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還會有誰啊。」狼小月沒好氣的說道。

「呃,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張玄小聲的問道。

張玄記得上次狼小月昏迷的時候是一個虛幻的小狼模樣,誰想現在居然變成了一個這麼美麗的少女。

「靈獸在達到皇階的時候都會化為人形,這不僅是軀體,是從靈魂到身體完全重塑的過程。」狼小月說道。

「太好了,小月姐。」張玄高興的說道,他不知道為什麼,一聽狼小月進化為人之後異常高興。

「怎麼,我以前的樣子你不喜歡嗎?」狼小月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呃,喜歡,喜歡,不管小月姐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張玄說道。

話一出口,兩人才感覺到不對,精神空間之中瀰漫著一種叫曖昧的氣氛。

「小月姐,我先去看看身體修鍊的怎麼樣了。」張玄丟出一句話,然後逃也似的將精神力探入身體之中。< 哪怕九叔叔死了,她。。。。

她也陪著死吧,不然的話,沒有九叔叔的日子,她也活不下去。

「乖,聽話,九叔叔只是假設罷了,你一定要記住這些話知道嗎?」

君北冥拍了拍七七的肩頭,穩定她的情緒。

七七這一次是流淚了,真的哭了,為了讓九叔叔安心,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記住了,但是,九叔叔你要一直拉著我的手啊,我們一定不要分開。」

七七緊緊的抓住九叔叔的手,打定主意,從此刻起就不要鬆手好了。

「好,不鬆手。」

君北冥也回握過去,兩顆心,緊緊相依。

這邊雷風和春蘭也被感動的無以復加,倆人眼眶都紅了,不知為何,也看向了彼此,卻是沒有說話,一抹不明的情愫油然而生。

這邊七七和君北冥剛說好這些,就感覺起風了。

風吹著他們的衣服,沙沙作響,整個船身,似乎也要搖晃起來。

「快,快回船艙,都回去。」

君北冥拉著七七立馬要回去,春蘭和雷風跟了過去。


剛開始的風還是小風,後來越來越大,整個船都搖來搖去的,不多一會兒,一聲驚雷響起,竟是開始下雨了。

雨並不算很大,但是風卻越來越大了。

七七和君北冥等人去了陸銘那裡,陸銘正握著方向輪,使勁的扭著,努力的讓它擺正。

「陸先生,開始起風了,怎麼樣,能對付嗎?讓雷風幫你。」

君北冥看陸銘弄的吃力,示意雷風過去。

雷風見狀,自然立馬走了過去,也輕輕拉住了那輪子。

整個船都要靠這個輪子掌控方向,陸銘是想避開風浪最大的地方,已經改變了航線。

可是顯然,這次的風太大了,方圓四周都能感受到那強勁的風力,怕是輻射面積非常的廣。

「這次的風太大了,就算能避開中心,也不一定能逃脫,雷風,你就留下幫忙吧,一切聽我指揮,用力也不能過猛。」

陸銘也沒拒絕雷風的幫助,畢竟他一個人的力量太小,雷風到底是習武之人,更容易掌控一些。

「放心吧,陸先生,雷風一切都聽陸先生的。」

雷風倒是挺上道,有他的幫助,這輪子掌控的好了一些,船隻不那麼搖晃了。

「王爺王妃,你們回去吧,船上放的有特製的木衣,能夠讓人漂浮在大海,你們快去穿上。」

陸銘提醒一句,想到倉庫的木衣,讓他們出去先穿上。

君北冥和七七看這裡空間狹小,也容不下他們,自然就離開。

「九叔叔,我們去看看木衣。」

七七拉著君北冥直接去了倉庫,發現那裡真的有很多木衣。

這些木衣大約還是二十多年前的,看起來很舊了。

不過,用來救生還是不成問題的。

木衣,顧名思義,就是用木頭做成的,呈圓柱形,從上到下直筒形的,只需從腳上穿上就行。

尤其是腰部那裡非常的寬大,就像是一個木桶掛在身上一般,不過,畢竟是木頭,也不重,胳膊是露著的,還能活動。 可惜的是,就算再能活動,畢竟腰腿不方便,七七試穿了一下,感覺想要靈活活動是不可能的,不由得有些惋惜。


