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看著緩緩消失在天際之上的戚風,金奎也是極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身體之上瞬間光芒大作,直接是對著武宗方向而去。

「什麼,你說戚風獨自一人去了陽古城。」

此時在那武宗的議事廳之內,武驚天一臉暴怒的看著站在大廳之內的金奎,臉龐之上的暴怒之色依然是達到了頂峰。

「是的,我和戚師弟分開后,就第一時間趕了回來,準備把這件事的起因帶回來,然後再去陽古城和戚師弟匯合。」

金奎臉色凝重的看著武驚天等人,只好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這些該死的混賬東西,難道真的要我們聯合起來把這個毒瘤連根拔起嗎?」

武驚天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而後神色有些凝重的看著劉暢和武坤二人,冷冷的說道。

「宗主三思啊,雖然我們聯合起來能剷除掉那神秘的勢力,但是我想我們六大宗門恐怕也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做到。」

聽著劉暢那略顯擔心的話語,武驚天也是微微一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開啟聯合模式,我要和其餘幾大宗門的宗主商量一下此事,再做決定。」

「好,這事我去辦,有了結果我會第一時間告訴您。」

劉暢看著武驚天那那凝重的神情,而後說道。

「既然戚風去了陽古城,那你也辛苦一趟,去趟陽古城,最好是能把戚風勸回來,如果不行,你要寸步不離的跟在戚風的身後,有些時候,你要做出該有的付出你明白嗎?」

當武驚天那充滿凌厲氣息的聲音響起之際,金奎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濃重起來。

對於武驚天所說,金奎自然是知道其中所包含的意思是什麼,同樣金奎也是明白,戚風對於武宗來說,代表著什麼,所以當武驚天那充滿毋庸置疑的話語響起之際,金奎也是微微一點頭。

「好了,既然你明白了其中的利弊,那你先去吧。」

武驚天有些疲憊的對著金奎揮揮手,而後聲音有些低落道。

「弟子告退。」

金奎對著武驚天幾人行了一禮,而後轉身緩緩離去。

隨著金奎離開而去,只見武驚天那散發著凌厲氣息的眼眸此時也是看向了那議事廳的某處空間,而後緩緩的站起身來。

「師尊,這件事您看該怎麼辦。」

只見隨著武驚天的身體站起來之際,劉暢和武坤也是不敢怠慢,而後快速的站了起來。

「見過太上長老。」

隨著幾人那極為恭敬的話語響起,只見議事廳之內的空間一陣蕩漾,而後一道一眼看去,猶如乞丐般的身影此時也是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之中。

而就是這道看起來很是不起眼的丐裝打扮老者,使得武驚天三人都是為之敬佩。

「都免了吧。」

只見後者對著武驚天幾人微微一擺手,而後那和其的模樣極為不相符的清脆聲音響了起來。

「弟子遵命。」

武驚天三人極為恭敬的對著那丐裝老者行了一禮,而後站起身來,看著那一眼看去猶如一個普通老者的丐裝身形。

「怎麼樣,都有什麼想法。」

那丐裝老者看著武驚天幾人那有些微怒的神情,而後淡然一笑道。

「弟子準備對那些可惡的東西開戰,徹底的把其從這個世界上剷除掉。」

武驚天看著眼前的老者,那聲音之中充滿了凌厲的氣息。

而在武驚天等人進行交流之際,其餘六大宗門的宗主此時都是動了起來,一個個召集起宗門內的高層管事,都是在商量著這件事。


< 此時在陽古城那寬闊的街道之上,一道略顯落寞的身形隨著人流的涌動,在街道之上信步行走著。

陣陣悲傷的氣息此刻也是籠罩在那道單薄的身影之上,使得身邊來回行走的行人,都是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那顯得很是憔悴而雙眼空洞的青年。


「哎,快看,那不是米希爾拍賣場的拍賣師雪狐兒嗎?」

就在這時只見那蜂擁的人群一陣騷動,而後人們那直勾勾的眼神都是對著一個方向看了去。

只見在人們的視線盡頭,一道身著粉紅色綉袍身形緩緩的呈入到了人們的視線之中,只見後者那纖細的腰肢被一領金色腰帶緊緊的束著,胸前那一對玉峰隨著腳步的移動,也是很有節奏的在不斷的顫抖著。

只是後者那白皙的臉龐此時顯得無比的冰冷,猶如那冰玉般,沒有絲毫的感情可言。

「嘖嘖,如果我要是能把這女的睡了,就是讓我現在去死,我都願意。」

「你就做你的白日夢吧,你先去照照鏡子看你長得那副德行,也就只能去青樓找那些**解解饞了。」

反派媽媽奮斗史[穿書]

「咦,那小子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那位姑***厲害嗎,居然還大睜著眼睛敢對雪狐兒走去。」

