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皓訝然,沒想到自己剛認識的落無端居然會被系統認為是福星的繼承者。

福星算不得強大的星官,但卻能給人福運,他本身也是福運通亨之人,就算摔個跟頭也能撿到天才地寶,鍊氣士與天地萬物爭,福運對於一個鍊氣士而言有時候甚至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只可惜雖然知道了福星,但和文曲星一樣,沒有福星的神魂,帝皓還是不能讓落無端立地封神。

「八卦成道篇?」帝皓不認識這門鍊氣法門,但系統認識,而且瞬間已經篆刻下來,記在了帝皓的腦子裡。

八卦成道並不完整,但卻是一個非常好的築基法門,粗粗的瀏覽過去,帝皓心中也大呼高興,這簡直是為他量身定做的鍊氣法門,終於出現了!

帝皓所學太廣了,涉及的太多,多而雜,雖然精通但很多並不常用,如果學習八卦成道,演練八卦,收錄所學鍊氣法門歸於一類,就可以方便帝皓許多。

帝皓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修鍊起來,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為外面還有一個強敵!

一個身著灰衣的短髮漢子從殿外顯出身形,那漢子滿臉陰鬱,頭頂短髮掩不住頭皮上六個顯眼的戒疤。

手上拿著一把黃金的降魔杵,一看便知是一個佛門弟子,而且很有可能是被逐出師門的惡僧。

「奶奶的,居然敢擊飛爺爺的降魔杵,活的不耐煩了!」惡僧罵罵咧咧的現在大殿門口,遲遲不進,因為他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壓力迫使著他不能靠近。

「奶奶的,區區神道鍊氣士死了也敢裝神弄鬼,爺爺我破了你!」和尚揮舞起降魔杵,就往雷神廟裡沖。

雷澤之神的殘魂很快起了反應,雷澤神像突然輕微的搖動,周圍突然亮了點點藍紫色的光芒。

「滋滋滋滋!」空氣中響起刺耳的電流聲,藍紫色的電弧在黑夜中跳動著耀眼的光彩。

一道人影從神像中沖了出去,一把擋住和尚,將和尚震開了十幾步!

再看那道人影,白袍廣袖,羽衣星冠,一派仙風道骨,體表紫氣環繞,不時有肉眼可見的電弧電火花在空氣中跳動閃爍。

空氣中噼里啪啦的電流聲響個不停,更隱隱有雷鳴聲在空中激蕩迴響,只是看不清面目。

「區區雷魂也敢阻攔你爺爺的道路,找死!」那和尚大罵一聲,不過似乎也知道單憑自己打不過放在雷神廟門口的雷神殘魂,於是從懷裡掏出了一些東西,灑在了半空中。

帝皓仔細看去,發現被那和尚拋向空中的二十四枚光點,其實是一顆顆褐色的珠子,每個都有核桃大小,在空中散發出金色光輝。

帝皓鼻子動了動,聞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半空中二十四顆珠子中都流露出一股寧靜浩然的氣息。

面對著二十四顆珠子,帝皓就彷彿面對二十四位得道高僧一樣。

再看到這二十四顆金色珠子后,落無端臉色大變,看著那和尚大呼:「舍利子,這是舍利子!你竟然擁有二十四顆舍利子,你莫非把師門長輩的舍利子煉製成了法器?」

落無端是讀書人,讀書人尊師重道,決不能容忍欺師滅祖的事情發生,立即要衝出去,但被帝皓拉住,那和尚有築基境的實力,落無端的儒道修鍊只通一些皮毛,出了雷神廟,那就是自尋死路!

那和尚眼中飄過一絲痛苦,但隨即便是仇恨和瘋狂,「爺爺我摩治是受佛門指引,爺爺要滅掉你們這些妖魔!」

帝皓無語,什麼時候自己成了妖魔?

