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在哪裡?帶我過去。」風洛想了個大概,就打算付諸實施。再好的辦法,也得根據實際情況實行。

村民集中在河岸村的神壇旁邊,搭起簡單的棚子,讓重傷者躺在裡面。年輕力壯的人拿著武器,在四周巡視。

村長看到風洛,彷彿救星到來,緊皺的眉頭有了鬆動。詢問之下,講了眼前的情況。

保護村子的圍牆,由於被神使嫌棄難看,有一段拆掉重修。但神使很快離開,重修沒人管,只搭了一半。後來胡亂用石頭建造好,將就著用。沒想到被晶獸湊巧突破,進入村子。

冬季馬上到來,村民沒吃沒住,眼瞅著撐不過去。 第二更到。努力碼字ing,看在星辰累的都快變成流星的份上,給點表示吧?推薦!收藏!

——————————————————

離開三頭狼族營地之後,趙雲因爲睡期將至,甩開大隊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戰鸛族營地。同行的只有冀翼一人。回到自己營帳,已然略有睏意,隨口吩咐了幾句,就進入了夢鄉,自有聖女海倫安排人員值守不提。

冀翼繪聲繪色的敘述了戰神戰績之後,整個戰鸛族歡騰起來。老鸛族的人都哭泣着,對着趙雲方向跪拜,族人的仇總算稍微報了一些。每個人都想之所以不能踏平三頭狼族營地實在是自己太弱了,反而拖滯了戰神。如今戰神憑藉一身之力已然報了不少仇恨,只要自此努力訓練自然有雪恨的一天。戰族的人則更多的是興奮,原本彪悍的戰族知道了自己的戰神如此威武,聽着如同神話的戰績,都心潮澎湃,只恨自己不能同去作戰。

戰鸛族族中急忙準備慶功的酒宴,每個人臉上都一掃前幾日擔心和痛苦的表情,人心可用之下,工作和訓練的熱情都大幅度的提高了。

等到紅葉帶着二百銅甲風騎回到營地已然又過了三日,趙雲已然醒來。戰鸛族人迎出五十里,每隔百米就有兩人人,身後揹着彩旗,見到隊伍就吹響牛角,然後在隊伍面前交叉跑過兩次。纔在牛角聲中,奔回營地,做報捷狀。一時之間,牛角報捷聲沖天而起,不停的迴盪在草原之上。

跑到營前的牛角騎士,跳下馬,對着四個方向長長的吹響四聲牛角,做報捷於四方先祖靈魂,最後對着趙雲方向跪倒叩首。 惹上豪門,總裁的天價妻 。隨着營前的隊伍的人越來越多,每個戰鸛族的人都知道,勝利的隊伍已然即將到達了。

趙雲聽到鼓譟之聲,出門一看,知道是迎接凱旋將士的儀式也是微笑起來。子龍索性上了瞭望塔,站在最高層,駐槍而立,觀望起來。

銅甲風騎受到這樣的迎接,那個不是熱血澎湃?個個挺直搖桿,悄悄擦拭銅甲銅盾。只覺得就算此時戰死沙場也是無憾了。

遠遠的尚未到營門外,已然看到歡迎的隊伍。最前面是兩位聖女,身後是冀翼和三位族中祭祀,兩翼是五百牛角騎士,最後是戰鸛族的大量族人。

看到凱旋戰士歸來,五百個牛角騎士,一起吹響的牛角。一時之間聲震九天。

紅葉也是心情澎湃,一揮手,高喝一聲:“起槍!”雖然牛角聲中聽不到聲音,但久經訓練的手勢讓每個風騎明白了命令的意思。整個隊伍暫時停了下來,長達五米大槍的底部被託在手心,整齊的立向天空。

“致~禮!”紅葉莊重的喊道。

銅甲騎士們齊聲高喝一聲,手裏託着的大槍斜斜成四十五度斜指天空,隊伍緩慢但整齊的開始緩步前進,若非久經訓練,這樣的姿勢實在難以做到,更何況如此整齊。當真是威武雄壯之極。

見到自己的隊伍如此威武,身後的族人們都興奮的嚎叫起來,原來子的戰族族人更是用各種兵刃敲擊盾牌,發出有節奏的哐哐之聲。

隊伍來到聖女面前,紅葉伸手止住了隊伍,跳下馬,對着聖女深深的鞠躬下去。伊卡莉伸出手,身後吵鬧的聲音慢慢變小了,最後安靜下來。

伊卡莉微笑的掃視了一眼銅甲風騎,也不扶紅葉,轉身大聲對着身後的衆人喊道:“戰神的榮耀之下!我們的勇士回來了!”

