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次一震了,但都是被隱藏的寶葯才能引發丹爐的震顫,那些自然生長在外面的雖然看上去也都不錯,可都引不起丹爐的震顫,萊氏還真是乾脆啊。」

…………

後方一群人跟著,江守則一步步走出,二三十里后他才心下一驚,因為丹爐有了第七次震動,而且這一次是兩震!

等江守視線掃過去,落足之地卻是一株火系寶葯和金系寶葯之間的空曠地。

「兩震,這是能媲美冰河露語那個檔次的啊,不過現在才走了幾十里,整個葯藏府十分之一左右。」

頓了一下后江守再次起步,在隨後他倒是詫異的發現,有一株並沒有遮掩住,只是在外部自然生長的寶葯也引起了丹爐的震顫,一震,不過這株寶葯看起來就知道沒成熟。

再次一路而下,把整個葯藏府逛了一半后被江守統計起來的結果也是很驚人的。

被隱藏起來能引起丹爐一震的寶葯有17株,在外面自然生長的有三株,一個生長期,一株還是幼芽,另一株是成熟的。

引起丹爐兩震的則只有兩株,全被都遮掩。

萊氏這葯藏府里真有好多好東西啊!

…………

「四震?我是不是感覺錯了?」又一段時間后,等江守快要把整個葯園逛遍時。才突然大驚,因為丹爐起了四震,這讓江守都懷疑他是不是感覺錯了。

之前丹爐只有一震和兩震而已,三震從不曾出現過,也就是說萊氏隱藏起來的那些寶葯最強只有冰河露語那種檔次,是不是成熟的還不一定。

現在卻突然出現一次四震!

許聖一輩子煉丹,這丹爐他也持有幾十年了,也只感受到過寥寥幾次四震而已。

江守壓著激動繼續行走,徹底把葯藏府逛遍后才確定,那引起丹爐四震的就是萊氏所隱藏的最強寶葯。除了那之外。引起丹爐兩震的五株,引起一震的三十多株,三震卻一個都沒有。

在萊承易等人注視下,江守直接走到那寶葯之前空地,對著後方萊承易就行了一禮,「萊聖,天脈榜前三是任選一株寶葯么?」

萊承易有了不好的感覺,不過因為江守所站位置……那裡是有一株被遮掩起來的奇怪寶葯,但那株寶葯他們也不認識。只是一次遺府之行里發現了它,然後那寶葯賣相驚人,只看看就能知道是好東西,才被他們移植了進來。


在萊承易等人眼中。那東西也絕對不是葯園裡最好的寶葯,只是次一等的。

所以就算心下有不好的感覺,萊承易還是笑著點點頭。

這是皇族頒布的告令,根本無法否認。

江守也笑了笑。「多謝萊聖,不過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不知道是不是貴府打理葯園時出了些紕漏。我感覺到這裡似乎有些奇妙,……」

江守的話沒有解釋太清楚,因為也不需要,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他只是指了指那引起丹爐四震的寶葯所在空地。

萊承易臉都綠了,綠著臉看了萊興陽一眼,萊興陽也尷尬的道,「有這種事?我查看一下,我也不懂陣法藥性,平時葯園整理都是有專人伺候……」

片刻后,在一名負責看守葯園的萊氏武者滿臉賠不是賠罪聲里,當地一片空地才閃起一陣陣法波動,那片原本只有長寬十多米的空地也突然大漲,變成了一處佔地數百米的黑暗地帶。

一縷縷黑霧瀰漫盤繞中,江守和蘇聖等人卻齊齊抽了一口冷氣。

他們竟在黑渦看到了一隻只血紅色的眼睛!

猛一看去,就是朦朧霧氣深處閃爍著一隻只紅目,大約上百血紅色眼睛堆積在數米寬的地帶里密密麻麻,若隱若現。

所有第一次見到這景象的人都被驚出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是寶葯?這是什麼玩意?雖然運轉目力細細打量的話,你也能辨認出那些血紅色眼睛是一片片葉子,但什麼樣的寶葯葉子才會長成這樣?這要是膽子小的人在晚上看到,都能嚇出病來吧。

「蘇聖見諒,打理葯園的人一時沒察覺,可能錯誤操作陣法導致這裡空間扭曲,不過這株寶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這只是我萊氏三十多年前在一處宗門遺府內發現的奇怪寶葯,因為賣相太驚異,才把它移植了出來,剛移植出來時它還差點死掉,現在生長了三十多年也還沒成熟。」蘇聖和江守等人被那寶葯賣相驚的心裡發毛時,萊承易才輕咳一聲。

就算沒人相信他說的是真話,但這些話還是要說的。

他也懷疑起來,江守到底是怎麼發現這玩意的,難道真是陣法遮掩時沒能做到完美,出現了氣機紕漏?不然江守之前對其他幾十株被遮掩起來的都沒反應,怎麼就發現這個了?

