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清楚,殷妙妙和梁冰關係很不好,梁冰這麼反應也在他意料之中,又哪可能令他動怒了。

身為殷家之主,這點城府他還是有的。

這時候,梁天恆已是笑道:「那可真要恭喜殷兄了,鐵秋雨那老頭雖然貪財,可眼力卻是毒辣之極,放眼整個四聖仙城,也沒誰能比得上他了。」

殷德昭哈哈一笑,揮手道:「什麼恭喜不恭喜,只要梁兄能同意我之前提出的請求,便是對妙妙最大的饋贈了。」

梁天恆突然就不再言語,只是笑眯眯看著殷德昭。

殷德昭見此,心中又罵了一聲老狐狸,果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他當即斟酌了一下措辭,笑道:「如果梁兄同意,我殷家在青浮仙洲中的一座礦山,兩條一品仙脈,會作為補償交由你們梁家接管。」

聞言,梁冰心中也是一驚,這可是一筆價值連城的財富,若她沒記錯,殷家在青浮仙山的那一座礦山中,蘊含著海量的中階仙材斑斕金角鐵,論及總體價值,比十萬顆仙石只會多,不會少。

這僅僅是其一,還有一條一品仙脈,加起來的話,這個條件的確是誘人之極,起碼可以建立一座普通修仙門派了!

「看來,殷老狗也是清楚,不下點血本,自己梁家是不會交出陳汐的……」梁冰心中冷笑不已。

她把目光看向父親梁天恆,卻見後者依舊笑眯眯的,好整以暇地悠悠品茗,就是不開口說話,心中不由莞爾,輕鬆不少。

殷德昭見此,眉頭卻是微不可察地皺了皺,再次開口道:「另外,我殷家還會付出十件高階仙材,以及一瓶浸魂水。」

說到最後,他自己都感覺有些肉疼,高階仙材乃是煉製宙光級仙寶的珍品,頗為罕見,當然,這對財大氣粗的殷家而言,並不算什麼,重要的是那浸魂水。

此水又號稱「慧光仙漿」,服食一滴,就能開啟智慧靈光,大幅度提升對大道法則的感悟之力,尤其是用以衝擊修鍊關卡時,能夠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對修仙者而言,這才是最寶貴的,並且此物價值超乎想象,可遇不可求,就是擁有再多財富,也很難收集到。

梁天恆依舊波瀾不驚,笑眯眯的,甚至眼神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興趣缺缺之色,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這個笑裡藏刀的混蛋,明顯打算趁機狠狠咬一口啊!

殷德昭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暗暗一咬牙,又拿出幾件仙寶,無不是市面上的珍稀罕見之物。

可惜,梁天恆還是不為所動,唇角微撇,一副你打發叫花子的模樣。

梁冰見此,心中大樂,強忍著沒有笑出聲來,甚至有些後悔,早知如此,也應該讓陳汐偷偷前來見識一番。


殷德昭臉色有些陰沉了,道:「梁兄,這些寶物足以表明我的誠心了,不知你還有什麼要求沒有,不若說出來聽聽,也好供我參詳一番。」

梁天恆端起茶盞啜了一口茶,搖頭嘆息了一聲,卻是不多言。

見這老東西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就是不開口,殷德昭只覺胸腔有一股無名邪火蹭蹭上竄,臉色也是變得陰沉如水。

沉默許久,他這才一咬牙,啪的一下,將一個漆黑的小瓶子丟在案牘上,沉聲道:「這是一顆天焚心命丹,我聽說冰丫頭不是要衝擊玄仙後期嗎?服食此丹,足以助她一舉打通命魂妙關,進入玄仙後期!」

玄仙境三道關卡,一者天玄關,蘊生瑤光;二者地魄關,孕靈化魄,三者命魂關,生幽洞玄,又稱三玄妙關。

每一關,都如同逆天改命,艱澀無比,而天焚心命丹能夠幫助衝擊玄仙境第三道關卡,可見其價值何等珍稀了。

此物,即便以梁家的財力和勢力,也很難尋覓到一顆,屬於可遇不可求的珍品仙丹。

梁冰捫心自問,她有那麼一刻,的確心動了,可惜,此事涉及到陳汐,她哪怕再心動,也不會改變主意。

而對殷德昭而言,交出這一顆天焚心命丹之後,已經是他的底線,可讓他失望的是,直至此時,梁天恆依舊不為所動!

