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孩看著空明一動不動的樣子,又和氣的說了一遍,但是空明仍然沒有任何的動作,心中有點氣來,但是顯然她能在這個地方呆那麼久,和各色各樣的人打交道,肯定是有一定的眼力,空明看著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對著空明說,「請問先生,您是否要評定劍士的等級?」

空明看著她的樣子,心中非常的無奈,口袋中的錢都發給了那些小孩,已經沒有任何一處銅幣,更何況是五個銀幣?搖了搖頭,轉身往外走,不料沒走幾步就聽到那個女孩叫到,「請等一下。」空明慢慢地轉過身子,看向女孩尷尬的說道:「我沒有錢參加這個評定。」

「請問你是卡里軍的軍人么?」那女孩問了一句。

「是。」空明點點頭回答道,他的身上正穿著卡里的軍裝,想否認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你就過來拿著這張表去那個房間進行評定吧。」那女孩聽到空明的肯定的回答之後,出忽意料的說了一句。

「你們不收錢么?」空明奇怪的問。

「你有所不知,那孫廣平將軍為了鼓勵士兵參加評定,給了我們工會一筆錢,並說凡是卡里的軍人過來參加評定的都是由軍隊也出錢,你只需要登記你的部別和姓名就可以了。」女孩解釋道。

空明奇怪的看著那個女孩,一時間沒有說話,心中卻在思考著孫廣平的意圖,**曾經說過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他這樣做到底是為什麼?那女孩看到空明這樣無理的看著她,頓時惱火起來,大聲叫道:「你到底要不要參加評定,不要就請離開這裡。」這一聲大叫,一下就把空明從思考之中拉了出來。下意識的說道:「當然要參加,只是我想問一下,這裡可以參加幾種評定嗎?」

「那就看你想評定什麼了,除了魔法師之外,其它的一般都可以在這裡評定,魔法師要在專門的魔法工會進行評測,我們無權對他們進行這樣的評定,但是他則可以在能過評定之後,來我們這裡註冊傭兵。」女孩氣鼓鼓的說。

「那我就在這裡進行評定吧,劍士。」空明說著從她那裡接過表格,把自己的一些軍隊的信息順手填完,交給她之後,就進入了那個專門進行劍士評定的房子內進行評定。評定的過程很簡單,簡單得讓空明認為有一種作弊的感覺。空明只是進入了房間,把表交給一個負責測試的劍師,那劍師看了看他的表格,就讓空明從一個擺滿劍的架子上選擇一把劍,然後將鬥氣開到最大,劈向一塊魔法石頭,整個過程就這樣結束了。直到空明從那裡出來的時候,人仍然沒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空明拿到那劍師填完的表格交給女孩之後,那女孩就將一枚代表著三級劍士即是高級劍士的徽章交給了空明。

一直到空明回到軍營仍然沒有想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的評定是這樣的簡單?在去評定之前他仔細的問過**他們,傭兵的評定是怎樣一個過程,為此他還特意的準備一下,因為在評定的過程之中有一個與同等級劍士交手這一項內容,但是在這次評定之中卻省略了這一項,這是為什麼?回到帳篷之內,空明仍然是百思不得其解,空明就著這個疑問向**,詢問,**想了想,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反而是冷劍的一句無意的話讓空明和大家都清醒了過來。當時空明和**他們正在討論,冷劍進來之後看到他們幾個說得熱鬧,就問了一下原因,知道之後,冷劍就像是開完笑的說,「反正不會是讓傭兵式會幫他選衛兵吧!」,冷劍這個人一向是人如其名,很少和大家開什麼玩笑,但是自從上次一起去偵察回來之後,他對大家都很是感激,因為在那種情況下培養出來的感情畢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所以現在他也漸漸的肯與大家交流了,話依然是非常少,但是這一句話卻讓大家嚇了一跳。傑克想了想說:「用傭兵工會去給他選衛兵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的思路一定會與此有關,我想應該是想通過這種統計,把有一定實力的人員組合起來成為一支新的精銳的軍隊,畢竟在關鍵的時候,精銳的軍隊的決定戰鬥的關鍵,有一句話是怎麼說來著,哦,是兵貴精不貴多,他一定是想通過這樣的方法來選取一大批的人做為精兵。」

「那他為什麼不在軍營里自己選,非要讓外面的人來選?這不是多此一舉。」空明不解的問道。、

「當然不是,在軍隊之中,一旦有人聽說是在挑選精銳的士兵,首先是那些貴族就會把自己的最好的士兵給藏起來,不讓上面挑走,因為這些畢竟是他們打贏戰鬥或是逃命的最後保障,沒有這些,他們的命就很容易被敵人的高手幹掉,而另一方面,很多的士兵也不會去參加這種挑選,因為被挑上去的士兵,總是在關鍵的時候頂上去用的,是軍隊最為高級的炮灰,死亡率也是最高的,即使是勝利也只有很少的人活下來。在這種人的推動下,他們很難挑到最好的士兵,一般只能挑到中上的。」傑克很有感觸的說。

「難怪他們會鼓勵士兵去參加這種評定,這根本就是變相先兵。」**在一旁不滿的說道:「幸虧我沒有去參加這種評定,否則說不定我也會被他們選去。」**又有一點的慶幸。

「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太簡單。」空明低沉有說。

「哦,那裡不簡單?」克里茲好奇的問。

「時機不簡單,這個事情如果是在我們進城有那麼一段時間的話,那麼因為天冷,上面這樣作是一件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畢竟這樣可以激勵將士的訓練,但是現在還不到幾天,好像才五天,這五天只能算是給大家一個休息的時間而已,我想他是想利用這件事情,來進行快速的組成精兵集團,以便儘快的出去打上一場戰鬥。因為現在天冷,不適合大兵團做戰,第二精兵適合突襲,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打上一場了,在春天來臨之前。」空明低著頭一邊想一邊說著。

「你就那麼肯定?」**說。

「應該就是這幾天了,那個誰說過來則,哦,兵貴神速。唉,沒事去做什麼評定,這不是在找死嗎?」空明嘆氣道。

「你說的不錯,可惜了,你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晚了。」黑狼在外面掀開帳篷門,正走進來的時候,聽到空明的分析,插嘴說道。「空明,通知已經下來,你要到近衛三營去報到。我現在就是來領你過去的。」黑狼可惜的看著空明。

「這件事只有少數人知道,其他的人都還蒙在鼓裡,你們都不要到處亂說,小心軍法從事。空明拿上你的東西,跟我走。」黑狼邊說邊瞧著外邊,生怕有其他人看到或是聽到他說的話。其他人看到這樣子,也知道現在不是談論這事情的時候。紛紛轉移話題,而他們的眼中對空明則是有了一絲不同,大家都知道,這種戰鬥往往都是九死一生,活回來的機率很少。默默的幫著空明收拾那少得可憐的東西,小隊里的每個人,包括黑狼都來拍拍空明的肩膀,沒有說話,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拍之中了。因為怕別人知道一些什麼東西,他們只送空明送到帳篷門邊,**則去把空明的馬牽了過來。

雪越下越大,空明默默的跟著黑狼去近衛三營報到去了。**他們則是躲在帳篷後面在為空明的祈禱。不知道這樣的告別到底是誰和誰永別!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孫子兵法??兵勢》

