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那怎麼回事!

史蒂夫不敢在這狹窄的地方用殺傷面積大的技能,因為他害怕在這兒的某一處就關著布萊克。

Maentid想:一直都只有這一種怪物,還源源不斷,一定是!

Maentid大叫起來。

Maentid:史蒂夫就用火!把這裡點燃!

史蒂夫:發拉坦之炮?

Maentid:神刀火舞的火是附在劍上的,點燃不了!就用那個大炮!

史蒂夫猶豫不決。

Maentid:快呀!刷怪籠會無窮地刷出洞穴蜘蛛!

史蒂夫:發拉坦之炮!

「轟——」

火光里的蜘蛛都化成灰燼。這個房間也化為烏有,石頭和泥土都露出來。殘缺的石英牆後面,是一個滾燙的籠子,裡面的洞穴蜘蛛卵已經被炸沒了。

史蒂夫收了裝備,走到Maentid和靈旁邊,看著燃燒著的火焰和看得到的天空。

Maentid:看吧,真的沒有布萊克。

史蒂夫:呼——是啊,幸好沒有。

靈:你沒事吧,我和Maentid都喝了抗火藥水。

史蒂夫:我沒事,就是鎖鏈甲有點兒燙。

Maentid:記得上一回在山洞別墅也遇上了洞穴蜘蛛,你都被咬傷中毒了呢!

史蒂夫:現在,他們咬不著我了……

史蒂夫拿出不死圖騰,上面的眼睛又發出了綠色的光。

Maentid:呀史蒂夫!是星星!真的星星!

三人都抬起頭,滿天繁星閃爍著點點亮光,銀河暗淡的光在夜空組成了一條長長的帶子。警告之後,就再也沒有星星了——

史蒂夫:不對!

Maentid:什麼?

史蒂夫發現蹊蹺,爬出房間走到幽游靈境頂上,眼前的畫面使他呼吸不得,窒息不死,滿目獃滯,理智喪失!看那完全黑暗的天幕,捲動了流星,遮蔽了蒼穹,佔據天空的龐然大物,貪婪地吞噬著一切,雲都被吸入那無比巨大的嘴裡,裸露出求救的星星。 吼!~

凌霄仰天長嘯舉起了寒光劍,頓時場面沸騰了,瘋了,徹底的失控了,所有的歡呼聲、驚恐聲、尖叫聲一時間全部襲來。

瘋了,行殤衆徹底的瘋了,全都發出勝利的歡呼聲,他們全都登上鬥技臺,一起將凌霄高高舉起拋向高空,以表達內心的喜悅與興奮。


凌霄最後的那一聲長嘯,也讓其他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凌霄此時的心情。

丹堂、洛鳳堂、萬獸堂、焚天堂,這四個與行殤衆交好的堂口弟子,也隨着行殤衆在鬥技臺上瘋狂、興奮的尖叫而不斷的大聲吶喊。

三大執法沒有阻止弟子們這樣的歡慶,已經不知多少年沒出現這樣的場面了。

一些加入魔鳩山老一輩的弟子們,他們臉上也笑得跟盛開的花一樣,甚至有不少人掏出一瓶酒,咕咚咕咚就灌了下去,真太孃的爽,自己年輕時候沒做到的事兒,沒有燃燒過的基情,行殤衆們幫他們實現了。

讓他們對修行絕望的心再次的燃燒了起來,是行殤衆讓他們看到了奇蹟,只要努力,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努力,數十年難以突破的梗滯,說不定有一日就突破了。


噹!~


全場沸騰共同歡悅的時刻,一道絃音傳來,似乎是在分享衆人的喜悅,樂聲中充滿了喜慶。

全場歡呼、吶喊、尖叫聲頓時結束,所有的目光全都看向天空的盡頭處。

天空遠處的盡頭之中,如神霞般的靈光宣灑,幽洛虛空之中,遺音古琴盤旋指尖。

幽洛雙目緊閉,芊芊玉指在琴絃上來回撥動,道道音符音圈詭異無比的灑落,籠罩着整座鬥技峯。

琴聲舒緩,琴音清雅悠長,幽洛虛空盤坐,全身神霞籠罩,琴聲蕩蕩,充滿了一股魔力,讓人每一道毛孔舒張,神清氣爽。

幽洛的身影緩緩來到鬥技峯上空,緊閉的雙眸微微睜開,目光在衆人身上掃過,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所有人在這一刻都被幽洛的美給窒息了,忘記了呼吸。

