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所以,現在皇帝再想起雲陽的事情,就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在看了一眼已經怒髮衝冠的雲老爺子之後,更是頭疼地揉了揉腦袋。

不過,皇帝並沒有開口說些什麼,而是默默地觀察著下面的狀況……因為在鬥技場內,又有了新的變化!

「踏踏!」

比賽場中,就在雲陽和衛家對峙著的時候,一聲聲震耳欲聾的腳步聲突然從雲陽的身後響起。

雲陽不由轉頭望去,只見一隊身穿銀色鎧甲的武者正從遠方緩緩走來。

他們的步伐鏗鏘有力,整齊劃一,就像只有一個人在走似的。遠遠望去,每一名武者都是抬頭挺胸,雄糾糾氣昂昂,雖然只有十行十列,倒是其所表現的出的氣勢,實在是不容小覷!

而在隊伍的前方,則是一名器宇軒昂的年輕將軍,騎著一匹俊俏的白馬,朝著雲陽就緩緩走來。而雲陽,則一眼就認出了來人……

雲家雲衛……以及自己的大哥,雲戰!

今天的雲戰,身穿一身墨綠色的鎧甲,雖然不比銀甲亮麗,但是卻給人一種肅殺的感覺!鎧甲上隱隱約約還能看到的血跡,以及手裡拿著的一柄血紅色長劍,更是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雖然雲戰如今修為全無,但是他依然還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比賽的高台,在走到高台底下的時候,雲戰坐下的白馬一躍而起,直接就跳到了高台之上!

緊接著,雲戰翻身下馬,沒有絲毫猶豫,就站在了雲陽和雲翊的前方,火紅色的長劍指向衛家所在之處,冷峻的臉上儘是肅殺之色,怒吼一聲:「犯我雲家者,殺!殺!殺!」

「犯我雲家者,殺!殺!殺!」隨著雲戰的話音剛落,台下的雲衛也異口同聲地仰天-怒吼一聲。

雖然僅僅只有一百人,但是這一聲怒吼,卻是驚天地,泣鬼神,一時之間,全場觀眾,都被這一聲怒吼吼得鴉雀無聲!

直到片刻之後,眾人這才反應了過來。

「快看,那不是雲家大少爺雲戰嗎?真不愧是從戰場上下來的,身上的氣勢真強啊,我連看都不敢看一眼啊!不過我聽說,他不是被人廢掉了嗎?」

「誰知道呢,不過照現在看來,那肯定是外人誣陷雲家的謠言!這樣看來,那些銀甲戰士應該就是雲家的雲衛了吧?嘖嘖,這些人的氣勢也真的好強哦,讓人看著都有些心悸的感覺。」

「衛家的那些人和雲衛比起來,根本就沒得比啊!不過,這似乎是雲家三子第一次同時出現吧?將門虎子,果然么名不虛傳!」

「是啊,我要是能生出這樣的兒子,就算只有一個,就算是少活十年,我都願意!」

「……」

雲戰以及雲衛的出現,頓時就使得風向突變,原本支持衛家的一瞬間就臨陣倒戈,轉為支持雲家了。

就連柳相,也羨慕地望了一眼最上方的雲老爺子。

「要是雲家那三兄弟真的同時上場的話,先天高期的雲翊,先天中期卻可以堪比半靈的雲陽,離凝靈境只差一步之遙的雲戰,衛家的那二十二人還真不是對手,恐怕再多一半的人數,也是贏不了的吧!」隨後,柳相又望向了台上的雲家三兄弟。

「可是,雲翊的傷似乎還沒好啊!還有,雲戰的傷勢真的是好了嗎?當初雲戰的傷勢,我可是親眼所見啊,這麼短的時間內根本就不可能痊癒啊……呵呵,想那麼多幹嘛,只要比賽一開始,不就什麼都知道?」

「接下來,我宣布……」想到這裡,柳相便毫不猶豫地揚聲道,「衛家和雲家之間的第一輪比斗,現在……開始!」

……

不過,就算柳相已經宣布了比賽開始,但是在一時之間,比賽場中依然毫無動作,以衛無忌為首的衛家子弟,都在面面相覷,誰也不敢率先出手。

「大哥,你先帶著二哥下去吧!」而雲陽則是趁著這個時候,對著雲戰和雲翊開口說道。

一開始,在看到雲戰的時候,雲陽的心裡是激動的。特別是在雲戰沒有修為,卻依然還是堅定地站在了自己的前面的時候,雲陽知道,自己的一個心愿已經夢想成真了:現在,終於有人能夠替我遮風擋雨了啊!

