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族的將領調離的調離,降職的降職。到了現在,數十位將軍中居然只有七八位是四大世家子弟。這十多年來,四大超級世家和帝都大家族對軍隊的掌控達到了最低。

大量的本土將軍寒門武者崛起,無不避免的誕生的無數本土的大家族,比如龍牙若的龍牙家族。這些將軍們剛剛上位時,或許不會有什麼想法,慢慢的隨著地位穩固,權勢的增加都開始有想法了,都開始想辦法讓各自的家族繁榮昌盛,尊享萬年。

一個家族要想保住榮華昌盛,就必須培育更多的傑出年輕子弟,還要聯合更多的家族形成聯盟。而聯姻就是最好的辦法,和大家族聯姻,和超級世家聯姻!

這次帝都來了如此多的公子小姐,或許來探查蕭浪是一個原因,更深層的原因還是希望她們能和北疆將門子弟聯姻。通過聯姻手段,從新掌握更多的軍隊。而北疆的本土家族也迫切想和這些大家族成為親家,穩住各自的地位。

於是就有了這個超大規模的使節團,也有了這個篝火晚會。

蕭浪不明白內情,但對於這個篝火晚會卻無比痛恨。

因為他和千尋,此刻被迫坐在龍牙菲兒後面,等於完全暴露在所有人視線內。加上兩個妖艷的大光頭,不矚目都不行。

不過不知是不是蕭浪和千尋的面貌改變的太大,或者因為龍牙菲兒說了,這是他兩名護衛,還是阿里山族人。場中的公子小姐們倒是沒有這麼在意,偶然掃過來的幾眼,都是對兩人妖艷的大光頭表示新鮮好玩之意。

龍牙若雖然只是掌握了不大不小的五萬軍隊,但龍牙菲兒卻是獨女,加上龍牙菲兒的姿色在北疆小姐中算是絕頂的,所以無數目光不斷的飄來,讓蕭浪和千尋坐如針氈。

篝火晚會就在雲煙閣後院內,後院空地上燃起了幾堆熊熊篝火,上面烤著美味的烤肉,散發的陣陣幽香。

明月當空,空氣宜人,景色優美,數十人圍著篝火盤膝而坐,身前的小桌子擺滿了美酒佳肴,英俊的公子高談闊論,貌美的小姐美眸閃耀巧笑嫣然,倒是一副很美很有愛的畫面。

龍牙菲兒今日心情很不錯,她心機單純隨便被一群帝都的公子小姐捧了幾句,就有些飄飄然了,頻頻舉杯喝得雙頰艷紅,眼神迷離,倒是別有幾分誘人風情。


北疆的其餘將門小姐們也無比奔放,和帝都公子們相談甚歡,銀鈴般的笑聲灑遍雲煙閣後院。

反觀帝都的小姐們卻矜持多了,含蓄的笑著,喝酒也是淺嘗即止。不過眼神卻無比撩人,勾得北疆青年俊彥們心和身體都直痒痒。

雲紫衫和東方紅豆最為矜持,兩人都沒有喝酒,也不過多和人交談,只是睜著大眼睛默默看著場中公子們,越是這樣卻越讓他們宛如打了雞血般興奮。


既然是勾搭抖騷的宴會,獻藝自然必不可少,否則怎麼讓他人知道你的絕世風采,怎麼讓他人對的好感更深,怎麼開展更「深入的交流」?

幾位打了雞血的北疆公子率先登場,表演騎射,表演戰技,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看得帝都的小姐們暗暗點頭,美眸發亮。

接下來帝都公子隆重登場,氣質風度實力都比剛才那幾位北疆公子們強上不少,對比之下北疆公子們完全變成了鄉巴佬了。幾輪表演下來,讓北疆小姐們臉上的笑容更多了,酒也連連灌了好九杯,眸子中的迷離之色更濃了。

北疆派系的公子一看,這不行啊。你們帝都公子來北疆轉一趟,帶走我們北疆無數美女,我們卻什麼也沒撈到,那不是虧大了?當下又有兩名公子悍然出手,拿出了真本事,立即博得無數叫好聲,引得無數帝都小姐頻頻側目和關注。