大雪一直在下,空明站在陣中,看著前方敵軍的大營,只能隱隱的看到無數的火光,偶爾還傳來幾聲的口令,攻擊就要開始了。

那天,空明被黑狼送到近衛軍三營之後,就和其他人一到被送到城外的一座莊園之中,從外面看來,那裡就是一個貴族的普通莊園,但是裡面則是一個軍事堡壘,在堡壘的周圍派出了許多沒有穿著軍裝的軍人,而空明他們也是分批,穿著平民的衣服過來的。來了之後,他們就給空明發了一套灰白色的輕甲,一把帶有火系魔法波動的雙手長劍,從劍的本身來看竟然比空明的把長劍還要高級很多,空明試了試,顯然這是一把上好的劍,而且輕重正好合適,空明沒有用什麼力,它就斬斷了一把普通的長劍,而那不知是用什麼東西做的輕甲,不僅是非常的堅固,而且裡面還刻有魔法陣,散發出一陣陣的火系能量,顯然他是可以增強空明的鬥氣。如果只是這樣,還不能令空明驚訝,更讓空明驚訝的是,堡壘給來這裡的每一個人配備的武器幾乎都像是量身定做一般,發完武器之後,他們又給士兵們休息了一天,並且給了他們每個人都看了一幅魔法圖像,並且讓每個人都記住,而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那個人死去,即使他們全部都死光也是如此。出發前,他們還給所有的士兵每人發了三顆葯,兩顆紅的一顆是黑色的葯,他們對士兵們說,兩顆紅色的葯是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他們的鬥氣大幅度的提升,並且進入下一個級別,在外面是要花大價錢才能得到的,而黑的則是讓他們解決紅色葯帶來的后遺證的解藥。在戰鬥前,出發前吃下一顆紅色的葯,攻擊前再吃上一顆,結束后再吃一顆,這樣他們不僅可以自己的實力,而且是永久的提升,而不是暫時的。在空明他們出發前,他們每個人都在堡壘中的一個人的監督之下吃下藥。這葯從外表上來看確實是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是一種提高實力的葯,而且空明看到他旁邊的有些人看到這種葯之後都非常的激動,不斷的小聲的說「洗髓丹,洗髓丹!天啊,真的是洗髓丹。」說著便是一口?紫氯ィ?緩缶偷刈?呂矗??莢誦卸菲?苯詠?行櫱叮?芸煊腥司陀辛朔從Γ??埔慘幌倫猶岣吡撕芏啵?蠹葉擠淺5募ざ???歉黽嘍降娜訟勻緩藶?庹庋?男Ч?9?渙碩嗑茫?陀幸桓齔潛さ娜俗叩嬌彰韉拿媲埃?涯僑?諾ひ└?絲彰鰨?彰魘擲錟米乓豢藕焐?牡ひ??睦鋝歡系拇蜆模?淙凰?皇且桓鍪?乃甑納倌輳??薔??賦n?勒蕉分?螅??亂饈噸?心親判磯嗟畝?鞫際欠淺5慕魃鰨?綣?皇撬?恢苯魃韉幕埃??緹退澇詰腥說牡斷鋁耍?種脅歡系陌淹孀拍強乓??彰骺梢願芯醯嚼錈婺喬看蟮奈奘糶緣哪芰浚?桓黿j懇?虢?胂亂患叮?蘼凼嵌越5娜鮮痘故翹迥詰畝菲?家?寫蠓?鵲腦黽硬趴梢裕?諏?都戳?兌鄖暗慕j磕芰勘冉現匾?恍???諏?督j恐?螅?鋈碩遠菲?睦斫庠蚋?擁鬧匾?r簿褪撬擔?桓黿j懇栽諏?恫?ê?┮鄖跋裱矍罷庋?褂靡┪鍀?寫蠓?鵲奶嶸?盜Γ??竊諏?噸?螅?筒豢贍苡謎庖恢址椒n?刑嶸?耍?比徽庵痔嶸?怯寫?鄣模?暇鼓遣皇親約閡徊講降奶岣擼??〔輝?擔?狽x遠菲?睦斫猓?酵?笮櫱對僥眩?話愕娜碩薊嶂丈碇罩褂諏?墩飧黽侗鵒耍??隕習愕拇蠹易宥薊嵊謎庵址椒u?切┳手實偷牡蘢佑謎庋?姆椒ㄌ嶸?盜Γ??閱切┥暈?靡壞愕腦蚴遣蝗糜謎庵址椒ǎ?皇僑盟?親約郝??匭櫱叮?庋?拍苡凶畲蟮奶嶸?6?庵忠┪錛矍?彩欠淺5陌汗螅?鷳攵雜諞話愕娜思依此凳遣豢贍艹惺艿模?獯我淮尉透?敲炊噯頌峁┠敲炊嗄塹淖氨負湍敲炊嗟暮靡┛杉?歉齬└?娜聳竅鋁搜?鏡摹6?彰魎?薔褪欽庖蝗貉?鏡淖鈧盞囊換罰?彩親鈧匾?囊換罰?蛭?恿硪桓齜矯胬此鄧?薔褪且蝗核朗浚?廝樂?恕5比淮聳鋇目彰韃2恢?勒飧鑾榭觶??皇且恢痹誑醋拍強乓┩瑁???悅嫻哪歉鋈訟勻灰丫?嗆懿荒頭沉耍?桓鼉5拇嘰倏彰韝峽斐韻氯ィ??掛??淥?慫鴕??歡??竊醬嘰倏彰骶馱絞且苫螅??強彰骺吹狡淥?碩汲韻鋁耍?綣??懷緣幕埃?薔褪俏シ淳?盍耍??蠊?遣謊遠?韉模?緩菪鬧苯泳統粵訟氯ィ??強彰鞅暇挂彩且桓瞿xㄊΓ??一故且桓齷鶼島塗占淞較檔哪xㄊΓ?淙歡雜諞┪鎇芯坎歡啵??且倉?潰?綣??庋?韻氯サ幕埃?詞瓜衷謁?牧a看笤齙?且彩俏薹ㄍ耆?南??模??夷橋喲蟮哪芰慷雜諶魏穩說木?齠際且恢旨?蟮某寤鰨?庵殖寤饔械氖強梢曰馗矗?械氖俏薹ɑ馗吹模?揮澇兜納耍?肜湊庖簿褪俏?裁從械娜嗽僖參薹u鐧叫櫱兜淖罡叨說鬧饕??頡r懷韻履強乓┩柚?螅?彰髁15談械揭徽蠡鶉鵲木藪蟮哪芰看幽且┲猩73隼矗?殘銥骺彰魘且桓隹占淠xㄊΓ?謖飧鍪焙潁?彰饔昧艘桓魴⌒〉哪x?記衫唇?庖┓殖閃思覆糠紙?形?鍘j紫齲??誄韻氯サ氖焙蛺匾飩?┮c閃思父霾糠鄭?寫笥行。?緩笏?媚xn?蟛糠值囊┯腖?納硤甯艟???庋??淙懷韻氯サ氖欽?鮃??芊11幼饔玫鬧揮幸恍〔糠侄?眩??薔褪欽庖恍〔糠值囊┮舶??啪藪蟮哪芰浚??淥?囊┰蟣灰桓鐾耆?目占涓艨?耍?鼓切┮┎換崾?プ饔謾d薔藪竽芰墾幼趴彰韉木?魷蛩鬧萇15??彰骷泵???械囊路??ィ?渙糲鋁艘惶蹌誑愣?眩?蛭?彰魈?ㄎ餮撬倒??艘壞┓?謎庵窒此璧ぃ?敲叢諞歡問奔淠誚?嶸73魴磯嗟娜攘浚??廡┤攘吭蚧嶠?硤宓囊恍┰又食?簦??廡┰又適峭u?說納硤宓拿?桌鍔?齙模??約詞故譴蠖?歟?彰饕埠斂揮淘サ耐訓羲?械囊路?d羌嘍降娜絲吹嬌彰饕丫?韻氯ィ??乙┮丫?鸌饔昧耍?筒輝偎凳裁矗?幼湃ジ?鶉順韻履切┒嗟囊??帳遣2恢?潰?謁??壩瀉芏噯碩季??庋?氖笛椋??豢乓┓殖杉阜殖韻攏?庋?梢約跎僬庵忠┑母鶴饔茫??俏摶煥?獾畝際o芰耍?蛭?切┏韻氯サ娜耍?怨?淮沃?螅?儷緣鈉淥?阜幟切Ч?橢畢?r耍?荒蓯搶朔岩┪錚??砸話愕娜思葉際竊諦『11剮〉氖焙潁??切┬『11蚴瞧淥?娜思?顯諞黃穡?緩蠼?┝15譚殖尚枰?姆至浚?15壇韻攏?蝗壞幕耙┬Ь突崍15滔?В?蛭?庵忠┮壞┢蘋檔敉餛ぶ?螅?┚突崢燜俚幕臃17耍蝗綣?鯰姓庋?幕按蠹一故強梢越郵艿模?暇菇?豢乓┑幕臃18灰?窨彰髡庋?櫻?伎梢砸種疲??峭?豢乓┝康囊┲揮幸淮渦緣奈?詹嘔崬鐧階詈玫男Ч??淥?酥灰?淺韻亂恍┑模?廖蘩?獾畝家???恍┦奔浣?邢????壞┫??氖奔涔?耍?儷緣幕熬兔揮腥魏蔚男Ч?耍??彰髟蚴遣淮嬖謖飧鑫侍猓?蛭?彰骺梢栽諞┬Ы檔偷氖焙潁?媸苯?淥?覆康囊┪錒┑驕?鮒?校??瞧淥?娜嗽蚴遣瘓弒剛庵幟芰Γ??侵荒莧帽鶉斯└??牽??塹醬鏌歡?侗鸕娜耍?裨蛩?嵊腥緔司?嫉哪芰Γ?錘?鷂掛?慷?藝廡┲渙舸?諫偈?父齟蠹易逯?小?p>在那巨大的能量散發進經脈之中的一瞬間,空明就極力的運行著火龍鬥氣,不斷的用火龍鬥氣來融合這些能量,並且同時不斷的鞏固和修復那些被能量撐大撐破的經脈,不讓經脈破損得太嚴重,那些火熱的能量不斷的與空明的經脈融合在一起,而空明的經脈則是在不斷的融合與破損之中擴大與重建,而與些同時那些能量還不斷的滲入空明的皮膚、腎臟之中,強化這些地方的功能,空明讓那能量延著火龍鬥氣的運行路線行進著,直到有一刻那能量開始減少的時候,空明就知道,那小部分的葯已經消化完了,他急忙將那被他封起來的的葯當中再釋放一部分出來,使那能量再一次的強大起來不斷的融入空明的經脈之中,成為空明的鬥氣的一部分,在不知不覺之中,空明的鬥氣已經強大到一種另空明非常的恐懼之中,這是空明從來沒有過的能量,這是多麼強大的鬥氣,在這一刻,空明知道自己的實力提高到了一個讓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步,當他從修鍊之中醒來的時候,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無論是鬥氣還是身體,都是如此。在忍不住的情況下,他忘記了其它的一切,忘記了他所在的地方,他下意識的抬起頭沖著天空長嘯起來,那聲音久久不絕,如龍在聲吟之中,當他停下來的時候,他才想起他現在在什麼地方,急忙收起心中的興奮。但是空明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因為他停下來之後,他看向四方,並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過了一會兒空明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因為在這個夜裡,在這座城堡之中,像他這樣的人有很多很多,直到他們集合之後,空明才知道,他們總共有一千多人,這是一股多麼可怕的力量才會有這樣的能力!空明放鬆了一下,看到不斷的有人長嘯,也不斷的有人在呼號,也不斷的有人在那裡打滾哀號,不一而足。空明並沒有去里會這些東西,也沒有立即站起來,因為卡西亞告訴過他,在每一次突破之後,最好是靜靜地盤腿坐好體會那種突破的感覺,這樣對一個人的修鍊才會有好處,而不是在那裡端的興奮,那樣會錯過這種新生的感覺,不利於以後的發展。空明重新坐好,進入了內視之中,空明感到經脈之中的鬥氣再也不是那種氣態融入經脈之中,而是液態,完全是液態的鬥氣,那是高級劍師的標緻,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空明就已經是一個六級劍士了,也就是一個高級劍師了。放棄興奮,空明不斷的按火龍鬥氣的修鍊方法進行著修鍊,將那突然爆增的實力融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使它真正成為自己的一部分。當他把所有的鬥氣完全析掌握之後,他就是一名強者了,一名真正的強者,而這裡所有的人都是如此,當然這些人包括空明在內,也可能是最短命的高級劍師,最短命的強者。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空明有一種感覺,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如果說非要用一種語言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的那一種感覺,這種感覺越久,空明對於劍,對於鬥氣的理解越好,掌握得越深入。慢慢地慢慢地,空明的鬥氣由澎湃到靜靜地平靜下來,直到歸於平靜,好像過發很久很久,突然在外面傳來一聲,「叮」的聲音,將空明從深睡之中喚醒,慢慢地張開眼睛,一道火紅色的光芒從眼睛之中放出,接著眼睛便歸於平凡。空明看到所有的人都已經醒過來了,各人的情況各不一樣。有衣衫爛得不成樣子的,有混身泥土的,有混身積著血塊的,也有身上附著一絲絲的血絲的,也有的像空明這樣,只剩下一條內褲的,但是無一例外的是所有人都已經是功力大長,空明一眼望過去,許多人的氣勢和空明的一模一樣,也有許多人比空明弱上了許多。大家都沒有動,到了五級劍士以上,平常的寒冷已經不能對他們構成威脅了。一個聲音從城堡的上方傳來:「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你們現在的能力提高有多大了,有些人也知道為什麼你們會提高了,那是因為那一顆葯,就是在外面千金難求的洗髓丹,是一種快速提高人的能力的藥物,但是吃了這一種葯之後,你們的實力將難已再作提升了,但是你們要知道,你們中的大多數人終其一生,也不會進入現在這個境界,再加上給你們的鎧甲和劍,那都是根據你們各個人的鬥氣性質和訓練的路線所配的,應該是非常的適合你的。我們花了那麼大的代價,為什麼,為了卡里的未來,為了我們的後代,小夥子們,拿起你的長劍,穿上你們的鎧甲,帶上你們的戰馬,跟著我,汪子生,一起去挑戰那未來之路,卡里必勝。」