被壓制住聲音的戰鸛族人再次喧囂起來,震天的鼓聲,牛角號聲,敲擊盾牌的聲音震的草原彷彿也搖動起來。

伊卡莉再次伸手製止了歡叫聲,她轉過頭,對着紅葉說道:“戰神的戰士啊,你們的勝利彰顯了戰神的榮耀,回到自己的營地,爲何還要施禮呢?你們只要驕傲的擡起頭就好了!擡起你們的頭吧!今天你們纔是主角!”

紅葉聽了,心裏一陣激動,擡起頭,看到伊卡莉眼中只有真誠的喜悅,也就擡起頭來,她轉過身對着銅甲風騎叫道:“盡情的驕傲吧!你們是戰神的戰士!”

銅甲風騎齊聲歡叫起來,紅葉轉過頭,剛要感謝兩位聖女的迎接,卻見到兩位聖女相視一笑,對着自己和身後的銅甲風騎深深的鞠下一躬。

紅葉愣住了,身後的銅甲風騎都愣住了,整個戰鸛族的族人都愣住了。瞬間整個營地鴉雀無聲起來。

“戰神即勝利,你們帶回了勝利。即使我們身爲戰神的神侍,但此刻你們的身上充滿了勝利的光輝,閃耀如同戰神一般,我們也將致敬於這光輝之下,勿要惶恐,凡給戰神帶來榮耀者,必受神恩,這原本就是你們應得的尊重。”


所有的銅甲風騎都激動的熱淚盈眶,所有的戰鸛族戰士都感同身受。尚武的種子,在尹卡莉的精心安排下,悄悄的在所有人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

站在瞭望塔上的趙雲,看到戰鸛族慶祝的場景,也不禁被勝利的歡快所感動。暢笑起來。他的笑聲驚動了下面的人,看到戰神的人都跪倒在地,隨着跪倒的人越來越多,更多人看到扶着劍立着槍,挺立如鬆一般的戰神在高處俯視着他們。

最後所有人都對着趙雲跪下,子龍對着下面大手一揮。紅葉心思激動之下,高喊一聲:“戰鸛族紅葉,帶領銅甲風騎一百六十二人勝利而歸,獻榮耀於戰神旗下。”

子龍因爲紅葉是用草原蠻語所說,並未明白意思,但知道是對自己施禮,當下伸手虛扶一下,點點頭表示讚許。

隨着戰神的肯定,整個營地歡騰起來,尹卡莉趁機宣佈:“慶功開始!”

實際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此次勝利其實只是戰神一人。但剛剛經受一場劫難的戰鸛族確實需要一場大的勝利來鼓舞整個族羣,所以尹卡莉和海倫商量後特別提高的對待的規格,而這確實也極大的鼓舞了士氣。

紅魅早上就被這震耳的牛角聲所驚醒,遠遠的她看到了整個迎接的過程。癡癡的看着戰鸛族歡騰的營地,轉頭看到自己身後戰士露出羨慕和吃驚的神色,小狼女默然了。如此對待勝利的戰士,又有那個戰士下次作戰不會拼死效力?榮耀這個詞對於戰士來說,無異於生命,甚至更高。

長嘆了一口氣,紅魅調轉了馬頭:“我們回去了。回營準備一下,直接回族裏。戰鸛族已然不可輕視,我必須儘快和父親談談了。”

一隻優秀的軍隊,必然是要用不斷的勝利來填喂的怪物,此時趙雲旗下的軍隊,吃下了第一口甘美的果實,嚐到這美妙的滋味,還能停口嗎?誰又甘心停口呢?

勝利即榮耀,在這凱旋的一刻,戰士永耀於戰神旗下。

—————-鳴——-謝———————-

感謝書友 欣欣向榮 提供封面。

感謝書友 cool蟲提供羣。此書羣號爲:1703632 「神仆,請您向神明祈禱,幫助我們度過難關吧!」村長流下了淚水,旁邊的村民也紛紛求助。

誰都知道,祈禱是沒辦法解決吃住問題的。村長這麼說,實在是逼得沒有辦法,同時也減弱肩上的壓力。


風洛點點頭,一步步走上神壇。這次走神壇,跟成人禮那天完全不同,因為這次,他代表著神明!

