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夕雪在對方衝過來的時候直接扯動鏈子,那個倍安庄軍直接撞在自己父親的劍上。

一聲慘叫從倍安庄軍口中傳出來,靈魂狀態也會受傷不過疼痛是十倍。

「馬上。。。。」倍安庄軍的父親倍安車剛說到一半就被安夕雪打斷「馬上什麼讓我放了他。可以就當送你的禮物」說完鬆開黑色的鎖鏈。倍安庄軍直接落進油鍋之中。

「可惡我要殺了你」

「你如果敢動手就是與我商家為敵」商榷冰冷的開口。

倍安車才發現商榷也在這裡。「你是要多管閑事,想引起兩大家族的戰爭么」倍安車一臉氣憤,

「可笑。明明是你的寶貝兒子先動的手殺了藍家的人還要殺我們滅口呢:商榷眯起雙眼。

然後將藍汛推過去,看到這個傷口位置么。難道不是致命傷」

「開玩笑死人能像活人站在這裡么」

商榷聽完哈哈大笑「聖階的藥劑只要有一口氣在也同樣可以馬上修復好傷口」

安夕雪聽商榷的話頓時明白商榷是要將自己拉下水反正。想把自己拖到船上,要麼兩個人一起完蛋。

不過安夕雪並沒有生氣,反正以後也會作為那些人的敵人。還不如將價碼開大一些。

這裡的事情很快的引起其他家族的注意,沒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有好幾個家族的人趕來,

安夕雪倒是可以認為他們是來看熱鬧的,

不過看眼前的樣子恐怕就不算是看熱鬧了。都有點像是戰爭一樣。


「黑暗魔法」一個老者看著倍安庄軍的樣子直接開口。然後看看四周到底誰是黑暗屬性的法師。不過很快的在地上看見一張已經使用的捲軸,拿起來一看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

深吸一口氣。然後開口。

所有人都以為他會說太狠了,卻沒有想到他居然開口說道「太敗家了」

「……」

「……」

安夕雪差點沒栽倒在地上。還好藍汛及時扶住了安夕雪。

「咳、人老了身體就不行了」安夕雪面無表情的開口。

「…….」by商榷。你臉皮要不要那麼厚啊。

「你沒事吧。要不要坐一會休息一下」藍汛傻乎乎的關心到。(未完待續。。) 164

「你沒事吧。 總裁,養妻為患 」藍汛傻乎乎的關心到。

「我想問一下這個捲軸是誰的。」老者開口詢問道。

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回答他,不過寂靜了幾秒之後倍安車全身爆發鬥氣能量,直接朝著安夕雪衝過去。

在他的眼中只要滅掉使用捲軸的人就可以解除捲軸的力量。

尤其像這種控制類的。

不過藍汛也不是吃醋的,在眾人面前第一次展現在自己的實力。兩股力量撞在一起讓周圍百米的地方的建築物全都夷為平地,

真是浪費啊,浪費金錢,安夕雪不禁感嘆道。

不過看著那些東倒西歪的人們,安夕雪的心情不錯,

其實剛才在藍汛扶住安夕雪的時候安夕雪已經告訴藍汛接下來要做什麼,

聖階高手,藍汛已經達到,這麼長時間藍汛待在安夕雪的身邊,每天都是經驗球加上增加屬性的食物,再加上千年不遇的血脈。恐怕再怎麼訓練在沒有安夕雪幫助的情況下頂多還在王階轉悠。

而且作為安夕雪的僕人,藍汛在安夕雪做任務殺怪的時候也會得到格外的經驗加成,這也算是組隊的效果,


而這個倍安車雖然是倍安家族的長老團的一員。但是實力卻只有天階。

就算是用了全部力量在聖階的手中還是無力發揮。

他感覺五臟六腑就像是移位一般。現在的他已經受了重傷。。

很顯然周圍的人沒有想到藍汛會這麼強。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居然從王階突破到聖階,這是什麼樣的速度啊。『

