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門大比……」

火雲宗主臉上浮現出一抹凝重,眸中寒光如利劍,劃破虛空。

……

「嗷……」

一聲凄厲的慘叫,劃破長空,回蕩在雲嶺山脈之內,一道刺目的靈光衝天而起帶著血色,如長虹驚天。

轟隆!

一頭巨大的蠻熊獸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直接倒在了地上,整個大地震動,灰塵彌散,發發著可怕的氣息。

在巨熊的不遠處,一名白衫男子,渾身籠罩在強烈的靈光之內,抬手一揮,靈光如刀,狠狠的將蠻熊獸的頭顱斬了下來。

「二級蠻熊獸也不是我的對手了,這次內門大比,我看還有誰是我的對手?」男子眸中神光湛湛,散發著凌厲的氣息。

……

轟!

一座巨大的湖泊中驚濤駭浪狂涌,一條長約十多丈,粗若水桶的巨大蟒蛇衝天而起,獠牙猙獰,朝著懸浮在高空中的男子噬咬了過去。

「畜生,死來!」

男子一身火色長袍,背後延伸出黑色的翅膀,閃動著,忽然挪移了出去,躲過了巨蟒的一擊,同時手中長刀一揮,凌空斬落。

轟隆隆!

刀光如柱,從天而降,狠狠地斬在了巨蟒身上,頓時鱗甲亂飛,血光迸射,巨蟒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跌落了下來,再次落入了大湖之中。

男子看到這一幕,神色依舊凝重,目光炯炯,渾身氣息強烈,如火焰一般驚人,盯著大湖之中的波動。

他很清楚,那巨蟒雖然遭受了自己強橫的一刀,但是卻並沒有死去。

嘩啦啦!

湖水激蕩,如潮湧動,忽然變得靜悄悄了起來,這一幕讓男子神色越發的凝重了起來,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感覺。

轟!

忽然,一聲巨響,湖水衝天而起,伴隨著一個巨大的身影,腥風大作,一股令人暈眩毒氣瞬間擴散了開來。

男子臉色微變,長刀一揮,散發著可怕的氣息,直接將毒氣撕裂,黑色翅膀一扇,殺到了巨蟒的面前。

「死吧!」

又一刀落下,火光驚天,足有五丈長短,狠狠的斬在了巨蟒的身上,留下一條觸目驚心的刀痕,皮開肉綻。

男子眸光如刀,身形快速無比,閃爍之間便來到了巨蟒的心臟要害之處,長刀一揮,猛的朝前刺了過去。

「嘶!」

巨蟒如遭雷擊,發出一聲痛苦的嘶鳴,要害之處直接被撕裂,心臟都被刀氣徹底斬碎了,龐大的身軀扭動之間,迅速的跌入了湖水之中。

轟隆隆!

湖水激蕩,如潮狂涌,瞬間便將巨蟒徹底淹沒了,但是卻有一股驚人的血氣升騰了起來,浸透了湖水,盡顯赤色。

看到這一幕,男子臉色一送,身形一晃鑽入了湖水之中。

沒一會,他手上抓著一枚巨大的蛇膽鑽了出來,臉上浮現出一抹興奮之色:「哈哈,有了這蛇膽,我的修為一定能更進一步,內門大比,燕田愚,我一定要打敗你。」

!! 「烈焰真身!」

火雲大殿之後,隨著一聲大喝,一個高大的身影顯現了出來,氣機兇猛,如妖似魔,渾身都散發著驚人的火焰氣息。

乍一看去,好像是一個火焰巨人。

轟!

高大的人影一拳揮出,火焰如潮,瘋狂涌動,拳風掠過眼前的山石,嘩啦啦之間,岩石彷彿被融化了一般,迅速的成了汁水,流淌了下來,發出滋滋滋的刺耳之聲。

「好,師弟,你的烈焰真身已經修鍊到了第五層。」

不遠處,一個相貌普通,但是卻笑的異常燦爛的男子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聲叫好了起來。

「不愧是火靈之體,對於火焰感悟遠超我等,烈焰真身在你手上才算是真正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師兄謬讚了,小弟還差的遠呢,呵呵。」

火焰散去,高大的人影顯現出來,竟然是與吳昊一同進入火雲宗的張空,正笑著朝男子說道。

「師弟你無須自謙,這一次內門大比,以你的實力一定能大放光彩,依為兄看,一些前些年的內門強者也不一定是你的對手了。」

男子繼續道:「至於與你一同進入宗門的那些人,除了那個吳象以外,恐怕沒人能對你造成威脅了。」

六十年代饑荒記 吳象么?」

張空喃喃自語,不知為何腦海中卻浮現出了那個一身青衫的少年,他,恐怕也不會讓我失望吧?

