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已不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那是一種眼睜睜看著自己最為在意的人在自己面前一步步踏入死亡卻無能為力的惶恐,那是一種自己親手將自己最為在意的人推入毀滅的痛恨,那是一種弱小到被人隨意踐踏卻還拖累自己最在意之人的悲憤!

這一切的情緒,似千萬隻噬人的螞蟻般,一口口的,啃噬著她的心,那種滲入靈魂的痛楚,讓她卻更加清醒的睜大了雙眼,眼睜睜的看著小紅,身體里迸發的艷紅火焰越來越明亮,越來越璀璨,那種似乎要燃燒掉他所有生命力似在生命最終點那一點最為華麗奢靡到極致的曇花,一現,即將凋零!


「不」凄厲至極的聲線,帶著聲帶近乎破裂的慘烈,尖銳的劃破雷電散去卻依舊烏雲密布的長空,天際,有小如黑點的鳥兒飛速劃過,被這一聲歇斯底里的尖叫聲嚇得撲簌著翅膀,倉皇而逃!

抱歉,似乎晚了點,今天特意請假去了電子廣場買了個顯示屏回來,所以更新有些晚,親們多多體諒!風若繼續拚命碼字……爭取更親們萬更……吼吼!加油

不過,親們,乃們懂得,需要點動力喲~*_* 果然林晨還是那樣出現了,依舊還是那樣的對不起觀衆。

這次的運動場倒是佈置的很隆重,一席潔淨的空地,在四周圍滿了圍觀的羣衆,手裏還噴捧着“紫悠必勝”的牌子,倒全都是幸災樂禍的看着林晨。


林晨一臉黑線,怎麼全都是看好連紫悠的啊?自己出場怎麼就遭到這麼多白眼?天理不公啊,再看向在那做熱身運動的連紫悠,難怪這麼多人支持她。

連紫悠此時是在太有魅力了,一頭剛好遮住耳朵的短髮,英姿颯爽,那明亮的眼睛直視前方,女軍人的氣質,也足夠成爲大多數同學的偶像。

那絕美的臉龐,加上一身輕便的運動服,勾勒出那性感的輪廓,一副青春美少女的形象,健康,活潑。

看得林晨都想要支持那朵盛開的校花,都有點想要讓自己被虐的想法,畢竟,如此人間絕色,自己又怎麼下的了手?戰鬥還沒有開始,戰意就少了幾分。

可林晨不是精蟲上身,這其中的厲害之處,自己當然清楚,只有制服了這蠻女,纔有機會讓她幫忙,如果輸了的話,就一定會被她拒絕,所以這次的戰鬥,必須勝利。

其實林晨原本想勝利是很輕鬆的,但昨晚熬了通宵,在中通酒店,向海口喝了很多酒,吹了很多風,經歷了很多事情,身體早已疲憊不堪,恐怕也是力不從心。

林晨無奈,他可不知道有那麼多的事情發生,現在也只能夠硬着頭皮上了,今天恐怕是一場惡鬥,連紫悠的本事自己可見識過了,小小年紀打得一手超凡的軍體拳,上一次自己也是險勝啊……


而就是林晨迷茫之時,從外圍走進了一羣人,倒是讓林晨眼睛一亮,丫的自己的支持者終於到了,心裏那個雞凍啊。

只看見李雷,於韻強這兩個小子帶着自己幾十個人,跑來給自己支持來了,這兩人原本都是與自己作對的,還好哥以德服人,這兩紈絝子弟都被收爲自己小弟了。

“林哥,我們來支持你了!推倒那個校花!”李雷和於韻強玩味的看着林晨,大聲喊出,這一句倒是讓林晨哭笑不得。

但現場其他地方頓時安靜下來了,是哪個笨蛋要支持林晨,尼瑪!那不是學校裏的兩個霸王嗎?

開什麼玩笑,能夠讓那兩個人叫哥,這林晨是什麼來頭,竟然這麼厲害,必定是什麼富二代,***了。

不少女的竟然直接拋起了媚眼,簡直就是把林晨當成了金龜婿,勾搭到這麼個人物,那可就是麻雀變鳳凰了!