氣氛越來越濃烈,北疆公子和帝都公子也開始暗暗杠上了,身在北疆自身屬於帝都派系的東方傲然左劍卻不出手,陪著雲紫衫東方紅豆小聲的說著話,笑看場中眾公子斗得歡快。他們的目標可不是那些普通小姐,那些低級貨色就給他們去爭好了。

「逆蒼獻醜了!」

最終逆家第一公子逆蒼出手了,身子宛如蒼鷹般飛起,身上玄氣環繞,背著一把長劍踏空而來,宛如劍仙降臨,手中玄氣突然外放,化成一隻大手隔空抓起篝火上的一隻烤全羊,送到龍牙菲兒時前方的方桌上。

數十斤重的烤全羊穩穩落在方桌上的一個碟子上,沒有引起桌子一絲震動,就連杯子內的酒水都沒有濺出一絲。

逆家成名戰技,擒龍手!

頓時全場一片嘩然,一片喝彩,龍牙菲兒美眸發亮,無比花痴的望著逆蒼出神。逆蒼一出手,先前的公子們的表演好像小丑跳舞般滑稽可笑,帝都派系公子完勝。

帝都公子們笑意盈然不再獻藝,北疆公子們也不敢再去獻醜。場中氣氛雖然依舊無比濃烈,但是北疆公子小姐們卻暗暗有些不爽了,地頭蛇被過江龍壓了一頭,就算誰都不舒服。

於是北疆小姐們開始獻藝了,希望為自己兄長表哥堂弟們爭回一些面子。也希望引得更多豪門公子對自己關注和追求,以便更好的選擇一名乘龍快婿。

結果…事情變得有些不可收拾了!


北疆小姐們的舞蹈才藝很不錯,但是接連幾位小姐頻頻上場,引起了帝都小姐的不滿了。

流風家的一名小姐出手了,出身帝都豪門,從小就精通琴棋書畫的貴族小姐,豈是這些北疆小姐可比的?一曲蕭琴同奏加輕紗曼舞,成功壓制幾位北疆小姐的風采,帝都派系再次完勝!

場中氣氛陡然變得尷尬起來,北疆公子和小姐們臉上都沒有了神采,龍牙菲兒也清醒過來,冷哼一聲,一臉的不爽。

帝都公子小姐們發現不對了,這壓得似乎有些狠了,讓北疆公子小姐有些同仇敵愾了,這有違今日篝火晚會的本意啊。

接下來一位小姐的話語,更是讓場中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出身帝都,此刻卻是北疆統領的南宮玉兒,望著滿臉不爽的龍牙菲兒,居然出言挑釁了:「龍牙小姐看你樣子,似乎對流風小姐的蕭琴同奏絕技有些瞧不上?」

龍牙菲兒頓時被全場矚目,她本來對帝都小姐奪了北疆小姐光芒暗暗不爽。能帶著十多名紅衣衛就衝擊大軍,她顯然也是個二愣子,受不了半點刺激。當下冷哼一聲,傲然而出:「瞧不上倒是不至於,這蕭琴同奏技藝還不錯,不過也算不了什麼哩!」 南宮玉兒笑了,笑得宛如一隻狐狸般,不等人圓場接過龍牙菲兒的話立即說道:「這麼說龍牙小姐有更好的技藝?何不現場表演一番,讓諸位公子看看你的無上風采,也讓我等心服口服啊!」

龍牙菲兒的酒徹底清醒了,她倒是會一點才藝,可是上去的話絕對是獻醜啊,會被人笑掉大牙的。望著南宮玉兒奸計得逞的笑臉,她明白中了激將之計了。

只是…望著許多公子們期待的目光,許多北疆小姐鼓舞的眼神,許多帝都小姐們鄙夷的神色。她卻騎虎難下,有些下不了台了,美眸一閃她借著酒勁咬牙說道:「那菲兒就獻醜了,容本小姐先去換裝!」

看到龍牙菲兒站起來目光卻鎖定自己和千尋,蕭浪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她甜甜一笑,對著兩人說道:「你們幫我去取些東西!」

兩人無奈跟隨而去,蕭浪內心卻是不停的暗罵起來,這二愣子小姐看來沒什麼貨啊,兩人這回怕是可能要遭殃了!