一下子,他再也難以按捺心中慍怒,沉聲道:「梁兄,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年輕人,你難道不打算給殷某一個顏面?」

梁天恆終於開口,淡然一笑,道:「殷兄,我給你顏面,誰又給我梁天恆顏面?此事若傳出去,我梁家連一個年輕人都維護不住,那可也太無能了。」

聞言,殷德昭臉色陰沉如水,終於明白,這老東西從一開始,都沒打算跟自己談條件!

「梁兄,你莫非一直在戲弄我不成!」

殷德昭猛地長身而起,聲音中已是帶上一股質問,他感覺自己被耍了,剛才所做的一切都跟小丑似的,這種感覺令他徹底憤怒。

「我可沒有這麼說,因為就是你把妙妙那丫頭拿出來交換,我也不會答應。」梁天恆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可話中的意思,卻令殷德昭臉色變得鐵青起來,這明顯是說殷妙妙不如一個陳汐有價值啊!

「很好!梁兄,今日一切我殷德昭我記住了,告辭!」殷德昭已是陷入盛怒狀態,鬚髮怒張,拂袖而去。

「不送。」

梁天恆那淡然平靜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聽在殷德昭耳中,卻令他心中怒火愈發旺盛,牙齒都快咬碎。

恥辱!

莫大的恥辱!

梁天恆你個老東西,為了一個外人,你連連羞辱於我,你以為這樣我就奈何不得那陳汐了?從今日起,你我兩家,恩斷義絕,勢不兩立!

殷德昭在內心咆哮。 出去後,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尼瑪,邢天心裏大呼坑爹,“不出來一個都看不見,一出來就出來三個,這是要坑死我嗎?”

原來,刑天在牆角看到的寶箱只是其中一個,等他出來後才發現原來是3個寶箱!!!本來這是好事的,但是現在對於刑天來說就是一件壞事了。

因爲獎勵說的很清楚了,只能選擇一個,刑天毫不懷疑自己選擇一個後會被立馬傳送出去這件事的正確性。

而且,只有一個的話就很好解決了,抱起就可以走了,但是現在有3個,刑天又要糾結到底要哪個的事…….

所以有時候運氣太好也不行,就比如現在!

看過來看過去,眼看着時間就要臨近,刑天也還沒有決定到底要哪個,最後,在時間到的那一瞬間,刑天眯着眼睛隨便抱了一個就被傳送出了迷宮。

睜開眼睛後,他已經被傳送出了試煉空間,正站在他進入試煉空間的那個地方。看着手裏空蕩蕩的,刑天心裏一緊,趕緊在身上找了起來,摸遍全身都沒有發現寶箱的影子,最後還是在揹包裏的一個角落發現了它的身影。

正當刑天準備拿出來觀察一番的時候,眼睛一瞟,突然發現那塊令牌樣子已經變了一個樣子,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黝黑的樣子,而是變成了兩條炎龍盤旋,龍頭對準了令牌的尖,正面寫了三個霸氣的字——修羅令!眼睛仔細一看,好像精神都會被吸進去,看到一片屍山血海,滿上遍野的屍體上插滿的各式各樣的兵器。

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刑天一下子驚醒過來,再也不敢去看那三個字了,連忙關掉揹包,迅速的跑回城去,由於沒有距離夜色城多遠,所以刑天只用了幾分鐘便回到了夜色城。

回到城裏,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刑天打開揹包拿出了那個寶箱,沒有再去看令牌一眼,拿出來後,刑天吞了一口口水,然後伸手緩緩的打開了寶箱得蓋子。


他本以爲會有小說裏那些光芒四射的效果,但是過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看見有什麼特殊的是發生,暗罵一聲寫小說的都是騙子,然後目光落到了寶箱裏。

