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亮和何秀修為最低,先前一番努力,已經損耗過半。這會兒又是猝不及防,身形瞬間被甩了出去。來不及驚呼,就消失的蹤影。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鐵戰等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等回過神的時候,吳亮何秀二人已經不知蹤影。而更加令鐵戰心神俱驚的是,韓如冰的身形已經滑了出去,要不是李望川趁機拉住,她的結果也和吳亮何秀一般無二。

可是很快,李望川便力有不逮,被韓如冰硬生生的帶了起來,眼看著她們兩人,便要被拖出了密室。

鐵戰在她們的對面,眼見此景,根本不及多想,奮力一躍,跳到對面,攔腰將李望川抱住,在她耳邊大吼道:「不要放手。」

「我知道。」李望川大聲答道。可她話音一落,臉色卻是大變。只見韓如冰居然在拚命的擺脫她的手掌,口中也不知道喊著什麼。身上的衣袂,被吹得胡亂飛舞。

「不要……」韓如冰和李望川兩女的手掌漸漸分開,後者發出一聲驚呼,前者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里。

鐵戰眼眶欲裂,不顧危險,一躍而起,便要去追。

就在這時,密室頂部的上空,忽然飛來一道黑影,將鐵戰硬生生的逼了回來。接著撲通一聲,黑影落入其中,懷中還抱著一人,正是剛剛被卷出去的韓如冰。

而來人,頭髮披散,衣衫襤褸,雙眼冒光,竟然是與九黎老祖同一存在的瘋魔大帝。


他一落進,密室旋轉的速度居然一下子便慢了下來。

「還愣著幹什麼?把人接過去。」瘋魔大帝將懷中的韓如冰一下子丟給鐵戰。

鐵戰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傻愣愣的將韓如冰接住。只見她雙目禁閉,臉色蒼白,呼吸微弱,已然昏死了過去。


「有沒有丹藥,給她服用兩顆。」瘋魔大帝問道。

原本密室在瘋狂的旋轉時,說話的聲音根本就聽不清楚。可是此刻一旦平穩,立刻便能聽清楚對方說話。

鐵戰點點頭,忙取出兩顆丹藥給韓如冰喂下,暗中鬆了口氣。

看樣子瘋魔大帝對他們並無惡意,有他在此,幾人算是保住性命了。只可惜吳亮和何秀運氣不佳,未能堅持到瘋魔大帝出現。

想起兩人的音容笑貌,鐵戰不禁一陣唏噓。

「本帝以法力穩住這木屋,只要堅持到風暴結束,你們便算逃出生天。」瘋魔大帝見鐵戰給韓如冰餵了丹藥,臉上的神色一松說道。接著只見他身形一震,一股磅礴的法力自其身上發出,形成一睹無影無形的牆壁,向上升起,將密室的頂部給封住。

如此一來,雖然仍舊身在虛空風暴之內,卻已經遠離危險了。

除了鐵戰之外,其餘幾人頓時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剛才實在驚險萬分,稍有不慎,便會丟了性命。

