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四大宗門那些變︶態可不會手下留情,一定會送這廢物上西天的。」

八強,天絕宗的秦天,莫雨,秦菲。藏劍山莊的葉凡。劍塵宗的楊塵、楊軒。絕塵宗的穆玄。雲天宗的徐寒。

在其他人的眼裡,雲天宗的徐寒能進八強就是個笑話。

第一戰,秦天對葉凡,莫雨對楊塵,楊軒對穆玄,秦菲對徐寒。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八強弟子,天絕宗的弟子占多數,這是天絕宗有意安排所致,誰讓人家是主辦方呢?

秦天毫無懸念地淘汰掉了葉凡,楊塵擊敗莫雨,楊軒險勝穆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最後一戰。當然,大家認為這是一場毫無懸念地對戰,純粹是想看徐寒的笑話,說難聽一點,就是想看徐寒被秦菲殺死。

「沒想到是我對上你這廢物,真是抽到上上籤了。」秦菲精緻的臉蛋上卻露出陰狠的笑容:「死在我手上你也算無怨無悔吧?」

徐寒神色冰冷,上來就放言要殺掉自己,這女人真是蛇蠍心腸。

「秦菲師姐,殺了那個廢物!」台下有天絕宗弟子吶喊助威。

「嗯,無怨無悔。」徐寒微微一笑,執劍而立:「前提是你有那個本事。」

「就會說大話。」秦菲冷笑,釋放劍魂:「很快你就知道自己怎麼死的了。」

徐寒目光一凝,秦菲的劍魂名叫銀蛇,劍刃曲折,閃爍寒芒,最可怕的是,她修鍊的是毒劍道,哪怕被銀蛇劃開一個小口子,都會身中劇毒,秦菲還有一個癖好,就是不喜歡痛快把人殺死,而是一劍一劍地劃開別人的皮肉,讓毒性逐漸侵蝕對方,直到毒性發作,全身潰爛而死。奔雷山莊的一位弟子就是這樣死在秦菲的手裡。

「希望你的自信能保持到最後。」徐寒冷笑一聲,銀色劍氣瞬間綻放。

台下不少人露出驚訝的表情:原來,他是氣境。

秦菲的表情卻依舊淡漠:「果然,你不是一個蠻境廢物呢。」和李嘯那場戰鬥她也看出了點端倪,「不過,氣境廢物也是廢物。一樣不是我的對手。」秦菲沒從徐寒的劍氣中感受到威脅,她是氣境四級劍修,修鍊的又是十分殘忍的稀有劍技毒劍道,強大之處可見一斑。

「蛇舞。」秦菲的銀蛇抖動起來,頻率越來越快,看起來就像一條活蛇,靈活地扭曲身軀。

徐寒不動,后發制人。

秦菲一劍刺出,劍氣奪劍而出,猶如銀蛇,猙獰吐蕊。

徐寒則是一劍,很簡單的一劍。

秦菲劍氣爆散,一股紫色的氣體瀰漫於空氣。徐寒掩鼻,面色凝重:「原來如此,毒劍道的恐怖之處在於毒,劍氣的破壞力不強,但劍氣中蘊含劇毒。」

「知道又如何?」秦菲陰笑:「你已經中毒了,過不了多久毒性就會發作,你會全身潰爛而死。」

徐寒確感不適,看來秦菲所說不錯,他已經中毒。

「好惡毒的女人。」徐寒暗忖。

「這廢物完了,中了秦菲的毒,過不了多久就要死。」


「死了好啊,留這廢物做什麼?氣境一樣是廢物。」

秦菲引劍而來:「遊戲開始了。」

徐寒目光一凝,秦菲沒有釋放劍氣,看來是想開始她所謂的「遊戲」——一劍一劍地劃開他的皮肉,讓毒素滲透侵蝕他。

「有意思。」徐寒低笑,一劍迎上。

鏘!

兩萬五千斤的力道施加在秦菲的劍魂上,秦菲臉色大變,身形倒飛而出。徐寒身形一閃,踏著詭異的步法追上秦菲。冷漠的話語在秦菲耳釁響起:「我是不會給你緩氣的機會的。」

又是一劍,秦菲連釋放劍氣罩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硬擋,可她的力道哪能比得上徐寒?再次被擊飛。徐寒的身法極快,幾乎不會給秦菲一絲一毫的反應時間,天雷劍再出,秦菲怒了,咆哮著一劍掃來。

「叫也沒用。」徐寒每一劍都是全力,完全沒有念及對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

鏘!

