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巨大的手掌出手,直接往著其中那條巨龍轟砸了過去。

這一掌只能夠將其一對轟掉,左右還有兩條金龍已經是嘶咬在姚躍眼前。

就在姚躍避無可避之際,他手中已經是多出了隕石戟,戟影疾掠了過去。

兩條金龍被他打爆掉,但是他也被震得後退了開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趙天雲后發先制的招式又到了,那血金槍槍頭已經是直刺姚躍胸膛而來。

「好快!」姚躍心中驚呼一聲,身形急扭躲了開去。

嘶!

儘管姚躍躲過了這一擊,但是身上的武服依舊被血金槍的尖銳氣勁劃破撕裂掉,而他胸膛之前也被劃出了一道深深血痕!

這當真是險之又險的一槍,要是姚躍再慢上半拍,這一槍只怕已經是貫穿了他的胸膛!

趙天雲出手當真是絲毫不留情啊!

姚躍並沒有把這點傷痛放在眼中,他抓住這機會,隕石戟往著真趙天雲下腹橫掃了過去。

趙天雲追擊之力來得太猛,空門大露,被姚躍狠狠地橫掃得翻飛了開去!

姚躍如影隨行,諸多密集的隕芒往著趙天雲怒轟了過去。

隕石墜滅!

一團團火焰如同天外隕石不停地墜落轟襲而去!

趙天雲以最快的速度調整了身形,慌忙地應擋著姚躍這些攻擊!

但是姚躍已經是將妖核的力量與元海力量疊加在了一起,戰力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完全是直逼到了中品聖人境界!

趙天雲傾盡了全力,仍然是被姚躍壓著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最重要的是,姚躍速度太快了,他將風界元力的真諦力量都使出來,在這一點上,趙天雲就註定要吃大虧了!

此時此刻,趙天雲身上的衣物幾乎是全部破碎,身上更是多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傷痕,敗績已經是相當明顯了!

「天雲可認輸?」姚躍追擊著的時候問道。

「擋得了我最後一槍,我就認輸!」趙天雲一直處在守勢,他等著就是來絕地反擊的一招!

真龍形跡!

一道如同真龍現身的軌跡乍現了出來!

如果說之前那些龍形戰氣只是虛形,而現在這道真龍形跡,卻是無限地接近了真正的龍軀,那激蕩起來的力量是何其地恐怖!

(今天就兩更,想加更就多多投票支持吧,現在兩千五百多票,離三千票還遠嗎?)

【作者題外話】:感謝純潔的狼、戒一、康兒09e8、囧零囧、流雲W天下、愛神rice這幾位道友打賞!打賞離兩百萬塔豆不遠嘍!有能力的道友多多支持,非常感謝! 易天栩的狗羣在地堡後蜷縮了很多,時間長得讓人以爲主人已經忘記控制它們了。

但實際上,易天栩並沒有忘記它們,基地中新補出來的狗正在源源不斷地加入它們,雖然所有的狗仍舊躲在地堡後面沒有動作。

機槍兵卻已經開始攻擊剩下的一個地堡……

匍匐已久的小狗們終於動了,還是分成兩路。

一路撲向瘋狂掃射着的機槍兵,另一路、卻從mm組合邊擦身而過,直接向人族的基地奔去。

人族基地中,六條小狗已經安靜了很多。

觀衆中頓時就有人看不懂了,有些無知的人更開始謾罵易天栩的選擇。

易天栩的腦中、卻像明鏡一般……

他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將基地中所有的小狗用作防禦,雖然一定能夠防住人族的進攻,但最多隻是五五之局,也許對手很快也能夠把分礦拍下,並且攀升科技;但如果自己放棄分基地,反而攻襲對方基地的話,雖然自己的分基地一定會失去,可對方的主基地、也有化爲廢墟的危險,雖然一定不能將對方打死,卻可以使他的經濟和生產陷入癱瘓。