但是,由於大哥和二哥的身體原因,現在這場戰鬥,還需要自己解決。

不過,比起家人,這場戰鬥有算得了什麼呢?

「三弟,你要小心!」雲戰自然也知道如今的他並不能幫助雲陽什麼,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從雲陽和東方芷柔的戰鬥中雲戰就已經看出,雲陽是絕對不會放棄這場比賽的。

「嗯」雲陽在朝著雲戰點了點頭之後,便冷冷地望向了衛無忌,「我會讓他們知道,惹怒我們雲家的下場!」

……

「邪醫,哦不,現在應該叫你雲陽了,想不到你隱藏地可夠深的!」在雲戰和雲翊下台之後,衛無忌終於露出了他的獠牙,「不過,你真的打算以一人之力來對抗我們?就算你是風雲會的第一名,你也實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哈哈……」


「一劍天來無蹤影!」

可是,回答他的,卻是雲陽冰冷的攻擊。

霎那之間,雲陽就如同一道閃電,徑直地就穿過衛家的人群所在,所過之處,根本就沒有人能擋住雲陽的一擊!而當雲陽停下的時候,衛家的年輕一輩就已經死了三人。

「什麼?」衛無忌直接就被雲陽這出其不意的攻擊給嚇了一大跳,看著即將再次行動的雲陽,急忙大喊道,「快,快圍上去!」

隨著衛無忌的聲音剛落,在雲陽的四周,就圍滿了四個衛家家人,揮舞著各種武器,就朝著雲陽圍攻而去!

「所向無敵神鬼愁!」

雲陽不緊不慢揮著九天劍,不費摧毀之力地就擋住他們毫無威脅的攻擊。而且,在下一刻,雲陽就朝著這四人反攻而去……

事實上,雖然場上有著二十二名衛家的年輕一輩,但是對雲陽有威脅的也只有三人:兩名參加風雲會的衛家人以及他們領頭者衛無忌。

所以,對付其它雜魚,雲陽根本沒有必要使出九天劍。而雲陽之所以直接使用九天劍法,就是為了在最短的時間使他們的人數減少!

萬一,等他們反應過來了聯合起來了,豈不是就麻煩了?

所以,在幹掉那四人之後,雲陽不做任何停頓,就又朝著幾名較弱的衛家人攻擊而去!

片刻之後,衛家就又折損了三人。

一時之間,所有的衛家人都驚恐地望著雲陽!

在短短的幾十秒種之內,衛家就連損十人,只剩下十二人了,可是他們連雲陽的衣服都沒碰到,怎能不讓他們感到恐懼?

「快,你們快去把人都集合起來!」這一下,就連衛無忌也是真的害怕了,急忙朝著身邊那兩名參加過風雲會的衛家人叫道,「四人一組,聯合對敵!」

下一刻,剩下的十二名都分為了三組,背靠一起,分別由衛無忌和那兩名參加過風雲會的兩人帶隊,防備著雲陽的攻擊。

與此同時,他們也並沒有分開,以三角之勢,嚴陣以待!

「哦?」雲陽好奇地看著他們,「這……似乎是一種合擊對敵的方法吧!不過,如果是那三人一組的話,那我還會忌憚幾分!」

突然,雲陽微微一笑,直接就朝著衛無忌飛速掠去。

擒賊先擒王!雲陽發現,這個衛無忌的指揮能力還是不錯的。所以只要殺了他,其餘的衛家人根本就是土雞瓦狗,不足為慮。

轟!

但是,出乎雲陽的意料之外,原本以為必殺的一擊卻被衛無忌給擋了下來,發出了一聲劇烈的轟鳴聲!

「嗯?這是?」霎那之間,雲陽疑惑地看了一眼衛無忌,不知道為什麼,雲陽就是感到一陣怪異。

緊接著,雲陽不信邪,繼續朝著衛家攻擊而去,而這一次的目標,是一名普通的先天初期。

轟!