唐十三喘勻氣之後,便道:「這次回去,我可有得吹的。嘿嘿,整個碎星海,有幾個人在虛空風暴中不死的。」

「大哥說的是,咱們回去一說,肯定令他們羨慕嫉妒恨。」烏鎮元正盤膝打坐,趁機恢復法力。聽唐十三如此說,睜開眼睛附和。

瀅瀅背靠牆壁,小小的胸脯起伏不定,也不忘擠兌他們:「小心樂極生悲,下次被卷飛的就是你們兩個。」

「烏鴉嘴。」唐十三兄弟二人頓時齊聲罵道。

瀅瀅扮了個鬼臉回敬,這三人簡直就如同天生冤家一般。危險剛去,便忙不迭的鬥起嘴來。仙道龍帝

… 「閉嘴,吵得人心煩意亂,再多說一句,本帝便將你們丟出去。」

瀅瀅和唐十三兄弟正鬥嘴,瘋魔大帝忽然怒喝一聲。

三人立時嚇了一跳,唐十三兄弟縮了縮脖子,不敢再出一聲。

瀅瀅則是吐了吐舌頭,有眨巴了兩下眼睛,想在多說幾句廢話,卻終究沒敢出口。

鐵戰和李望川則是對望一眼,無奈一笑。

「瘋魔前輩……」猶豫了一下,鐵戰試探說道。

瘋魔大帝橫了他一眼,怒聲說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本帝沒工夫和你們扯淡。」

「我只是想多謝前輩出手相救。」鐵戰本來打算問他為何出手相救,可是話鋒一轉,卻變成了向瘋魔大帝道謝。

瘋魔大帝哼了一聲,指著鐵戰懷中的韓如冰說道:「你別弄錯了,本帝出手不是救你們,而是為了救她。」

鐵戰一愣,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瘋魔大帝見他一臉疑惑,頓時露出不快之色來,不屑的說道:「蠢貨,本帝救她,是因為她手中有本帝師尊的傳承之物。」

「落日弓!」鐵戰心中一動,頓時想起,韓如冰曾經提過,瘋魔大帝見到她手中的落日弓之後,便沒有為難她們,而且還詢問了許多有關落日弓之事。原來他們得瘋魔大帝相救,關鍵在此。

「好了,少問廢話,替她療傷,本帝保你們不死。」瘋魔大帝不耐煩的說道。

鐵戰神色一正道:「她是我的夥伴,即便你不說,我也會為她療傷的。」

瘋魔大帝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鐵戰則抱著韓如冰走到角落,盤膝而坐,又喂她兩顆丹藥,以法力助她煉化,爭取儘快恢復傷勢。

這時,瀅瀅忽然開口說道:「瘋魔那個大帝。」

瘋魔大帝頓時臉色一怒,以他至尊,還從來沒人敢這般叫他。他目露凶光,惡狠狠朝瀅瀅看過去。

瀅瀅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頓時和他四目相對,說道:「你兇巴巴幹什麼?堂堂瘋魔大帝,連個小姑娘也要欺負嗎?」

瘋魔大帝未曾料到瀅瀅如此牙尖嘴利,頓時嘿嘿一笑說道:「說得不錯,本帝的確不屑和你這樣的小娃娃生氣。」

瀅瀅嘻嘻一笑說道:「這就對了嘛,有話好好說。」

「你有什麼話,說。」瘋魔大帝問道。

「你可曾把那個九黎老祖幹掉了嗎?」瀅瀅問道。

瘋魔大帝臉頰頓時抽搐了一下,散亂的頭髮無風自動,他其實不是不怒,而是被瀅瀅的一句話給堵了回去。若是此刻發怒,豈不是真的以大欺小了?

他壓住心頭怒火,冷聲說道:「那老東西修為了得,我們兩人戰了個平手,沒有輸贏。」

「那就是沒幹掉嘍?嗯,這可就有些難辦了。」瀅瀅捏著圓潤的下頜嘀咕道。

「有什麼難辦?」瘋魔大帝忍不住問道。

「你想啊,你在虛空風暴中能活下拉,九黎老祖自然也死不了。待這風暴結束之後,咱們和他沒準兒又會碰面。到時候你們動起手來,我們豈不是瞬間變成池了魚,會受到波及?」瀅瀅說道。

「那又怎樣?」瘋魔大帝哼道。

「你當然不能怎麼樣了,反正你們兩人實力相當,誰也打不過誰,打得累了,沒準就坐下來喝喝酒聊聊天敘敘舊什麼……」瀅瀅說到這裡,瘋魔大帝忍不住怒聲道:「本帝決計不會和那個卑鄙無恥下流齷蹉的老東西喝酒聊天。」

瀅瀅佯裝沒有聽見,而是繼續說道:「如此一來,我們可就慘了,沒準波及波及便波及的沒了性命。我們丟了性命不要緊,可是你老人家的誓言可就難以實現嘍。」

「本帝什麼時候發誓了?」瘋魔大帝被她的話弄得莫名其妙,好奇心大起。

「這麼快就忘記了嗎?你剛剛不說,只要我們給韓姐姐療傷,你就會保我們不死嗎?到時候我們一個個受你們大戰的波及一命嗚呼,你老人家的話豈不是如同……」她說到此處,故意停了下來,拿著小手在鼻子端扇了扇,小巧的鼻頭還十分配合的皺了皺。

瘋魔大帝臉色頓變,瀅瀅的意思在明顯不過,是再說,如果他們死了,他瘋魔大帝的話便如同放屁一般。

像他這樣的人物,最忌諱的就是被別人說成不守承諾。當即怒聲說道:「即便本帝與那老東西再遇見,甚至打鬥起來,也絕對會保你們周全。哼哼,真是笑話,我瘋魔大帝縱橫碎星海數千年,還有人敢說本帝說話如放屁,你是第一個。」

