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但是,你要這樣。」葉紅袖忽地抓起蘇墨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蘇墨下意識的想要臭回去,卻被阻止。蘇墨無奈的看著她,麵皮紅潤。葉紅袖也很是不好意思,小聲的說道,「從現在開始,你要慢慢的熟悉我的身體,否則的話,你總是這樣和我劃分距離,我什麼時候才能過門?」

蘇墨為難的看著她,「那也不需要這樣。」

「可是我知道你喜歡我這裡,嘻嘻。」葉紅袖不再多說,閉上自己的美目,緊緊的抱著蘇墨就要睡去。蘇墨臉上火辣辣的生疼,像是被人揭露了糗事。

……

天道山,長林小道。

錦繡望著來人,嫣然一笑。


石敢當忍不住的打個寒顫,有些不悅的說道:「你就是錦繡?神族的錦繡?」

「是的,我是錦繡。」

「真長得跟個女人似得啊。」石敢當自言自語,又道,「久仰大名,求賜教。」

錦繡微笑著望著他,「我好像在神族並沒有什麼大名,你也只是聽說過我一二而已,何來的久仰大名?」

「我只是客氣一下,但我知道,神帝的兒子,絕對不可能是個酒囊飯袋。以前我們沒有機會,現在是個很好的機會,何不打一場?」

「妖族八少,你只排在第五位,我不認為你會是我的對手。」錦繡的話語里,沒有任何的輕視之意,而像是在訴說一個事實。

石敢當也不生氣,因為他認為錦繡有這樣的資格說這樣的話,哪怕是他輕視自己,在沒有打過之前,也難有定論。與其爭吵著說狠話,那會是一件特別沒有意思的事情,也不是自己的性情。「我想和蘇墨打,但是紅袖不同意,最後我只是和那個叫靈道的討厭傢伙打了一場。我來的時候就知道你在天道院,所以你是我第二個想要挑戰的人。」

「你覺得你會是蘇墨的對手嗎?」錦繡問。

「我不知道,沒有打過,所以不好做定論。」

錦繡點點頭,轉身離開,「演武場等你。」

石敢當急忙跟上。

這一夜,天道山上很是吵鬧,因為演武場本就有弟子在互相切磋,結果錦繡和石敢當到來,兩個輪迴境的交手,當真是搞的驚天動地。沒有人會生氣兩個人是在擾亂別人的休息,反而是感覺到了不同之後,有的人急忙起床前去觀戰,有的人則是繼續強制自己休息。

蘇墨睜開眼睛,靜靜的聽著山上偶爾傳來的打鬥聲。懷裡的葉紅袖睡的還很香甜,蘇墨將自己放在那飽滿而又柔軟的雙峰上收回,輕輕的捂住葉紅袖的耳朵,生怕她被吵醒。

葉紅袖伸出手來抓住蘇墨的手,直接塞進自己的衣服里,又將蘇墨抱的更緊一些,「是石頭在打架,肯定是找錦繡去了,要不就是去找天道院別的高手去了。」

蘇墨無奈苦笑,暗暗責怪自己還是醒的晚了一些,讓她也跟著被吵醒了。

「石敢當……本尊是什麼?」

「靈石。」葉紅袖眼睛都不睜開,小聲的說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

「他是妖族八少之一,排名第五位。潛力無限,一直被族裡很多前輩看重,和人族的八玉不同,八玉講求的是名氣,看重的是人氣,而八少則是八大妖皇鼎立推薦的,我母親是名義上的老師,下面會有幾位大妖師負責指點傳授修行。」

「那……八少都想當你的夫君嗎?」

「問這個幹嘛?」葉紅袖突然睜開美目,好奇的看著蘇墨。

蘇墨有些不好意思,「我想了解的更清楚一些。」

葉紅袖很開心,很開心蘇墨在意石頭幾個人,「不止是八少呀,也有妖皇在打我的主意呢。還有很多族群的族長或者是族長的兒子什麼的。你以為都跟你似得,不知道珍惜?你知不知道,我可是龍族,而且是神龍血脈,區別其餘的龍族,和我在一起會有很多好處的好不好?」

蘇墨笑,「有什麼好處?可以吸食你的龍血?」

葉紅袖白了他一眼,又有些臉紅的說道:「要是,要是得到我的身體的話,長久下去會,會對他們有很大的好處的。對你們人族我不清楚,但對妖族,是絕對有著和你一樣的功效的。」