還好是這個,雖然面子有些掛不住,但這怪東西在他們心裡可遠比不上其他被遮掩起來的寶葯。被他們遮掩起來的有五株是整個寶葯園,也是整個萊氏都傾心呵護打理的,可惜那些都沒成熟,因為那種極品寶葯動輒需要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生長期,太折磨人了。若是成熟起來,都能讓萊氏培育出幾個超級武者的。

只要那些不被人選走就行了。 日夜顛倒的好模糊,自己時間概念都凌亂了,早就想準備這次十爆,不過這幾天作息太搞笑……我記得是18號晚上十點睡醒,看到火丙豐的萬賞后開始碼字,搞到早上六點把19號的四章寫完,然後想睡卻睡不著,因為之前喝了兩杯咖啡。

睡不著繼續起來了,19號白天又喝了兩杯咖啡,順著又寫了五章,磨蹭到晚上八九點才寫完,主要持續性耗腦太累,一團漿糊了,可寫完后咖啡喝太多還是睡不著,囧死了。

最後喝了點白酒睡過去的……結果凌晨一點起來鬧肚子,折騰一個小時后徹底醒了。

想起來十爆還差那麼多,兩點開始繼續碼字,到現在終於寫完了十爆,可以放心休息了,謝謝大家,這本書第五次十爆了,咱能一直這麼拼下去的動力就是大家的支持,十一剛上架那天,發布一張新章節24小時內訂閱只有330,三四年來最低潮,方向那天差點崩潰。

但18、19號時,發布一章新章節24小時訂閱500多了,不到20天就增長一半,訂閱則是一個作者最根本的動力來源,生活生存經費,多謝了。

更新本月這個增長勢態才讓咱信心十足!動力十足!

除此外一個月打賞比我稿費還多出不少,月票從一號距離新書榜第十名十倍差距,現在越走越近,雙倍以後那麼難拉的差距都在逐漸追近,大家都能幫方向追趕的這麼快,多謝了。

第五次十爆結束,繼續求月票,瘋狂求月票!

咱去睡了,撐不下去了,之前只睡了三四個小時,腦子渾渾噩噩,不過方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給咱一個驚喜的!!

讓月票來的更奔放點吧!































。RS 「大長老,難道咱們就任由他們走了?」

「典藏閣無所謂,剛才被選走的那株寶葯也無所謂,但是血鱗槍……血鱗槍可是我族唯一一件完好神器啊!」

…………

又一段時間后,江守和韋良、王世亮已經選好了三株寶葯,跟著蘇聖離開內皇城,看到那幾位離去,一起出來恭送的諸多萊氏武者卻個個都臉色陰鬱悲痛。

更有不少對著眾人之前的萊承易傳音。

他們的心情太難形容了,江守殺了萊復歡、萊復興等人,是萊氏的大敵,而他們卻不得不眼睜睜看著江守在萊氏內搜刮寶物,典籍啊、寶葯啊,以及皇族唯一一件完好神器。這已經讓無數人心下噁心的要死,但更讓人噁心的卻是他們面對江守時還不得不笑臉相迎,迎進來迎出去……一群人悲憤莫名,萊承易也一臉揪心,他也不想就這麼放江守等人離開,但蘇聖在,老東西肯定來維護江守的,他就算出手也沒把握。

「發動所有力量,給我死盯著江守的動靜,一有異動立刻稟報給我。」

因為沒把握,萊承易無法輕舉妄動。不然一和蘇聖開戰,那損失雙方估計都承受不起,既然如此他只能死盯著江守了。

當然,若只是想誅殺江守的話萊承易也還有辦法,比如把對方得到神器血鱗槍的事公布散播出去。一旦那樣有的是各種不相干的強者蹦出來殺人奪寶的。那是完好的神器,就算很血腥邪惡,也是能讓人實力暴增的神器。

萊氏上千年傳承。多代武聖累積下來只有這一件完好神器,蘇聖估計一件都沒有,也足以說明神器對於聖位而言都是極為罕見的。

但萊承易還不想那麼做,一旦把消息散播出去,血鱗槍就再不可能是萊氏能掌控的了。這消息他不止不想散播,還想盡量封鎖的。讓他動手襲殺江守他還是有把握的,哪怕他只是剛晉陞兩個月。但修為比起半步武聖已經強大許多,還是雙系領域,又有萊氏上千年底蘊堆積出來的各種至寶,他相信自己還有那實力,只是殺了江守后蘇聖會什麼反應。會不會就此也對整個萊氏下毒手?

