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出來呢。」敲門之人是一個身高兩米多的漢子,他身旁有另一個穿著血紅色衣袍的男子,見到蒼雲打開了房門,冷哼了一聲,這才收回了拳頭,退後了一步,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了蒼雲幾眼,旋即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

房門打開,這份動靜已經將周圍的拳手們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紛紛打量了風波中心的三人。

「有事快說。」蒼雲面無表情冷聲道,任誰在修鍊狀態之中被打攪都不會有好臉色,更何況蒼雲還是在突破過程之中,如果不是想惹麻煩,換成其他暴脾氣的人,早就一拳打過去了。

「沒什麼事,就是你這個休息室不錯,我們要徵用了。」男子目光輕蔑的掃了蒼雲一眼,隨意的說道,完全不將蒼雲放在眼裡。

「是嗎?就為了這件事情?」蒼雲目光微微一凝,語氣不快:「周圍空擋的休息室依然很多,你為什麼偏偏要這一間休息室!」

「呵,小子,你可別消遣我,這休息室可是我們血煞專用的,你不知道?」冷笑了一聲,這個男子面色不愉,帶著一絲怒意吼道。

「血煞?專用?」蒼雲拉開了房門,看了一眼休息室的門牌:「這大門上沒有你們的表示也沒有使用中的牌子,說是你的就是你的?」

「艹,原來是個愣頭青。」男子吐了口吐沫:「這休息室就算沒寫上血煞的名字,它已經被血煞的人給徵用了,不想吃皮肉之苦就乖乖給我讓開。」

「是嗎?」蒼雲面色一沉,聲音越發冰冷:「無憑無據,強搶休息室?如果是為了這種破事的話,請你去找別人了,我還要繼續休息,沒時間陪你在這裡逗比!」

「你是在找死!」男子目光裡帶著洶湧的怒意火焰。

他猛然踏前一步,七級巔峰武者的氣息砰然爆發,一股強橫的氣勢讓周圍的拳手們面色未變,當然讓他們感到壓抑的不是他的氣勢,而是他展現出的狂野殺意,那不殺個千百人是培養不出來這麼恐怖冰冷的殺氣的,尋常的對手在他身前未戰先怯。

「小子,我今天就要告訴你,有些人是惹不得的!」

男子手指握成爪子,直取蒼雲的喉嚨,血紅的元氣纏繞在手指之間,澎湃的力道之下可以輕鬆折斷手腕粗細的鋼筋,這一招之下,普通人直接會被捏碎脖子,這可不是拳擊用的招式,而是搏殺用的技巧。男子的出手狠辣讓觀戰之人都感到了一陣膽戰心驚,心裡暗道最好不要跟這個人碰上。

「呼——」蒼雲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和冰冷。

下一刻,男子臉上的獰笑尚未消失,他的眼前一花, 化龍天尊

與此同時,他的手掌微微扣成爪,在男子的眼眶之中急速的放大,最後五指狠狠扣在了他的臉上,手指凹陷入了他的頭部肌肉骨骼之中,陽極的元氣帶著炙熱的火焰,瞬間灼燒了這個男子臉部的皮膚,男子後知後覺的痛覺神經發揮了作用,下意識的慘叫了出來。

但就連這一聲的慘叫也戛然而止。

一道殘影劃過,眾人獃滯的轉過頭去,目光順著極快的殘影的軌跡追了過去。

砰!!!

轟鳴的聲音帶著一陣塵土飛揚。

只見,剛剛那囂張的血煞海賊團的男子,接近兩米的身體深深陷入了另一邊的牆壁之中,被從頭部開始,被一雙修長的右手死死按在了牆壁里,高強度的混凝土製作而成的牆壁凹陷了下去,蜘蛛網的裂痕向著周圍擴散而去,那個男子的慘叫聲都被扼殺在了喉嚨之中,短短的兩秒之內,只是一個交手,一方就被秒殺。