「你們兩人立即幫我想辦法,想不出辦法,你們的副統領也不用當了,直接滾出龍牙城去!」

果然!

進了一個房間,龍牙菲兒就惡狠狠的朝兩人嬌喝起來。

蕭浪和千尋額頭上黑線條條,天雷滾滾。

半日前兩人才升任的副統領卻立馬又要泡湯了,真是人有旦夕禍福啊,跟隨這樣的主子,心臟不好的人,怕是活活要被刺激死。

千尋完全沒轍,蕭浪暗罵起來,很想再次賜她一碗熱氣騰騰的翔。卻只能強忍著怒意,讓自己冷靜下來,腦海快速轉動,想辦法起來。

副統領當不當無所謂,蕭浪還不想當什麼鳥副統領。只是龍牙菲兒今日要是丟臉了,她真的將兩人趕出龍牙城就馬勒戈壁了!

問題是…女子的才藝,他懂個屁啊!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這麼短的時間,就算他懂龍牙菲兒能學會?

龍牙菲兒看到兩人束手無策,急得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了,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來,一邊哭還一邊罵:「你們兩個廢物快想辦法啊,等下要是丟臉了,我還有何面目見人?不如死了算了,死之前,我要先將你們殺了…」

蕭浪暗怒,轉頭看到龍牙菲兒那張梨花帶雨的俏臉卻心軟了。說到底這位大小姐其實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啊,帝都那些公子小姐也太不是人了,整天使些陰謀詭計暗算人。

眸子閃動片刻,蕭浪決定出手幫一下龍牙菲兒,為了她也為了自己,他滿臉凝重的快速問道:「小姐,你會什麼技藝?快點說!」

龍牙菲兒見蕭浪開口了,表情好無比鄭重。頓時找到了主心骨般,擦乾眼淚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會兩段劍舞,會一點古箏,還會吟唱幾首北疆的曲子,其他的…就不會了!」

「劍舞,古箏,吟曲?」

蕭浪在房間內轉來轉去想辦法起來,千尋和龍牙菲兒眼巴巴的看著他,片刻之後蕭浪眼睛一亮說道:「有了,我們族中有一首曲子非常好聽,你配合古箏吟唱,絕對能震驚全場!」

龍牙菲兒還以為蕭浪有什麼好主意,一聽只是吟曲,頓時眼睛暗淡下來,卻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說道:「什麼曲子,你吟唱一下我聽聽,如果還湊合就隨便應付下了。」

蕭浪滿臉尷尬,摸著大光頭說道:「唔…我不會唱,這樣吧!我將曲詞寫給你,再哼一下調子,能不能成就看小姐你了!」

千尋找來紙筆,蕭浪快速寫了起來,龍牙菲兒一看頓時美眸一亮,驚嘆道:「哇,這曲詞太美了,快哼調子,我要學!」

蕭浪努力想了一下,哼哼哈哈的哼了出來,哼得龍牙菲兒眸子越來越亮,最後跟著一起哼了起來。哼了兩遍開始吟唱,這下就連不懂音律的千尋眼睛都亮了起來,朝蕭浪悄然豎起了大拇指。

