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著毀滅真意月華瀰漫,瞬間包裹木河,木同並沒出手。他知曉,父親一定是開啟遠古武道傳承,現在正在接受裡邊的傳承內容,決不能打擾,不然的話,功虧一簣,那就不好了。

足足三天三夜,那瀰漫在木河周身的毀滅光華,才緩緩地消散。

從毀滅光華走出,木河整個人氣息也變得不一樣了,一股震懾心魂的毀滅氣息在其身上瀰漫,漆黑的雙眸仿若能吞噬人心神一般。

「這毀滅傳承,當真神妙!想不到,天地之下,居然還有這等神妙的武道功法,我等當真是坐井觀天!」

一股強橫的氣息,從木河身上釋放出來,直接碾壓到周邊的桌椅上,一陣陣粉末消散在半空,諸多桌椅,乃至地上的青雲磚都被碾壓成粉末。

五月巔峰!

感受到木河此刻的氣息,木同一陣震撼,他還真沒想到,這三天三夜在毀滅光華包裹之下,父親已經不知不覺將修為提升到了五月境界。

這實在太恐怖了!

一剎那,木同也知曉,那一定是傳承玉符內蘊藏的遠古武道傳承,讓木河有著如此驚天巨變。

究竟那遠古武道傳承,有著什麼奧秘?

對那綻放著混沌光華的傳承玉符,木同充滿寄望,想能不能讓他有一個前所未有的驚喜。

「父親,我這就是禁地閉關。」

也不等木河答應不答應,木同腳下一踏,身影就仿若一道刀芒,直接撕裂虛空,抵達三合宗的後山禁地。

三合宗後山禁地,就是那一條元石靈脈內的天然陣眼所在。

這裡,遠離濃郁到凝練成固態,一點點散發出來,任何武者能進入這裡修鍊,都能極快地提升自身的修為,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

眼看著木同頃刻消失在眼前,木河漆黑的眼眸精光一閃,呢喃道:「同兒,希望你出關的時候,能晉陞日輪境,成就武道宗師之位!」

雖說木同沒告訴他,為何要急著趕往神武大陸,但一想到簡瑤,木河就有些明白了。簡瑤和木同之間發生的一些故事,他是知曉的,可他更加清楚簡瑤的背景。

若木同想要得到簡家的認可,那修為必定要超越日輪境,成為更加巔峰的強橫存在,才能憑藉一己之力,將簡瑤身上的婚約取消。

三合宗後山禁地。

這裡蘊藏著諸多靈氣,比之聖風山脈也是相差無幾,不然木同也不會選擇在這裡了。

經歷了遠古武府的傳承爭鬥,在問道路的壓力下,修為提升到三月境,木同隱約感覺到似乎到了一個瓶頸。

若是想要突破這一個瓶頸,那就必須要覺醒第五種武道真意血脈,土元武脈,徹底將五星湊齊。不然的話,長時間內,他休想提升。


就算如今他的戰力堪比普通日輪境宗師,但木同有一種感覺,日輪境宗師絕非他所想那麼簡單。那對武道真意的理解,一定抵達一個前所未有的深度,戰力爆發,恐怕一招就能將他斬殺。

而他和簡瑤有著十年之約,若不儘早提升修為,抵達高手如雲的神武大陸,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遠古傳承玉符,那一道混沌星辰,木同就指望它能帶來驚喜。