「卡里必勝!」

「卡里必勝!!」

「卡里必勝!!!」

從一千的中級劍師和高級劍師的口中叫出來的聲音,是非常的令人震驚與震奮的,空明那早已經在撕殺之中的變得冰冷的血液,居然再次的沸騰起來,但是,一下子又讓空明給生生的壓下去了,因為空明知道一個熱血的人在戰場上是無法長久的生存的國。空明的血液沸騰是因為那眾多的人的共鳴,卻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會如此的熱血?其實是空明的無知,汪子生是誰?那是卡里的一代劍聖,是在卡里與孫廣平齊名的人物,在卡里是沒有幾個人不知道的,偏偏空明就是其中一個。但是空明的無知不代表大家無知,想想那個大家一直奮鬥的目標就在眼前,不得不讓他們感覺興奮,也由不得他們不興奮,更加讓他們興奮的是他們居然有機會與劍聖一起戰鬥。就這樣,他們就和他們的偶像一起開始了一場在軍事史上的著名的愚蠢的自殺突擊,一場讓人可悲的自殺突擊,成為了後人嘲笑的著名的「自殺突擊」。這場戰鬥如果不是因為空明的參加,那麼它可能只是會被人嘲笑一時,但是由於空明的參加,讓這場普通的失敗突擊成為後人長年嘲笑的對像。

卡里突擊隊一千多人,在經歷了二十餘天的強行軍之後,終於到了攻擊的地方。那是已經是青遠大草原的邊緣了,是在靠著華原帝國一方的要塞開寧城附近的魔獸山脈之中的一處小小的山谷。這個山谷本是開寧城裡的達官貴族經常來遊玩的一處風景勝地,地勢起伏並不是很大,在這勝地里有幾處長年不息的露天溫泉,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在這溫泉的附近,仍顯得有點像是春天的樣子,谷內靠著溫泉的一些植物仍然是非常的翠綠欲滴,花紅柳綠的讓人喜愛。但是此時的卡里突擊隊並不是來這裡遊玩的,而是得知畫中的人物正在這裡休閒遊玩,像是並不在意此次戰爭的輸贏一般。卡里突擊隊在離這之外的十餘公里之外的地方,已將所有的戰馬都殺死,為防止因血氣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有的人都是用鬥氣活活的將自己的馬震死的,然後徒步到達這裡,深夜,在一個事先等候在這裡的間諜的帶領下,他們身穿著發給他們的鎧甲或是魔法袍,一路的大搖大擺的向著敵有的軍營前進,他們肅清了靠著這一邊外圍的所有的崗哨,慢慢地靠近敵營,讓空明不可思意的是所有的哨兵在看到他們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奇怪,而且眼中還有許多的羨慕,看來他們身上穿的不是卡里特意為他們選的鎧甲,而是敵人軍隊的鎧甲,但是空明從未在敵軍之中看到過這一種的裝束,真是令人奇怪,而在那些哨兵的羨慕的眼神之中中,檢驗完所有的一切包括軍牌、口令和其它的信物無誤之後就讓他們過去了。在通過檢驗之後,經過他們身邊的人就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幹掉了所有的哨兵,直到死前的一刻,他們的眼神才由羨慕變成了驚訝,而在驚訝之中沒有一個人可以發出那怕是一個信號,無論是明裡的還是暗中的,可見卡里是作足了準備的。他們一路走來,敵人似乎並沒有發覺,因為空明還隱約的聽到在那幾口露天溫泉之中傳來許多女人的嘻笑之聲,當然其中也伴隨著一個不太和協的男聲,劍聖似乎對那男人的聲音很是熟悉,仔細辨認了一下,神色不再是那麼的繃緊了,甚至於嘴角之中還露出了一思的笑意,就在這種笑意之中他們走向了敵營。

夜色籠罩著整個山谷,谷內外的強烈的溫差讓白色的水汽布滿了山谷,但在像空明這樣的「高手」來說,這樣的水汽並不能完全的遮蓋住所有的視線,起碼他現在還能看大約四十餘米遠,而在水汽之中,那軍營門前的那幾個大大的燈籠就是他們最好的指示方向的東西。突擊是呈尖型陣,汪子生在最前面其劍士、盾戰士則分列兩邊,在他們的身後則是幾十名魔法師。整個突擊隊的人在那個間諜的帶領之下,像是一支真正的華原的軍隊一樣,而本來卡里就是華原的一部分,而卡里的軍隊也是華原軍隊,這樣的根原,加上間諜的軍令和信物,又有幾個士兵分得了真偽?為了不因為人數太多而引起敵方的注意,魔法師都使用了飄浮術,讓自己的雙腳不著地的跟著其他人,而其他的人,也用一些鬥氣使自己的身體輕一些,雖然不可能像法師那樣子不著地,但也大大的減少了步伐的聲音,一千多人的行進,聽起來就像只有一百多人那樣的聲音。就與一支普通的巡邏隊是一樣的。在行進至離敵營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空明就感到有一些不對頭了,因為一切都太過於順利了,順利到就像是對方在配合自己做的一樣,就像是雙方都是按照著一個計劃推理的一般。而空明對於自己一方的人由其是因為剛剛提升實力的人,在空明看來那些魔法師顯然也是用某種方法快速提升的,因為他們沒有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身上的魔法波動,而在劍士和盾戰士之中也有許多的人是如此,沒有靠近就可以感到那些鬥氣與魔法的能量的波動,即使他們已經使用了一種遮掩波動的魔法物品屏蔽項鏈遮掩了大部分的波動,但仍然沒有完全的屏蔽掉所有的波動,就連空明都感到有一點不可思意,為什麼他們已經摸到了這裡,離敵營只有一百多米的地方,敵人仍然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難道真的是卡里的工作作得那麼好,這可是連一個大劍師都可以發現的波動啊。如果說敵人到現在仍然沒有發現他們的話,那只有這幾種情況,第一,要麼是敵人的能力太低,沒有辦法發現他們的存在,但是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他們的能力低,那麼誰會動用由一個劍聖領軍的由一千多個高級劍師和高級法師所組成的隊伍去進行攻擊?即使那些高級劍師是一群還沒有完全掌握與其實力一樣的能力的高級劍師。第二,卡里的內部工作作得太好了,以至他們還沒有到來,就已經完全的控制住了所有的局勢,這到是有一點的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因為如果是已經控制住了局勢的話,那就完全沒有必要讓一個間諜來為他們領路,而不說明任何的事情,怕引起雙方的誤會。第三,那就是汪子生他們完全的陷入了敵人的陷井之中,因為只有這一種可能是完全有理由站得住腳的,也只有是進入了敵人的陷井,敵人才會讓他們自由的通過軍營的防線毫無阻礙的那達這裡。當然還有第四種可能,那就是這裡沒有他們攻擊目標存在,這樣就完全的不用進行有效的防守了,那他們這麼輕鬆的進入這裡,也是可以說得通的,但是那樣的話,那個間諜把他們帶進來旅遊嗎?而現在,空明只希望是最後一種可能,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安全的離開這個地方。

走在前面的汪子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直挺挺的站了起來,一揮手之間就放棄了所有的偽裝,撕掉了穿在身上的華原帝國的披風,向天長嘯一聲,當那一千的士兵聽到這一聲長嘯之後,也都撕掉了身上的披風,抽出長劍,而那些魔法師則是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他們的魔法杖,開始警戒的看向四周。空明在聽到這一聲長嘯之後,就知道自己擔心成為了現實,他們中了敵人的埋伏,也就是說他們由獵人變成了獵物。長嘯之後,汪子生向著那軍營說道:「程子天,程子青,你們可以出來了,哼,堂堂的雙子劍聖還是像那縮頭的王八一樣,不能入人眼嗎?」汪子生的語氣之中帶著明顯的挑釁和不屑。

「哈哈,」從營里傳出了一聲笑聲,當笑聲停止的時候,在那營門口的位置出現了三個人,但是任誰都可以聽得出那笑聲之中包含著許多的尷尬和敵意。 從那營門之中走出來三個人。其中兩個長像非常的相似,是中年的樣子,而在他們的中央則是一個老人家,看起來應該有五十多歲了,但是空明知道,在華天大陸,由於一般的修鍊的人,相貌都會有一定的延遲,特別是女人更是如此,而相應的人的壽命也變得長了許多,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要修鍊的一個重要原因。那兩個相似的人,都長著一付典型的貴族的樣子,略有點蒼白的臉,黑色的頭髮隨意的披在肩上,高高的鼻子,?粗鋇謀橇海?褂幸凰?ヒ謊?難劬Αk?親畲蟮那?鷦謨謁?塹念?撞灰謊??桓鍪且運?渡??魃?韉哪x??祝?宇?咨仙73鮃徽罅釗爍械膠?淶乃?的xu牟u???硪桓鱸蚴譴┳嘔鷙焐?念?祝??鈾?納砩顯蚴巧73鮃恢智看蟮幕鷦?氐牟u?5比淮蠹葉賈?潰?獠還?橇教匾夥懦隼吹畝?眩??薔褪且?u?庵址絞皆諂?粕系難溝掛磺Ф嘟j坑肽xㄊ?顯諞黃鸕鈉?啤5?牽?勻徽獠19揮腥〉盟?竊て詰男Ч??蛭?廡┤碩際譴誘匠n仙?嫦呂吹娜耍?鬧駒繅鴨峁倘縑???悄茄?鮒荒蓯竅魅跽庖磺Ф噯說鈉?貧?眩?2荒苧怪葡呂礎o啾戎?攏?歉隼賢吩蚴欠淺5牟黃鷓邸h綣?皇撬?駒諛嵌雜職?サ鬧醒耄?綣?皇撬?雜諞磺Ф噯說難沽Γ?佣?患??彰髦換岬彼?且桓鍪裁炊疾換岬鈉脹g賢罰?蛭??淮┳乓患?芷脹u某ど潰??は嘁彩欠淺5鈉椒玻?詿舐剿奼愕囊磺Ц隼先酥?校?揮邪稅僖燦心敲雌甙俚難?癰??畈歡唷h?鋈說納砩隙濟揮幸患?淦鰨?駝庋?帳值惱駒誥??拿趴凇h綣?低餱由?吹僥嵌運??ソjブ?螅?揮幸壞愕男睦鋝u??竊誑吹僥歉隼先思抑?螅??難壑幸丫??燮鵒誦磯嗟某林亍?p>「老師,您好,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您,這些年您過得可好,兩軍陣前,學生就不向您敬禮了。」汪子生微微的向那個老行了一個半禮,就將手舉了起來。空明等人一看到那個手勢,就紛紛將手中的另一顆紅色的葯拿出來,毫不猶豫的吃下去,他們被告知雖然這顆葯不可能給他們以再次的突破,但是在戰場上卻可以提高他們兩倍的戰鬥力。看到卡里的士兵這樣子做,那老人並沒有出聲阻止,卻平靜的向著汪子生說道:「放棄抵抗,回到我的身邊,我已經向陛下說了你的事情,相信我們會給你一個公平的滿意的回復。」

