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慕陽輕輕地點了點頭。

「嘖嘖,難怪那麼強悍,竟然是完美等級的劍魂。」宋子墨咂了咂嘴,一臉的感嘆。與慕陽待在一起越久,越能感受到後者的變態。

時間越久,也讓他們越加無法升起將其超越的心。


畢竟,太大的差距,總會讓人感覺到絕望的。

知道了慕陽的劍魂已然達到完美等級,眾人直接把金剛石平分了。至於慕陽,眾人也沒有硬塞給他,就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這東西給他也是浪費,他根本用不著。

「打鬥聲!」一直警惕著四周的慕陽,眉頭一挑,看向了禁空區域的深處。

「我們過去看看?」歷豐問道。

慕陽稍微遲疑了片刻,便是點頭同意了,那邊傳來的打鬥聲很是激烈,必然不是劍修之間的簡單衝突。

幾人循著打鬥的方向迅速靠近過去,立刻便是被眼前的場景驚住了。此時此刻,這片森林中正發生著激烈的混戰,劍氣肆掠之下,一顆顆參天古樹盡數折斷。

而在混亂戰場的另一邊,則是一根龐大的冰柱,極端冰寒的氣息從冰柱上散發出來,凡是接近的狂暴衝擊,盡數被這股冰寒氣息阻擋在外。

但是,當慕陽幾人仔細望去時,卻發現了冰柱之中,竟然冰封著一匹馬,而且還是一匹長著寒冰獨角的馬。

在冰柱的頂端,有著一朵冰蓮,散發著淡淡的芬芳。

這種芬芳,被吸入體內之後,立刻讓人心神為之清明了許多,甚至連劍氣的運轉速度,都彷彿加快了許多。顯然,這朵冰蓮是一種罕見而珍貴的寶物。

「小子,那朵冰蓮對你的韓師姐,可是有著巨大的幫助。」八爺說了一句之後,沒等慕陽接話,便是將話題引到了那冰柱之上。

「如果你能得到它,去對付再次變異的元始金剛蟒,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慕陽神色一動,八爺的這句話,透露出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它知道哪兒有再次變異的元始金剛蟒,只不過沒有說出來而已。

其原因,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如慕陽自己所想的那般,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解決得了。

「那根冰柱和冰蓮,我們一起搶過來。」慕陽對著林芯幾人道。

這兩樣東西既然對他們有大用,自然就不能放棄。

「哈哈,沒想到會碰到這種好東西,看來我們的運氣很不錯啊!」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道大笑,緊接著十道身影從森林中顯現出來。

這十人身上,散發著的劍氣波動,最低都是人魂境初期,最強的甚至達到了人魂境後期。而且那種力量氣息,慕陽很熟悉,因為那是只有邪魔獨有的邪氣!

而這十人的身份,自然立刻明了起來了。

宋子墨低聲笑道:「我們的運氣到底是好還是壞呢?竟然這麼快就和天邪殿的那群異類相遇了。」


「我覺得是我們運氣好。」

慕陽臉上的笑容有些泛冷,輕聲道:「這些傢伙本就該死,如今正好讓他們消失在這片天地,免得危害整個大陸。」

「我們現在就動手?」歷豐舔了舔嘴唇,血煞之氣緩緩湧出,一副立刻就要出手的樣子。

歷豐的話剛落,還沒等慕陽點頭,天邪殿的十人便是看向了這邊。自然,也看到了前者幾人,而後一位人魂境中期的年輕男子,手臂一揮,一道巨大的劍芒,從混亂的戰場中間直劈而下。

劍芒還沒有徹底斬下,大地已是裂開一條深深的劍痕。

混戰的劍修,在這劍芒出現的瞬間,立刻向著兩旁倒退出去,但還是有人速度太慢,被劍氣衝擊波及到,身受重傷。

下一刻,混亂的戰鬥徹底停止,所有的劍修分成了兩個部分,中間則是一條筆直的通道,沒有完全消散的劍氣,還在這通道內肆掠著。

通道的兩頭,則是各自有著數道身影站立,劍壓從這些身影上瀰漫出來,讓得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 巨大的劍痕深坑,連接著兩邊的人馬,劍壓和邪氣威壓瀰漫開來,周圍眾多的劍修,紛紛倒退出去。