「唉,若是能靈活活動就好了,這樣子的救生衣,水手們也沒法穿。」

七七嘆口氣,穿上這個,水手們肯定不能航行的。

君北冥也是皺了皺眉頭,看了看那木衣,有些神色黯然。

看來,若是此次能夠一切順利,他必須找人研究一下這木衣才行,一定要造出輕便好用的木衣來,這樣說不定能挽救很多漁民的性命。

「沒關係,我們把這些木衣送到水手那裡去,就算現在不能穿,萬一遇到危險,就在手邊,也方便一些。」

君北冥也拿起了木衣,準備給抬到水手那裡去。

「對呀,九叔叔說的對,抬到他們身邊更方便,這衣服雖然笨重,但是還是很容易穿上的,危急時刻的時間也夠用。」

七七眼睛一亮,立馬跟隨著幫忙抬木衣。

船艙內的水手們看到王爺王妃竟是親自來給他們送救生的木衣,也是十分的感動。

主子們想的實在是太周到了,就這樣放在手邊,他們的安全也多了一層保障。

「謝謝王爺王妃。」

不由得立馬感謝起來。

「不用謝,是我們要謝謝你們,你們一定要小心,遇到危險的時候,記得一定要穿上。」

七七回應一句,是真的感謝。

這些人只不是當初在天牢隨手救出來的,沒想到他們去追隨了自己,而且還願意跟著他們來冒險。

不得不說,外面的世界,還是好人居多。

「王妃說的對,你們要記住,遇到危險,什麼都不重要,自己的命最重要,真是無法控制的時候,不能逞能,立馬穿上木衣,該逃就逃,不要硬是更風浪作對。」

君北冥也回應一句,他也是真心希望這些人不要丟了性命,畢竟都是淳樸的村民,他跟他們並算不上主子和下屬的關係,能追隨而來,已是十分感激。

他也說過,一定要帶著他們活著回去,21個人,一個都不能少。

所以,他希望他們都能以自己的性命為重。

聽到王爺王妃竟是這麼說,大家更是感動了,竟是有些人熱淚盈眶。

從來沒有那個權貴之人會這麼的把他們當人看,這麼的關心他們。

今生能跟著這樣的主子,讓他們死了也無怨了。

「王爺王妃放心,我們一定竭盡所能,我們相信,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扛過這風浪!」

一水手忍不住表決心。

其他人立馬附和。

「同心協力,扛過風浪!」

彷彿是誓言一般,震耳欲聾,讓人感動。

這時,船身一個搖晃,眾人一驚,跟著搖動一下,差點摔倒。

千鈞一髮之間,君北冥立馬抓住了七七的手,而七七你也同時抓向了他的手。

兩手相握,皆是會心一笑,絲毫不畏懼外面的狂風暴雨。

水手們也是一個穩定心神,更加用力的拉著船槳,努力的控制好船身,看起來十分的辛苦。

七七和君北冥看他們在這裡也是礙事,也不多待,立馬離開了。 「四星靈士了。」張玄精神力一入體便感受到一股股強悍的靈力波動。

「呼。」張玄離開之後,狼小月也是微微鬆了口氣。

張玄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況之後,便將精神力收回精神空間之中。

收回去之後張玄不自覺的朝狼小月那邊望去。

「看什麼看。」狼小月兇巴巴的說道。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不自覺的就往那邊看了,你還能將我攔起來不成?」張玄說道。

「哈哈,你倒提醒我了。」狼小月說著小手一劃,一股磅礴的精神力將張玄圈在了一邊,大約佔據張玄精神空間之中五分之一大小。

「玄弟,你就在這邊好好獃著吧,你想往哪邊看就往哪邊看。」狼小月咯咯一笑說道。

「小月姐,你不能這麼對我啊,你將我圈在這麼小的地方會將我憋壞的。」張玄抗議道。

「你可已將精神力探出體外啊,而且你睜開雙眼之後還是可以看到東西的,你現在是剛剛成長為靈魂狀態不適應,等時間久了就好了,說起來我這還是在幫你呢。」狼小月無視張玄的抗議。

