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怎講?」慕容凡不解地問道。

「因為,殺了你徒弟的,恐怕是一個練氣期的邪修,即便是我現在對上他,也沒有全勝的把握,更不要說你一個地級初期修為的人了。」慕容凡直言不諱的說道。

「練氣期的邪修?」泠瓔珞苑聞言,豁然一驚,但是,卻是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可思議的神情來,這倒是讓慕容凡有幾分詫異。

「你竟然並不驚訝修士的存在?」蕭逸不由得問道。

泠瓔珞抬眼看了一眼慕容凡,幽幽開口,緩緩說道:「想必你也是修真之人吧!」

「哦?」慕容凡沒想到修為不高的泠瓔珞竟是有如此眼力,不過,卻也沒有隱瞞,點了點頭,答道,「不錯!」

「想你年紀如此之輕,便已經踏入了天級強者之境,又豈是普通武者可比擬的?」慕容凡頭也不抬,悠悠說道,「實不相瞞,我早年就是出身於一個修真家族。」

… 「修真家族?」聞言,慕容凡和滄月俱是一驚,似乎完全沒有想到。

泠瓔珞的修為,在俗世間雖是不低,但是,若是放在修真界,卻是個不入門的階段,沒想到,她竟是出自於一個修真家族。

「說來話長。」泠瓔珞細語低吟,向慕容凡介紹了自己的真實身世。

原來,泠瓔珞的家族,本事華夏東海之地的一個修真家族,雖也不說上不可一世,卻也有不俗的實力。

而泠瓔珞更是泠氏一族,族長之女,身份可謂尊貴無比。

可惜,十多年前突然爆發的族長之爭,讓泠氏一族迅速陷入了混亂。

族中的一支勢力頗大的旁系,竟然用計害死了泠瓔珞的父母,奪了族長之位。

泠瓔珞為求自保,不得已背井離鄉,在江市隱姓埋名,開了一家小小的中醫館,隱於都市。

聽了泠瓔珞的話,慕容凡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心中仍由疑惑,沉吟問道:「你既然出自一個修真大家族,而且年紀和我差不多,修鍊的方法和丹藥自然不少吧。為何,你的修為如此低?」

泠瓔珞聞言眼神不由得閃爍起來,似是在思慮什麼,良久,才終於面色決然地幽幽說道:「那是因為,我的體質太過特殊。」

「哦?」慕容凡聞言,血瞳心法運轉,掃過泠瓔珞身體的七經八脈,卻不禁眉頭一皺,凜然一驚。

那泠瓔珞雖經脈壯闊,真氣運轉有力,更有一份連慕容凡自己都沒有的靈氣尹饒。只是,慕容凡驚訝於此女為何經脈壯闊,但丹田卻非常的狹窄,且泠瓔珞每次吐息之間,似乎並沒有煉化半分的真氣入丹田。

「天啊,嫁裳靈體!」滄月失聲說道。

「什麼意思?」慕容凡疑惑問道。

這嫁裳靈體,同梁爽的靈瓏心一樣,乃是修真界幾大奇特體質之一,其人感應天地靈氣的能力,簡直是世所難及,一般初始修鍊的速度,簡直是萬中無一地快。

可惜的卻是,嫁賞靈體雖然身體天生靈氣濃郁,修鍊一日千里,但丹田無法隨著修為慢慢變大,因此無法容納過多的真氣。

一旦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必須轉嫁給別人,否則,體內的真氣會使其受到難以忍受的折磨。因這種體質的特殊性,便被人稱作了嫁裳靈體,實在是有「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做嫁衣裳」之嫌。