「連自己的對手強弱都看不出來,太弱了。」

蒼雲收回手來,隨手抽出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掌,上面帶著那個男子吐出的鮮血。


「這,這麼快?」

「我沒看清…剛剛發生了什麼?」

「這小子是誰,好恐怖的實力。」

周圍的人群更加不寒而慄,目瞪口呆,原本以為血煞的人殺氣已經足夠強悍,但沒想到這位卻更加的駭人,舉手投足之間就滅殺了一人。

蒼雲轉過頭去,目光直視著那個帶著血色披風的男子:「你的手下作死你也不管一管么?」

「垃圾想死就死吧,與我何干。」血色斗篷的男子將頭上的披風摘了下來,露出的面容讓周圍的一群拳手再一次受到了刺激,他的長相非常恐怖,臉部好像承受過非常嚴重的火災一樣,滿是烈火灼燒的傷疤,他的聲音也略微沙啞:「不過,你不該動手的,就算他是個垃圾,也是我們血煞的人。」

「我不殺他已經是我最大的仁慈了。」蒼雲回以冷漠的目光:「血煞又是什麼?能吃嗎?」

「哈哈哈哈哈。」斗篷男子微微一愣,旋即大笑了起來,他的笑聲沙啞,非常的難聽,就好像喉嚨里參入了沙子一樣:「果然是個愣頭青,不過這樣的人我也很久不見了,你很好….小子,這次休息室就讓給你了,不過沒有下一次了,希望能夠在最終的決賽上碰見你….作為獎勵,我會親手摺斷你的四肢,挖出你的心臟。」

「會死的,絕對不是我。」蒼雲面容冰冷,至此為止,他對於『血煞』這個組織已經沒有一絲好感。

「等你來到我面前再說吧,垃圾,是沒有資格說話的….」斗篷男子再次蓋住了自己的臉龐,轉身走了走向了自己的屬下的位置,然後抬起手,一拳轟出!砰然爆發的恐怖力量震得整個通道之中都發出一震不亞於四級的小型地震,眾人腳下一陣不穩,等到恢復過來在看去的時候…牆壁上早已是一片的血肉和白骨。

「…好強一拳。」這個男子的出現,帶來了巨大的危機感,不論是他殺死手下的冷血,還是這一拳之下的餘威。 震驚之餘,蒼雲目光微微凝重,旋即轉身回到了休息室之中。

剛剛回到了休息室里,他原本紅潤的臉色就以極快的速度變得蒼白了起來,體內凝實的元氣不受控制的從毛孔和竅穴之中噴發了出來,如同一個到處漏氣的氣球一樣。

原本修鍊狀態被打斷,蒼雲並不打算動手,因為體內元氣已經膨脹到了一個極限了,這時候在動手很可能會引發內部的元氣暴動。但計劃不如現實,蒼雲被迫出手,只能選擇最為暴力的方式,一招之內秒殺了那個挑釁的血煞海賊團男子。

不過作為副作用,他體內的元氣也隨之暴走,經脈里充滿了脹痛的感覺,如果那個血色長袍的男子執意跟自己動手的話,那結果就會很嚴重了,以現在的情況而言,他的破綻非常的大,體內氣息不穩定,內憂外患之下,絕對撐不過三招。

所幸運氣還算是不錯的,給自己留下了一定的緩衝時間。

咳咳吐出了口氣,蒼雲再次盤膝坐在了休息室里,這一次應該不會再有人打攪他了,體內脹痛堆砌的元氣也終於可以進行疏通。

沉下心神,雙手結印,運轉體內元氣,將大量堵塞的元氣疏通進入陰陽氣旋里進行再一次的提純,原本白玉色的元氣進行越發的凝聚和壓縮之後,變成了乳白色,高度壓縮的元氣近乎流質,隨著蒼雲的意志灌入氣海之中,將他體內的丹田再一次進行擴展。

原本蒼雲體內的元氣就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好似一個蓄滿了水的水缸,無法在灌入多出一些的水,想要提升到下一個境界的話,只能選擇將水缸造的更大一些。

安靜的氣氛持續了大約足足一小時有餘。

突兀之間,有一道細微卻有清晰的聲音自耳邊響起,這道身影在蒼雲聽來猶如天籟婉轉,雷霆鼓震,這真是他體內禁錮被打破的聲響。

隨著這道聲響的響起,蒼雲如同石佛一樣坐定紋絲不動的身體,卻是好似電流流通過一樣渾身不由自主的猛然一震,臉色上陡然亮起了一道充血的赤紅。變化從內及外,身體里的元氣瘋狂涌動,原本堵塞的元氣的紛紛流動起來,以極快的速度灌入了陰陽兩儀氣旋之中。