江守就算死了,也還有兩個准武聖級的父母,一樣值的蘇聖盡全力去拉攏的。這時候江守把靈胎果送給他父母的好處反而顯現出來了,若他父母只是普通人,萊承易絕對直接下手了。

只要殺了江守,一個死人,不管之前蘇聖再重視他,只要對方死掉那邊就不會輕易和萊氏開戰,因為代價太大。萊氏有無數子弟,蘇聖門下也有眾多弟子,甚至兒孫。

再好的天才若是死了也就沒價值了。

但江守的父母被那小子打造成了潛力無窮的准武聖,還是一次兩個,就算他自己死了也值得蘇聖下決心繼續幫江家到底了吧。

這牽扯太大,他必須慎重!

冷喝之後, 雲城晚來歌

就在他苦思冥想中,一道道破空聲才從寢宮外快速接近,同時還有一聲聲尖叫響起,那尖叫就是在大聲疾呼著大長老,萊承易頓時大怒,什麼事大呼小叫?還有沒有規矩了?

大怒中萊承易刷的遁出寢宮,前方剛遁來的幾道身影也呼呼跪下哭訴。


「大長老,葯藏府不知道被什麼靈獸給吃光了,所有寶葯都被吃了……」

正想發泄一下怒火的萊承易當場就懵了。

懵了幾息眼中閃過一絲不敢置信的震驚,隨後他才身子一閃直奔葯藏府而去,可是等到了葯藏府後,入目可見的一切卻讓萊承易連噴了好幾口熱血。

原本林林總總蔓延在數百里之地的無數寶葯,此刻竟然……竟然全沒了!

80空間小軍嫂 ,葯根之上的全沒了,不管是接近成熟期的還是剛發芽不久的,所有的都沒了!剛發芽的都不放過???

連噴幾口熱血后又抬頭看了一眼,萊承易就再次張口噴出一道血箭,太狠了!眼前的局面真的太狠了,整個葯藏府除了一根根破敗的根莖之外,什麼都沒了。

但讓人震驚的是那些維護寶葯的陣法卻都是完好的,並沒有被破壞。

這可是寶葯園啊,也不止有陣法維護,同時還時時刻刻都有十名以上的萊氏子弟巡邏看管,等萊承易發出感應,立刻發現寶葯園附近有十多個萊氏子弟都處於昏厥昏迷狀態。

什麼人,不對,那些被啃食至斷裂的破損根莖處,每一處斷口都是顯露的獸齒啃咬痕迹。

什麼怪物能做到這些?

「蘇老怪,一定是蘇老怪,一定是他不知道從哪搞來的靈獸,他媽的……我萊承易和你勢不兩立!給我查,那隻靈獸說不定還沒跑遠,發動所有人手,把內皇城給我翻個遍,也要把那靈獸給我抓出來!」

一聲怒嘯隨之響起,萊承易也立刻散發感知快速搜索起來。

幾乎是同時。其他一些聽到動靜趕來的眾多萊氏武者也齊齊一滯,等有人看一眼藥藏府,當場就是氣血翻滾著直衝腦門,張口噴出一口熱血后,就發瘋似的飛遁起身。加入了搜索隊伍。

………………

「千目引?這竟然是千目引。天啊,我是不是看錯了?蘇老怪,江守。你們發了,你們發達了!」

內皇城之中萊氏一個個武者都陷入瘋狂中時,移靈宗臨移峰,剛剛被從許國請來的許聖卻是激動的面紅耳赤,整個人都在不斷顫抖。雙眼中那充滿貪婪的精湛光芒更是足以看的任何人心裡發毛。

看樣子若不是他還有些理智知道這裡是蘇聖的大本營,而他卻和蘇聖關係極好,恐怕他都要直接撲上去把那株千目引給搶走的。

但就算如此,許聖還是踏步上前,仿若對待最深愛的情人的一樣,細細觸摸千目引的一片片枝葉,那一臉的興奮和紅暈。讓人看得都要起一身雞皮疙瘩。

千目引,就是從萊氏葯藏府移植到武聖宮的那株奇怪寶葯,就是那一株百千片葉子仿若百千隻血紅色眼睛的怪寶,因為不認識,這寶葯卻引起了神器丹爐的四震。所以在認真權衡后蘇聖才去請了許聖,畢竟許聖是眾國之內唯一的丹道大師。

「許老怪,千目引到底是什麼?」看許聖激動的樣子,蘇聖心裡怪怪的,但還是無語的開口發問,這位只顧自己激動卻不告訴他們真相,未免太讓人糾結了。

「萊氏內竟然有千目引,他媽的,早知道我就該對萊氏下手,發動國戰滅掉萊氏也要把這玩意搶走,哪裡還能便宜你們……」許聖卻又是一聲大罵,大罵后才勉強回過神,雙目通紅的對著江守和蘇聖道,「如果是一株成熟期的千目引,只要你悟性超凡資質足夠,就有可能靠它領悟殺戮領域,這意義我還用說么?」

