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我非是野獸的呢!?」

見到是個和其年紀相差不大的青年楚皓緊繃的神經一松,其將弓箭一收淡淡笑道:

「因為野獸有異味,多數不乏血腥氣;而且野獸會叫。你二者都不沾那麼非是強人便是惡匪,剛才嚇得我厲害,沒想到竟然是個和我一般大的青年!

我才是真的好奇,你年輕輕的為何孤身出現在這種荒郊野嶺!?」

矮胖青年向楚皓滿滿走來,其友善一笑道:

「同問!」

楚皓無奈的一聳肩道:

「被逼無奈……」

矮胖青年直直的伸出手道:

「差不多,王梓城!」

楚皓伸手緊握住矮胖青年的手道:

「楚皓!」

山林遇同輩,接下來二者便是一番交心的談話。

原來王梓城是受不了家裡的嘮叨。離家出走跑出來遊覽世界的。還真是個有骨氣的青年呢!

楚皓一臉微笑聽著王梓城訴說著趣聞軼事。他打量著王梓城的眼睛總是不經意的就瞄到王梓城的右手上,不知為何,那隻手彷彿有什麼魔力一般吸引著楚皓。

「楚皓你說呢?楚皓…楚皓…….」

被王梓城叫了數聲才回神兒的楚皓不禁為自己的慌神兒感到抱歉:

「不好意思,走神兒了,你問我從哪來的啊,我是榮昌城多多村的,家裡只有年邁的老父,世代務農。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啊!」

王梓城尋思了一陣后目光誠摯的看著楚皓道:

「這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身在大家裡也不見得就多麼光榮!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樣就有輕視自己的心理,小地方也能出人才,相信自己你能成功的!

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攪你了,上路吧!此去帝都還有百多里呢,小心著點森林裡的猛禽凶獸,對了你去帝都有什麼依靠么!?要是沒有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個…….」

楚皓本來還想和王梓城結伴而行,在看到後者起身欲走時的暖心話語楚皓一激動漫不經心的道:

「不用了。我已經有了想去的地方!」

王梓城一聽這個來自偏遠地區的人竟然是有去處,當下便是有些驚訝了。王梓城緩緩轉頭淡淡問道:

「哦?你要去何處!?」

楚皓撓著後腦勺道:

「帝都百戰堂。」

王梓城一直保持著平靜的臉色聞聲色變,其轉過身驚聲道:

「什麼!?東皇帝都三大巨臂百戰堂!?」

楚皓望著突然之間極為失態的王梓城,其下意識里感到了有什麼不妥:難道是他不相信么?楚皓拿出卡片給王梓城看了一眼後為自己分辨道:

「沒錯啊,帝都就這一家吧應該就是這個了,就是有個大師兄叫重劍凌岳的宗門!」

王梓城望著楚皓手中的卡片一時竟是呆了,當其聽到『重劍凌岳』四字時更是如同五雷轟頂,其踉踉蹌蹌的後退倚靠在大樹上呢喃道:

「百戰堂的入門選拔的資格卡……分明感應不到靈力……分明是個凡人…….」

楚皓望著一臉蒼白宛如大病一場的王梓城關切的道:

「那個,你沒事兒吧!?我看你臉色好蒼白啊,要不你先躺下休息會兒!」

「好吧,看來不能逞強了啊……」

王梓城虛弱的嘆氣道:

「我已經好久沒進食了身體吃不消了才會如此的。」

楚皓聽罷從行囊里拿出一條烤熟的魚給王梓城遞了過去,王梓城的眼中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難色,其推手嚴詞拒絕道:

「多謝了,但是貧者不食嗟來之食,我自己再烤一隻吧,你這兒還有原料么!?」

楚皓執著的將魚推到王梓城的面前大義凜然的回道:

「誒!這算什麼嗟來之食,而且你要不幫我吃的話放久了就壞了,這是我昨天入山前在小河邊烤的,肉質還算新鮮,你就不要推辭了!」

王梓城見到推辭不過楚皓唯有將玄凡手中的烤魚接下,楚皓望著進食的王梓城暗道:城裡人就是不一樣,王梓城的吃相極好,就算是餓得身體都不行了,人家還是細嚼慢咽、不急不慢的樣子!


