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羅蘭這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靈魂,便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因果漩渦,老霸下一腳踏入了這個最核心,想不沾因果,簡直就是自欺欺人。

「大傢伙,幫人幫到底嘛!」銀色烏鴉這個小幫凶在一邊嘰嘰喳喳的道,「做人哪有這麼畏首畏尾的?你可是超凡永恆存在,難道還怕一個小小的世界意志不成?惹惱了,直接抹殺了它!更別說小羅蘭可是你的族人哎,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你的族人就這麼死去不成?還有剛剛你已經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來了,你認為世界意志沒有察覺,還能夠繼續在這個世界悶頭大睡下去不成?等到世界意志抽出時間來,一準就會來找你的麻煩!還不如趁機會給對方找點麻煩呢!」

「小傢伙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老霸下無奈的搖搖頭道,「世界意志屬於位面法則的結合體,消滅它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破壞掉這個世界完整的法則體系,到時候整個世界都會陷入崩壞狀態,你們認為這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嗎?」

「哎呀……烏鴉只是打個比方嘛!嗯……只是打個比方,真是的,烏鴉只是打個比方,何必這麼較真?你看烏鴉像那種殘暴的人嗎?怎麼可能做出那種傷天害理的殘暴事情?」銀色烏鴉打著哈哈道,「一看大傢伙的面相就知道,大傢伙是心慈善良的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對於小羅蘭的事情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你說是不是?」

正所謂,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銀色烏鴉在羅蘭的身邊呆了這麼長時間,戴高帽子的手法也是爐火純青。

「老烏龜就知道,因果這東西是最麻煩的東西!」老霸下幽幽的嘆了口氣道,「遇上你們兩個蠻不講理的小傢伙,算老烏龜倒霉!反正這個世界老烏龜已經呆不下去了,老烏龜就再幫你這個小傢伙一把!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老烏龜也不知道這麼做究竟是幫你還是害你,以後若是惹出更大的紕漏,後果可是由你自己擔著!」

「小子明白!」羅蘭一臉認真的道,「能夠渡過眼前的難關,小子便千恩萬謝了,哪敢多求一些?現在的這些已經是小子不知足多求了。」

「知道便好!」羅蘭的得寸進尺,讓在異界碰見族人顯得有些親切的老霸下心中生出了一絲不滿,神情之間已經沒有了先前那麼親熱。

這讓羅蘭禁不住心中生出了一絲苦笑,他自己何嘗不知道自己表現得太過功利了?

可是他現在的處境身不由己啊!

超凡存在難碰到!

對自己心存好感並樂意幫助自己的超凡存在更難碰到!


對自己心存好感並樂意幫助自己的、並且與自己同出一源的超凡存在,那更是絕無僅有的!

他自然要趁此機會,儘可能的收集情報、擺脫自己現在身為棋子的處境,否則過了這村沒有這店——老霸下言語中已經流露出了濃濃的去意,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這個世界的一名過客」。

這個世界只是老霸下漫長旅途中的一個小小的休息站,休息完畢了,自然應該上路了,若非是遇到了羅蘭,他根本不會在這個世界留下任何的痕迹,就像他悄悄的來一樣,等到休息夠了,他便會悄悄的走。

他願意與羅蘭碰面,並為其提供一定的幫助,已經是極限,想讓他的腳步為自己駐足,那是痴心妄想。

羅蘭非常具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這麼大的魅力,唯一能做的便是想方設法的從對方那裡撈到更多的好處,至於自己在對方心中的評價,已經無所謂了,等到這次分手,兩人此生只怕再無相見的機會,

老霸下雖然強大,但是並不精通讀心術,自然不知道眼前這位族人心中轉的鬼念頭,雖然心中對於羅蘭的感官有所下降,但終歸是自己的族人,天生熱心腸的他,做不到坐視不理,最終還是選擇了出手,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龜背巨碑上一道金光射了出來,直接沒入了羅蘭的靈魂中。 龜背巨碑的金光剛剛沒入羅蘭的靈魂,數萬海里之外,正在世界意志雙線夾擊下疲於奔命的本命之樹埃達希爾的身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碑形契文。

