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五人有男有女,其中四人也都透散出真空後期的可怖氣息,而最前面那名鬚髮皆白的青袍老者……

差不多是蘇夜眼睛落在他身上的瞬間,便是大吃一驚。

那青袍老者面色溫和,體內波動而出的氣息深邃如淵,磅礴如海,令人難以揣度,可詭異的是,蘇夜居然看不出他的真實修為。然而,即便如此,蘇夜幾乎是潛意識裡生出了一種對方強得離譜的感覺。

「也不知他是什麼人?」

蘇夜心念電轉,便見傅水流正微笑著沖自己頷首,正要回禮,可下一眨眼,那六道身影便穿越虛空,閃電般出現在龍台內側。

「見過宗主!見過副殿主!見過四位長老!」十大弟子突然齊齊躬身,甚至連一直弔兒郎當的呂龍人也是畢恭畢敬。

「宗主?」

蘇夜心頭狂跳,除了傅水流之外的那四個男女,顯然都不可能是宗主,既然如此,宗主自然只能是那名白須白髮的青袍老者。赤皇宗主向來行蹤神秘,極少露面,蘇夜還是首次見到他的真面目。

不僅蘇夜如此,這龍台處的大量甲級弟子顯然也是首次看到宗主現身。

短暫的沉寂過後,驚呼聲迭起。

不少赤皇宗弟子都在躬身施禮,竟是一個個激動得面龐通紅,兩眼放光,廣闊的龍台區域,一片嘈雜。據說以往的「龍台會武」,宗主從不會現身,可這一次,他卻出現了,眾人如何能不激奮莫名?

相比於其餘赤皇宗弟子的激動,蘇夜有的只是濃濃的好奇。

也不知道宗主到底是什麼修為,須彌境?還是神幽境?亦或是羽化境?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其修為絕對是在真空境之上。絕念境?則是不大可能,如赤皇宗這樣的大宗,若宗主才絕念境修為,的確是太弱了。

……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那青袍老者微笑開口,語調溫和,可音符中卻蘊含著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眾人彷彿受到了驅使一般,竟是全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桿。眾人驚醒過來,眼神中的崇敬之色變得更濃。

「老頭子,宗主是什麼修為,你能否感覺得出來?」蘇夜忍不住暗問道。

「應該是神幽後期巔峰。」老傢伙笑道。

「神幽後期巔峰……距羽化境只有半步之遙了。」

蘇夜不由得輕吸口氣,赤皇宗的宗主,多少年一輪換,蘇夜並不清楚,不過宗主大位更細,首要考慮的應該是修為和實力。御法殿殿主、副殿主之位則不一樣,首要考慮的是法陣方面的造詣。

就算是法身境修士,只要能夠始終保持法榜第一,照樣有可能成為赤皇宗御法殿的副殿主。

但法身境修士,是絕不可能成為赤皇宗宗主。

「很多宗派,羽化境修士都不會再擔任一宗之主。那些一宗之主,一旦突破到羽化境,都會選擇退位,潛心修鍊。當然,這是老夫當年那個時候一些宗派不成文的規矩,現在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老傢伙又笑道。

「要是這個規矩沒變的話,赤皇宗宗主豈不是很快就要換人了?」

蘇夜有些感慨。不過,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是宗主換人,暫時與他也不會有太大的關係。

就在這時,宗主和傅水流一行人已走到龍台內側石壁的龍頭部位,下一刻,傅水流掌中便出現了兩顆晶瑩剔透的火紅圓球。

蘇夜見狀,心頭微動,幾乎是在那兩顆火紅圓球出現的剎那,龍台法符之間那無數絲絲縷縷的聯繫竟是變得靈動起來。

沒一會,傅水流便在眾人的注視下,將圓球分別放入龍頭部位的兩個凹槽中。


「那竟是兩顆龍眼。」

蘇夜恍然大悟,之前在觀察那些法符的時候,他便發現了其中異狀,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兩顆龍眼,應該就是開啟龍台獨立空間的關鍵。

