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真是一件上古之物?」商新秋心中不安。

他剛剛可是盡情嘲諷姜羽,如果證實符籙是上古之物,那就是他自己打自己的臉。

「怎麼可能?上古已經覆滅,不復存在,上古之物每一件都驚天動地,擁有無上威能,怎麼會落到這個小子手中。」商新秋心中極力否定。

二皇子商天玉則不是這麼想,眼前的符籙和不久前出現在府中的火焰洪流有些相似,讓他有些相信這可能真的是一件上古之物。

神佑皇主大笑,目光緊緊盯住『斗神皇斬』符籙。「這真是上古之物,是一張攻擊性符籙。」

「符籙?什麼是符籙?」商新秋問道。

「歲月前的上古時期,修者如雲,至強者出沒,有一種東西,叫符籙,它們每一張都擁有莫大威力,最高等級的符籙甚至能夠滅殺至強者。」神域皇主激動道。

商新秋有些不信,這麼一張紙的東西會有那麼強的力量?

商天玉也驚訝,看向姜羽,知道對方身上還有很多秘密,對自己招攬對方為客卿,感到很明智。

「不過遺憾的是,這張符籙並不是那等至強符籙,不過一旦爆發,估計也能威脅到凡靈後期修者。」神佑皇主搖頭。

『斗神皇斬』符籙很強,不過對於身為彼岸修者的他,幾乎沒什麼用,畢竟他隨手打出的攻擊都比符籙炸開強。

姜羽暗自搖頭,斗神皇斬符籙不過是他自己刻畫,但是消息封鎖的神佑王朝,竟然沒有一人能夠看出,連一朝皇主都不知,相信姜羽的話,以為是上古之物。

商新秋從神佑皇主那拿過『斗神皇斬』符籙,手上用力,想要捏碎符籙,可是符籙一點反應沒有。

「我就不信本太子連一張小小符籙都奈何不得?」商新秋怒氣上漲。

體內靈氣運轉,打入『斗神皇斬』符籙,想要借靈氣之力震碎符籙。

「不可!」神佑皇主連忙大喊。

可惜已經來不及,吸收靈氣后,『斗神皇斬』符籙迎風而漲,不斷變大。商新秋見狀,露出恐懼,不知所措。

『斗神皇斬』爆發后的威力,姜羽這個刻畫符籙者,比誰都清楚,一腳踢出,連帶著商新秋和符籙一起離開涼亭。

脫離涼亭的商新秋墜入人工湖,符籙則是越飛越高,身穿火紅色長袍的男子走出,揮舞手中長刀,火焰洪流衝出,爆炸聲震動整個御花園。

大批皇室修者從四面八方沖向御花園,一位位凡靈修者縱身一躍,以為有外敵入侵,緊急趕來護駕。

「拜見皇主!」

十幾名匆忙趕到的凡靈修者跪伏在地上,身後一眾皇室修者盡皆伏地。


「這裡沒事,你們下去吧!」神佑皇主站起來。

「是!」

十幾名凡靈修者和一眾皇室修者不敢有任何不滿,在極短時間內消失。

落入人工湖的商新秋被幾名小太監拉上來,一臉狼狽,看向姜羽的目中在噴火。

「你為什麼不說清楚,這東西會爆炸!」

神佑皇主道。「新秋,看來這個太子之位已經讓你蒙蔽雙眼,發生事情,第一個想的不是自己,卻是別人。」

「父皇…」商新秋想要反駁,可惜神佑皇主根本不聽。

站在一旁的商天玉暗喜,能夠看到商新秋吃癟,被神佑皇主訓斥,他心中要多高興有多高興。

「太子,在下早已經說了,這是上古之物,威力驚人….」姜羽冷漠道。

「你…」商新秋本想罵人,可是一句話到嘴邊,硬是被神佑皇主的眼神逼回去。

「姜羽少俠,像這樣的符籙,你還有多少。」神佑皇主熱切道。

「只有一張!」姜羽自然不會承認他身上還有符籙,更加不會說出符籙就是他自己刻畫。

神佑皇主沒有繼續追問,因為他知曉上古之物,可遇不可求,能夠得到一張已經是大機緣。

想到符籙毀在商新秋手中,神佑皇主就一陣怒火,對其很不滿。

商新秋也知道自己做錯事,不敢繼續開口,心中更加怨恨姜羽,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父皇,你沒事吧!」涼亭外,傳來一道女子之聲。