原本支持連紫悠的隊伍竟一大部分都加入了支持林晨的隊伍中去了。

林晨心裏那個美啊,那兩小子來的還真是時候,看哥的人氣頓時上去了。

倒是沒人發現,林晨上身是地攤買來的T桖衫,下身穿着洗得快要泛白的牛仔褲,腳上一雙拖鞋,要多窮小子就有多窮小子。

林晨對自己的外形也沒多注意,用他的話來說,他靠的是氣質,衣服只是裝飾,結果總是引來一羣人的鄙夷。

林晨慢慢走向了連紫悠,那小妮子正鐵青着臉,想把林晨碎屍萬段呢,她當然知道了那些支持者反過來支持林晨,心裏自然不舒服。

“連團長,今天光這樣打沒意思吧,不如我們來點賭注怎麼樣?”林晨玩味地看着連紫悠。

連紫悠一愣,原本她可是以爲林晨是來放狠話的,都醞釀了好久,想到林晨原來是來下賭注的,真是十分意外。

“哼,賭注,你們男人真是無聊,我就是想要讓我做你的女朋友?都是一羣色狼!”連紫悠看着林晨,理所當然的說了出來。

連紫悠和不少男的決鬥過,他們都是看見連紫悠的美色而決鬥的,自然她將林晨也歸入了哪一類,雖然口裏說着,但心裏畢竟也有些怕,林晨可比那些男的能打多了,萬一輸了……管他呢,老孃直接躲進部隊裏不出來,看你怎麼辦。

哪知道林晨和連紫悠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不,你想錯了,如果我勝利了,你要將你所屬的兵團指揮權交予我幾天,怎麼樣?”林晨笑道,兵團最少也有幾百人了,連紫悠是團長,自然有指揮權,到時候靠那幾百人來威懾,狼牙幫也絕不敢對付晨曦幫了。

“好!”連紫悠想都不想就答應了,爽快的讓林晨有點不敢相信,他也不再多想,只要對方答應就行了。

林晨可不知道連紫悠心裏所想,後者鬆了鬆身體,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若是你輸了,就陪我到部隊服役一年,當個偵察兵。”

“好,我同意,那就開始比試吧!”林晨笑着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他可不會認爲自己會輸,那人體極限的力量,還會怕這個小女孩?

連紫悠一個慢跑來到了運動場中心,心裏樂道,小子,你跟姐鬥還嫩了點,指揮權我是能夠交給你,不過我難道就沒有藉口拒絕嗎?薑還是老的辣。

看到兩人來到了場地重心,周圍的人都沸騰了,全爲自己喜歡的一方加油鼓勁,兩位選手還沒急,觀衆倒心急起來了。

戰鬥一觸即發,連紫悠一個側踢直掃林晨肩膀,後者一個閃退,隨即也是一個側踢掃向對方,連紫悠伸手抓住了林晨的腳,而自己的腳掃向林晨的另一隻腳。

林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原因當然有,林晨由於疲勞,反應變得慢了許多,還有一個,那就是連紫悠變得更加強大了。

上次被林晨打敗,她就開始幾乎瘋狂的訓練,那白玉似的肌膚連招式的兇殘度也提升了好幾倍。

“格殺術!”林晨幾乎脫口而出,格殺術可不簡單,以身體作爲武器,不!是兇器,對敵人進行致命性的打擊,是一種硬鬥型的技巧,而面對這樣的敵人,也只能夠硬碰硬。

很快,連紫悠又開始了進攻,直接封鎖住林晨的動作,一手抓住林晨的喉部,膝蓋幾乎在下一秒頂上了林晨的腹部。

連紫悠的攻勢如行雲流水,拳頭如雨點般打在林晨的身上,林晨幾乎處於絕境,自己不可能真的出全力,那樣會殺了連紫悠的,但是不出全力,就根本抵擋不住她的進攻,畢竟她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對!速度! 章節名:第六十四章初吻!