「轟!」

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巨大的鳴響便從龍頭處激蕩而出,緊接著,那兩顆龍眼便爆散出瑰麗眩目的紅芒。旋即,眾人便見無數火紅絲線以龍眼為中心,如蛛網一般瘋狂地向四周蔓延。

很快,廣闊的地面和頭頂石壁就布滿了紅色絲線。

這些絲線更是綻射出璀璨的瑩光,在這片空間縱橫交錯,近千名甲級弟子竟似全被覆蓋在了網中。對此,曾經參加過「龍台會武」的甲級弟子已是見怪不怪,但那些初次登上龍台的甲級弟子卻是倍感驚奇。

「呼!」

瞬息過後,一股猛烈的勁風突然從高空席捲開來,竟是那頭頂石山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呼嘯而去。龍台處頓時響起了一片驚呼,然而,這聲音才響到一半,眾人便猛地發現,身周環境已然大變。

此刻,頭頂沉落的石山完全消失,周圍雲霧翻騰,見不到絲毫陽光,也沒有綿延起伏的群山。

視線之內,除了還是那麼些人之外,唯有腳下龍台依舊。

「諸位,『龍台會武』即將開始,希望諸位牢記宗派規矩,不得故意害人性命。若是自覺不敵,可立刻認輸,認輸之後,戰鬥便已結束,敗者立刻跳出龍台,而勝者需留在原地,不得再出手,否則,嚴懲不貸。」

一名老者神色嚴厲,高聲大喝,「『龍台會武』的名次,關係到諸位在龍牙峰的位置,諸位切莫大意。一旦分配了對手,希望諸位不要浪費時間,盡量以最快的速度決出勝負。戰鬥結束得越快,休息時間便越多,當然,首輪戰鬥落敗的速度越快,會武的名次便越低,諸位可明白?」

「是!」

眾人轟然應和,聲如炸雷。

「卿姐,青紈師姐,你們多加小心。」

蘇夜掃視了周圍一眼,輕聲道,雖有宗派嚴令,可拳腳無眼,若是遇到厲害對手,來不及認輸的話,很可能會受重傷。

傅青紈微一頷首,蕭嬋卿卻是笑眯眯的道:「放心吧,真要覺得勝不了,我直接認輸就是。」

「諸位準備,會武開始!」

她話音剛落,傅水流如洪鐘大呂般的聲音便響徹虛空。

幾乎是最後那個字元落下的剎那,蘇夜便覺眼前畫面疾速變幻,但視線重新變得清晰起來時,蕭嬋卿、傅青紈等人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倒是站立之處,依舊是一座極其廣闊的龍台。

龍台之上,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名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的年輕男子,只有法身初期的修為。

「你是蘇夜,我知道你!啊啊啊……我太倒霉了,怎麼會遇到你!」

那年輕男子看清蘇夜面容的瞬間,竟是如喪考妣地大叫起來,「蘇夜師弟,啊不,蘇夜師兄,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嗷嗷,先別動手,先別動手,蘇夜師兄,讓我多呆一會……別,別,我認輸!」

叫到最後,年輕男子已是神色惶急。

而這個時候,一隻拳頭堪堪在他面前停下,拳尖距其鼻樑已是不足半尺,拳頭裹挾而來的狂風將其衣袍都吹得鼓盪而起。

拳頭主人,正是蘇夜。

那年輕男子如釋重負地暗鬆口氣,可瞬即他的五官便皺成了一團,看上去竟是沮喪到了極點。

「既然認輸,那就請吧!」

蘇夜緩緩放下拳頭,笑呵呵地沖那年輕男子呶了呶嘴。

前兩天,他也曾聽蕭嬋卿和傅青紈大致說過一些「龍台會武」的規矩。在赤皇宗,法身境中各重境界的弟子人數比例與大多數宗派都不一樣。許多宗派,都是法身初期的弟子佔據大部分,法身中期、法身後期的依次遞減。