抵達宗門禁地,木同並不急著拿出傳承玉符,煉化其中的武道傳承,如木河一般提升修為,反而是盤膝端坐下來,靜心調養,將自身氣息恢復最巔峰的狀態。

隨著功法運轉,周身四種武道真意緩緩升騰而起,化成四條真意真龍浮現在身前,不斷地歡快的遊走,將自身狀態完全調整到最巔峰。

一絲絲龍威從其身上瀰漫而出,讓其仿若一頭遠古真龍,綻放著世界都為之顫抖的威嚴,乃是上位種族的威嚴,殺人於無形。

心神合一,木同感覺自身前所未有的輕鬆,空明,將身體內所有的暗傷還有消耗都看得一清二楚。

精純的真意不斷遊走,將身體內一些雜質煉化出來,讓得身體變得更加強橫。

在龍威之下,木同更是感受到,丹田之內,一條懸浮的白色真龍浮現,那是那一柄龍紋斷刃。

鋒銳霸道的刀芒綻放,凌駕天地的龍威,從玄妙的龍紋戰刃上瀰漫,讓木同都有一股被碾壓的感覺。

感知到龍紋斷刃,甚至能催動其中蘊藏的一絲純正龍威,然而木同知曉,他想要徹底將其煉化,讓其成為自身的兵刃,還差一段時間。

或許,等他晉陞日輪境宗師境界,凝練出自身的真意領域,他有機會能將龍紋斷刃徹底煉化也說不定。

隨著心神進入空靈,諸多武道感悟浮現而出,讓得木同周身遊走的四條真意真龍綻放出來的氣勢更是強橫凌厲。

單純只是調整狀態,就花費了木同三天三夜的時間,才徹底將一切融會貫通,修為完全調整到最巔峰的狀態。

咻。

緩緩睜開眼眸,一抹精光閃爍而過,周身流轉的四色真意真龍嘶吼一聲,化成一道光影,沒入其身體,沉浸在丹田武脈內。

「還是時候煉化傳承玉符了。」

說著,木同手裡浮現了一枚綻放著混沌光華的玉符,沒任何猶豫,一滴鮮血從手指滴落到傳承玉符內。

轟!

一股混沌光華,頃刻將木同包裹,化成一個光球,將整個禁地封印起來,任何人都無法進入其中。

一股浩瀚的氣息,從傳承玉符洶湧到木同的腦海,讓其瞬間震驚了。

「五行真意神脈!」


這一份遠古武道傳承,乃是為五行真意神脈武者所準備,而不湊巧,木同就是其等待的傳承者。

五行真意神脈,天生五行武脈覺醒,掌控天地本源真意,一旦融合,將會進化成一品真意,混沌真意,擁有開天造化威能。

若能修鍊傳承玉符內鐫刻的【混沌神訣】,將能將五行真意神脈威能徹底釋放,足以成為遠古大能者。 「五行真意神脈!」

這一份遠古武道傳承,乃是為五行真意神脈武者所準備,而不湊巧,木同就是其等待的傳承者。

五行真意神脈,天生五行武脈覺醒,掌控天地本源真意,一旦融合,將會進化成一品真意,混沌真意,擁有開天造化威能。

若能修鍊傳承玉符內鐫刻的【混沌神訣】,將能將五行真意神脈威能徹底釋放,足以成為遠古大能者。

「【混沌神訣】?」

淡然的眼眸綻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熾熱,之前不是他對任何事情都沒興趣,而是那些事情還沒讓他產生興趣。

可如今滲透進入腦海,仿若融入自身的靈魂骨髓,超越等階的【混沌神訣】卻讓他打開另外一個武道世界,如何能不讓他驚喜?

「五行真意武脈覺醒,方能修鍊?」

看到這修鍊的先決條件,木同還真有一些氣餒,然而想到之前在遠古武府內,他越加感應到那淡黃色土元武脈隨時都爆射而出,打開禁錮,完成覺醒。

頓時,木同就有了主意,周身武道真意月華釋放,化成一股濃郁的光華,沒入到五靈神刀內,催動五行靈陣的奧妙。

咻!

四種不同屬性的本源真意月華洶湧,藉助著五靈神刀的本源,瞬間化成一道撕裂蒼穹的刀芒直斬而出。

刀芒斬出,並非撕裂向遠方,而是直逼木同丹田紫府。

他就是要用五靈神刀的攻擊,將土元真意武脈壓迫出來,徹底覺醒五種武道真意,將身體修為修鍊到大圓滿的境界。

噗。

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吐而出,然而一股濃郁的土黃色光華,猛然衝破丹田世界的禁錮,衝天而起,照亮整個禁地。

「土元真意武脈,終於在這等拚命的壓迫之下,覺醒了!」

絲毫沒擔憂自身差點崩潰的丹田紫府,木同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這等尋求突破武道真意武脈的辦法,恐怕也就只有他才敢如此做了。

轟!