一襲藍如雨過天青后一碧如洗的天空般的顏色,便是在這般時刻恍然憑空般出現,恍若謫仙般的少年,踏空而來,那一雙似乎琉璃般如墨如玉的眸光,似掠過世事浮影看透世間繁華閱盡世人蒼涼,扶疏斜影,波光瀲灧。

他在看你,似攜著冬日裡暖陽的溫度,溫潤如玉,轉眸間,卻又似有水色剔透純粹到了極致的淡漠,那般高在雲端睥睨天下的彷彿刻入骨髓與生俱來般的雍容華貴,舉手,投足,便是自骨子裡透出的優雅尊貴,任你天之驕子,似乎也只配匍匐在他腳下,卑微如塵泥,他,是天生的皇者,毋須霸氣張揚,便自斂盡鋒芒,氣韻天成,睥睨天下。

謫仙般的少年,便是這樣一步步走近,用那樣的眸光,看著裊裊,只看著裊裊。

那般專註到似乎漠視了一切的眼神,便似乎,他的眼中,這世間,便只剩下裊裊一人。

若不是此刻裊裊的身體不過是一個七歲的蘿莉,恐怕連她自己都產生了一種錯覺,這個便只是閑庭信步而來的少年,那般專註的眼神,便似她是他相隔千萬年的戀人,終於得見。

難道與前主認識?裊裊微微皺眉,甩掉了這個念頭,此時,不管他是誰,她是要,他能夠救得了小紅!

對,小紅!

裊裊的眸,一瞬間亮得驚人!

「救他!」

少年緩緩走近,裊裊滿是血污的雙手,艱難而執拗的,緊緊抓住了他的衣角。

如同溺水的人抓到最後一根稻草般,即便是明知不可能,卻依舊執著的緊緊抓住。

那一雙從來璀璨若明珠亮得驚人的眼眸,此時卻帶著不該屬於她的哀求。

她該是笑顏如花,夏花般絢爛的綻放,張揚輕狂也罷,囂張肆意也好,那才應該是她!

而不是如一朵暴風雨後殘敗的花般萎靡在地。

看著這般的裊裊,渾身血污讓她全身早已失去了原本的原本的顏色,顯得狼狽不堪。

少年只覺得心中有一種名為痛的東西,慢慢滋生,然後以一種腐蝕的速度,讓他完美的眉宇,輕輕蹙起。

羊脂白玉鑄成般修長的指,緩緩攤開在她眼前,天際的烏雲在此時緩緩散開,淺金色的陽光瞬間灑下,那隻如玉般修長的手,渡上一層淡淡的金色,淺金色的陽光便如同流水般,從他的指縫流溢而出,愈加襯得他的指,晶瑩剔透般,美得驚人。

裊裊似乎被什麼蠱惑了般,也許是她骨子裡便不能拒絕那般美麗到極致的色彩,一隻血污的手,緩緩的,艱難的,放到了他的手中。

少年並沒有如同言情橋段里的男主角,將受傷嚴重的女主角橫抱而起,卻是拉著她的手,緩緩屈下那彷彿永不會彎曲的尊貴膝蓋,一手攬住她的腰,像抱一個易碎的珍寶般,將她整個人孩子般的抱入懷裡。

裊裊頓時一,若不是她此時毫無力氣,估計馬上就能直接把那少年一拳轟飛,管他是不是驚艷無雙傾國傾城!

而事實上是,裊裊姑娘內心無數腹誹,身體卻是毫無力氣軟綿綿的倒在少年乾淨清爽似有什麼淡淡香氣,卻又馥郁怡人使人渾身酥軟的懷裡,那香氣似麝似蘭,又似海水般清爽怡人使人忍不住放鬆一切戒備下意識便親近,渾身酥軟無力綿綿軟軟。裊裊硬撐著身體,使得自己面對面的面對著少年,認真而堅定的直視著他似能讓人的靈魂沉溺其中的如墨黑眸,嘴裡只反覆的說著兩個字:「救他……救他……」

那般執拗的神情,讓少年微微恍惚,記憶里,似也有一個這般執拗的女子,大大的眼眸明亮得驚人,就這般執拗的看著她,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可是轉瞬間,又似只是錯覺,記憶力,一片朦朧不清。

少年的眸光,無悲無喜的落在全身俱已籠罩在艷紅炙烈火焰中的小紅身上,意念一動,一個海藍色的光球憑空出現在少年的身前,海藍色的光球微微搖晃,少年唇角微動,似是說了什麼,又似沒有,而那海藍色的光球卻是再次搖晃,最終朝著小紅周身那炙熱得似乎能焚盡一切的火焰里沖了進去。