瀅瀅小手一攤,一臉無辜,學著他的口氣說道:」本姑娘什麼時候說你說話如放那個什麼了?」

瘋魔大帝狠狠瞪她一眼,不再理會。

鐵戰幾人先前聽瀅瀅滿口胡說八道,都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這個瘋魔大帝喜怒無常,萬一一語激怒他,後果不堪設想。

甚至連喜歡與瀅瀅鬥嘴的唐十三,也不禁覺得,瀅瀅這小魔頭實在是不知到天高地厚,居然連劫丹強者也不敢冒犯。

可是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過來。感情瀅瀅兜來繞去,最後的目的是要瘋魔大帝的一句承諾。如此一來,即便風暴結束之後,與九黎老祖相遇,他也會保眾人不死的。

一時間,瀅瀅在幾人心目的惡女形象瞬間發生了變化。

唐十三悄悄的朝她豎了豎大拇指,表示讚揚。

鐵戰和李望川則是轉頭看她一眼,欣賞之意溢於言表。

瀅瀅卻是抱著肩頭,一副你們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誰的架勢,令幾人頓時無語。

有瘋魔大帝坐鎮,密室在虛空風暴之內四處飄蕩卻再無任何危險。隨著時間的推移,密室漂移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透過密室的頂部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只見漆黑的星海漸漸消失,一片片白雲漂浮在頭頂,幾縷微風拂過,風起雲動,露出湛藍色的天空來。

鐵戰等人無不是露出詫異之色,心中暗忖,難道虛空風暴將他們帶到了某一座仙域上了?

就在這時,密室忽然一震,似乎與什麼東西發生了輕微的碰撞,晃動了幾下之後,便停了下來。

瘋魔大帝呼的站起身來,說道:「本帝出去看看,給本帝好好照看她,若有差池,定殺不饒。」

他口中的『她』指的自然便是韓如冰。

鐵戰點點頭,韓如冰服用了四顆丹藥,又在他的協助下,已經恢復了幾分傷勢。此刻正沉睡在他懷中,即便瘋魔大帝不交代,他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她的。

瘋魔大帝說完,張口一吸,密室頂部的法力氣牆頓時被他盡數吸入體內。只見他襤褸破爛的衣衫呼啦一顫,整個人便衝天而起,飛了密室。接著一閃,便沒有了蹤影。

鐵戰看著他消失的身影,心中暗道:「這就是碎星海最強的人嗎?和九黎老祖一樣的人?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他們這樣的人。」

約莫過了一頓飯的工夫,瘋魔大帝忽然飛回,停在密室上方,大聲說道:「都出來吧。」

鐵戰幾人精神一陣,密室空間狹小無比,早就令他們憋得喘不過氣來。先前瘋魔大帝離開時,他們便有出去的打算。可是外面情況不明,實在不該冒險。是以都是在強行忍耐,這會兒瘋魔大帝喚他們出去,豈會猶豫?當下一起飛出。

甫一出密室,眾人頓時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這裡,根本就不是什麼仙域,而是一片與碎星海一樣的廣闊空間。

不同是,這裡放眼望去,無論頭頂腳下,皆是瓦藍的天空和漂浮的白雲,中間則漂浮著一座座長滿了綠色植被的仙山。

這些山都不大,或者說壓根就不是山,而是一塊塊漂浮著的大石頭。

他們得以保命的密室,便是與一塊和普通神舟大小的想當的石山而停下來的。

「這是什麼地方?」瀅瀅最先問道。

其他人也均是如此心思,不約而同的看向瘋魔大帝。

後者罕見的沒有發怒,而是目眺遠方,緩緩說道:「本帝如果猜得沒錯,這裡應該是異星海。」

「異星海?」眾人齊齊一愣,這三個字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陌生了。雖然與碎星海只有一字之差,卻是聞所未聞。