「大山的子民,所有生活在這個村子的人,都是一家人!只有相互幫助,才能度過寒冷的冬天!自私自利的人,將被全村人唾棄!」風洛大聲高喊。

他聽過祈禮者和神使的祈禱,盡自己所能編了一段話。雖然有點不倫不類,但村民們不會在意細節。重要的是,現在有人帶他們度過難關。

「遵從神明意願,我們一定會是最忠誠的子民!」那個年輕人帶頭呼喊,大家緊跟上去,頓時士氣大漲。

有了鋪墊,風洛叫那些房屋幸運保存下來的人拿出食物,就變得順理成章。但凡有保暖物品的,也貢獻出來,給傷者使用。

暫時安頓好,風洛讓村長叫幾個村裡威望高的人集合,一起商量對策。

首先當然是重修圍牆,當即有人下去找人手。白天晶獸出來活動少,夜裡才是最危險的。所以必須抓緊時間,在日落前修好。

最難的是如何解決食物,以及保暖的物品。第一個提出來的辦法是向其他村子求救,被否決了。

各村子之間不和睦,常有衝突。就算不會趁機落井下石,雪中送炭是不可能的。而且最近的村子,也在數十里之外,就算人家願意幫忙,搬運東西也是難題。

自力更生,是目前最有效的辦法。所有人把目光盯在風洛身上,他的強大實力,成了大家的依靠。風洛不再客氣,發布一道道指令。

「擅長砌牆的人都動手,有力氣的人幫忙搬運石塊,日落前修好圍牆!」

「沒有受傷的女人和孩子,到村子附近採摘野菜、果實,能吃的東西,都收集過來。」

「身手好的獵人,三人一隊,和我一起保護摘野菜的女人和孩子。」

「剩下幾個人照顧傷者,並在村裡煮好東西,等外出的人回來吃。」

「村長,你留在村裡安排房子,今晚要讓所有人都有地方睡覺,不能有人受寒!」

……


只用了一刻鐘,風洛安排好全村的事情。他想起木大師站在船頭指揮的身姿,此刻才知道當個指揮者也挺累的。

安排事情很簡單,關鍵是大家得聽。村長或許也能做出這樣的安排,但他缺少足夠的威望,別人不願聽從,自然不會有效果。風洛靠著神仆的身份,雷厲風行,無人質疑。

被燒掉的房子還在冒煙,喪生於晶獸之口的人,留下斷胳膊短腿,甚至半邊腦袋。此時無人搭理,因為活著才最重要。

「神仆,這把鋼叉給你。」那個年輕人遞給風洛一把叉子,比其他武器稍短,可見他的用心。年輕人也是獵人,他要跟隨風洛保護大家。

年輕人做了自我介紹,他叫阿爾,弟弟選上神仆走了,家裡只有他一人。不出意外,阿爾將來會成為村長,甚至堡主,所以他主動承擔責任。

「阿爾大哥,我們等會兒如果能發現野獸,盡量獵殺。」風洛對阿爾印象很好,說話客氣了很多。

「是的,神仆,我們要多儲存食物和獸皮。」阿爾一點就通,他這句話是幫風洛解釋,讓另外兩個人明白。


七八歲的孩子、五六十歲的老人,都到村邊的山林里。五個人一組,分散開採摘。

深秋季節,草木開始枯萎。孩子們不會認植物,所以看起來能吃的葉子、根莖,都先收集起來。老人們的經驗豐富很多,摘的都能吃。

十多個獵人,在四周分散開。平時狩獵,他們自有章法。現在只不過換成了保護老幼,之間的距離自然而然控制好,不需要多說。

阿爾告知其他獵人,如果發現野獸,順便捕殺。但首先要注意的,還是保護人的安全,萬萬不可追擊太遠。

忙活了半天,老人孩子都有所收穫。風洛分出幾個獵人護送,把東西帶回村子。交代他們無需出來,先收拾好廢墟,以及收集柴火。

風洛數了一下剩下來的人,還有五個。

「上午收集的食物,僅夠今天吃,明天起來就沒了。咱們要在半天時間內,深入大山,獵殺更多晶獸!你們敢跟著我嗎?」風洛環顧四周,眼神堅定。

「誓死跟隨神仆!」包括阿爾在內的獵人,回答得很堅定。村裡很多人受傷,如果得不到足夠的食物補充,傷勢惡化之後,難逃一死。

「燒火,做吃的。一刻鐘后吃午飯,吃完休息半個時辰,動作快點!」風洛把幾個人當成,船上的士兵,發布簡潔的命令。大部隊回去的時候,風洛留下了兩隻兔子和幾隻鳥。