裊裊硬撐著一絲清醒的神智,看到這裡,一直繃緊的神經一松,身子猛地一軟,直直的朝著少年的懷裡倒下去

原本,正確的位置,該是少年的懷中。

然而,意外,往往便是不在意料之中發生的事

裊裊被少年整個抱在懷裡,七歲的孩子反而比少年微微高了半個頭,這一倒,少年頓時下意識的往後一仰身,怕裊裊撞上他的額頭,會痛。

少年從未試過抱著孩子,這個姿勢,還是偶爾看過天……家裡的老人抱著孩子的姿勢,有樣學樣。

而正是這下意識的一仰頭,裊裊的身體亦是隨著他傾斜,最後

一張柔軟的,蒼白如紙的唇,重重的覆上,一張同樣柔軟的,擁有刀刻筆畫般完美唇形的淺粉色雙唇上。

「唔……」

「唔……」

兩聲悶哼聲,同時響起。

這並是不什麼美好得如同言情小說里形容那般男女主角意外接吻便馬上沉醉的美妙滋味,可以試想,以不輕的力道如此相撞,作為人體最堅硬的部位之一,牙齒,便重重磕在自己的唇上,那滋味,絕對不是美妙得銷魂,而是痛得銷魂!

裊裊姑娘倒好,這一陣痛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草,她很幸福的昏睡了過去。

然而,少年卻是獃獃的呆立在原地,良久才探出舌頭輕輕舔了舔有些猩熱的唇,這並不是一個美好如同傳說的吻,甚至可以說是意外之下的相撞,唇齒還殘留著淡淡的痛意,以及淡淡的腥甜。

但是,卻讓從來睿智從容山崩於眼前依舊不動如山的少年呆立在那,足足「品味」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

波光瀲灧的眸中,似有無數光芒隱隱翻滾,一絲藍芒在眸底若隱若現。

那是一種怎樣的滋味?唇與唇的相接,竟讓他覺得,那般的熟悉,那種彷彿來自靈魂深處的莫名熟悉感,使得少年不禁再次探出舌尖,舔了舔唇瓣,那般謫仙般的少年,做出這般誘惑的動作,竟然是奇異的,有了一種讓人忍不住沉淪其中的邪魅感。

良久,少年終於神色複雜的低頭看了一眼成功倒在他肩窩上的裊裊,視線輕輕的落在她蒼白如紙略帶猩紅血跡的唇上,鬼使神差般,竟然低下頭去,將自己的唇,覆上了她的。

悲催的裊裊姑娘,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失去了真正的初吻。

被藍色光球剛剛封印住那毀滅般的恐怖力量時,小紅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幕。

「唳」尖銳的叫聲劃破長空,不敢置信的小紅大爺竟然做出了他一直認為最為丟臉的事情,尖叫。

情緒失控的後果是,早已虛弱不堪的小紅直直的從半空栽倒在地。

那海藍色的光球卻似乎很是興奮般,在小紅的頭頂十分激動的來回晃悠,轉著圈圈,海藍色光球內,一隻小小的,軟糯的,光滑的,海藍色的小腦袋偷偷探出,瞄了瞄少年的方向,忽然人性化的再次探出一雙肉乎乎的小翅膀,捂住了雙眼,不停地聲音軟軟的叫著:「啾……啾……啾啾……」

似乎,在說著什麼。

一地殘敗里,滿地狼藉中,少年吻得認真而虔誠,似是要仔細尋找什麼般,細細的,一遍遍的,小心翼翼的,輕吻著。

少年的吻青澀而柔軟,輕如蝶翼,沒有任何技巧,只是本能般的,輾轉反覆,細細感觸。

這一幕,毫無情Se,那兩道毫不協調的身影,狼狽與清爽,竟讓人覺得奇異的溫馨而契合,有一種讓人不忍打擾的美,帶著淡淡的哀傷,和凄艷。

「小姐!」

「小姐!」

當春蘭和夏荷一直等不到自家小姐覺得不對勁匆匆趕來時,便是這樣一副絕美的畫面。

兩人剛要效仿小紅尖叫出聲,卻發現自己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想要衝過去阻止那「登徒子」欺負自家小姐,卻是連步子都邁不開。

二人頓時身子一僵,心中一驚,頓時不敢再有任何動作,只是目光緊緊的盯著窩在人家懷裡被「任意輕薄」的自家小姐,生怕那手段如此了得少年一個發怒對自家小姐下殺手,雖然,莫名的,竟然覺得這少年不會傷害自家小姐。

不甘心的二人,便只能用眼神狠狠瞪著那讓人見之驚艷的少年,暗道:果然人不可貌相,像小姐說的,長得人模人樣,卻不做人事!

