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公子太過輕敵而且劍太過厲害,反而人自身修養不足。

鬼域里還是依靠鬼域之主逃脫了無人鎮的千里追擊,最後阿丑更是不知所蹤。

而吞噬蟲,擁有怕水的致命弱點,對付鬼王更是有逆天的百鬼夜行圖。

除卻這些,秦崢對陣過最厲害的人物,就只有三河的河千璽了,可是武侯八階和武王,看似只差了一階,但卻是天差地別。

簡單來說,侯境是天魂學院大部分學生都可以達到的水準,但是王境,卻是大部分人終其一生都無法達到的,很多人會在這個門檻上卡五年、十年、甚至幾十年,何紙生年過三十才武王三階,楊將軍年過四十,也只有武王的實力,如此可見一斑。

那麼,他就來戰一次武王好了! 「你非得跟我說什麼她現在人氣不錯,不輸給那些一二線藝人。可現在呢,你看到了吧,新人就是新人,跟一二線還是沒辦法比的。」

「而且喬安心的銷量還在持續上漲,現在已經超出喬綿綿很多了。很快,她們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大。以後啊,這種靠著上熱搜蹭流量人氣的小演員就不要再找了,寧可多花點錢找個一二線,也要好得多。」

張悅看著電腦屏幕上顯示的銷量數,抿了抿唇,沒說話。

他會找喬綿綿,是因為上面有人打過招呼。

當時,他也覺得簽下喬綿綿,肯定要虧本。

可後來見到喬綿綿本人,他就改變想法了。

張悅對喬綿綿目前的銷量還是很滿意的,作為一個新人,有這樣的銷量已經非常好了。

即便喬安心現在超出了她很多,張悅也覺得很正常。

並沒有因此就覺得不該簽喬綿綿。

喬安心粉絲數量本來就比喬綿綿多,銷售量高於喬綿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覺得喬綿綿成績很不錯了。」張悅沉默了一會兒,看向說話的那個女人,「她沒必要和喬安心比,她們本來也不是一個級別的。何況喬安心的簽約費比她高,銷量比她好也是應該的。」

「對待一個新人,要求還是不要太苛刻了。」

女人抿了抿唇,輕哼一聲:「總之,以後沒必要再簽這種新人。還好籤下了喬安心,不然找個季度的銷量可不夠看的。」

張悅眉頭輕輕蹙起,沒說話。

他半眯著眼,看著電腦屏幕上,喬安心那一欄的銷量不斷的蹭蹭上漲,短時間內就已經超出喬綿綿三倍之多了。

*

墨氏。

「墨總,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給少夫人刷單了?喬安心那邊刷單太厲害,少夫人的銷量現在都被她壓得死死的了。我剛還看到微博上報道了這件事情,說什麼少夫人慘被喬安心碾壓,姐妹兩人實力懸殊巨大之類的話。」

魏徵說著,都覺得氣憤。

喬安心是什麼玩意兒,也能碾壓他家少夫人?

靠著實力拚不過,就去刷單,還有臉說什麼碾壓。

明明一開始是少夫人碾壓她的。

墨夜司從一份文件里抬起頭:「馬上通知下去,讓財務部給墨氏所有員工發一筆錢。再通知所有員工,讓他們去買少夫人代言的面膜。你家少夫人的銷量必須超過喬安心,明白了嗎。」

魏徵這個激動啊。

立馬點頭道:「好,墨總,我馬上去辦。我保證把這件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

魏徵是墨夜司身邊的得力助手,辦事效率自然很快。

十分鐘不到,兩個通知就發了出去。

他發第二份通知的時候,還在工作郵件里附上了喬綿綿代言的那款面膜的購買鏈接。

*

喬安心刷了銷量上去,還在沾沾自喜。

她看著新聞通稿里那些貶低喬綿綿的話,心裡痛快不已。

只是她的得意才維持了幾分鐘,就見宋芳臉色不大好看的朝她走了過來。 鋪天蓋地的血腥氣,幾乎把秦崢整個人都包圍住了,那氣味,濃稠到幾乎已經變成了實質。

而且這濃濃的血腥之氣中充滿了殺意,就像是帶刺的鋒芒,落在身上,讓他的表皮開始隱隱發痛,臉上較為柔嫩的皮膚,竟然被直接劃破,流下了一道刺眼的鮮紅。

秦崢向前踏了一步,臉上一陣刺痛,竟然又被劃破了一道口子,於是臉上又是一道鮮紅。

他不知道這些傷口是蘇錦兒的氣勢壓迫造成的,還是那把正在向他揮來的巨刃造成的,總之,他必須前行。

看準機會,衝鋒!迷蹤步!

