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拯救了整個臨山郡,不只是林天,是這三位少年少女,一個個皆是天資不凡,背景深厚,眾人望著三人,皆是震撼不敢多言,心中隱隱浮現幾分敬畏,只有見識過這一夜的人,才會知道三人的恐怖和可怕,那是一種如妖一般的潛力,前途不可限量……

之後的事情,林天自然是都不太清楚了,此時的他,渾渾噩噩,只覺的身體中彷彿有著無數的源氣凝結,然後爆炸,然後身體枯竭,全身無力,不能夠動彈一般……

這種感覺一直都在持續,就這樣不斷地重複,充盈的源氣,然後爆炸,然後身體急速枯竭,彷彿一下子老了很多一般,全身凝結不起絲毫的源氣,整個人臉色蒼白無力,四肢更是脆弱不堪,彷彿又回到了以前那般孱弱一般……

這彷彿就像是一個噩夢,林天不斷地重複著,想要掙扎,但是卻毫無作用,彷彿整個人被人禁錮了一般,完全動不了,只能夠任由時間在自己的身上不斷地遊走,然後自己周而復始的重複著那個可怕的過程……

這就是一個噩夢,而且還醒不過的一個噩夢,實在是太可怕了……

林天陷入噩夢之中,但是此時,在林天的小院之中,卻是聚集了許多人,眾人皆是面露擔憂,卻全部都在林天的房間外,不敢高聲喧嘩,一個個都面露崇敬……

此時,林家的族長林山早就已經滿臉焦急了,因為他真的忙不過來了,天兒一直昏迷不醒,這都已經過去了三日了,天兒的體內,源氣不斷地凝結,然後崩潰,消散,狀況實在是萬分的奇特,就連臨山郡的眾多藥師都束手無策……

而且發生狀況的可不止天兒一個,林琴也是昏迷不醒,最關鍵的是林琴的身體周圍隱隱有著炙熱的火光閃爍,少女緊緊蹙眉,身後隱隱有著鳳凰虛影閃爍靈動,若隱若現,林天很清楚,這是林琴要涅槃重生了,第一次涅槃重生,也就意味著鳳凰血脈要覺醒了,這個時候甚是關鍵,絕對不能夠出現半點的差錯,而且一旦涅槃重生成功,鳳凰血脈覺醒,那麼必然是天地異象齊出,到時候恐怕漫天七彩降臨,白鳥群獸來潮,這種情況更加的麻煩……

這裡是軒轅國,是凡靈大陸,凡靈一族跟妖異一族之間有著不可調解的矛盾,妖異一出,必然誅殺,到時候天地異象產生,林山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夠掩人耳目?

那一場浩劫已經過去了三日,此時的林天和林琴都是公眾人物,天兒昏迷不醒,體質紊亂,十分詭譎,林山心中自然擔憂,而且臨山郡眾位強者也是前來關心,此時的林天三人,皆是天資不凡的少年,乃是臨山郡的未來,自然要獲得更多的關注了……

!! 強者盡皆湧向了林家堡,此時的林家堡可謂是人山人海,不只是臨山郡,包括周圍的一些郡城的強者都趕了過來,三日夜晚的那一場大戰,可謂是聲勢衝天,光芒耀眼,不少強者皆是已經感覺到了,此時風風火火趕過來,無一不是因為聽說了三位天賦可怕的少年少女的驚人表現,一個個都趕來觀望,順便看看還能不能撈到一點各種凶獸的屍首,那可都是不錯的寶貝,能夠淬鍊精液,鍛造武器,煉成丹藥的……

林家堡此時強者無數,天上地下,飛禽走獸,有強者凌空而立,身體周圍光華閃爍,有強者腳下生輝,身邊遊走各種靈獸,還有強者裊裊仙裙,風姿不凡,一時間實在是熱鬧不凡……

但是林天的房間內,此時卻是安靜異常,周圍有著異香遊盪,那是安神穩固的檀香,十分珍貴,兩位氣度不凡,長發白須的老者正在認真的把脈,只是兩人皆是蹙眉,一個把左手,一個摸右手,額頭的老皺紋真的是越皺越嚴重,彷彿死皮堆到了一起了一般……

