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修魍呢喃一句,伸出手朝著寧安的臉龐而去。

帝星辰見此,猛的打開了修魍的手,一雙湛藍的眼眸中滿是寒氣。

被帝星辰這麼一打,修魍也清醒了過來。

看著寧安,修魍沒有說話。

雖然她的容貌和凰很像,可是她的眼神裡面,只有警惕,沒有厭惡……

凰看他怎麼可能沒有厭惡,要知道,凰恨不得親手殺了他!

自嘲的笑了笑,修魍的眼神逐漸冷了下去!

這天下,不該有任何一個人長得像凰……

想到這裡,修魍快速出手,朝著寧安的臉龐抓去。

這張臉,不能留著!

必須要毀了這張臉……

因為這是只有凰才配有的臉……

看到他的手襲來,寧安一個後退,背就靠在了樹上,緊接著一個旋轉,寧安才堪堪避開了修魍的手。

而修魍的手則是抓在了樹身上面,留下幾個手指印!

「你是什麼人?」寧安和帝星辰離開樹,到了修魍的後面。

這個男人和他們在那個鬼地方遇到的東西不太一樣!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修魍勾唇邪氣一笑,再次朝著寧安和帝星辰攻擊而去。

帝星辰本來就受了傷,寧安也在那個地方消耗了不少的力量,所以沒過幾招,兩人就處在了下風。

從空間裡面召喚出弒血劍,寧安二話不說,直接朝著修魍的心臟而去!

這個的東西都是那麼莫名其妙嗎?

看著挺正常的,結果二話不說就要殺人,此刻的寧安心裡別提有多氣!

修魍抓住寧安的手,一手掐住寧安的咽喉,開始用力。

帝星辰見此,手中的星河直接朝著修魍的手腕落下。

看到落下來的星河劍,修魍不得不放開了寧安,後退了好幾步!

扶著寧安,帝星辰有些擔憂的問道,「寧安,怎麼樣?」

寧安咳嗽兩聲,搖搖頭,「我沒事。」


修魍見此,越發快速的朝著寧安和帝星辰攻擊而去。

帝星辰鬆開寧安,上前幾步和修魍戰鬥了起來! 兩人很快從地面到了空中,寧安沒有加入戰鬥,而是在下面尋找最佳的攻擊機會。

當帝星辰和修魍落到地上之後,寧安身形一閃,一個移動就到了修魍的面前,手中的弒血劍更是直接朝著修魍的心口而去。

「不要……!」就在寧安手中凝聚六系力量之後,朝著修魍打去的一瞬間,一道聲音響起。

聽到那聲音,修魍一驚,手中的速度慢了下來,也就是那麼一點的時間,寧安的力量已經全部打在了他的身上,緊接著弒血徑直穿過了修魍的心臟!

看到弒血穿透修魍的心臟,寧安有些意外。

按理來說,這個男人是可以躲過去的啊,怎麼會沒躲過去?

就因為知道他的速度和力量,所以她才在剛才的一瞬間凝聚了所有的力量!

修魍也沒有想到會這個樣子,在寧安抽出弒血劍之後,修魍緩緩朝著地上倒去……

蕭涼生站在原地,雙目赤紅。

他才知道了他的父親是誰,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一步一步走過去,蕭涼生雙手緊握,眼中什麼都看不到,能看到的,就只有那個倒在地上的人!

寧安抬眸就看到了蕭涼生,蹙了蹙眉,沒有說話。

剛才的聲音就是蕭涼生的,那麼這個男人是因為蕭涼生才分心的?

等蕭涼生走到修魍的身邊時,蕭涼生看都沒有看寧安一眼,就那麼跪了下去,看著修魍問道,「你怎麼樣了?」

蕭涼生低垂著頭,說出的話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帝星辰走到寧安的身邊,看著這一切沒有說話。

因為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我一直都沒有聽你說過自己的名字。」修魍看著蕭涼生,笑了笑。


「蕭魔,我的名字叫蕭魔。」蕭魔抓住修魍的手,看到他胸口不斷流出的血液時,那雙紅眸更加紅艷!

