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這消息當然也傳到了王大的耳朵里。

他正興緻高昂的帶著人往廣場而去。

廣場中心的擂台上,姬明月目光如炬的看著沈泠鳳:「等會開始比試,點到為止,輸的一方要給贏的一方五塊紫色晶石。」

沈泠鳳點點頭,其餘的人便退下了擂台,留下姬明月和沈泠鳳兩人在擂台之上。

也沒有裁判,就一個眼神,兩人瞬間便打鬥糾纏起來。

王大趕到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一副場景。

看著台上姬明月和沈泠鳳激烈的打鬥,王大得逞的笑了。

沒錯,昨晚就是他從客棧里的客房登記上找到沈泠鳳的名字,然後再寫了張紙給姬明月,告訴她明月城來了一個長得比她美,修為比她高的女人。

他覺得,憑著女人的嫉妒心理,姬明月肯定會找上沈泠鳳。

他就是想看看姬明月碰上沈泠鳳,到底誰輸誰贏?如果姬明月實力更勝一籌,剛好殺殺沈泠鳳的威風。

如果姬明月都不是沈泠鳳的對手,他也沒有任何損失,所以不管最後結果如何,他都不虧。

可是王大萬萬想不到,姬明月哪裡是如傳言那般不可一世,不把所有人看在眼裡,她只是個武痴,所以,根本沒有被王大紙條上那些添油加醋說沈泠鳳比她美的話刺激到,而是憑著這些描述,一眼認出沈泠鳳。

所以現在她是純粹想和沈泠鳳一比高下。

王大坐在廣場街邊靠窗的茶樓里,看著擂台上的情況,再把視線掃過君凌天他們。

看到懷裡抱著小蓮,肩上趴著小白的藍溟,王大一楞,昨天藍溟和小蓮都在空間,今天才出來,所以昨天王大並沒有見過他們。

現在看到藍溟身邊有兩隻小獸,自然以為那是藍溟的契約獸。

藍溟和君凌天他們站在一起,這情況一眼就能看出他們是一起的。

此刻,王大也深思起來,沈泠鳳這一群人每一個看起來都不平凡,再看擂台上,王大忽然覺得,姬明月對上沈泠鳳,根本沒有贏的可能。

而擂台上,姬明月和沈泠鳳徒手過招,姬明月正熱血沸騰。

沈泠鳳心裡也驚訝,因為她在姬明月的靈力中,感應到了和聖靈水很相似的氣息。

【三更了……】 「藍溟,她身上的靈氣?」疑惑中,沈泠鳳向藍溟確認。

藍溟和她心靈相通,只她一句話,藍溟便明白她想問什麼。

「我也感覺到了。」

得到確定,沈泠鳳下手比剛才更迅速。

兩人拼的都是實力,沒有任何外力和武器。

沈泠鳳氣勢徒然增大,姬明月就開始落了下風,其實,姬明月也在沈泠鳳的混沌之力上感覺到了一股親切感。

沈泠鳳招招狠厲,最後一掌,帶著混沌之力把姬明月擊退了十幾米。

「噗——」

姬明月噴出一口血,單手撐在地上,抬頭看著負手而立的沈泠鳳。

「你贏了。」抬手擦掉嘴角殘餘的血漬,姬明月站起來朝沈泠鳳說道。

沈泠鳳淡淡的笑了笑,這個姬明月倒是真爽快,難道她真的只是為了找自己比武?

