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她的眸子很平和,看不到殺機,也見不到冷芒,但是出手卻極為可怖。

星空似大海在翻湧,一輪仙月當空,上破天,下懾地。

「該死!」

上代青霄天主咬牙。

神主從涅槃中走出,所擁有的戰力超出了他的預估。

「景霄,你在幹什麼,還不速速出來!」

旁邊,上代神霄天主沖著最後一座神城喝道。

他們如今的境況都不是很好,都是以本源為代價施展禁術保持著聖天級戰力,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他喝動最後一座神城,要景霄天主出現,一起戰神主。

然而,那座神城中並沒有傳出回應。

上代青霄天主以神念一掃,臉色一變:「感應不到景霄的氣息了。」

「什麼?!」

上代神霄天主頓時一驚。


他們一邊與神主戰鬥,一邊都是探出神念,湧向最後一座神城內。就在下一刻,兩人齊齊一顫,他們看到了一灘灰燼。


「你……你殺了他!」

兩人望著神主,臉色真正大變。

尤其是上代神霄天主,他終於明白了自己之前傳音上代景霄天主時對方沒有回應的原因,原來,原來是已經死了。可是,他在出來的時候,對方明明還活著啊,就在這短暫的時間裡,神主竟然斬殺了上代景霄天主?

這不太可能啊。

「咻!」

突然,一縷微光從那方古城中射出,飛入了神主體內。

她神色平淡,並不多言,仙月幻化天倫寶印,鎮壓萬古諸天。

「該死!你……你從很久前就開始掩飾這一切,他早就死了,我們感應到的並非是他真正的氣息,你……真是好算計啊!連這都要遮掩!」

上代青霄天主兩人大吼,怒氣滔天。

上代景霄天主一直在牽制著神主的涅槃進度,在與神主做成最直接的交鋒,爭鬥了百萬年之久。讓兩人想象不到的是,對方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死去了,他們所感應到的氣息,那竟然是神主刻意為之,是為了麻痹他們。



「報應!報應啊!」

神主使者大笑,非常的解氣。

上代青霄天主兩人臉色鐵青,出手越加的狠辣了,堪稱毀天滅地。

「這……」

遠處,神霄子驚駭。

下一刻,他悄然退走:「不行,要立刻通知其它幾位天主大人們,否則,兩位老祖宗將危。」

如今,九重天的天主們下界都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但是這個代價若是與失去兩尊聖天級存在相比,那顯然是後者更嚴重,嚴重數千倍。且,就算幾位天主無法下界,取來幾件無缺聖兵也是有大幫助的。

「哧!」

他撕開星空,一步跨入其中。

對此,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自然知曉,甚至於,他們暗中在替神霄子掩飾,幫助他離開這裡,他們如今的狀況確實不容樂觀。

只不過,他們的願望終究還是落空了。

「想走?走的了嗎!」

一道冰寒的聲音響起,姜小凡冷笑,頭頂神圖,一步就跨了過去。

他抗衡不了此刻的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但是神霄子他還是能夠對付的,既然神霄子來了這裡,他就不可能讓對方安然離開。

「小輩!」

上代青霄天主喝道,出手制止姜小凡。

神霄子是九重天的年輕至尊,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他們不可能讓對方有失。而且現在,神霄子是否能夠離開,那也關係到他們之後的境況。

「仙幻聖境。」

神主突兀開口,充滿磁性的聲音響徹星空。

她出手攔住了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令他們無力阻止姜小凡。

「唰!」

姜小凡如今已經跨入羅天第二重天,速度快的出奇,瞬間就出現在了神霄子身邊。他頭頂神圖震動,自主飛到了他的手中,被他直接壓蓋了下去。

「住手!」

「停下!」

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大吼。

神霄子更是遍體生寒,額上瞬間流下了冷汗,驚恐不已。然而他畢竟是羅天級的年輕至尊,膽識過人,直接後退,撕開星空隧道,一步就跨入其中消失不見。

對此,姜小凡面不改色。

「殺!」

他口中傳出一聲低喝,無視閉合的星空隧道,直接持著神圖壓了下去。

「轟!」

恐怖的神能波動,神圖所過,毀掉了四周的一切。

一道慘叫傳出,夾雜著驚恐,絕望和不甘,而後很快消散了下去。這片星空徹底破碎,絲絲縷縷的血霧交織,觸目驚心。 血霧交織,漂浮在四周。

「這樣就好了。」

姜小凡回頭,淡漠的掃向上代青霄天主兩人。

「該死!」

上代青霄天主兩人怒極。

神霄子的氣息徹底消失,顯然已經隕落。他們太清楚姜小凡手中的那方神圖的可怕了,比聖兵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樣的一擊下,神霄子不可能逃過死亡。

