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打開,鏡泰初走了進來,微笑道:「言少,姓蒙的那小子,已被他家族中人接走了。」。

… 48_48913房間里,還殘留著三女的余香,卻被鏡泰初搖著摺扇,將這些氣味散去。

以鏡氏這位最出色的天才殺手的話來說,在男人談正經事的時候,女人的味道會打亂男人的思緒。因此,孫言知道,鏡泰初接下來所說的事情,一定相當重要。

「那個藍頭髮小子的來歷,我已經從家族中得到消息,這是來自蒙藍族的一個家族,確切的說,這是一個種族…

鏡泰初說起那個藍發青年的來歷,乃是一個叫蒙藍的種族,這個種族的人員並不多,恐怕比鏡氏的規模還要小很


可是,蒙藍族存在的時間,卻極其久遠,竟是與如今的五大帝族一樣,崛起於同一時期,皆是十萬年以前,甚至更久遠。

「準確的來說,蒙藍族和不滅梵族一樣古老,只是這兩族的發展軌跡,截然不同。」鏡泰初皺著眉頭,說道。

在久遠的時間以前,大約是不滅梵族剛興起的時候,蒙藍族也崛起於星空。這兩族當時並不強大,卻因為族中的天才湧現,飛速壯大起來。

以初期的發展軌跡,這兩族極其相似,如果沒有出現意外,蒙藍族和不滅梵族一樣,會發展成一樣強大的勢力。如今的帝族就不是五個,很可能是六個了。

然而,在久遠的年代,據鏡氏中的絕密資料顯示,就是蒙藍族剛崛起不久,這個種族忽然銷聲匿跡,徹底消失在星空,找不出一絲蹤跡。

這樣的情況,著實令人費解,成為當時的一個謎團。而鏡氏之所以恰好保存蒙藍族的資料,正是因為,此前也研究過這一段歷史。

「蒙藍族付出了什麼代價,將那個傢伙接走的?」孫言眯著眼睛,目光中閃動著智慧。

此前,孫言和鏡泰初商議,如果那藍發青年背後的勢力,能夠給出足夠的價碼,讓其回去也未嘗不可。

如果那藍發青年背後的勢力不夠份量,孫言自也不準備放過那傢伙,放走一個這樣的敵人,對於現在的孫言來說,乃是他自己不允許的。

「一個秘密。」

鏡泰初搖著摺扇,走到孫言面前的沙發上坐下,慢條斯理的喝著香茗,極是愜意,似是打定主意要賣關子。

窗外,一道炫目的光芒衝天而起,直衝雲霄,猶如龍吟一般轟鳴。

雲層中,一個奇異的影子在竄動,當真如困龍升天,令得整片天空都沸騰起來。

孫言、鏡泰初注視著這一幕,兩人皆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那是神秘遺址中,盤旋在大殿外的那股可怕氣息,想不到現在竟釋放出來。

「這恐怕是數千年來,『森羅萬象道,首次如此壯觀的開啟吧。」孫言喃喃自語。

從張鐵嘴那裡,孫言了解到每次「森羅萬象道」的開啟,皆需要引路人合力,來封鎖「門」的氣息溢出。

對於引路人來說,封鎖「門」的氣息可是苦差事,但為了防止被外界發現,他們不得不如此做。

現在,卻不必如此,對於引路人來說,也可說是輕鬆不少。

鏡泰初亦是目光閃動,有著嚮往之色,如果不是和孫言的合作關係,鏡氏一族定會使盡手段,獲得一個進入資格

可是,為了向孫言表示誠意,鏡氏並沒有這樣行動。在鏡氏眼中,這黑髮少年的價值,無疑更加巨大。

「蒙藍族尋找的東西,不會是『森羅萬象道,里的秘藏吧?」孫言忽然皺眉,揣測說道。


對面,鏡泰初瞪大眼睛,不禁苦笑搖頭,「言少,你的洞察力越來越敏銳了,我都和你說了吧。」

蒙藍族說出的秘密,正是該族為何會銷聲匿跡數萬年,乃是為了尋找一處神秘的所在。

據蒙藍族的人提及,他們的祖先能夠斷定,那個神秘的所在中,封存著絕大的秘密,能令蒙藍族一飛衝天。正是為了尋找這那處神秘所在,蒙藍族才銷聲匿跡,想隱秘的進行尋找,卻是想不到,這一找就是數萬年。