一輪一輪的轉動速度越發迅速,蒼雲體內的元氣氣海,猶如承受了一次大地震的湖泊,向著四周龜裂的痕迹成為了氣海擴張的範圍,元氣滾滾而入,納入了氣海之中的乳白色元氣隨之沉寂下來,在最深沉的陰陽氣旋的引導之下化作了一道漩渦。

原本無法再容納一絲元氣的身體卻突然傳出了一種爆炸的吸引力,周圍的空氣之中遊離的能量瘋狂的倒灌入了他的體內,不過黑伊甸不比稷下學宮所在的崑崙遺址,內部的元氣存量極少。


「元氣居然不夠用!」蒼雲睜開眼力,目光里閃過一絲焦急之色,他打開了空靈戒,零零散散的東西散落一地,但卻沒有一個東西能夠給他提供足夠的精純元氣。

難道,要突破失敗?

蒼雲心裡有點後悔,還是太過於急躁了,突破失敗不僅對於經脈會有所損傷,而且很容易留下一些隱患,終歸言之,還是蒼雲的經驗太少了,平日里突破都是水到渠成信手拈來,他也沒想到這一次的突破,居然會需要那麼多的元氣能量。

都市之主宰奶爸

低頭一看,這個石頭是他從遺忘之地的試煉之中得到的,第一層的黑塔守護獸守護的物品,原本蒼雲根本沒將它當回事,一直放在了空靈戒的底層,這次巧合之下將它扔了出來。

但也就是這個巧合,當五彩斑斕的石塊觸碰了到了蒼雲的皮膚的時候,他全身放出的巨大吸引力如同找到了可以吸引的目標一樣,源源不斷的五彩色調的精純元氣能量從這塊石頭之中狂涌而出,在蒼雲體內的經脈之中流動,五色的能量屬性嘈雜,但在陰陽氣旋之下極快的就轉換成了純粹的無屬性元氣。

「這是!」蒼雲面容一怔,抬起手將五彩石塊握在掌心之中。

更加巨量的能量湧入身體之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個小小的石頭之內居然藏匿了那麼巨量的高純度能量!蒼雲驚駭之餘,體內的元氣需求得到了滿足。

旋即,蒼雲全身的骨骼發出了一陣陣清脆的爆鳴聲,周圍纏繞的吸引力的漩渦也越發的暗淡,終於最後緩緩消散一空,盤膝而坐的身影也緩緩睜開了雙眼。

此刻的蒼雲,全身上下都充斥著乳白色的元氣光輝,皮膚猶如新生的嬰兒,身高也似乎拔高了些許,原本偏短的頭髮此刻已經披散在了肩頭,蓋住了額頭和半個眼睛,雖然並沒有什麼不同,但體內的氣息卻越發的深沉,如同更加深邃的湖泊。

「六級中級…這恐怖的突破速度。」蒼雲不由得搖了搖頭:「太快了。」

他抬起手,看了看手中這塊五彩的石塊,眉宇之間帶著一股疑惑,如果不是這塊石頭內部藏匿了海量的能量,他不會這麼輕鬆連續突破兩次,而且即便是供應了自己吸收了這麼多的能量,它依然光澤不減一絲一毫,體內到底收納了多少的能量?

「算了,反正不明白,回去再去問一問玄理學院的人吧。」蒼雲想也想不通,索性放棄,將散落一地的東西收回空靈戒之中。

……

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門,立刻吸引了周圍一群人的目光。

蒼雲伸了一個懶腰,徑直的走出了選手的通道。

鬥技場之中依然是一片火熱,人群們成片的歡呼著。

整個拳賽的日程安排非常的緊,地下拳賽的流程走的非常快,因為沒有正式拳擊賽的各種要求,追求的只是拳拳到肉的刺激感和打擊感,一場拳賽幾乎沒有超過五分鐘以上的。

第一天之內,就要決出一個小組的最終勝利者,然後進行第二日的半決賽和決賽,效率非常之高。


稍微看了一眼擂台之上比賽的兩個拳手,蒼雲就失去了興趣。

兩個人的實力雖然都不弱,並且打的你來我往,但拳腳之中卻少了一份狠戾,多出了的是小心謹慎,打的有點畏畏縮縮。比起真正的拳王而言,他們缺少一種決定性的霸氣,實力並不足夠。