“恭喜你們,是你們撐起了行殤堂,我們的一年賭約結束。”

幽洛的目光看向鬥技臺上的行殤衆人,話語不快不慢,不急不緩。

“幽洛女神!”

“幽洛女神!”

“幽洛女神!”

直到幽洛的話語結束,所有的弟子這才從呆滯中回過神來,就如上一次一般,瘋狂的歡呼。

這並非是他們想要歡呼,而是情不自禁!

幽洛在魔鳩山是與煉魂魔祖同等地位,容貌絕世傾城,當之無愧的女神。

“我們勝利了!”

“行殤堂榮耀!”

行殤衆全都發出一聲狂吼,右手握拳用力的拍打在胸膛上,他們無比自豪,無比榮耀!

“凌霄,你身爲行殤堂代理執事,率領行殤堂連勝三堂,保全行殤堂,大比個人戰之後即刻擔任行殤堂執事長老。”

頓時歡呼聲一片,行殤衆是叫的最兇的,簡直就跟做夢一樣,誰能想到一向不苟言笑,給人一種悽美感覺的幽洛還有這麼美麗動人的一面。

先敗奪魂堂替代奪魂堂第一堂口的位置,又接受魔陣堂的挑戰,再接受遮天堂的挑戰。

行殤堂贏了,連勝三場,已經保住了前三的位置,行殤堂已經保住了,行殤衆已經向聖女證明了他們的存在!

他們經歷了一次次命劫的洗禮,遭受一次次魂祭魔宮的折磨,他們在命劫中成長,在痛苦中前進。

他們每一人,都有着常人難以擁有的意志,每一人如此努力,不爲別的,只爲好好的活着。

活着是他們的信念, 無雙 ,經過一年地獄般的痛苦、折磨。

如今他們完全以自己的力量,戰勝瞭如日沖天,精英雲集的遮天堂,他們每一人當之無愧的是人中龍鳳!

這一刻,沒有人再懷疑當初凌霄所說的話語,行殤衆們用自己的努力證明了自己,證明了行殤堂!

奪魂堂、魔陣堂、遮天堂三堂失敗,行殤堂也佔據了堂口第一的位置已經沒有繼續挑戰下去的機會了,行殤堂已經佔據着魔鳩山最強堂口的寶座。

遮天堂之戰大勝而歸,行殤峯上歡呼聲一片,所有堂口弟子簡直就跟做夢一樣,誰能想到人數只有六人,創建時間最短,而且堂內全是剛一年的新人,能夠戰敗遮天堂,度過這最大的難關,成爲如今魔鳩山最強的堂口?

似乎還在昨天,行殤堂還是一個遭受衆人冷眼、鄙夷的稀爛堂口,那個時候幾乎所有的弟子能以能認識奪魂堂的人是莫大的榮幸,都可以跟自己的師兄弟們狂吹一通,老子認識奪魂堂的人。

而現在,行殤衆不但取代了奪魂堂的位置,而且還間接的讓奪魂堂成爲了魔鳩山最弱、最垃圾的堂口。

這一切的與他們的努力和付出分不開,當然也與大金、金嫂的幫助緊密相連。

慶祝在繼續,行殤峯上從來都沒有這番熱鬧過,從鬥技峯到行殤峯的路上,行殤衆的很慢,一路歡呼,這是榮耀之旅。

他們可以炫耀,可以呼喊,行殤堂散堂危機這個巨大的包袱已經甩開了,每一人都有如釋重放的感覺。

當先,堂戰大比還沒有結束,依舊在緊張的進行中。

現在,剩下擁有挑戰機會的堂口還有三個,萬獸堂、洛鳳堂、焚天堂。


挑戰的機會只有一個,失敗就意味着無法再次挺進,只能保持上一屆的堂口排名,等待下一屆大比的機會了,所以這三堂無比的糾結。

行殤堂的強大,已經擺在了他們的面前,萬獸堂、洛鳳堂、焚天堂的執事長老們開始糾結了,將自己堂內最傑出的弟子與行殤衆一對比,全都猶豫了。

連遮天堂都敗下來了,自己堂口的弟子能戰得過賀雲?夏哲瀚?