「哦,那可讓陛下出來一見,以顯陛下的誠意?」汪子生直接的說道。

「哈哈,只要汪子生你回到我的身邊,見一下,見十下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見在那三人的後面走出了一群人,約有四十餘人的樣子,只見為首的是一個中年人,與汪子生的年紀相當,黃袍,白面,紫金冠,一邊走還一邊說著。顯然那就是華原帝國的皇帝了,「想當年我們兩人遊盪於這大陸之上,身處於生死之間,卻無懼於任何挑戰,是多麼的快活。回來,回到我的身邊,我赦免你的的罪過,怎麼樣,回來!」皇帝語言真誠的說道。

「你還是那麼的自信,可是今日的汪子生已經不是當年汪子生了,而唐風也不是當年的唐風了,有的只是華原帝國的皇帝。」汪子生有些感傷的說道。


「閉嘴,陛下的名稱也是你能直呼的么。」那雙子劍聖中的程子天叫道。

唐風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這個時候華原帝國的魔法師已經將雙方之間的所有的水汽全都吹走,並且用一個照明術將整個山谷照得像白天一樣。而從黑暗中突然顯出了華原圍在四周的大軍。原來,他們一直在這裡等著卡里的軍隊,只不過他們用魔法掩飾了他們所有的軍隊。

「汪子生,放下武器,我們仍然是好朋友,你喜歡當官,我就給你當官,你喜歡自由我就給你自由。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我已經讓人去接你的家人,到帝都了,相信我。作為最好的朋友。」唐風見汪子生有一些動情,接著繼續說道。

「呵呵,如果這句話你是在三十年前說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放下我的劍,但是,你認為經過那多之後的我,仍像以前那麼的相信你嗎?」汪子生說著,與此同時他看了看後面的卡里的士兵,那些士兵的眼神已經開始發生了變化,他們的眼中開始散發出一種驚人的光芒,汪子生很是滿意這個結果,因為他早就知道,卡里的唐克在那紅色的葯之中加入了一些什麼,那是可以令一個手無寸鐵不識鬥氣小孩有足夠的勇氣去挑戰劍聖的足量狂化藥劑,這些藥劑可令人瞬間提高十倍的戰鬥力,那就是說現在空明的高級劍師在吃下那葯的一瞬間他就是一個十足的大劍師了,而且這種藥劑,也讓人在藥效過去之前變成一個只有戰鬥意識的怪物,而不是一個人,至於那顆黑色的葯不過是一種解藥而已,它只能在戰鬥過後吃下,讓人暫時恢復一點點的力量而已。

空明在吃下藥之後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那不是洗髓丹所應有的藥效,這更像是狂化藥劑,而且是那種極品的狂化藥劑,強大的能量開始充滿他的身體中的每一個部分,每一個細胞,強化著他的身體,而與此同時一道強大的精神能量則試圖去衝擊空明的靈魂的中心,去佔領人的最終的控制權,但是那能量卻沒有想到,空明的精神力是如此的強大,兩者之間恰好相當,這還是因為空明即是一名劍士而同時也是一名法師的緣故,空明比那些存粹的戰士的精神要強大上很多,這才讓空明脫離了被無知控制的下場。但是其他的人便沒有這方面的能力,空明可以感覺到,旁邊那些卡里的士兵,從鼻子中,從口中發出的那一聲聲的沉重的呻吟,好像是在極力的控制住自己,但是又無法控制住一樣,而那些法師則是另外一個樣子,他們的眼神逐漸的變得有些痛苦,也變得尖銳,而從他們的身上則開始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魔力,看來他們也是吃了什麼秘葯,讓法師在瞬間提升一個級別的能力,讓那個遮蔽的魔法物品再也不能遮蔽他們的魔力波動了。而此時的空明只是有一種要發狂的感覺,就像需要戰鬥,需要戰鬥來發泄那充滿全身的能量,而那個正在降低的衝擊力,也讓空明的精神有一些混亂,這更加讓空明需要找到一個發泄的窗口。

「沖啊。」那汪子生髮出了一聲,讓人不可拒絕的聲音。所有的卡里士兵在一瞬間同時向天長嘯,那聲音讓整個山谷都為之一震,長嘯之後,他們就像是一股洪流沖向了敵人的大門,那個敵人防禦最強的地方,而他們的目標赫然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看到的那副畫中的人物,那張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法術加持了的畫,給了一個讓他們也不明白的暗示,你只要殺了那個人就可以得到解脫,所以已經沒有理智的他們只有向著那個人衝去,而那些卡里的法師也是如此,他們的魔法像是不要能量一入般,下意識的往那個人的方向放出。聽到那個長嘯之後,在敵營門前的營門前的那些人,臉色都為之一變,那可是可以讓高級劍師一瞬間進入大劍師的狂化藥劑,雖然在狂化之後,他們這些人算是廢物了,但是在他們狂化中一段時間內,他們要面對的可是一千多的大劍師和同樣被藥劑變成魔導師的人,直到這時,在雙方之間,誰都不知道,到底是誰算計了誰,誰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在汪子生的一聲長嘯之中,一千多人的突擊隊動了起來,目標就是唐風,那個華原帝國的皇帝。而與此同時,那幾十個魔導師,紛紛將自己的魔法和魔法捲軸施放開,目標就是唐風,大量的閃電雷鳴,冰,風,隕石,光之矛,暗之刺,地動山搖,就在唐風所在的地方出現,一時的不察之下,讓唐風他們那邊死傷慘重,四十多個人,一下子就死掉了十多個魔法師,而其他的魔法師紛紛放出自己最先的魔法罩,用來防護,而那幾個劍聖和大劍師則是放出了自己的鬥氣罩,抵擋來自對方的魔法襲擊。而在他們那裡最為輕鬆的顯然是唐風,這個華原帝國的皇帝,因為他身上的觸髮式的魔法物品不最多,而且也最為高級,就在魔法攻擊到他之前,在他的頭頂上,飛出了幾道鬥氣和展開了三四個魔法罩,完全的護住了他的周圍,這讓他感到非常的滿意,在他的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笑容,似乎在嘲笑汪子生的不自量力,也是對自已一方的反應感到十份的滿意。就在第一波攻擊結束之後,第二波魔法攻擊之前,華原的那些魔法師聯合起來放了一個巨型的魔法防禦罩,而那三個劍聖和幾個大劍師則是圍在唐風和那些魔法師的周圍,防止別人偷襲。

百米之間轉瞬即過,在卡里的魔法師第一波魔法攻擊結束之時,那一千多名的突擊隊員已經衝到了唐風前的五十米左右的地方,而與此同時在空明他們的上空和地上,也不斷的出現各種各樣的魔法攻擊,而突擊隊隊員在那些魔法攻擊之前,就已經打開了自己的魔法罩或是鬥氣罩,用來生硬的抵抗著那些攻擊,空明打開了他那個紅色的鬥氣罩,並且在前進的同時不斷的用鬥氣攻擊那些向他攻擊過來的魔法,看到那隕石從天上掉下來,小塊的就用鬥氣直接一劍劈碎,大塊的就用鬥氣攻擊隕石的一側,將其引到一邊去,火球、冰塊等等魔法攻擊的話也是直接用鬥氣攻擊,強行的打散它們,但是饒是如此,空明的鬥氣防護罩上仍然承受著大量的攻擊,那一層防護是岌岌可危,如果不是因為單體攻擊讓空明破壞了,而面攻擊又給空明打掉了一些的話,或許空明就直接倒在了這裡,但是他們的攻擊並不是白作功,有許多的突擊隊員,都被那些魔法擊破防護,直接就被擊倒在了地上,然後再被那些魔法一個覆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那個突擊的陣型就像是一塊布,突然從中間多了許多的黑洞,但是一瞬間,那些黑洞就消失了,而那塊布則小了一點,那些補上黑點的,就是在他們背後的隊員。當卡里的突擊隊員被攻擊之時,守護唐風的親衛終於清醒了過來,從唐風的背後一下子就擋在了皇帝的前面,能入選親衛的最少也是一個高級劍師,還有許多的大劍師,但是現在他們所要面對的是一群發瘋的大劍師,可以想像這場戰鬥的艱辛。