不知不覺的,一股異樣的烤魚香氣飄蕩開來,楚皓以為是自己餓了,於是也拿出一條烤魚大快朵頤了起來。

「哎呀……」

楚皓吃著吃著只聽王梓城一聲痛呼其不由得循聲望去,只見王梓城的右手掌心竟然是被魚鱗劃破了,那傷口很深的樣子,殷紅的鮮血汩汩滲出,滴滴濺落在底下的石子上!

楚皓慌忙將手中的魚骨一扔緊張的幫王梓城包紮了一番,王梓城望著粽子一般的右手滿臉感激的道:

「太感謝楚皓兄了,我有些累了容我先小睡一會兒,一個時辰后煩請楚皓兄叫醒我。」

楚皓打個手勢衣服包在我身上的表情道:

「沒問題。看我的!」

王梓城躺在網床上轉過身雙目虛眯:是凡是仙。片刻便見分曉。難道真的是天上掉餡餅……

楚皓望著迷迷糊糊睡去的王梓城無所事事的他在一幫耍起了那半段靈訣:

「吐納活氣氣壓靈潭!咦,怎麼沒有感到氣呢,一開始就遇到屏障,後面的那還怎麼施展啊!

氣來,氣來,氣來…….」

假寐的王梓城微微睜開一隻眼睛望著耍個不停的楚皓心內暗道:恩?這小子這是……靈訣?這貨果然是故意隱瞞了一些事情么?還好沒有衝動……不對,這小子在逗我,他怎麼一點靈力都沒!反反覆復的有完沒完。怎麼跟我當年一樣……這小子到底什麼來路!?

「簌簌」

楚皓抬眼望去,只見眼前的草叢聳動竟然是鑽出來一隻身長七尺有餘的青毛巨狼,那青狼正不斷舔舐著左腿肚,那裡有一處不甚起眼的細小傷口,楚皓一見到那青狼的瞬間便是呆了:這狼怎的這麼大!難道今日要葬身狼腹?

王梓城的想法與驚慌失措的楚皓截然相反:很好,成年的風狼,沒有枉費我的鮮血!風狼,一介妖獸,性喜獨行,實力堪比開了五竅的一重靈徒。凡人根本不是對手,楚皓你是否裝瘋賣傻一試便知!

風狼斜瞅了一眼楚皓眼神之中滿是蔑視。當其望向躺著的王梓城時頓時滿眼忌憚,但是王梓城一動不動宛如死人,風狼就是瞅准了這個空子才敢現身的。

楚皓望著欲要偷襲王梓城的風狼,其心內大呼不好:因為人手的增多心裡麻痹大意了,完全忽略了對四周的查探,這下慘了,弓箭還在王梓城那裡,怎麼辦怎麼辦?!

風狼動了,風狼不愧是有四條腿的妖獸機動力十足,楚皓在風狼抬腿的瞬間也是動了,多年的大家經驗使得楚皓身手了得,其一個懶驢打滾斜里伸手握弓,幾乎是瞬間弓弦拉成滿月照著風狼的血盆大口彈去!

「嗡」

「噝」

勁道十足的弓弦擊打在風狼的面部痛得風狼睜不開眼睛,其不斷地後退著找尋最佳的站位,楚皓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被風狼一撞之下腦袋七葷八素的有點蒙。

風狼不愧是一階的妖獸,其很快便是從弓弦之痛中緩過來,他的仇恨瞬間被楚皓這一手拉到滿值!當然它的首要攻擊目標在這一刻也易主換位,它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幹掉這個膽敢壞其好事的凡人!

楚皓望著風狼用充滿仇恨的眼神兒盯著自己,他知道自己成功的將王梓城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了,其心內不由得一陣慶幸:太好了!沖我來就對了!靠,剛才應該趁它受傷射它的,趁它病要它命這麼簡單的道理怎麼都忘了!

