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紅衣大主教奧利西,雖然女神親和力只有百分之七十,但其修為卻達到了中位血皇巔峰,實力通天,

第二位,黑面騎士, 王妃畫風清奇 ,修為中位血皇,因為修鍊一共魔功導致弒殺成性,無比兇殘,曾經屠殺過上萬普通人,被教廷列為十大異教徒名單,

第三位,鬼老人,同樣是教廷十大異教徒之一,實力下位血皇,但是詭異至極,據說可以吞噬他人的血脈,

……

狼勃蘭特總共說出了六個人的名字,全部都是血皇期強者,需要江絕特別注意,

在江絕即將離去的時候,風伯特對著他說道:「根據線報,鬼老人似乎對你很感興趣,估計會在近日對你出手,最好提前做準備,」

「鬼老人,」江絕點點頭,心中默默記住了這個的名字,

該知道的情報已經知道,江絕朝著狼勃蘭特等人抱了抱拳,便轉身離開了聖德堡莊園,

望著江絕的背影,狼勃蘭特的眼中掠過兩道精芒,一旁的風伯特皺著眉說道:「你說這個麥迪會不會死在鬼老人的手中吧,」

狼勃蘭特冷漠地說道:「該告訴的都已經告訴他了,按照探子回報,鬼老人應該在兩日內就會對麥迪出手,如果麥迪贏了,那他便是我們的盟友,如果麥迪輸了,那便和鬼老人接觸一下,拉他入伙,」

風伯特等人似乎對狼勃蘭特的冷漠早有了解,所以並未多說什麼,

……

夜色漸晚,明月高懸,當江絕走出聖德堡莊園時,已是傍晚,江絕孤零零地走在街道上,月光將他的身影拉長,顯得有些孤獨,

一路上,江絕一直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狼勃蘭特告訴他的信息,

「米歇爾家族與佛羅倫薩家族聯合在一起,這的確不是一個好消息,而且這兩個家族的傳人,女神親和力均超過百分之九十,目前看來,與狼勃蘭特等人結成同盟應該是最明智的選擇,」

「但是,狼勃蘭特這個人就像一隻狼,隨時有可能反咬你一口不能多信,至於風伯特告訴我鬼老人可能會在近期對我下手,有七成的可信度,但是時間上要提前許多,應該是在兩日內,」

(ps:希望看書的書友多留書評,讓落月知道還有你們在支持,) 短短几分鐘,江絕便濾清思路,準備開始想對策,突然,他站在了原地,眼中精芒四射,

「這條路我來的時候最多走了一分鐘,但是現在三分鐘過去了,我仍在這條路上唯有一種解釋,那便是幻鏡,」


「沒想到鬼老人這麼心急,今晚就迫不及待的對我下手了,」江絕露出一抹冷笑,

江絕雙眸一閉,一股滔天的精神力量宛如驚濤拍岸從其體內轟然湧出,拍向虛空,

空間突然開始劇烈震動,周圍的街道在空間扭曲中消散不見,江絕發現自己此時正置身與一座無人的莊園中,

一道陰森的鬼影站在房屋頂端俯視著他,目光陰冷,「桀桀,終於從幻鏡中出來了,看來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九十也不怎麼樣嘛,」

江絕抬起頭直視鬼影,平靜地說道:「你就是鬼老人,為什麼要對我出手,我想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

「你想怎麼談,」鬼老人玩味地問道,在他看來江絕就像待宰的羔羊,只要自己願意隨時都能宰殺,所以,他並不擔心江絕耍花樣,

江絕開口道:「我覺得我們倆可以結成同盟,在生命女神的傳承神殿中共同進退,畢竟多一個朋友總比鬼老人多一個敵人要好的多,」

「可是在我看來,你的實力根本不配成為我的敵人,」鬼老人輕蔑地說道,

「但是我的女神親和力非常高,要想從米歇爾家族與佛羅倫薩家族手中搶的神之傳承,就不能沒有我,況且,我已經與狼勃蘭特、風伯特等人結成同盟,你敢動我,恐怕他們幾人不會放過你,」

