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如八爺所說的那般,廣場上的局勢,已經到了最糟糕的階段。雨老和夏侯等人,此刻全部沒有再戰的能力,星辰宮和天邪殿一方,也是損失慘重,不少強者直接隕落。

原本匯聚在廣場四周的劍修,此刻也都是神色緊張。

因為整個廣場,如今都被一層光幕籠罩住了,所有人都無法踏出廣場一步。

除此之外,站在廣場中央那道黝黑的身影,也是讓所有人忍不住暗暗吞咽口水。就是這道黝黑的身影,將原本佔據上風的雨老等人,全部擊成重傷。

星辰宮大長老踏空而立,旁邊站著血離心和老嫗兩人。

此刻,星辰宮大長老面色蒼白,嘴角還有著未乾的血跡,身上的劍氣也是有些萎靡,但他卻一直笑著,雙眼有著瘋狂的炙熱光芒閃爍。


「哈哈哈,雨老,我很佩服你的實力,我也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可很多時候,結局往往都會出人意料。而這一次,是不是也出乎了你們的意料呢?」大笑聲,從星辰宮大長老口中傳出。


雨老臉色平靜,佝僂的身體上,不時地有著一縷縷劍氣瀰漫而出。他沒有答話,因為他正在以最大的努力壓制體內的傷勢。

只要傷勢稍微被壓制住,那麼他就算死,也要拖著半空中那大笑的傢伙一起。

星辰宮大長老猜出了雨老心裡的想法,臉上露出了一抹譏笑,手中長劍猛地一揮,一道凝練到極點的劍氣,便是斬了出去。

砰!

雨老瞳孔一縮,剛剛凝聚的劍氣立刻形成了一層劍幕,但重傷的情況下,如何能擋得住。劍幕瞬間破碎,一口鮮血噴洒出來,那本就佝僂的身軀立刻倒飛出去。

「到了現在還想反抗,真是冥頑不靈,這就相當於給你的一點教訓。」星辰宮大長老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隨後,他看向了旁邊的老嫗,點頭笑道:「你做得很好,關鍵時刻將『聖域石』拿了回來,不然這次還真的麻煩了。這個老傢伙的實力出乎了我們的想象。」

老嫗微微躬身道:「這是老身應該做的。」

突然,她又想起了什麼,接著道:「老身在地宮中看到了慕陽那小子,本想將其給除掉,卻被他跑了。」

星辰宮大長老擺擺手,道:「無妨,那小子蹦躂不出什麼花樣,只要血邪丹煉製出來,所有的一切都會因此改變,到時候要除掉那小子,也只是隨手的事情。」

無論慕陽在如何厲害,也只是人魂境後期而已,就算有妖族強者保護,可一旦封印被打開,他們期盼許久的王,便會出來。想要抹殺一名地魂境中期的妖族強者,也不是什麼難事。

總之,無論如何,將血邪丹煉製出來,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受傷極重的林芯以及韓千凝,聽到老嫗的話,心裡卻是鬆了一口氣。慕陽一直沒有出現,原來是跟著老嫗前往地宮了。

兩人聽到慕陽從老嫗的手上逃走了,原本的擔心也是消散了一大半,只要慕陽沒事就好。

梅奇抿著嘴,低聲道:「慕陽肯定是想去搶那『聖域石』,只是地魂境的實力,讓他根本束手無策。」

宋子墨點了點頭,慕陽也許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星辰宮有這一招,所以才會提前隱藏在人群中。只是,讓他以及林芯幾人都疑惑的,還是前者如何擺脫那傳承石碑出現是,所帶來的影響的。

畢竟,等他們清醒過來時,老嫗已經悄然離開了,如果慕陽也是和他們一同清醒過來,那麼他的離開,必定會被人注意到。

「我現在只希望他不要來了,不然又會多送一條命。」梅奇苦笑了一下,而後看向了廣場中心的那道黝黑身影。

這道黝黑身影,宋子墨很熟悉,因為那是傀儡,一具擁有著堪比地魂境後期的力量的傀儡。

老嫗歸來的時候,帶上了一顆名叫『聖域石』的寶石,隨後便是召喚出了這具傀儡。局勢也在這一瞬間被改變。

地魂境後期的力量,的確強的可怕,就算雨老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地魂境後期,但依舊無法抗衡。