好可怕,

商榷也是知道這個克希爾家族的私生子。,記得這個私生子還在一年多前就失蹤了,從十五歲才開始修鍊的藍汛,以極快的速度達到王階,那個時候失蹤還以為已經死了。

不過看樣子是有什麼奇遇。在藍汛回來的時候商榷就派人調查,

才知道那個時候應該是被人追殺。不過他的目光很快的放到安夕雪這邊,

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達到了聖階。一看就是剛剛突破的實力。,應該就算是在回來之前就達到聖階,而且故意隱藏實力。

商榷是看見有點不對勁急忙用力量護住身體。但是周圍的其他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有的直接變成重傷。

「你們克希爾家族也想與我們為敵么」倍安車看見事情不好急忙開口。

「第一。是你先動手,我只是防禦而已,要說起來是你先挑釁才是。

第二。雪婆婆是我的恩人。你要想動手就先過了我這關。

第三。今天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你們的錯。要不是有雪婆婆的葯。恐怕我已經死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認為我是克希爾家族的私生子就不會有人在乎。他們是可以不在乎一個私生子。但是卻可以在乎一個在年紀輕輕就可以達到聖階的天才。」最後這句話藍汛只用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開口。

倍安車臉色難看至極。現在已經不是報仇的時候要是對方想動手恐怕自己的小命都不保。只能選擇撤退。

想到這裡倍安車口中說著你們給我等著之類的話。然後下意識抓著自家兒子脖子上的鎖鏈朝著外面走去。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兒子的刑罰依舊會每天繼續。而且他的小命也會被自己的兒子取走。

「雪婆婆。你就這麼放過他。」藍汛直接問道。

很是明目張胆。在商榷的眼中。藍汛此時的表情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寵物為了得到主人的寵愛拚命的賣萌。

「這個你不用擔心。反正就算回去了傷治好了也活不久」安夕雪摸著藍汛的頭髮然後開口。

商榷再看藍汛的表情,這是什麼情況這眼神就像是一個男人對著心愛的女人的表情。難道口味這麼重。

對了。代價,他說過代價。復活術的代價,難道….商榷皺了皺眉頭一臉的疑惑。但是復活術這個只是在傳說中出現的東西,家中好像是有一些古籍介紹著復活術的事情,

看樣子要回去好好找一找。

「我的店啊,」這個時候一個哀嚎聲傳了出來。

見到安夕雪等人要走急忙攔住幾個人「你們毀了我的店。你們要賠償。:』」

「是啊,要賠償」

「我的店啊。我的命啊」

「啊啊啊啊,你們要不賠今天就不許走了」

更多的人圍上來。

「我記得毀掉這裡的應該算是倍安家族的人,找我們有什麼用呢,」商榷嗤笑道,到現在還是要坑別人一下。也是從始至終商榷都沒有動過手。

至於動手的藍汛已經消失不見了。

「對啊,是倍安家族的人。那個人還沒有走遠快追啊」一個人說完剩下的人全都追上去,

「這些人的膽子不小他們的錢都敢要」藍汛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來了

「真為他們的小命感到堪憂」商榷說完看了安夕雪一眼「雪婆婆,你就不發表感言么。

安夕雪冷哼一下。」與我無關的人,就算是性命堪憂與我何干。」

「雪婆婆你真是冷血啊」商榷開玩笑的開口。

不過安夕雪並沒有生氣「冷血也有冷血的好處,至少以後不被善良所拖累。」說完朝著外面走去。

當然這些前去找事的人確是一個都沒有回來。本來這件事情就算是找到其他大家族的時候,就算錢要不回來也會平安歸來。畢竟只是一些受到損失的人。只可惜他們不了解這個倍安家族,有去無回就是他們的下場。

而吃完東西的三個人,直接步行往回走。美曰消化食。

當然這中午吃的有點鬱悶。對於安夕雪來說要想吃好一頓飯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有人打擾一定會補償回來。深知安夕雪會這樣的藍汛厚著臉皮跟著安夕雪走進了商家。

「我說克希爾家的小少爺,您怎麼跟進來了。貌似我家主人好像沒有邀請您吧」粉玉再看見商榷的眼神之後直接開口,經常為了不想要別人進商家。主僕兩個已經練得很久的面部表情代表著什麼意思,只要一眨左眼。就代表身後跟著不想要他進入商家的人。(未完待續。。) 165