沈泠鳳環視了周圍一圈,在看到某個窗口上一張震驚的臉之後,腦海里靈光一閃,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同時,君凌天也已經看到了王大。


面對著兩人犀利的目光,王大瞬間感覺後背涼嗖嗖的,他知道,沈泠鳳和君凌天是在看他。

腳底抹油就想溜,卻已經來不及了。

君凌天手一揮,一道黑影朝王大直直的飛出去,在王大轉身要跑之際,揪住他的后衣領,像提著一隻小雞一樣的把王大提起來,然後又「嗖」的一下回到君凌天身邊。

化作人形的黑影,正太臉上帶著邀功的表情:「主人,我把他抓回來了。」

然後,黑影嫌棄的把王大往地上一扔,接著從懷裡套出一條手帕,擦了擦手,最後扔掉。

看著黑影那和君凌天如出一轍的動作,沈泠鳳嘴角抽了抽,真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獸獸。

而王大被他這一系列的動作氣得差點沒吐血。

「你們想幹什麼?」輸人不輸陣,所以王大先發制人。

沈泠鳳聞言,笑盈盈的走過來,那樣子看起來無害極了。

只見她朝黑影勾了勾手指。

黑影眼睛一亮,瞄了瞄自家主人,果然,臉黑了。

不過他秉承著為主母效勞的宗旨,還是屁顛屁顛的跑過去。

「主母,你叫我?」黑影看著沈泠鳳,笑得一臉狗腿。

聽到這一聲主母,君凌天立刻180度大轉彎,笑得天地失色。

沈泠鳳不客氣的朝黑影發號施令:「把他的臉抬起來。」

看著微微低頭的王大,黑影眨巴著黑亮的眼眸,指了指王大,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無聲的詢問著沈泠鳳。

後者笑眯眯的點頭。

黑影立刻聽話的伸手去勾起王大的下巴,讓他的頭抬了起來。

一個正太用著這樣流氓似得動作,看起來有一股深深地違和感。

沈泠鳳心情好的配合著黑影那個調戲良家婦女的樣子。

只見她單手撐在黑影的肩膀上,笑得像個狐狸一樣的看著王大:「你想怎麼死?」

王大心裡好像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他怎麼有種被調戲的感覺?而且對象還是自己昨天想調戲的人,真是夠諷刺了。

越想越憋屈,王大幹脆把眼睛一閉:「少廢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看著王大這樣的表情,沈泠鳳無辜的笑了笑:「我還沒想要殺了你呢!」

【親們早安!沒想到無憂會這麼早更新吧!啊哈哈!對了,昨天完了問,大家覺得聖獸應該比神獸等級高還是應該比神獸等級低?】 聞言,王大驟然睜開眼睛,看到沈泠鳳似笑非笑的表情,恨不得一頭倒地,暈過去。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人家明明是在耍自己,自己卻像個傻子一樣讓人家耍,王大心裡那叫一個淚啊!

「泠鳳,千萬別讓他死了。」柳夢雪激動的跳出來說道。

剛才看到突然被抓出來的王大,她才知道,這肯定是王大在使壞,所以絕對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沈泠鳳掀起眼皮瞅她一眼,然後眼角一抽,這小妮子是不是想出什麼惡寒人的辦法來了。

果然……

柳夢雪興奮的說道:「給他下足葯,把他和幾個乞丐關在一起,本姑娘要讓他這輩子再也不敢打女人的主意。」

「……,」沈泠鳳惡寒,她就知道,對這貨,不能抱有希望,節操什麼的,都是浮雲啊!

一旁的蘇靖軒忍不住抖了抖,突然覺得柳夢雪真是……太惡趣味了。

黑影正太的臉上一副懵懂的表情:「下什麼葯啊?」

柳夢雪聞言,眯起眸子看著黑影:「表告訴姐你沒聽懂?」

黑影搖搖頭,還是一副懵懂的樣子。

柳夢雪猛然靠近他,朝黑影擠眉弄眼:「小影影,告訴姐,你不會還是個小處處吧?」

黑影聞言,點點頭,然後臉立馬就紅了起來,這話他聽明白了。

「噗——」沈泠鳳笑噴了。

蘇靖軒嘴角抽了又抽,哭笑不得。

黑影見狀,求救的看向自家主人。

君凌天無良的聳肩,表示他管不著。

黑影立刻就無措了,索性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躲回空間去了。


柳夢雪見狀,摸了摸下巴:「看不出來,這小影影居然這麼純情。」

沈泠鳳白她一眼:「柳姑涼你的節操呢?」

柳夢雪揮了揮手:「早扔了,節操這東西不值錢。」

「……,」沈泠鳳無語,柳姑涼你這樣真的好嗎?