「這個……這個名字並不好,不如換一個名字怎麼樣?」修魍彷彿沒有覺察到自己快要死去,而是沉默了一會,抬起左手放在蕭涼生的手上,說道,「修凰,這個名字如何?」

「好。」毫不遲疑,蕭涼生點頭,說道,「從今以後,我就叫修凰。」

帝星辰和寧安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能夠在死之前見到你,我瞑目了,你知道嗎?你娘把你交給我的時候,你小小的,不哭不鬧,像個沒有生命的娃娃,所以我到處找聚魂石,將找到的聚魂石打造好之後,讓你睡在那上面,也封印了你的時間,你姑姑將你帶出去的時候,你應該還是像以前那樣,只是小小的一個。」

「已經過很久了,我該長大了。」有眼淚從眼中滴落,蕭涼生緊緊的看著修魍,說道,「以後再給我將這些好不好,我現在不想聽。」

聽到蕭涼生這麼說,修魍笑了笑,「以後,以後我不能再給你將那些事情了。」

她的劍,不是普通的劍,正中他的心臟,沒有以後了……

「不會的,不會的。」蕭涼生將自己的手放到他的心臟處,遠遠不斷的力量開始給他輸進去。

「沒用了。」修魍抓住蕭涼生的手,「不要白費力量。」 已經無力回天了,不管輸多少力量都沒用!

「不,一定可以救你的,一定可以。」蕭涼生不死心,直到看到那傷口的血液流的更加厲害的時候,蕭涼生才停下了手!

「修凰,你一定要回到光明世界,一定要回去。」修魍說完,抬手在頸部一拉,一條項鏈就被扯了下來。

將項鏈放到蕭涼生的手裡,修魍一字一字的說道,「這裡面有九天雷劫的功法,是我唯一能夠留給你的東西,好好活著。」

修魍的話才說完,就緩緩閉上了眼睛。

看到修魍閉上眼睛,蕭涼生啟唇,無聲的喊出兩個字,「父親。」

一次又一次,一聲又一聲。

眼淚滴落,蕭涼生就保持著那樣的姿勢,一動不動!

寧安和帝星辰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沒一會,修魍的身體開始消失,先是腳,緊接著是身體。

見此情況,蕭涼生慌亂的伸出手,卻怎麼都抓不住!

整個眾神之墓都震動了起來,嗚咽聲四起,就像是在為修魍的死去悲傷一樣。

抬手擦掉眼淚,蕭涼生撿起項鏈,緩緩站起身,一頭墨發悄無聲息的變白。

握緊手中的項鏈,蕭涼生轉身看著帝星辰和寧安,勾唇笑了笑,那笑容透著無限的悲涼,「從今以後,我修凰,魔族,將與神界,修羅城不共戴天,我會親手殺了你們兩個,一定會。」

蕭涼生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原地。

轉身之際的一瞬間,蕭涼生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寧安,你怎麼能殺了他,他是我的父親啊……


看著蕭涼生走遠,寧安都還有有些震驚。

那樣的蕭涼生,帶著無限悲涼和仇恨的蕭涼生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她是不是殺了不該殺的人?

還記得初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平靜如水,從來沒有像剛才一樣,剛才他似乎才真正露出他魔的一面!

「那個人,應該是蕭涼生的父親。」帝星辰蹙了蹙眉,輕聲說道。

金色的血液,和蕭涼生極其相似的面容,還有蕭涼生的反應和態度來看,錯不了!

「我殺了他的父親?」寧安反問一句,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帝星辰聞言,安慰的拍了拍寧安的肩膀,說道,「你並不知道,更何況,是他想先殺了你。」

如果寧安沒有殺了他,那麼被殺的就是他們兩個!