直到翌日的午時,焚天堂挑戰遮天堂的消息在整個魔鳩山都傳來了。

焚天堂做出的決定,惹得魔鳩山都沸騰了,焚天堂居然沒有挑戰目前第一的行殤堂,而是挑戰了第二的遮天堂?

焚天堂這不是再向行殤堂示弱,而是求穩,想要一步步的向上戰。

挑戰只要勝利就可以繼續,但如果失敗就沒有機會了。

上一屆的大比之中,焚天堂排名第三,遮天堂險勝,取得了第二的位置。

焚天堂這是想要先擊敗遮天堂,先取得第二的位置,再向行殤堂挑戰,進軍第一,即便失敗了,他們也向前挺進了一名。

焚天堂所作出的抉擇,立刻讓剩下的洛鳳堂、萬獸堂眼睛頓時一亮,這無疑是當前最好的辦法。

堂戰大比的戰火依舊在持續着,每一場戰鬥都激烈無比,出戰的弟子們,竭盡所能,全力以赴。

堂戰大比從開始到結束,持續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這一屆的大比,最爲精彩,也最爲熱鬧,因爲行殤堂的參與。

行殤堂不但參與了,而且還連勝,最後一戰,便是與焚天堂的一戰,友情切磋。

這一戰格外的激烈,所有人都因爲遮天堂的火熱而忽視了焚天堂的實力!

焚天堂不但擊敗了遮天堂,奪得了第二堂口的位置,而且還險些戰勝行殤堂,獲取到這一屆堂戰的頭魁。

這一戰中,徐子文敗了,莫雲戰平了,伊雨薇戰平了,凌霄勝了,四場戰鬥一勝一敗一平。

第五場關鍵是決定勝負的關鍵之戰,所有人都以爲行殤堂目前爲止實力最弱的黃軒會敗。

結果幾乎讓所有人都大跌眼球,黃軒這個只有十九道命痕的體修,居然出其不意,在最後時刻突然頓悟,反敗爲勝扭轉了乾坤,戰勝了對手,贏得了最後的勝利。

這一屆大比堂戰之中,行殤堂第一,焚天堂第二,遮天堂第三,洛鳳堂第四,萬獸堂第五,魔陣堂第六,奪魂堂第七。

堂戰第一的行殤堂,獲得了莫大的好處,從次月起,每月所發放的修行資源,將會是整個所有堂口中最高的。

隨着大比堂戰的結束,個人戰開戰的時間也出來了,將在十天之後進行。

“奪魂堂第一的位置被取代,直接與行殤堂替換排名位置,淪落爲了魔鳩山墊底的堂口,往後三年裏,每月所發放的修行資源將會最少,少得幾乎沒有。不過沒有關係,奪魂堂底蘊十足,又有幕骨老鬼這個大氣捨得投本錢的執事長老,何愁不崛起?”

“嘿嘿,那你趕緊去轉投奪魂堂啊?說不定幕骨老鬼一開心,賜下你一件玄階上品兵器,或者一顆五品丹藥讓你實力暴增?”

“你當我真是傻×啊?個人戰還沒有結束呢!行殤衆早就放出話來了,奪魂堂所有的核心栽培弟子一個都不放過,個人賽上一個個挨着挑。再說,幕骨老鬼可是吝嗇出了名,這次之所以這麼大方,還不是爲了吸引人氣加入他奪魂堂?現在誰會去?”