鬼老人眉毛一掀,「哦,你竟然和狼牙家族、風雪家族的少主結成同盟,看來他們很看重你的女神親和力啊,既然如此,那就將你的血脈交給我吧,」

該知道的情報已經知道的差不多,江絕在鬼老人眼中已經失去了價值,剎那間,鬼老人便化作一道殘影,掠過長空,撲向江絕,

「你不能殺我,我的女神親和力高達百分之九十,殺了我狼勃蘭特等人不會放過你的,」

江絕神色驚恐,聲嘶力竭地喊道,在鬼老人看來,江絕已經陷入絕望,

「不過是個中位血君的垃圾而已,生命女神竟然能選中他,真是瞎了眼,就讓我吞噬了他的血脈,繼承他的女神親和力吧,」

鬼老人猖狂地笑道,瞬間臨近江絕,鋒利的鬼爪在漆黑的夜空中劃過一道寒光,凌厲刺眼,徑直刺向江絕的眉心,

「哼,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既然你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江絕冷哼一聲,臉上驚慌的神色消失不見,眼中儘是嘲諷,他瞬間動了,身形晃動好似鬼魅,消失在鬼老人的眼前,

「不好,上當了,」鬼老人心裡猛地咯噔一下,想要強行改變飛行方向卻已經來不及,因為江絕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

面對著鬼老人毫無防備的後背,江絕剎那間揮出數十記重拳,每一記重拳都蘊含著萬斤之力,震蕩空氣,密布的拳影將鬼老人包圍,形成一個拳影空間,

鬼老人也算一個狠人,在自知躲不過江絕的攻擊后,瞬間轉運靈力只保護自己身體的重要部位,

數十記重拳最終落在鬼老人的身上時,大多打在了他的肩膀、四肢上並沒有給其造成致命傷害,

鬼老人喉嚨發出一聲悶哼,身形強行定在虛空,閃電般還手,一柄幽光月刃,帶著凌厲的劍氣,從他手中揮出,劈散空氣,朝著江絕攔腰斬去,

江絕渾身氣勢爆發,連防禦都不防禦,直接向著鬼老人欺身而上,在江絕看來鬼老人這種試探性的攻擊無疑是在給他撓痒痒,

「刺啦」果然,幽光月刃砍在江絕的腰上只是濺起一道火花,連皮膚都沒有破開,


鬼老人神色震驚,眼中閃爍著不敢置信,「煉體流魔法師不是早就墮落了么,怎麼還有能將肉身修鍊到如此恐怖的境界,」

趁著鬼老人發愣,江絕果斷出手,雙手彎曲成爪,揮動起凌厲的破風勁氣,攻向鬼老人,

雖然深處六合大陸,不能使用《九幽血風爪》,但是江絕單憑肉身揮動利爪,已經足夠鋒利了,足以刺穿山石,捏碎鋼鐵,

江絕的利爪探向鬼老人的胸膛,帶起大片血肉,留下五道深可見骨的血痕,觸目驚心,

鬼老人慘叫一聲,雙手迅速揮動,「陰風噬魂斬,」

隨著鬼老人聲音的落下,方圓百米突然颳起了陣陣陰風,寒冷刺骨凍人心魄,就連江絕都感到一絲陰冷,

剎那間,颳起的陰風化做上百把風刃,從四面八方斬向江絕,根本沒有一點死角,

「風雷盾,」江絕眼皮一跳,連忙施展自己會的最強大的防禦秘術,但與九星秘術「陰風噬魂斬」比起來就差遠了,

風雷盾瞬間破碎,上百把風刃呼嘯而來,帶起刺耳的破空聲,轉眼便砍在了江絕的身上,

正當江絕運轉全身靈力準備依靠肉身死扛的時候,他雙眸驟然緊縮,因為這風刃砍在他的身上並沒有留下任何傷害,而是穿透肉體,直擊靈魂,這陰風噬魂斬竟然是一種靈魂攻擊,

鬼老人嘴角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之所以被教廷稱之為異教徒,正是由於修鍊了這陰風噬魂斬,

因為這種秘術蘊含著陰屬性靈力,若是站在魔法師的靈魂上,頃刻間便會被風刃中蘊含的陰風腐蝕,即便是不死也得重創,

江絕之所以震驚就是因為感受到了風刃中的陰屬性靈力,他沒有想到六合大陸竟然有人能施展出冥界陣營的攻擊方式,

「這樣說來,如果我遇到強大的敵人施展出『神魔霸體』等秘法,是不是也會被認定為異教徒呢,」江絕心中猜測道,

至於射入其體內的風刃,早就被陰陽圓盤所吞噬,沒有對江絕的靈魂造成任何傷害,

就在江絕發愣之際,鬼老人陰笑一聲,乾枯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胸口,森然道:「吞血噬魂,」