「天老,感覺到了什麼沒有?氣息不穩,脈絡紊亂,最關鍵的是,這少年的內府宛如波濤洶湧的河流一般,太可怕了……」其中一個老頭,頭髮花白,一聲青色長衫,眼角顫抖,一臉的難以置信,他活了這麼多年,乃是整個臨山郡最有威望的藥師,可是此等脈象和體質,當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位叫做天老的老者沒有說話,依舊還在皺眉感受林天的身體,一股股若隱若現的乳白色光芒透過他的指尖深入林天的身體中,仔細的感受著,他天老這麼多年,研究各種藥理,醫治無數修士,此時也是額頭滲汗,一臉的茫然……

「奇怪,奇怪,當真是奇怪,脈象紊亂不堪,按理說,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活著的,可是此子生命力卻是如此強大堅韌,噴薄宛如蠻獸,怎麼可能呢?老朽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等體質,估計要麼妖孽如妖,要麼脆弱如蟻呀?」

天老緩緩地站了起來,對著不遠處的林山,緩緩地說道,他額頭滲汗,一聲白色長衫迎風飄蕩,乃是在整個西臨州都名聲不凡的天老,此時遇到這等棘手情況,自己都完全不明白,當真是有些尷尬……

林山心中更是擔憂,不由的全身顫抖,天兒天資不凡,那日拯救整個臨山郡所有人,此時天賦漸露,頗有幾分當年紫陽劍君林海的威風,如果就這樣昏迷不醒,那該是多麼讓人痛心的一件事情?

「天老,希望你無論如何都要救救天兒,他還這麼小,而且天生神力,天賦如此強大,如果一直昏迷,那真的是我們整個林家堡,整個臨山郡都痛心之事呀?」林天無奈,臉上浮現痛苦之色,此時毫無辦法,只能夠乞求天老了……

天老尷尬,他不是不想救,只是現在他也毫無辦法,又該如何是好呢?

「這個……老朽也是沒有辦法,林族長,老朽已經儘力了,現在只能夠聽天由命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呀……」天老緩緩地說道,聲音中透著無力,顯然他確實是儘力了……

林天一聽,頹然坐在地上,哪裡還有半點強者風範,天兒命途多舛,剛剛展現不凡天賦,此時難道又要悲劇了嗎?想到這裡,林山真的痛心不已,雙眼蒙著淚霧,這位林家堡第一強者,此時真的悲從心起,為天兒感到不值……

突然,外面的人群騷動了起來,原本小院之外,便是有著許多強者在此,還有林家堡的許多族人簇擁在此,皆是在等待天老的診斷,希望林天能夠蘇醒,這都已經三日時間了,眾人心中也是焦急……

眾人向著小院外望去,只見有著幾位強者從天邊飛來,速度宛如閃電一般,凌空而立,一身長衫飛揚,威武而霸氣,眾人抬眼望去,一個個皆是面露震驚之色,不藉助外物凌空飛行,這是……這是地輪境強者的象徵……

所有人飛快的散開,地輪境強者的氣勢威武不凡,誰也不敢大意,原本喧鬧的眾人皆是低頭不敢多言,但是皆是偷瞄向半空之中,只見幾道人影瞬間掠至,一共四人,三男一女,三位男子皆是背負長劍,長袍獵獵作響,凌空掃視眾人,不言不語,但是氣勢足以衝天……

林山從房間中走出,雙眸發紅,此時也是上下打量半空中的三位男子,心中震撼,三位男子氣度不凡,器宇軒昂,年紀輕輕,但是氣勢卻是十分迫人,林山不敢怠慢,因為這三位男子的實力皆是他都無法揣度的強大,御空飛行,踏波無痕,這是地輪境強者的標誌……

而在三位地輪境強者的中間,還有這一位少女,一聲勁裝,包裹凹凸有致的身軀,冷眸流轉光華,俏臉潔白如玉,在三位男子的中間,宛如聖潔的仙子,被眾人捧月一般,很明顯,三位地輪境強者是以她為中心的……