「哎,真是太可惜了。」慕容凡聽了滄月的話,心中也是覺得惋惜。

「不過,倒不是沒有辦法解決。」滄月看出了慕容凡憐香惜玉的心思,說道:「我可以傳與你,不過,別人-大姑娘不見得會同意哦。」

「怎麼可能。」

「你聽好了……」

「啊~~~!」

「你,真是嫁裳靈體?」慕容凡聽了滄月的話,心中也是覺得惋惜。

泠瓔珞神色凄然,緩緩點了點頭:「從我修鍊踏入地級初期,便再也沒有寸進了。」

「那靈珠和你的體質又有什麼聯繫?」慕容凡回想起泠瓔珞一碰到靈珠那一幕,體內紊亂的真氣,即刻恢復了平靜,料想應該和她的體質有些聯繫。

「這珠子,是我還很小的時候,我母親千方百計為我尋來的,連帶著一套心法,讓我可以把體內慢慢積累的過剩的真氣,注入其內,緩解我體內的痛楚。也可以免於我無奈淪為別人爐鼎的命運。想來別的修士,都是嫌體內的真氣過少,又有誰會把真氣注入這裡面呢?所以我說,這珠子,放到了別人手中,是毫無用處!」泠瓔珞低著頭,緩緩說道。

慕容凡沉思了一下,心裡暗咐,滄月的辦法雖然聽起來有些過分,但我也是本著一顆濟世救人的心啊,也許,應該,差不多,可以的吧……


好,就這麼辦!

慕容凡心念一轉,卻是裝模作樣的冷笑一聲,說道:「本來,我也是機緣巧合,得了一個法子,可以令嫁裳之體繼續修鍊,不過,看起來泠醫生似乎信不過我,那,我看也就不浪費大家時間了!」

慕容凡說完,站起身來,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看起來是在下逐客令。

只是,沒泠瓔珞聽了慕容凡的話,卻是如同在心頭打了個晴天霹靂一般,急忙掙扎著叫道:「清苑句句屬實,你,何出此言啊?」

慕容凡停住腳步,轉過身來,冷冷說道:「泠醫生,知道我也是修真之人,便不該多有隱瞞。」

「啊?」泠瓔珞登時臉色一變,眼神閃動間,幾滴冷汗倏然而下,嘴上卻訥訥說道,「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泠一聲別忘了,我可是曾經一次性地買過令徒兩株百年靈藥材。那靈藥材可不是蘿蔔白菜,世人偶遇一株,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令徒卻可以批量拿出。見到這串珠子的時候,我便已經猜想到了,或許,正是這珠子有什麼獨到之處,可以催生靈藥,但是,可能需要獨特的體質或心法之類,才能催動。今日一見泠醫生,也證實了我的猜想。我既已決意將珠子歸還於你,自然不會有覬覦之心,或許,日後也會繼續從泠醫生處,購買靈藥材。只是,沒想到,你竟對我諱莫如深。」慕容凡淡淡說著,臉上卻有了幾分不滿:「我有真有歹意,何須和你浪費這些時間!」

泠瓔珞神色劇變,從驚恐,到無措,到最後,才緩緩平靜了下來。急忙下床,走到了慕容凡面前,深深地施了一禮,幾分惶恐地說道:「是瓔珞糊塗,原是什麼事兒都瞞不過你。只是,這靈珠雖然只是可以以十倍左右的速度催生一級草藥,但是,其妙用已經到了逆天的程度,瓔珞實在沒有辦法不謹慎。當日若不是瓔珞閉關煉藥,讓靈兒代為保管靈珠,也斷不會出了那等禍事。唉!」

說道這裡,泠瓔珞秀美的眸子里,翻起了些許淚花。

慕容凡渾然不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你能擁有靈珠這麼多年,而不被世人所知,想必也是處處小心之人。加上靈珠對你的重要性,你如此小心,想象也是應該的。」

「謝謝!」泠瓔珞急忙說道,沉吟了片刻,還是忍不住說道,「只是,你所說的,有能夠令嫁裳靈體繼續修鍊的方法,不知道是真是假?」

「辦法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慕容凡直視著泠瓔珞的雙眼,身體一緊,莫名的有些緊張。

泠瓔珞眼神閃爍,思慮了一會兒,便決然說道:「只要能讓我繼續修鍊,我都願意一試。」

泠瓔珞抬起了眼睛來,眼裡一片企盼,出身修真世家,對於繼續修鍊的渴望,又豈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不管世間繁華幾許,也比不過長生永世來的誘惑大。本已經對自己的體質絕望的泠瓔珞,乍聽這話,怎能不動心?

