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自珩輕笑,蹲下身子道:「哦?妞兒有什麼給我?」

夏妞兒笑著,從背後拿出自己綉了很久的荷包出來,小心翼翼的遞給玉自珩,「十三哥哥,這是妞兒給你繡的,姐姐和娘還有寶兒都有,十三哥哥也有一個。」

玉自珩接了過來,笑著道:「繡的真好,謝謝妞兒。」

說著,立即掛在了腰間,伸手撥弄了一下。

夏妞兒開心的很,蹦蹦跳跳的回了屋子。

夏蟬端著飯,轉頭瞧見了玉自珩腰間的荷包,抿唇道:「你這個,可是妞兒最費心的一個,綉了好長時間呢,本來打算元旦就給你,這小丫頭啊嫌棄自己繡的不好看,又給拆了不少,重新繡的,十三,你可要好好珍惜。」

玉自珩笑著,「我知道,我會好生保管的。」

如月端了飯上去,玉自珩趁機湊到夏蟬耳邊,輕笑道:「小知了,你何時也給我做一個荷包呢?我保證日日戴在身上。」

夏蟬撇嘴,「我哪裡會啊,我最是頭疼這些針線了,連縫個衣服都不拿手。」

玉自珩沒忍住,笑了出來,夏蟬皺眉,伸手掐著玉自珩的脖子,「你還敢笑話我是吧……」


玉自珩輕笑,「沒有沒有……娘子饒命!」

「哼!」夏蟬輕哼了一聲,道:「不會針線就不叫女子了嗎?可我就是不會啊。」

玉自珩笑著,伸手攬著她的腰身,「不會就不會,咱們不用學會,你只要在我身邊,什麼都可以不用會,安心享福就行。」

夏蟬抿唇,拍了拍他的手,「別毛手毛腳的,上來吃飯了。」

說著,搶先進了屋子。

玉自珩也急忙跟了上去。

葛氏看著玉自珩來了,十分的開心,笑著道:「十三啊,上來坐,裡頭暖和。」

玉自珩嘴巴甜的很,上去坐在葛氏身邊,「伯母,您最近身體好不好?我爺爺有好多人蔘靈芝什麼的,趕明兒我都給你送來。」

葛氏被玉自珩哄得捂嘴笑,「你這孩子,有這份心啊,伯母就已經很滿足了,來來來,吃飯吃飯。」

夏蟬輕笑,玉十三這廝,別的不會,這嘴巴甜會哄人的功夫,可真是一流。

中午飯就吃了肉卷做主食,魚丸和肉丸還有各種蔬菜以及豆腐什麼的煮了一鍋,一半是辣的一半是清淡的,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選擇。