赤皇宗甲級弟子,卻是法身中期和法身後期的更多,法身初期的最少。

正因如此,當初赤皇宗派遣出去參加「神冥試煉」法身初期甲級弟子也才六十五人,即便加上那個時候在外歷練來不及趕回來的法身初期弟子,也才九十多個。最近雖有不少人晉陞,也還不到一百二。

這部分法身初期的弟子以及許多法身中期的弟子,都會在第一輪戰鬥中就被淘汰出去,而他們的會武名次,則是由離開龍台的時間順序來決定。越早離開龍台,名次越低,反之,亦然。

會武正式開始前,那位長老所說的話也印證了這點。因而,許多自覺必敗無疑的修士都會以各種方式拖延時間。蘇夜的這名對手,也是如此,當然,蘇夜並沒有給他拖延時間的機會。

……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那年輕男子看了看龍台周圍如浪潮般翻騰涌動的雲霧,有些憤憤不平地瞪著近在咫尺的蘇夜。

「我這不是狠,只是在遵守會武的規矩而已。」

蘇夜後退數步,直接在龍台上盤坐下來,緩緩闔起眼睛,不再理會對方。

那年輕男子咬咬牙,腦袋終究還是耷拉了下來。既已認輸,再拖延也沒用,宗主等人能夠看到每場戰鬥的情況,若是遲遲不出,很可能連名次都會被取消。若無名次,就得呆在天星谷,而非龍牙峰。

片刻后,那年輕男子便無可奈何地沖向龍台邊緣,縱身一躍,身軀瞬間沒入雲霧之內,消失不見。

對手一走,這龍台上便只剩下蘇夜一人。

周圍沒有任何聲音,靜謐得落針可聞,蘇夜則是宛如雕塑,巋然不動,任由時間飛速流逝。

「呼!」

只過了差不多半刻鐘,虛空便是微微波動,龍台中央陡然出現了一道黑影。

那是一名身軀瘦長的男子,年約二十六七歲,面龐緊繃,眼神中竟是流露兇悍和狠戾之氣。從他體內透溢而出的氣息十分強橫,而且異常凝鍊,和蘇夜一樣,都是法身中期修為,但真正的實力,應該更強。

「蘇夜,沒想到我的對手會是你。」

那瘦長男子皮笑肉不笑的道,「聽說你凝鍊出了一種叫『陰陽紫麒麟』的聖獸法身,而且實力非常強,可媲美法身後期修士,正巧,我雖是法身中期修為,但我的實力也是遠超修為。我們……」

「你的廢話太多了。」

蘇夜微一皺眉,彈身而起,以駭人的速度向那瘦長男子暴射而去,右拳再次閃電般地轟出,動作乾淨利落,沒有絲毫脫離帶水。拳頭過處,狂風呼嘯,磅礴的力量如驚濤駭浪般噴薄而出。

「蘇夜,你可是活得不耐煩了?」

那瘦長男子見狀,彷彿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先是一怒,可緊接著他臉上便露出了一抹猙獰的戾氣,「輕視我,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說話間,他雙掌竟如蝴蝶穿花般在身前疾速舞動,絲絲縷縷的血紅氣息瘋狂地從掌中洶湧而出。

「呼!」剎那之後,血紅氣息便凝聚成一道粗碩的血蛇,張開嘴巴,撲咬而去,狂暴的波動瀰漫開來,濃郁的血腥味竟是充斥著方圓數十米空間,血蛇周圍,彷彿有無數血影在嘶吼。

「轟!」

電光石火間,蘇夜拳中噴涌而出的陰陽靈力就已撞上了血蛇頭顱,巨大的爆鳴聲在龍台處震蕩開來。


下一瞬間,詭異的畫面便出現了。

那血蛇腦袋竟如棉花般凹陷下去,將蘇夜剛剛揮灑而出的右拳和陰陽靈力拳頭死死地包裹在內。

「蘇夜,我的『血靈吞天訣』之下,你逃不掉的!」


那瘦長男子獰笑起來,話音剛一落下,那血蛇長碩的身軀便猛地一扭,竟是向蘇夜纏卷而去。

「我需要逃么?」

蘇夜口中嗤笑,瞬息過後,那扁平的蛇頭竟如充氣皮球一般,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膨脹。甚至連兩個呼吸的時間都不到,包裹著蘇夜右拳的蛇頭就已脹大了數倍,看起來竟是極其駭人。

