般怒吼斬來,嚇得他神色大慌,連回擋的力氣都運轉不暢了。

「豎子爾敢!」一直在觀戰的周傲君終於是暴怒大吼了一聲,同時他化為了一道殘影朝著周華元救援了過去。

「想救人嗎?你問過我沒有!」姚躍早就注意著周傲君了,只要對方出手相救,那他就立即阻止!

姚躍如同一頭妖豹衝擊而出,速度一點都不亞於周傲君,甚至還要快上一分!

他提前地擋在了周傲君之前,沒讓周傲君救援到周華元。

啊!

這時,周華元發出一道慘叫之聲,一隻手臂從他身體翻飛而出,大量的鮮血灑滿了當場。

周傲君看到這一幕,幾乎是肝膽俱裂,他老目透著濃濃的怒火咆哮道「混蛋,居然敢傷我孫子,你們統統要死,快給我殺了他們!」。

不用周傲君吩咐,其他元將已經是同一時間朝著周華元救援了過來。

葛振農則在心中暗諷道「早就提醒過你們這三個小子實力非凡,可是你們偏偏不聽,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在其他人出手之時,張猛飛也開始動了,他手中長矛黑紅之色浮動,直接以一記王技血矛術轟了出去。

砰!

強大的力量如同摧枯拉朽朝著當前一人轟擊了過去,發出沉悶之聲!

緊接著一道慘叫之聲響起,朝張猛飛最先殺來的那人便被洞穿了胸膛而亡了!

「誰想殺我們兄弟,我就殺了誰!」張猛飛大吼了一聲,如同猛虎出匣,氣勢如洪,震憾無比!

他舞動著長矛,同時朝著兩三名元將怒殺了過去。

在場中關長雲也同時應對著三名元將的圍殺,另外有人則是護著周華元退了開去。

周華元帶著猙獰之色怒喝道「給我剁死這雜碎,一定不要讓他給逃了!」。

說完這句話,他再也忍不住,直接暈死了過去。

周傲君沉著臉看著姚躍喝道「立即跪下領死!」。

他那圓滿的將勢朝著姚躍潰壓而下,一股金黃的氣勢化為實質一般,相當地耀眼震憾!

周傲君是一個自負的人,曾經又是一方統領,如今雖是解甲歸田,但是虎風猶在。

面對這麼一個小輩,他直接以氣勢震壓,想要對方直接下跪受死!

但是姚躍面對著周傲君卻是巍峨不動,像是根本沒把周傲君這點氣勢放在眼中一般!

「你沒有這資格!」姚躍迎著周傲君的目光毫無懼意地應道。

「那我就打得你跪死為止!」周傲君喝了一聲之後,一掌朝著姚躍面門怒拍而去!

這一掌金光瀰漫,氣勢磅礴,又帶著鋒銳氣息,十分地霸道!

這一掌力量足足蘊含著一千五百斤勁力,哪怕是一般的上品元將都要被生生拍飛了。

但是姚躍並非是上品元將,他只是一個剛剛踏入元將級別的修元者,可是卻擁有著與眾不同的實力。

姚躍同時揮出一拳,拳頭之上蕩漾著通紅之色,力量也同樣達到了一千五百斤之力!

砰!

兩人對了一拳,雙方都停在原地,並沒有後退半步,赫然力量旗鼓相當!

周傲君輕皺了一下眉頭,老目略過了幾分詫異之色,心中暗忖道「這麼年輕的上品元將,而且還不是剛達到上品的那種,這小子莫非是個天才不成!」。

周傲君沒有心思去深想,他另一隻手再度轟出一拳,力量再提百斤!


周氏重拳!

這一種力量比之前更為強大得多,能夠戰敗不少巔峰元將了!

畢竟周傲君達到巔峰元將多年,早已經將這力量修鍊圓滿,半隻步踏入了先天元王境界了。

所以,他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自然是比常人強大幾分的。

只可惜,他遇上的是姚躍,力量同樣是變態得緊!

姚躍不想與周傲君糾纏下去,想要速戰速決,好護著他的兄弟離開再說。

狂殺拳!殺! 姚躍力量大增,而且修鍊狂殺拳已經有一些日子了,早已經了解到了狂殺拳的精髓所在。

他早存了必殺之心,一股濃烈的殺意從他身上瀰漫了出來,使得他目光都變得猩紅了起來。

只見他出拳如風,又有著紅通通的火勢蕩漾,幾乎接近了實質,力量相當地霸道。

周傲君感應到了姚躍那強烈的氣勢,甚是驚訝!