秦菲倒飛而出,跌下戰台。

靜!

演武場上靜得出奇,許久沒有人聲,大家的表情都獃滯了——秦菲,敗了?

徐寒的目光直射莫絕天,沒有絲毫畏懼,朗聲道:「為何不宣布戰果?!」

莫絕天臉色難看,他沒想到秦菲竟然會敗。他知道秦菲是天絕宗進八強的三名弟子中實力最弱的,所以才安排和徐寒對戰,為的就是讓秦菲順利晉級,萬萬沒想到,徐寒竟然能勝秦菲。

龍煌浩天也站起來,說話中氣十足:「莫宗主,這場是我雲天宗勝了。」

莫絕天眼眸中燃燒起怒火,但他是主辦方,是一宗之主,不能失體。於是,莫絕天強咽怒火,開口正要宣布戰果,秦菲的猙獰怒嘯卻響了起來:「我沒輸!」

劍氣爆發,毒氣瀰漫,秦菲真的怒了,她要殺了徐寒,用最殘忍的方法!

「滾!」徐寒厲喝一聲,銀色劍氣瞬間綻放:「六芒落葉斬,次芒!」

… 嗖!

銀色氣刃震蕩著空間,彷彿要把空間撕裂,秦菲愕然,眼看著自己釋放出來的劍氣被切開,而那道氣刃仍一往無前地飛向自己,鋒芒畢露,凌厲的呼嘯聲猶如死亡宣告。

「你敢!」秦天飛身而來,「刀光劍影!」碧綠色的劍氣在秦天身前聚成一面氣鏡,鏡中不斷射出劍影,劍影如驟雨,前赴後繼地撞向氣刃,一點一點地削弱氣刃的衝擊力。

「我有何不敢?」徐寒冷笑,劍回,天雷劍頓時虛幻起來,「鬼影閃!」一劍刺出,天色頓黑,兩道璀璨無比的閃電瞬息劃過黑幕。

「小菲!!!」

黑幕中傳出秦天的嘶吼,夜色褪去,秦天抱著秦菲,秦菲眼中滿是駭然,最後一抹神采逐漸在她眼眸中渙散。

場上眾人震驚了,不少人都驚訝得站了起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氣境四級的秦菲,被徐寒一招就給殺了,而且還是在秦天的手底下殺的。天吶!這人到底有多強?他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嗎?!他才是雲天宗最強弟子?

徐寒執劍,手上多了一個白玉瓶。

「多謝解藥。」徐寒揚了揚手中的白玉瓶,淡然朝雲天宗座位走去。秦菲的毒是劇毒,毒性一發,全身潰爛而死。他將秦菲打下戰台,是想留她一命,而秦菲卻要殺他,那一刻,徐寒就明白了,要秦菲自願給他解藥根本是做夢。

「你殺了我妹妹就想走?!」秦天喉嚨里響起沉悶的聲音,碧綠色劍氣爆發,瀰漫在整個演武場。

「秦天-怒了,徐寒死定了!」

「不一定,徐寒能一招殺死秦菲,實力絕不能小覷。」

「氣境五級和氣境四級雖然只差一級,卻是兩個概念,徐寒必死無疑。」

徐寒頓住腳步,背對秦天,劍氣綻放。

一時間,演武場上兩股凌厲的劍氣相互碰撞。秦天劍修氣境五級,劍技絕大多數超過第五層,氣勁六級。徐寒劍修氣境兩級,所學劍技全部第九層,五層劍技能增幅一級氣勁,九層劍技卻能增幅兩級,因此徐寒的氣勁有四級。

「秦天,停下。」莫絕天渾厚的聲音從高台上傳來。

秦天不停,道:「宗主,徐寒殺我親妹,此仇不報,天理不容!」

「要報,也在戰台上報,宗門大會豈容你隨意破壞規則?」

秦天一怔,頓時收回劍氣。莫絕天這話有兩層意思,隱含的一層意思是:我允許你報仇,但是得在戰台上報。

大會照常進行。

下一組,四強對戰:秦天對楊塵,徐寒對楊軒。

「什麼!」秦天驚愕地望向莫絕天,為什麼不是讓他對戰徐寒?