「關於那個所在,蒙藍族的先祖只提及兩個字——永恆……」鏡泰初皺著眉頭,對此迷惑不解。

「永恆……」

孫言望著窗外,神情很平靜,他已能斷定,蒙藍族所要尋找的地方,正是永恆墓地的所在。

「可惜,蒙藍族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道,帝族、聯盟異族的目的,恐怕和他們一樣。為此銷聲匿跡數萬年,真是錯誤的決定。」孫言失笑搖頭。

鏡泰初則是聳肩,對蒙藍族的做法不以為然,由此可見,蒙藍族恐怕是一個很偏激的種族。否則,也不會因為一個神秘的所在,便選擇退出歷史舞台數萬年之久。

「不過,蒙藍族當初真的很強大,現在估計也相當可怕。所以,我任由蒙藍族的人將那藍發混蛋帶走,雙方的恩怨就到此為止了。」鏡泰初雙手一攤,其實,孫言和他商議的結果,就不準備對那藍發青年怎樣。

對於孫言等人來說,如今最大的敵人,乃是帝族、聯盟異族,至於其他的敵人,有化解的機會,他們也不願節外生枝。

「比起不滅梵族、聯盟異族,蒙藍族確實嫩了點。以我的推測,帝族、異族一定不會就此罷休,布置了這麼久,他們肯定不會就此結束。」

說到這裡,孫言一聲嘆息,似是想到了什麼,神情莫名有些沉重。

望著孫言的神情,鏡泰初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從神秘遺址回來后,他能清晰感受到,這黑髮少年身上,正有種東西在萌芽,並不斷壯大,進行著一種驚人的蛻變。

對此,鏡泰初並沒有多問,鏡氏和孫言的關係,就是一種合作關係。關於這些秘密,鏡泰初不會追問,只要這黑髮少年能一路走下去,那就是對鏡氏最大的回報。

「不管是怎樣的後手,言少你應該有所準備吧。」鏡泰初微笑著,看向窗外,半空中不斷有武者的身影掠過,朝著紅柳城外的一個方向掠去。

那個方向,正是那處神秘遺址的位置。

站起身,孫言走到陽台上,看著半空中飛掠而過的武者,他的目光游移著,似是在尋找著朋友的身影。

這座莊園上空,那些強大武者飛臨之時,皆是很自覺的繞道而去,他們都知曉,這座莊園中有孫言的存在。

正是這個少年,逆轉了「門」的污染,將「森羅萬象道」最後一個入口保存下來。

對於這樣的壯舉,凡是能夠進入「森羅萬象道」的武者,皆是心存感激。

嗖嗖嗖

天空中,不斷有武者橫空而過,這些人皆是地球聯盟如今的武道天才,將趕赴未知的「森羅萬象道」。

一聲輕鳴,從遙遠的天際響起,一道劍光橫空而過,以肉眼難以辨析的速度,越過了所有人,消失在紅柳城外的一端。

半空中,還殘留著鋒銳的劍意,令人悚然而驚。

事實上,半空中有不少武者被逼得降落地面,只敢步行趕往紅柳城外,他們根本沒有信心,接住剛才那一劍。

「小劍,他的劍意又精進了,不太好啊」孫言皺著眉頭,喃喃道。

忽而,又是一道光芒閃現,如同白晝出現星光,一抹身影掠過,宛如星光匯聚而成,消失在紅柳城外的那個方向

「冰嵐學姐……」孫言怔怔出神。

與這位傳奇的學姐,孫言已有近一年未見,他並沒有忘記,與林冰嵐還有一場決鬥之約。

下一刻,孫言站在陽台上,看到一道璀璨的光芒衝天而起,如同太陽一般耀眼,令整個紅柳城的人們矚目。

「肖絕塵……」

孫言眼帘低垂,目光很平靜,亦不知在思考什麼。

身後,鏡泰初走出來,望著半空中掠過的那些武者,輕嘆道:「也不知『門,關閉的時候,有多少人能夠順利回歸。」

說著,鏡泰初笑了笑,轉身離開了房間。

站在陽台上,孫言沉默不語,良久,直至半空中武者們的身影消失,他才清醒過來。

走進房間,將門窗緊閉,孫言重新坐在搖椅上,隨著這搖椅的晃動,他的身形竟模糊起來,直至消失不見。

片刻后,一個身影出現,與智能生命號很相似,額頭上則有著34的數字,他坐在搖椅上,隨著搖椅的晃動,這身影的面容不斷變化,竟是變幻成孫言的模樣,隨即靠在搖椅上,似是陷入了沉睡。