「殺的好!」

神主使者大笑。


神霄子為九重天的一位年輕至尊,如今被姜小凡斬殺,九重天可謂是損失了未來的一員超級大將,這自然讓它爽快。

「咻!」

遠處,上代神霄天主眼中射出兩道殺光,直逼姜小凡而去。

「時隔萬古,你們越來越沒有氣度了。」

神主道。

她黑髮如瀑,眼神平和,抬手崩碎上代神霄天主的殺光。

殺光崩碎,上代神霄天主和上代青霄天主瞬間靠攏,滿臉警惕的望著神主。這一刻,他們不再出手,兩雙深邃的眸子中精芒交織。

「走!」

上代青霄天主低沉道。

神主太過可怕了,完全能夠和道尊相提並論,當年他們三大天主聯手都不是對手,此刻更加不認為能夠對付她。上代青霄天主動手,拉開了一道星門。

「你們覺得能走嗎?」

神主平淡道。

她望向前方,上代青霄天主打開的星門頓時崩碎。

神主使者說她仁慈,她說自己殺過人,手上早已經染過血水。如今,她又怎麼可能放過曾去刺殺她還在襁褓中的女兒的兇手呢?

「你……」

上代青霄天主兩人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你要阻止那就戰,看看你這種狀態能夠支撐多久!」

上代神霄天主喝道。

「鏗!」

一縷道之劍從其眉心間衝出,熠熠生輝,牽動天地萬則,殺向神主。

更加可怕的大戰開啟,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一起攻殺,皆施展出了無雙妙法。他們顯然都很清楚神主的可怕,出手絲毫沒有保留,招招狠辣。

「無量光,千世劫,萬古匆匆盡歸亡!」

上代神霄天主大喝。

星空在坍塌,混沌在湧現,場景駭人聽聞。

這是一道更可怕的法則力量,彷彿能夠開天闢地一般,姜小凡縱然有神圖守護在旁也感覺驚悚,快速後退,橫移出現千百里。

「這……」

他眸子中閃爍精芒,實在是被震住了。

他望向了更遠處的神主……

神主划動雙手,星空於她而言彷彿靜止了一般,她眸子平和,眼中沒有半點殺光,雙眸的色彩比星辰還要耀眼,比泉水還要柔和。

「仙幻聖境。」

四個字劃出,平和無波。

姜小凡注視著神主的雙手,他的眸子變得十分神秘,有一種詭異的力量在涌動。他看不清神主的動作,但是卻能夠感應到一種無上的法則,與天地齊高。

似乎有感,神主抬頭望了他一眼。

而後,她的動作慢了下來,雙手平緩的划動,慢了數倍。

姜小凡微怔,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感激和敬意。他知道神主察覺到了他在感悟她的法則大道,所以故意放慢了動作,讓他能夠看的清晰。

「轟!」

兩種法則力量劇烈的碰撞,湮滅一方星空。

「極變,變滅,變毀,變歸一!」

上代青霄天主大喝。

他滿頭黑髮倒豎,徹底發狂。

星空之上,一輪圓月壓下,帶著一股浩大的世界之力,瞬間鎮壓一切。

「鎮。」

神主只有這麼一個字。

「咳!」

上代青霄天主倒飛,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下來。

同一時間,上代神霄天主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他展出了超級法則力,但是相比神主的仙幻聖境卻是差了不少,這一刻法則崩潰,他張口咳出一道精血。

「看到沒有,神主大人是無敵的,你們兩個宵小之輩絕不是對手!」

神主使者激動的大吼。

當年神主誕下子嗣後變得虛弱不堪,戰力大減,上代青霄天主等人在那個時候殺至,逼的神主幾近生死,這一直令他非常不甘。

姜小凡望著此刻的神主,心中不由得有些震動。

無愧於上古神主之名,小公主的母親地確具有無上姿態,與道宗之主處於同一個層次,都是聖天境界內無敵的存在。

「嗡!」

仙幻聖境轉動,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再次被震飛。

他們臉色難看,從遠處衝來,再次衝擊,展出無上手段。然而神主有本源道力相助,近乎完成了完美的蛻變,上代青霄天主和上代神霄天主根本不是對手。

劇烈的交鋒,聖級道光紛紛揚揚。

「噗!」

上代青霄天主又一次被震飛,軀體遍布裂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