……

轟隆隆!

火雲峰上,一座普通至極的草廬旁,一名氣息渾厚,身形高大的少年一拳揮出,大地震動,土黃色的光芒衝天而起,波動極為可怕。

嘩啦啦!

一時間,土崩石裂,眼前的大地彷彿遭受了可怕的一擊,一條肉眼可見的寬大溝壑迅速的成型。

「犁山拳果然威力強大。」

看到眼前的一幕,吳象臉上浮現出滿意之色,身形一晃,忽然朝著不遠處的一塊五丈巨石撲了過去。

他渾身湧現出強烈的光芒,彷彿盔甲一般,將其身形緊緊籠罩住,雙拳如鑽,狠狠地砸在了巨石之上。

轟隆!

一聲巨響之後,巨石崩裂,四下飛濺,但是凡是落在了他身上的全都化成了齏粉,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

「哈哈,土元真鎧小成便有如此威力,這次內門大比,我一定要進入前十。」吳象哈哈大笑。

……

「師妹,你的五色玉羅掌已經達到了大成,威力強橫,靈脈境中除了少數人,已經極少有人能抵擋住了。」

雲霞殿,水若寒看著正在演練掌法,渾身散發著五道光芒的吳菲雪道。

「師姐,五色玉羅掌雖然厲害,但是我修為還是有點低,才達到靈脈境五重,內門大比恐怕連前十都進不了。」

吳菲雪收掌而立,俏臉上浮現出一抹苦惱之色,直接道。

「這個你也無需擔心,丹藥殿的薛殿主已經煉製出了造化丹,師尊已經前往要幫你求來一枚,到時候你突破到靈脈七重境界應該不成問題。」

水若寒寵愛的看了吳菲雪一眼,笑著說道。

「真的?」

吳菲雪聞言大喜,笑著道:「太好了,這樣的話,倒是我比吳昊應該不會差多少了,到時候大比中嚇他一跳。」

「吳昊……」

水若寒一愣,心中頓時浮現出吳昊的樣子,神色一陣複雜,暗道他連靈光境強者都能斬殺,師妹,你想與他相比,還差的遠啊!

……

山腹之中,狹小的空間中。

吳昊渾身都籠罩再來次強烈的光芒之中嗎,背後四道靈脈晚宴,滲透進入了虛空之中,汲取著源源不斷的靈氣。

至於丹田之內的小塔,也源源不斷的噴湧出磅礴的青色靈氣,幾乎不需要轉化,直接就融入了他的體內。

一時間,他體內的靈氣水漲船高。

砰!

就在此時,一聲輕響,一股強烈的青色光芒驀然從他天靈之中激射而出,如長虹一般沒入虛空之中。

嘩啦啦!

虛空震動,一道介於虛幻真實中的靈脈迅速成型,散發著強烈的氣息,死寂深沉,紮根於虛空。

「靈脈境五重,終於成了。」吳昊睜開眸子,溫潤如玉,卻有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閃即逝,讓他憑空多了一絲神秘氣質。

隨後,他抬手一抓,一個玉瓶出現在了手上,他看了一眼,便從其中倒出了一顆明亮至極的丹藥。

造化丹!