眾人一看,無不驚駭,難以言喻,少女明眸皓齒,白皙絕美,只是眼眸之中帶著焦急,此時一看到林山,已經從半空中躍下,宛如仙子臨世一般……

林山此時也是啞口無言,三位地輪境強者竟然作為護衛?這是何等威風霸氣?哪裡敢有半點的懈怠,快步迎了上去……

「林家堡族長林山見過瓔璣小姐以及三位大人……」林山的聲音中帶著敬畏,這是對於強者必須的尊重……

三位地輪境強者沒有說什麼,縮地成寸,已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氣勢自然流露,三人皆是跟在軒瓔璣的後面,背負長劍,仙風道骨,地輪境強者,那是真正的修行者,他們大都來無影去無蹤,能夠上九天攬月,能夠下四海捉鱉的存在,他們往往都宛如世外仙人一般,真正的領悟修行,氣質自然是完全不同……

「林族長,我此次前來,是來看望林天……和林琴的……」

軒瓔璣心中有著幾分焦急,那日之後,林天昏迷,她也受傷,只是不出一日,軒轅衛派遣的地輪境強者就來了,軒瓔璣在地輪境強者的醫治下,服用不凡丹藥,身體很快就恢復了,這才急沖沖的趕來……

軒瓔璣焦急,說道林天之時,焦急出口,但是話音剛落,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太過於心急了,怎麼說也是女孩子,而且自己怎麼說也是名門望族,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和心慌,連忙把林琴也順便抬了出來……

只是林山本就擔心林天傷勢,此時也沒有注意到軒瓔璣的尷尬,一提到天兒,整個人又有些動容了,為天兒的身世感到悲傷,雙眼發紅,一個錚錚漢子,此時也頗有幾分梨花帶雨一般……

周圍的族人和臨山郡的強者,此時也是不敢言語,心中隱隱有些傷悲,但是在三位地輪境強者的可怕氣勢面前,一個個都臉色發白,上天入地,這在平常人看來,那就是仙人,地輪境強者太神秘了……

軒瓔璣一看林山表情,心中不由更加擔憂,臭流氓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軒瓔璣一定會帶領三位地輪境強者殺入浩瀚山林,尋到那該死的天罡地煞幽靈虎,挖其心,斷其四肢,說到做到……

「明鏡先生,靠你了……」

軒瓔璣對著身後的三位強者中的一位說道,只見那人手搖一柄羽扇,閃爍蒙蒙光輝,整個人站立在那裡,彷彿與天地渾然一體一般,一搖一晃,只有定數一般,原本微眯的雙眸緩緩睜開,眾人皆是覺得有著一道狂風從他的眼中掃出,整個人的心神彷彿都清明了很多一般……

林山抬眼望去,只覺得那一雙眼眸宛如浩瀚大海一般,都要將自己吞沒了一般,心中暗暗吃驚,不敢直視,心中暗想,這位明鏡先生到底是誰?竟然這般可怕……

「知道了,小姐……」

那明鏡先生微微一笑,手中的羽扇光輝瀰漫,輕輕一點地,再一次出現時,那明鏡先生已經輕輕地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速度快的像是縮地成寸一般,完全就像瞬移一般,太可怕了……

周圍眾人皆是啞然,太可怕了,這就是地輪境強者的實力嗎?林山都完全不敢想象,沒有到達那個層次,你永遠也不知道地輪境強者到底有多強,這就是差距……

而且最關鍵的是,剛才那位明鏡先生說的什麼?小姐?一位地輪境強者竟然都叫軒瓔璣小姐?這是什麼概念?眾人都石化了,什麼時候地輪境強者這麼不值錢了?要知道在臨山郡,如此大的一個郡城,可是連一位地輪境強者都沒有呀?最強者林山和杜若生,兩大勢力的最強者,也不過是人痕境七重天而已……

眾人對於這位軒瓔璣小姐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到底是何等大家族才能夠讓地輪境強者都如此謙遜尊崇?這些人簡直不敢想象,但是他們不敢想象,並不代表不存在,沒有見識過,此時見識到了,心中除了震撼就是敬畏……

軒瓔璣不管不顧,也是跟著走了上去,少女俏臉上一臉的擔憂,身後的兩位地輪境強者也是緊緊地跟隨,林山等人也是跟了上去,隨著幾人的步入,房門自然關上了,那只是地輪境強者的一個眼神而已,原本還打算觀望偷窺的眾人皆是噤若寒蟬,單單是一個眼神,就已經讓眾人感覺到了從腳底下湧上來的寒氣……


