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他們當中,只怕有些人終其一生,也不會知道,自己生活的,是別人所建立的世界…」

說出一番辛無莫莫名兩可的話后,楚雲便不再繼續多言。

在虛空中繼續飛遁了半晌。

很快,二人面前,便浮現出一座巨大無比的高山。

高山之上,雲霧環繞,仙音瀰漫…宮殿樓閣更是十分緊湊的羅列其上,呈現一幅神仙畫卷。

「到了…這是就是我們樹皇宮真正的宗門所在!」

看到遠處熟悉的高山,辛無莫沖楚雲說道。

本來,他們從外界進來此地,完全可以撕裂虛空而來,不過他看楚雲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便放棄了這一念頭,反而慢慢的一路飛遁而來。

「果然不愧是有天玄境聖主坐鎮的山門,規模,真是不一樣!」

看著遠處堪比整整一個賀州的磅礴巨山,楚雲不由倒吸口氣。

如今駭人的宗門,只怕在他們那一片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

不過想想也是,他所在的世界經歷了太古滅世一災,僅存的破玄境聖主大多也都陷入到了沉睡,又豈是這一片世界所能比擬的?

「恐怕也只有太古時期的宗門和家族,才能和眼下的樹皇宗相比了。」心中暗暗想著,楚雲跟辛無莫來到巨大高山中的一處閣樓面前。

「楚小友,你就在這裡休息吧!至於其他的事情,等過上幾天再說!」

「有勞辛宗主了。」沖辛無莫拱了拱手,楚雲已經向面前的閣樓走去。

此地他還十分的陌生,所以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至少瀘海境在第五世界中是什麼地域,他要先弄明白!

看到楚雲已經進入閣樓,辛無莫慧心一笑,消失在了原地。

……

樹皇宮內一處巨大的金色宮殿中。

如今七名氣息十分駭人的修士,正紛紛圍聚在此,一臉的疑惑和古怪。

「真是怪事,辛宗主怎麼會突然就給我們傳訊,讓我們放下手中的事情,趕來此地?黃瑜長老,你可是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人群中一名皮包骨頭,異常瘦弱的男子看向為首的老翁,詢問起來。

在場之中就只有黃瑜的實力最高,和辛無莫走的最近,所以眾人也都紛紛看向他。

「是啊,黃瑜長老,若你知道的話,就告訴我們,辛宗主突然傳訊給我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哼!老夫怎麼會知道?」

怒哼一聲,此刻的黃瑜還沉浸在對楚雲的憤怒當中,又豈會理會辛無莫的抉擇?

「這…」

看到為首的黃瑜長老突然發飆,在場的人都是紛紛一愣,不明所以的互相對望。

「哈哈,你們就不要為難黃瑜長老了,他的確是不知道我為何將你們喚來這裡!」

突然,一道十分爽朗的笑聲從這處金色的大殿內響起,緊接著,辛無莫的身影就這樣憑空出現在眾人面前!

「拜見宗主。」

大殿內的七人看到辛無莫的出現,紛紛跪拜下去。

縱然他們已經是破玄境的存在,可面對天玄境聖主,還是得恭恭敬敬的。

「大家都起來吧。」一揮手,一道金色霞光從眾人面前拂過,無形的力量跟著牽引他們身體起來。

「我喚諸位來此,是因為…我們樹皇宮,很快將會有一個大動作!到那時,只怕整個瀘海境的格局都會發生改變,所以…你們要提前做好戰鬥的準備!」

「戰鬥準備?宗主,難道說,瀘海境的其他幾個宗門,要對我們樹皇宮下手了?」

聽到辛無莫的聲音,人群中一名人玄境的老翁不可思議說道。

若真是其他幾個宗門想要對他們樹皇宮下手,那豈不是說,很快就會有一場腥風血雨,瀰漫整個瀘海境?

「錯!並非是瀘海境的其他宗門對我們下手!」辛無莫故作神秘。

「那是…」

「是我們要對他們下手!」

… 樹皇宮的閣樓之中。

此刻楚雲正端坐在一處蒲團之上,雙目緊閉。

至於他的靈識, 萌妻搞突襲:總裁,晚上見!

