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滿臉都是鮮血的蠻土情況要稍稍好一些,但依然被鎮住了。

「神…神選武士!」

在祖巫河谷,蠻人和巫族將先天強者稱為神選武士。是僅次於大巫的存在!

當這位蠻人大漢意識到衛長風的實力有多麼強大,他的意志逐漸崩潰掉。

「大人,饒…饒命啊!」

更多的蠻人跪倒在了地上,顫抖著哀聲求饒。

哪怕衛長風是一名燕民。神選武士的身份足以抵消一切,伸伸手指足以碾死他們這些小人物,而且絕對不會有人為他們出頭。

這個時候的蠻人們,終於意識到自己撞上多堅硬的一塊鐵板。

「今天我不想殺人…」

衛長風淡淡地說道:「你們都滾出去在外面等著,我跟你們老大聊幾句。」

他收回了真龍之威。

這些蠻人頓時如獲大赦,他們根本不敢再多說什麼。恢復了自主行動能力之後,個個是連滾帶爬地逃出了大堂。

將自家的老大單獨留在了這裡!

蠻土掙扎著站起身來,露出一個比哭都難看的笑容,低頭說道:「這位大人,您想要什麼,只要我蠻土有的都可以給你,錢、女人…您說吧!」

「那你先把這顆丹藥吃了…」

衛長風丟出了一枚丹藥,放在了桌子上:「我可以告訴你的,有毒的!」

蠻土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兩下,卻沒有多少猶豫,一把抓過丹藥吞到了肚子里。

他並沒有玩什麼花樣,或許是知道小伎倆根本瞞不過衛長風。

對於這個能屈能伸的蠻人,衛長風倒是有點刮目相看,說道:「你現在吃了不會有事,但最多半個月時間,如果沒有解藥的話…」

「你首先會感覺到很癢,癢到恨不得將自己的皮肉都給切下來,怎麼撓都沒用,然後就是疼,疼到根本睡不著覺,不自殺的話最後會變成瘋子。」


他說得很平靜,但是蠻土聽著從心裡泛起一絲恐懼,而且還感覺到身體開始發癢,雙手情不自禁地顫抖著。

「大人,我怎麼才能夠拿到解藥?」

衛長風的唇角扯出一抹譏誚,說道:「很簡單,我需要你幫我打聽一個人的下落,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兩天之內我必須要得到準確的消息!」

「否則的話,你就慢慢等死吧!」

雖然說燕青已經出去打探消息了,但是這位河前村的獵人在這方面,是絕對不可能和蠻土這樣的地頭蛇相比,所以他才會設計炮製眼前這個傢伙。

「沒問題,沒問題!」

蠻土點頭如搗蒜,嚎叫道:「我一定幫大人您打聽出來,只要他在泰興城裡!」

「那就好!」

衛長風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只是落在蠻人大漢的眼裡,他的笑容比魔鬼更可怕!

——————————(未完待續。) 蠻土帶著手下離開后不久,燕青回到了興隆客棧。

面對衛長風,他顯得十分慚愧,低頭說道:「衛大哥,我沒有打聽到消息。」

原來燕青在泰興城裡跑了好幾個的地方,找了不少以前他跟著燕大山來這裡打過交道的人,想要通過他們的門路打聽關於燕小環的消息。

但是當這些本地人知道他探聽的消息同巫師有關,紛紛拒絕,給錢都沒用。

在泰興城,對於巫師的敬畏深入人心,而以燕青的身份,也接觸不到更高層的人物,所以他跑了半天毫無所得。

「沒有關係的…」

衛長風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安慰道:「我另外再想辦法。」

他早就考慮到了這種可能,所以才會想辦法將自己找上門來的蠻土加以收服,後者想要打聽什麼消息,絕對比燕青強上百倍。

看到年輕的獵人還很愧疚的樣子,他笑著說道:「你已經幫上大忙了,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來辦,你回村裡去,告訴燕大哥和鐵柱大哥,讓他們不用擔心。」

「最遲半個月,我一定會回來的!」

燕青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留在這裡也幫不上衛長風什麼忙,說不定還會給他造成拖累,所以也沒有多少猶豫就走了。

衛長風則繼續住在興隆客棧裡面,等著蠻土的消息。

經過這場不大的風波,客棧里的掌柜和夥計簡直將衛長風當成了神明來對待,服侍照顧殷勤得不得了。

而他也沒有等多久,或許是那顆「毒丹」發揮了強大的作用,在衛長風入住興隆客棧的第三天,蠻土再次回來。

他並沒有打聽到關於燕小環的消息,但知道了山蠻部落巫師在城裡的居所!