雙方跨過了五十米的距離,撞到了一起,就如同是那兩頭九級的巨大的魔獸撞到一起一般,爆出了巨大的聲響,以汪子生為首的尖端一下子就刺入華原的防護陣型達十多米,而此時就非常能夠表現出劍聖對於非同級之間的巨大優勢了,在汪子生前的那些大劍師和高級劍師幾乎就是一瞬間就讓汪子生一劍殺掉好幾個,直到一支華麗的劍擋住他那支攻堅利劍,而此時他的後面已經湧入了十餘個卡里的突擊隊員,並不斷的向著他們兩邊攻擊,空明並不是跟在汪子生後面的人,因此他就直直的撞到了對方的陣防守陣型之中,一個鬥氣斬就直接將身前的一位高級劍師一劍劈成兩段,沒有一絲的猶豫,空明前面那些敵人看到空明如此的利害,心中生出了極大的恐懼,好幾個都有了向後行動的趨勢。空明看到如此,更是不用思考的一劍就撞進了敵人的陣型之中。在生與死的戰鬥之中,產生猶豫和恐懼就意味著死亡,這是戰場的鐵律。雖然他們是華原帝國的精銳,但是只代表他們是經過嚴格的訓練,而且比別人訓練得更好而已,並不代表他們免疫死亡,每一個人在殺死第一個自己的同類或是看到自己的同類被殺之時,都會或多或少的產生一定的不自然的心情,而這正是新兵與老兵的差別,像空明這樣,即使他才僅僅有十四歲,他的能力僅僅是靠著那一次性的藥劑提高上來的,不是他刻苦訓練的結果,但是無可否認的是,他是一個在戰場之中,生死之間徊徘過來的人,是非常懂得利用戰場的每一個有利因素的人,否則的話,他早在新兵的時候就死在了第一場戰鬥之中,早就埋在黃土之下,哪裡還有現有這個假的大劍師?看到敵人的少許退卻,空明再不懂得利用就太對不起那些把敵人教出來的天才了。空明一劍將前方的一個敵人斬殺之後,利用敵人的恐懼心裡,順勢將旁邊的一個劍都拿不穩的傢伙送上了天堂,空明右前方的一個傢伙好像有一點反應過來了,一劍就刺向空明。如果是按他們平常的訓練,這個時候空明應該躲開他這一劍,起碼他是這麼認為的,但是空明並沒有按他們訓練的來,就直直的向他衝去,在身體接觸敵人那顫抖的劍之前,身體向旁邊側了一點點,讓敵人的劍刺中了身上的鎧甲,並從一邊劃過去,而空明這時則從敵人身邊經過,一劍劃過敵人的脖子,那個鎧甲防禦不到的地方。那個人一下就是身首分開,再也不會應該了。而空明的鎧甲僅僅是留下一點點的凹槽。在整個戰場之中,像空明這樣的現像到處都是,華原的近衛一下就少了許多,可以肯定的是這一仗之後,唐風肯定要怒火衝天,而華原的許多的貴族家中就要不斷的辦喪事了。殺掉那三個人之後,空明的前面是四個高級劍師和一個大劍師,那大劍師顯然不是那些靠著訓練出來的生手所能夠相比的,他一劍就向空明攻擊過來,長長的光明系鬥氣,照射著空明的眼睛,讓空明在一瞬間失去了視覺,但是空明並沒有因為失去了視覺而驚惶失措,而是在失明的一瞬間,利用左腳重重的踩在地上,利用蹬力,讓身體偏離敵人的劍的攻擊方向,而劍仍然是按原來的路線,直直的刺過去,與此同時將精力集中在耳朵和身上的感覺上面,儘快的將視力恢復過來。那大劍師看到空明在一瞬間失去視力之後,再看到空明並沒有閃躲,還以為空明已經失去發戰鬥的能力,並沒有太在意空明的攻擊,而是照著原來的攻擊過去,但是,在他的劍即將刺中空明的腹部的時候,卻發現空明的身體移動了一些,他的劍就著空明的鎧甲邊刺邊划向一邊,而此時讓他感到不可思意的是,空明的劍竟然是直直的刺過來,用的是一種同歸於盡的方法,在如此的局勢之下,他又怎麼會與空明同歸於盡?他堪堪讓過了空明的劍,但是他自己的劍卻已經在他的帶動之下刺偏了,而空明在經過他的身邊之後,雙手用劍將大劍師的鬥氣突然發揮到極致,兩道長約十多米的有如實質的鬥氣,直接就將那大劍師後面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十餘名高級劍師直接的腰斬了,而且空明絲毫不去計較那名大劍師是否轉過來攻擊他,因為他知道敵人不會來攻擊他,因為當空明從他身邊經過之後,他就像空明剛才的情況一樣,直接面對著幾個敵人,但是所不同的是空明面對的是主要是交雜著大劍師的高級劍師,而他面對的是清一色的大全劍師。在空明發出兩道鬥氣之後,空明的身體內那狂爆的能量才有點降低,而沖向空明精神之中的那一股力量,也減弱了一些,這讓空明的腦袋又清醒了一些。當空明的視力完全的回復過來的時候,他的前面出現了一塊約十多平米的空地,空地上面都是被他腰斬的華原帝國的精銳,只是現在他們都是一群屍體而已。而他的後面,那名敵軍的大劍師則是被幾個卡里士兵殺死了。沒有任何的猶豫空明就向著那唐風所在的地方衝殺過去。而他的後面跟著那些卡里的士兵和魔法師們。在空明又向前沖了十餘米,殺了十餘個人之後,在空明回氣的時候,突然從天上砸下一塊巨大的石頭,空明沒有來得及多想,唯一的反應就是將鬥氣罩開到最大,長劍也發出一道鬥氣打到那隕石之上,將那石頭擊成了幾塊,但是空明也被石頭衝出了好幾米,一下撞到了後面的士兵身上,那士兵雖然沒有像空明這樣的清醒,但是也知道讓過同夥,然後補著空明的空位向前攻擊而去。

整個戰場上,卡里的士兵不斷的向著唐風的方向攻擊而去,那些近衛們不斷的倒在卡里士兵的劍下和魔法之下,而華原帝國的士兵的死亡,也不斷的拖延著卡里士兵的步伐,華原帝國的魔法師也不斷的向著卡里的士兵傾灑著他們的魔法,在這樣的情況下,卡里的士兵不斷在減少。而此時,汪子生一人對著那兩個雙包胎劍聖,也顯得漸漸的無力,突擊的陣型最終在強大的敵人的努力之下,停下來了,四周的敵人慢慢地包圍上來,時間慢慢地過去,而狂化藥劑的時間也即將過去,卡里的士兵也逐漸的清醒過來,利用狂化藥劑的最後力量進行著最後的抵抗。他們已經被敵人重重的包圍了,任務已經完全的失敗了。最後,當汪子生一劍將雙子劍聖中的一個擊退的時候,所有剩下的士兵已經不足三十個人,他們都已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鬥氣都耗完了,支撐著他們的不是意志,而是他們手中的那把破劍,如果離開劍的支持,那麼他們肯定會倒在地上的。

空明用劍全力的支撐著自己的全身,劍身已經是非常的殘破了,沒有了鬥氣的支持,劍的本身是非常的脆弱的,頭盔已經掉了,身上的鎧甲也被敵人不知道砍了多少道痕,刺了多少個孔,鎧甲的表面沾著新鮮的血液,有空明的,但是更多的是華原近衛軍的,他的腿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傷口,血也從裡面流出來之後,又凝結了,頭上的的短髮都沾在了一起。血染紅了整個臉。三十多個人圍在一起,背靠著背,唯一沒有靠著的是卡里的驕傲,劍聖汪子生。

華原的軍隊往後退了十多米,並從中央排開一條路,華原的皇帝帶著他的那些親隨,從路中走過來,站在空明他們前面約十米的地方,他沒有向前,因為他並不知道,汪子生還會不會有最後的手段,拉著他一起去死,而在他之前,兩個劍聖就站在那裡。時刻注意著卡里人的舉動。

「投降不殺。」唐風輕輕的說了一句,而他的士兵聽到之後,也跟著叫著。

「投降不殺!!」


「投降不殺!!」

「投降不殺!!」

「投降不殺!!」

聲音向著四周傳遞,整個山谷都震起來,殺戮之氣一下子將山谷之中所有的水汽全部都衝散,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冬天的月亮,汪子生輕蔑的笑了一聲,「你認為我們會投降嗎?」

從卡里那殘餘的士兵之中,不斷的傳來輕蔑的聲音,嘲笑著唐風這個華原的皇帝,就像是在嘲笑著他的無知一般,讓唐風氣憤非常。只見汪子生,笑了笑,「哈,哈」。那卡里的士兵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在笑的過程之中不斷有鮮血從口中噴出,當場又倒下去了兩人。這個笑聲讓唐風的手下非常的惱火,就想立刻上去將他們全都殺死,但是卻讓唐風阻止了。他還在靜靜的看下去。

「卡里的士兵們,卡里會記住你們,去吧!」看著那倒下去的兩名士兵,汪子生並沒有產生太多的情緒,他看著其他的還活著的士兵平靜的講道。聽到這句話之後,卡里的士兵沒有一絲的猶豫,都是戰場上經常殺戮的人,每個人都在吃力的脫下身上的鎧甲,這鎧甲是華原的,他們並不願意穿著這種東西去,即使這東西曾經保護過他們。空明將手慢慢地離開插在地上的劍,雙手用力的解開鎧甲上的繩子,沒有了力氣,就種平常都非常簡單的動作,在這一刻卻變得是那麼的艱難,不知道過了多久,空明聽到了一聲「啊??!!」接著就是一個人倒下的聲音。空明的手仍然是非常的平靜解著身上的鎧甲,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有任何的停止。解開鎧甲之後,空明蹲下來向著卡里的方向,將那鎧甲的部件一件一件的擺好,在放好之後,還用無力的雙手將鎧甲的表面擦了擦,擦掉了一些上面的血跡,然後向著卡里的方向跪下,拜了三拜,用手吃力的撐起,自己的身軀,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用力拔出地上的劍,在衣服上擦了擦,抬起頭來,向著卡里方向的天空默默的念著一些什麼,許久之後,突然長嘯一聲,猛的用劍插入自己的腹部,劍從身前穿透了整個身軀,然後用力一拔,伴隨著大量的鮮血噴出,劍被拔了出來,看著從劍尖上滴下的血,空明抬起頭,笑了笑,似乎在嘲笑那些華原士兵,破劍從拿無力的雙手間掉落,空明直??吹南蜃徘胺狡說瓜氯ァh??喔鋈耍?駝庋?諢??幕實鄣拿媲埃?敝鋇牡沽訟氯ィ?瓜氯サ氖焙潁??嵌際俏12ψ諾摹?p>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所有的華原帝國的將士兵都沉默了,所有的人的心上都彷彿壓著一塊大大的石頭。久久之後,唐風說了一句,將所有在這場戰鬥中的卡里的士兵厚葬。在整個過程之中,誰也沒有注意到汪子生的消失,是無聲無息的消失。 存其形,完其利;友不疑,敵不動。巽而止蠱。

《三十六計之金蟬脫殼》

華原帝國的一個普通的小鎮,一個普通的小店,中午,因為剛剛開春,路上的積雪仍然沒有化去,門前的大路邊上堆著一堆堆剛剛掃過的雪,而路面雖然是石板做的,但此時卻顯得異常的潮濕,還伴著少許的泥土與冰渣,顯然異常的臟,不時有馬車或是一些用做騎乘的魔獸從門前經過。現在是華天歷1010年了,在那場動人的戰鬥之後,已經過去三個多月了,華原與卡里再也沒有發生過一起的戰鬥了,但是雙方之間的大軍仍然在草原的兩邊對峙著,氣氛仍一如的緊張,不時的從前線傳來一些讓有不知道真假的消息,讓這些平民增加了許多的談資。