楚皓拉弓射箭,然而不待其將弓弦拉滿風狼已經是近身上來,楚皓暗道一聲:不好!

果不其然,風狼的奔襲速度極快,其出手的動作更是快若鬼魅,楚皓的箭支被其一巴掌拍飛,楚皓只得故技重施就地打滾躲過風狼致命的撕咬。

還好楚皓關鍵時候沒有遲疑,不然的話他的脖子就被風狼生生咬斷了,風狼一擊未果繞著楚皓轉起了圈子,這個看似柔弱的凡人,似乎並沒有它想得那般輕易擊殺!

楚皓望著圍著他團團轉的風狼心內大呼不好:不行,它在找我的弱點!下次進攻就是我必死之時了!它再這樣以一副勝利者姿態跟我僵持下去…這樣下去我的士氣和自信也將會土崩瓦解!

主動出擊!

楚皓竟然是揚起長弓迎著風狼而上,風狼被楚皓這赴死一般的行為驚了一瞬,下一息風狼便是看破了楚皓的外強中乾!

差距太大了,本來妖獸便是以強悍的身體作戰,饒是這樣它們依舊是不覷同階的靈俠,它們肉搏的強橫可想而知!楚皓,一個連竅穴都未開、靈術都不會的凡人敢和一介妖獸肉搏,作死的勇氣真是可嘉!

風狼在幾番交手看透了楚皓的套路后一招撥雲見日狠狠的將楚皓拍倒在地,其雄壯的身形瞬間欺上,健碩有力的雙爪狠狠的壓住了楚皓的雙臂。血盆大口就勢咬下!

千鈞一髮之際。楚皓右手猛然發力。不知道是青狼左腿肚舊傷之故還是怎麼著,楚皓將整張弓塞入風狼的口中,風狼雙顎巨大的咬合之力竟然是沒能將弓弦壓斷。

風狼不斷的嘗試著咬下,奈何長弓的質量非常良心就是不斷!

就在風狼鬱悶的時候,楚皓抽出左手慌亂中恰巧摸到了剛才拍飛的那支箭,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下,楚皓將手中的箭狠狠的捅了出去!

風狼一聲痛呼抽身便退,只見此時後者腰間插著一支漆黑的羽箭。羽箭沒入其身體深達三寸!風狼的傷口鮮血滾滾流出,風狼在一陣哀鳴中竟是將那支羽箭生生咬斷,其望著楚皓的眼神變得深邃且血紅。狼類都是銅頭豆腐腰,楚皓這一下子正好戳到了風狼的弱點上,雖不致命但卻讓它非常難受!

王梓城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不由得心內一喜:好,風狼受傷要發飆了,楚皓拿出真本事來,否則你就死吧!

楚皓望著快要進入瘋癲狀態的風狼,他頓時有些茅塞頓開的明悟:同樣的錯誤不會犯第二次,妖獸更是這樣!下一次我將再沒有一絲一毫的好運可言。它已經受傷必回拿出必殺之技!

破釜沉舟,破而後立!拼了!

「吐納活氣氣壓靈潭…….」

楚皓長弓一扔馬步一紮。雙掌合十,掌分向下壓去直至肚臍處的靈潭,其掌心猛翻向上提起碎碎念道:

「靈運周身血翻氣涌靈聚通玄!」

望著耍的風生水起的楚皓,王梓城的眉頭不由得一皺:這貨真的有藏拙,這架勢很唬人啊!

楚皓雙掌交叉回收猛然向前推出,就在此時晴空響了個霹靂,楚皓勢如奔雷的一推沒見著什麼動靜,倒是把風狼給生生的推飛了數丈的距離!