隨著土元真意武脈在禁地炸開,裂金真意武脈,天水真意武脈,天炎真意武脈和青木真意武脈,五色光華衝天而起。

五色五行真意光華衝天而起,撕裂禁地的禁錮,照耀整個三合宗,就算遠在百里之外,都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這是天地本源的光華,任何一切都無法阻攔。

此刻,不知多少星階武者月華境一流武者,凝視著那仿若五條擎天柱一般凌立天地的真意光柱,一股敬佩臣服油然而生。

所有人都不知曉,這天地異象究竟代表著什麼,然而他們卻知曉,那是三合宗所在的方向。

早就如此天地異象的巔峰武者,就在最新崛起的武道宗門,三合宗內。

頓時,諸多武者不約而同望著三合宗方向趕過來,想要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究竟是這樣的存在,才引起如此浩瀚的天地異象。

始作俑者的木同,卻根本沒理會這些,心神完全滲透進入到五星真意月華,不斷地感受其中的奧妙,大推演級別領悟力完全運轉。

一切瞭然於心。

青木真意蘊藏的生機滲透進入身體,變得更是強橫柔韌;裂金真意的鋒銳,仿若周身一股霸道凌厲刀芒撕裂蒼穹,毀滅一切,身如刀,光華如電;天水真意蘊藏的柔和,卻包容一切,任何真意在其之下,都融為一體;土元真意的厚重,讓他仿若一座山嶽,每一舉一動都碾壓而下,讓人仿若面對一片天地;天炎真意,乃是最具有爆炸力的真意,一旦將其威能爆發出來,將是毀天滅地,撕裂一切。

如今的木同,就在五種真意籠罩之下,產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周身氣息不斷地提升,三月中期,三月後期,三月巔峰,不一刻就突破四月境,而且還在不斷地提升當中..

五月巔峰!

最後,木同的修為直接停頓在五月巔峰,並沒如他所想,直接抵達日輪境。雖說他對五行真意有著極其深刻的感悟,甚至完全凝練成實質,可依舊無法凝練出武道領域。

只有凝練武道真意領域,武者才算是晉陞日輪境,成為一方武道宗師。

「果然,還是欠缺一些東西!」

沒任何猶豫,木同眼眸一陣光華綻放,腦海關於【混沌神訣】的修鍊,猛然洶湧而出,周身五行真意不由地按照神訣的奧妙運轉。

混沌神訣第一層:五行合一,混沌生,領域成。


五行真意不斷在丹田世界旋轉,金木水火土五種光華不斷釋放,真意月華不斷在丹田融合,化成一股股全新的力量,想要完全融合在一起,變幻成最強橫的混沌真意。

混沌!

混沌,就是一片虛無,一切開始的地方,五行就是從其中演變而來,如今再融合一起,自是水到渠成。

木同甚至都有些不明白,丹田紫府內的五種真意月華究竟是如何融合在一起,在一個平衡點上,一抹乳白混沌浮現。

混沌真意浮現,木同感受到周身一股混沌奧妙瀰漫,一片虛無領域浮現,方圓十里範圍虛空籠罩,一切生殺大權就掌握在他手裡。

「這就是領域?」

以混沌真意為根本,溝通天地混沌真意,凝練出一個混沌領域,掌控領域內一切生機,無人可擋。

單憑這一個混沌領域,木同就有絕對信心,就算對上日輪境巔峰武者,也能戰而勝之,甚至能將其斬殺。

日輪境!