整整八個婢女護佑一名女子走來,女子面色蒼白,有種病入膏肓的感覺。

「小雨,你怎麼來了?」神佑皇主急忙站起,向前攙住女子。

姜羽很驚訝,之前二皇子商天玉來的時候,神佑皇主都沒有起身,而這名女子的到來,竟然能讓對方如此緊張。

神佑皇主臉上一臉的慈愛。「小雨,我不是都跟你說了,不要隨便走動,你怎麼又擅自走出來!」

說著說著目中出現殺意,看向女子身後的八名婢女。「你們是怎麼照顧公主的?是不是一個個都不想活了?」

神佑皇主一席話,嚇得八名婢女連忙跪伏,不停磕頭。「皇主饒命,皇主饒命!」

「要你們有何用?」神佑皇主冷哼。「來人,拉出去統統砍了!」

一大批如狼似虎的皇室修者衝上來,就要拉走這些婢女,女子見狀,焦急道。「父皇,不怪她們,是我自己堅持要來的。」

「我的好小雨,竟然還牽挂著父皇的安危。」神佑皇主大笑,示意皇室修者退下。

逃過一劫的八名婢女更是不停磕頭。

「多謝皇主,多謝皇主!」

「起來吧!以後好生照顧公主殿下。」神佑皇主大聲道。

「咳咳咳」女子想要說話,卻只有咳嗽的聲音。

神佑皇主一聽,滿臉緊張。

「小雨怎麼樣?是不是病情又複發?那些太醫院的庸醫,我遲早一個一個砍了他們,連這麼一點小病都治不好。」

「不怪那些大人,小雨的病,自己很清楚,只希望能夠多陪父皇幾年。」女子小聲道,說完后,又是一陣咳嗽。

女子看向四周,發現商新秋和商天玉也在。

「見過大哥,二哥!」

「小雨你有病在身,還是不要外出為好!」商新秋笑道。

對於眼前這個自己父皇最為疼愛的公主,即使身為太子的商新秋也不敢說重話。

「我最近找到一些靈藥,可能對小雨你的病情有效果,待會我讓府中下人送來。」商天玉道。

「多謝兩位哥哥!」女子笑著回道。

神佑皇主很是不滿的一瞥商新秋。「還是天玉有心,知道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妹妹。」

商新秋滿頭冷汗,斷斷續續道。「其實我那裡也有一些靈藥……」

神佑皇主冷哼。「剛才怎麼不說。」

女子這時正好看到姜羽,身穿白色素裙,宛如白色精靈,姣好的面容,堪稱美人坯子,可惜卻一副病懨懨的樣子,讓人心疼。

「天陰體?」姜羽失聲。

神佑皇主一愣,雙目射出兩道精光,引出一陣陣空間漣漪。

「公子剛才說什麼?」女子一驚。



「沒…沒什麼?」姜羽連忙掩飾,知道自己說錯話。

天陰體是一種特殊體質,不過這種特殊體質很麻煩,一個處理不好,就是身死的下場;但是處理得好,那就是另一個局面。

關於天陰體的傳說,他曾經聽天眼無意提起過,上古時期有一位人族至強者就是天陰體,仗著天陰體的特殊力量,這位至強者罕遇對手,比同境界妖獸還強大,幾乎一隻腳邁進大聖領域。

「姜羽少俠,你剛才說的是天陰體?」神佑皇主走過來。

姜羽知道無法否認,只能點頭,頓時看到神佑皇主臉上出現喜色。

… 姜羽一愣,不明白神佑皇主為什麼如此表情,以對方彼岸境的修為應該能夠看出女子並不是得病,而是因為天生體質問題。

「公子,『天陰體』是什麼?」女子輕聲問道。

商新秋和商天玉也驚訝,他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天陰體』三字,只知道自己妹妹從一出生就體弱多病,出生當日要不是有數名彼岸修者出手以靈氣護持,說不定當時就已經殞命。

神佑皇主膝下有很多兒子,不過女兒就這麼一個,自然痛愛有加,為了這『病情』,不知道尋來多少靈藥,請了多少醫道高人,可惜都沒有效果,甚至讓『病情』逐漸惡化。

姜羽暗中搖頭,這根本不是病情問題,而是天生特殊體質,還要死不活的是『天陰體』,用醫道手段當然治不好,再多靈藥也沒什麼用。

看著女子清澈的眼神,姜羽不忍拒絕,慢慢說道。「天陰體是特殊體質的一種,擁有天陰體的人一旦踏入修者之道,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可是天陰體也有缺點,那就是天陰之氣太重,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等不到開啟體質,踏上修者之道,就會……」