玉自珩嘗了一個肉卷,便是驚嘆不已,連連誇讚夏蟬的手藝,夏蟬笑著,「回去的時候給爺爺也帶一些,不過叮囑幾句,他年老可不能貪嘴吃太多,否則不消化就不好了。」

玉自珩點頭,「爺爺可是有口福了。」

夏蟬看著玉自珩喜歡吃,便給他盛了一大碗的肉丸子和魚丸子,這廝也是吃的歡暢,來者不拒,將夏蟬給他的全都吃光光了。

夏蟬皺眉,「十三,你慢點吃啊,下午還要去教我武功呢,吃這麼多別走不動。」

玉自珩笑著,「不能不能。」

夏妞兒笑著,「十三哥哥,你要教姐姐學武功啊?」

玉自珩點點頭。


夏妞兒笑著,「姐姐,以後你也有武功了,這樣出門就不怕被別人欺負了。」

夏蟬笑笑。

吃完飯,如月去收拾了碗筷,夏蟬進屋去換了一身輕便的衣裳,重新拿一根發繩將頭髮扎了起來,這才出了門。

出了門,夏蟬道:「咱倆去哪裡練?」

玉自珩笑著,「我自有安排。」

說著,屈起食指在嘴裡吹了一聲,不一會兒,一匹黑色的馬兒便跑了來,夏蟬認得這匹馬兒,這就是玉自珩一直騎的那一匹。

夏蟬上前,伸手摸摸馬兒的頭,奇怪的是馬兒十分的溫順,很是聽話。

夏蟬笑著轉頭看著玉自珩,「十三,你看它,它認得我。」

玉自珩輕笑,「這馬兒叫追月,日行千里不費勁,從我入軍的第一年起,爹爹便將追月給了我,一直陪了我八年了,這八年裡,追月可謂是立下了十分大的功勞。」

夏蟬點點頭,轉頭看著追月,越發的喜歡,湊過去拿臉貼著它的臉,輕笑道:「追月你好呀,我叫夏蟬。」

玉自珩上前,翻身上馬,伸手將夏蟬也拉了上來,環繞在胸前,道:「我們出發吧。」

說著,手抖了抖韁繩,雙腿一夾馬肚子,追月便往前奔跑起來。

這次玉自珩讓追月的速度放慢了,下巴擱在夏蟬的頭頂上,輕輕的摩挲著她的頭皮,兩人姿勢曖昧至極。

夏蟬道:「咱們這是去哪兒呢?」

玉自珩輕聲道:「去上次的獵場,那裡場地開闊,最適合習武。」

夏蟬點點頭,又想起上次的事情來,不禁問道:「顧清的傷勢差不多了吧?」

玉自珩點點頭,「他倒是個可塑之才,不驕不躁。」

夏蟬點點頭,道:「十三,再去獵場,我心裡怎麼有些忐忑。」

玉自珩柔聲安慰著,「沒事兒,咱們不進去,在外面的山腳下,那兒有放牧的人,都是非常和善的,我們趁此機會還可以去遊覽一下風景。」

夏蟬輕笑,問道:「是草原嗎?這裡……應該沒有草原的吧?」

玉自珩點頭,「是村民們養牛羊的地方,你若是想看草原,我可以帶你去邊塞,那裡的大草原,一望無際。」

夏蟬笑著點頭,「好啊,等我忙完了這些事兒,你就帶我去,可不許食言。」

玉自珩聽著她軟軟的話語,忍不住低頭去啄她的臉頰,「哪裡捨得食言,我巴不得……日日夜夜與你在一處,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都不要分開……」

夏蟬臉紅了,微微扭動了一下身子,「玉十三,你又耍流氓……」

話還沒說完,夏蟬就感覺自己的身子被翻轉了一下,接著就與玉自珩面對面了,然後唇上就傳來一股熟悉的溫暖。

他的手緊緊的圈著她的身子,墨色的披風垂下來,將兩人包裹住,這天地間的景色都已失去了光彩,彷彿兩人眼中只有彼此。

夏蟬反抗,「混蛋啊你……這是大白天的……」

玉自珩的手沒有放開,相反卻圈的她更緊,「這裡沒人……」

說著,霸道的長驅直入,將自己與她糾纏在一起,互相絞纏。

夏蟬有些窒息了,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撼動這廝分毫,只得乖乖的被吻,吻得天昏地暗,腦袋缺氧。

好半晌,玉自珩才戀戀不捨的鬆開了她,低頭伸手輕輕的揉著她的唇,看著這小女人在自己懷裡,眉眼含春,雙眸泛著紅,眼中還有水光,這幅模樣,當真是如同一把火一樣,徹底的將玉自珩給點燃,燒的是噼里啪啦。

夏蟬微微喘氣,好不容易調勻了氣息,這才皺眉看著玉自珩,伸手飛速的探向他的腰間,飛速的在他的腰間擰了一把。

這廝竟然無動於衷?

夏蟬皺眉,再試了試自己手底下的肉,竟然是硬邦邦的?

納尼?!這不科學!