這一刻,木同的修為也從五月巔峰,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晉陞日輪境,成為武道宗師巔峰的存在了。

日輪境,可不像星階和月華境一般,分成五個階段,只是三個層次,初期為初日境,中期為皓日境,巔峰為曜日境。

如今木同剛剛晉陞,只能是初日境,然而混沌真意領域的玄妙,卻遠超諸多日輪境宗師,且天南大陸並無多少武宗的存在,也就只有齊天傲才能相提並論了。

【混沌神訣】第一層,水到渠成,但木同並沒立即修鍊第二層。按照遠古武道傳承玉符,乃是凝練武道世界,才能修鍊。

若是日輪境就修鍊,不但無法凝練成功,甚至連自身凝練的混沌領域也將會本歲,徹底化成虛無,消散在天地之間。

呼。

一口渾濁之氣,從嘴裡噴出,木同將自身最巔峰狀態調整過來,感受一下身體內全身的混沌真意,嘴角不由泛起一抹笑容。

「看來,我可以前往神武大陸了。」

可,木同卻很清楚,就算如今他也不能立即前往神武大陸,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至少,魔武門必須要毀滅。若不然,他不放心三合宗和聖風學院的安危。

之前遭遇魔武門的諸多危險,讓木同察覺到,魔武門對天南大陸的布局很大,甚至打算一統天南。

作為魔武門的死敵,木同絕對不會讓其成功。只要徹底將魔武門剿滅,三大皇朝帝國就無法威脅到三合宗和聖風學院,他們喜歡怎麼鬧就怎麼鬧,木同也不在乎。

「五靈神刀!」

突然間,木同才意識到,身體內在混沌真意下居然化成一片虛無,融入到丹田世界內的龍紋斷刃。

「居然會融入龍紋斷刃?」

如今修為晉陞日輪境,凝練自身的世界領域,他感覺能嘗試淬鍊一下龍紋斷刃,讓其徹底成為自身的本命靈寶。

若是能煉化龍紋斷刃這等連他都不知等級的靈寶,定然能徹底將自身戰力釋放出來,他有著絕對信心,能超越齊天傲。

眼眸一股熾熱的光華浮現,周身混沌真意月華浮現的木同,丹田光華浮現,化成白光的龍紋斷刃浮現在眼前。

龍紋斷刃浮現,仿若一條真龍衝天而起,化成最是強橫的龍威升騰,讓一切都臣服在其下,震懾於其霸道威嚴。

一股股混沌真意,緩緩從丹田紫府內洶湧而出,化成一股暖流,沒入到龍紋斷刃化成的真龍內,想要憑藉自身的奧妙,將其徹底煉化。

龍紋斷刃一早就進入木同的身體內,隨著不斷地戰鬥,改變了木同諸多,讓其沾染著真龍的氣息,讓得戰力完全超越自身的巔峰。

同樣木同的氣息也融入龍紋斷刃內,讓其逐漸化成屬於自身的靈寶存在,逐漸烙印下一股靈魂氣息。

隨著混沌真意洶湧到龍紋斷刃化成的真龍上,後者一點都沒有反抗,反而帶著一股興奮,龍紋斷刃不斷顫抖,裡邊的靈智產生一股對木同的依賴感。

一點點將靈魂烙印在龍紋斷刃上,木同周身散發的霸道龍威更是強橫,仿若那一雙眼眸隨意一看,就能將人震懾。


一絲絲奧妙瀰漫,木同感覺到龍紋斷刃越來越是熟練,微妙的聯繫在其中運轉,讓得自身散發出的龍威更是強橫。

「煉化了?」

感受到其中的玄妙,木同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喜悅之色,周身散發出來的混沌真意變得越來越是濃郁,想要一鼓作氣,將其徹底煉化,烙印下屬於他的靈魂印記。

只要烙印下屬於他的靈魂印記,龍紋斷刃就屬於他的存在,到時候就能徹底將龍紋斷刃的威能爆發出來。

木同真得很期待,這一直伴隨著他成長的龍紋斷刃,究竟有多強大!

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