瞬息萬里。

除了老霸下自身能力強悍外,羅蘭與本命之樹之間的奇妙聯繫同樣功不可沒,若是兩者之間沒有這種聯繫的話,就算是老霸下的能力再強悍幾倍,也無能為力。

雖然同為契文。

羅蘭的源力契文還是與老霸下之間有著蠻大區別的——同樣的字,出自不同的人,還會千差萬別,更別說是這種靈魂具現凝聚的源力契文,更是直指本質,其中的差別那就更大了。

羅蘭的源力契文工工整整,粗中有細,一如他的行事風格,除此之外,多少還帶有一點異域風情,三年的異域生活和吞噬的零七八碎的靈魂以及靈魂印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靈魂本身就是一個人的意志、經歷、思想的載體,哪怕是靈魂本源,也會隨著一個人的經歷的不同而發生改變。

老霸下擁有的源力契文,更加的古樸,那股來自遠古的洪荒氣息,僅僅是一個字便昭然若揭,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膜拜的衝動。

老霸下的那道金光只有一個字——鎮,比繁體還要古老的「鎮」字,它散發出來的光芒相比起已經完全源力契文化、火力全開的本命之樹艾達希爾相差甚遠,甚至還有點暗淡無光,就連如同困獸一樣的真雷比起來都有所不如,但是當其出現的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擊中到了它的身上,眾人感覺自己仰望的並不是一個造型獨特的字,而是一座山,一座來自洪荒的巨山。

這種感覺身為當事人的本命之樹艾達希爾尤為明顯,原本靈動的源力契文變的澀澤無比,運轉速度生生的降低了八成。

受到波及的艾達希爾尚且如此,受到專門針對的世界意志更是不堪,兩座生物召喚門的擴張速度幾乎停滯,真雷則猶如上了岸嚴重缺氧的魚,半天才蹦躂一下。


雖然只有一個字,但是其卻發揮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

不需要跑得最快,只需要比自己的敵人跑得快便可以。

說的便是艾達希爾現在的情形,藉此機會,當場發動了全面反撲,包括還沒有完全凝聚成形的法則之核。

而首要攻擊目標便是生物召喚門。

除了相比起真雷,這兩座生物召喚門的變數和威脅更大外,最主要的還是利益最大化——法則之核融入的第一道法則。

法則之核融入的第一道法則至關重要,其不僅將會變成法則之核的核心法則,同時還決定著法則之核未來的發展大趨勢。

先前本命之樹艾達希爾想要融入自己法則之核的第一道法則顯然是真雷法則,但是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還未完全成型的生物召喚門背後隱藏的空間法則。

雖然真雷法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以其作為核心法則,將會彌補艾達希爾身為植物的致命缺陷之一,到時候世界意志所能夠動用的少了一條,以後防範起來更加具有針對性,除此之外,他更是操縱吸收雷霆的力量作為己用。

但是相比起空間法則來說,真雷法則頓時差了不是一籌半籌。

因為一旦擁有了空間法則,本命之樹艾達希爾的目光就不再僅僅局限於現在所在的空間。

最最重要的是,生物召喚門的背後可是隱藏著一個半位面,一個位面法則並不完善,還沒有生出自己世界意志的世界。

僅僅是這一項誘惑,就能抵消全部。

若是你了解世界樹這種獨特樹種的真正起源,便會明白艾達希爾為何如此重視半位面。

艾澤拉斯的第一棵世界之樹諾達希爾,它的種子來自在上古之戰中枯萎的母親樹加尼爾,被生命的賜予者紅龍阿萊克斯塔薩投入了永恆之井的額中心生長而成,而之後泰達希爾和沃達希爾的種子都是取自第一棵世界之樹諾達希爾,名為諾達希爾的姐妹,實際上是她的子祠。

換句話說,世界樹是母親樹的幼體。

若是他們置身在一個法則健全的世界,他們終其一生都只是一棵世界樹,而不可能成長為母親樹,因為他們即便是凝聚出了法則之核,也不可能將世界意志取而代之——到時候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雙方之間互相妥協,世界意志承認世界樹的存在,而世界樹則幫助世界意志看守治癒大地,就像艾澤拉斯的世界樹所做的那樣。

若是他們所處的是一個還沒有法則不健全,還沒有誕生出世界意志的半位面的話,他們的機會就來了,只要能夠掌控所有的位面法則,他們便可以成為半位面的世界意志,竊取整個半位面,構成一個全新的物質世界,到時候整個半位面的資源都為己用,成長為新的母親樹。

