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遺迹最早也是在幾百年前留下的,甚至是幾千年,天知道這麼長的歲月中,這裡的地形面貌改變了多少。

時過境遷,滄海桑田,早已面目全非。

於是,沒過多久,唐逍便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

迷路了!

原本便方向感不是很好的唐逍,在地圖幾乎失去作用后,更加如同一隻沒了頭的蒼蠅,在山脈中亂轉。

「唉……八兩,淇淇,你們說到底該怎麼辦?」

在山脈中亂轉了大半天,唐逍終於疲憊的一屁股坐在巨大的岩石上,無奈的向兩個大神求助。

現在的唐逍,別說找到遺迹了,就連想走出山脈,都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兩個沒心沒肺的靈魂體來回在唐逍身邊打著轉,一邊研究著地圖。

研究半天,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倒是淇淇的惡作劇,再次把八兩弄得團團轉。

此時唐逍終於明白,現在靠著這兩個傢伙,是絕對不靠譜的。

見到唐逍徹底對自己失去信心,淇淇也少見的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將優雅的腦袋藏在尾巴後面,露出一雙晶瑩的大眼睛,扭扭捏捏的說道:「人家……人家要是方向感好的話,當初也不會在那個遺迹中困了那麼久了……」

「唉……」

唐逍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次的行動可真是出師不利,剛剛來到赤炎城,便被那夙維盯上,搞的渾身不自在,然後又被夙維那傢伙的弟弟嘲笑一番,最後終於離開,沒想到又在這山脈中迷了路。

燥熱的空氣讓唐逍的心情變得差極了,原本好戰的唐逍,現在更是想找一隻妖獸來好好的發泄一下自己內心的窩囊氣。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赤炎山脈中的妖獸,可比當初地傑鎮邊的黒崖山脈中的妖獸強悍的多。

六級七級的妖獸隨處可見,聽說在山脈的深處,還隱藏著相當於人類玄境等級的凶獸存在。

就在唐逍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陣陣狼嚎,伴隨著狼嚎,還有依稀的打鬥叫罵聲,聽聲音,應該是就在不遠的前方,並且越來越近。

「咦?有人!」

聽到遠處傳來的聲音,唐逍頓時精神一振,急忙起身,打算探個究竟。

畢竟如果找到了熟悉這山脈的人,那自己尋找遺迹的難度便會大大減少。

腳尖輕點,運行三十六步連殺,唐逍頓時像利箭般頃刻竄出,向著戰鬥傳來的方向疾馳而去。

森林的一處。

一個壯漢,身材高大,體魄魁梧,身上穿著不知名獸皮做成的獸衣。

壯漢雙臂長滿火紅的毛髮,最終獠牙拱出,如同猿猴一般,不停的雙手捶胸,發出陣陣怒吼。

雙拳如同風車一般上下翻飛,一道道燃燒的荒力帶著勁風,不停的打出。

火系荒力!這大漢的身份已經很明顯了,火系妖脈者。

而且從壯漢的荒力波動來看,此時壯漢的修為,必然是荒脈十重的強者。

大漢身後,護著一位身材嬌小,頭髮火紅的小姑娘,此時小姑娘的眼中充滿了恐懼,大大的眼睛中噙著淚水,緊緊攥著衣角。

此時與壯漢對戰的,是三頭十級妖獸,疾風火豹。

疾風火豹,十級妖獸,身懷火屬性,同時擅長速度,在妖獸級別中,屬於巔峰的存在,單單是一隻就極為難纏,而且這種妖獸還是群居妖獸,往往遇到,便是一群,在妖獸中可謂是人人避之的存在。