蘇墨恍然,龍族為萬靈之首,是最為神奇的種族之一,人們常說龍的一身都是寶貝,雖是有些誇張,但也絕對是有著一定的道理。

「睡吧。」葉紅袖困意滿滿的說。

蘇墨想要抽回手,被葉紅袖瞪了一眼,只好又將手放了回去。

天道山上的吵鬧一直持續到很晚。

最終的結果也沒有出乎大家的預料,石敢當被錦繡擊敗,受了一點兒輕傷。石敢當很是滿意自己這一場戰鬥,並不以失敗而自責或者懊惱。反而是拿出一本小冊子,將其翻開以後,在錦繡的名字後面,輕輕的打了一個勾,並歪歪扭扭的標註好自己何年何月挑戰的錦繡,並且落敗。錦繡隨意的瞥了一眼,發現這本小冊子上寫著很多人的名字,第一個名字就是蘇墨,而自己則是排列在第一頁的末尾,在自己名字之前,還有很多人。

「這是什麼?」錦繡好奇的問了一句。

「我這次來人族之地要挑戰的人。然後記錄下來,鼓勵自己。」石敢當頭也不抬的說。

「看來你要挑戰很多人。」錦繡說。

「當然,除了我妖族的對手之外,還有人族和神族甚至是魔族的一些人,都是要挑戰的。不然的話,我怎麼知道我到底是個什麼修為?看境界這種事情不適合我,我這個人一般不相信這些東西。」石敢當將小冊子收起,扭頭看了一眼東方的魚白,「好了,我回去休息了,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和你交手。」

錦繡笑著點點頭,看著石敢當離去。

演武場上還有很多人。

這些弟子驚訝石敢當的實力,也驚恐錦繡的實力,想著在兩個人這個年紀,能與之匹敵的,恐怕就只有蘇墨。

錦繡轉身離去,邊走邊想著剛才石敢當的那些話,忽地覺得,自己似乎也應該向他學習,向很多人學習。蘇墨一直都是在這樣做,不管什麼樣的人挑戰他,他都會欣然接受,然後充分的尊敬對手,並將其擊敗。大大小小的戰鬥中,他不斷的積累著經驗,或許這就是他變強的秘訣?固然這樣會很累,但……應該會很充實。

自己需要不需要也弄個小冊子,上面寫滿了人呢?

錦繡笑了起來,認為石敢當那樣的做法有些傻,自己這樣的人,著實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但在自己的心裡,的確是有著一本小冊子,上面記錄了很多人。而且排在第一位的,同樣也是蘇墨。只是還不到時候啊,錦繡暗暗的感慨著。

天色很快就明亮起來,世界跟著一起蘇醒。天道山下來了很多人,來了很多神族乃至妖族的人。這些人相互對望了一眼以後,各自都沒有理會對方,沉默的上山,沉默的拿出自己的薦書,沉默的加入天道院,成為天道院的挂名弟子。

這些人很多早就已經小有名氣,甚至是有著鼎鼎大名。這些都是未來聖院的第一批弟子,也是聖院的未來。過了沒多久,道門的人來了,將一封告示貼在了天道山下。告知天下群雄,除非是道門批准,任何人不得在蘇墨準備衝刺明年三月舉行的蒼穹盛會期間前來騷擾他的修行,違反者,道門必究。 道門出面,誰敢不從?

蘇墨起床以後,在葉紅袖的服侍下洗漱完畢,去吃早飯。

院子里靈道早就醒來,正在院子里耍弄著自己的那根鐵棍。清楚而又絕對眼花的看清楚了葉紅袖是從蘇墨的房間里出來的,當場就怪叫了起來。蘇墨狂汗,萬沒想到這個混蛋竟然會起這麼早,而且自己之前出門的時候竟是沒有發現他就在院子里。但蘇墨還是故作鎮定的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此走向前院。

靈道急急的沖了過來,一把將兩個人攔住,一副搶劫的架勢。

「什麼情況?!」

靈道看看蘇墨,又看看葉紅袖。

蘇墨道:「什麼什麼情況?」

「昨晚你倆睡一起的?」

葉紅袖嘻嘻一笑,甜蜜的抱住蘇墨的手臂,也不解釋,就等著蘇墨自己來應對。

蘇墨皺眉,「你和小可憐不也是睡在一起?」

「那能一樣嗎?小可憐是我未來老婆,行動不方便,我要照顧她!我們睡一起又不會做什麼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兩個睡一起就一定要做點兒什麼?」蘇墨伸出手將其撥弄開,徑自前行。