與此同時,在那處神秘遺址的深處,那座王座大廳中,孫言的身影出現,端坐在石質王座上。

「想不到,這王座還有這樣的功能,竟能憑空將我從那裡傳送過來。」

撫摸著王座的把手,孫言驚奇的讚歎,這王座大廳的神奇超乎他的想象,竟能在刺家莊園中,憑空製造一個空間門,將他直接傳送過來。

旁邊,號等智能生命早已在此等待,對於孫言的出現毫不意外。

「孫先生,那是因為操控了這個王座樞紐,才能憑空製造一個臨時的空間門。這樣的功能,只對你有效,換成其他人,只能從既定的空間們進入這裡。」

號解釋著,對於學術類的事情,他一向很較真,或許是植入的程序使然。

「號,你和我討論這樣深奧的空間技術問題,這會讓我頭疼的。」孫言笑了笑,「那麼,可以開始了么,打開『森羅萬象道,的另一個門?」。

… 48_48913大殿的石質王座上,那頂石質的王冠綻放光芒,其上有著古樸的紋路,乃是號在修復時,特別添加上去的。

這些智能生命與類人族的光腦智能,有著本質的區別,在很多方面,號他們已與人類一般無二,這讓孫言很難將他們當成智能生命體來看待。

「請稍等,孫先生,讓我完成最後的調試。」

號上前,檢查著王座周圍,他雙手射出無數光線,融入王座中,雙眼滾屏著各種數據,對這石質王座進行最後的測試。

片刻,號滿意點頭,說道:「一切正常,孫先生,可以隨時啟動,開啟『森羅萬象道,的另一個通道。」

當日,「森羅萬象道」的門在修復的時候,號通過超越時代的計算能力,預測出打開另一個通道的可能性。

按照號的話來說,想要重新打開另一個通道,在這樣短的時間內,那是不可能的。畢竟,想要打開一個永固空間節點,即使是號所處的那個文明,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做到。

然而,孫言修復「門」的波動,則被號捕捉到,以此進行模擬,尋找到其他「門」的方位。

「森羅萬象道」每一次開啟的入口,乃是有著數十個之多,這一次「門」的污染逆轉,導致其他門盡皆關閉。但是,這些門的本質是永固空間節點,所以只是暫時性的關閉,在漫長的時間之後,依然會再次恢復。