之前,他修鍊並沒有藉助造化丹的力量,而是打算在突破到了靈脈境五重之後在利用造化丹,以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造化丹的話,就算不能突破到靈脈境第八重,突破到靈脈境第七重應該不成問題。

當下,他也不遲疑,張口便將造化丹吞入了腹中。

剎那間,一股奇異的氣息從丹田之中升騰了起來,眨眼便擴散到了四肢百骸,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充斥周身。

與此同時,那氣息竟然還進入了識海之中,他只感覺靈覺彷彿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似的,瞬間就膨脹了起來,漸漸升高,進入了虛空之中,如明鏡一般,虛空一切事物都倒影在了其中。

透過虛空,靈覺不由自主,甚至不受控制的進入了靈脈之中。

與之前不同,靈覺有造化丹氣息的保護,竟然沒有收到攻擊,而是彷彿本來就與靈脈一體一般,瞬間融入了其中。

一瞬間,一股滄桑浩大,無邊偉大的氣息便從心靈中升騰了起來,吳昊感覺到了強橫而兇猛的氣機。

「這是……」

吳昊心頭震動,彷彿與靈脈一體了似的,竟然感覺到了靈脈那蒼茫浩大,億萬載沉澱的氣息。

這股氣息是如此的浩瀚偉大,竟然一瞬間讓吳昊感覺到了無窮的渺小,就好像自己在面對一個巨人一般。

火雲峰中這條靈脈乃是雲嶺山脈的支脈,更是東玄山脈的小支脈,孕育成型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歲月。

吳昊靈覺融入其中,立刻就感覺到了靈脈中沉澱的歲月滄桑,頓時他就好像經受了洗禮似的,心情也變得浩大滄桑了起來。

一股明悟漸漸從心中升騰而起,飄忽之間,他覺得自己就是靈脈,蟄伏在大地深處,不斷壯大,滋養萬物。


靈脈有靈,吳昊此時卻好像在與靈脈之靈交流。

漸漸地,他進入了一種極為玄奧的狀態之中,渾身氣息都彷彿變得深沉微妙,每一個肌體都在震動,隱隱有一種靈脈的氣機。

在他背後,五條靈脈竟然漸漸虛幻了起來,彷彿融入了虛空,幾個眨眼之間,便消失不見了,無影無蹤。

至於他身上的氣息,卻越發的隱晦,浩大,一股混芒浩瀚的氣息緩緩的逸散了出來,令人震驚。

就這樣,狹窄的空間中,吳昊彷彿死去了一般,周身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波動,只是肌體散發光芒,如美玉一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吳昊緩緩睜開了眸子,淡漠、無情,彷彿經歷了人世間的各種滄桑,多了一股歲月的沉澱。

不過他身上的變化卻十分明顯,每一寸的肌膚都晶瑩如玉,瑩光閃閃,甚至毛髮都閃爍著異樣的靈光。

!! 「過了多久了?」

吳昊開口,聲音僵硬,竟然沒有任何的語氣變化。

隨後,他的眸子轉動,身上漸漸多了一股生機,給人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好像一個死物化人一般。


等到他漸漸恢復正常,周身蕩漾的靈光也漸漸的消散,最後變成了極為普通的樣子,沒有任何靈氣波動。

若是此時有人看到的話,一定不會認為吳昊是一個武者,周身竟然沒有絲毫的靈氣波動,實在是古怪至極。

「呼!」

吳昊緩過了神來,好像明白了一切,先是打量了一番周身,忽然心神一動,一股強橫的靈氣衝天而起。

刷!刷!刷!刷!刷!刷!刷!

剎那間,他的背後靈光涌動,七條靈脈迅速的出現,如靈蛇一般蜿蜒,紮根虛空,散發著恐怖的波動。

一條紫色,六條青色,全都粗大至極,遠超之前。

「靈脈境七重?」

吳昊遲疑了一聲,竟然不敢確定,此時他的實力比之閉關之前,何止增長了十多倍,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般的武者,就算是靈脈境五重突破到七重,也不可能實力增長如此迅猛,現在他有一種感覺,自己儘管沒有達到靈光境,卻並不比靈光境遜色多少。

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十分微妙。

至於為何會出現這種感覺,在吳昊看來,應該是造化丹使得自己與火雲宗靈脈交融而產生的變化。

現在看來,這應該是一種好的變化,最起碼修為提高了,實力也增長了許多,儘管沒有達到靈脈境八重,卻也足夠了。

「該出關了。」

吳昊滿意的感受了一番體內的變化,收起了背後的靈脈異象,身形一晃,朝著虛空中拍出了一掌。

「嗯?」

此時,在陣法大殿中,周恆天正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陣法,按照他的算計,吳昊閉關絕對不會超過十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