!! 此時的林家堡後山一處禁室之內,林家堡的大長老林玄明雙眸緩緩地睜開了,爆發出一道金光,白須白髮飄飛,臉上閃過一絲狠戾,然後瞬間轉變成了一道譏諷笑意,時機,等待了這麼久的時機總算是到了……

在林玄明的面前,林威小心的站著,臉上先是一愣,轉瞬也開始笑了起來,機會,擁有林琴的機會總算是到了……

「爺爺,那廢物這次竟然拯救了整個臨山郡,現在在臨山郡的名聲真的是如日中天一般,竟然來了許多強者高手前來探望,當真是出盡了風頭,實在是可惡呀……」林威一想到這些,就怒從心生,原本這一切的榮譽都應該是屬於他的,可是想不到,想不到竟然生生的被那個廢物奪去了……

現在,族內族人皆是談論那個廢物如何了得?如何不凡,就連族內的一些少女,原本跟自己關係不淺的,此時竟然也在談論那個廢物是如何的耀眼奪目,林威怎麼能夠不怒?這些榮耀,拯救臨山郡的大任,原本都應該屬於他,可是此時,他被無視了,就連族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都輕蔑了,這讓林威怎麼能夠忍受?

林玄明緩緩地站了起來,不怒自威,雙眸光芒閃爍,隱隱還有殺機乍現……

「哼,不必放在心上,此次機會難得,你若獲得鳳凰血脈,那麼天資必定在他之上,況且,這次那小廢物生死未卜,哼,逞能?想來這一次那個小廢物即使是不死,恐怕也會重傷,到時候你再獲得鳳凰血脈,那麼那個廢物也就不值一提了……」

林玄明的嘴角掛著笑意,那是一種盡在掌握的笑意,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眾多強者前來,鳳凰本就不是凡靈一脈,林山必然不敢過多關注,哈哈,林山不敢過多關注,那麼自己這位大長老肯定就要好好的關注關注了……

「走吧,出山,我們直接去靈怡峰,去看看鳳凰涅槃,哈哈……」

林玄明大笑著走出了禁室,林威跟在其後,一路上竟然無人阻攔,兩人直奔靈怡峰,目標再明顯不過了……

而此時,在林天的房間之中,軒瓔璣站在床邊,俏臉上儘是焦急,只見木床之上的少年,緊閉雙眸,眉毛擰在了一起,體內氣息紊亂,不斷地四處遊走,情況十分的詭異危險,木床邊上,明鏡先生手搖羽扇,羽扇微搖,竟然隱隱有著一道乳白色光暈流轉,地輪境強者的實力展露無遺,命輪鎖源,天地源氣自然遊走在明鏡先生的身邊,十分神奇……

旁邊,天老則是恭敬的站在一邊,他是西臨州有名的藥師,但是此時卻不得不恭敬,因為明鏡先生他沒有見過,但是他聽說過,那是一個在整個軒轅國的藥師界都名聲在外的強大藥師,那是他需要仰望的存在……

此時天老心中激動,因為他竟然有幸見到了明鏡先生,想不到,實在是想不到,只見明鏡先生雲淡風輕,身穿長袍,卻彷彿仙人降臨一般,氣度不凡,飄然若仙……

林山也是站在一邊,不敢言語打擾,心中雖然焦急,但是也只有忍耐著,只是對於這位軒瓔璣小姐的身份更覺得好奇,明鏡先生這等不凡的藥師都能夠請到?還有門口站著的兩位地輪境強者都那般恭敬?這是什麼情況?