楚皓望著奄奄一息的風狼,而後又望著自己的雙手,一股難以言說的喜悅攀上心頭:

「我成功了!?我這是開啟竅穴了!?還是覺醒了戰魂!?」

「非也,非也!風狼只不過是被我擊斃了而已……」

一道戲謔的聲音自玄凡身後傳來,說話者赫然是之前陷入沉睡的王梓城,殊不知王梓城只是裝睡試探楚皓的能力,就連這頭風狼也是他設計引誘來的!

楚皓望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王梓城突然明白了什麼:原來千鈞一髮之際是王梓城出手了!沒想到王梓城竟然是這麼厲害!一招就將自己難以招架的風狼擊斃!

楚皓望著王梓城驚羨的道:

「哇塞,你好厲害,咦,你不是睡著了么!?」

王梓城站在楚皓的身後其矮胖的身材擋住了陽光,楚皓突然感覺此時有些陰冷,王梓城微微笑道:

「我還以為你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沒想到真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剛才要不是出手你就死在風狼的利爪下了,作為你的救命恩人,你應該有點表示吧。」

楚皓見到前者並沒有將他拉起來的意思,其有些疑惑的道:

「表示……你想要什麼!?如你所說我只是個凡人……」

王梓城俯下身攥著楚皓的衣領將其掕起,其陰森森的道:


「少在這兒跟我裝蒜!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搞到那張請柬的,但是我知道你絕對沒有資格去參加,與其到時候送上門去被人恥笑,你倒不如送個順水人情將請柬送給我!這樣我們皆大歡喜,豈不美好!」

楚皓被王梓城手上的大力折服,其心內暗驚道:這人病怏怏的但卻是好大的手勁兒!請柬……消息……筱陌……不行,不能給他,給了他,我到哪去尋筱陌,不能,死也不能給!

望著一臉猶豫之色的楚皓,王梓城戲謔笑道:

「如何!?考慮好了嗎?一張請柬兩條性命,你賺大了!」

楚皓感受著脖頸處窒息來襲,其不解的艱難問道:

「什麼兩命!?」

王梓城笑呵呵的,但在現在的楚皓眼中這種笑容宛如來自地獄陰森寒冷沒有生氣,王梓城不急不緩的伸出手指悠悠解釋道:(未完待續。。)

… 75_75956「呵呵,方才我擊殺風狼,間接地讓你逃過了風狼的致命一擊,這算一命;若是你不把請柬交出來,我只能抱歉的讓你陪這隻風狼一起走了,這又是一命!

一張請柬換兩命是不是很賺!」

楚皓恍然大悟道:


「原來你想殺我!?為什麼為什麼!?我拿心待你,你為何…….」

王梓城用幼稚的眼光看著楚皓道:

「閉嘴!說什麼拿心待我拿心待我的鬼話,既然這樣就別欺騙我!我就說從小到大我得到的總【wan【shu【ba,∧anshu▼ba.是弟弟用過的,我做的總是錯,弟弟做錯也能得到表揚!原來我根本就不是你們親生的!該死該死,欺騙我的都該死!

呵呵,父母!在我的記憶里除了打罵,對這兩個字毫無別的概念!死了便死了,臨死之前就不要說什麼拿心待我,真噁心!」

楚皓雙目瞳孔驟縮:這小子殺父弒母!這是個瘋子,這就是個瘋子!不行,不能讓他繼續胡思亂想下去了,我得想點辦法!

楚皓眼睛轉來轉去道:

「那請你先把我放下來,請柬我放在網床那邊了,我去取給你,放心啦,你身手如此了得,我不可能跑掉的……」

王梓城將楚皓放下,輕輕拍著楚皓髮皺的衣角哂笑道:

「好的,識時務者為俊傑!去吧……」

楚皓轉身向網床行去,齊心內宛如盛著一鍋滾開的水沸騰不休:這小子的心好狠,就算是給了他請柬我能活命的機會也是極小!怎麼辦…….

王梓城望著慢吞吞的楚皓道:

「不瞞你說,我是開了九竅的一重靈徒。我對你方才的話篤信不疑。你不可能跑掉的。你要是總了這種心思我勸你趁早打消,我會讓你知道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