慕容凡看著她一臉的企盼,卻是坐了下來,淡然說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種丹藥,叫做『同修丹』?」

「同修丹!」泠瓔珞聞言臉色就是一變。

「看來,你是有所耳聞的。這同修丹是一種特別的丹藥,你可以尋找一人,徵得其同意之後,兩人共同服下,再通過金針刺激特定穴位的辦法,讓你們二人達到血脈相連的程度,之後,你便可以擺脫自己的嫁裳靈體體,擁有了和那人一樣的體質,重新修鍊,但是,其弊端也很是明顯,便是日後你修鍊的進境,要受制於你所依附的那個人,永遠不可能高於那個人,一旦高於那人,便會把體內靈力轉嫁於那人,直到其達到你的高度,兩人再共同進步,此謂真氣共生,能力同修。」慕容凡看著泠瓔珞緩緩說道。

泠瓔珞聽了慕容凡的話,點了點頭,慢慢說道:「的確,瓔珞的確聽說過這種同修丹,只是,這種逆天丹藥的煉製方法,早已經失傳已久了。縱使,瓔珞這些年來,花了無數金錢,費勁心機去多方打探消息,也從未聽說誰能煉製這種丹藥。」

「呵呵,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幫你煉製,只是,材料特別,需要你去搜尋,此外,你也要物色一下這樣的一個人,供你依附。」慕容凡站起身來,淡然說道。

「什麼?你能煉製?」泠瓔珞臉色又是一陣劇變,簡直難以置信,雖然慕容凡的修為肯定在自己之上,但是,他的修為無論如何也沒有突破到練氣期。連練氣期都不到,又如何能煉製同修丹呢?更何況,他又從何而來同修丹的秘方呢?


… 慕容凡微微一笑,心念一轉,煉丹鼎立刻從他手中的戒指里一閃而出,隨著丹鼎一同出現的竟然還有那隻太攀蛇。

「呀!」眼前轉瞬間發生的一切,不得不讓泠瓔珞為之。

且不說那枚價值連城的空間戒指,但是眼前那隻怪異、兇悍的太攀蛇,泠瓔珞便可斷定慕容凡斷然不是信口雌黃的人。

那太攀蛇若是沒有丹藥、靈物的飼養,豈會輕易當誰的寵物。

泠瓔珞此刻哪還會遲疑,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慕容凡面前,激動地說道:「請慕容前輩幫我,只要前輩能為我煉製共生丹,我願意一生依附於前輩!此生與前輩共進退!」

慕容凡卻不動聲色,一臉嚴肅,伸手扶起了泠瓔珞,直視她的雙眼,問道:「你可要考慮清楚!」

「嗯!」泠瓔珞面色決然,使勁點了點頭,「瓔珞也早知道,那同修丹對於前輩來說,並不會造成任何損害,說起來還只有好處,所以才敢斗膽求助於前輩,還請前輩成全。」

「一旦服下了共生丹,你日後便與我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是,他日,我進境緩慢,你也就難以精進,甚至是,若我不幸身死,你也就無法存活下去。你就不怕,所託非人?」慕容凡認真地說道。

泠瓔珞卻是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前輩,不必說這些,慕容前輩雖年紀輕輕,便能達到如此修為,定然終非池中之物,更何況,慕容前輩在世俗間也已經是風生水起,瓔珞略懂相術,觀前輩吉人天相,絕不會是那無福之人,但請前輩成全瓔珞。」

哼哼,這就成了!

「呵呵,難得泠一聲看得起我慕容凡,便去尋找那煉製同修丹的靈藥吧。」慕容凡笑著說道,算是答應了泠瓔珞的請求。

慕容凡走到了桌前,提起筆來,寫了一張單子,交給了泠瓔珞,那上面,自然是煉製同修丹需要的靈材料。

泠瓔珞小心翼翼地接了過去,看了一眼,卻是點著幾種靈藥說道:「這幾種一級靈藥材,我自己的葯園中便有,倒是這另外的幾種高級的,暫時還沒有。」

慕容凡看了一眼,卻是凜然一驚,泠瓔珞說她有的那幾種一級靈藥材,竟也是世間罕見的,慕容凡知道她一定精於種植靈藥材,卻是沒想到,她的靈藥竟是如此之豐富。心裡一動,不由得問道:「你有沒有珊瑚心與靈珠草這兩種靈藥?」

「有啊!但是那東西種植不易,我也不過是種活了十幾株而已。你需要嗎?需要的話,瓔珞可以如數取來,送給前輩!」泠瓔珞卻是毫不在意地說道。

「天啊,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慕容凡不禁扼腕長嘆,泠瓔珞手裡的靈珠,以及她催生靈藥的特技,真是放眼整個天下,也是逆天至極啊,若不是她好巧不巧,正是嫁裳靈體,恐怕,她早已經成為名動一方的宗師了吧!