夏荷在心底憤恨的怒罵:登徒子!色狼!小姐這麼小你也不放過!我一定要殺了你!

春蘭:還好,小姐似乎一直沒反應,應該是昏了過去,不知道便好,只要她們不說,也沒人會知道小姐被這人輕薄,不妨礙以後小姐的親事。

不得不說,裊裊姑娘若是知道春蘭這想法,一定會說:春蘭,你想太遠!

少年卻依舊彷彿旁若無人般,輕舔了舔裊裊的唇角。

一貫有著潔癖如他,竟將裊裊唇角的血跡輕輕舔掉,吞下腹中。

那般帶著腥甜的澀意,讓他的心猛地一陣劇痛,少年終於抬頭,眸光落在四長老的屍體之上,忽然一揮衣袖,數道碧藍的光芒朝著四長老的屍體直襲而去,頃刻間,四長老的屍體變成一堆肉泥。


「傳令,杜家,滅族。」毫無波瀾的六個字,悠揚如同天底下最為美好琴音的聲線,內容,卻是不染纖塵的,殘酷。

忽忽,男主的第一次正式出場,驚艷不?特別不?精彩不?

好吧,風若激動了……免費奉上100多字的內容……親們多多支持哦!

喜歡這個男主的親們,讓你們的票票和鮮花來得猛烈些吧! 林晨就像明白了什麼似的,抱住自己的身體向着連紫悠撞去,連紫悠自然不會讓林晨得逞,直接閃到一邊,林晨卻早已衝到了遠處。

速度,林晨腦海裏只有這兩個字,既然今天身體那麼疲倦,不能在速度上打敗對方,那何不打敗對方的速度呢?

格殺術是十分殘忍的招式,在連紫悠身上使出,雖然少了一份霸道,但速度卻快了不少,那麼自然不與她比速度,就用以柔克剛的拳法,沒錯!林晨想到的就是以柔克剛,太極拳。

他已掌握了腦海中知識的運用,太極拳很快融合在潛意識裏,融入了林晨的身體,他就這樣,在場地中心慢悠悠的打起了太極拳。

“哼!裝模作樣!”連紫悠見到林晨這一滑稽的動作,不禁輕哼一聲,一拳打向了林晨。

林晨此時倒一點也不慌張,踏上一步,兩手夾住連紫悠的拳頭,僅是一拉一扯的動作,連紫悠的力道完全被林晨化解了,而林晨卻往前一推,連紫悠連退幾步,竟摔在了地上。

林晨心裏大樂,果然一物降一物,以柔克剛,果然不錯,只感覺自己像水一樣,以無形剋制有形,以無力化解蠻力。

連紫悠則感到十分意外,一直被自己壓着打的林晨,竟然有反手之力,她不禁又起身,一腳側踢。

這一踢可謂是來勢洶洶,勢不可擋,林晨卻依舊不動如山,動如流水,擋住進攻,緊接着是躍起一腳,手緊緊抓住連紫悠的腳,後者飛快的抵擋着林晨的進攻,但又一隻腳着地控制不了平衡,又讓林晨成功將她扳倒。

反手之勢即將形成,四邊的支持者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林晨的手抓着連紫悠的身體,左右拉扯,本來力氣就夠大,又有太極的技巧,連紫悠很快就被林晨制服了。

“怎麼樣!你輸了!”林晨笑道,連紫悠不甘的看着林晨,也只好說道:“你贏了,我不是你的對手!”

林晨笑着鬆開了抓着連紫悠的手,搔了搔腦袋,道:“既然如此,那麼你們兵團的指揮權可以歸我了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