慕陽的視線,在前方緩緩掃過,最終停留在了一對雙胞胎兄弟的身上。不出意外,這對雙胞胎兄弟便是帶隊之人,皆是達到了人魂境後期。


而且,兩人的氣息彷彿連成了一片,在這種融匯之下,給人一種遠超人魂境後期的可怕感。

「這不是擊敗了紀蒼的妖孽天才嗎?我們在這兒遇見,算不算是一種緣分呢?」雙胞胎兄弟之中,哥哥巫雷首先開口道。

弟弟巫雲很是自然的接話回答道:「這是一種緣分。」

「既然是緣分,那我們就應該讓這緣分更加深刻一些,不過到底應該用什麼辦法,讓緣分更加深刻呢?」巫雷愁眉問道。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把這種緣分永遠的留在這一刻!」巫雲笑著道。

「具體什麼意思?」

「如果人永遠留在這兒,那緣分自然也隨之留下了。」

巫雷恍然大悟,看著慕陽,臉上終於有了笑容,道:「我覺得這種辦法極好,慕陽你覺得呢?」

「我覺得也極好。」慕陽點點頭,隨即嘴角微微上挑,道:「我覺得你們說的雙簧,也極好,至少把我們都逗笑了。」

後面這句話一出來,林芯等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周圍眾多的劍修,雖然不敢笑,可那是不是抽搐的臉頰,卻是說明了他們此刻憋得很辛苦。有些人,甚至漲紅了臉。

如今,整個大陸的劍修,對於天邪殿和星辰宮都是充滿的憤恨,慕陽的這句譏諷之話,他們自然也覺得爽快。

巫雷臉上的笑容頓時變成了寒霜,臉色鐵青,視線在周圍橫掃了一圈,寒聲道:「不想死就都給我滾遠點,你們不是要找遠古強者的傳承嗎?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們,傳承在水霧山脈。」

慕陽瞳孔一縮,巫雷的話讓他內心極為震動,天邪殿的人竟然也知道水霧山脈,而且還敢肯定,遠古強者的傳承就在其中,這比他了解得還多。

難道天邪殿也有這裡面的地圖?

慕陽忍不住如此猜想,可接著又是一臉的疑惑。

這些傢伙不但知道傳承在水霧山脈,而且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所有人,這又是為什麼?難道只是因為他們已經是邪魔,無法接受劍修的傳承那麼簡單嗎?

水霧山脈!

聽到這個地名,所有的劍修都是怔了怔,隨即便是反應過來,大家相互對視之下,都能發現對方眼中的炙熱之色。

「而且,這遠古強者的傳承沒有所謂的要求,人人都有機會,只不過能不能得到,就看各自的機緣了。」巫雲笑著補充道。

無數暗暗吞咽口水的聲音,在這一刻不斷響起,接著便是有人離開這裡,去尋找那水霧山脈的所在。

三魂境層次的戰鬥,他們插不上手,就算他們也恨天邪殿的人,可留在這兒也無用。還不如早些找到水霧山脈,試試看能不能得到遠古強者的傳承,等到實力強大了,自然能有資格叫板天邪殿和星辰宮。

片刻間,原本眾多的劍修,已是離去了一大半。

剩下的一部分劍修,卻是沒有現在就離開的打算,他們不是不對傳承動心,而是他們還在遲疑。

巫雷的話到底是真是假,他們不清楚,水霧山脈在何處,他們也不知道,貿然亂闖的危險,有時候足以致命。

看了一眼周圍那些沒有離開的劍修,巫雷不屑的笑了笑,但也不再去理會。邪氣緩緩的身體周圍瀰漫,猩紅的雙眼,有著殺戮的光芒湧現。

「慕陽,我如果殺了你身邊的朋友,你會不會憤怒?」巫雷舔了舔嘴角,動作充滿了血腥味道。

「那也得你有那個能耐。」慕陽的聲音冷厲起來。

巫雷扭了扭脖子,道:「步臣死在了你的手上,紀蒼也死在了你的手上,這足以證明你的實力,不比半步地魂境的強者差。」

巫雲接著繼續道:「不過,這段時間,死在我們兄弟手上的半步地魂境強者,已經有兩人了。」

「慕陽,你有沒有膽量更我們賭一把,其他人不動手,就你和我們兄弟二人比一比,誰贏了自然誰就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死。」巫雷走出了一步,巫雲幾乎同時也是走出了一步。