正所謂,一樹一世界,說的便是它。

面對這樣的誘惑,其他的一切自然全部拋之腦後。

事實上,本命之樹艾達希爾打這個半位面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原本他是想要通過被他俘獲的生物召喚門反定向其連接的半位面,但是難度不是一般的高,這個生物召喚門已經趨於穩定,半位面的空間坐標隱藏在空間隧道的另一頭,艾達希爾在它的身上耗費了大量的資源和時間,收穫甚微。

按照原本的計劃,他還有一個快速生長周期來攻克這一難題。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快,羅蘭的一次大機緣,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一個源力契文化,直接將他推上了成為世界之樹的快車道,想下車都做不到,被迫之下,想用真雷法則先將就著,至少先將法則之核凝聚出來,然後慢慢想辦法。

沒想到峰迴路轉。

先是世界意志將兩個新生物召喚門送上門來,后是來自老霸下的援手,直接將最大的機會送到了艾達希爾面前。

這兩個新的生物召喚門不同與先前那個,他們正處於生成狀態,空間隧道自身還沒有穩定,只要順藤摸瓜,想要找到半位面的空間坐標並不是難事。 老霸下的那個鎮字,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世界意志除了再次發出一聲怒吼之外,根本毫無辦法。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團就像蝸牛一樣緩緩蠕動的生物召喚門,被本命之樹艾達希爾浸染成了金黃色,那是源力契文的顏色,卻無能為力。

真雷與生物召喚門最大的區別。

真雷是完全屬於世界意志的力量,哪怕其被困住了,世界意志依舊能夠影響操控他。

而生物召喚門則屬於世界意志借用的力量,世界意志只能夠打通雙方之間的通道,剩下的事情就很難插手了,尤其是生物召喚門的另一頭,更是超出了它的能力範圍,否則另一側就不會被稱之為半位面了。

嗡!

當那兩座生物召喚門完全被浸染成了精金色的時候,天地為之色變。

轟!

被困鎖在封雷陣中的真雷轟然爆裂,狂暴的雷元素瘋狂的肆虐,形成了一股動蕩不已的雷元素潮汐,將本身就處於滿負荷運轉的引雷器引爆大半。

不過這並不是世界意志的孤注一擲,而是他的意志被徹底的從中驅除了出去,沒有了世界意志的主持和法則力量束縛的真雷自然不能夠再像先前那麼凝聚,甚至連雷霆都算不上。

所以,眼前的雷元素潮汐看來恐怖,實際上根本沒有辦法給艾達希爾造成太大的傷害,反而便於他的吸收利用——畢竟先前的時候,他想要吸收真雷,必須先與世界意志較量一番,現在只需要承受雷元素自身的衝撞便可以,這對於在自己的身體中已經凝聚出了防雷防火特性的艾達希爾來說,小菜一碟。

更確切的說,本命之樹艾達希爾根本沒有時間顧及他們,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所以,對他們的處理方式簡單而又粗暴,只是充當一條能量通道,直接將他們輸送到能源網路中去,那些正處於源力契文化關鍵時刻的智慧古樹,便會如同最貪婪的豺狼一樣,將他們分食掉。

即便是這道能源網路巨大,現在也入不敷出,畢竟源力契文化的過程中消耗的資源實在太過恐怖了,所有的能量會優先供應處於凝聚法則之核關鍵時刻的本命之樹艾達希爾不說,到了關鍵時刻,甚至他們自身都會成為能量的一部分。

先前艾達希爾陷入真雷與生物召喚門雙重夾擊,疲於奔命的時候,便有不下於一百棵生命之樹自我獻祭,貢獻出了自身的所有能量以應急。

即便是對於現在的法其頓來說,一百棵生命之樹的損失也是相當慘重的。

因為這不僅代表這一百餘棵千年古樹,還代表著一百餘個資源採集點,還代表著近五百餘公里的核心監視控制區,這需要法其頓同心協力將近半年才能夠修復回來。

畢竟能夠達到生命之樹轉化要求的古樹,尋找難度說高不高,說低不低。

說容易,往往一發現便是一大片,那些智慧生命鮮少涉足的叢林或者蠻荒地區,往往都是那些古樹的天下。

說不容易尋到,還真不容易,處於法其頓控制區的古樹是優先開發資源,而且還是短時間內不可再生資源,至於非法其頓控制區,法其頓的發展速度實在太過驚人,不僅是埃拉西亞王國的勛爵貴族們,就算是恩塔格瑞大陸的其他王國的統治階層,也感受到了龐大的壓力,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對法其頓進行政治、經濟封鎖,雖然在商貿方面收效並不明顯,但是像古樹這種只有法其頓需要的特殊資源,想要運回法其頓並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先不說敵對者暗中破壞,單是路上重重人為設置的障礙,便讓人一個頭兩個大,一百棵古樹能夠有一棵活著走回法其頓,便是一件極其幸運的事情。