「不錯,異星海,它和碎星海既是同一個世界,又是不同的存在。」瘋魔大帝說道,顯得有些高深莫測,鐵戰幾人聽得一頭霧水。

「算了,說了你們也不懂。」瘋魔大帝見眾人滿臉迷惑,似也懶得解釋,便搖搖頭,露出沉思之狀。


鐵戰幾人滿心疑竇,卻也不敢出聲。心中均是暗想,管它什麼星海,只要擺脫虛空風暴那恐怖的存在,保住性命,那就萬事大吉。

過了許久,瘋魔大帝忽然大叫一聲:「不好,九黎那老東西肯定也到了這裡,這下可是糟糕至極,他原本就是打算來這裡的。」

眾人都在各想心事,被他這一聲怪叫嚇了一跳,待聽他話中內容,無不是臉色大變。

瀅瀅連忙說道:「瘋魔那個大帝,你可別忘記了先前的誓言。」

瘋魔大帝理都不理她,而是喃喃說道:「九黎來此,乃是為了尋找最後一件神器的殘片,一旦集齊六神器殘片,整個碎星海,就要面臨滅頂之災。」仙道龍帝

… 「六神器碎片!」鐵戰聞言,心中一驚。–


別人不清楚,他卻心知肚明。紫煙真人的那邊手札當中,可是有詳細記載。只是,神器碎片散落到諸天萬界當中,九黎老祖又是如何得到的呢?難道,他可以任意穿行諸天萬界?

一時間,鐵戰心底,生出無數個疑問來。

「你們幾個,隨便找座仙山躲起來。本帝去會會九黎老祖,無論如何,也要破壞他的計劃。」瘋魔大帝沉聲喝道。

鐵戰幾人愣了愣,然後一起點頭。瘋魔大帝和九黎老祖一旦碰面,勢必會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以他們的微末修為,即便是些許餘波也難以抵抗,自然還是避而遠之為妙。

至於瘋魔大帝口中所說的仙山,自然便是那些漂浮在藍天白雲間,外形如山的大石了。

「瘋魔大帝,真沒看出來,你居然還有如此的英雄氣概,為了碎星海的安危,不惜和九黎老祖做對。」瀅瀅嘖嘖贊道。

「呸!碎星海在本帝眼中就是個屁。本帝找那老東西的晦氣,與此無關。」瘋魔大帝怒罵一聲,身形一展,便如一隻大鳥一般,乘風而去。

對於他這等實力的大能,身處任何境地,都會臨危不亂。實力強橫者,任何地方都可橫行。

看著瘋魔大帝瞬間化為黑點的身影,幾人齊齊的吐了口氣,精神為之一松。

唐十三左右張望了一下,指著兩百丈外的一座仙山說道:「咱們去那裡吧,它比其他的山個頭要大一些。」

鐵戰順勢望去,只見那仙山形如劍柄,目測方圓不過十里,上面覆滿了綠色植被,輕風吹過,綠波蕩漾,景色甚美。而且也正如唐十三所說,這劍柄仙山,的確比附近的其他仙山要大一些。

當下說道:「好,咱們就去那裡。」

其他人自然沒有異議,由鐵戰和唐十三在前帶路,緩緩飛了過去。

這異星海的環境,比碎星海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白雲飄飄,天空蔚藍,微風徐徐,處處仙山,綠意盎然,使人身在其中,倍感心曠神怡,說不出的舒服暢快。

大家故意慢飛,體會這難得的愜意。

此情此景,與先前在碎星海中面對狂躁的虛空風暴,形成鮮明對比,天堂地獄,涇渭分明。

李望川忍不住說道:「這裡才是修鍊的聖地,能夠長居於此,不枉此生。」

韓如冰亦有同感:「不錯,這裡環境優美,空氣清新,實在是修鍊的最好之地。」

「你們若是喜歡,日後我們便來此居住好了。」鐵戰見兩人對這裡讚歎有佳,便順口說道。

二女聞言,臉頰均是一愣,眼中閃過一絲竊喜來。不過她們也知道,她們有緣來異星海,完全是藉助那股虛空風暴的偉力。如果僥倖返回碎星海,再想來此,卻是萬難之事。鐵戰剛才的話,不過是一句空話而已。可即便如此,她們兩人心中也是甜絲絲的。兒女情長,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得到。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就在這時,瀅瀅不合時宜的說道。

幾人均是一愣,朝她看去。

瀅瀅嚴肅的咳嗽了一聲,拿腔捏調說道:「你們發現沒有,這裡太安靜了,連一隻鳥一頭獸都沒有。環境雖美,卻是死氣沉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