一道妖艷的血光突然從鬼老人的掌心迸射而出,劃開江絕的皮膚竄入其體內,仔細看去,就看到一縷縷精血在血光的引導下,從江絕的胸膛溢出,流入鬼老人的掌心,

鬼老人舔著嘴唇,享受著吞噬江絕精血的滋味,突然他眼睛大睜,宛若銅鈴,

「異教徒,這個麥迪竟然也是異教徒,」鬼老人在江絕的血液中感受到了陰屬性靈力的波動,

「呵呵,竟然敢吞噬的我精血,看來你已經做好用命償還的準備了,」江絕嘴角泛起冷笑,『霸天戰體』全面爆發,黑色的符文籠罩全身,凝聚成一副符文神甲,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著縷縷寒光,

看著陰氣滔天的江絕,鬼老人眼瞳緊縮,「怎麼可能,就算是異教徒也不應該散發出如此濃郁的陰屬性靈力,聽說這個麥迪是從位面戰爭中退下來,難道他在八荒大陸得到了什麼強大的傳承么,」

想到此,鬼老人眼睛一亮,露出貪婪之色,下位血皇的修為轟然爆發,率先向江絕發動了攻擊,

「陰風蒼龍擊,」

在鬼老人的暴喝聲中,天空陡然掀起了滔天風浪,一隻扇動著巨大風翼的龍仰頭髮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帶起猛烈的狂風撞向江絕,

「不知死活,」江絕剎那動了,宛如黑色炮彈一路衝撞,徑直撞向風龍,

「轟」宛如隕石對撞,江絕與風龍狠狠對轟在一起,江絕勢如破竹,強行破開風龍的腦袋,洞穿其身體,從它的背後爆射而出,攻向鬼老人,

施展了『霸天戰體』的江絕,肉身強度與之前相比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既然施展陰屬性靈力的秘法,僅僅是被判定為異教徒而已,江絕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雷動八荒之天地雷罡,」

江絕的身體突然電光爆閃,無數的閃電纏繞其身,匯聚成一把雷電神槍從江絕的手中擲出,猶如離弦之箭,化做一道長虹,刺向鬼老人,

「風靈護甲,」

鬼老人眼露震驚,急忙大喝道,一副由狂風凝聚成的盔甲覆蓋其身,但是在與天暗地雷罡相撞的瞬間,化為虛無,

鬼老人在漫天的雷光中橫飛出去,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雷動八荒之天地雷罰,」

江絕再次出擊,在他聲音落下的瞬間,天空陡然一暗,無數陰雲遮天閉月將整座莊園籠罩,

「轟」一道驚雷猛然炸響,雷聲轟隆,雷威漫天,一道水桶粗的閃電從陰雲中傾泄而下,照亮漆黑的夜空,朝著鬼老人劈去,

感受到這一擊地恐怖,鬼老人使出渾身解數耗盡所有靈力,在身體周圍布出足足七道防護屏障,

天地雷罰雖然兇猛,但是面對這七道防護屏障還是有些不足,僅僅擊碎了六道屏障便消散不見,

「噗嗤」就在鬼老人準備鬆一口氣時,江絕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鋒利的右爪直接洞穿最後層屏障,刺穿鬼老人的丹田,按在他的內嬰上,用力一捏,鬼老人的內嬰砰然爆炸,化為塊塊血肉, 江絕冷眼看著鬼老人的屍體一揮手,一團火焰從他的手中揮出,屍體瞬間燒為灰燼,

剛才的戰鬥動靜實在太大了,估計再過幾分鐘,聖光城內各方勢力的探子便會感到這裡,江絕暫時還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的真實戰力,所以還是走為上計,

江絕似有深意朝著莊園一處陰暗的角落忘了一眼,冷笑一聲,化做一道殘影離開莊園,


待江絕離開后,剛才他所望的那處角落空間陡然扭曲,走出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他面色陰沉,顯然是讀懂了江絕走時的目光,