鑒於此,法其頓最近出台了新的收集古樹的策略,不再繼續派出人搜集古樹,而是對外發出了特殊交易函。

這些特殊交易函既沒有義正言辭的譴責那些勛貴貴族們的無恥行為,也沒有做出任何的許諾,只羅列了一些只有法其頓才能夠出產的特殊產品,即便是在暗夜商盟、暗夜連鎖商會中都沒得出售的特殊產品,比如能夠短時間魔免的抗體藥水、短時間能夠免受物理傷害的無敵藥水、能夠無限生產月之精華和月泉水的月亮井、能夠讓戰士實力倍增的銘刻符文、新式的魔力設備和新式的魔力生產線。

即便是那些自認為無所不有的大勛爵、大貴族,面對著這些特殊交易函大流口水的份,恨不得將上面的所有東西都據為己有。

但是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就連素來霸道,連各國王室都不放在眼中的太陽教會,在這個新生勢力的面前,都要鎩羽而歸,他們自然需要掂量掂量了。

一旦得罪了法其頓,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法其頓的很多特殊產品能夠輕易的影響一場戰場結局,根本不需要法其頓親自動手,他們只需要向自己的敵對勢力輸出一些戰略性軍火,便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更何況,現在法其頓的發展方向主要在海上,那些陸地領主們,就算是想要跟法其頓扳手腕,也沒有辦法。

所以,真正與法其頓撕破臉的勢力並沒有,就算是太陽教會現在與法其頓,也是一團和氣,所謂的政治制裁和經濟封鎖,都是在檯面下進行的。

想要獲得特殊交易函上的商品的唯一方法,便是依照法其頓的方法進行特殊交易。

既然稱之為特殊交易,自然不是用普通貨幣進行的,特殊交易函中,法其頓所能夠接受的貨物中,古樹位列第一,樹齡越古老、越特殊的古樹,估價也就越高,交易過程中換得的商品也就越珍貴。

一開始的時候,大部分勢力對這種特殊交易持觀望態度,但是當一名勢微的伯爵,偷偷摸摸的將自己領地中的一顆千年古樹運輸到法其頓,換取到大量特殊貨物,將自己的宿敵,一名實力強橫的老牌伯爵打的滿地找不到牙的時候,頓時所有的人都坐不住了。

那些大勛爵、大貴族,哪一個沒有政敵和宿敵?

就算是沒有害人之心,也必須有防人之心,搞一批特殊物資在手中,是一件必須的事情。

特殊交易剛剛開始,便變的異常火爆,來自恩塔格瑞大陸的特殊商隊絡繹不絕,擠滿了法其頓的大上海。

而這個特殊交易的背後,則是布滿了累累鮮血。

因為這種特殊交易的背後,不僅牽扯到龐大的利益,同時還牽扯到不同勢力的競爭,圍追堵截幾乎是必然的。

一支特殊商隊前來法其頓大上海的路上,還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輪的廝殺,付出了多少人的性命,甚至連貨物都是幾經易手。


就算是交易成功了,在他們返回自己領地的路上,必然也是危機重重。只怕是所有有點野心和能力的人,都會對他們手中的貨物虎視眈眈。

不過這些就不是法其頓所考慮的事情了,他們認貨不認人,不論他們怎麼爭,只要法其頓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便可以了。

壟斷行業,從來不缺乏底氣。

毫無疑問,這招風險轉移的陰損招數,自然是出自法其頓的最高統治者羅蘭*梅林之手。

噗!噗!噗!