「大家都很疑惑吧?為什麼不讓你們離開?」

就在這時,星辰宮大長老的聲音,帶著些許森然的笑意,緩緩響起。 星辰宮大長老的聲音,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無論是誰都想知道,這其中的原因。

甚至有些人一早就開始猜想,星辰宮和天邪殿是不是打算把他們全部殺了。

而星辰宮大長老接下來所說的話,讓所有人臉色猛然劇變,因為他們的猜想,是很準確的。這片廣場所有的退路之所被封住,就是為了不讓他們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讓大家留在這兒,是因為你們能幫助我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這件事甚至能改變離封大陸。」

「這件事不難,大家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死亡的降臨!」

星辰宮大長老那蒼白的臉龐,變得有些猙獰,大笑道:「你們要相信,你們的死亡是有價值的,是為了這片大陸重見天日而做出卓越貢獻的英雄!」


那帶著些許瘋狂的聲音,在這廣場上不斷擴散,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是一臉的震驚。原來真的是想將他們所有人都擊殺了。

震驚之後,眾多的劍修,心裡便是有著怒火湧現,沒有人想死。而現在,不想死,就只有反抗這一條道路可走。於是,眾多的劍修眼中紛紛有著殺意浮現,體內的劍氣悄然運轉起來。

而林芯等人聽到這些話,心神劇震,他們沒想到星辰宮和天邪殿這群傢伙的目的,竟然不只是他們黑水宗和白帝城,還有這些被吸引而來的眾多劍修。

夏侯那高大的身軀,多出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遍布全身,讓他看上去幾位的猙獰可怕。

他聽到星辰宮大長老的話之後,咬牙怒吼道:「你們非要殺盡所有人才甘心嗎?而這一切,是不是你們早就計劃好的?」

「當然,你們可知道,我們為了這一天,付出了多少努力?」星辰宮大長老獰笑道,「只有用你們所有人的血,才能彌補我們的付出。」

忽然,星辰宮大長老將視線轉到了林芯身上,輕聲笑到:「小丫頭,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想知道嗎?」

林芯擰著眉頭,沒有絲毫要回答的打算。

「我今天心情好,就告訴你。」星辰宮大長老毫不在意林芯的態度,自顧自的說道,「十多年前,宮主和天邪殿商議,攻打黑水宗。不過,你們黑水宗畢竟傳承悠久,隱藏著什麼手段也不知曉,於是讓暗處的天邪殿先行出手試探。」

「的確不出宮主的意料,黑水宗的實力強大至極,偷偷潛入的天邪殿成員全部被擊殺,最後讓得兩位殿主以及宮主都暗自出手了。好在,天邪殿損失慘重,黑水宗也遭到了重創,並且有一件事,讓我們最值得高興。」

「你知道這件事是什麼嗎?」星辰宮大長老舔了一下嘴角的血跡,低聲笑著問道。

林芯雖然還是沒有答話,但臉色越來越差,玉蔥般的十指悄然緊握,清亮的眸子死死盯著星辰宮大長老。

「從你的神色可以看出,你很希望知道這件事是什麼。」

星辰宮大長老嘴角泛起冰冷的笑容,道:「最讓我們高興的是,林化君的夫人,在那一戰中,被我親手擊殺了。」

「遺憾的是,你娘早有準備,將你藏了起來,不然你早就跟著你娘去了。」

林芯緊咬著紅唇,九天絕水劍被她舉起,劍尖直指星辰宮大長老,一縷劍芒吐露。但卻被站在後者身旁的老嫗隨手一揮,一道劍光斬下。

劍芒破碎,那嬌小的身軀猛然一顫,就欲倒下去,好在旁邊的韓千凝眼疾手快,立刻將其扶住了。

星辰宮大長老搖了搖頭,道:「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父親太想除掉天邪殿,才會落入我們的陷阱,害死了宗內諸多的強者,也害死了你娘。你真正應該恨的人,應該是你父親才對。」

「你可知道,那一戰讓我們辛辛苦苦安插在黑水宗的內應全部死絕,我們的損失有多大,你應該明白。所以,你娘的性命,其實也就相當於還債了。」

黑水宗的眾多強者,雙眼欲裂,猙獰的殺意對著星辰宮大長老直撲而去,但是後者神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說完該說的之後,星辰宮大長老微微笑道:「好了,廢話到此結束,該辦正事了。」