他雙掌用力合十,沉聲喝道:「我佛慈悲,橫掃群魔,二十四諸天羅漢陣,開!」

隨著摩治和尚一聲斷喝,半空中的二十四顆舍利子齊齊爆發出耀眼的佛光。

佛光練成一片,化作一團金色雲霧,將摩治和尚身周百丈方圓全部籠罩,佛光中傳來陣陣佛音禪唱,重疊在一起,震耳欲聾。

摩治的身影隱藏在佛光中不見蹤影,只有二十四個羅漢光影一起合十,低喧佛號:「我佛慈悲,回頭是岸!」

聲音如同晨鐘暮鼓一樣震撼人的心靈,讓佛光里的雷澤之神產生一瞬間的錯覺,彷彿他就是罪大惡極,就活該被鎮壓擒拿,超渡入輪迴一般。



雷澤之神畢竟只是殘魂,受到蠱惑時也有些動搖,但始終一致對外,冷哼一聲,雷光一閃,化作一把長劍就斬在一個金光羅漢身上。

「刺啦——」

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響起,能夠斬斷山嶽的飛劍只在金光羅漢胸口破開一道裂縫,金光羅漢混無所覺,一對大手直接抓向雷澤之神。

璀璨佛光幾乎凝結成固體,竟然將雷澤之神牢牢鎖死在半空中。

另有兩名金光羅漢呼嘯著沖向雷澤之神,水缸大小的拳頭當頭砸落!

或許他們的智商不夠高,或許他們不夠靈活,或許他們看上去只能肉搏不會法術……但這些金光羅漢,在鍊氣修為上,每一個都具備築基境鍊氣士的水平。


而且他們明顯不知痛楚,不懼損傷,可以毫不猶豫採取以命換命的打法。

十個金光羅漢甚至停留在原地動也沒動。

二十四打一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幸虧雷澤之神殘魂的實力高超,雖然狼狽而且險象環生,但一直與摩治和尚游斗。

帝皓一直觀察摩治和尚所運用的二十四諸天羅漢陣,是陣法就一定有破綻,只要破了破綻,那一切就好說,雷澤之神殘魂絕對不可能在這樣的陣法堅持太久,如果雷澤之神殘魂被幹掉,那就只能笑笑了。

築基境的實力,而且還是用一根降魔杵的,帝皓是沒有戰勝的信心,所以帝皓只能認真找出這個陣法的破綻,落無端也是心思敏銳的人,也仔細觀察陣法的運轉。

不多時,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說了一句,「找到了!」帝皓與落無端對視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但已經明白了各自的想法。

那二十四個金光羅漢只能在佛光覆蓋的百丈方圓範圍內活動,那和尚作為主持者,自身也不能離開佛光範圍,甚至連動都不能動。

而且看上去,摩治一心主持法陣,自身其他修為無法使用。

不過摩治和尚雖然看上去是廢了,但別忘了,還有十多個金光羅漢守衛著他,想攻擊到他也是一種難事。

… 帝皓沉吟片刻,「無端兄,護住我的肉身!」

帝皓突然說出這句話讓落無端一愣,一下子沒有聽明白帝皓說這話的意思。

剎那間,帝皓眉目一片金色,一個渾身金光閃爍的人影走了出來,落無端瞬間咋舌,他也是機緣巧合下才修鍊儒道,對修鍊界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對神道神魂還是了解一些,心中頗為感動,神魂離體肉身就異常脆弱,一旦受到傷害,就有可能肉身化作亟粉,神魂成了無主之物就會淪落鬼道,帝道這樣做,這分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託在他的手上,儒道最重視仁義禮智信,落無端發誓今生不換此良友!

神魂出竅,神魂狀態便是帝皓目前能用的最強戰力了。

帝皓的神魂有著築基境的實力,一路直衝向摩治和尚,只要打斷摩治,這二十四諸天羅漢陣就可以破解!

然而讓帝皓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帝皓剛出來,看到帝皓后,摩治和尚突然臉色異常難看,而且猙獰無比。

「妖魔邪道,你終於現身了,給我死來!」說罷身形一動,直接捨棄了雷神殘魂,捨棄了羅漢陣,如游魚一般,幾乎是剎那間就到了帝皓的面前,手肘猛地屈起,向著帝皓的小腹丹田部位狠狠的撞擊了過來:「金剛肘!」

一肘之下,劃破空氣,轟轟音爆之聲已然響起!

摩治這一肘離著帝皓丹田還有四五尺距離,帝皓立刻就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機鎖定了自己,雖然自己現在是神魂狀態,但如果受到這一擊,自己的神魂怕是會有莫大的損傷,甚至牽連到肉身。

「好剛勁的力量!」

一剎那間,這樣的一個念頭,驟然在帝皓腦海中顯現。

怒目金剛,金剛肘,佛道鍊氣法門中最具攻擊性的招式,除了肘法、還有膝法,怒目金剛乃是一整套天品級別的法門,摩治雖然不能完全掌握金剛肘,但是造詣也絕對不俗了!