此時戚風依然沉寂在慕容嬌臨死前所留下的那最後一句話之中,對於身邊發生的一切都是不得而知。

「這次有好戲看了,我好像都是能想到那登徒浪子的最後下場了。」

四周看著那對著雪狐兒而去的戚風,陣陣驚訝的議論聲此時也是不斷響起,顯然人們都是認為,戚風是一個浮誇的公子哥而已,現在所作的就是想要討取雪狐兒的關注。

在人們那好奇的神色中,戚風的和雪狐兒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到了最後,兩人依然是走到了對面。

雪狐兒那冰冷的眼神在戚風狼狽的身形之上一掃而過,而後嬌眉微挑,那冰冷的神色顯得極為冷冽起來,顯然雪狐兒也是沒有認出變得憔悴不堪的戚風。

對於雪狐兒那冷冽的神色,戚風猶如沒有看見一般,依然是拖著那沉重的腳步,發出陣陣踢地之聲,對著雪狐兒方向走去。

「給我滾開。」

看著不但沒有絲毫避讓之意,反之對著自己走來的戚風,雪狐兒的神情愈加變的冰冷起來,而後一聲嬌喝。

此時雪狐兒已經是把戚風徹底的定格在了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之列。

隨著雪狐兒那低喝聲響起,只見戚風那略顯空洞的眼神此時也是有著絲絲光芒不斷湧出,而後那緩緩移動的身形也是慢慢止住,而後對著眼前看去。

「雪狐兒。」

看著那道神情顯得極為冰冷的倩影,戚風心中一動,而後低聲道。

雪狐兒聽著那道略顯熟悉的聲音,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了絲絲疑惑之意,而後嬌臉之上的怒意也是有著緩緩消散的跡象。

「你是誰,難道你認識我。」

雪狐兒在大街之上還是第一次被人當面直呼名字,而且那道聲音也是顯得有些耳熟,所以雪狐兒只好神情冷冷的問道。

「認識,當然認識了。」

戚風看著雪狐兒那有些疑惑的神情,而後有些悲戚的一笑,緩緩說道。

「哦,那你是哪位。」

此時雪狐兒依然還是沒有認出戚風,好奇的問道。

「戚風。」

隨著戚風嘴中說出那兩個大字時,雪狐兒的神情此時也是變得極為錯愕起來,那顯得冰冷不已的眼眸不斷的在戚風的身體之上掃視著。

顯然此時戚風那狼狽的模樣,早已是看不出當日的那雷厲風行的利索之樣了。

到了最後,雪狐兒也是真正的確認了眼前的狼狽青年的確就是戚風,而後嬌臉之上充滿了驚奇之意。

「你這是要去哪裡,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祭雪紛飛珊瑚海 去哪裡,我是要去哪裡。」

戚風嘴中在喃喃不斷的說著,那悲戚的聲音之中滿含無助之意。

看著戚風那失魂落魄的神色,雪狐兒心中一動,而後道。

「既然這樣,你暫時去我米希爾拍賣場暫住幾天吧。」

雖然雪狐兒不知道在戚風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從戚風那極為狼狽身形,以及那失魂落魄的神情之中,雪狐兒也是嗅到了一些別樣的味道。

而後雪狐兒直接是對著戚風發出了邀請。

「米希爾拍賣場,好,我就要去哪裡的。」

隨著戚風那有些混亂的聲音響起,只見雪狐兒的臉龐之上都是露出了絲絲疑惑之色,而後嬌聲道。

鬼手神醫:冥王的腹黑狂妃 既然這樣,那請隨我來。」

隨著話音落下,雪狐兒轉過身形,在戚風的身前緩緩走動,帶領著戚風對著米希爾拍賣場總部走了去。

「嘶,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那小子和雪狐兒認識不成。」

本來還抱著看熱鬧的人們,當看到雪狐兒直接是帶著戚風離開后,一個個的神情都是變得極為精彩起來,這就好比一個餓漢遇上一頓可口的飯菜時,剛要動手吃飯時,突然被人告知飯菜里有蟲子一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對於四周那異樣的神色,雪狐兒並沒有絲毫的理睬,而後緩緩移動腳步,徑直對著米希爾拍賣場走去,而戚風也是跟在了雪狐兒的身後,直走而去。

隨著兩人的身形緩緩消失,只留下那站在原地的人們,露出一臉精彩之色。

當戚風隨著雪狐兒來到米希爾拍賣場后,雪狐兒看著戚風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並沒有追問發生了什麼,而是直接給戚風安排了一個安靜的院落,讓戚風暫時住了下來。