空明拖著一身的疲憊,背著一個用魔獸皮作的大背包,慢慢的走進小店之中。在那一場戰鬥的最後,空明用自己的性命作了一場豪賭,賭的是華原皇帝的心,他賭對了,那唐風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對待行刺的士兵,斬首示眾或是爆屍慌野,只要有一樣,那空明真的是死無全屍了。在自殺的瞬間,空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從當兵開始,就讓他在不經意之間的忽略了過去,那就是他不僅僅是一個劍士,同時他還是一個魔法師,特別的是,他還是一個罕見的空間魔法師,雖然,他的魔法並不怎麼樣,但是在這種時候也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賭上一把,贏,他還可以活著,即使他不改變姓名,他一樣可以像平常人一樣的活下去,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就是那集中他們的人,也在他們集合之後,將他們所有人的記錄消毀掉了,包括他們在傭兵工會那個記錄。而如果死了,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死了都死了還能說什麼?但無論如何,他就是不能投降,因為一旦投降伴隨他的不僅僅是污辱,還有卡里的無盡的追殺。所以他在那個時候,當著華原大軍的面前,對著一千多個戰友的屍體,沸騰的鮮血和冷靜的頭腦,自殺是他唯一的選擇,但是怎麼樣自殺則是他可以選擇的,首先要讓他的動作慢下來,這樣才能有足夠的時間思考下一步的怎麼辦,但是這個動作不能太慢,如果慢的話,那麼其他的人都死光的話,他一個人在所有人的注意之下,是無法進行下去的,所以他選擇了一讓人無法拒絕的作法,首先脫下那華原的鎧甲,以示自己與華原無關,這樣其他人在脫離了狂化藥劑的控制之後那清醒的頭腦看到這個情況自也會跟著作下去,不管怎麼樣,誰也不希望自己死後還要被別人將身體不負責任的動來動去,接著他將鎧甲一塊一塊的擺好,這樣顯出一個士兵的那自己武器的尊重,這並不是一個無用的動作,這是要爭取時間,與此同時也爭取華原士兵的好感,這樣他們在處理卡里士兵的時候就會小心翼翼的,不會讓空明像石頭那樣扔來扔去,最後,他向著卡里的方向,跪下拜了三拜,那是出於自己對於故鄉的思念,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冒險究竟能不能成功。在他這樣做了之後,那些還沒有自殺和卡里士兵,自然而然的跟著他做下去,因為那不公僅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卡里的一個交代。做完這一切之後,他也沒有多少力氣了,於是就慢慢地站起來,嚴肅的望向卡里,然後開始使用一個小小的空間魔法,這個魔法是一個基礎的魔法,就是用空間元素製作一個亞空間,這個空間的兩個出口分別在自己的腹部和背部的兩端皮膚裡面一點,出口距離外面的皮膚只有一點,這樣劍刺過去的時候就會刺破皮膚,但是卻不會刺穿,當那個魔法準備完畢之後,他就全力用劍刺向那個出口所在的地方,劍從一端刺下去,從另一個出口出來,與此同時,他猛的運行起火龍鬥氣中的一個修鍊的方法,龍之眠,這種修鍊的時候,整個人就是處於一種假死的狀態,心臟的跳動會變得似有如無一般,如果不是仔細的檢察是無法知道那人是否是死的,而這個時候,鬥氣就會自發的修復身上的傷,這是龍在受到重傷的時候通常用的方法,在這個時候的龍的脆弱的,但是它卻可以不需要太多的東西支持就可以修復身上的創傷,即使是空氣也是如此,而空明就是在賭,賭他假死之後,華原皇帝會讓他們像一個士兵那樣,入土為安。在使用鬥氣的同時,他將胸中那些在戰鬥之中積累下來的淤血,用鬥氣迫出,從口裡噴出來,這樣在大家看起來那就是一個真正自殺的景像。而當空明拔出劍的時候,他就知道他的計劃完成一半了,接下來就是真正的生死由命了。不管是他們的動作征服了當時在場的人,還是那個皇帝尊敬他們的那種精神,他賭贏了,他無愧,所以他還活著,而那些參加這一場戰鬥的所有的卡里的士兵都死了,唯一就剩下了他。

在地下埋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裡,在無意識之中,那火龍鬥氣在不斷修復著他在那場戰鬥中所受到的損傷,龍的身體是強悍的,火龍鬥氣則是在龍之能力的基礎之上修改而來的,這種鬥氣不同於其它鬥氣的地方就是它對身體的修鍊與修復,而龍之眠就是在龍受傷的時候,最好的恢復方法。隨著火龍鬥氣的不斷運行,空明身體里那些被狂化藥劑和洗髓丹破壞得亂七八糟的經脈,也開始慢慢地修復,多餘的藥物的殘渣則被排出了空明的體外,而那些還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的能量則成為了空明鬥氣和魔力的養料,補充和壯大著空明的鬥氣和魔力,而空明的精神也在這個時候,慢慢地恢復過來,並且在大戰之後,還有了不少的增長。這時候的空明就像是小孩子在娘胎里一般,沒有思想,沒有*,沒有任何的雜念,深合自然之道。

三個月一過,在空明睜開雙眼的一瞬間,空明就知道,他的傷勢已經完全的好了,不僅如此,無論是他的火龍鬥氣,還是他的魔力和精神都有了長足的進步,真正的鞏固了他的高級劍師的地位,不僅如此,而且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絲毫不受洗髓丹的影響,他完全可以接著向高一級的劍士衝擊前進,而他的魔法也是大大的增強了,任何一個人對於死亡的真正體驗都會讓其精神力大漲,更不用說空明還在地里修鍊了那麼久此時他已經完全的進入了高級魔法師的級別,只等學會了相應的魔法,他就是高級魔法師了,即使是他的身體也並沒有因為缺少營養而有一絲的不妥,反而是因為有大地的滋潤,顯得非常的有力和生機盎然的樣子,身體的強度有了不少的提高,就像是真正的龍一般。從地中,聽了許久,也沒有聽到一個人的活動的聲音。空明用一個瞬移就出現在了外面。周圍白雪已經開始融化,白雪之下,赫然就是一個個的墓地,空明看了看,向著那些死去的戰友敬了一個軍禮,想了想,就向著東方,華原帝國的所在的方向前進,對於他來說,戰爭已經結束了,他需要去學習太多的東西,華原帝國無疑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在路上打了幾隻跑出魔獸山脈的一二級魔獸,拿著它們的魔核和皮來到了這個靠近邊關的小鎮,賣掉然後買一些衣服和劍,再到各個地方去遊歷,畢竟人有人說過:「行萬里路,主讀萬卷書。」

走進小店,這裡是小鎮上唯一一個開門的地方,由於這裡靠近邊關,軍人經常從這裡經過,所以造成了這裡的物價也非常的貴,這是空明的經驗,就像在西流城一樣,原來一件幾個銅幣東西,在大軍常駐之後,迅速的翻了幾倍,這是空明曾親身經歷的事情,讓其記憶尤為的深刻。小店不大,只有那麼六個桌子,其中三個已經有人,空明走到一個沒有人的桌子旁坐下。那店裡的伙記,看到空明的這個樣子並沒有露出一付討厭的樣子,而是非常和氣的過去對著空明說:「您需要什麼?」

「喔,給我看來一碗飯,一斤牛肉,還有一斤的酒。快點。」

「稍等。」

說著就去準備東西去了。空明把包裹放在旁邊的一張??子上面,無聊的看向那三桌的客人,靠著空明的那一桌子旁邊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像是生意人,另外兩個像是他的僕人,生意人的眼睛甚是精明,看到空明的包裹之後,又多注意了幾眼,然後饒有興趣的盯著空明的包裹,或許是從生死線上過來的人,空明對於他的眼神並沒有太多的在意。而他的那兩個僕人,則像是看不到一般,像是他們的主子常常干這樣的活。往外的一桌是是兩個人,一個男的,一個女的,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富貴人家出來的,男的是一個騎士的裝扮,大冷的天,身上卻穿著一套華麗的鎧甲,胸前,有一個騎士的級別標緻和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標緻,金光閃閃,非常引人注目,而那女的,約有二十歲上下,身著一件華麗的魔法袍,從上面的波動來看,應該是水系的魔法袍。由於空明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觀察,兩人感到空明的眼光之後,雙雙的看了過來,這時空明才發覺,那兩人,男的英俊,女的漂亮,或許是許久沒有都沒有見過女人的緣故,空明不覺的多看了那女的兩眼,引得女的一陣不快,剛要發作,卻見空明笑了笑,看向了另外一桌人去,這讓那女又氣又難以發作,臉上的顏色變得更加的精彩,也更加的動人,讓那個原本要來教訓一下空明的護花使者,一時都看呆了,讓那女的直接把對空明的怒火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小聲罵了他幾句,但很顯然那個使者非常的受用,還不時的看到空明這邊來,向他表示善意,這讓空明覺得非常的鬱悶,本來軍人就有一句話叫做「當兵兩三年,母豬賽刁嬋」,刁嬋是誰,空明並不知道,那些人說是一個非常有名的美女,但是豬,空明卻是知道的,如果在一個人的眼中,連最丑的動物都可以比擬頂級的美女,那麼可想而知道,當兵對人的感觀影響有多大。幸虧他年齡還小,只有十五歲,而且當兵的時間也比較短,不然的話,他的感觀就不知道是如何的形容了。最後一桌的人,顯然都是一些南來北往的旅人,他們正在談論著一些天南地北之類的話題,顯然非常的有興趣的樣子,他們的聲音沒絲毫的掩飾,所以整個小店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這讓那兩個貴族之類的男女,有一些不滿,正要發作,卻聽到他們把話題轉到了這一場戰爭上,而且是空明的參加的最後的那一場戰鬥,史稱「寒谷之戰」。讓人聽得津津有味,也讓那兩人的不滿一下子就消失了。就連空明自己這個親身經歷的人都覺得有一點的不可思意,但是最讓空明意外的是那關於汪子生的情況。

「唉,那些士兵真的是讓人痛惜,那麼好的士兵,就這樣自殺了,就連那些參加這場戰鬥的我們華原的士兵都覺得可惜。」其中一個嘆道。

「更可惜的是他們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最令人可惡的是那個狗屁劍聖,叫什麼來則?哦,叫汪子生,真是汪有此生,他自己早就準備好了退路,卻讓那一千多人去送死。」