僅僅是因為軒瓔璣小姐是軒轅衛?這不可能,軒轅衛之間更加講究制度和等級,軒瓔璣雖然天資不凡,實力不俗,但是也才一羽軒轅衛而已,而明顯,這三位強者中,明鏡先生已經是三羽軒轅衛了,而另外兩位強者也是二羽軒轅衛,明顯高於軒瓔璣……

林山十分的好奇,但是也只敢在心中揣度,不敢出言詢問……

突兀的,明鏡先生手中的羽扇快了起來,微微搖晃,隱隱有著一股清風拂面,有著一道淡淡的馨香散出,聞之讓人心情舒暢,心曠神怡,十分詭異神奇……

然後,整個空間之中,天地源氣彷彿都被汲取了一般,化作一道乳白色的光流,向著明鏡先生的羽扇聚集而去,一道乳白色的光球緩緩地成型,其中彷彿有著不凡的能量凝結,流轉在羽扇之間,十分神奇……

「這是……引源流……」

天老站在一旁,瞬間整個人就驚呆了,口中喃喃自語,引源流,乃是藥師中十分高端的一種醫治手段,直接調用天地源氣凝結成丹,這種源丹能夠最快的補充修士身體中的源氣,然後衝破血脈禁錮,乃是一種舒筋活血,打通脈絡的高端手法……

天老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夠見識到這種已經相當稀有高端的醫治手段了,他曾在醫術上見過,這種引源流要想成功,最起碼藥師的實力也要達到地輪境,否則不可能聚集如此大量的源氣形成源丹……


天老震撼,明鏡先生卻是一臉的輕鬆,不以為意,沒有站在這個高度,解釋也是白解釋,看了也是白看,明鏡先生輕輕一搖羽扇,瞬間,那道乳白色的光團直接沒入了林天的眉心,然後,爆開,林天的身體輕輕地震了震,然後痛苦的呻吟一聲……

「啊~~~~」

林天一聲哀嚎,依舊昏迷不醒,但是眾人皆是面露驚異,一個個皆是認真的看著木床上林天的反應,但是少年哀嚎一聲之後,卻是再也沒有反應了……

明鏡先生這一次,眉頭也是輕輕地皺在了一起,緩緩地伸出左手,搭在了林天的手臂之上,瞬間,一道源氣精鍊如絲,直接沒入了林天的身體之中,飛快的在少年的身體中遊走,這是氣絲脈絡法……

「怎麼可能?」

突兀的,明鏡先生如玉一般的臉上閃爍一絲的驚訝,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氣絲遊走林天全身,明鏡先生彷彿覺得自己在給一頭蠻獸看病一般,肌肉骨骼,血脈經絡,四肢百骸,無一不是強健完美,心臟波動有力,最關鍵的是,這個少年竟然還是天生人魂?

這是何等天賦?著實已經相當不凡了……

眾人一聽明鏡先生髮話,皆是一愣,不知道是好是壞,軒瓔璣也是心中擔憂,但是明鏡先生醫術高超,宛如醫仙,軒瓔璣雖然心中擔憂,也不能出言妨礙,至於林山等人,更是心急如焚,但又必須憋著……

「這……這是怎麼回事……」

又一次,明鏡先生又一次愣住了,因為他的氣絲遊走到了林天的內府,那裡竟然給人一種汪洋大海一般的錯覺,彷彿廣袤無垠一般,這還是一個九重源少年的內府嗎?竟然一點都不輸給聚源境,甚至是一些人痕境強者的內府寬廣……

轉瞬,明鏡先生似乎有些明白了,明白會什麼這個少年一切都如此正常,但是就是昏迷不醒的原因了,臉上掛著一絲絲的震撼,當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樣一個小家族內,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個小妖孽……

緩緩地,明鏡先生抬起了頭,看向了軒瓔璣,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眾人皆是心中吃驚,不明白這位明鏡先生到底是何意?林山一臉焦急……

「明鏡先生,但說無妨……」軒瓔璣說道。

「是,小姐,根據我的觀察,這位少年昏迷不醒是因為他在……突破……」

突破?

瞬間,眾人皆是驚呆了,怎麼可能?天老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他從未聽說過還有這等奇異之事,要不是因為對方是明鏡先生,天老都要跳起來罵人了,作為藥師,能不能有點常識?突破?一個九重源的少年再怎麼突破?還能夠昏迷不醒呀?再厲害的妖孽他都見過,還沒見哪個天才突破會昏迷的……

「突破?九重源?」軒瓔璣也是有些覺得難以置信,突破九重源竟然昏迷這麼久?而且彷彿汲取了天地之間的所有源氣一般?怎麼可能?軒瓔璣也沒聽說過,但是是明鏡先生說道,這位在軒轅城都擁有不凡名望的藥師天才說的,軒瓔璣也不敢直接懷疑……