昨晚一直折騰,今天上午又忙活,大家的體力消耗到了極點。獵人熟練地將獵物開膛破肚,生火烤炙。鮮紅的血站在手上,就在身上擦擦,沒人顧得上洗手。

吃完之後,風洛讓大家馬上休息,他自己在旁邊巡視。剛躺下,就有人發出呼呼聲。

半個時辰很快過去,大家明顯沒睡夠。風洛心知肚明,卻沒有辦法。只有半天時間,如果不抓緊,日落前想有收穫就難了。

涉及到捕獵具體的行動,風洛就不插手了,交由熟悉地形的人帶路。

或許是昨晚十幾頭四階晶獸給鬧的,路上的晶獸很少。兩個時辰過去,只獵殺到三頭,最高的才二階。

想到村裡的人,明天起來就要餓肚子,獵人們的神色就變得很難看。

「我知道有個地方,肯定能捕殺到很多晶獸!」阿爾突然開口。

「有好地方不早說,還我們白跑。」雖然對阿爾的身份有顧忌,那人依然語氣不善,明顯是心情很差。

阿爾猶豫了一下,才說:「往東面走,五里地的樣子,有個山谷里有很多晶獸。」

「往東,那不是、那不是迷人牆?」幾個獵人的臉色都變了。 四十三章 以血消仇

碼字碼到吐血,希望看到推薦收藏的時候也能高興到吐血啊。。咔咔

——————————————————

三日後,戰鸛族的慶典剛剛結束,一個遊騎來報,三頭狼族族長帶領百多人已然出現在營地外五十里,他們希望能拜見戰神。

來意不明之下,尹卡莉和海倫兩人不敢怠慢,一面派出遊騎四下加強偵查,一面安排人手,提高了營地的警戒。

辦好諸事,兩人一起拜見趙雲,通報了情況。

“咦?”趙雲聽到三頭狼族前來拜訪先是一怔,隨即微笑起來:“戰不能戰,守不能守。族中援兵又不可信任,應該是來求和的。”

低頭尋思片刻,知道戰鸛族還要時間發展訓練,雖然仇恨極深,但即使只是暫時的和平,也有利於戰鸛一族。缺了最大的受害者,狼族也沒什麼理由一定要得罪展現了實力的戰鸛族吧?

想到此處子龍點點頭“見。”

三頭狼族族長,穿着最華麗的衣服,服食了祕製巫藥的老人,面色紅潤猶勝平日。他騎在一匹駿馬之上,身後一百二十七個人都上身**,腰間只帶一柄短刀,其中有三人還斷了胳膊一人獨目,其它還有十餘人受的傷還沒痊癒。

遠遠的出來迎接的驥翼,心中納罕,雖然三頭狼族受創不輕,但無論如何也不至於連百餘護衛都準備不出來吧?怎麼帶些傷員殘疾之人就來了?

“我是三頭狼族的族長,請見戰鸛族戰神。”三頭狼族族長,對着驥翼施禮。恭敬但並不卑微,似乎並沒有剛剛在戰場上輸的很難看。如此平靜到讓驥翼有了些敬意。

“我代表兩位聖女歡迎您的帶來。”驥翼平靜的說道,也還了一禮,即使刀兵相見,仇深如海,起碼的禮數驥翼卻不會缺少。殺人用的刀劍弓矢,而不是不禮貌和怒罵。

兩人客氣幾句,來到營門之外,兩位聖女和三位祭祀中的兩人在營門之內迎接。互相問候之後,尹卡莉客氣的詢問三頭狼族的族長的來意。

“專門爲了解決兩族衝突之事,不知道戰神是不是能見我一面呢?”三頭狼族族長,悄悄的環視了一下戰鸛族的營地,看到迎接自己的人雖然客氣,但其它戰鸛族的族人都冷冷的看着自己的隊伍,眼光中充滿了不屑和仇恨,暗自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戰神已然示下,正在等着見您。還請跟我來。”尹卡莉看到三頭狼族族長似乎只想和戰神說出來意,也就不在詢問,直接回答道。

“我有個小小的請求,我知道你們把戰死的族人都集中安葬在一起,不知道我能否先去祭拜一下,若是戰神肯在那裏見我,我就感激不盡了。”三頭狼族族長微微感到意外,請見戰神不過是禮貌上的要求,實際上就他了解得知,戰鸛族戰神一向不理會族中雜事,現在竟然肯見自己一面,確實大違常日作風。