話落,他偏過頭看向一直緊閉著雙眼的血離心,後者隨之睜開了雙眼,點了點頭,道:「可以開始了。」

「好好享受你們生命中最後的時刻吧!」星辰宮大長老大笑著,手掌一揮。血離心身形瞬間掠出,站在半空中,手裡出現一顆深灰色的丹藥。

吞下這顆丹藥之後,血離心臉色立刻變得扭曲起來,彷彿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而他的身上,則有著潮水般洶湧的邪氣,席捲而出。

誰都看得出,這雄渾無匹的邪氣,不屬於血離心,所以才會給他造成難以忍受的痛苦。

不過,血離心根本不管那麼多,雙手立刻開始結印,邪氣席捲,化為一道道邪紋印記,在廣場的上空不斷穿梭著。

一股充滿血腥邪惡氣息的力量從邪紋印記上傳出,緩緩瀰漫開來。

廣場上眾多的劍修,被這股力量接觸的剎那,臉色齊齊一變,因為他們發現,這股力量直接穿透他們的護身劍氣,進入體內。然後渾身的血液開始沸騰,彷彿要從身體中衝出去。

逐漸的,一絲絲鮮血從毛孔中鑽出,而後直接飛向天空,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片血霧。

雖然少了這一絲鮮血,對劍修來說並無大礙,可這根本不只是抽取一絲那麼簡單,毛孔中鮮血不斷飛出,根本沒有任何停止的跡象。

並且,眾人還能感受到,伴隨著這些鮮血的飛出,體內的生機也隨之被抽走。

這根本就是在一點點的剝奪生命!

「橫豎都是死,還不拼一把,我們一起出手,殺了星辰宮和天邪殿的老狗!」終於,有人忍受不住了,猛然大喝道。

這人的話剛落,便是有著無數同樣的聲音響起,反正都是死,等死還不如去拼一拼。

於是,劍氣猶如起伏的波浪一般,在人群中不斷爆發。下一刻,無數的攻勢朝著天空中的血離心衝撞而去,他們都知道,只要打斷了前者,邪紋印記必定會消失。

同樣的,那種抽搐眾人鮮血和生機的邪惡力量,也會隨之消失。

星辰宮大長老嘴角露出一抹譏笑,人多有什麼用,絕對的力量差距,可不是憑藉人數就能填補的。

鋪天蓋地的攻勢,齊齊的沖向血離心,而後者雙手依舊不斷結著印訣,沒有一絲抵擋或者閃躲的打算。因為就在那數之不清的攻勢逼近的瞬間,一道黝黑的身影擋在了前方。

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黝黑身影拔出背負在身後的巨劍,對著前方那猶如浪潮般的攻勢,猛然一劍劈了下去。

數百丈龐大的劍芒,猶如將天地都劈成了兩半,而那看似聲勢浩大的無數攻勢,瞬間被全部破碎。衝擊席捲,眾多的劍修紛紛被震傷。

這些連人魂境都不到的劍修,就算數量眾多,可又如何是堪比的地魂境後期的傀儡的對手,雙方的差距完全無法形容。

林芯幾人,看著一絲絲鮮血,從身上飄飛出去,而後再看向那半空中保護血離心的強大傀儡,心裡雖然不甘,但卻無力到了極點。

「慕陽那小子還真有先見之明。」梅奇故意開了個玩笑,緩和一下氣氛。

就算要死了,也不能如此的消極,畢竟他們越是憤怒和不甘,星辰宮和天邪殿那群傢伙就越是高興。

林芯強顏歡笑道:「他離開了才好,免得讓我們擔心,大家都知道,那傢伙愛出風頭。如果他在這兒,現在說不定怎麼樣了。」

眾人皆是笑了笑。

「也許,我們也該學學慕陽。」宋子墨洒脫的一笑,說話的同時,身體用力挺直了,原本蒼白的臉色,湧現出了一抹潮紅之色。

原本萎靡的劍氣,在這一刻也是變得強盛起來,那種波動,在這人群中顯得極為的刺眼。

梅奇沉聲道:「你不要命了,這樣亂來,必定會丟了性命……」

「難道不這樣,我們就能活命嗎?」宋子墨打斷了梅奇的話,而後抬起頭,看著星辰宮大長老,看著以前極為尊敬,但現在卻極為憤恨的老嫗,最後看向了血離心以及那強大的恐怖的傀儡。