「走吧。」寧安沒有多說什麼,朝著前面走去。

帝星辰見此,跟著寧安一起離開。

伊洛去了幻境,在知道寧安和帝星辰已經離開幻境之後,又離開了幻境,使用空間移動找到了寧安和帝星辰。

出現在帝星辰和寧安的面前,伊洛看著兩人說道,「你們倒是有點本事,居然能夠那麼快離開幻境。」

寧安打量著伊洛,再聽他說的話,就猜到他就是那個讓他們去了那個鬼地方的男人!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帝星辰蹙了蹙眉,開口說道,「是有關於蕭涼生的事情!」

「他?」伊洛有些疑惑,「什麼事情?」

—–大家晚安,十更完畢,新的一周,求推薦票票求留言,求收藏!劇情小預告:希亞捏著未央的下顎,嘖嘖兩聲,說道,「這樣的容貌和碧落一模一樣,還敢說你不是碧落?」蕭公子要不要聯手希亞對付寧安和帝星辰?關於修魍的另一個孩子是誰,我很早就提到過,請回看獸寵王國的那幾章節,看看你們能不能猜出來! 「這裡面是不是有一個男人和蕭涼生長得很像?」帝星辰還沒有開口的時候,寧安先問了出來。

伊洛聞言,看了兩人一眼,問道,「你們見過修魍?」

「原來他叫修魍啊……!」寧安呢喃一句,沒有再說什麼。

這樣一來她就不用多問了,修魍,難怪那個男人說給蕭涼生的名字換成修凰……

「出什麼事情了嗎?」因為剛才在幻境裡面的關係,伊洛並沒有聽到那些骷髏的嗚咽悲哀聲,所以也不知道修魍已經死了!

「沒什麼事情。」寧安說完,徑直朝著前面走去。

見寧安不願意回答,伊洛把目光放在了帝星辰身上,「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帝星辰沉默了一會,才將寧安殺了修魍已經蕭涼生看到的事情告訴了伊洛。

聽完帝星辰說的,伊洛揉了揉眉心,這下麻煩了,如果是他殺了修魍,蕭涼生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可如今卻是寧安殺了修魍!

就算是把大部分的力量都給了蕭涼生,修魍也不應該那麼脆弱把,居然會被寧安給殺了!

要是說是帝星辰殺了他,他都能夠接受一點!

「先回去吧。」伊洛說完,就朝著前面的寧安追去。

看著伊洛的背影,帝星辰微微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當伊洛帶著帝星辰和寧安回到凰殿的時候,蕭涼生已經先到了。

「寧安。」應紅上前幾步,伸出手抱住寧安,說道,「你沒事吧?總算是回來了。」

沒有那個男人的畫面,他們也看不到寧安和帝星辰在那個地方到底怎麼樣,都非常擔心。

寧安搖頭,微笑著說道,「我沒事。」

應紅既然這麼在喊她,就說明蕭涼生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

無所謂,什麼身份都一樣。

魔族要與修羅城為敵,她奉陪到底,對於蕭涼生的無理取鬧,她也忍受夠了!

「你們是要先離開眾神之墓還是要一起去地下岩洞?」伊洛看向蕭涼生一行人,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

「我們不可能先離開。」蕭炎蹙眉,說了一句。

那地下岩洞說不定就是有著寶物的地方,現在問他們要不要離開,他們又沒有傻……

「好。」伊洛看向無邪幾人,淡漠的說道,「現在閉上眼睛。」

都知道伊洛有移動空間的能力,所以眾人都沒有多問什麼。


蕭涼生緊緊的看了寧安和帝星辰一眼之後,才閉上了眼睛。

當所有閉上眼睛之後,就感覺到外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不知道過了多久,伊洛的聲音響起,「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聽到這句話,眾人都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睛一看,所有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們的面前,是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山洞,而他們所站的地方,是進去山洞的入口,在山洞裡面,飄蕩著許多的寶物,那些寶物,只要拿一件出去,都是天價,還有一些功法懸浮在空中!

「火系神階功法。」應紅看著裡面一本火紅色的書,笑了起來。

神階的功法,一定能夠讓她的紅蓮業火更加厲害…… 「我幫你拿。」雪流見應紅那麼喜歡,往前幾步,想要進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