這兩種選擇中,後者明顯極有吸引力……

所以他在家裏只留了一半的小狗,故意給人族造成:只要操作好就可以拿下分基地、甚至主基地的印象。

而同時,他進攻人族基地的小狗數量也不是很多,使對手以爲只要加上一定的防守就可以擋住。

事實上,一隊小狗的兵力對於有高地可守的人族來說,的確算不了什麼。

對手拉了兩個SCV和兩個火兵站到路口來防守。

但他卻好像忘記了基地中的六條小狗。

它們一直沒死,只是因爲懼怕火兵的強大攻擊力而躲在一邊,選擇最適當的時機同時竄撲出來。

現在就是最適當的時機了。

六條小狗準確地插到SCV和火兵之間,一個分割包圍……

火兵的火焰與小狗的利抓卷在一起。

總共揹負了十多條生命的六條小狗,終於奔赴黃泉,但陪伴它們同去的還有兩個火兵。

雖然只是兩個火兵,但人族路口的防線卻已經來不及形成了,一隊小狗徑直衝進了人族基地,更大的肆虐開始了……

人族已經被迫拖上所有的SCV進行起義了。

但觀衆卻發現,易天栩此時的小狗操作又不如剛纔好了,要說是由於小狗數量的增加,卻又不像。

難道是故意放水?


可即使是這樣,這些小狗也已經讓人族的基地天翻地覆了,一些建築如工程灣和重工,甚至已經升到了半空。

人族的先鋒部隊剷平了易天栩的分基地,但也損傷慘重,不得不放棄攻擊蟲族主基地的機會,只能回退。

他的農民,卻已經只有可憐的個位數了,房子也被打掉好幾個。

這下他學聰明瞭,在高地路口乖乖造了個地堡,同時又用僅有的一點點錢添了一輛坦克,在高地上架好。

易天栩卻已經從騷擾流轉變爲穩健擴張流了。

他連開兩礦,霸下11點的主礦和分礦,看到人族沒有出兵的意圖,又在地圖下方連開兩礦。

佔據了極大的優勢後,他反而異常穩妥。

他等的是蠍子和大牛,這對於直線攀升科技的蟲族來說,並不是很難。

人族卻必須要從頭開始基地的重建和設施完善,好不容易纔拍下分礦,修好了防禦工事。

大決戰的時刻卻到了!

蟲族的發展令人瞠目結舌,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內,不但發展出蠍子和大牛,連基地都開了四片。除了地圖上方、出生點的三片礦外,地圖下方也成了蟲族的領地。易天栩沒有選擇開地圖右邊的分礦,而是開了下方。

兩大片礦區成犄角之勢,將位於左邊的人族欺於核心。

人族卻還是隻有兩礦,而他所能夠憑依的,也只是兩個地堡和三隊mm組合而已。

大牛打頭陣吸引火力,小狗和刺蛇尾隨衝鋒。

它們勢不可當!

分基地後露出一個圓圓的飛行物。

居然又是一個振盪波!

所有蠍子的能量立刻消失,易天栩準備施放的迷霧居然沒有放出來。

同時人族組成一道完美的防線:所有的護士排在最前列,保護住後面的地堡和機槍兵,護士組成的牆之間,只有小小的豁口容許一隻牛進入,但進入豁口的任何部隊,必然會遭到所有火力的攻擊……

易天栩突然之間失去了攻擊的優勢。

改變這一切的就是這個振盪波。

那個人族玩家似乎很喜歡用振盪波……

剛纔在對歐陽逸的一局中,他用振盪波消除了歐陽逸科技球的能量,現在同樣又用振盪波消除蠍子的能量。

它給蟲族的魔法施放帶來很**煩。

易天栩的心中卻已經霍然洞開!

他打的職業比賽並不多,遇到過的對手也不多,但如此喜歡使用科技球的振盪波、又如此善於使用振盪波的選手,他只遇過一個。

他本應該身陷囹圄,本應該隱匿暗處,本應該不再現世。

他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易天栩偷偷擡起眼端詳着對手,對了,的確就是他,易天栩只見過他一面,但那個樣子卻牢牢印在了心裏。雖然臉部不同,可身體輪廓卻非常相似。

那就是cscc決賽的另一位:彩虹戰隊的暗夜叉。

怪不得他在聽到觀衆的議論後會深情糜喪,也怪不得會在選族的時候猶豫不決,更會在比賽中打出這麼熟悉的風格。

因爲他就是暗夜叉。

易天栩覺得有些奇怪,爲什麼暗夜叉竟然會到這裏來比賽。

可當務之急,應該是想辦法贏下目前的比賽……

剛纔的一愣之際,所有衝在前面的大象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小狗和刺蛇,而這些部隊是打不動排好陣型的護士和機槍兵的。