「賽雅,你先走!我來扛著!」

大漢已經筋疲力盡,滿身的傷口與火焰灼傷后留下的焦黑。

此時大漢心裡很是內疚,為什麼自己偏偏要帶妹妹來這種地方,沒想到居然還碰到這種平時極為難見的疾風火豹。

如果是一隻的話,大漢有自信,能將其擊斃,就算是兩隻,自己也可以帶著妹妹逃脫,只不過付出一點代價而已。

可是,如今面臨著這三頭疾風火豹,大漢也是拼盡了全力,卻依舊是節節敗退,傷口布滿全身,荒力也所剩無幾,眼看就要撐不下去。

現在他只是期望能夠通過自己的拚死相搏,讓妹妹有一條生路。


「不!我不走!」

雖然小姑娘賽雅內心極為恐懼,可是依舊不願意獨自離去,滿臉的淚痕,充滿恐懼,但是卻倔強無比。

「你!」

聽到賽雅的回答,壯漢不禁面露悲愴,面對這妹妹的倔強,卻無言以對。

好似三條火焰旋風般的疾風火豹再次,不停的在兩人四周快速飛奔。

暴風雨般的攻擊不斷的灑向壯漢。

終於,筋疲力盡的壯漢因為失血過多,頭腦一個眩暈,防禦上出現一絲破綻。

精明的疾風火豹怎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

兩隻疾風火豹吸引住壯漢的火力,而另一隻,則趁此機會,旋風般繞過壯漢,直奔賽雅衝去。

「賽雅!」

「哥哥!」

無助的呼喊從兄妹倆的口中喊出。

望著快速奔來的疾風火豹,賽雅已經清晰的看清疾風火豹血盆大口中的獠牙泛出的絲絲寒光。

絕望的賽雅此時只能痛苦地閉上雙眼,等待著這殘忍一幕的到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條包裹著布條的長棍橫空出世,呼嘯而過,泰山壓頂般直接砸在疾風火豹額頭。

「砰!」

「吼……」

一聲巨大的撞擊聲夾雜著疾風火豹的哀嚎響徹森林。

疾風火豹的優勢在於速度奇快,配上火系強大的破壞力,讓疾風火豹極為難纏。

但是,一般速度上具有優勢的妖獸,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防禦較差。

而此時,眼中只有賽雅的疾風火豹,根本未曾注意一旁的動靜。

冷不丁遭受這猛烈的一擊,正中身體上最脆弱的額頭,頓時**迸裂,血光四濺,好大一顆頭顱頓時被打的稀爛。

出手之人,正是唐逍!

手持紫雷玉棍,外面包裹的灰布上,沾滿了疾風火豹的**與碎肉。

雖然表面上只有荒脈八重的實力,但是給疾風火豹的震懾力,卻遠遠超過了那荒脈十重的妖脈者壯漢。

橫刀立馬,擋在賽雅身前,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意。

「兄台……」

見天降救兵,救了自己的妹妹,壯漢頓時鬆了一口氣,一臉感激。

「先對敵!」


唐逍毫不猶豫的打斷了壯漢的話,隨後截住其中一隻疾風火豹。

「哈哈!好說!」

大漢看見眼前的危險已經解除,狂野的大笑一聲,沖向另一隻疾風火豹。

唐逍面對著這隻兇狠的疾風火豹,心裡沒有一絲大意。

因為這畢竟是自己面對比白雄梟還要強大的敵人。

雖然剛剛擊斃一隻疾風火豹,但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出手偷襲,再加上那隻疾風火豹的大意,才僥倖成功。

要是真的讓唐逍面對著一隻兇狠殘暴的十級疾風火豹,恐怕還真的有些難度。

畢竟唐逍還僅僅是一個荒脈八重的修為而已。

明天八兩就要去考那個萬惡的科目一了,字數有些少,大家別見怪啊~~八兩再次撒嬌打滾求大家諒解~~

!! 第五十八章火猿一族

唐逍手持紫雷玉棍,全神貫注的盯著眼前的疾風火豹。

疾風火豹也狠狠的盯著唐逍,匍匐在地上,一步一步的挪動著。

一人一獸就這麼互相凝視,盤旋著。

而一旁,壯漢與他所對應的疾風火豹已經開始激烈的戰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旁狂野的戰鬥,時刻的影響著這邊一人一獸的戰鬥狀態。

終於,疾風火豹受不住這強大壓力,仰天怒吼一聲,四肢猛抓地面,飛身撲上前來。

同時張開血盆大口,唐逍頓時感覺到一股股濃烈的火元素正在疾風火豹的口中聚集過去。

這畜生要發大招!