“這……”尹卡莉猶豫了一下,她注意到周圍聽到的戰士都面露怒色。想到戰神分析,也知道議和若是成功,確實對戰神旗下勢力有很大的好處,若是三頭狼族族長在祭拜的時候能打動衆人,稍微減少些仇恨,議和之事也好辦的多——雖然即使現在議和,也斷斷沒人會質疑戰神的決定。

想到此處,尹卡莉點點頭:“老族長請。”先讓海倫報知戰神緣由,轉身帶着三頭狼族族長直奔營後戰士墓地所在。

聽到屠殺自己族人的三頭狼族族長去了戰士墓地,不少戰鸛族人都覺得很氣憤。難道殺了人只要祭拜一下人就能活轉過來嗎?假惺惺的傢伙有什麼資格進入神聖的戰士墓地?那是戰神每日都要靜立片刻的地方。沒有事情的人,都靜靜的尾隨着隊伍,他們想看看那可恥的偷襲者能做出什麼樣的拙劣表演。

出乎尹卡莉的意外,進入戰士墓地的三頭狼族族長並未行禮,他只是站在幾百墓碑之前,靜靜的站立。一言不發,一動不動。絲毫沒有露出祭拜的意思。

周圍圍觀的戰鸛族族人憤怒起來,他們交頭接耳,私下竊竊私語,戰士已然把手放在了刀的柄上,緊緊的握住,若非聖女和兩個祭祀在,早就衝上去把這老人撕成碎片了。

嘈雜聲越來越大,尹卡莉皺着眉頭,正要壓制一下這已然近乎吵鬧的人羣,突然人羣一分,趙雲帶着海倫走了過來。

“參見戰神!”戰鸛族人不得不壓住怒火,無論如何戰神面前不可喧譁,戰神自然會處理一切,每個人都低下頭,對着趙雲施禮。

三頭狼族族長轉過頭,用複雜的眼光的看着趙雲,眼神的最深處帶有一絲怨恨和恐懼。

見到趙雲走盡,老族長盡力挺直身體,和子龍對視了片刻,才深鞠一躬:“三頭狼族族長見過戰神。”

趙雲點點頭,掃視了一眼老族長身後不少帶傷低着頭,對自己施禮的衛兵,皺了皺眉頭。久經戰陣之下,趙雲異常敏感,這些人都帶着一股氣息,讓他感到這百餘人都是死士。但三頭狼族族長帶這麼多死士來,到底想幹什麼呢?難道想刺殺不成?

“請起。”趙雲虛扶一下,故意走到近前。刺殺嗎?自己保鏢也做過不少時間了,還怕人刺殺不成?


自然有驥翼在旁邊翻譯。

“您的武勇,讓人欽佩。”老族長擡起頭看着趙雲,神色憂鬱。“我此次前來是爲了兩族衝突之事。希望兩族能放下仇恨,共同牧馬在這草原之上。”

趙雲掃視了一眼,地上的墓碑。淡淡的一笑:“不知老族長爲何要在此處談起?”要戰便戰,要和不一定了,戰爭可以由你挑起,但何時結束,就不是你能決定的了,至少不能那麼輕易的給你。

三頭狼族族長一笑:“上次我族偷襲之人共計一千三百二十一人攻入你們營地,陣亡三百二十人,後來前後死在戰神和戰神旗下共計八百二十八人。此次剩餘一百七十三人都在這裏了。”

說完老族長回身指了指身後的護衛,用憐惜的眼神看了看身後的狼族勇士:“這些都是我們三頭狼族中的勇士!”

周圍戰鸛族的人一陣騷動,子龍一時也搞不明白老人要幹什麼,靜靜的聽着。

老人回過頭,仰天長嘆一聲:“對戰鸛族發動戰爭的是我,他們不過是遵循我的命令行事而已。他們和躺在地裏的戰鸛族戰士一樣都是勇士。”

老人頓了一下“但三頭狼族已然不能再作戰了。我們……死的人太多了。現在我只希望能抹掉這仇恨。”

趙雲一皺眉頭,還未說話,就見老族長眼睛一閉,右手無力的下揮了一下。

“願以我血,清洗仇恨!”一個三頭狼族勇士大叫一聲,抽出短刀,割斷了自己的喉嚨,鮮血噴出,灑在了墓地之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