系統農場:嬌寵農門醜妃 ,抬頭看向玉自珩,玉自珩卻笑得開心,低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娘子,滿意自己感受到的嗎?」

夏蟬憤恨,眼波微微流轉,笑著道:「十三,你經常練武,身上應該是沒有贅肉的吧?」

玉自珩本來就被這把火燒的噼里啪啦的,現在被夏蟬這麼一問,更是慾火中燒,眸子里的光芒都綠了起來,像極了草原上的狼。

「怎麼? 屠龍滅鳳 ?」

夏蟬輕笑,伸手猛地一撕,嘩啦一聲就將玉自珩胸前的衣襟扯開,然後準確無誤的湊上去,狠狠的咬住了他胸前的一塊肉。

「唔!」玉自珩悶哼一聲。

疼痛夾雜著快感,兩人第一次如此貼身接觸,她的唇,她的臉,以及她剛剛的動作,都讓玉自珩更加興奮。

夏蟬狠狠的咬著,一絲一毫也不肯放過,到最後終於咬完了,才舔舔嘴唇,挑釁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

玉自珩哭笑不得,低頭看著自己前胸上大大小小的齒印,忍不住輕笑,「娘子,你這是在為夫的身上留下了愛的印記嗎?」

夏蟬皺眉,「呸呸呸!我才沒有。」

玉自珩哈哈大笑,伸手拉攏了衣襟,道:「娘子若是喜歡,為夫隨時奉上,這身體的每一處,都是屬於你的。」

夏蟬皺眉不語,臉卻是紅了。

這時候,追月已經慢慢的停了下來,玉自珩下馬,伸手將夏蟬也抱了下來,道:「這就是了。」

夏蟬看了看四周,這裡靠近獵場,是個普通的小山村,依山傍水的,十分寧靜。

玉自珩從馬上取下兩把劍來,遞給夏蟬一把,道:「你先學,用木劍比較輕便。」

夏蟬接了過來,拿在手裡反覆的看了看,喜歡的很。

拎起來,夏蟬回想了以前在電視里看到的動作,隨手揮舞了幾下,玉自珩笑著道:「不錯嘛,你竟然是知道招式的?」

夏蟬嘿嘿的笑了笑,她可不敢說自己是從電視上看到的,要不然玉自珩該被嚇死了。

玉自珩拿著劍,站在夏蟬伸手,手把手的教她,夏蟬一招一式學的十分的認真,沒一會兒便領悟了,然後跟著玉自珩一起比劃。

兩人練了一會兒劍,夏蟬也是累了,額頭上晶亮的一片,玉自珩伸手去給她擦去汗珠,道:「累了吧?」

夏蟬笑著點頭,道:「不過,還挺有成就感的,這練劍也上癮,我覺得我現在就上癮了。」

玉自珩笑笑,「你現在可不能練的時間太長,會耗損內力的,你得慢慢來,不可急功近利。」

夏蟬點點頭,「我知道了,那我每天拿出一小會兒來練,其餘時間都背你給我的那本小冊子,這樣可以嗎?」

玉自珩點點頭,道:「我們先去那邊休息一下。」

兩人往前走著,夏蟬還沉浸在得到新劍的喜悅中,玉自珩看著她歡喜的模樣,笑道:「小知了,以後等你熟悉了,我再送一把好劍。」

夏蟬搖搖頭,摸著手裡的木劍,愛不釋手,「我覺得這把木劍就很好,我喜歡。」


玉自珩微微一愣,目光忽然悠遠了起來。

夏蟬察覺了他的異樣,轉頭道:「十三,你怎麼了?」

玉自珩搖搖頭,道:「看到木劍,我忽然想起來,以前初入軍營的時候,無雙他就是這樣,還給我做了一把木劍,那時候啊,軍營里的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性格又是暴躁脾氣臭,不少人的都是與我為敵,只有無雙,他跟我做朋友,所以我暗暗發誓,一后一定要幫他。卻不知後來我成了將軍,他成了副將,可他卻在戰場上替我擋了一刀,當場命喪,我回去的時候,連他的屍體,都跟其他的士兵一起埋葬了。」

玉自珩說到這,十分難過,眉頭緊緊的皺著,夏蟬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十三,你不要自責,無雙他救了你的命,是想讓你好好的活下去,不想讓你這樣自責。」

玉自珩微微點頭,「我已經跟爹娘說了,要留在這裡為爺爺養老送終,什麼時候他老人家安心的去了,我再回去京城。」

重回漢朝的樓蘭女王

這時候,兩人已經走到了村子里去。

農家小籬笆院里,收拾的整整齊齊,雞籠子上蓋著厚厚的稻草,防止裡面的雞會凍死,夏蟬看著這一幕,心裡喜歡的很,道:「我啊,就是想要這樣的一種生活,安安靜靜的,不吵不鬧的,沒人搗亂沒有爭鬥,一家人和和睦睦的過平淡的小日子。」