可是,這一擊,那名只有先天初期的衛家人居然也擋住了雲陽的攻擊。雖然這名衛家人臉色有些蒼白,但是能夠接下自己的攻擊,也著實讓雲陽吃驚不已。

「哈哈,雲陽,我們這可是一種強大的合擊陣法!雖然我們還不夠熟練,但是也已經足夠對付你了!」衛無忌見狀,終於放鬆了下來,朝著雲陽哈哈大笑。

雲陽不並理會,繼續朝著衛家不停地攻擊著。

可是,不管他從哪個方向發起攻擊,不管他使用混沌之雷還是涅槃之火,雲陽的攻擊,都會被那些衛家人給抵擋住。

「哈哈,雲陽,放棄吧,以你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能破開我們的防禦!」衛無忌繼續嘲諷著雲陽,之前的恐懼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不屑,「哼,你們雲家的時代,早已經過去了!而我們衛家,就是要取代你們雲家的存在!」

而雲陽,依然沒有說話,而且似乎是被衛無忌的話給惹怒了,繼續瘋狂地攻擊著。只是,他的攻擊,同樣還是沒有任何效果。

一時之間,在外人看來,戰鬥就這麼陷入了僵局……

… 「你看我們衛家的這個合擊之法如何?雖然一開始被你的寶貝孫子偷襲掉了幾人,但是現在,他也毫無辦法了吧!」雲陽一次次的攻擊無果,最上方的衛雄也是越來越得意,之前的沮喪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朝著雲老爺子挑釁地抬了抬頭。

「哼!」雖然比賽陷入了僵局,但是雲陽也還沒有受傷,雲老爺子也不著急,只是朝著衛雄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你們衛家的年輕一輩就是這麼像一頭縮頭烏龜那樣戰鬥的?我看,再過不久,陽兒就會把他們的烏龜殼給破了的!」

自從知道雲陽的身份之後,自從雲陽一次次地戰勝對手,雲老爺子現在可是對雲陽信心得很呢!

「哈哈!」衛雄聞言,絲毫不介意地大笑一聲,「你覺得,以你得寶貝孫子一個人,能耗得過我們衛家得這麼多人?」

「哈哈!」見衛雄這麼說,雲老爺子反而放心了,像看白痴一眼撇了一眼衛雄。

衛雄被雲老爺子的眼神看得極不自然,冷哼一聲:「你那寶貝孫子不就是再死一次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白痴!」雲老爺子笑得更加大神了,「你們想跟陽兒拼消耗?實在是太好笑啊!你難道忘了陽兒他是誰了嗎?」

「不就你的孫子嗎!」衛雄脫口而出。

「那之前呢?」雲老爺子似笑非笑,「看來,這場比賽,陽兒是贏定了!」

「邪醫?!」這個時候,衛雄這才突然想起,雲陽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邪醫」!

然而,和一名丹師比消耗,這不是在找死嗎?

「衛雄啊衛雄,你可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這一次得家族比斗,可是沒有禁止服用丹藥的,就算你們衛家的那些人也帶著丹藥,可是,能有陽兒的多嗎?」雲老爺子捋著鬍鬚,十分得意,「看來,陽兒在這個時候暴露身份,著實是讓你們震驚啊!」

衛雄不再說話,臉色不由地黑了起來。

正如雲老爺子所說,雲陽的身份突然暴露讓他震驚不已,反而使他忘記了雲陽之前的身份了。


可是,就算明知道這一輪比賽已經凶多吉少,雖然也知道輸了的下場極有可能被雲陽全部殺死,但是衛雄絲毫就沒有認輸的打算。

因為這一次發起對雲家的比斗,就是為了提升衛家的聲望!但是一旦對著雲家認輸了,別說聲望沒有了,或許更種鄙視就活接踵而來,帝都學院的例子就很好地擺在面前。

正所謂,開弓就沒有回頭箭!

……

比賽場中,經過了一番試探,雲陽已經對衛家那鐵桶一般的合擊陣法有了一絲了解。


「看來,他們每四人之間,能夠在短短的一瞬間就把所有力量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從而抵擋住我的攻擊!不過,有一件事,我還得確認確認……」

緊接著,雲陽便收起九天劍,混沌之雷和涅槃之火破體而出,慢慢地融合在一起。

有了之前的融合的經驗,這一次雲陽融合得異常輕鬆,不一會兒,一個耀眼地光球就朝著衛家飛了過去!

「不好!」衛無忌在看到雲陽開始凝聚的時候,他就已經慌了,急忙沖著所有衛家人下達著命令,「結第二套陣,速度!」

一時之間,十二名衛家人不停地變化著位置,在雲陽的攻擊來到的時候,衛無忌正面迎上了雲陽攻擊!

轟!

一聲比起之前更加劇烈的爆炸聲,轟然響起!