不過,他覺得自己必是先天元王境界下第一人,他根本不會懼任何後天高手。

周氏重拳對轟狂殺拳!

拼的就是氣勢和力量,拼的也是拳勁的殺伐能力!

砰!砰!

兩人拳勁交錯,發出一聲聲沉悶之音,同時又有兩種不同的將勢蕩漾了開去。

兩人看似都占不到平宜,但是周傲君赫然被姚躍給逼得不停地後退!

周氏重拳力量剛霸異常,又有疊加的暗勁湧入,對敵人造成不小的傷害!

狂殺拳則是專攻對方要害,每一拳都相當地致命。

可以說兩種拳法是各有優勢,最終還是看誰的力量更大,戰力更強了!

姚躍與周傲君對戰十數招,便能察覺到重拳的後勁之力,似沖入他的經脈當中,給他造成暗勁衝擊!

但是周傲君發這些暗勁根本對他沒造成太大傷害,那些力量似乎不足以憾動他的經脈一般!

「對了,我都經過了第一次雷罰,肉身早已經是被洗髓了一遍,皮肉、經脈、臟腑都已經妖化得強悍,這些暗勁又怎麼能夠傷得到我呢!」姚躍心裡明悟地想道。

想到這裡,姚躍更加無懼了,舞動著狂殺拳,越打越疾,殺氣越來越重,多次朝著周傲君的要害擦過,差點便將這老小子給幹掉了。

要不是周傲君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先天元王境界,就憑姚躍這實力,早已經將他給幹掉了。

「這小子好厲害啊,打得我的手臂都腫了,不能夠再這樣下去了,不然死的只會是我!」周傲君暗付了一聲,將他一身力量提到了極致,準備做最後的反擊。

周傲君想要避開姚躍取出兵器,但是姚躍的攻擊太過密集,而且連綿不絕,讓他抽取兵器的時間都沒有。


「老夫和你拼了!」周傲君被逼得不得已,雙拳齊出,所有力量疊加轟出,兩道金黃之色如龍一般,直襲姚躍而來。

這一擊已經是周傲君巔峰力量,高達一千七百斤勁力了!

一般的巔峰元將能達到一千五百斤力量是正常的,但是像周傲君這般達到了一千七百斤,沒有王技增幅的話,幾乎不太可能!

可是周傲君在這境界之上呆得太久了,曾經一次又一次朝著先天元王衝擊,雖是失敗了,可是也讓他達到了元將圓滿的境界,力量增長到這一步也不出奇!

「等的就是你這一招!」姚躍抹現了興奮的神色,力量也是猛漲到了頂點,妖核的力量都散發了出來。

原本姚躍那雙臂只是通紅,如同有火勢而已,那麼現在則是完成不一樣了,而是出現在了真正的火焰,泛在了他的皮肉之上,氣勢十足,灼熱的能量極高!

僅以力量而言,姚躍這一招已經達到了一千八百斤的勁力,再加上這先天火勢,其威力當然是難以形容。

周傲君看到這一幕,被嚇得神色大變!

他想要收手的時候,姚躍的拳頭已經轟到了!

砰!咔嚓!啊!

先是一道沉悶之音響起,緊接著則是一道清脆的骨折之音,到最後則是一道慘叫之聲撕裂了長空!

只見周傲君身形倒飛了開去,而他雙臂已經扭曲了起來,顯然剛才那骨折之音正是他引起的。

不僅如此,只見他拳頭皮肉之上泛起了火焰,焚燒得他的皮肉都灼紅焦黑了起來,痛得他如同殺豬一般連連慘叫。

周傲君無心戀戰,想要把火焰撲滅,但是姚躍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了!

「老匹夫,你該上路了!」姚躍驚喝一聲,身子如妖豹捕食急沖而出,一記殺著使出!

狂殺拳終極殺狂腦殺!

姚躍速度太快了,只在眨眼之間便到了周傲君之前,那泛著濃烈火勢的拳頭,朝著周傲君的腦門直轟而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