「好!」

衛長風迫不及待地說道:「你現在就帶我過去!」

「大人…」

蠻土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說道:「那我的解藥呢?」

衛長風笑笑道:「你放心吧,只要消息是準確可靠的,我自然會給你解藥。」

蠻土不放心也沒用。他的小命都被衛長風捏在手裡,所以只能答應。

山蠻部落巫師的居所,在泰興城的北城,那裡的環境相對要好。住著的基本上都是城裡有錢有勢的人,以巫族居多。

蠻土不愧為地頭蛇,在他的帶領下,衛長風穿街過巷繞了很大的圈子,終於找到了一片被高高圍牆圍起來的宅院。

蠻土指著宅院說道:「大人。這就是山蠻巫師的地方,他名字叫做巫度,據說曾經得到我們大巫殿下的指點。」

猶豫了一下,他繼續說道:「所以就算是我,也是沒有資格拜訪他的。」

衛長風知道巫師作為巫族裡的精英,在祖巫河谷里的地位很高,所以蠻土說的並不是瞎話,也是婉轉的提醒。

但衛長風哪裡會吃這一套,不假思索地說道:「給我走!」

蠻土頓時愣了愣,不過他現在可不敢違抗衛長風的命令。不明所以地跟著衛長風來到了巫師住宅的大門前。

衛長風示意道:「敲門!」

蠻土硬著頭皮抬起手,敲響了鑲嵌有銅皮的大門。

過了片刻,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名身材瘦高的巫族人用不善的眼神看著兩位不速之客,粗聲粗氣地問道:「你們是誰?」

蠻土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請問巫度大人在嗎?我們是來拜訪他的。」

「你們找巫度大人做什麼?」

巫族人的眼眸里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不屑地問道:「有預約嗎?」

就像是蠻人看不起燕民,巫族同樣看不起蠻人,衛長風和蠻土兩人的組合,顯然無法讓這位巫族人懂得禮貌客氣。

衛長風就更加不客氣了,他也懶得跟對方廢話。突然邁步上前,揮起一掌重重地拍在對方的胸膛上。

嘭!

伴隨著一聲悶響,毫無防備的巫族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十幾步之外的院子里。完全沒有了聲息。

衛長風這一掌,不但拍碎了他的胸骨,也湮滅了他的生命!

蠻土看得眼睛都瞪了出來,他萬萬沒有想到衛長風出手竟然是如此的狠辣。

這可是一位巫族人啊!

他的心裡真是後悔到了極點,早知道這樣,先前就算打死也不去興隆客棧敲詐勒索。結果錢沒撈到反而把自己都給搭了進去。

在泰興城裡殺了一名巫族人,那絕對是大罪,就算不是他殺的,也根本脫離不了關係,憤怒的巫族人可不會理睬一名蠻人的申辯。

衛長風同樣也不會理睬他有什麼想法,不慌不忙地走進門裡,說道:「關門!」

已經沒有選擇的蠻土只能跟著進去,手忙腳亂地將大門關好。

「你們是什麼人?」

正在這個時候,從前面的房子裡面走出了三名巫族人,其中中間那位中年男子身穿黑袍手持骨杖,陰鷙的臉上全是憤怒之色。

「竟然在這裡殺人!」

衛長風沉聲問道:「你就是巫度?」

黑袍男子明顯愣了一下。

衛長風身形不停,步履如風在頃刻間逼近對方。

「大人小心!」

站在黑袍男子左右的是兩名巫族武士,他們的反應速度很快,意識到衛長風的威脅的時候,立刻齊齊拔出了隨身攜帶的彎刀。

嗖!嗖!