而後雪狐兒也是極為知趣的離開了,只剩下了戚風一人靜靜的坐在房間之內。

「嗡!」

伴隨著夜幕緩緩降臨,戚風依然是猶如一尊石像一般,靜靜的坐在椅子之上,沒有絲毫要移動的跡象,而在這時只見空間一陣蕩漾,而後兩道身影憑空而現,直接是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看著那出現在房間之中的兩道身影,戚風那一直沒有動靜的身形此時微微一顫,而後神情苦澀的看著炎帝和戚雷。

「怎麼,受了這麼點打擊,就有些承受不住了嗎?」

炎帝似笑非笑的看著戚風那極為狼狽的神情,而後問道。

「她是因為我而失去了生命,我內心有著太多的苦楚。」

戚風鼻頭一酸,看著炎帝,淚水在眼眶之中不斷的打轉著。

「男人重情義是好的,但是你並不能就這樣墮落下去,記住不管如何,你的路你還要接著走下去,千萬不要讓關心你的人,為你現在的樣子而感到心痛,當然也不要讓為你失去生命的人為你感到不值。」

隨著炎帝那猶如狠狠在戚風的心臟之上重擊之下的話語響起,戚風那顯得極為狼狽的身體此時猶如遭到了雷擊一般,劇烈的一顫,而後那充滿悲傷之色的眼眸猛然間閃過道道寒芒。

炎帝那聽起來很是平淡的話,此時猶如那雷電之力一般,直接使得戚風那渾渾噩噩的神情都是變得晴朗了起來。

「你能這麼快的領會我的意思,我很高興,但是我今天來找你不只是為了這件事,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炎帝看著戚風那漸漸恢復了清明的神情,而後神色略顯凝重的對著戚風道。

看著炎帝那凝重的神色,戚風的心中也是微微一沉,而後眼神之中露出了絲絲疑惑之色。

「你可記得當初我讓你以五十萬靈石購買的那具妖獸的屍體嗎。」

炎帝看著戚風那疑惑的神情,而後反問道。

「記得,怎麼了。」

戚風也是被炎帝那反問的話語問的一愣,而後臉龐之上的疑惑之色就愈加的濃烈起來。

「我此次和你說的事,與那魔獸屍體有關係。」

只見炎帝神情略顯凝重,而後對著戚風道。


「哦。」

戚風聞言微微一愣,而後把那好奇的眼神看向了炎帝,在等待著下文。

「因為那魔獸並不屬於這片世界,而是來自於我的本尊身處的世界之內,所以你們不認識那魔獸也是屬於正常。」


隨著炎帝那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的話語響起。只見戚風的神色此時都是變得極為驚訝起來。

「你所購買的那具魔獸乃是那座世界中七階妖獸天妖狼,實力相當於斗尊強者,和這個世界上的強者比起來,也就是相當於人尊者之境的強者一般。」

戚風聽著炎帝娓娓道來,心中也是泛起了驚天駭浪,那看起來極為不起眼的魔獸屍體居然能和人尊者相媲美,那種境界對於現在的戚風來說,無疑還是有些過於的遙遠。

「那你所要說的意思是什麼呢。」

戚風緩緩的把心中的驚訝之意壓制了下來,而後神色一動,有些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從那具屍體之上,發現了我本尊身處的世界中,此時正在發生著極為嚴重的巨變,所以我決定要做些什麼。」< 戚風靜靜的看著炎帝那凝重的神情,而後心中也是翻起了驚天駭浪。

這些魔獸居然是來自炎帝本尊所處的空間之內,如果要是按照雪狐兒等人所說,在魔荒山之上,還有更多這樣的魔獸屍體存在,那足以證明,炎帝本尊所處的空間之內,絕對是發生了什麼驚天大事,不然絕不會有著那麼多的魔獸屍體出現在這裡。

「那你打算怎麼做呢。」

戚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而後看著炎帝和戚雷,神情充滿了好奇。

自從戚雷被炎帝收入到炎帝空間內,這兩人就從來都沒有一起出來過,而今天居然難得的一起出來了,那足以證明,炎帝此時絕對是做好了什麼決定。

「我準備帶著戚雷回到我的本尊所處的那個世界去,因為我本身就是本尊的一個分身,但也正是如此,才導致本尊的靈魂力,並不是特別的完美,所以我需要回去助本尊一臂之力,同樣戚雷現在的境界也是達到了瓶頸,所以我打算帶著戚雷前往,倒時候尋找一絲契機,讓戚雷能儘快的把實力提升上去。」

隨著炎帝娓娓道來,戚風的神色也是不由得有些微變,雖然戚雷和炎帝很少出現,但是戚風心中明白,如果有時候不是戚雷和炎帝出手幫助自己,那自己說不定早都死了一百遍了,所以當聽到炎帝和戚雷要離開時,神色再此時都是微變。

「那不知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