仔細一看,本以爲會有神兵利器,蓋世寶甲的刑天又失望了,那裏有什麼裝備技能書的,就是一個蛋。

雖然刑天表面那樣,但是還是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個蛋,這時系統給刑天解答了他的疑惑……


系統:恭喜玩家獲得寵物蛋!(注:王級的怪物都有記錄爆出寵物蛋,繼承他的一身本領,還有可能比它更厲害。)孵化方式:滴血認主。

原來是寵物蛋,但是自己已經有狼牙炮了啊,看了看還在揹包裏沉睡的狼牙炮,刑天這次目光回到了那個蛋上。

表面光滑流轉,內含晶瑩,光華內斂一看就是好東西!(這是看玉的好壞的用語吧。。)刑天也不管了,看起來很好的樣子,孵化先,屬性不好再拿去賣了。

反正刑天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這個寵物蛋的去留。匕首劃破皮膚,滴血在寵物蛋上,頓時,寵物蛋發出一陣青、白、黃、藍、黑相間的光芒,刑天也沒管,他自己認爲這是孵化寵物蛋正常的事,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這是決定寵物的靈智的最重要的時刻。

光芒越多,就說明寵物的靈智越高,最多的可以有7種光芒,也就是說它有七成靈智被開發。刑天手裏的這個寵物有五種光芒,也就是說開啓了5成靈智,最起碼是個靈獸!


但是這些都不是刑天知道的,他知道的就是看起來非常好看。心裏想的事孵化出來是個什麼樣子的寵物呢,是攻擊、防禦還是輔助型的寵物呢?

這些就是刑天最關心的事了。

…….

光芒一閃,刑天的手上的寵物蛋已經化作了一個紅顏色的小狐狸……看起來弱不經風的樣子,刑天實在是不敢相信它會有多厲害。放在手心,任由它在自己的手裏滾來滾去,忍住它還時不時的舔自己的手心。


刑天的心神已經全部埋到了它的屬性上……

九尾靈狐:

仙獸。(未養成!)

1級。

攻擊:★★★★★。

防禦:★★★。

敏捷:★★★★★。

精神:★★★★★★☆。

智力:★★★★★★★。

簡介:九尾家族的成員,擁有非常濃厚的九尾狐血脈。據說九尾狐是天地的寵兒,每一隻九尾狐出世時都會天降甘露慶祝它的降生,但是由於魔界降臨之後,九尾狐爲了抵擋魔界的腳步,犧牲了大部分的成員,現在血脈已經降低,但是也能成爲仙獸級別…….

刑天驚住了,沒想到手裏這個小東西的屬性竟然這麼好,雖然他看不懂那些仙獸、魔界什麼的,但是看到後面那一串星星就知道很厲害了。

等他回過神來,抱住九尾狐狠狠的親了一口,然後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向前走去,剛走沒兩步,刑天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寵物空間裏傳來一陣震動…….

“難道……”

刑天趕忙打開揹包,果然不出他所料,狼牙炮完成了傳承,醒了過來,刑天頓時高興起來,這下刑天這個目前唯一的擁有兩隻寵物的非御獸師玩家絕對會引起一大羣玩家的注意。

但是刑天也好不管這些,他現在關心的只是,狼牙炮的屬性變成什麼樣了…….

但是看着狼牙炮剛被放出來的樣子,刑天決定先不管屬性,先**下兩隻小寵物再說,而且由於狼牙炮進化了一下,所以,他的等級也清零了,現在和九尾狐是一個等級,也就是一級。

看着兩個小東西,一個在自己肩膀上使勁地舔自己的臉,一個在自己懷裏使勁地蹭,刑天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多多少少也寫到100章了,嘿嘿留個紀念。求收藏!這幾天每天4更。】 從那天夜裡開始,整個南梁仙洲都漸漸得知了殷家家主含怒而歸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無數嘩然。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殷妙妙說出的話,並未被得到徹底履行!