她們你一句我一句,王大卻差點沒嚇尿了。

反應過來之後,立刻哭天喊地的求饒:「姑奶奶,你放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柳夢雪正要說話,這時候,一旁被晾了半天的姬明月開口打斷了她們。

「你們認識王大?」姬明月疑惑的看著她們,雖然王大名喚王翰,但是大家都已經叫王大叫習慣了,久而久之,所有人都叫他王大。

沈泠鳳笑盈盈的看了王大一眼說道:「昨天剛來明月城就見過一面,所以認識了。」

「這樣啊!他得罪你們了?」姬明月見王大一副慫樣,嫌棄的往旁邊挪了挪。

「我們今天能認識,就是他的傑作!」沈泠鳳風輕雲淡的說道。

「原來昨天能紙條是你送來城主府的。」被她這樣一說,姬明月也明白了。

王大聞言,抖得更厲害了,他爬到姬明月旁邊,想要伸手拉住她的裙子,卻被姬明月一腳便踢飛了。

「嘭——」

王大以一個詭異的姿勢被姬明月踢飛,重重的摔在十幾米外,頓時塵土飛揚。

「來人,把他給我帶下去,就按剛才這位姑娘說的辦法,把他關起來。」

「是。」

姬明月話音一落,立刻出現幾名黑衣侍衛。

他們朝王大走去,這對王大而言,就像是看到死神降臨一樣的可怕。

PS:有一個小夥伴已經猜出來東方睿現在是誰了!撒花,今天繼續加更 被拖走的同時,響起王大凄厲的叫喊聲,久久不散。

沈泠鳳看著姬明月從發號施令到王大被拖走,嘴角又抽了抽。

默默的看了姬明月一眼,瞬間覺得人不可貌相,她是真沒想到,姬明月會採納柳夢雪的辦法。

而且,剛才她沒有忽略姬明月口中的話,城主府!沈泠鳳目光閃了閃,姬明月是城主府里的人。

真是……

不說沈泠鳳心裡在吐槽,姬明月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請她們回城主府了。

雖然她輸了,長這麼大,第一次輸了,但是,她輸得心服口服。

而且……

想起爹爹以前跟她說過的話,她覺得,眼前這個人,有極大的可能就是那個人。

所以她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城主府找自己老爹問個明白。

「今日我輸了,五塊紫色晶石定當悉數奉上,還請你們跟我去城主府拿,隨便也到城主府做客。」這番話姬明月說得熱情,也沒有讓人覺得有半點不舒服。

沈泠鳳點點頭。

她都點頭了,當然是大家一起去,於是,一群人慢悠悠的一邊逛街的來到城主府。


「小姐,您回來了!」守衛見姬明月回來,立刻迎了上來。

姬明月點點頭,帶著大家進了城主府。

一進去,就看到管家,姬明月心思一轉,便朝他說道:「管家,你去把我爹爹叫來,就說我有要事找他,讓他帶上五塊紫色晶石。」

「是,小姐!」管家聽命,立刻去找城主。

管家走後,姬明月帶著大家來到明月閣,那是她住的地方,以人提名。

這城主也夠寵閨女了。

大家坐在廳內喝茶,不一會,一名中年男子匆匆敢來。

「明月,聽管家說你找我,還要五塊紫晶石,到底是有什麼事?」一襲暗金色的長袍隨著這聲音出現。

姬明月抬頭,微笑道:「爹爹,你聽女兒慢慢說。」

姬如淵邁著沉穩有力的步子走進來,視線一一掃過在場的所有人。

姬明月接過姬如淵拿來的五塊紫晶石,往沈泠鳳面前一送。

「說好的五塊紫晶石,現在給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