時間轉眼過去了數個時辰。

突然,楚雲一直緊閉的雙眼徐徐睜開,而他的目光,也在這睜開眼的剎那,露出一抹凝重的色彩。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所謂的瀘海境,竟然是在第五世界的北大陸!」

通過之前靈識的查探,楚雲知道,整個第五世界,一共就只有南大陸和北大陸兩片浩土。

其中南大陸和北大陸之間,更是互相連接的,沒有海域阻隔!是一完整的大荒!

「原來這片世界,竟然如此之小,怪不得當初殺戮之子將其喚作第五荒地,也不是毫無道理。」

神情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既然此刻楚雲已經知道瀘海境的所在,那麼接下來,他就該去尋找殺戮之子了!

「從先前那些弟子口中,我並沒有得知這個世界存在帝境修士的消息,看來,此事還要去問問辛無莫才行!」

心中已經有了打算,楚雲繼續閉上雙眼,開始調息起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去找辛無莫,對方過上不久,也肯定會前來尋找他。

三天轉眼以逝。


這一天,楚雲剛從閣樓中睜開眼,緊接著他就感受到外面傳來一股時強時弱的氣息波動。

「辛宗主,既然來了,又何必站在外面?」

嘩——

一道模糊的人影從楚雲面前閃過,辛無莫就這樣一臉憨笑的出現在他面前。

「楚小友,老夫這不是因為害怕打擾到小友的休息,才遲遲沒有進來么?」靜立在楚雲面前,辛無莫一臉笑意說道。

其實他早在一天前就來到這裡,不過那時楚雲正巧是在休息,他便沒有打擾對方,特地多等了一天的功夫。


「不知辛宗主來此,是因為何事?」

楚雲可不知道辛無莫早就來此,眯著眼,一臉平靜道。

「是這樣的,先前我觀小友的實力不菲,完全可以正面斬殺地玄境的修士,所以我想…藉助小友之力,一統整個瀘海境!」

說出來自己的計劃,辛無莫就這樣直直看向楚雲,等待對方的答覆!

「一統整個瀘海境?辛宗主,你這不是在說笑吧?我可是知道,整個瀘海境不弱於你們樹皇宮的勢力,就有三家。」

「何況…還有四五個宗門的實力與你們旗鼓相當,你想統治整個瀘海境,只怕短時間,不可能辦到的!」

通過先前的查探,楚雲自然早就將瀘海境的勢力劃分琢磨的很透徹。

原本,樹皇宮也是瀘海境的三大勢力之一,可奈何樹皇宮的副宗主萬餘年前外出之時,竟然莫名的消失不見了。因此,在這古老的大荒上,一個名為『幻月宗』的頂尖宗門,一舉取代了昔年樹皇宮的地位,成為瀘海境的三大頂尖宗門之一!

樹皇宮也因為少了一名天玄境的副宗主,降成了二流宗門。

「說笑,怎麼會是說笑?!當初我們樹皇宮的先祖夕月聖主可是曾推演過,萬朝歲月後,會有命運之子從那祖樹中走出來,而我們順應命運,自然有機會看到一線生的希望!」

「眼下我樹皇宮在整個瀘海境,地位遠沒有以前,甚至就連平日里我們看不起的宗門,也經常嘲諷我們樹皇宮,這艱難的日子,簡直是痛不欲生,唯有將整個瀘海境統一了,我才不算愧對於昔年為我們樹皇宮征戰的那些先祖!」

辛無莫一個字一個字頓道,整個人在說完這些話后,更是滿懷期待的看向楚雲。

「一線生的希望…」

楚雲露出一抹苦笑,看來,對方是把洪荒大劫的事情,當成了興復樹皇宮。

「到底應不應該告訴辛無莫實情呢?還是算了,洪荒大劫,這一切實在太過駭人,再者,此地也並非是我所在的那片世界,並不一定,就會有劫難發生!」

心中躊躇半晌,楚雲無奈看向辛無莫,「辛宗主,若是有我可以幫助你的地方,我自然會義不容辭,可是眼下,你想統一瀘海境的希望,真的微乎其微。」

楚雲沒有直說想要統治瀘海境,根本毫無一點希望,做人不能太狠,他也不想讓辛無莫失去信心,從而丟失活著的意義!

「微乎其微?」

聽到楚雲的言辭,辛無莫眼睛一亮。

原本他來找楚雲,並非是想要統治整個瀘海境,好歹他也是活了萬古的存在,又怎麼會沒有自知之明?