換而言之,哪怕就是在現實之中,殷家想要處死陳汐,首先要問梁家同意不同意!

無數人驚嘆,實在很難想象,為何梁家不惜開罪殷家,也要維護一個和自己家族並無血緣關係的年輕人。

唯有羅家、古家皆都隱約清楚其中內幕,不過既然梁家沒有透露出什麼有關陳汐的風聲,他們自然也不會多此一舉。

此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無論羅家,還是古家都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哪怕陳汐不是神衍山弟子,可必然也很其有著某種關係,這等秘密,可絕不能公佈於眾了,否則被殷家得知,以後哪還有什麼熱鬧可看?

不錯,他們就是打著看熱鬧的心思,巴不得殷家把陳汐徹底得罪慘呢,並且如此也能測試一下,神衍山那邊對陳汐的態度,不是嗎?

大人物們的心思,並未能影響人們對陳汐的好奇和議論。

也因為這件事,令得陳汐的名聲反而越來越大,當然,有關他的非議也是最多的。

不過也是從那天起,武皇域中卻是再尋覓不到了陳汐的蹤跡,這讓許多人懷疑,面對殷家的盛怒,陳汐也是不得不暫避風頭,蟄伏了起來。

對於這些風風雨雨,陳汐並不清楚,因為他從那天起,一直在星辰世界閉關,心無旁騖,凝練法則。

時光荏苒,如梭如箭,轉眼已過去了一個月時間。

而陳汐,已經在星辰世界閉關了五個月。

這段時間中,他又掌握了風、雷兩種法則,戰力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而像其他諸如星辰、彼岸、沉淪等法則,他卻是再無法凝練。

的確無法凝練。

陳汐隱約能感知到,這就是屬於天仙境界對大道法則所掌控的極限所在,想要再掌握凝練更多法則,就必須再把修為提升一個境界。

不是天仙後期,也不是天仙圓滿境界,而是玄仙之境!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五行、陰陽、風雷,九種大道法則,恰代表著九之數,九者,數之極,所謂九九歸一,陳汐所掌握的九種大道法則,在某種意義上而言,已是極限之數。

除非能打破自身所在的天道法則之力,衝破一種來自天地的桎梏和枷鎖,或許能無限掌控大道法則。

可別忘了,仙人所掌控的法則,皆來源於天道之中,當打破天道規則時,那也就意味著將被天道法則摒棄。

這就是極限的意義所在,是極致,無法再突破。

而玄仙之境,則是更高一種層次,恰如九九歸一,又從一而始了。

總之,天仙境中,陳汐已哪怕掌握了更多的大道奧義,也僅僅只能凝練出九種大道法則,這就是極限,屬於仙界天道之下的一種規則。

其實單單隻凝練風、雷兩種法則,並未花掉陳汐多少時間,在星辰世界這五個月中,他花費世界更多的,乃是自身修為的錘鍊上。

因為有蒼梧幼苗之助,他已是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將天仙中期的力量徹底鞏固,並且達到了一種飽和圓滿的程度。

距離突破天仙後期,已是不遠了。

這便是陳汐這五個月所做取得的成效,當然,若換算成外界的時間,也才過去一個月而已。

對於其他天仙強者而言,這種成效足以用奇迹來形容,可對陳汐而言,卻顯得很尋常,甚至,他還有些卻不滿意。

因為次閉關的時間之久,已超出了他的規劃,原本是要衝擊天仙後期的,卻還是差了一步。

「罷了,也是時候磨礪一下戰力了,依我如今的戰力,相較於戰鬥殷萬尋那次,應該強了不止一籌而已,也不知梁冰會給自己找什麼層次的對手了……」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略一思索就長身而起,離開了星辰世界。

……

……

當陳汐剛走出密室中,就看見梁冰從遠處行來,步伐歡快,神采飛揚,配上那修長窈窕的身段,絕美傾城的容顏,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誘人魅力。

「咦,你出關了。這麼說我來的很巧嘍?」遠遠地,梁冰看見陳汐,不由驚喜道。

「的確很巧,我也正打算找你呢。」陳汐笑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