很顯然藍汛對於這樣的話並沒有生氣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羞愧的表情,而是一臉淡然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並不是跟著你們家的家主來的,而是跟著雪婆婆來的,」

安夕雪也挺明白藍汛的意思,藍汛算是自己的人。而商家也只是一個過場而已。

一轉身就要往外走。

「雪婆婆你要去哪」粉玉急忙開口。很顯然雪婆婆是要離開呢、這可不行要是人走了被克希爾家族接走了怎麼辦。

見到兩個人馬上就要走到門口粉玉急忙攔住兩個人,商榷直接倒在地上。

原本安夕雪以為他在演戲。但是看見他臉色慘白的樣子急忙走過去。

怎麼會這樣。明明已經改善了他的體質,為什麼會忽然變得這麼糟糕。

看著他緊緊捂住心口的樣子,用力掰開他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的鎖骨的中心出現了一個印記。


安夕雪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讓眾人將商榷抬回去。

「他怎麼了」藍汛急忙問道。

「沒事,你先回去吧,要不然商家會找你的麻煩的」

「我明白了」

「請等一下。克希爾少爺不能離開」粉玉開口。

也是。現在商榷的身體出了問題,恐怕藍汛回去就會告訴克希爾家族的人。

「讓藍汛回去,他不會說。但如果你真的把藍汛留在這裡恐怕不止克希爾家族會知道這件事情。就連其他家族也會知道,畢竟跟在後面的人有很多呢」安夕雪直接開口。

粉玉最終臉色難看的讓藍汛離開。

不過暗中想要解決藍汛。

安夕雪也同樣看出來他的心思,並沒有阻止,這也算是對藍汛的一種訓練。

—————————————————————————————

雪婆婆家主到底是怎麼了,『」粉玉著急的開口。

安夕雪將將全部的額草藥放到一起,然後仔細的查看起來並沒有被動過手腳的,很好。「馬上將葯爐取來或許還有機會救你家家主。」安夕雪開口。

粉玉急忙命人將葯爐取來,整個葯爐上面鑲嵌著全都是八階以上的晶核。而且整個爐子的材料全都是傳導作用最強的其玄晶。

單單這個路子的造價就用去整個商家的十分之一的家產。。

而且根本無法知道到底眼前的這個人會不會真的是幫助自家主子,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想其他事情的時候了。

「守好這裡不許任何人打擾。」安夕雪說完直接飛快的揀出幾種草藥然後丟進葯爐中,只見葯爐的溫度瞬間升高,緊接著草藥直接化為灰燼但是卻留下一絲液體。

下一種藥材動作飛快的融進葯爐中。安夕雪調動精神力。控制著每一絲草藥達到組完美的境界,

這個算是聖階的高級的藥劑也是極為耗費精神力的,

雖然只有短短的半個小時的煉藥時間。但是耗費的精神力確實異常的高,

抽空取出一瓶藥劑喝下去然後又吞下幾個藥丸。

王階的精神力還是有點吃力呢。

這個時候粉玉的手貼在安夕雪的後背。「我的力量可以傳輸精神力讓我來幫你。」粉玉開口。不過這樣一旦有人打擾恐怕很是麻煩。

安夕雪抓緊時間調動體內的精神力然後融入藥材之中。

外面已經傳出打鬥的聲音。恐怕商家的那些姦細已經開始動手。。

恐怕闖進來的時候三個人不都會有危險。、

最後一位藥材丟進去之後粉玉已經無法調動任何精神力而無力的坐在地上,、

房門已經被震開就只剩下一層薄薄得結界。原本輸入力量的粉玉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再支撐結界的力量。

一團晶瑩的丹藥出現在爐子底部。

安夕雪伸出手將丹藥召出來。一股強光沖入天空帶著奇異的力量。

急忙來到商榷的身邊將丹藥塞進他的口中。

看著他臉色慢慢的變的紅潤起來接下來就是鎖骨上面的印記了。

咬破手指在那個印記周圍飛快的畫上陣法。

然後輸入一股強大的生命之力。只見那個黑色的印記飛快的動了起來就好像要衝出來一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