「原本以為這個麥迪只是運氣好而已,實力一般,沒想到他竟然是強大的異教徒,連鬼老人都被他殺了,這件事要趕緊報告給少主,」

中年男子身形扭曲,盪起層層空間漣漪消失在了莊園中,

幾個呼吸后,天邊突然傳來陣陣破空聲,數道人影落入莊園開始探查,

「這裡剛才進行了一場大戰,從散發的氣息來看,似乎是兩名異教徒爆發了大戰,而且有一人被斬殺燒成了灰燼,」一道人影摸著地面上鬼老人的骨灰,皺著眉說道,

半個小時后,聖光城的各大勢力都得到了一則消息兩名強大的異教徒在一處莊園中爆發驚天大戰,有一人被斬殺燒為灰燼,從莊園內的破話程度來看,兩者的實力都在血皇期以上,

而聖光城四大家族則得到了更為確切的消息,被斬殺的那人是被教廷列為十大異教徒之一的鬼老人,

狼牙家族和風雪家族因為提前派出人跟蹤江絕,所以知道鬼老人正是江絕斬殺,更了解到江絕是一名更為強大的異教徒,實力不在中位血皇之下,

再結合江絕百分之九十的女神親和力,狼牙家族和風雪家族的族長同時下達命令,讓後輩子弟多與江絕交往,

轉眼兩天的時間便過去了,在這兩天里來生命教堂找江絕的人少了很多,因為狼牙家族與風雪家族都已經正式向江絕發出邀請函,讓其成為座上賓,兩族族長親自款待,使其身價倍增,

第三天,坐落在聖光城中央的聖庭突然響起嘹亮的鐘鳴,被供奉在聖庭中央殿堂的聖杯,散發出神聖的光芒化做一道耀眼的金光衝天而起,好像一輪金色的太陽照亮天空,

所有的人都抬起頭仰望蒼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一道蒼老而又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座聖光城,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生命女神的傳承神殿即將開啟,所有女神親和力達到百分之六十的人,速速準備進入神殿,爭奪神之傳承,」

所有人都聽出了這道聲音的來自教廷唯一的血帝期強者,佛羅倫薩教皇,頓時精神一振,

「終於等到這個時候了,我一定要在傳承神殿中一鳴驚人奪得神之傳承者,」


「神之傳承一定是屬於我彼得大主教的,」

「我不求得到神之傳承,只要能在傳承神殿中獲得一本高階功法,我就心滿意足了,」

……

在所有人的翹首期待中,宛如太陽一般的金杯猛地震動起來,盪起層層空間漣漪,一座虛空之門突然在金杯前打開,連接著金杯的內部世界,

在虛空之門打開的瞬間,聖光城內無數道流光騰空而去,向其飆射而去,所有人都害怕落在其他人的身後,

其中要數米歇爾家族飛出的人數量最多,足足達到了九人,比狼勃蘭特說給江絕的情報還多出一人,

佛羅倫薩家族飛出六人,狼牙家族飛出五人,風雪家族飛出五人……一時間,數百道身影騰空而起,其中不僅有被女神選中的人,還有很多女神親和力不足百分之六十的人也沖向虛空之門,希望可以矇混過關,

但無一另外,全部被虛空之門無情擋在門外,還有人不死心,自持修為高深強行沖關,結果剛剛踏入虛空之門便發出一道殺豬般的慘叫,被一股無形神火燒為灰燼,形神俱滅,

有了前車之鑒,女神親和力不足百分之六十的人都停在了虛空之門前,帶著羨慕的目光,望著一個個被女神選中的人飛入虛空之門,去爭奪屬於自己的機緣,

當最後一名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六十的人飛入虛空之門,金杯再次劇烈震動,在漫天的金光中虛空之門緩緩閉合,傳承試煉正是開啟,

當耀眼的金芒散盡,江絕等人出現在一片混沌中,他們的眼前漂浮著九個巨大光團,

虛空中陡然傳出一道動聽的聲音,如清風拂過眾人的心靈,

「吾乃生命女神諸諾恩,你們都是被吾選中,參加傳承試煉的人,擺在你們面前有九路,九條路的盡頭會匯聚成一條生命大道,最先踏過生命大道舉起聖杯之心的人,便是吾之傳承者,」

生命女神的聲音緩緩消散,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九條路中的考驗不知道是否一樣,倘若不一樣,選擇較容易那一條路的人就佔得先機,能夠迅速到達生命大道,

而且實力強大的人選擇同一樣路,說不定會爆發驚天大戰,影響闖關速度,


兩百多人中,實力最強的幾人互相對視一眼,眼神略一交流,意見暫時達成一致,

米歇爾家族的九人與佛羅倫薩家族的六人率先飛出,朝著第一個光團飛去,稍後是狼牙家族的五人、風雪家族的五人外加江絕,朝著第二個光團飛去,

各大家族的強者都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避免了在第一關中相遇的場面,

來自中小家族的人猶豫了一下,朝著後面的幾條路飛去,雖然前面的路人少,但是進入其中的人無一不是天之驕子,與他們競爭無疑於找死,

而選擇靠後面路的人,實力相對弱小,這些來自中小家族的人,跟他們還有一拼之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