號正是憑著模擬相似的波動,在另外一個門中尋找到空隙,打開了一條通道。並且,這條通道受到王座的完全控制,即使進入其中,依然隨時可以出來。

「孫先生,接下來我所說的話,請您牢記。這條通道雖然能夠隨時進出,但畢竟只是一個門的縫隙,每次進出的人數最多只有三人,您最好不要擅自帶太多人進出。」號慎重說道。

孫言笑著點頭,這條通道可是絕密,他又怎會隨便帶人進出。

「還有,我要在將『異度空間生存手冊,重複一遍……」

號拿出一本小冊子,上面有著《異度空間生存手冊》的字樣,嚇得孫言連忙擺制止。前幾天,孫言不明就裡,聽號宣讀這小冊子上的內容,足足持續了三個小時,聽得孫言都睡著了。

「號,還是開始吧。時間緊迫。」孫言正色道。

肩膀上,小狗崽樂樂也跳出來,頻頻點頭,它那天也是聽睡著了,不敢再嘗試聆聽著小冊子上的內容。

「好吧。畢竟不是我們所處的文明,不需要遵從這些條例。」號顯得有些遺憾,啟動了石質王座。

整個石質王座綻放光芒,將孫言包裹住,繼而一陣強光閃過,他已消失不見。

一片絢麗的天空,布滿了星辰,銀月懸挂當空,然而在天空的另一端,則是烈日高照。

烈日、銀月,竟是同時存在一片天宇

轟隆隆

天空中,不時有強烈的氣流衝擊下來,轟擊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又一個深坑。


漆黑的大地,四處怪石嶙峋,一條條溪水順著怪石流淌,其中有著詭異的影子滑過,令周圍的空間微微震動。

嘩啦

天空降下驟雨,雲層中閃電肆虐,在一陣爆鳴中,一個身影出現在地面。

「這裡,就是『森羅萬象道,?」

站在一塊怪石旁邊,孫言環顧四周,不禁一聲驚異,這片空間與他想象的有很大差別。

周圍,傾盆大雨中,孫言展開六識,卻是察覺不到一絲生命的氣息。遠處的天空,即使是在這樣的暴雨中,依然能看到天空並存的太陽、月亮,這樣的情景太過詭異。

「好奇特的地方,昔日的先輩們,就是在這裡進行戰鬥么?」

在暴雨中前進,孫言撐開元力,在身周形成一個護罩,雨水在他身周半米處,便遇到無形的阻隔,順勢滑落下來

肩膀上,小狗崽樂樂也眨巴著眼睛,警惕的戒備著,它本能的感覺到,這樣的地方相當的危險。

即將接近一條溪流時,溪水中猛地響起一道尖銳的叫聲,似有一種無形的東西襲來,勁風撲面,疾如閃電。

轟隆……,天空一陣雷鳴,雲層中白炙的閃電亮起,孫言的前方,雨水呈螺旋形濺射開來,一股恐怖的力量撲面而至。在雨水的覆蓋下,可以看到,那是一條類似巨蟒的怪物,只是身體無形。

「哼」

孫言一拳轟出,運轉龍元的一拳,與這條無形的怪物撞擊在一起,狂暴的力量從拳中噴涌而出。

下一刻,巨大的聲音響起,雨水呈現一片雨幕,在碰撞處濺射開來,那條無形的怪物倒飛回去,長長的身軀翻騰扭曲,似是遭受了重創。

「想走?」孫言一步邁出,身形如電,已是趕了上去,一拳朝著這怪物的身體中段轟去。


那條無形怪物的身軀整個爆裂開來,卻是化為無數的水滴,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詭異的弧度,落入前方的那條溪水中,隨即在水底傳出一陣陣低沉的慘叫,漸漸消失,似是那條怪物負傷遠離了。

「這是什麼東西?」孫言很吃驚,這樣的怪物聞所未聞,他能察覺到,這並不是異獸,而是一種奇異的生命體。

來到那條溪流邊,孫言仔細觀察,卻是一無所獲,只能斷定一點,「森羅萬象道」中的溪流、河流,可能都生存著這樣危險的怪物,最好不要輕易靠近。

片刻后,孫言攀上一塊怪石頂端,這塊巨石高達數百米,站在上面遠眺,待看清遠處的情景時,孫言心神震動,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涼氣。

直至此時,孫言才真正明白,為何這裡被稱為「森羅萬象道」。

只見前方,有著一條巨大的鴻溝,將這片區域的地面分割開來,那裂縫中翻騰著無形的力量,卻在孫言的龍瞳中無所遁形,那是一條條巨大的無形蟒蛇,有些頭部甚至有角,極類似華夏族古老神話中的一種恐怖生物。

這片區域的地面上,無數條溪流的盡頭,都通向那條巨大的鴻溝。

毫無疑問,剛才襲擊孫言的那條無形怪物,就是鴻溝中巨大蟒蛇的一種,類似於幼生體。

在那條鴻溝的對面,則又是一片區域的大地,地面呈赤黃-色,升騰著無盡的煙塵,看不清具體的情景。

在這兩片區域大地之間,則有著一條通道,竟是由雷光匯聚而成,在傾盆雨勢中,尤為醒目。

環顧一圈,在這片區域大地的四周,還有著其他的區域地面,皆被鴻溝隔開,由一條條雷光通道連接,彼此互相,彷彿是一座座孤立的島嶼。

那些區域地面的情景,有些是高聳的森林,有些是密集的岩林,有些是一片荒蕪的廢墟……,而站在高處遠望,則能看到,這些區域排列在一起,竟似一條廣闊的通道,一直蔓延向前方。

所謂的森羅萬象道,實則是這些區域地面排列而成,一條無邊的巨大道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