靈道一把拉住葉紅袖,將其拉了回來:「妹子,這傢伙什麼意思?」

「說的很清楚了呀,我們昨晚的確是睡在一起呀,可是我們就只是睡在一起呀!」葉紅袖一點兒都不羞澀,反而還有點兒希望靈道想歪了。

「你倆有病!」靈道想了想蘇墨的反應,再看葉紅袖的反應,確定這倆傢伙的確是只是睡在了一起,沒有做點兒什麼,當即鄙夷起來。

葉紅袖嘻嘻一笑,沒有說什麼,急著跟上蘇墨。

靈道也跟了上去,對蘇墨說道:「我這根鐵棍,起個霸氣點兒的名字!」

蘇墨簡單的看了一眼那根鐵棍,「叫黑山吧。」

「……名字是不是太俗氣了?我要霸氣一點的!」靈道很是不滿意。

蘇墨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肯定會有人當即惱怒。果不其然,沒過一會兒,靈道就乾巴巴的笑了一聲,「黑山好,黑山好,我很滿意,那就叫黑山吧!」

吃過早飯,葉紅袖幾個人跟著唐不二上山,蘇墨沒有去,而是留在了家裡。

破天龐大的身軀從他的面前走過,懷裡抱著大捆的草料。走了幾步,忙不迭的又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放下草料來到蘇墨的身前。

「蘇墨少爺,您找我?」

「嗯,要做什麼?」

「喂牛羊,每天都做這些事情。」

「習慣嗎?」蘇墨問。

「這沒什麼習慣不習慣的,至少在這裡沒有人把我當奴隸。」破天想了想,覺得自己對當下的生活還算是滿意。至少心情上還是相當不錯的,雖然偶爾會被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主人罵上幾句,可從來都是無足輕重的謾罵,丁點兒不會讓自己覺得刺耳。

「我有一些練體的功法,普通人也可修行,事實上這些功法本就是為了給修行之人奠基而特意創造出來的。」

破天一怔,有些驚訝的看著蘇墨:「少爺的意思是……」

「嗯,我希望你能當一個修行者,哪怕不是廣義的修行者,但你體質特殊,天生神力,就這麼虛耗人生做一個普通人,我覺得對你不公平。所以我想試試能不能讓你做一個類似魔族人的那樣的修行者。」

「我……可以嗎?」破天有些興奮,但更多的還是冷靜。

「我不知道,所以我說我們可以試試。」

破天猶豫了一下,然後猛地點頭,「謝謝蘇墨少爺!」

「那好,我去茶桌那邊為你整理一下,你幹完活來找我。」

「好!」破天彎身拎起草料快速的離去。

蘇墨回到茶桌旁,拿出幾本練體的功法來,一一的翻看了一番,旋即又拿出紙筆,一邊想著一邊記錄著什麼。不多時,魅姬搖曳著自己的小蠻腰來到蘇墨的身邊坐了下來,懷裡抱著一隻雪白的貓咪,如同城裡那些貴族夫人似得,盡顯懶惰。

「幹什麼呢?」魅姬好奇的問道。

蘇墨詳細的解釋了一下,魅姬聽后只是點點頭。

「剛才吃飯的時候人多,我也沒問你,怎麼樣,小紅袖好吃不?」

蘇墨狂汗,麵皮紅潤,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嫂子……我們,我們什麼都,都沒做。」

魅姬怔了怔,然後笑了起來:「是打算娶了她再說?傻瓜,蒼穹盛會以後,勢必會有無數優秀弟子出現,屆時不止是人族,神族和妖族的年輕一代子弟也肯定會綻放光彩。我對你有信心,但凡事總是不好說的太死。你就不擔心蒼穹盛會之後,紅袖的追求者會變得更多,而你越來越沒有競爭力?」

蘇墨苦笑道:「我不認為紅袖會被人搶走。」

「你倒是自信,可是你似乎還沒有明白紅袖跟著你,會有多少的委屈。她是妖族的小公主,像是一個花痴似得整天纏著你,不理會世俗的眼光,不理會別人的說三道四。甚至還要給你當一個小的,你知道這對她來說是多大的委屈嗎?還有就是,她的身份現在知道的人不是很多,可一旦到了蒼穹盛會上,她的身份若是曝光了,你認為到時候你們還能像是現在這樣不理會任何人的眼光和評論嗎?全天下的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將你活活的淹死。」