林芯卻是譏笑道:「為什麼要答應,你們兩人對慕陽一人,這本就不公平!」

「不答應?」巫雷冷笑了起來。

「不答應也沒關係,總之慕陽的對手只會是我們兄弟二人。」巫雲自然的介面道。

林芯等人臉色微微一變,對方的人本就比他們多,如果徹底開戰,巫雷兩兄弟依舊還是會攔住慕陽。畢竟十人中,只有他們兩人達到了人魂境後期。

如果是尋常人魂境後期,自然明白,不會是慕陽的對手。不過巫雷兩兄弟,以及天邪殿其餘八人臉上自信的笑容,卻說明了一切問題,他們不懼慕陽,甚至還有著絕對的把握,將慕陽留在這兒。

周圍那些遠遠退開的劍修,也是目光閃爍,巫雷兩兄弟的名頭,他們之中有人聽過。

天邪殿征戰的時候,兩兄弟便多次充當先鋒,一位擁有著半步地魂境強者坐鎮的勢力,被兩兄弟硬生生的踏平了。

只是,這樣的實力和慕陽相比,也不可能有絕對的勝算,巫雷兩兄弟的自信,到底從何而來?他們可不相信,巫雷兩兄弟的腦子有問題。

在他們疑惑的時候,慕陽已是走了出去,極為平靜的聲音隨之傳出:「這個賭約,我接下了。」

「好,果然有膽魄!」巫雷頗為真誠的誇讚道。

巫雲對著身後的一位年輕男子道:「等我們解決了慕陽之後,其餘的人,除了那三個女的,都殺了。」

年輕男子猩紅的雙眼,閃過一絲誰都明白的光芒,低聲笑道:「嘿嘿,我明白。」

「你覺得你們已經贏定了?」慕陽輕聲問道,眼中的冷芒越來越清晰,劍氣席捲,劍壓瀰漫,不朽劍也是如流光般自掌中出現。

「難道不是嗎?」

巫雷偏著頭笑了起來,雙手伸出,然後在眾多震驚的目光中,巫雲一掌拍在了前者的後背上。

狂暴的邪氣,猶如潮水般湧入巫雷的體內。

剎那間,巫雲身上的邪氣波動,便如退潮的海水,迅速衰減了下去。而巫雷身上的邪氣,卻是不斷強大起來,幾個呼吸間便是達到了半步地魂境。

而巫雲身上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邪氣波動,這一刻,他與普通人一樣。

「這就是你的底牌?」慕陽神色一閃,巫雷的實力雖然達到了半步地魂境,但依舊對他沒有任何的威脅。

巫雷沒有說話,而後後退了一步,讓巫雲站在了前方,然後如後者那般一掌拍出。邪氣瘋狂湧入巫雲體內,但巫雷的邪氣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弱。

轉瞬間,巫雲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半步地魂境。

短短的數十個呼吸,兩大半步地魂境強者,便是就此誕生,駭人的波動,掀起了陣陣狂風。

「沒錯,這就是我們的底牌,想來,對付你應該夠了。」巫雷大笑,巫雲也在笑。

天邪殿其餘八人,猩紅的雙眼中,同時有著嗜血殺戮的光芒閃爍不斷。

四周眾多的劍修,此刻都是面面相覷,巫雷巫雲不知道用了什麼詭異的手段,竟是將實力提升到了半步地魂境,如此一來,慕陽還沒有動手,就已是處於絕對的下風。

巫雷和巫雲兩人心意相通,一旦聯手,實力便會成倍增長。

此時,兩人都已達到了半步地魂境,同時出手對付慕陽,後者必定敗多勝少,甚至毫無勝算可言。

林芯等人臉色也是大變,巫雷和巫雲兩兄弟任何一人的氣息,都不比紀蒼弱絲毫。慕陽同時對上兩人,絕對危險之極。


「慕陽,我們還是不和他們玩這一套了,他們除了巫雷兩兄弟實力不錯之外,其餘八人算不了什麼的。只要我們幾個迅速結束,然後來幫你,就算巫雷和巫雲聯手也不可能把我們怎麼樣。」梅奇說話的同時,將劍心也是喚了出來。

