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隆嘆為觀止的嘆氣。

「能械師高級后的生命力果然強橫,被分成兩片居然還能存活十多秒!厲害!」

「永動魔器?」他聽到這人的說話,「難道是指我手上的日曜的級別?」心頭猜測,但加隆也不敢肯定。

(



… 加隆低下身在這人身上搜了個遍,頓時從這傢伙身上找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信息存儲器。

這些存儲器上都標著不同的字樣,有的是藥物,有的是材料,有的是金屬,有的是珍稀生物。還有最關鍵的一樣,居然是寶物圖譜。

另外這人身上還有個空間手環,被加隆毫不客氣的揣進懷裡收下。


又搜了一遍,這傢伙身上除開一些可能是身份證明的東西加隆沒動之外,其他值錢的都被他收下了。

從伏擊動手到加隆幹掉敵人,從頭到尾不過數秒時間,戰鬥結束,加隆迅速換了個方向加速前進。

足足半個多小時后,他又換了方向在丘陵之間高速移動,如此反覆三遍,又找到一隻食土蛙去掉身上的殘餘輻射痕迹,他再度變換方向,前進了一個多小時,終於來到了一條深邃的大地裂縫。

看了下裂縫,加隆站在邊緣往下望,乾脆順著峭壁在絕壁上攀爬下去,開始挖一個壁洞,約莫十多分鐘后,壁洞挖好了,他直接鑽進去,然後用石頭泥土堵住洞口,只漏出透氣孔,算是暫時的隱居點了。

站在壁洞內,周圍一片漆黑,加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照明用的熒光器,放在牆壁上留出的一個小石台上。

頓時淡淡的白光灑滿整個十多平的小壁洞內。

環顧整個洞穴內,壁洞呈橢圓形,最深處做了一個小土床。加隆走到土床邊上,從戒指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墊子墊上去,然後是床鋪被褥。

將這些東西一一鋪上后。他最後拿出一個紅色的圓形圓柱體,上邊泛著淡淡的紅光。

輕輕一拍這東西,整個圓柱體頓時散發出大量的熱量,開始驅走整個壁洞的寒冷,將洞壁潮濕的地方一一烘乾。這種熱能輻射還兼有殺蟲除菌的作用,可以形成一個對小型蟲子病菌的絕對隔絕地帶。

加隆則走到門口處,透過透氣孔往外望了一會兒。在透氣孔內放了一顆小巧的報警器,這東西能夠感應任何生物接近,並直接在自己的能械印記中報警。

處理好一切事情。加隆這才拿出吃喝,準備好的新鮮牛奶,用輻射加熱器加熱起來,然後是他自製的麵食。蛋糕。鬆餅,果脯之類的東西。

一一用加熱器烘烤起來。

加隆自己則是愜意的坐在床鋪上,開始翻閱剛剛到手的這些信息儲存器。

回想起剛才那人提到的永動魔器,他心頭微動,先把寶物相關的儲存器拿出來,單獨查看。

在儲存器中的內容輕輕被打開,加隆掃了眼寶物的定義。

『對於能械師而言,將所有稀有無法複製的珍貴物品。都被稱之為寶物。寶物只有兩種:常規,和永動級。常規的會隨著時間而腐朽被破壞。而永動級則被不會,他們會隨著時間不斷更新自己,不斷強化自己,讓自己越來越強。』

『常規寶物市面上常見的有三十八種。』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圖譜,全部是介紹各種常規寶物的。

加隆稍微掃了眼,很多都是能夠提升增幅能械師或者機師意識力的東西,確實很珍貴。

但他關鍵的重視點不在這裡,他比較想要知道的是,自己的日曜魔刀屬於什麼級別的寶物。

直接快速翻動信息光幕,很快,永動級的寶物類別出現在加隆眼前,上邊第一入目的,就是一把三角形的黑色盾牌。

盾面上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白骨尖刺,周圍環繞著一輪深藍色的光圈,光圈由大量花紋符號組成,看上去極其神秘。

『永動級魔器:萬骨盾。』

下面一行小字標示著。

然後沒有了。後面光幕什麼內容都沒有了。

整個這個信息儲存器似乎只收藏了這麼一個永動魔器。

加隆又翻閱了下常規寶物的功能和作用,收起這東西,心頭大概能夠知道永動級魔器的珍貴了。

寶物圖譜上記錄的常規寶物不只是都獨一無二,還有一些是有的流派所獨有的特產,只有它們擁有的資源,比如黑刀的黑銀項鏈,就是黑刀獨有量產的寶物,當然就算是量產也價格及其昂貴,圖譜上的市價是二十萬金晶一枚,而且只供應給和黑刀關係良好有引薦人的能械師。機師什麼其他職業想要,那是做夢。