「小姐莫要不信,我也從未見過這般奇特之事,但是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此子不凡,雖然還未突破九重源,但是根底實在是霸道,體內體質如妖,內府更是廣博無垠,所以他的突破將會比常人困難百倍不止,但是一旦突破,那麼此子的改變也將會巨大無比……」

明鏡先生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有些顫抖,天才妖孽,明鏡先生已經見識過不少了,況且他自己都是軒轅城內盛名不凡的天才藥師,但是此時一看林天,心中竟然隱隱生出絲絲的羨慕……

「那要如何才能夠讓他清醒呢?還是說他要多久才能夠突破呢?為什麼完全沒有絲毫的跡象?」軒瓔璣選擇了相信,明鏡先生的醫術無雙,乃是軒轅城五大葯主之一,更是軒轅衛的御用三羽軒轅藥師,地位高,實力自然就更不用說了……

「這個……他現在的情況十分的危險,一旦久久不能夠突破,內心中他就有可能陷入躁狂之境,最後可能就會變成痴獃或者內府自毀,所以,他必須要藉助外物突破才行,強行幫他聚集強大地源氣用以突破,至於這一種辦法……」明鏡先生緩緩地說道,他也是無奈,他醫術不凡,但是面對這種情況,醫術的作用不大,只能夠依靠丹藥……

眾人一聽,皆是驚顫,林山滿臉擔憂,彷彿又老了很多歲,但是軒瓔璣卻是鬆了一口氣,只要明鏡先生這樣說,就表示一定有辦法,軒瓔璣看了看木床上躺著的少年,心中暗哼,臭流氓,這次算你運氣好,想不到連明鏡先生都說你不凡,果然夠妖孽,竟然能夠拉開后羿破炎弓兩次,這一次算你贏了……

「既然如此,那就用丹藥吧?明鏡先生儘管開口……」軒瓔璣瞬間就展現出了不凡的霸氣,一句話就把所有人都鎮住了,黃金有價,葯無價,況且還是明鏡先生說的丹藥,定然是不凡,可是這位小姐一出口,彷彿一切都不是問題一般,這是何等的霸氣?

!! 明鏡先生表現的很淡然,別人不了解,他難道還不了解嗎?小姐的身份,丹藥珍寶從來不缺,只是明鏡先生怎麼也沒有想到小姐會為了這樣一個少年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要知道軒轅城內天才無數,俊傑遍地,小姐有什麼時候對一個少年這般上心過?

「小姐,按照我的預期,恐怕要想救下這位少年,至少也要四品玄丹方才有可能,而且據我觀察,這位少年體內氣息紊亂,脈絡遊走不定,恐怕需要衝脈的源氣能量不少,四品玄丹之中,我比較推薦爆源丹,或者火血丹……」明鏡先生緩緩地說道,只是在說到四品玄丹的時候,聲音有些低沉,顯然對於四品玄丹也是比較的在意……

眾人一聽,也是愣神了,藥師高貴,丹藥更是無價,丹藥的等級分別十分的嚴苛,從一品到九品,沒有達到,哪怕是一點點,那都要低上一個級別,而丹藥,一個級別的差距都十分的明顯,而且這個世界上,藥師並不一定就能夠煉製丹藥,藥師雖然高貴,但是真正的丹藥師更加的稀有,那不是一年兩年的積累,而是數十年,上百年的不斷參悟修行,才能夠真正從藥師跨入丹藥師的,那是尊貴職業向高貴職業的轉變,是修士都羨慕嫉妒恨的存在……

而剛才明鏡先生所言的四品玄丹,那是何等不凡的丹藥?按照丹藥的等級劃分,一品始丹,二品傑丹,三品金丹,四品玄丹,五品靈丹,六品煌丹,七品聖丹,八品仙丹,九品神丹,能夠煉製一品始丹的藥師,便能夠正式稱之為丹藥師了,而能夠煉製二品傑丹的,整個臨山郡都沒有一個,甚至整個西臨州也只有區區幾位,地位之高,不弱於一城之主,走到哪裡都是高貴的象徵……