果然,下一刻,一道強力帶著高溫的火柱從疾風火豹口中噴涌而出,冒著黑煙,向唐逍射去。

唐逍早有防備,身體后傾,一個轉身,紫雷玉棍拄地,堪堪躲過這強烈的一擊。

縱然唐逍以快速敏銳的反應完美躲過這一擊,可是此時疾風火豹也趁著這個空檔,來到唐逍身前,帶著兇猛的氣息,一爪劃出。

眼看這一爪的抓出,唐逍急忙提棍格擋。

可是由於這一爪的速度太快,唐逍只能將其改變原來的目標,卻免不了受傷。

這原本抓向唐逍心臟的一爪劃過唐逍的肩頭,刻出五道血淋淋的傷痕。

唐逍也不顧及形象,一個驢打滾,滾到一旁,單膝跪地。

隨後將紫雷玉棍收回空間戒指。

「呼……***,看來還真得找一部棍法來練練。」

唐逍看了看肩頭的傷勢,抱怨的說道。

雖然現在的紫雷玉棍,已經到到了兩千斤的重量,並且配合唐逍的巨力與內勁,可以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但是,畢竟沒有配合的武技,讓唐逍空有一身巨力卻無法運用到極致。

所以,目前對於唐逍最好用的武器,還是自己的雙拳。

這時,一旁傳來一聲疾風火豹的哀嚎,唐逍餘光一看,原來是一旁的那壯漢,雙手高舉疾風火豹,直接將疾風火豹撕成兩半。

此時壯漢內心一陣暢快劃過,原本自己能夠穩穩取勝的對手,因為要顧及妹妹的安全,再加上對方獸多勢眾,差點當場喪命。

而在唐逍的強勢加入下,並且瞬間殺死一隻疾風火豹,頓時士氣大增。

爆發出自己百分之二百多實力,拼著被撕掉一塊肉的代價,直接將自己的對手舉過頭頂,撕成兩半,頓時血光四濺,內臟橫飛。

彪悍的氣質如同一隻上古戰猿一般,並且不知為何,唐逍對於這壯漢的猿類妖脈,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哈哈!」

這時,解決完自己對手的壯漢豪邁一笑,看向唐逍這邊。

「兄弟!需要我幫忙不!」

聽到壯漢的話,唐逍頓時臉色一紅。

自己本來是打算幫忙的,可沒成想現在還要別人伸出援手。

頓時,唐逍有些惱羞成怒,也不顧肩頭的傷口,怒吼一聲,直接沖向疾風火豹。

而此時疾風火豹眼中卻閃過一絲忌憚,原本佔盡上風,可是眼前這人類的出場,頓時改變了戰局,轉眼間隊友盡亡,而且這少年身上,總是散發出一種令自己很恐懼的氣息,雖然只是絲絲離離的感覺,但卻是那樣的明顯,讓自己提不起半點戰意。

「大聖體!」

逼近疾風火豹的唐逍怒吼一聲,頓時大聖體開啟。

白玉光芒布滿全身,氣勢強烈攀升,七倍的絕對強化,讓唐逍直接步入荒脈九重的境界!

隨後渾身紫色雷光爆炸而出,雙拳如兩柄鐵鎚,向疾風火豹砸去。

「嗷!」

沒辦法,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不擅防禦的疾風火豹只能迅速閃避。

一圈落空,可唐逍卻沒有絲毫氣餒之意,反而腳尖輕點,直接運行三十六步連殺,一個轉身,騰空飛躍,閃到疾風火豹側身腹下。

左手和雙腳撐地,隨後雙腳猛踏,唐逍順勢而上,揮起右手。

「紫晶手!」


頓時整隻右手立刻變為晶瑩妖艷的紫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