還有四環星盟的一個頂尖家族特產,冬眠水。能夠讓能械師進入特殊冬眠狀態,休眠一年,之後能夠恢復大部分病症重創,同時對意識力的穩固也有極大的好處,還有著輔助突破等級瓶頸的好處。供應量也只有他們本家族頂級精英才有資格享用,其他人休想。

而常規寶物都這麼珍稀,對比起來永動魔器自然就更加稀有珍貴。

基本永動級魔器都是無價的,被人一旦發現,那就很有可能面臨不斷追殺搶奪。

想到這裡,加隆心頭越發警惕起來。

「看來日曜魔刀不用則已,一旦使用就一定要將所有目擊者滅口才行!」

收起寶物圖譜,加隆稍微等候了一小會兒,確認這裡的周圍生物經過確實比較少。

他看了下自己能械印記中的時鐘計時器,從他進入虛空戰場,到現在已經有一天多了。

「差不多了。」他穩定了下身體狀態,心跳,呼吸。

逐漸閉上雙眼,慢慢開始凝神屏氣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一分鐘,或許是十分鐘。

加隆猛然睜開眼睛,手輕輕一揚,裝著虛空毛蟲的小罐子頓時被拋了出來,在他身前半空中翻滾。

他輕輕張口。哧的噴出一道紅霞,精準打在罐子正中。

嘭!

罐子破碎,裡面的毛蟲也一下被紅霞撞成肉醬。如同黑色顏料一般,在紅霞上狠狠塗抹了一層黑色。

那黑色如同油漆一樣,油亮可鑒,散發出淡淡的甜香。

加隆再度張口,將紅霞吸入口中。

呼…..


他長呼一口氣,整個人的面色從白轉紅,彷彿充血。

時間再度緩緩流逝著….

加隆的面色從紅色。逐漸轉化為青色。

青色持續了足足半個多小時,才又重新轉化為紅色,紅色又才緩緩轉化為白色。回到原本的膚色。

兩個能械印記緩緩浮現在他身後,不斷旋轉著,釋放出如同雲霧一般的淡淡霧氣,環繞在加隆身邊。

這些雲霧白氣所接觸的地方。無論是床鋪還是牆面地面。都緩緩如同被抽干一般,越發乾燥起來,而溫度也越來越低,越來越冷。

約莫數個小時后,加隆緩緩睜開雙眼。

他身後的兩個能械印記的顏色從原本淡淡的白色透明,逐漸變成了稍微凝固一點的感覺,似乎給人一種有些實質的味道。彷彿一下從虛幻逐漸凝結成現實。

「進入五級后的層次,算是穩固下來了。不愧是虛空產物,品質果然不錯。」加隆心情好了很多。虛空毛蟲的效果超過他的預料,讓他的意識力能械印記有些進入凝固期了。

每個層次其實按照那些長年累月停留在各個層次的能械師的話來說,就是都分為積累期和凝固期兩部分。

積累期就是剛剛進入新層次后,需要積累沉澱適應新層次的實力,戰鬥方式,以及意識力使用經驗技巧,一些必須必要的特殊手段等,而當這些東西都徹底掌握后,就是看意識力的穩定性了。

剛剛進入一個新層次,能械印記還會可能出現短暫退化現象,所以需要時間穩定。這個時間一般是要數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

而虛空毛蟲就是起的縮短這個時間的作用,讓這幾個月甚至幾年的過程迅速穩固化。

這東西有著滋養穩固意識力結構的作用,所以才會賣得這麼貴。

穩固層次之後就是進入了所謂的凝固期,就是各方面都很穩固了,可以進行下一步的提升衝擊。

這就像打地基一樣,地盤夠深夠穩夠寬,才能建立更高的大廈。

吸收掉虛空毛蟲,加隆伸出手,輕輕張口,再度從口中噴出一條深藍色的火線。

細長的藍色火線在他手掌心上空緩緩懸浮、轉動。

「傳承之力….」加隆注視著這道藍色火線。

這就是他一直藏在體內的那一絲傳承之力,一直都以魔刀日曜的力量鎮壓著,同時也在源源不斷的用秘術吸收著它,但現在看來似乎沒什麼效果。

「冰魔卷上的秘術魔光拳,修成后能夠掌握魔刀日曜,而掌握了魔刀日曜,才能得到那一絲的傳承之力而不用擔心被反噬。這一環扣一環,真是有夠周密的。」

加隆微微讚歎。

「不過現在也該徹底解決這道隱患了。一直留在體內,萬一哪天無力掌握,這道傳承之力瞬間就會從寶物變成禍根。」

加隆心頭念動,魔刀日曜緩緩浮現在他的身側,被他伸手一把握住。

刀柄依舊燃燒著藍色火焰,灼熱和冰冷的寒意在這個狹小的地下空間不斷激蕩著,使得整個地下空洞一半冷一半熱。

喝!!