至於後面的三品金丹,那是能夠奪天地之力,改造修士體質的神奇丹藥,三品丹藥師更是整個廣袤無垠的臨崖府才有那麼幾位,四品玄丹,更是玄之又玄,擁有重塑修士的奇效,一般煉製四品玄丹的丹藥師都往軒轅城去發展了,至於煉製五品靈丹的丹藥師,基本上整個軒轅國也只有首府軒轅城才擁有了,然後便是後面的六品煌丹,七品聖丹,八品仙丹,九品神丹,那都是相當的稀少的珍寶,整個軒轅國,能夠煉製六品的丹藥師稀少到鳳毛麟角,無一不是名動天下的強者,至於七品以上的丹藥,那都是偏向於傳說的存在,那都是天地靈物,常人怎麼能夠擁有……

「四品玄丹?真的嗎?」

一聽到明鏡先生說的四品玄丹,天老獃滯了,木然的問道,雙眸卻是爆發光芒,天老是聞名整個西臨州的藥師,同時也是一名一品丹藥師,他修行感悟藥師四十載,一朝得道,終於煉製了一品始丹——回春丸,然後跨入一品丹藥師之位,在整個西臨州的名聲也才響了起來的……

但是這都又過了二十年,他寸步未進,在一品丹藥師待了二十年,他能夠無比熟悉的煉製一品始丹中的任何丹藥,但是,他依舊不能夠跨入二品丹藥師,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並沒有跨入地輪境,丹藥師的品階跟個人實力有著緊密的聯繫,沒有達到那個層次,那麼就永遠也沒有辦法跨入二品丹藥師……

這就是為什麼丹藥師,特別是高階的丹藥師那般的稀少,這太正常了……

四品玄丹意味著什麼?明鏡先生的名望在整個首府軒轅城,那都是響徹不凡,但是天老知道,明鏡先生也僅僅是一名三品丹藥師,明鏡先生在二十五歲時跨入三品丹藥師之境,皆是因為當年他煉製了一名三品金丹——二元丹,然後響徹整個軒轅國,成為少有的能夠在三十歲之前跨入三品丹藥師的天才強者……

也正是因為這枚二元丹,讓的眾人知道,明鏡先生已經擁有至少地輪境五重天以上的實力,因為二品丹藥是,自身實力就必須要跨入地輪境,否則無法調動天地源氣為己用,無法煉製充滿源性的傑丹,至於三品丹藥師,那麼自身實力更是必須超越地輪境五重天,否則也是無法煉製三品金丹……

可是此時,明鏡先生竟然說要使用四品玄丹方才能夠救下這個少年?天老愣神了,四品金丹呀?有生之年,他也只見過一次而已,那一次還是遠遠地觀望,卻已經能夠感受到那枚金丹的不凡,彷彿天地源氣充裕其上,靈性十足,葯香衝天……

此時如果真的能夠再見一次,天老當真是死而無憾了,但是怎麼可能呢?天老不相信,不相信少女願意用一枚無價的四品金丹去救一個少年,雖然這個少年看起來天賦不凡……

林山也是頹然了,四品金丹?至少也要四品丹藥是才能夠煉製的神奇丹藥,這些丹藥可不是族人弟子修鍊用的什麼回源丹,生源丹,那些甚至連丹藥都算不上,因為那只是把各種草藥按照一定的比例配置而成的罷了,怎麼能夠跟擁有品階的丹藥相提並論呢?品丹皆是擁有異象的,或者馨香衝天,或者靈性十足,或者幻化萬物,或者能量十足……

一枚四品金丹,林山不知道整個林家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夠換來,他頹然了,他不認為這位軒瓔璣小姐能夠答應,又或者這位軒瓔璣小姐能夠拿得出來,那樣的珍寶,他已經不知道好多年沒有見過了……

但是,明鏡先生依然只是這般冷靜的看著軒瓔璣,彷彿只要小姐發話,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一般,眾人都望向了那位姿容不凡,俏臉如玉的少女……

「四品金丹呀?好吧,臭流氓欠我一條命,似乎也是不錯的事情,有意思,明鏡先生,救吧……」少女俏臉上閃爍一絲絲的光華,明亮的雙眸浮現絲絲的狡黠,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泯然一笑,仿若百花綻放,周圍的人心都亮了……