大比堂戰雖結束,但餘熱依舊,每一個弟子都在爲這一屆的大比堂戰而議論紛紛。

聊到行殤堂的話題最多,談到奪魂堂的話題自然也不少。

曾經風光無限的奪魂堂,如今算是徹徹底底的損落了,堂內弟子少的可憐,都已經能夠追上行殤堂了,成爲了魔鳩山最弱的堂口,也被當成了所有堂口的反面教材,造人口水、諷刺、笑柄。 看《劍極天下》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

方天南在頂級妖獸壓縮之下的領域之中,任何的舉動,都會更為清晰的傳遞到妖獸的識海之內。︾,哪怕是方天南簡單的抬一下手,沒有擴散出任何的進攻意識,對方也可以預先的察覺到。這讓方天南思索著,去面對頂級妖獸的措施的時候,變得尤其的小心翼翼起來。

「只是,在沒有辦法動用圖騰的能量的情況之下,又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呢?」方天南絞盡腦汁的琢磨著,「『煉丹真經』的能量,肯定是不行的,而圖騰的能量,卻是頂級的妖獸,所期待著的,……」

方天南可不會如頂級妖獸的意願。

有那麼一瞬間,方天南的腦海里,閃現出了之前所想到的,從冰宗的傳承神器中獲得的劍陣的能量。

確切一點來說,方天南識海內的劍陣的能量,並不算是特殊的秘寶的能量。

畢竟,冰宗的傳承神器,的確是屬於一件特殊的秘寶,但是,方天南才獲得相似的劍陣的時候,卻是發生了一些特殊的變化。一來,就是方天南還沒有獲得真正的屬於冰宗的傳承神器;二來,冰宗的傳承神器中的劍陣,和方天南識海內的劍陣,還是有所區別的!

「也不知道,這樣的劍陣,是不是可以破解此次的危機呢?」方天南的心下里,還是沒有多少的底氣的。

實在是因為,方天南識海內的劍陣,即便是方天南自身。也不是非常的了解。

。。。。。。

方天南識海內的劍陣之中,蘊含著原本就屬於冰宗的傳承神器內的劍陣的能量,到那時,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另外的,還有方天南比較熟悉的空間之力。尤其是方天南從「黑褐色碑文」中獲得的兩股特殊的能量,可都是有融入到劍陣之中。

這就給方天南在施展劍陣的時候,多出了許多的不確定性!

「不過,不管如何,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也就只有這個劍陣的能量,可以嘗試著去催動一下,看看情況了。」方天南琢磨著,「除此之外。自己也沒有太多其他的應對辦法。」

是以,方天南在感覺到,自己周身的領域能量,依然在緩慢的壓縮著,彷彿是頂級妖獸要給方天南施加一種無從拒絕的壓迫一般,方天南瞬間的,就開始激發出自己識海內的屬於劍陣的能量來。

與此同時,讓方天南有些意外的是。在這一刻,劍陣的能量。 追心奪情:總裁獵愛捕逃妻

緊接著,就是方天南識海內的諸如神識、「煉丹真經」的能量,甚至於是圖騰的能量,彷彿都消失了一般。唯有屬於劍陣的能量,在這個時候,爆發出金色的光芒。

「鏘!——」的一聲。

識海內的劍陣能量,轟然間就變化成一柄金色的長劍,就這麼赫然的懸浮在方天南識海的中央!

方天南幾乎都可以感應到。自己的識海內的中央島嶼上,都開始沐浴著一陣陣的劍光。

而以方天南的識海內的中央島嶼為中心,周邊那些原本還泛濫著紅色光輝的火焰,在這一刻,也是開始逐漸的呈現出金色的光芒來,……

。。。。。。

「這就是劍陣嗎?」方天南的嘴角,微微的一翹。

當劍陣的能量,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肆意的擴散著的時候,方天南周身原本還圍困著的領域的能量,卻是已經開始顫抖起來。

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即將從方天南的身體之內迸射出來,從而直接的破開領域的存在一般。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方天南突然的看到了,頂級妖獸的形態。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