「是啊,哼,他趁著大家看著那些士兵自殺的時候,偷偷的用傳送捲軸傳送走了,哼真是丟人,現在全國的人都在嘲笑他,他在卡里還是很有滋味的當他的劍聖。那些士兵算是白死了。」

「聽說這一次的攻擊是有人故意泄露給皇帝知道的,讓我們華原早早就準備好了埋伏,是不是?」

「那當然,但是可惜以,以五萬對一千,仍然戰死了一萬多人,其中有很多都是高級劍師和大劍師,甚至於還有魔導師和大魔導師被殺的,即使是伏擊也是付出了令人慘痛的代價啊。」

「聽說那些卡里的士兵有那麼強的實力全是哈維帝國背後支援那些葯。」

「除了那些王八,還有誰對我們華原的事情那麼上心。」其中一人恨恨的說道。


聽了這些話讓空明沉默下來,眼神也變得有一些暗淡,他是當事人,而他卻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執行命令,結果卻是讓人送入一場必死的局中,如果說那劍聖跟著一起死,那起碼他的心中算是有一點點的平衡,但是明顯的擺有那裡,汪子生早就有了退路,所以他在攻擊的時候並不積極,而其中造成的後果,就是讓他們承擔了另外一劍聖的怒火。而他們只不過是人家的一枚棄子,想到這裡,讓空明有一種心碎的太平感覺,如果不是他是一個魔武雙修的人,如果不是他是一個空間魔法師,如果不是他在最後的時間裡想出一個金蟬脫殼的方法,那麼他永遠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像。想到這裡,空明把包裹拿到檯面上,重重的一砸,「夥計!」大叫了一聲,把所有的人都驚住了,不知道這個看起來不怎樣的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其他的客人剛想叫罵,那個女的已經站起來,用手指著空明了,但是就在這時,空明毫不掩飾的將他那高級劍師的壓力,還有殺氣釋放出來,壓得所有的人呼吸都有一些困難。而那個女的更是在空明重點照顧的壓力之下,一下子就坐了下來,臉色也有一點的蒼白。看到如此,那小店的夥計臉色變了好幾回,但是終究是走了過來。

「請??請??問,先生,有什麼吩咐?」

「這裡有二級的各種魔獸的魔核十餘個,你去給我買幾套做衣服來,還有一把上好的雙手劍,其餘的就換成錢,飯錢也在這其中,先把酒端上來。」空明從包裹之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八袋子,扔向那夥計。

那夥計忙著接下,然後趕緊將一壇酒和一盤牛肉送上來,然後與老闆說一聲之後,就跑出去找錢去了,空明並不擔心那夥計會逃跑,畢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收起那震人的氣勢,在別人的驚異之中,空明右手拿起那壇酒,左手拿起一個大碗,嘩嘩的倒滿一碗,酒水滿滿的溢出來,空明才停下來,然後,將酒端起,向著卡里的方向,高舉停了停,嘴裡默念些詞,然後將酒一字的倒下來,做完這些之後,又倒了一碗酒,一口氣喝完了,筷子夾起幾塊牛肉,一口吃下,然後又倒一碗酒,又是一口肉,就這樣,空明不積知道喝了多少酒,吃了多少肉,過了多少時候,他的人已經有一些恍惚,卻仍不停的吃著喝著,但是令人驚訝的是不論他吃多少,喝多少,卻總不見他有吃飽的樣子。看著他的那個樣子,那兩個貴族就是更加的討厭了,臉上顯出一付不奈煩的樣子,看來如果不是再等些什麼重要的人,他們是不會在這種地方久呆,更何況還有空明這樣的人在這裡。空明仍然在吃著,在隱約之中,他感到有人坐他的對面,抬起頭,他看到了一個年輕人,也是一付貴族的樣子,也是一付小白臉的樣子,和善的對著他說著一些什麼,空明並沒有聽懂,便以為他也是來喝酒的,於是就叫道:「夥計,再來一付碗筷,我在與這位兄弟喝一杯喝,喝,哈哈」。話沒有說完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那人聽到了他說的話竟然也沒有意見,就這樣,兩又叫了許多的酒和菜,喝著喝著空明便在那年輕人面前擊拍高聲吟唱一首古老的詩歌。

「拔出長劍啊身穿鐵甲,

攻擊敵陣殺穿敵血,

隕石天降烈火焚燒,

戰士英勇的叫喊,

向前向前,

卡里的勇士,

用你的長劍護衛著美麗的家園,

跟著那英雄的旗幟,

揮動著手中的長劍,

看那天空為之變色,

大地正在動搖,

英雄的鮮血護衛著那至親的親人,

踏著敵人的屍體,

塗抹著敵人的鮮血,

向前向前,

天佑卡里,天佑家園,天佑我的親人,


向前向前向前!!」

一直喝到空明不醒人世。在酒中,他那綳了一年多的弦終於放了下來,就像回到了那個小村,回到了老法師的身邊一樣。畢竟他的年齡還是只有十五歲,正是學習的季節,卻要上戰場去殺人與被殺。

看著喝醉過去的空明,那輕年人並沒有動,也沒有醉,渴醉的空明並不知道,他是卡里人的事情就在這醉酒之中讓人知道了,只是那年輕人似乎並不在意,只是微笑的看著空明,他的旁邊站著幾個人,其中兩個正是剛才坐在旁邊的那兩個男女。

「公子,我們要早點走了,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再不走的話,就到不了前方的城池了。」在他後面站著的一個中年人說道。

「古宇,你說他是一個高級劍師?」那輕年人問道。

「是的,公子,我的感覺不會有錯,而且從他發出的氣勢來看,他還殺過很多的人,因為他身上的殺氣很重,即使我們是一個級別的人,我仍然感到他身上那冰冷的殺氣,讓人心折,而且他也是一個卡里人啊。」那個男的回答,他顯然是知道他的公子想做些什麼。

「你說他可不可以為我所用?我不管他是卡里人,還是其他的什麼人。」那輕年人接著問道。

「我想不會,公子。」在他身後的一個管家似的人說道,「這種人只適合做朋友,而不是下屬。」

「唉,如果不是有急事,我想我們應該可以交個朋友。」那輕年人接著說,「走!」講完之後,他身後的管家給了店主一些錢,並且把空明的那一份都算進去了,並讓人不要打擾空明的休息。空明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天亮。看著桌子上那乾淨而豪華的衣服和一把可以算得上是精品的雙手劍,空明呆了呆,問那夥計:「夥計,這就是你為我買的衣服和劍?你該不會把我的錢給我花光了吧?」

「這不是我買給你的,在這個小鎮哪裡有那麼好的衣服和劍!這是昨天那一位和你一起喝酒的公子,留下來給你的,並且讓我告訴你,如果有困難可以去找他,呢,這是他的名片。」說完就遞一張紙過來給空明,空明接過之後,看都沒有看,就一把撕掉了,「你給我買的衣服呢?給我拿出來。」空明順手問道。

「我這就去給你拿。」夥計看到空明這個樣子,飛快的跑到去將給空明買的衣物拿了過來。空明到店裡面將那一身的衣服換完之後,將換下的衣服一把火燒掉了,然後將那多的衣物放到了包裹之中背到身上,一把抓起那人送的那一把長劍,提起一壇酒,便揚長而去。 沿著華原帝國修建的大路,空明一直向著帝都的方向走去。為了修鍊,空明沒有去買一隻馬或是魔獸用來代步,他背著長劍,一個小小的包裹,穿著一身的單衣,就這樣走在那冰雪融化的大路上,大路上不時的有行人經過,有的是一群人在一起走,有的也像空明一樣,獨自一個人走路,有的是步行,也有的是騎著馬、獨角獸或是一些別的魔獸,更有許多的商人或是有錢人是坐著馬車行進的。而在這個過程中,空明也看到了形形色色的各類的人物,也聽到了一些人與人之間的事情,他感到是非常的有趣,心態也慢慢地發生了變化。在行進的過程之中,他知道了傭兵的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混在各種各樣的隊伍里,到各地去遊歷,而那些老一點傭兵,甚至於還是一本大陸的活字典,從他們可以看出老獵頭當年可能也是一個傭兵。於是空明決定,去一個傭兵工會去進行登計,他也要去做一個傭兵,只是為了學習更多的東西,這一個決定,讓空明在日後的生活與戰鬥之中,受益非淺。

走進傭兵工會的時候,空明身上的包裹已經不見了,在來到這個叫做封城的城市的時候,他將他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除了那把長劍之外,都賣掉了,而所得到的錢只留下了十幾個金幣做為應急,其它的則是發給了城市之中那些流浪的小孩子。所以現在他的身上只有一把長劍和十幾個金幣了,其餘什麼都沒有了,他那些書包括火龍鬥氣則是在戰鬥之後,被敵人從他的身上扒走了,換冼的衣服也給那些受凍的小孩子。在傭兵工會之中,走到一名工作人員的前面,空明車輕路熟的辦完了所有的事情,現在已經是一個九級的傭兵了,花了一個金幣,但是他則是多了一個傭兵的魔法徽章,上面記錄著他的傭兵等級和他的劍士級別,高級劍師。這是空明第一次做傭兵任務,空明站在傭兵工會的大廳裡面,像別的單個的傭兵一樣,等著一些需要僱用傭兵的僱主來挑選,當然他們也可以去傭兵工作的櫃檯上挑選適合於自己的一些任務來完成,通常,一個任務都是有一定的級別規定的,什麼級別做什麼任務都是有明確的規定,這不僅僅是為了防止有人不夠能力卻想著去一步蹬天,還是為了保護那些能力級別比較低的傭兵的收入。