猛然間,加隆一聲低吼,握刀直接一下劈在傳承之力上。

鐺!!!

藍色火線被一下撞擊,猝不及防之間被魔刀劈成兩截,剎那間兩截線瘋狂的扭動起來,如同活物般的兩條細蛇,嗖的撲向加隆。

鐺鐺鐺!!!

加隆閃電般又是連斬三刀。

刀刀劈在傳承之力上。(未完待續。。)

… 鋒利的刀刃一下將傳承之力直接斬成數段小段。

他這才張口一吸,頓時將一段藍線吸入口中,其餘的用魔刀火焰轟然隔絕開來,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

噝的一聲,他吸入的那一小段藍線只有食指長短,但剛一入口,加隆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奇寒轟然湧入自己的腦海。

他整個大腦轟鳴一聲炸開,一下混混沌沌,彷彿被藍線的寒意狠狠凍住。

藍線入口后便化為一股精純的寒意鑽入加隆體內肆意肆虐,將加隆原本體內的赤雪功寒意衝擊得潰不成軍。

同樣是寒意,但加隆現在的赤雪功和這股寒意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呼的一聲。

魔刀日曜分出一股烈焰,將加隆渾身包裹起來,灼熱的高溫不斷開始灼烤他。

赤雪功四道赤霞從加隆鼻孔中射出,環繞他緩緩旋轉盤旋,散發寒意抵禦烈焰。,而在抵禦烈焰的同時赤霞的體積也彷彿冰雪一般開始緩緩融化起來。

隨著這樣的融化,大量寒意融化后沖入加隆體內,對抗藍線,而剩下的赤霞卻越發的顯得更加精純細緻起來。

「這是熔煉。」加隆心頭明了。「利用藍線傳承之力分出一點點進入體內,以赤雪功大量的寒意堆積煉化他,提升自己的功力質量。」

只是現在的藍線依舊在體內肆虐,似乎根本沒有被赤雪功煉化的跡象。

加隆只能堅持。這個方法是他在內部資料庫上找到的,面對比自己更高層次的能量的煉化方式。

這也是唯一的方法,以量去衝擊質。使其爆開分散,化為更細小的部分,融入自身。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加隆體內赤雪功的寒意不斷和藍線衝擊著,加隆的內臟也在不斷的震蕩中逐漸受損,但馬上就被他強橫的體質自動癒合起來。

偶爾出現意料之外的劇烈撞傷,馬上加隆也用一點點潛能點迅速修復。

轉眼數小時過去了。


加隆的面色越來越白,彷彿沒有半點血色。如同白玉。

周圍藍色火焰環繞,四道赤霞的體積已經縮小到了原本的一半,只有指甲蓋長短。但色澤卻越發的鮮艷起來,彷彿剛剛摘下的紅櫻桃,異常鮮嫩。

「差不多了。」加隆張口猛地一吸。

嗖嗖嗖嗖!!

陡然間四道赤霞被他一下全部吸入口中,順著咽喉攝入體內。狠狠如同利劍一般。打在體內藍線上。

高度凝聚淬鍊后的紅霞堅硬異常。如同四把小匕首,狠狠撞在藍線上同一點。

咔嚓!

嘭的一聲,藍線終於炸斷,粉碎成無數細小碎片飛散。

赤雪功大量寒意瘋狂湧上,連續數小時的鏖戰,加隆此時得過功力消耗極大,大量不夠精純的功力都在和藍線的對撞糾纏中被消耗了,只留下的是最為純凈堅韌的赤雪功力。

這些功力伴隨著紅霞在加隆胸口高速旋轉著。他們雖然在體內是無形的,但這樣的高速旋轉也逐漸給加隆的內臟帶來極大的負擔。

拉扯著他的內臟隱隱轉動起來。

噗!

終於忍不住。加隆一口鮮血噴出,撒了面前的一地。

強橫的自愈能力和潛能點同時用上,本身體質的自愈能力根本遠遠跟不上爆開碎片和赤霞此時的破壞速度。

加隆知道哦自己還是低估了傳承之力的吸收難度,這也就是他,要是換一個人來,瞬間就是自爆的份。

他要不是本體體質不錯,生之密武寒獄孔雀功對於寒意有著強化抗性,加上潛能點的恢復,可能現在已經徹底爆炸,成一灘爛肉了。

特別是潛能點的恢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