林芯和韓千凝隨之走出一步,前者點頭道:「梅師兄說得對。」後者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其席捲的劍氣,卻是說明了她也不願意慕陽冒險。

「不得不承認,梅奇這一次說得很準確。」宋子墨笑道。

天邪殿的其餘八人,目光微微一凝,但卻也沒有絲毫的畏懼,他們可不像梅奇所說的那般無用。真的要全部動手,他們一樣能擋住梅奇幾人。

巫雷譏笑道:「沒想到你們也喜歡出爾反爾,不過……」

「不過,你們要一起出手,結果一樣不會有任何的改變,他們可沒有你們想象那麼弱小不堪。」巫雲立刻介面道。

「誰說我們要反悔了!」

慕陽冷冷一笑,一絲絲銀色的雷光在身上閃爍,隨後一副銀雷戰甲便是從胸膛開始蔓延,然後覆蓋了全身。

銀雷戰甲之上,有著一條條雷蛇花紋,眾人看向那些雷蛇之時,彷彿看到了無盡的雷光,讓人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而慕陽身上的劍氣,在這瞬間也是轟然暴漲,在其周身甚至形成了劍氣漩渦。 銀雷戰甲出現在慕陽身上,讓其實力瞬間暴漲,擴散的劍氣波動,更是達到了一種強大之極的程度。

只是,與那巫雷兩兄弟比起來,卻依舊有些差距。

巫雷不屑道:「慕陽,你這點兒實力也許能擊敗紀蒼,甚至親手將他宰了,可是要想憑這對付我們,卻還是不夠看。」

巫雲冷笑道:「我必須要提醒你,慕陽,現在到了我們宰你的時候了。」

慕陽看著勝券在握的巫雷巫雲兩兄弟,不朽劍在空中劃出了一道丈許的符印。紫紅藍黑兩種光芒,在符印之中流轉纏繞,一絲絲無窮無量的氣息立刻散發而出。

而後,這道符印猛地衝進了慕陽的身體之中。

在眾多的震撼目光中,慕陽原本就已然大漲的劍氣,這瞬間再次暴漲,頃刻之後,便是絲毫不弱於巫雷巫雲兄弟兩人。

強大的力量在身體的各個角落流淌,慕陽嘴角忍不住提了提,水火無量印和銀雷戰甲的增幅效果,他還是第一次全部展開。不過效果,的確驚人。

巫雷和巫雲兩兄弟臉色一凝,慕陽身上的劍氣波動,讓兩人微微有些心驚之感。

不過,他們使出壓箱底的手段,如今實力也是遠超先前,他們相信,兩兄弟聯手之下,要對付一個慕陽,還是不成問題。

可以說,他們兩兄弟聯手之後的實力,直逼地魂境,而地魂境之下的任何敵人,都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巫雷臉色恢復自然,道:「現在也一樣,還是我們宰你!」

「抱歉,我可是想宰了你們呢!」慕陽目光迅速冰冷,腳掌猛地在地面一跺,大地崩裂,而他的身體猶如勢不可擋的導彈一般,直接沖了出去。

強大的力量,將地面的塵土捲起,隨著劍氣席捲,猶如土龍般撞向了巫雷兄弟二人。

這瞬間,所有人都是飛速倒退出去,駭人的力量波動,就算林芯等人被波及到,也會麻煩無比。

「慕陽這次死定了!」天邪殿八人退後的同時,都是得意的笑了起來。巫雷和巫雲兩人的實力,他們比誰都清楚,當初兩人沒有用出這般手段,就能斬殺半步地魂境的強者,而現在,要解決一個慕陽,想來也是比較輕鬆。

但,就在八人的這種想法剛剛落下,巫雷和巫雲的身體便是猶如炮彈般倒射出去,沿途將一顆顆參天古樹盡數撞斷。落地后,更是依舊倒滑出去,在地上拉出四條深深的溝槽。

「怎麼可能?!」

不只是天邪殿其餘八人震驚,其餘所有留在這兒的劍修,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慕陽一劍便是將巫雷兩兄弟逼退,這種結果,任誰都沒有想到過。就算有人大膽的想過前者不會敗給巫雷兄弟,可也沒想過從交手的瞬間,便將后兩者壓著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