就是一株一抱粗細的大樹,一肘之下,也能擊斷!

「可惜,要廢了我,還差一點!」帝皓臉色驟然一沉。

「神道,罡氣!」

幾乎就是摩治的一肘將要到達帝皓小腹的同時,帝皓心念一動,一股金色的力量驟然爆發!

轟!轟!轟!

一下爆發,如氣球一般,猛地將帝皓身上的本來只是虛幻的金色長袍也撐的鼓脹了起來!

砰!

一聲爆響,摩治的肘部擊中帝皓的金色勁裝,如擊敗絮一般,帝皓整個的上身虛化勁裝被直接擊打的爆裂了開來,顯出神魂下帝皓精赤的上身。與此同時,摩治的肘部,也終於接觸到了帝皓的神道罡氣!

呼!呼!呼!

帝皓渾身氣勢一澀,焚灼氣息猛地逸散出來,幾乎剎那間將摩治整個肘部都籠罩了起來。

這火焰不是其他,然而,當焚灼氣息接觸到摩治體表時,身上的衣物瞬間飛灰,但是卻露出了銀色的內甲,冰魄銀鱗甲,能絕火不燒,這摩治和尚算不算是有備而來?帝皓散發的火焰立刻被冰魄銀鱗甲散出的冰寒氣息抵消,焚灼罡氣,根本傷不了摩治!

「你的火焰傷不了我,如何是我的對手?給我死吧!」獰笑一聲,摩治的手肘幾乎沒有半分的停頓,繼續向著帝皓的小腹攻擊過去「呵呵,你太自以為是了,這一招,你就無法全身而退了……」而就是這一剎那,帝皓冰寒的聲音,已然響了起來。

「雷霆罡氣!」

下一瞬間,一股浩瀚到極致的雷霆氣息,陡然出現在了帝皓的神道罡氣之中。

嗤啦!嗤啦!

幾道電弧,剎那間傳遞到了摩治的手肘之上。

嗤嗤嗤!嗤嗤嗤!

緊接著卻見電光大作,摩治整條手臂已然被爆裂到極致的雷霆電光徹底籠罩。摩治只感覺手臂一麻,對帝皓的攻擊不可抑制的一頓,緊接著無盡的酥麻燥熱感覺從自己手肘筋肉之中傳遞而來,就好像是一剎那之間,自己的整條手臂都被雷擊一般,難受無比的感覺傳入摩治的大腦之中。

「不好!」

摩治腦海之中,只來得及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下一瞬間,摩治手肘之上的雷霆電光,透過他身上的冰魄銀鱗甲,急速傳遞到了他的全身,緊接著摩治便感覺到全身酥麻,無盡電光在體內流竄,尤其是身體軀幹之中,胸腹內臟之間,更是電光大盛,自己五臟六腑,剎那間便被這電光電成了一片焦炭!

「怎麼回事?他的神道罡氣之中,怎麼可能有雷霆電光……」摩治看向帝皓的目光之中,滿是驚駭。

「可惜了!」

與此同時,帝皓卻也暗嘆一聲。

「我的神道修為不行,還是太弱,若是我能和這和尚同一個境界,其中的電光絕對可以將這摩治整個電成焦炭。如今不過是將他內臟完全焚毀罷了……即便如此,也能讓你摩治生機徹底斷絕了!」帝皓暗道。

帝皓的神道罡氣是依靠信仰之力形成的,到底是有限。

雷霆電光,威勢也有限,能透入摩治體內,將他內臟焚毀,已經是極限。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輸,妖魔,你使了什麼妖法!」

內臟焚毀,摩治口鼻之中逸散出一道道炙熱氣息,只是此時的摩治,居然並非倒地身亡,而是依舊暴吼連連,身體筋肉骨骼之中,居然還蘊藏大量的氣血生機!

「妖魔,你今日殺我,我也要殺你,咱們同歸於盡,同歸於盡!」

摩治狀若瘋癲,身形居然還能夠動作,之前攻擊帝皓的一肘猛地一動,轟的一聲,恰恰擊打在了帝皓的小腹丹田之上,將帝皓擊退數步,緊接著摩治身形一撲,直接撲到了帝皓面前,四肢如繩索一般,向著帝皓的身體狠狠纏繞了過來!