天老獃滯,然後再一次石化,四品金丹,從這位小姐的嘴裡說出來,怎麼就能夠那麼輕鬆呢?彷彿街邊的地攤賣的雜物一般,那可是四品金丹呀?不知道多少天才地寶才能夠煉製一枚呢?怎麼就可以這麼輕鬆呢?他感覺自己像是白活了這幾十年了一般……

林山也是大震,然後狂喜,但是心中也是疑惑,少女不凡,可是怎麼會救天兒呢?看少女的神情,林山有些模模糊糊,天兒怎麼會認識這樣一位背景深厚的少女?彷彿從兩人第一次相見,就關係不太好吧?林山真的有些懵了,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是,小姐……」明鏡先生的神情明顯也是怔了,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第一次不是很明白小姐的決定,但是他只能夠照做,因為他知道少女的背景,真要是說出來,恐怕整個臨山郡都要大震,整個西臨州都不得安寧……

瞬間,整個房間之中,彷彿陷入了短暫的停頓之中,眾人皆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天老整個人都震撼了,真的救了?四品金丹?天老不敢相信,此時自己的呼吸都在不知不覺中沉重了起來……

明鏡先生的神色也凝重了起來,四品金丹,已經擁有不凡的靈性,那是集天地之精華煉製的丹藥,明鏡先生緩緩地舉起手中的羽扇,輕輕地對著房間一扇,瞬間,一道清風拂過,羽扇之巔,一道朦朦朧朧的光輝飄出,光輝流轉,瞬間籠罩整個房間之中……

眾人瞬間天地之間的源氣彷彿都被禁錮了,而且對於房門外的感應也彷彿全部被切斷了一般,林山臉色微微一變,禁源術,能夠禁錮某一空間之中的源氣,既可以防止源氣流逝,也可以防止藥力消散……

隨手即來,明鏡先生的實力當真是深不見底……

緩緩地,明鏡先生的羽扇輕輕地扇了幾下之後,整個房間之中的源氣已經全部禁錮了,然後明鏡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股強大的氣勢從身體中飄出,帶著淡淡的葯香流轉其中,明鏡先生的身體此時也朦朦朧朧,布滿了光輝,長袍緩緩地盪起,明鏡先生一揚右手,瞬間,袖袍之中,一道金光射出,然後又是萬道金光飈出,一時間,光芒照耀整個房間……

「這是袖裡乾坤?好神奇的法器……」

林山看著明鏡先生的袖口,只見袖口處有著一道紫光蕩漾,不由的怔了怔,袖裡乾坤,乃是一種神奇的儲存法器,袖裡內含乾坤,可以存儲各種物器,空間可大可小,想來明鏡先生便是將那四品金丹放在其中……

一道金光,萬道金光,瞬間,整個禁錮的空間之中,源氣開始瘋轉,然後凝結成一個個的小白點,閃爍在空中,足足有成百上千個光點彷彿在朝拜,在跪請什麼寶物一般,明鏡先生的袖口中,一枚金丹緩緩地飄出,金丹金色,卻給人一種火焰衝天的錯覺,瞬間,整個房間都炙熱了起來……

金丹緩緩地飄了出來,似有虎嘯龍吟一般,金光四射,有著可怕的能量孕育其中,雖然僅僅只有龍眼大小,但是飛出袖口之後,便是不斷的在房間之中遊走,時急時緩,快慢難料,彷彿一團金光一般,不斷地吸收著空間之中星雲密布的光點……

一股無形的威壓瀰漫而出,在整個房間之中蕩漾,眾人皆是驚顫,看著不斷遊走的四品金丹,一個個都目露痴迷,雖然四品,但是已經蘊含非凡的能量了,堪稱可怕……

明鏡先生抬眼望去,手中羽扇微微一搖,一道白光射出,瞬間便是覆蓋在了四品金丹之上,一頭依舊牽在羽扇之上,金丹此處飄蕩,但是依舊還是逃不出羽扇的那一道白光,這就是捕丹術,靈丹靈性十足,煉製之後,越是高階丹藥,越是容易幻化逃離,它們是有靈性和智慧的,可不願意被修士吸收,所以捕丹術乃是丹藥師必須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