說到這裡,姜羽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話中意思已經很清楚。

女子嬌軀顫抖,神佑皇主連忙上前扶住。

「你這話什麼意思?說小雨會死嗎?」商新秋陰冷道,總算讓他找到一個針對的借口。

「我可沒有這麼說,一切都是太子自己猜測。」姜羽哪裡會承認。

「你…」商新秋啞口無言,接著露出冷笑。「這麼說,你是有辦法治好小雨?」

女子一聽,臉上出現喜色,非常渴望的看向姜羽。

神佑皇主這時也開口。「曾經有一位高人遊歷到都城,和我說過『天陰體』,不過這位高人並沒有辦法治療,只能以靈藥拖延時間。」

「天陰體在特殊體質都也屬稀有,不過想要成功開啟天陰體很難,一個弄不好,就是殞命的下場。」姜羽出聲。

「小雨不怕死,希望公子能夠出手相救。」女子對著姜羽行大禮。

姜羽臉色有些難看,他雖然知道有天陰體這麼一回事,可是讓他去幫忙開啟天陰體,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

商新秋看出姜羽現在騎虎難下,接著開口。「本太子也希望姜羽少俠能夠出手,到時我神佑王朝所有子民都會感激姜羽少俠。」

不。明。真。相,以為姜羽能夠治好『天陰體』的商天玉也道。「姜兄你就救救小妹吧!」


姜羽現在很難抉擇,讓開答應,可是他根本就不會治療;不答應,估計震怒的神佑皇主能夠當場留下他。

以他現在這點微末修為,即使加上『斗神皇斬』符籙也不是神佑皇主對手,更何況這裡還是皇城中心,隨便來幾個凝聚靈力神橋的修者,都能拼掉他。

「答應他!」一直不出聲的天眼靈魂傳音給姜羽。

「姜羽少俠,只要你答應治療小女,從今以後你就是供奉府之人,享受皇室俸祿,皇室中的靈藥,靈石供你使用。」神佑皇主道。

這樣的條件沒有一個修者會拒絕,修者想要的靈藥,靈石瞬間擁有,至於加入供奉府,估計也是一件好事。

「不可,父皇,他才凡靈中期修為怎麼能加入供奉府,這是破壞規定。」商新秋跳出來阻攔。

可見這個供奉府在神佑王朝的重要性很大,連凡靈中期修者都進不去。

神佑皇主冷視商新秋。「我是神佑王朝皇主,說出去的話,不可能收回。」

商新秋嚇得脖子一縮,這才想起自己父皇可是彼岸修者,並不是只會處理國家大事的簡單皇主。

「姜羽少俠,你的意思是?」神佑皇主看向姜羽,帶著期待。

「治療天陰體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姜羽道。

「小子,你別太貪心,竟還不知足。」商新秋冷哼,連『姜羽少俠』都不在稱呼。

「你給我閉嘴!」神佑皇主大怒,彼岸境氣息散出,壓得商新秋腰板一彎,臉色蒼白。

「只要不是太過分,我都可以答應。」神佑皇主點頭。

「我要皇主打開皇室內庫,讓我進去任選一件寶物。」姜羽開口,說這麼多為的就是藏在皇城的那塊聖者圖卷殘片。

通過對體內識海空間聖者圖卷的了解,姜羽已經知道那一塊聖者圖卷殘片就在皇城中心,估計應該被放在皇室內庫。

「小子你狼子野心,敢打我皇室內庫的主意。」商新秋怒罵。

神佑皇主臉皮抽動,大袖一拂,直接扇飛商新秋。「有多遠,滾多遠,不要讓我看見你。」

在彼岸修者一擊下,商新秋大口吐血,害怕繼續惹怒神佑皇主,商新秋只能灰溜溜離開涼亭。

「兒臣告退!」

「滾!」神佑皇主顯然是動了真火。

商新秋不再敢一絲停留,連滾帶爬離開御花園。

神域皇主看向姜羽,彼岸境氣息毫無保留的壓過去,姜羽面色一白,體內傳出悶聲。

「難道他要對我動手?」姜羽腦海中閃過萬千念頭,然後就要催動聖者圖卷。

「以上條件不變,等你治好小雨,我會親自打開內庫,讓你進去。」神佑皇主深吸一口氣,顯然做了很大決定。

姜羽也鬆了口氣,如果神佑皇主強硬出手,那將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成交」

「天玉,你帶姜羽少俠去供奉府。」神佑皇主拉著女子先行離開,臨走時留給姜羽一塊令牌。

令牌正反面加起來寫著四個大字『神佑江山』,霸道,凌冽氣息盡露無疑。

「這塊令牌能夠讓你自由出入皇城。」神佑皇主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震得姜羽氣血翻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