一道道巨大的樹根就像一條條地龍,從地底鑽了出來,將那一座座停止噴吐怪物的生物召喚門纏了正著,樹根的末端直接插入了生物召喚門的深處,就像一張張貪婪的大口,隨著它們的每一次蠕動,都會有大量的源力契文沒入生物召喚門的深處,同時也有大量的空間碎片被吞入其中。

沒用多長時間,這些生物召喚門就像陽光下的泡沫,悄無聲息的泯滅——他們的組成關鍵,空間隧道都已經被艾達希爾吃掉了,自然沒有辦法繼續存在了。

沒有了世界意志的撐腰,無論是真雷還是生物召喚門,都不是本命之樹的對手。

隨著其他的生物召喚門陸陸續續的被艾達希爾吸收,反倒是他身體中那兩座被其源力契文化的生物召喚門,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長大,逐漸的凝聚成形,到最後的時候,合二為一,變成了一個普通生物召喚門三倍不止的巨型生物召喚門,就像一個黑洞一樣矗立在艾達希爾的軀幹正中心。

聚精會神的盯著這個巨型生物召喚門看一段時間,恍惚之中好似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巨型的蠻荒世界。

這裡的一起都是巨大化的。

高聳入雲的蒼天大樹。

比人腰還粗的藤蔓。

如同山嶽一樣的巨獸。

如同山羊一樣的蚊蠅。

置身其中,人類變成了最不起眼的螻蟻。

「成功了!艾達希爾成功定位那個半位面了!哈哈……只要有了確切的空間坐標,咱們就可以建立遠程傳送魔法陣,開發一個屬於咱們自己的世界了!這個半位面比咱們預計的還要豐沃!」吉安娜興奮地大叫,一雙美目閃閃發光。 半位面之所以被稱之為半位面,就是因為他沒有自己的世界意志,自身的法則體系並不健全,必須依附在物質位面上面,這也就造成了半位面的千差萬別。

有的半位面只有拇指大小,別說是生物,裡面只有一絲剛剛誕生的元素。

有的半位面的面積只有一座小島大小,但是上面卻有多種多樣的物種,並且具有一個完整的生態循環系統。

有的半位面的大小卻不遜於主位面,只是還沒有誕生出自己的世界意志,法則和生態系統過於混亂罷了。

事實上,當半位面擁有了自己的世界意志,並健全了自己的法則體系之後,它便會從主位面上脫離,形成一個新的主位面,所有的物質主位面都是這麼來的——這個世界上主物質位面自然不止一個,而是由無數個。

若是將每個世界比喻成一個泡泡的話,那麼不同的主物質位面是相互平行的,雙方之間幾乎不會產生直接交集,因為不同的世界之間所具有的法則不同,只會越行越遠,哪怕是發展極其相似的世界也是。

但是這些主物質位面中間並不是一片空白,其中充斥的便是半位面。

換句話說,一個半位面連接的不僅是一個半位面,很有可能是數個乃至多個半位面,這也是半位面中的法則通常都比較絮亂矛盾的另一個原因——受到多個物質主位面的法則的影響。

生物召喚門背後連接的那個半位面屬於那種發展到中後期,距離成熟不太遠的那種——物種的巨大化便是一個最明顯的標誌,若是這個半位面的面積不足夠大的話,根本承載不起一個放大化的生態循環系統,就從生物召喚門中召喚出來的種類來看,物種可是相當的繁多和複雜的,越複雜的生態循環系統,所需要的面積也就越大。

這片還沒有智慧生命踏足的半位面,就像一塊還沒有開發的處女地,光是那獨特而豐沃的生物、植物等自然資源,就會讓他們享用不盡,剛剛在驚鴻一睹的過程中,他們可是看到了無數的參天大樹。這些大樹的恐怖體型,有著放大化的原因,但是不正常的粗壯是年輕樹木所不能擁有的,只有歲月才能夠沉澱出來。

不知道這些巨大化的古樹,被轉化成智慧古樹,又是一種怎樣的情形?

難道由其塑造出來的暗夜精靈士兵,也將會變成巨大化的不成?

至於為什麼說,這塊半位面還沒有被智慧生命踏足。

一者,半位面通常無法誕生出智慧種族,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常識,只有法則健全的物質主位面才會誕生出智慧種族。

二者,若是有智慧種族踏足的話,絕對不會是眼前這種叢林密布的情形。

吉安娜如此興奮,除了為艾達希爾高興外,還因為半位面中不完全穩定的法則,更適合她研究空間魔法,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當生物召喚門膨脹到極致的時候,發出了一聲「波」的脆響,瞬間縮小到了極致,只剩下了一個肉眼看不見的微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