慕容凡從沒想過,自己竟有這份機緣,能夠和她成為合作的關係,這對於泠瓔珞來說,是個天大的喜事,對於慕容凡來說,又何嘗不是足以令人瘋狂的呢?

「不必全數拿來,我只各要一株便可。」慕容凡看向了泠瓔珞,眼神中也不免多了幾分珍愛,想了想,不禁說道,「你也不用那麼客氣,叫我慕容凡就可以了,你我以後相處的時日還長著呢。」

「是,前,慕容凡!」泠瓔珞展顏一笑,卻是從心底生出了一絲別樣的感覺來。

「只是,清苑不明白,珊瑚心與靈珠草也只算得上是一級的靈藥材,你為何會如此在意?」泠瓔珞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地問道。

「那是因為,他們是煉製融靈丹的不可或缺的主葯!」慕容凡淡淡說道,也把領雙的七竅玲瓏心提前開了心眼的問題,和泠瓔珞粗略地一說。

「既然那樣,那我即刻就去葯園,為你取那兩種!」泠瓔珞聽完,卻是即刻站了起來。

「等等。」慕容凡突然說道:「你們還有百年衣裳的人蔘和天仙草嗎?」是啊,狼王哪裡怕是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有啊!」泠瓔珞說道:「你若是需要,一併給你吧。」

「你的葯園在哪裡?路程遠不遠?」慕容凡問道。

「並不算遠,就在南山,離此十公里左右,開車的話,很快就到。」泠瓔珞笑著答道。

「我和你一起去!」慕容凡說道。

「嗯!」泠瓔珞重重地點頭。

「等等!」慕容凡卻是叫住了泠瓔珞。

「怎麼了?」泠瓔珞驚詫地問道。

「我先給你療一下傷!」慕容凡指了指泠瓔珞一片紅腫的胸口。

「哦!」泠瓔珞臉色微紅,卻是依言躺在了床上。

慕容凡走到了她身側,伸出手來,覆上了她的胸口,即刻運起了推拿手,輕按穴位,為其打通剛才的淤滯。

手底下立時傳來了那溫軟異常的感覺,慕容凡卻是目不斜視,沉心療傷。

只是,躺在床上的泠瓔珞卻是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酥麻感覺,本能得有些抗拒,但是,一想到二人日後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共生同修關係,泠瓔珞心裡也就登時放開了。

「或許,有朝一日和這人結成雙修道侶也說不定!」泠瓔珞偷瞟了一眼慕容凡,心裡突然咚咚地打起鼓來,羞赧不已。

慕容凡卻是沒有覺察到泠瓔珞的小心思,療傷結束之後,卻是一把拉起了泠瓔珞,和她一起出了別墅大門。

慕容凡啟動了汽車,載著泠瓔珞一路向南山駛去。

南山位於江市的南面,是市區內的一座小山,並不高,市政府也沒有過多地開發,就在市區內保留了那麼一處原生態的地界。

泠瓔珞的秘葯堂,就在南山腳下,是依山而建的幾間普通的住宅,而其後的很大一片山麓,都被她承包了下來,作為了她的葯園。在這寸土寸金的市區內,打造了這樣的一個世外桃源,泠瓔珞的手筆不可謂不大。

不過,既然她有著催生靈藥的逆天本領,那麼想來金錢根本不是問題。

兩人的車子停在了秘葯堂之外。

泠瓔珞親自開了秘葯堂的大門,引慕容凡進去。

「不是要去葯園嗎?」慕容凡幾分疑惑。

「那山上的葯園,不過是種些普通的中藥材,是掩人耳目的!真正的好東西,如何能種在那裡呢?」泠瓔珞笑著又回身鎖上了房門,直接把慕容凡徑直引到了她的卧室之內。卧室雖小,但是,一片幽香,看起來很是溫馨。