所以易天栩只能退卻。

蟲兵們如潮水般涌來,又如潮水般退去,向着地圖上方,主基地下的小分礦退去。

———————————————————————–

易天栩的感覺沒有錯,坐在對面的的確就是彩虹戰隊的暗夜叉,只不過他戴了面具而已。

2040年的科技,已經能夠製造薄如蟬翼的面具,戴在臉上之後,無論什麼表情都能清楚地表現出來,這種面具透氣性好,不易識別,除了價格昂貴外,幾乎就沒有缺點。


暗夜叉早就從美國**過一副這樣的面具,出事後、他將面具戴上,照樣在外面大模大樣地行動。

他嘗試過翻身,可所有以前親近的人都同他翻臉,犬下也飛快地發過來一份單方面中止合同的文本,就連平時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的彩虹戰隊一干人等都紛紛離開了。

商業罪案科也開始了對他的通緝。

暗夜叉只能隨時隨地戴着面具,也不敢在人很多的地方走動了……

在外面逛了兩天後,暗夜叉有些手癢了,他想碰鼠標,他想玩星際。

雖然總認爲自己是一個商人,可暗夜叉畢竟還是由星際選手起家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原來兩天不碰鼠標,會這樣不舒服。

可躲藏的地方又沒有網絡,所以他就出來閒逛,正好來到華山路上,看到了這個比賽。

在小小露了幾手後,暗夜叉立刻被比賽組織者看中,簽訂了小小的合約後,主辦方邀請他擔任一天的擂主。

暗夜叉並不在乎錢,他只是想在失勢後重新找回遊戲的感覺。

失去了所有的身家,失去了所有的財富,此時的暗夜叉、卻能夠真正享受到電子競技的樂趣,

這一天,暗夜叉的狀態格外出色,很多原先需要十分鐘才能擊敗的對手,往往只用8分鐘就可以用一隻手解決了,甚至連曾經在cscc中給自己一些麻煩的歐陽逸,同樣也躲不過自己的飛刀。

在易天栩上場前,他的自信心重又回覆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有信心擊敗任何人……

但他仍舊害怕被易天栩認出來,所以剛看到易天栩上前來,他將種族改成了P,不想讓易天栩從操作習慣上認出自己。但想了一想後,暗夜叉又覺得自己這麼好的狀態實在難得,如果不抓住這個機會和易天栩認認真真較量一盤、可就太浪費了。

因此他又把種族改回成了T。

他要用自己的主種族堂堂正正贏一次易天栩,雖然這次勝利可能不會被任何圈內人知道。


但沒想到剛開始沒多久,就被易天栩的跳狗陰了一下,雖然及時挽救了回來,可場面大劣。幸好在剛纔的防衛戰中順利消耗掉一些對方的主力,才得以喘息。

現在暗夜叉又有些得意了,因爲他看到了自己獲勝的曙光。

暗夜叉突然很有興趣,想看看易天栩這回又會拿出什麼怪招來。

易天栩果然有所行動。

僅僅十二秒之後,從地圖下方,竟然又飄過來很大一團房子。

暗夜叉正好看見了這一幕,他卻搖搖頭,似乎有些失望。

宿主繼續飛行着,它們的目標,一定就是人族的主基地。

暗夜叉根本沒有理睬他們,他胸有成竹,似乎已經看透了易天栩的伎倆。

星際爭霸是一項最能體現孫子兵法在遊戲中應用的電子競技項目了,很多人慣用的一招,就是聲東擊西。

聲東擊西有很多用法,可有些人喜歡的卻是虛張聲勢的聲東擊西。

就像派一架空的運輸機裝模作樣去敵人家裏逛一圈,還特意在行進中被對方的探路者發現,實際上主攻目標卻在相反方向。

暗夜叉沒有派兵退守,因爲他早就估算出了易天栩的兵力和暴兵狀況。在剛纔蟲族那次失敗的總攻後,蟲族所有的部隊都退向地圖上方,地圖下方應該沒有任何部隊,即使是要用新生產出來的部隊進行空投,也必須還要至少30秒鐘才能構成有威脅的力量,而在這麼短時間內部隊從地圖上方跑到地圖下方也不可能。

所以暗夜叉推斷易天栩的宿主空投完全是虛張聲勢,即使宿主中有東西,除了少量的刺蛇和小狗外,也許全都是農民了。

“難道你覺得用這個伎倆就可以騙過我?”暗夜叉的心裏覺得好笑。

但同時他又覺得害怕,因爲在cscc中、每當他覺得好笑,接下去必然就會有可怕的事發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