「不好!」瘦長男子立刻察覺到不妙,臉上的笑容瞬即凝固。

「砰!」

就在這時,激烈的爆鳴聲便已響起,那脹大到極致的蛇頭便在瘦長男子驚愕的目光注視下爆散開來,化作無數血紅碎片,繼而又被那如狂濤駭浪般猛烈波動而出的勁氣徹底摧毀於無形。

蘇夜右拳再次閃現出來,拳中噴涌而出的靈力以摧枯拉朽之勢撕碎粗碩的蛇軀,長驅直入。

頃刻間,雙方的距離竟已不足兩米。

那瘦長男子登時驚醒過來,意念之間,一顆血紅色的扁碩蛇頭便從體內快速升騰而起,張嘴嘶叫。

然而,還不等法身完整地顯露出來,蘇夜的右拳就就在他瞳孔中擴張到了極致。

「轟!」

一拳正中胸膛,那瘦長男子便似被天外飛來的萬斤巨石擊中,只是駭然驚叫一聲,身軀便向後倒飛而出。

蘇夜如影隨形,追逐其後。

那男子如斷線風箏般在空中橫飛了數米,身軀就被蘇夜右手一把抓住,繼而強橫至極的力量如潰堤的洪濤般狂涌而出,將其身軀包裹得嚴嚴實實,那剛從其體內鑽出來的那顆血紅蛇頭竟又縮了回去。

「呼!」蘇夜右手一揚,那瘦長男子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身軀便如離弦之箭般往前衝去。

「蘇夜……」

瘦長男子嘶聲大叫,可話音未落,身軀便已不由自主地橫穿了近兩百米虛空,墜落於龍台周圍的雲霧中。

「血靈吞天訣?」

蘇夜撇撇嘴,唇角浮起一絲戲謔的笑意,自言自語的嘀咕道,「聽起來倒是很厲害的樣子。」

旋即,蘇夜便是再次盤坐下來……

……

「這小傢伙別說是法身,甚至連靈法都未曾動用,就能輕鬆贏下同樣修為境界的對手,前五十名是絕對跑不掉的。」

一個滿是讚賞的聲音響起,傅水流捋須頷首,滿臉笑意。


他和赤皇宗主等人,此刻也都佇立於一座龍台之上。

龍台四周,同樣是雲霧翻湧,但這片廣闊的雲霧之間,卻是漂浮著另外兩百多座龍台,如眾星捧月般將其圍在中間。如今,有些龍台處,只剩一人靜靜盤坐,也有些龍台上,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戰鬥。

傅水流等人,可以輕鬆將周圍動靜全部收入眼底。

「副殿主估計得還是有些保守了,據我看,前二十名也是有可能的,只要他運氣夠好,不遇到真空初期的那幾個傢伙。當然,如果運氣不好,估計結果就會像副殿主說的那樣了。」一名老者笑吟吟的道。

「前二十?你還真敢想!不過我也是這麼想的,哈哈……」

「除了蘇夜,還有幾個法身境的弟子也都表現得非常不錯。比如傅副殿主家的那個小丫頭,還有那個叫蕭嬋卿的丫頭,都非常不錯,可惜,她們才剛剛突破到法身後期,不然前二十有望。」

「……」

眾人看著周圍龍台,你一言我一語地點評起來。赤皇宗主雖未說話,可聽著眾人的聲音,臉上卻是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虛空急劇波動,一名年輕女子陡然閃現,面容姣好,一身紅裙,身材凸凹有致,異常火爆。

這便是蘇夜的第三個對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