「那秘密葯園的通道,就在我這床下面!」泠瓔珞笑著說完,走到了床頭,在床頭櫃後面輕輕地扳了一下。


慕容凡只聽到一陣嘎吱吱的機括之聲,從泠瓔珞的床下響起,隨即,竟看到那張單人床,竟緩緩地向外移了兩尺有餘,露出了其下一個幽暗的洞口。慕容凡不禁感嘆,這當真是隱秘至極啊,又有誰會想到,泠瓔珞的床下竟藏了一個地洞的入口呢?

泠瓔珞按下了一個開關,那洞口內登時燈光大作,看起來亮如白晝。

「走吧!」泠瓔珞從旁邊的衣帽架上取過了一方碎步頭巾,系在了頭上,又挽起了一隻精緻的小籃子,那籃子里有小巧的葯鋤。

登時由一身仙氣,化身為充滿田園風情的種花姑娘,當真是令慕容凡側目。不過,不管怎麼樣,都是難掩她身上那一抹超凡脫俗。

泠瓔珞向慕容凡招了招手,率先一俯身,走下了暗門的階梯。

慕容凡緊隨其後。

待得二人都進入洞中之後,泠瓔珞再度按下了門內的一個開關,一陣機括之聲之後,頭頂的單人床,便又回到了原處。

洞中是一條狹長的通道,四周全是那種自然的山石,似是還留有人工一點點開鑿的痕迹,可見當年建造這條通道的時候,定是費了不小的功夫。

而且,洞頂定是留有通風口,整個通道內,一點也不覺得氣悶,反倒是有清爽的室外的空氣在流通。

這令即便是前世是修真者的慕容凡,也不禁嘖嘖稱奇,泠瓔珞打造這通道的手法,簡直就可以稱得上是鬼斧神工。

而慕容凡的詫異遠遠沒有結束,當這段狹長的通道走過之後,二人竟是來到了一處足有五百平米的葯園之內。

其四周以及屋頂、地面,依舊如同那段通道一樣,竟也是生生的一點點人工鑿出來的,鑿出這麼個空間之後,地面鋪以沃土,造出了這麼一片葯園。最奇的是,那幾塊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的屋頂,每一個都在一平米以上,看起來光潔剔透。竟能透下斑駁的樹影,和點點的星光。

「嘶」慕容凡心裡的驚嘆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任誰又能想到,在這不起眼的山腹中,竟還有這麼大的一片葯園呢?

眼前的這個泠瓔珞,給自己的震撼,不可謂不大啊。

泠瓔珞見慕容凡一臉的震驚,不由得笑道:「當時為了打造這麼一個秘密的靈藥園,當真是花費了我無數的功夫和金錢,不過,好在有錢能使鬼推磨,大把的錢財砸下去,也就堪堪用了我不到一年的時間,只是屋頂的那幾塊東海水晶,頗費了我一番周折。但是,不用水晶,透光性又不好,勢必影響靈藥的生長。」

… 「東,東海水晶?」慕容凡驚的差點沒咬了自己的舌頭。同滄月也相處了一些時日,慕容凡自然知道那東海水晶並非凡物,即便是有錢,若沒有機緣,想得到一塊,都是難上加難。這小小的葯園裡,整個屋頂都是東海水晶,如何不讓令人咋舌啊!

而且,更令慕容凡心都要跳出來的是,這葯園內濃郁的靈氣。

慕容凡禁不住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種濃郁的靈氣,簡直令慕容凡深深地沉醉不已。

不用看,慕容凡也能感覺到,這葯園中,起碼有幾十株百年以上的一級靈藥材,除此之外,幾種俗世市面上根本見所未見的一級珍奇靈藥,也在這裡尋到了蹤跡。

「珊瑚心、靈珠草、天仙草、不死草、璇璣子!天啊,慕容凡,你小子可是撞了大機緣啊!」滄月自然也是驚詫不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