「好,不錯,這絕對是首絕世名曲!等會一定能將帝都那些小姐比下去的!」

龍牙菲兒一張臉笑開了花,居然哼了幾遍就全部記住了調子,讓蕭浪都暗暗佩服,這二愣子小姐還是有點貨。

蕭浪鬆了一口氣,他完全有信心,就算龍牙菲兒的古箏彈得再爛,只要不跑調憑藉這曲子都能技壓全場。

「好了,去幫我取一身長袖舞裙來!」

龍牙菲兒再次哼了幾遍興奮下令道,看著蕭浪和千尋兩個妖艷的大光頭,柳眉一挑,突然嬌喝起來:「等等,我有個好主意!」

蕭浪看到龍牙菲兒的發亮的眸子,有些明白她要幹什麼,連忙擺手果斷拒絕道:「別,大小姐,這主意不好,絕對不行!」

龍牙菲兒無視蕭浪懇求的目光,堅決的說道道:「這是軍令,敢抗命你們會死的很慘!」

千尋看得莫名其妙,疑惑問道:「怎麼了?」

龍牙菲兒露出一個魔鬼般的微笑,嘿嘿笑道:「你們去幫我…伴舞!我舞技不行,你們丟臉沒關係,本小姐可不能丟臉。跳好了重重有賞,跳不好我讓人剁了你們喂狗!」

千尋身子一顫,雙眼一黑,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龍牙菲兒帶著蕭浪和千尋離場,雖然去了很久還沒來,場中氣氛不僅沒有變得更加尷尬,反而有些緩和下來。

帝都公子小姐們紛紛準備,等會龍牙菲兒就算表演得再爛,也要出言讚譽給北疆公子小姐留點面子,否則鬧僵了就不好了。北疆的公子小姐們卻滿眸期待,希望龍牙菲兒真的能一鳴驚人,替她們掙點面子,打壓一下帝都公子小姐的囂張氣焰。

龍牙菲兒姍姍來遲,換了一身雪白宮裙,身材窈窕,秀髮高盤,露出天鵝般的雪白玉頸,面色沉靜,居然氣質一轉變得冷艷起來。讓全場有些刮目相看,也有些期待起來,難道這位二愣子小姐,還真的有驚天才藝不成?

有侍衛早早抬來一把古箏擺放在場中,地上還鋪著雪白的絲綢墊子。龍牙菲兒宛如一隻驕傲的天鵝般緩緩入場,目光幽怨深遠,目無旁人,蓮步輕移走到古箏前,玉手在古箏上一拔,伴隨著清靈的古箏聲悠然坐下。

全場安靜下來,目光鎖定場中的龍牙菲兒。無數人卻有些質疑,有些小姐們也露出嘲弄之色,龍牙菲兒憑藉一曲古箏,就想力壓流風小姐的琴簫同奏的絕技?

龍牙菲兒出場后卻並沒有立即彈奏,反而目光移向了左邊。眾人尋著她的目光望去,卻讓全場公子小姐差點絕倒,也讓東方紅豆一口美酒直接噴了出來。

來的是兩名伴舞,一名身穿白衣背著長劍的冷酷男子,還有一名身穿女式長袖舞裙畫著濃妝的「女子」。

兩人有一個無比鮮明,閃亮全場的特點,都有一個…妖艷的大光頭! 找人伴舞,增加演繹的可看性這很正常,問題是龍牙菲兒找的這兩名伴舞實在太驚世駭俗了。她居然讓自己的兩名護衛伴舞,還讓其中一人男扮女裝,飾演一名女舞者?最重要的是那兩個妖艷的大光頭,實在太讓人感覺彆扭刺激了。

好在千尋易容之後,變得有些娘,此刻一化妝還是看起有點女人味。蕭浪扮演的男武者倒是很有氣派,一張臉輪廓分明,劍眉豎立,此刻臉色森冷,倒是冷酷無比。

蕭浪進場,行了一個標準的武士禮,千尋卻嬌滴滴的低身學著那些小姐行了一個萬福禮,還對著場中的公子拋了一個媚眼,差點讓幾個公子吃進去的烤肉全部吐了出來。

「錚錚!」

悠揚婉轉的古箏聲音響起,讓眾人目光再次投向了龍牙菲兒。心神也慢慢寧靜下來,所有人睜大眼睛,想看看龍牙菲兒到底搞什麼鬼?也有人無比期待三人有什麼驚世之作。東方紅豆放下了酒杯,滿臉興奮的盯著場中,眸子中都是笑意。