空明饒有興趣的看著那些進進出出的傭兵和僱主,在他看來這也是一種修行。或許是空明的年齡比較小的原因,臉上還是顯得比較嫩,雖然他經歷了一年的軍旅生涯,但是那只是讓他的臉上多了許多的剛毅,卻無法改變他仍然是一個少年。空明站在那裡沒多久就有幾個人來雇傭他,但是空明一聽,就直接讓空明有些無語了,不是讓他去保護小孩子,就是讓他幫小孩打架,或者是讓他去打掃一下衛生,這些東西真的讓空明有些哭笑不得。最後,空明時在是忍無可忍了,就直接走到那傭兵工會的櫃檯去從上面挑一個保護商隊去華原帝都的任務。那個任務是一個只招傭兵團隊的任務,但是它需要好幾個團隊才會走,只有這樣子才會讓他們的那個商隊有安全感。無奈之下,空明只能再花費一些錢來註冊了一個傭兵團,只有一個人的傭兵團。叫「孤狼」,這只是一個一級的傭兵團。當工會的人員把那個僱主叫來的時候,那個僱主一看空明,心裡就是非常的不爽,因為空明看起來年齡實在是太小了,空明也沒有解釋,只是把氣勢稍為外放一些就直接把那個僱主壓得透不過氣來,那僱主也是一個劍士,但是只是一個三級的劍士而已,長年的奔波讓他對各種級別的人物的氣勢有了個十分靈敏的感覺,一見空明的氣勢和伴隨著氣勢而來的殺氣,他就知道,他請到了一個高手,因為級別可以是修鍊而來的,也可以是藥物崔出來的,但是殺氣卻是只能在殺戮之中積累起來的,是一點都作不得假的。他的態度一下子就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變,這倒是讓空明一下子不知所措,但是空明在表面上卻一點都沒有表露出來,仍是一付高人的樣子。待到兩人之間談妥價錢和一些路上要注意的事項,工會裡的人員就為空明的將所做的任務進行了登計,並用他的傭兵徽章在那個櫃檯上的一塊石板上面劃了一下,空明只看到在石板旁邊的一個水晶球上面直接就顯示出空明接的任務的類型與級別,而空明的傭兵徽章也閃過了一下,顯然是將空明的任務也輸入進去了。把徽章交還給空明,便不在理會空明和那個僱主,徑自走回去了。空明與僱主約好了一個時間和地點之後,就離開了傭兵工會,他要去進行一下魔法的認證,因為聽說魔法師是由國魔法工會養著的,每個月工會會發給魔法師以一定的津貼,原因,空是並不清楚,不過有這麼一條增加收入的途徑空明自然不會放過,更何況他進行魔法認證最為主要的是要進入魔法師這個??櫻?揮薪?肓蘇飧鋈ψ櫻??拍苷業揭桓齪玫睦鮮?囪?埃?岣咚?哪xǎ??換嵯褚砸鄖暗哪歉鮁?櫻?桓鋈嗽諞桓靄氳踝擁慕痰賈?孿姑?鰲6?xㄊΦ那看螅?謖匠≈?纖?墒羌?兜靡磺宥??模?j靠成卑胩歟?鄣冒腖潰??被溝檬筆鋇牧糶牟嘔嶸彼蘭父齙腥耍??斃悅?共揮勺約赫莆眨?壞┮?俗14猓?敲蠢腖讕筒輝讀恕5?悄xㄊ?筒灰謊?耍?桓瞿xㄏ氯ィ?還蓯撬?頰展セ韃晃螅?芰Σ還壞囊桓刪褪且淮筧海??湍xㄊΣ畈歡嗟囊慘?姆岩恍┒菲?幢;ぷ約海?褂幸桓鱟鈧饕?木褪悄xㄊu謖匠n鮮歉鞴?氐惚;さ畝韻瘢?淮筧旱惱絞烤馱謐約旱鬧芪В?胍?彼酪桓齜ㄊΓ??淺k?芄煌黃普絞康姆老擼?蛘呤喬斃械椒ㄊΦ納肀卟趴梢裕??悄且?卸啻蟮奈o眨慷?乙壞┍環11志褪潛蝗嚎俚畝韻螅??技懿蛔±嵌啵?慰鍪塹獵艉徒j浚康比輝謖匠n瞎セ髂xㄊΦ淖鈧饕?氖侄尉褪怯媚xㄊx閱xㄊ?蛘呤怯霉??幀2寮?幀9妒??取:吐繁叩男腥舜蛺?宄?xㄊ?ぷ魎?詰奈恢彌?螅?彰骶拖蜃拍xuせ嶙呷ァ?p>華原的城市與卡里卻實不一樣,這不一樣並不是說的是建築,而是這裡的管理和生活。在卡里,即使是像現在的天氣,一般都會有一些行乞的小孩在大街上流浪,而這裡則是很少見到這種情況,空明也是在進城的時候由於路不熟,有迷失的時候遇到了二個小孩才找到了一個小小的院子,那是一個專門收留流浪的小孩的,那院子里有幾個大人在,空明看到如此就用身上的錢買了此衣物給他們才走開。但是如果是在卡里,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空明本身就是一個棄兒,如果不是那些小孩子之間的照顧,早已不知道在哪裡凍死或是餓死了。在看到華原的這種情況時,空明對於華原的心中的敵對情緒減少了許多,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許多戰友是死在他們的手上的話,他的心中是一點的敵對情緒都不會有的,畢竟卡里原來也是華原帝國的一部分。還有這裡的平民生活明顯比卡里要好上許多,他們的臉上安祥平靜,這肯定是因為不會太為生活擔憂的原故。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空明只是出於一種劍士的直覺才會不停的觀察著周圍的事情,這只是一種習慣而已。

過了許久,空明終於在穿過了大半個城市之後,找到了魔法工會,這是一幢古老而高大的樓式建築,工會的大門有三米多高,而在大門的上邊在一個魔法工會的標緻,那是一個老年的魔法師手裡拿著一根魔法杖,正在釋放魔法的樣子。在魔法杖的頂端有著一絲的魔法力在閃耀的情景。而在魔法工會出入的人很少,空明在外面徘徊了半天,只是看到幾個胸前配帶著魔法師標緻的人進入了魔法工會,而且從級別上來看,級別都不是很高,觀察了半天之後,空明終於走進了魔法工會,在工會的大堂裡面顯得非常的冷清,就如同外面的春寒一般,在進入大門之後,空明看到在左邊的地方有一個小牌,上面寫著接待處,空明走到裡面,看到一個年輕的二十幾歲的魔法師正在一絲不荀的看著一本魔法書,空明在旁邊站了很久,他都沒有發覺,這讓空明顯得非常的不自然,最後空明用手掩住嘴,小聲的咳嗽了幾聲,那個魔法師才反應過來,他尷尬的站起來,看到空明是一名劍士的裝束,心中有些惱火,用一種不耐煩的語氣說道:「請問,閣下有什麼事情?」任誰像他那樣子被人打斷了學習都是不太高興的,空明並沒有計較,而是平靜的說道:「我是來進行魔法師評定的。」聽到空明的那一句話,那個學徒明顯的有一些轉不過彎來,雖然他也知道有的魔法師選擇的是魔武雙修,但是卻從來沒有看到過,畢竟魔法師的大量時間都是用來冥想與魔法研究,否則的話是不會有一點點的進步,更何況是選擇魔武雙修的人還要修鍊武技,時間更是不夠了,所以一般的魔武雙修就代表著雙樣都懂,兩樣都不通,當然,也有許多的人選擇魔武雙修,只不過他們是將重點傾向於一邊,另外的一邊只是作為一種鍛煉,不過他們通常都是魔法師兼修武技,那是為了有一付好的身才,這樣的人通常都是貴族。但是眼前的人明顯就是一個劍士,什麼時候劍士也開始學習魔法了,看來不是自己的跟不上時代,而是這個時代變化實在太快。空明看到他驚呆的樣子,心中有些好笑,只好又尷尬的咳了幾聲,總算是把這個魔法師給驚醒過來。

「讓你見笑了,你原來是幾級魔法師?」

「呵呵,我沒有評定過,現在就是來進行評定的,在這裡共能評定幾級?都有一些什麼規定?」

「也沒有什麼規定,評定魔法師是不需要錢的,前提是你必須是魔法師,一旦你沒有成為魔法師,那麼你的評定費用將由自己來出,知道了吧?」魔法師說道。

空明點了點頭,表示清楚之後,那魔法師就直接帶他去進行評定。但是讓空明疑惑的是為什麼工會會派一個魔法師來擔任守的,難道就現在的魔法師多到可以用來守門的地步?但是空明又不好意思去問那個魔法師,想必他也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走到一個房間的前面,那人指著說,「從這裡進去,裡面有專人給你進行評定,你只要按照他說的做就可以了。」說完自顧自的走開了。空明輕輕地敲了敲門,只聽到裡面有人叫了一聲「進來」,空明推門而進,只看到這個房間並不大,裡面只有一個人,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魔法師,空是雖然也是一名魔法師,但是對於魔法師的徽章上的表示並不清楚,所以也無法從那個徽章下面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作為一名高級劍師,一名從戰場上下來的人,他清楚的感覺到,眼前的人是一個強大的魔法師,不是他所能比擬的,於是他向著那個老法師敬了一個不太標準的法師之間的禮儀,那個老法師饒有興趣的看著一身劍士裝束的空明,微笑的說道:「你是幾級劍士?」

「六級劍士。」空明機械的回答,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任何人都可以從他的徽章上看出,雖然他把徽章收了起來。

「魔武雙修,哈哈,很處沒有見過了,你是主修鬥氣還是主修魔法。」老法師接著問。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兩者都在修鍊的,也不知道那個是主?」空明很自然的說道。

「呵呵,有趣的小夥子,你的老師沒有告訴你魔武雙修的弊端嗎?」

空明搖了搖頭。

「呵呵,看來人老了也有一點羅嗦了,來把你的手放在這個小晶球上,輸入的你的魔力。」老法師指著桌子上的一個白色的水晶球講道。

空明走向前去,在那個水晶球前站定,將右手手掌放到了那上面,然後將魔力慢慢地輸進去,只見那個水晶球開始從中間那裡變成了紅色,很快,紅色就將整個球都染成了紅色,而在紅色之中,夾雜著一小半的白色,兩種顏色可謂是徑渭分明,並沒有融合在一起,水晶球越來越亮,直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就再也沒有變亮了,隨著水晶球不斷的變化,那個老法師,也是越來越驚訝,「呵呵,雙屬性的魔法師,唔,以火係為主,空間系魔法為輔,有意思,呵呵,居然是空間系的魔法師,真是少見啊。初級、中級,唔,竟然是一個高級魔法師,看樣子是剛進階沒有多久的,小夥子不錯,想不到,哦,可以停下來了,你即使再輸入也沒有什麼變化了。」看到空明還要使勁的輸入魔力的時候,老法師高興的說道,聽到這句話,空明才把魔力停下來,一臉期待的看著那個老法師,那個老法師看到空明的這個樣子,心裡是更加的高興,「你放一個四階的魔法。」說著他隨手布置了一個結界,不讓空明放出的魔法損壞這裡。只是他把結界布置好了之後,就聽到空明說:「對不起,我沒有學過,四級的魔法。」

「你沒有學過四級魔法,不可能啊,這隨便在一個魔法工會都有四級魔法書店賣,怎麼可能沒有學過?」那老法師奇怪的說。

「我確實是沒有學過,否則就是不用測,我自己也會知道我自己是一個什麼級別的魔法師。」空明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