蘇聖和江守直接愣了,愣了一瞬,江守是勉強壓抑著平靜,只是呼吸有些粗重,但蘇聖卻激動的和之前的許聖差不多。

「千目引,重在一個引字,它可以吸引殺意和煞雲,自動向殺戮領域演化,而且還會把如何凝聚的過程呈現出來,人類武聖晉陞一切過程都是內在感悟,千目引凝聚殺戮領域,卻是會凝聚血紋,通過血紋轉化不斷凝聚,這個過程足以讓任何人瘋狂,你想一下,它就是從基礎的殺意開始向殺戮領域演化,那一路之中的各種變化都通過血紋呈現出來,只要你詳細觀摩,悟性足夠,這……它最貴重就是這個演化過程,你要拿它煉丹,丹藥雖然也極為強大,但和這個演化過程一比,我還是更看重觀摩過程。」

「這個演化過程,聚集來多少人觀摩都行,能不能領悟全看各人造化!所以蘇老怪,這次老夫就算豁出這張麵皮,也要來蹭這一場觀摩了,而且還要從我族內多帶幾個晚輩,如此機會只有這一次啊!」

蘇聖和江守也聽的心神大動,不可能不動容啊,一株寶葯成熟后自動吸納殺氣煞雲,從最基礎的東西向真正的領域演化?這不就是千載難逢的天賜良機么?

殺戮領域這種特殊領域人人都可以領悟,只看機緣和悟性。

還有什麼能比你親眼看著別人如何演化推演殺戮領域更寶貴的機會?這樣的機會是觀摩,並不是服用寶葯,也不止一個人能享受到。

「可它在萊氏被培育了那麼多年還沒成熟,我們又要等多久?」雖然激動,蘇聖還是問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哈哈哈,萊氏那幫廢物根本不認識這是什麼,他們哪裡知道這株千目引早就成熟了?但他們把它當普通寶葯培育,千目引又去哪裡吸引來足夠的殺意和煞雲去演化領域?你們說好笑不好笑?」許聖卻放聲大笑,對萊氏那幫傢伙充滿了鄙夷。 「江守。」

移靈宗,等江守剛接到抵達移靈宗的景芙,這純美佳人就立刻一臉激動的跑了過來,看上去若不是顧忌左右還有幾個移靈宗弟子在鎮守山門,恐怕都會立刻撲上來送給江守幾個香吻的。

她會這麼激動的原因也簡單,本就心裡只有他,前陣子江守又給她服下了幾滴奇怪的液滴,一開始景芙不知道那是什麼,因為是江守給她的,她也沒問就服下了。

後來她才駭然發現自己的悟性竟從下等卓越一路突飛猛進,幾乎跨越近了上等卓越級別,景芙真是感激感動的不知所措,以她的出身自然也知道這是什麼等級的至寶,別說是她,就是聖人得了也會欣喜到瘋狂的好東西,江守竟然一次給她五滴?

她雖然也為悟性的提升和質變而興奮激動,但更讓她開心的卻是江守會把這麼貴重的至寶送給她,一想到那些她每次都是做夢都會甜醒的。

看到撲上來都快激動的要哭的景芙,江守倒是身子一綳,幸好看到這丫頭還有顧忌沒有直接撲上來擁抱,江守才急忙對景芙道,「這次叫你來是有事,跟我進來。」江守雖然想掙脫,但在感情方面他實在沒什麼經驗,對景芙感覺也挺不錯,又怕傷到這丫頭,只能任由她抓著手了。

結果兩人正在從山路走向顯聖峰時,剛走到一處無人的地方,江守就身子一頓,因為身側景芙看到左右無人。立刻哭著一把撲進他懷裡,然後死死抱著他,墊起腳尖就送上了香吻。

………………

「咳。」

片刻后,等江守臉色微窘的帶著景芙抵達顯聖峰,原本一路都是興奮開心的景芙才漸漸收斂情緒。也變的凝重疑惑起來。她只知道江守讓她來就來了,怎麼這次是來顯聖峰?拜見蘇聖?


疑惑中等景芙真的上了顯聖峰大殿,隨後就驚了。

僵屍醫生

這裡不只有她認識的景師言、駱斐然、林沫兒和景秀茹等等。還有蘇雅、杜青羽,甚至好多不認識的,林林總總足有數十位。

蘇聖也正和許國許聖坐在殿宇中央隱含激動的談笑,一見江守帶著她進來,殿內眾人才紛紛止住了之前的動作。隨後幾道身影就踏步走來對著江守就是一拜。「江小友,太感謝了!」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