蘇墨沉默著,沒有說話。

魅姬卻是絲毫不顧及他那微微發白的臉色,自顧自的繼續說著:「到時候會有多少人認為你配不上她?又會有多少人認為你這是在侮辱她的高貴?轉而替紅袖感到不值?我承認你這小傢伙的確是個不錯的男人,但我卻不能說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你自認為自己有多大的優勢可以保證紅袖繼續待在你的身邊?門當戶對這種事情,雖然無趣,但很多時候卻也有著很多道理蘊含其中。你如果配不上紅袖的時候,就是你沒辦法保護她的時候,你要好好想想才是。」

蘇墨艱難問道:「那……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儘快把紅袖吃了!然後讓她給你生個龍寶寶先!」

蘇墨瞪眼,說了這麼多的大道理,最後竟然是為了這樣的一個結果嗎?!

「嫂子……我覺得你是在逗我。」蘇墨哭笑不得的說。

魅姬哈哈哈哈大聲笑了起來,懶洋洋的起身,「我去找白白玩了,你好好想想吧。」

蘇墨嘆息,一時間真有種不知道魅姬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在說真的。儘快讓紅袖給自己生個龍寶寶?紅袖才多大?自己才多大?!但是……她說的又似乎有著這麼一些道理。紅袖這樣的女孩兒,定然是會吸引著很多的優秀男人,即便她不是妖族的小公主,恐怕也仍舊會是炙手可熱的可人兒。不顧世俗眼光,跟著一個有了婚約的自己……

破天回來的時候,發現蘇墨正在發獃,也不敢打擾,安靜的站在一邊。

蘇墨深深的嘆息了一聲,自言自語道:「要怎麼做……」


「少爺。」破天以為蘇墨是在和自己說話,不由的搭茬。

蘇墨一怔,這才發現破天已經回來了,急忙讓他坐下來。

「我還在整理,給出你一個合適的修行方式。這幾本功法你先看一下。」

破天急忙接過那幾本功法,滿懷欣喜。

蘇墨認真的考慮了一下破天的體質,又結合了一下手上的這幾本練體的功法書籍。制定出了一個比較合理的修行方案,要破天接下來的日子裡,要嚴格要求自己所制定的方案去修習。同時蘇墨也覺得這樣還不夠,應該更加強化一下破天,於是晚上的時候,蘇墨找李治說了一件事情,希望可以由自己出錢給破天購買一套裝備。

墨家工坊什麼都有,什麼都能做,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這點兒小事自然難不倒李治。李治很快通知了一下墨家工坊那邊,而蘇墨這邊也給紅蓮寫了一封書信。

他想要紅蓮手中那套雙修的功法里兩本練體的功法,拿來讓破天修行。

葉紅袖湊在蘇墨的身旁,看著蘇墨給紅蓮寫信,好奇不已的趴在他的後背上,當看到他竟然要問紅蓮要功法的時候,不由愣了愣,「你要那個幹什麼?」

「給破天用。」蘇墨解釋道,「那兩本練體的功法實屬上乘,破天要想成為修行者,空有蠻力不行。先把身體的強度練上來,我覺得破天潛力很大,你覺得呢?」

「我覺得你這是故意的找機會和你的未婚妻聯繫訴情長。」葉紅袖嘟著小嘴兒,滿是不高興。

蘇墨呵呵一笑,摸摸葉紅袖的頭,沒有說什麼。

「明明天道院里有多麼的練體功法,你卻偏偏去要紅蓮姐姐手裡的那兩本,擺明了就是要找機會和她聯繫。」

蘇墨一愣,「對啊。」

葉紅袖瞪大美目,從不滿變成了委屈,「你看,你都承認了。」

「說什麼呢。」蘇墨敲敲葉紅袖的頭,「我是說我怎麼就忽略了這一點,我完全可以把破天送入天道院修行啊。我之前不能修行,不照樣天道院破例收我了么?那麼破天也應該是可以進入天道院的。若是進入天道院,有那種修行刻苦的氛圍,說不定對他更好一些。」

葉紅袖聽到蘇墨原來是說這個事情,委屈的心思逐漸的消散,拉著蘇墨的小手撒嬌般的搖晃著,「困了,想睡覺。」


「哦,好。」蘇墨笑著摸摸葉紅袖的頭,旋即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她,「那今晚能不能不要被我摸著胸睡覺?」

「你不喜歡?」葉紅袖挑眉。

「會很累的啊……」蘇墨給了一個嚴肅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