血絲密布的雙眼,有著瘋狂的殺意湧現。

星辰宮大長老雙眼微微一眯,輕笑道:「竟然還想著反抗,如果不是你們的命還有用,肯定要玩一玩殺雞儆猴的手段。」

宋子墨手中的長劍,一點點的揚起,席捲的劍氣變得狂暴無比。

「等一下……」

韓千凝突然道,宋子墨以及林芯幾人都是看向了前者。不過,前者的目光卻是望向了遠處,這讓得眾人都是疑惑的齊齊轉過頭,望了過去。

就在這時,一道轟鳴般的破風聲從遠處傳來,廣場上所有人幾乎同一瞬間,全部將視線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轉移了過去。

下一刻,一道火焰流光,以駭人的速度朝著廣場飛掠而來,轉瞬間便是接近了那隔絕廣場的光幕。

這層光幕的堅固,眾人都是體驗過,就算地魂境的強者,也無法將其動搖分毫。如果這道火焰流光撞在上面,必定會被震飛出去。

但是,在無數震驚的目光中,在靠近光幕的時候,火焰流光的速度不但沒有減緩,反而更加快速了。音爆聲,變得震耳欲聾,火焰流光所過之處,空氣都是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漣漪。

剎那間,火焰流光和光幕接觸了。

眾人想象中的畫面並沒有出現,火焰流光在碰觸光幕的剎那,那牢不可破的光幕,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破洞。


緊接著,光幕就猶如飛雪遇到了烈陽一般,從那破洞的位置,開始飛速的消融。


火焰流光穿過光幕,最後穩穩的停留在了廣場的上空,光芒散去,一道修長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

韓千凝那冰冷的聲音,在此時有了一絲明顯的波動。

「他來了……」 天空之上,青年踏空而立,天地之力圍繞在其左右四周,形成了一道道龍捲,駭人的威勢擴散開來,將那瀰漫的邪惡之力都是盡數震退。

青年一身銀雷戰甲,那充滿著妖異感的長劍,被其斜垂在身側,紫紅色的劍氣如洪流般席捲,不斷凝聚,然後又散開。

龐大的廣場,在這一刻,彷彿都是凝固了,無數的目光全部落在了那修長的身影之上。

「是慕陽……」

「真的是他,但是他的實力怎麼如此強大了?」

「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擁有這般強悍的實力,但我們應該有救了……」

一道道帶著震驚以及激動的聲音,從那眾多的劍修之中傳出,那匯聚過去的目光,也是帶上一抹名叫希望的神采。

因為他們此刻,都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林芯那緊抿著紅唇,在此時也是緩緩鬆了開來,而後化為一抹眾人熟悉的笑容,輕聲道:「他還是來了!」

梅奇忍不住笑道:「我看那傢伙,本身就是一個奇迹,消失一段時間,再度出現的時候,竟然擁有了地魂境後期的實力。這種手段,我只有由衷的佩服。」

宋子墨那強撐的身體,在這一刻,變得踉蹌起來,原本狂暴的劍氣,有些泄氣的氣球般,飛速的消減。

蔓英立刻將其扶住,望向半空中那道熟悉的身影,眼中充滿了期望。

就連面對死亡時,都毫無變化的韓千凝,此時,那雙清冷的眸子,不斷的波動著,嘴角微微往上掀了掀。

無論何時,能看見他,總是好的!

黑水宗和白帝城其他所有強者,望著半空中的俊朗青年,雙目都是忍不住睜大了幾分。特別是後者身上那強大的劍氣波動,讓他們都有種做夢的感覺。

不過,他們雖然不知道慕陽如何擁有了,讓所有人都感到駭然的實力,但他們知道,此時此刻,慕陽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感受到眾人情緒的變化,星辰宮大長老的臉色猛然沉了下來,低聲喝道:「你們高興的是不是有點太早了?」

而後他冷哼了一聲,緊盯著慕陽,緩緩道:「小子,你不要裝神弄鬼了,我就不信,你能擁有地魂境後期的實力。」

慕陽看著全部受傷的眾人,臉色愈加漠然,目光也是越來越冷。聽到星辰宮大長老的話,他輕輕地笑了一下,道:「信不信無所謂,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笑容沒有絲毫溫度,聲音也是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

而就在他話落的瞬間,其身形猛地掠出,那般速度快得讓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瞬息之間, 學霸的科技樹 ,轟然斬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