「繁華聲遁入空門,折煞了世人!」

伴隨著清靈的古箏聲,龍牙菲兒開口了,吟唱了一句曲詞,聲音幽怨落寞,讓全場人的心跟著徹底寧靜下來,細細一品味這句曲詞,頓時數人眼睛亮了起來。

「夢偏冷,輾轉一生,情債又幾本?如你默認,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龍牙菲兒繼續吟唱起來,不得不說她的聲音很是好聽,此刻語調又無比幽怨落寞,讓人不知不覺跟著曲調進入了一種莫名意境。

蕭浪和千尋在這一刻也動了,蕭浪霸氣的從背後抽出長劍,在場中舞動起來,雖然不是高深的招式,卻劍劍霸道,冷意十足。

千尋開始舞著長袖,翩翩起舞,動作無比簡單,踩著蓮步圍著蕭浪轉圈,不時揮舞一下手中長袖。不過望著蕭浪的眸子卻無比深情,和蕭浪的劍舞配合起來,兩人像是一對相戀的愛人,和曲調的氣氛倒是有些馬馬虎虎契合。

「浮屠塔,斷了幾層,斷了誰的魂?痛直奔,一盞殘燈,傾塌的山門,容我再等,歷史轉身,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

龍牙菲兒的語氣更加凄涼了,蕭浪卻突然收劍插在背後,無情的推到靠過來的千尋,毅然轉身朝前方緩慢走去,腳步沉重,目光堅定,背後的千尋半跪在地上,滿臉失魂落魄!

無數公子小姐頓時動容,數名小姐眼眶開始濕潤,他們此刻感覺似乎不像是在看一場表演。而是看到一個男子無情離去,一個幽怨的女子卻只能痴痴的目送著自己愛人遠去…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斑駁的城門,盤踞著老樹根,石板上回蕩的是再等。」

龍牙菲兒的聲音變得如訴如泣,蕭浪走到她身後再次開始舞劍,神情冷酷,滿臉無情,像是一名戰士在無情的斬殺敵人,奮戰。前方的千尋半跪在地上,舞動長袖,悲情獨舞。

眾人迷糊起來,這劇情似乎有些改變,這男子似乎不像無情離開,好像是去了戰場?

「煙花易冷,人事易分,而你在問我是否還認真,千年後累世情深,還有誰在等?而青史豈能不真,魏書洛陽城!」

美漫之當警察來敲門 ,變得多愁善感起來,古箏的曲調也隱隱有些深情。 偷上壞總裁 ,雖然是簡單的招式,卻給人一種孤身和千軍萬馬在戰鬥般感覺,千尋飾演的女子完全絕望了,一人似乎在孤城的苦苦等候心愛的情人。

眾人終於看明白了,全場一片愕然,東方紅豆眼睛紅了,雲紫衫那雙美眸也恍惚起來,茶木逆蒼左劍東方傲然沉默,無數北疆公子小姐卻雙拳緊握,滿臉殺氣和緊張。

「雨紛紛,舊故里草木深,我聽聞你仍守著孤城,城郊牧笛聲落在那座野村,緣份落地生根,伽藍寺聽雨聲盼永恆!「

伴隨著最後一句曲詞,蕭浪突然捂住胸口緩緩倒地,似乎無法力敵千軍萬馬,就要身死埋骨異地,倒地的那一刻,目光卻朝千尋這邊望來。千尋停止舞動,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虔誠祈禱,滿眸死寂…

全場死一般沉寂,無數雙眸子望著緩緩倒地的蕭浪無比緊張,許多小姐緊咬牙根,眼中淚水絲線般滑下。

「錚錚…」

龍牙菲兒停止了彈奏,滿眸悲傷,垂下眼瞼,蕭浪的身子終於倒了下去,千尋依舊跪在地上,虔誠祈禱。

「不…」

這一刻!