頓時,震耳欲聾,煙塵滾滾。

待煙塵散開之後,雲陽發現,衛無忌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而另外的那些衛家人,也正如自己所料,沒有受到一絲傷害,只是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蒼白無比。

「果然如此,他們所有人的力量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匯聚到一個人上!」

正如雲陽所想,他們四人一組最多也只能抵擋先天的力量,而要抵擋住更強大的力量,就需要更多的人數。而自己的融合的光球中所蘊含著的力量,在與東方芷柔的戰鬥中就已經能夠看出,是能夠和半靈相媲美的!

「他們的合擊陣法不錯啊!」一時之間,就連雲陽也讚嘆不已。

「呵呵,不過……」雲陽冷笑一聲,繼續凝聚著雙屬性的小光球,一邊掃過幾名嘴角已經溢出鮮血的衛家人,冷笑了一聲,「可惜啊,你們的修為良莠不齊,就算能擋住了一次攻擊,我看你們還能擋住幾次?」

「哼,雲陽,不要得意,以你現在的修為,你的這種攻擊也使不了多少吧!」衛無忌憤怒地盯著雲陽,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十幾個人還被雲陽一個人打得只能被動防守,怎能不讓他氣憤?

下一刻,只見在衛家所有人的手上,突然就出現了一個瓶子,打開之後,一陣陣丹香溢了出來,沁人心神,衛無忌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只要等你體力耗盡,你還不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今天,你雲陽,就是我衛無忌成名的墊腳石!」

「呃……」一時之間,雲陽愣了。

「啥?跟我拼消耗?就不說我的七個丹田,就算是丹藥,他們能耗得過我這個丹師?呵呵,既然要耗,我就奉陪到底!」

雲陽怒極而笑,手中的混沌之雷和涅槃之火也再一次地融合完成了,朝著衛無忌狠狠甩去……

……

「哼,衛家輸了……」台下的雲翊見狀,也不由冷哼了一聲,「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居然跟三弟比拼丹藥?據我所知,三弟身上最不缺的就是丹藥!」

「說實話,這一次還多虧了三弟啊!」雲戰指了指台上衛家的方向,微微凝重地說道,「衛家的這個合擊陣法,就算是我在全盛時期,恐怕也破除不了!這樣看來,衛家對我們雲家已經窺覷已久啊,他們的這一招,應該是專門用來對付我的!或許,三弟的橫空出世,也讓他們始料不及吧!」

說著說著,雲戰露出了貪婪的眼神:「不過,這合擊戰法,如果能用到戰場上,那麼該多好啊……」

「哈哈,那倒也是!」雲翊聞言,贊同地哈哈大笑起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論消耗,三弟是一名丹師,最不怕的就是消耗戰;論攻擊,三弟的雙屬性融合的威力完全就不像是一個先天能夠擁有的!」

「是啊!」雲戰也不禁感慨一聲,「三弟那攻擊的威力,的確是令人驚訝!雷霆之怒,萬鈞之勢,三弟的這一招稱為『雷霆怒爆』也不為過!」

……

「雷霆怒爆?似乎還不錯!」雲戰的聲音並不小,雲陽自然也聽到了,微微地點了點頭。

緊接著,在服下幾粒丹藥的之後,雲陽繼續凝聚起了「雷霆怒爆」。

畢竟,雲陽的修為只有先天中期,「雷霆怒爆」實在是太耗體內的真氣的。雲陽仔細算過,就算自己的體內有著七個丹田,但是最多也只能凝聚出五發「雷霆怒爆」。當然,這是在沒有丹藥的情況下。

與此同時,這一次,雲陽也懶得用魂術來控制「雷霆怒爆」了,反正不管從哪個方向進攻,那些衛家人的力量也會集中在一個人上。

「哈……」所以,雲陽在打了個哈氣之後,「雷霆怒爆」就這麼隨意地扔了過去。


「殺!」突然,一聲鏗鏘有力從一旁響起。

雲陽也被這充滿殺意的吼聲嚇了一跳,放眼望去,原來是自己的大哥跟二哥,正帶著雲衛在為自己吶喊助威呢!

「我都忘了,現在我不是一個人了啊……」

一時之間,在雲衛的怒吼聲之下,雲陽忽然變得興奮了起來,打起精神不斷地凝聚著「雷霆怒爆」,丹藥也不要命地往嘴裡塞去,一發接一發地朝著衛家的方向扔去!

緊接著,只要雲陽每扔過去一個「雷霆怒爆」,雲衛就會仰天-怒吼一聲「殺」。也正因為如此,雲陽從頭到尾,就算是臉色越來越蒼白,但是他反而越打越興奮!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