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刷……

兩道血光從雙眸之中迸射而出。

血色雙眸,死氣瀰漫。

「這……」

看著眼前的天魔不死體,或者說看著這天魔不死體的那一對眼睛,騰炎微微一愣,心更是不由的一顫。這是人類的眼睛?騰炎簡直無法相信,那簡直就是一對野獸的雙眸,冰冷、無情,甚至他比野獸的雙眸還要猙獰,那之中更是看不到太多人類的感情,只有無盡的殺機和傲氣。

血色雙目。

蔑視蒼生。

這彷彿是一雙死人的眼睛。

在它眼中,彷彿天地間一切生命都沒有生存的資格。

殺!!

凌冽殺機,誓殺蒼生。

刷……

沒有絲毫的遲疑,下一秒這天魔不死體整個身體瞬間跳了起來,並且站在了騰炎的面前。這一幕更是讓騰炎腳步本能的一陣後退,天魔不死體的恐怖騰炎可是已經見識過了。然而,毒魂掌控的天魔不死體根本沒有在意騰炎,他那一雙血色的雙眸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同時兩條手臂微微彎曲,雙拳更是緊緊的握在一起。

毒魂,在感受新的肉身。

毒魂,在感受著天魔不死體的強大。

呵!!

下一秒,毒魂臉上浮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邪魅至極。

似乎,很滿意。

轟!!

然而,不等騰炎開口,周圍的天煞魔宗彷彿再次受到了牽引一般,再次瘋狂的湧入毒魂的身體之中。同時,毒魂身上的氣勢也是猛然間攀升,這一幕更是讓騰炎的心再次不由一顫。騰炎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此刻這天魔不死體身上的氣勢比之之前『神靈』掌控的時候不知道要強上多少倍。

這或許就是強行駕馭和完美融合的差別。

天魔不死體。

此刻,才是真正的天魔不死體。

嗖!!

下一秒,天魔不死體直接消失在了騰炎的視線之中。

「這……」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騰炎不由一愣。

嗖!!

毒魂再次出現便已經是百米之外。

嗖!!

他右手握拳。

呼……

一拳更是瞬間落下。

轟!!


拳與大地相撞,一聲雷鳴般的聲音響起,整個大地更是為之顫抖和戰慄。剎那間,毒魂攻擊的地方便出現了一個數百米的巨坑。然而,毒魂的身形又是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又是在百米之外,又是一拳揮出。

嗖嗖嗖!!

毒魂不斷的變化位置。

毒魂的速度更是快到極致。

毒魂一拳一拳更是不斷的揮出。

轟!轟!轟……

血魂大陣之中,雷鳴般的聲音不斷響起。

天地顫動,大地戰慄。

速度,恐怖至極。

力量,撼天動地。

『咕嚕……』

騰炎站在原地,看著毒魂的行為,看著地上那一個個恐怖的巨坑,騰炎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此時此刻,騰炎完全能夠感受到毒魂的強大,或者說是天魔不死體的恐怖。要知道,如今毒魂剛剛佔據這具肉身,連修鍊都還沒有開始,甚至連體境武者都不是,說白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然而,就因為天魔不死體的強大,此刻毒魂展現出來的實力卻是讓騰炎剛到深深的戰慄。

一拳,彷彿就能滅殺騰炎。

哪怕是騰炎和毛球融合。

哪怕是騰炎金幣揮之不盡。

必死無疑。

這種想法讓騰炎自己都感到深深的震撼,毋庸置疑,此刻即便是還沒有修鍊的毒魂,他的戰鬥力絕對已經遠遠的超越了騰炎。騰炎實在是難以想象等到毒魂開始修鍊之後又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又將是如何的恐怖。

天魔不死體。

這簡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不過,想到之前那『神靈』耗費了數萬年的時光,用無數人的精血和亡魂才打造出了這天魔不死體,騰炎也就釋然了。同時騰炎也是對那『神靈』感到感激和同情。數萬年的努力最終為自己做了嫁衣裳。

「哈哈哈!!」

遠處,毒魂仰天大笑。

「天魔不死體,好,好,好,如此強大的肉身,本少絕對不會辱沒了你。既然這肉身喚作天魔不死體,那麼本少以後便以天魔為名,天魔分身。」下一秒,毒魂那凌冽的聲音再次響起。

嗖!!