他來找楚雲,不過是想在暗中對付幾個曾經背地裡算計過他們樹皇宮的宗門。

可眼下,他說想要統治整個瀘海境,楚雲竟然說有一絲可能!

要知道整瀘海境,光天玄境的聖主,就足足有十餘人,對方如此開口,他又怎麼不驚喜?

當然楚雲此刻是不會知道辛無莫內心深處的想法,不然若是他知道了,肯定是要氣死的!

「是啊,辛宗主,你想一統整個瀘海境,的確是微乎其微,所以要我看,你還是放棄這一個念頭,我們慢慢部署規劃,從長計議!」

「是…是,楚小友說的不錯,那我們就先對幾個實力與我們樹皇宮相當的宗門出手如何?」

這才是辛無莫纔此的重要目的。

他們樹皇宮實力雖強,可若是在瀘海境掀起一翻血雨腥風,那難免要承受極其巨大的代價。


可是如果有楚雲加入的話,那結果就遠遠不同了!

他們此次掀起大戰,完全可以將這所謂的巨大代價,削減成為極小的代價。

畢竟楚雲的實力他也是有目共睹,一擊可以秒殺地玄境的傳奇修士,不可謂不強悍!

「對與你們相當的宗門出手?」楚雲聽聞,再次一愣。

怎麼這辛無莫就這麼不死心呢?

「不錯!當初我樹皇宮從頂尖宗門跌落成二流的宗門,那沙丘山的人可是屢屢的嘲笑我們,這一切,若不給他們一個狠狠的教訓,我這樹皇宮的宗主,也就不當了!」

說起沙丘山,辛無莫的目光都變得陰寒起來。

他早就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對沙丘山出手,可他若那樣做了,只怕整個樹皇宮,都要因他的衝動而湮沒。

所以自萬餘年前,辛無莫就一直在等,等這樣一個可以完全將沙丘山湮沒的時機!

如今楚雲的出現,正是他不可多得的機會!

「沙丘山!?」腦海頃刻間回憶自己之前所打探到的消息,很快,楚雲就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當初自樹皇宮的副宗主消失以後,沙丘山的人除了嘲笑樹皇宮外,甚至有幾次,還在暗中偷偷對樹皇宮的長老下殺手!

「怪不得辛無莫對沙丘山如此憎恨,原來中間還發生了這般多的事情。」

內心苦澀一笑,楚雲是準備去尋找殺戮之子的,又豈會有太多的時間捲入到兩派的紛爭之中?

「辛宗主,在下來北大陸,還有其他的事情,要不等上一陣子,等我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人,我們在一同討伐沙丘山?」

樹皇宮牽扯到自己能否回歸東域大荒,所以無論如何,楚雲也是不願意跟對方發生爭執。

「哦?楚小友來我北大陸,原來是來找人的?」目光露出一抹好奇,辛無莫下意識問道,「不知小友想要找到,究竟是何人?」

「殺戮大帝!」

… 「殺戮大帝!」

楚雲的聲音,就彷彿有著魔性一般,不斷的在辛無莫耳旁蕩漾,牽引他情緒瞬間起伏不已。

「楚…楚小友,你…你是說?你要找的人,是北大陸的…殺戮大帝!?」辛無莫吃驚的看向楚雲,一個字一個字頓道。

這到不是說他聽見殺戮大帝的名諱而感到震驚,而是被楚雲所說的這句話,深深的震撼!

「怎麼?難道有什麼不妥?」

見辛無莫一臉震撼的表情,楚雲心中一緊。

難道自己所要找的殺戮大帝,並非在北大陸,而是在南大陸?

「不妥!不妥大了!」

「我們這片世界,如今哪還有什麼大帝?所謂的大帝,早就已經在天地初開的那段時歲月里,紛紛隕落了!」

辛無莫的聲音帶著恐懼,「我也不知道,為何那古老而強大的神秘大能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那古老的歲月中隕落。可是自那之後,我們這片世界,的確再也不曾出現過帝境的生靈,也沒有第二個殺戮大帝!」

如果之前樹皇宮的弟子說楚雲在那神秘的祖樹中存活了萬古歲月,辛無莫還會持有疑問是現在,他對楚雲的來歷,那是絕對沒有一點的懷疑!

天地初開的生靈!

絕對是天地初開的生靈!

不然對方又怎會不知道,整個大荒下的帝境存在,都已經紛紛隕落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