蒼雲正打算回去等待下一輪的比賽,突然一個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叫住了他。

「蒼白,是吧?」回頭看去,那個金髮的男子靠在了牆壁上,右手上打滿了石膏和繃帶,左手拿著一個酒瓶,一臉陽光的輕笑。

「格雷格爾。」蒼雲打量他一眼,原本那副凄慘的模樣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恢復到了這種情況,看來地下鬥技場的醫師的確是技術高超,他的恢復力也應該很強。

「別用那種表情看我,我又不是輸不起的,倒不如說,輸在你的手裡只能怪我自己實力不夠。」格雷格爾爽朗一笑,絲毫不介意剛剛被蒼雲反手一拳擊敗的事實:「別這麼拘謹,擂台上是對手,擂台下還是能做個朋友的嘛。」

蒼雲遲疑了一會,坐在了相對的椅子上。

兩人坐定之後,格雷格爾繼續喝了一口酒:「怎麼樣?這個地下拳賽?」

「很有趣的地方,不過,也很危險。」蒼雲瞥了一眼另一側擂台上的拳手和鬥技場上的觀眾們:「一個瘋狂的地方,一場瘋狂的比賽。」

「瘋狂就對了。」格雷格爾拍了拍大腿:「這裡就是瘋子們的聚集地啊。」

「地下拳賽是一個充斥著慾望的地方,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它才這麼的單純,只要拳頭夠硬,你就能夠在這裡加冕稱王。」格雷格爾眯著眼睛:「不過,你這樣下去,是贏不了的。」

「為什麼這麼說?」蒼雲不解。

「這一次的對手很強,跟一般的對手是截然不同的。」格雷格爾放下了手中的酒瓶:「以往的拳賽,可不會吸引這麼多的人。」

「這次的拳賽,有什麼特殊么?」蒼雲面色帶上了一絲疑惑。

「你不知道?」格雷格爾愕然。

「不知道。」蒼雲點頭。

「呃。」格雷格爾愕然,旋即嘆了口氣:「我居然被你這麼一個愣頭青給干趴了,醉了醉了。算了,那我就告訴你吧,這次的拳賽所給出的獎品價值實在太高了,才會吸引那麼多的拳手們。」

「什麼獎品?」蒼雲眉頭一皺:「不就是十萬【墮落幣】嗎?」

「咳咳。」格雷格爾被嗆到了:「怎麼可能,十萬【墮落幣】價格雖然不低,但跟那件東西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前者只是附加的錢幣而已,有沒有並無區別。」

我可是為了這十萬【墮落幣】拼死拼活啊…..蒼雲心裡默默的吐血。

「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蒼雲也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啊哈哈,說起來,也不算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格雷格爾撓了撓頭髮,目光迷離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道:「只是一個虛幻的名號而已,但也就是這個虛幻的名號,就讓全銀河星域的拳手們瘋狂了。」

「名號?」

「沒錯,一個名號….一個銀河星域僅有一個的銘牌勳章。」格雷格爾深深的握緊了拳頭:「它的上一任主人,便是拳豪歐陽震,這一任的主人將在這裡被選出。」

「它是一個稱號,一個最強格鬥家的稱號——斗神。」 「斗神稱號。」

蒼雲不曾聽過這個稱號,但從格雷格爾的眼中,他卻看出來了一股無比熱烈炙熱的信仰。也許對於所有的拳手來說,這個稱號就是他們一生所追求的最高榮譽吧。

「斗神,空手格鬥之神。」格雷格爾舔了舔嘴唇:「歐陽震一早就超越了這個稱號,但當他決定將這個稱號託付給下一任的繼承者的時候,對於我們這些拳手來說是絕對足夠致命的誘惑。」

「難怪,即便都身受重傷了,依然沒有人放棄比賽。」蒼雲看向了擂台上的兩個拳手,他們都已經精神萎靡,力量用盡,繼續作戰下去,即便獲得了勝利,也沒辦法繼續迎接下一輪的戰鬥,不過就算心中知道這一點,他們依然沒有放棄。

地下拳賽不存在人性化的規則,即便身負重傷,也要繼續戰鬥下去,不存在中場休息,倒下的就是失敗者,不能怪自己之前遇到的對手太強,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弱,理由在勝敗的面前是蒼白無力的弱者的推辭,不論是真正的拳手還是『斗神』的繼承者,對於這一份怯弱是不需要的。

…..