話落,毒魂再次出現在了騰炎的面前。

速度,快到極致。

刷……

毒魂那一雙血色雙眸也是瞬間落在了騰炎身上。

一樣的體型;

一樣的容貌;

「本尊!!」

四目相對,毒魂看著騰炎平靜的聲音響起。

嗡!!

這一刻,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震,和眼前這毒魂掌控的天魔不死體也有了一種微妙的聯繫。

血脈相連,靈魂同根。

毒魂的強大騰炎也是感受的一清二楚,之前騰炎的感覺也是沒有錯,如果和毒魂交手,兩人都是全力而戰,那麼……毒魂一拳都能夠讓騰炎從此湮滅。毒魂的強大已經超出了騰炎的想象。

絕對恐怖!!

不過,真要動手,即便是毒魂的實力超出騰炎很多,哪怕是一百倍,一千倍,甚至是一萬倍,十萬倍,百萬倍,騰炎想要滅殺毒魂也只需要一個念頭而已。


這就是本尊和分身的最大差別。

本尊為主;

分身為輔;

分身,永遠都無法凌駕於本尊之上。 十年!!


想到要被困在這秘境之中整整十年,騰炎就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十年是一個什麼概念?

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十年之後就算騰炎能夠活著離開這血魂大陣,但是那個時候相信外界的一切絕對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騰炎來到這中域還沒有多久的時間,認識的人也並不多,騰炎也不會太過在乎他們的感受。

但是昔日的兄弟呢?

三年水月閣之約。

要是騰炎沒有赴約會怎麼辦?

昔日的兄弟絕對會認為騰炎已經隕落。

結果?

結果無法預料。

但是這還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騰炎最擔心的。畢竟昔日這些兄弟就算沒有了自己,就算真在水雨閣發生什麼意外,騰炎相信他們之間的情誼也不會因此改變,依舊會榮辱與共、共同進退。

騰炎真正在意的是和阿福的約定。

十年之約。

如今,已經過去兩年半。

十年之後?

那時候十年之約早就已經過去,甚至已經超出了兩年半的時間。那時候阿福會怎麼做?他會放過自己的父親、爺爺……還有所有紫雲帝國的人嗎?他絕對不會,到時候這些人絕對難逃一死。

這,不是騰炎想要看到的。

而且,這血魂大陣根本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這裡面不但充滿了天煞魔氣,而且靈氣也是異常的稀薄,最重要的還是這裡沒有水、沒有食物,在這樣的情況下騰炎能夠堅持十年?

絕對不可能。

畢竟,騰炎還沒有達到那個境界。

十年?

不管怎麼樣騰炎都不能夠在這血魂大陣之中彌留十年之久。

絕對不能。

「血戮,還有沒有辦法離開?」當即,騰炎那凌亂的眼神直接落在了血戮的身上問道。此刻,騰炎只能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血戮的身上了,騰炎只希望憑藉血戮那數萬年的記憶能夠有辦法離開這陣法。

「沒有!」

血戮的回答卻是那樣的堅定。


轟!!

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震。

面如死灰。

「完了!」

兩個字更是直接在騰炎的腦海之中浮現了出來。連血戮都沒有辦法離開這血魂大陣,更何況是騰炎?想到自己將要在這裡苦苦堅守十年,騰炎感覺自己快要發瘋了、要崩潰了。

轟!!……

突然,整個空間猛的一震。

「怎麼回事?」

騰炎不由一愣。

轟!轟!轟……

隨即,在騰炎和血戮那驚駭的眼神下,這空間之中的天煞魔氣還有那魔氣之中的血氣和殘魂彷彿受到了牽引一般,此刻瘋狂的湧入那躺在地上的天魔不死體之中,也就是毒魂寄居的地方。

「這……是?」

騰炎那驚疑的聲音忍不住響起。

天魔不死體?

這段時間騰炎一直都沉浸在吞噬神靈的快感之中,連時間過去了二十多天都不知道,騰炎又怎麼可能知道毒魂的情況?當然,這並不是騰炎不在乎毒魂,而是血戮已經說過了,如今毒魂已經打入載體之中,一切的一切只能夠靠毒魂自己,外力根本無法左右。

「這……」

血戮也是微微一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