玉自珩輕笑,低下頭去道:「娘子的話,為夫記著了,以後定努力完成。」

夏蟬笑著,有些羞惱,「誰是你娘子啊……」

說著,去踩他的腳,玉自珩躲開,夏蟬又去追。

這時候,這家的屋門卻忽然打開了,一個中年的女子走了出來,見了兩人在自家院子前,有些驚訝。

夏蟬急忙收回腳來,笑著上前,「嬸子,不好意思啊打擾了,我們這就走。」

那中年婦女卻是十分的熱情,笑著道:「既然來了就是客,來來來,進來喝杯茶再走吧。」

兩人架不住這女人的盛情相邀,還是進了屋子去。

屋子裡,一個年紀小一點的男孩兒正在地上蹲著自己玩兒,一旁的床上坐著一個三四歲大的小女娃,正吃著手指頭呢,見了兩人進來,兩個孩子都是急忙看向門口處。

那女子道:「真是老天爺顯靈,兩位客人,實不相瞞,一年前的今天,有一位得道高僧路過此地,說一年後的今天,會有兩位客人路過這裡,到時候一定要請進來,為我的兩個孩子取名。」

夏蟬一愣,「取名字?」

那婦人點頭,「我這兩個孩子,都是苦命的,大的生下來不會說話,小的撿回來的時候卻看不見,去年,我男人還死了,村裡的人嫌棄我們是不祥之人,便將我們趕了出來,高僧說,只有得道你們二人的賜名,這倆孩子以後才會免去災難,好好活下去,所以,我給二位下跪了,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孩子吧……」

夏蟬轉頭看著玉自珩,眼神中有疑惑,玉自珩微微搖頭,看著那人道:「你這麼說,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一點。我們如何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別的目的呢?」

那婦人急的眼淚都流了出來,「恩人,你們看看我家,我怎麼會有什麼別的目的?我只為了我的兩個孩子……」

夏蟬看了看,見那婦人雙手滿是粗糙的繭子,髮絲凌亂,便知道是常年辛苦勞作之人,且她的眼神真誠,根本沒有虛假。

夏蟬點點頭,「你先起來吧,我們會幫你的。」

------題外話------

親們,非常感謝大家願意把評價票投給我,真的是不勝感激,可是希望大家在投票的時候,點亮五顆星,電腦端點五顆星,手機端點經典必讀,如果默認了三分的話,需要很多張五分才能刷回來,太不值得了,另外,如果覺得這文不值得你投五分的票,那請你們留著投給那些值得被投五分的書,評價票單獨買200點一張,消費的話也要十塊錢換一張,而作者得不到任何分成,實在是難能可貴,十分寶貴,所以,希望大家慎重慎重。

【關於福利,現在已經寫完,月底放出,屆時需要大家進群然後交全本訂閱的截圖,佳人會私發你們,群號465477101(十三朵知了),進群敲門磚瀟湘會員id,歡迎大家來玩么么噠~】 那婦人聽了夏蟬肯幫自己,急忙擦了擦眼淚站起了身子,一臉的感激看著夏蟬,道:「多謝姑娘,多謝姑娘。」

夏蟬轉頭,看了看兩個孩子,問道:「小女孩兒不是你生的嗎?」

那婦人點頭,「孩子他爹還活著的時候,有一天出去放羊,在半路上撿了這麼一個女娃,當時女娃餓得直哭,他爹就把她給抱了回來,可沒成想漸漸的長大了,卻是個眼瞎的。」

夏蟬聽了這話,轉頭去看坐在炕上的小女娃,女娃長得粉嫩嫩的,一雙眼睛又圓又亮,可是卻是絲毫沒有焦距,夏蟬嘆息一聲,也真是可憐。

想到這,夏蟬道:「不知嬸子夫家姓什麼?」

那婦人急忙道:「夫家姓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