張玄無奈的睜開雙眼,睜開眼睛之後一切又都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張玄只要不是故意進入精神空間之中,其他的感覺還是一樣的,而且靈魂強大之後,張玄感覺自己的靈覺更加靈敏了。

一夜未提,清晨當織經鳥的叫聲劃破夜空的時候,張玄倏的睜開了雙眼,一夜的修鍊,張玄體內的靈力好似更加強大了一點。

「是時候該離開了。」張玄換上一件普通的衣服,背起一個包袱起身朝山腳下走去。

幾乎是在張玄起身的時候,宇文傲也睜開了雙眼,他昨晚想了大半夜,終於想出了一個絕妙的方法。

三階靈草千年朱果!

他準備以千年朱果誘張玄出去。

千年朱果,內含渾厚的火靈力,對火屬性修著有致命的吸引力,他相信張玄如果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一定會跟他離去的。

想到這裡,宇文傲起身朝張玄住處行去。

在宇文傲朝張玄住處行去的時候,正是張玄朝山下行去的時候。

兩人正好打了個照面,宇文傲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張玄已經與他擦身而過了。

「哎,張師弟,等等。」宇文傲連忙叫住張玄。

「這位師兄,我們認識嗎、」張玄回身疑惑的說道。

「我叫宇文傲,你當初在外們與獨孤一劍的比試,我看了,真精彩啊,尤其是張師弟出刀的瞬間,更是英氣逼人啊。」宇文傲說著搓了搓手露出激動的摸樣。

「又是一個來拍馬屁的。」張玄在心中想道。

自從他使出拔刀術之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好多內門弟子以為他跟楚泣雲有關係,都來巴結他。

張玄將宇文傲也當成了來拉關係的人。

「原來是宇文師兄啊,我還有事,我先走一步了,改日再聊。」張玄拱拱手就要離開,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來跟這幫趨炎附勢的小人閑扯。

「哎,張師弟慢走,我來是準備送張師弟一場大造化的。」宇文傲趕緊說道。

「大造化?什麼大造化?」張玄疑問道。

「我在深山中發現了一株千年朱果,我準備將它獻給張師弟。」宇文傲搓搓手說道。

「千年朱果?這麼貴重的靈草你也捨得送給我?為什麼呢?」張玄問道,他可不相信世上有免費的午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嘿嘿,還請張師弟,在楚師兄面前提點提點我。」宇文傲嘿嘿一笑說道。

「果然,還是沖著楚泣雲來的。」張玄心中想道。

「楚師兄,我不認識,這樣吧,我出五千積分,跟你購買,如果你真能帶我找到千年朱果的話,我給你五千積分。」張玄略微一沉吟說道。

「好好。」宇文傲連連點頭。

他的目的就是將張玄騙出去,只要張玄跟自己走就行,所以即使張玄出一千積分他也會點頭同意的。

「嗯,張師弟,我先回去收拾一下,此時非比尋常,你一定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先出山,順著山門朝外門方向行三里地,到時候我們在那裡匯合。」宇文傲輕輕說道,好像生怕別人聽到一樣。

「那你快點啊。」張玄看了宇文傲一眼點點頭,他發現宇文傲確實什麼也沒帶著。

宇文傲哈哈一笑;「張師弟放心,我去去就來,那株千年朱果有一頭三階兩星的火燎獸守護著,我估計它是等突破三星之後再吞服,到時候一舉突破三階中期,這正好便宜了我們。」

張玄點點頭不再多問,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一頭三階二星的靈獸輕而易舉。

張玄離開內門之後在與宇文傲約定的地方停了下來。

不一會兒,宇文傲也是趕了過來:「哈哈,張師弟久等了。」

「我也是才來不久,我們走吧。」張玄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