第一輪的比賽已經結束,一共花費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四個鬥技場都進行了四輪的比拼,之後是半小時的休息時間,不是給選手的,而是給觀眾的,給他們選擇接下來觀看誰的比賽的時間。

短短半小時的時間轉瞬即逝,絕大部分的觀眾還是選擇了觀看自己原本所看的鬥技場,其他幾個鬥技場之中,第二鬥技場已經人滿為患,第一鬥技場的人數減少了足足一半,而第四鬥技場…已經圍的水泄不通,很多人都聽聞了一個黑馬出現的消息,迫不及待的想要現場看上一場比賽。

第二輪的比賽隨之開始。

激烈程度比起之前的第一輪更加強的多,能夠走到第二輪的拳手,已經沒有一個是弱者,擁有這種程度實力的人,之前獲取勝利不論輕鬆還是困難,現在都必須拿出十二分的精力來應對自己身前的對手,否則一個失誤很容易就會落敗。

隨著如火如荼的比賽進行,選手拳手們一個個的上場,打的你來我往,高chao迭起,有人以絕對優勢獲勝,也有人拼的兩敗俱傷才以微弱的差距獲勝,有人歡喜,有人愁苦。

觀眾們將這一切都接受,化作滔天的歡呼聲作為給與勝利者的褒獎。

此刻的擂台上的戰鬥也已經走到了最後的尾聲,兩人的實力相差太遠,哪怕其中給一方已經用出了全部的力量,壓榨了自己的全部潛力,化身為拚命三郎,一樣逆轉不了局面,只能落得一個失敗,但他的拚命也獲得了對手的尊重和觀眾們的尊重。

「啊,真是一場精彩的戰鬥,不過很遺憾,我並沒有看到又一場足夠讓我們滿足的拳賽。」解說員的聲音略感無趣,看過之前那些精彩的比賽之後,這場比賽的確顯得有點無趣了,他輕輕的敲了敲桌子:「讓我們來看下一場對決的選手是誰。」

空中大熒幕的編號開始了飛速的轉動,在解說員和眾人的目光之中,緩緩停下了一個數字。

「D15號,被稱為毒蛇的男人,奧托斯!」

解說員高昂的聲音落下,一個披著毛巾的男子赤裸著上半身,全身肌肉緊繃,身形狹長,速度極快,只不過三兩步就落在了擂台之上,振臂高呼,引得觀眾席上一陣尖叫。

「那麼,下一個是誰?」解說員大手一揮,下一個數字也隨之停下。

「下一個,是D32號!!!」

整個鬥技場一瞬間寂靜了下來,旋即,爆發出了比起之前更加高昂了數倍的聲浪。

「蒼白!」


「蒼白!」

「蒼白!」

咆哮聲連綿不絕,被他用拳頭征服了的人們化身狂野的粉絲,大聲呼喚著那個名字。

「讓我們歡迎,我們可愛的新人黑馬!一拳擊敗了曾經的黑馬拳王的少年拳手!——」

「蒼白!!!~~~」

「到我了。」選手通道之中,蒼雲踏前一步。

「加油啊小子。」格雷格爾舉起了拳頭,揮了揮手。

「放心,我絕對不會輸。」蒼雲頭也不回,徑直的走出了選手通道。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都在高呼同一個名字,環繞在耳畔,蒼雲在數萬人的目光注視之中,緩步踏入了擂台之上,目光沉寂之中點燃了炙熱的火焰。

伴隨著蒼雲的出場,整個鬥技場的人都摩拳擦掌,紛紛準備好了自己的賭券,擦亮了自己的眼睛,等待這一場的精彩比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