東方紅豆和數名小姐同時失聲悲喝起來,望著倒地的蕭浪,眸子全是悲切之色。似乎這一刻她們化身為那名女子,正望著自己的愛人在眼前慢慢死去…

「好,絕世之作!」

一道大喝聲將東方紅豆幾人驚醒,逆蒼無比肅穆的站了起來,對著龍牙菲兒和蕭浪兩人彎身深深的鞠了一躬,滿臉欽佩的嘆道:「龍牙小姐神乎其技,這真是一首絕世名曲,足以流傳千古。配合兩位壯士聲情並茂的演繹,讓人身臨其境,如夢如幻。感謝你們給逆某帶來這麼精彩的一場演出,逆某大膽斷言,這曲子除了少年侯的那幾首千年絕句,天下無人可比!龍牙小姐的技藝可謂…天下無雙!」

「絕世之作?天下無雙?」

左劍東方傲然茶木還有無數公子紛紛暗驚,逆蒼的才情可是在帝鼎鼎有名的,五位老學士都親口稱讚過,龍牙菲兒居然能得到他如此高的評價?

不過眾人剛才,的確被這凄美的曲調和蕭浪兩人表演代入和感動了,東方紅豆和幾位小姐更是感動的稀里糊塗,都現場失態了。

眾人細細回想更加覺得意寓深遠,尤其是曲詞,絕對能比少年侯所做的幾首千古絕句。龍牙菲兒竟然有如此才情?無數公子望著她的目光也陡然變得炙熱起來。

雲紫衫也站了起來,開口贊道:「的確是神乎其技,龍牙小姐大才,紫衫拜服,能欣賞到這麼一場精彩演出,這趟北疆沒白來!」

東方紅豆幾人不好意思的坐了下去,全場響起一片響亮的掌聲和無數叫好聲,幾位北疆小姐興奮的不停大叫,場中氣氛濃烈到了極點。

帝都的幾位小姐臉色黯然下去,她們雖然不服氣,但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技藝和龍牙菲兒相比還是差一個檔次。

蕭浪和千尋早就站了起來,千尋不斷的朝四周公子拋著媚眼,蕭浪一張臉面無表情,冷酷到了極點。配合他現在的相貌,氣質大變,居然沒有讓人產生一絲懷疑,只有茶木若有所思的望了蕭浪幾眼。

龍牙菲兒彎身行禮,動作優美,笑得很是矜持,這一刻隱隱有幾分雲紫衫的風範,她頻頻和眾人點頭致謝,似乎變成了一位真的文藝大家,天下無雙了。那驕傲自負的樣子,看得蕭浪恨不得給她兩巴掌,讓她清醒一下…

……

【作者題外話】:連續通宵幾夜,頂不住了,今天就四章了! 龍牙菲兒獻藝之後再也沒人敢上去了,再上去就真的是獻醜了。帝都公子小姐和北疆公子小姐各自贏了一場,而且都是心服口服,雙方也再次放下芥蒂,氣氛變得濃烈起來。

觥籌交錯之間,幾位帝都公子和幾位北疆小姐開始對上了眼,也有幾位帝都小姐對北疆的公子很有好感,各自發出邀請準備開展「深入的交流」了。

還有一些身份尊貴的公子小姐也各自有了目標,龍牙菲兒今日大出風頭,備受矚目,加上本身是龍牙若的獨女,更是成為許多帝都公子追求的對象,隱隱有成為北疆第一小姐的趨勢了。

公子小姐也分為三六九等,第一等的公子,當然是左劍東方傲然逆蒼茶木這類的絕世公子,本身實力高,又很有機會或者已經成為各自家族少族長。小姐那邊雲紫衫東方紅豆,還有一位逆家小姐算是第一等,現在多了一個龍牙菲兒。其餘的比如逆家那位統領,南宮玉兒,流風小姐這類的算是二等。還有一些家族並不受重視,本身實力不高地位不高的公子,或者姿色才情不出眾的小姐,只能算是三等。

諸位公子小姐都很懂禮,各自追求勾搭同一等的對象,倒是沒有逾越。當然一些二等公子內心無比奢望雲紫衫東方紅豆能看上他們,共享百年之好,可惜他們心底都知道,這是沒可能的。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