「內臟焚毀,還有餘威?佛道鍊氣法門果然非比尋常!」被摩治一肘擊中,帝皓身形急退,口鼻中都溢出鮮血,雙目之中,也是顯出一抹驚訝之色。

一道紫色的影子從帝皓神魂中脫離,原來帝皓突然會使用雷電是因為雷神殘魂融入他的神魂中。

… 紫色的影子狀態有些萎靡,顯然剛才那一擊金剛肘也傷害到了雷神殘魂。

這蠻和尚竟然兇悍如斯!

在帝皓看來,這摩治已經被自己焚毀了內臟,幾乎是生機斷絕,再無生還的可能。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帝皓再小心,也未免要放鬆心境,然後帝皓萬沒有想到,生機斷絕的情形之下,這摩治依舊如此兇悍,一肘擊出,已然擊傷帝皓!

雷神殘魂脫離,摩治和尚的金剛肘餘力依舊。

騰!騰!騰!

連退三步,在摩治攻擊下,帝皓氣息不穩,口鼻之中已然溢出金色的鮮血,那是神魂之力的精華。

「果然兇悍!」

「若是你正常狀態,一擊之下,我早已經身受重傷,不過現今你是強弩之末,最多不過能將我擊成輕傷,你以為還能翻盤?」

急速吸一口氣,鼻血迴流,帝皓腦後浮現出一圈金輪嗡嗡鳴響,在摩治先前一擊之下,有些潰散的神魂之體再度凝聚。雖然口鼻溢血,但是帝皓傷的並不算重,而且要知道帝皓現在是神魂之體,所有的傷勢只是表象,只要信仰充足神魂永生,因此幾乎瞬息之間,就帝皓重新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恰恰這個時候,摩治身軀已然到了近前!

四肢猶如繩索,向著帝皓身體急速纏繞了過來!

「金佛寺的瑜伽煉體術?」

金佛寺是南域還算有名氣的佛門之一,不過前途堪憂,佛儒道三家並存共鑲盛世只是上古,現在只有道家鍊氣士一枝獨秀,儒道已經銷聲匿跡很久,有隻有零星幾個,佛道鍊氣士還能有些門派支撐,已經十分不容易了。

尋常人的身體,就算是再柔軟,也有一個限度,而摩治的身體四肢卻是真的如繩索一般,好像是沒了骨頭一般,剎那間已經纏繞到了帝皓神魂表面,與帝皓的護體神道接觸。

很明顯,摩治能將身軀修鍊到如此程度,都是拜尼金佛寺的瑜伽煉體術所賜。

相傳只要瑜伽煉體術達到大成就可以自行領悟一種神通,大小如意!

嗤嗤!嗤嗤!

摩治四肢與帝皓的神道罡氣一接觸,一陣嗤嗤細響,立刻響起!

帝皓神魂表面的神道罡氣,在帝皓四肢纏繞之下,竟然隱隱有些扭曲,這摩治瑜伽煉體術,竟然對帝皓的神道罡氣都能造成影響!

帝皓一愣之下,摩治身體就好像是一條大蟒蛇一般,已經將帝皓身體緊緊纏住,隨著摩治身體四肢不斷用力,帝皓重新凝聚出來的神魂之體都是被纏的「嘎吱」作響,竟然隱隱有崩潰渙散的跡象。


「好強大的力量,若是尋常鍊氣士,哪怕是築基巔峰被摩治和尚這一下纏繞,恐怕真的要筋骨折斷,內臟崩碎,被摩治生生纏死!可惜,我的身體力量卻是沒有這般弱小,而且我現在是神魂之體,想要與我同歸於盡,打散我的神魂,痴心妄想!」

低喝一聲,帝皓猛地吸一口氣,天地精氣竟直接被帝皓吞入體內,下一刻帝皓腦的金輪光華大漲。

「給我滾開!」

帝皓一聲爆喝!

強橫到極致的力量從帝皓體內涌動而出,帝皓身體猛烈一掙,砰砰聲響之中,摩治如繩索一般的四肢纏繞,竟被帝皓生生掙脫!

「死!」

再無任何猶豫,帝皓向著面前摩治軀體,轟然擊出一拳!

轟隆!

神魂之力驟然迸發,一次擊出,威勢滔天,要將這摩治身軀生生轟碎開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