莫絕天遞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告訴秦天他自有安排。


楊塵和楊軒的劍修都達到了氣境四級巔峰,秦天淘汰掉楊塵不是問題,因此,人們關注的焦點還是在徐寒對楊軒這一戰。若徐寒能擊敗楊軒,那他和秦天的對戰將會成為本次大會最精彩的一戰。若不能,那秦天奪下第一名毫無懸念。

徐寒和楊軒先後走上戰台。

楊軒嚴肅道:「你能殺死秦菲,我不會小瞧你的。這一戰,我會傾注全力!」

徐寒淡淡一笑:「這樣最好。」

楊軒釋放劍氣,藍色劍氣籠罩戰台。徐寒提醒一聲:「小心,我上了。」身法詭異飄忽,殘像幻影迷惑人眼,一劍襲來,力道強到令空氣震顫。

「好厲害!」楊軒盛讚,劍氣忽然集中,接著旋轉起來。「風捲殘雲!」

「不錯。」徐寒欣賞地點點頭,劍氣形成的旋風,攻防兼備。天雷劍陷入旋風,徐寒借力往後一翻,平穩落地,銀色劍氣也同時釋放出來,「六芒落葉斬,初芒!」

劍鋒射出一道細窄如針的劍氣,咻地透過旋風,劍氣針瞬間膨脹,一股狂霸的浪潮撲面而來,楊軒立即釋放劍氣罩,擋下劍氣浪潮。

徐寒和楊軒一來二去,打得有來有回,台下眾人的心都被揪緊了,如此精彩的對戰可謂難得一見。

秦天則陰沉著臉,仔細觀察著徐寒的招式。

「結束了。」徐寒回身一劍,「六芒落葉斬,次芒!」

銀色氣刃呼嘯而出,與藍色旋風僵持片刻,同時爆散。頓時,無數細小的氣刃飛向楊軒。

「風捲殘雲被破了?」楊軒臉色煞白,立即釋放劍氣,「劍氣罩!」

「沒用的。」徐寒腳尖一點,「鬼影閃!」天色頓黑,兩道璀璨無比的閃電劃過,楊軒劍氣罩爆散,徐寒一回身,天雷劍便架在了楊軒的脖子上。

楊軒怔了怔,苦笑一聲:「我輸了。」

徐寒再敗楊軒!台下不少人開始為徐寒加油助威。強者,都受人尊敬。

「很好!」秦天笑得陰狠,他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決賽在兩天後舉行,備受關注的徐寒對戰唯一一個氣境五級的天絕宗弟子秦天。

散場的時候,人們議論紛紛,有支持秦天的,也有認為徐寒能拿第一的。

「秦天的劍修擺在那裡,徐寒贏不了。」

「秦菲和楊軒的劍修不也比徐寒高嗎?徐寒照樣能贏。」

眾說紛壇,徐寒倒也沒在意。後天,他就要和秦天決戰,而秦天一定會下殺手,置他於死地,這一場戰鬥,對他人而言是第一名的爭奪戰,對他而言卻是生死之戰。

回到天絕宗準備的房中歇息,沒過多久門就被敲響了,是凌雲和若薇。

「副宗主來我這裡有什麼事嗎?」徐寒感覺凌雲的表情有點奇怪。

「徐寒!」凌雲一開口就很激動:「你知不知道你闖禍了?!」

「哦?就因為我殺了個天絕宗的人?」徐寒覺得好笑,他要不殺秦菲,拿不到解藥他自己的性命就危險了。

「就因為?你說得好輕鬆!」凌雲氣憤道:「天絕宗可是四大宗門之一,名望僅次於劍塵宗,你得罪了天絕宗,或許就會害得我們回不去雲天宗!」

若薇趕緊補充道:「徐寒,副宗主的意思是,第一我們不要了,今夜就連夜離開天絕宗,這樣對大家都好,天絕宗拿了第一,就不會追究一個弟子的死活了。」

徐寒不禁冷笑:「說得很有道理啊,雲天宗一逃,就成了各大宗門眼中的孬種,命是保住了,名聲呢?不要了嗎?」

「連命都沒有了,還要名聲幹嘛?!」凌雲心急道。


徐寒搖搖頭,信步走出房門,背對凌雲,淡漠之語字字吐出:「既然如此,那你們今夜就走吧。這一戰,我絕不會避。我不需要宗門的支持,也不在乎宗門的名聲,我只為自己而戰。」話畢,徐寒的身形消失。