但是刀光乍現,兩把薄如蟬翼的飛刃在瞬間射中了他們的咽喉。

兩名實力不弱的巫族武士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後仰倒地當場斃命。

黑袍男子不由大吃一驚,他本能地後退了一步,霍然舉起手裡的骨杖。

他的雙眼死死盯著衛長風,眼眸里閃動著妖異的光芒,右手所握的骨杖黑光繚繞,源源不斷地透出陰邪的氣息。

「給我跪下!」

黑袍巫師厲聲喝道,聲音尖銳到讓人耳膜刺痛。

衛長風頓時感覺一股冰寒的力量迎面襲來,像是鋼針般刺中了他的眉心,彷彿要刺透血肉刺入腦海之中,連護身的罡氣都沒有完全擋住。

神魂攻擊!

衛長風冷哼一聲,神念一動,浩然正氣歌起!

————————-(未完待續。) 無論是在萬古大陸,還是在九幽之地,巫族的巫師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

巫師不同於武者,修鍊的是法術和符咒,能夠殺人於無形之中,因此千百年來有著無數關於他們的傳說,有些甚至荒誕不經到讓人匪夷所思。

而衛長風對於巫族巫師,還是有著相當的了解。

巫師的法術其實就是上丹田的修鍊法門,最擅長攻擊神魂,另外還能藉助毒、蠱之術來對付強敵,其手段千變萬化讓人防不勝防。

但正所謂萬變不離其宗,只要洞悉了巫師的特點,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這名來自山蠻部落的黑袍巫師巫度,顯然施展出了某種神魂攻擊法術,來直接攻擊衛長風的識海,意圖重創衛長風的意志,達到不戰而勝的目的。

然而他絕對不會知道,衛長風的神魂意志有多麼的強韌,而且還修鍊有儒道無上法門——浩然正氣歌訣!

浩然正氣歌至聖至陽,恰恰是一切邪崇鬼魅的剋星,巫度用法術來對付衛長風,完全可以說是自取滅亡。

隨著浩然歌訣在衛長風識海中響起,刺入眉心的邪力如同遇到烈陽的冰雪,瞬間消融得乾乾淨淨,沒有給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不僅僅如此,歌訣起時真目開,也不用衛長風主動施展,浩然真目大神通自然而然就釋放出強大的威能,向對方發動了有力的反擊!

「哼!」

自以為勝券在握的黑袍巫師頓時悶哼一聲。

他像是被千斤重鎚給迎面砸中,腦袋猛地向後揚起,兩股殷紅的鮮血從鷹鉤鼻中流出,眼冒金星頭昏眼花,一時間渾渾噩噩形如痴獃。


神魂意志的直接對決最是兇險不過,一念之間就是生死之判,黑袍巫師自不量力的攻擊,換來的是自身神魂的重創。

對於一位巫師來說,這樣的錯誤無疑是致命的。

不過他畢竟不是普通人,到了這個地步還有點垂死掙扎的本事。雙手劇烈顫抖著,從袍袖裡面抖出了數十隻黑色的毒蟲!

這些毒蟲形如蜈蚣,卻長有薄薄的翼翅,脫離了藏身的地方之後。立刻像是嗅吸到血腥味的蒼蠅,朝著衛長風蜂擁而去。

「小心!」

跟在衛長風後面的蠻土大驚失色,連忙吼道:「這是毒蠱!」

他並不是真正關心衛長風的安危,而是怕衛長風死了,自己也得跟著陪葬。

只是衛長風根本不需要他的提醒。也沒有將這些蠱蟲放在眼裡,他甚至沒有拔出長劍武器,雙掌交替拍出一股炙熱的罡氣,瞬間將所有的毒蠱擊落。

衛長風目前所修鍊的太浩玄陽真訣是純陽功法,他的罡氣自然凝聚了精純無比的炎火之力,用來對付蠱蟲那絕對是無往不利!

最重要的是,衛長風還自己領悟出了凝練太陽真火的法門,一點火星就足以讓一頭煞獸灰飛煙滅,更不要說這些蠱蟲了。

而隨著毒蠱的全滅,黑袍巫師巫度終於徹底死心。頹然癱坐在地上低下了原本高傲的頭顱,連手裡的骨杖都握持不住。

雙方之間的戰鬥,僅僅只持續了片刻的時間就被終結!

蠻土看得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雖然說他對衛長風依然懷有那種不可見光的怨毒和憤狠,但現在在他的眼裡,衛長風的背影變得高大巍峨如山,完全無法動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