山崖之上,徐寒盤坐靜修。這山崖在天絕宗之外,離近天絕宗後山,在此修鍊不易被察覺。還有兩天就要和秦天一決生死了,不能使用劍魄和天罰,不能釋放第二劍魂,他對付秦天贏面不大,而且是全力以赴,大下殺手的秦天。

璀璨的光華籠罩著徐寒,天雷石散發著金光,環繞劍魂。突然,光華大盛,濃郁的天地元氣向四面八方射出璀璨的光芒。徐寒深吸口氣,有乳白色光華吸入鼻腔,運氣,光華收斂,天地元氣從皮膚滲入徐寒的體內。

天雷石自己飛回了徐寒的懷中,徐寒緩緩睜開眼睛,眼眸中閃過一抹精芒。

一天,只一天的時間,徐寒就突破了,踏入氣境三級劍修。他有些興奮,同時也有些奇怪,從雷家回來之後,他的修鍊速度明顯快了不少。雖然這次只花一天的時間突破少不了培元丹的功勞,但飛快提升的修鍊速度才是最讓徐寒驚訝的。

剩下的一天時間,徐寒苦練劍技。

和楊軒一戰,秦天已經知道了他所有的劍技,說不定正在琢磨應對之法。

「六芒落葉斬,三芒!」徐寒將劍氣灌入劍魂,氣勁內斂,只用蠻力揮劍,將劍氣發射出去。少了氣勁的推動,劍氣衝力不大,但也沖斷了一棵大樹。然後,令人眼前一亮的一幕出現了——大樹的碎屑被吸附在劍氣上,繼續撞向第二棵大樹,可惜沒了衝力,劍氣便和碎屑一起散了。

徐寒的蠻力現在能達到兩萬八千斤,單純靠蠻力發射劍氣問題不大。最關鍵的一步,是如何運用好氣勁。

氣勁的作用是推動劍氣,劍氣的衝擊力和殺傷力取決於氣勁的等級。六芒落葉斬的精髓則是把這股推動力作用在劍氣內部,使劍氣產生一種附著力,能夠在接觸到其他劍氣時,吸住其他劍氣,然後藉助對手劍氣的氣勁,加大衝力,毀滅對手。

這招徐寒在六芒落葉斬的次芒大成后就一直在練,到今天終於有點雛形。

「決賽上,秦天一定會大吃一驚的。」徐寒不禁眼露笑意,秦天定不會想到,他已經晉陞至氣境三級,更不會想到,六芒落葉斬還有第三式。

今天更新晚了,實在抱歉,晚上還有一章更新。

… 決賽如期而至,這一天,演武場早早滿座。

秦天入場時狠狠瞪了徐寒一眼:「今天你必死無疑!」

徐寒笑了笑,沒說話。走到雲天宗座位前,徐寒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宗主,你來了。」

龍煌浩天面無表情:「我若不在,宗門顏面何在?連一外門弟子都不懼生死,我身為宗主,又有何懼?」

「宗主所言極是。」徐寒暗暗佩服,接著坐到自己座位上。四周投來的目光都有些驚訝,怎麼雲天宗就來了兩人?剩下的人呢?

莫絕天在高台上宣布:「宗門大會最後一戰,天絕宗的秦天對雲天宗的徐寒,現在開始!」

秦天殺氣騰騰地走上戰台,狠厲的目光死死盯著徐寒。

徐寒絲毫不懼,面帶微笑地踏上戰台。

秦天目露凶光,手執碧血劍,碧綠色劍氣瞬息綻放。沒等徐寒亮出劍魂,秦天已然出劍:「刀光劍影!」劍影如驟雨,氣勢洶洶。

「好一個先發制人。」徐寒冷笑,一面以鬼步閃躲,一面釋放劍魂,「無影劍!」劍出無影,風雨不透,與劍影交織,空氣嗡鳴,爆破聲不斷。

無影劍以多制少,每一劍的氣勁都有三級。

秦天臉色一變:「你竟突破到氣境三級了?」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