秦崢最大的優勢,在於近身的控制,以及超強的機動能力,所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接近蘇錦兒,衝鋒上去,期間用迷蹤步化解了蘇錦兒的那一刀,然後徑直撞在了蘇錦兒的身上。

衝鋒暈眩!

蘇錦兒對這一招顯然很有經驗,在秦崢晃過她的刀鋒撞過來的時候,她就將刀鋒微轉,轉向了自己,這樣她只要一脫出控制,第一時間就可以收割掉衝到近前的秦崢人頭。

不過秦崢並不是一個人。

就在蘇錦兒暈眩的那一秒的時間裡,她的周圍,又出現了一把劍、一把刀、還有一把合做了尺的巨扇,同一時間,還有一個巨大的冰球,從天而降,直直地砸向蘇錦兒的腦門。

這就是他們戰前的策略,由秦崢負責控制,而其餘人則是在蘇錦兒被控制的那一瞬間釋放出自己最強的攻擊,爭取一擊重傷。

不過王級要是這麼容易被打敗就不是王級了,他們所有的攻擊落在蘇錦兒身上時,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彈開了,一股生猛的力量自蘇錦兒的體內猛然爆發出來,將衝上來的眾人一下子便彈開了,包括秦崢。

他心中大震,按照蘇錦兒的反應時間來推斷,她暈眩的時間,根本就沒有整一秒,看來衝鋒暈眩的時間,還會根據對手力量的強大,做出適當的減少,也就是說,若是對手超越皇級,甚至更高,他會不會無法暈眩住對方?看來將他手上的這些技能儘快升到神級,才是當務之急。

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被彈向身後的巨刃,只是瞬間,他便從蘇錦兒鮮紅的眸子中看到了那驚鴻一閃的銀光,於是當即又是一個守護,又貼進了過去。

然後,閃爍!

一道白色的亮光在黑夜中顯得極為刺眼,蘇錦兒毫無防備,雙眼中居然流出了血紅色的淚水,她的口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下巴微抬,本能地就將手裡的巨刃朝著秦崢所在的方向揮去。

可是此時,她的面前已經空無一物,然後,她就覺得腳下一震!

兩震……三震……

劇烈的震蕩讓她體內有些微微的不適,而且這種感覺正在不斷地向她的腦部蔓延,於是她果斷地高高躍起,離開了那塊讓她感到不適的地面,然後轉身就是一個劈砍。

秦崢覺得,今天出門他一定沒有看黃曆,連踏數步,大地震蕩竟然一次都沒有成功?

這時,林希羽他們再次圍了過來,圍成一圈,將蘇錦兒圍在了中間。

小包子提劍斜指天際,劍尖所指的天空,被星光照亮,亮如白晝,這是夜,是星辰劍法的主場。

林希羽被一股股狂風圍繞,全身的衣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一件碧色的長裙在她的身上若隱若現,她的藕臂輕抬,猶如長袖曼舞,那一扇,恍若舉足若輕般,慢慢砸向了蘇錦兒。

由於蘇錦兒高高躍起,秦崢一個後仰剛好躲開了她的這舉劈砍,她的長刃還欲向下,便被另一把大刀擋了下來。

第一個與蘇錦兒對上的招的,是盼盼。

盼盼的刀走的是剛猛的路子,講究的不是招式,而是威力,不過威力再大,將境和王境畢竟天差地別,那一股血腥之氣,直接順著蘇錦兒的刀身,吞噬了盼盼刀上一層淡淡的土之力,直接撞在了盼盼的身上,而盼盼也幾乎是在瞬間,把刀上的一樣東西,蹭在了蘇錦兒的刀上。

那是一個小小的黑塊,看起來就像是一塊凝固的血跡,並不是非常明顯,這便是秦崢給予盼盼的土之任務的任務物品,落山泥。

落山泥在碰到水之力后,會有山石自天際墜落,形同天妖之火。

而水,則是在可可的手上,這個水可不簡簡單單的是指喝的水,而是更為純凈的水之力。

盼盼受到一擊,噴出了一口鮮血,小小的身體倒飛而去,摔落在了地上,她掙扎著往嘴裡餵了把超級恢復丹,然後原地調息起來,她的實力與蘇錦兒相距實在太大,而她已經完成了她的任務,不如在一邊窺伺時機。

可可接到的是五行之水任務,任務物品叫做飲水思源,這是五行任務之中,唯一一個用本屬性來觸發本屬性的物品,飲水思源被開啟的條件,是碰到水,而這個水,則是真正的水。

只見盼盼被擊飛后,一個巨大的冰巨人瞬間填補了她的位置,然後巨人雙手高舉著一個水袋,嗷嗷吼著將水袋朝蘇錦兒砸去,水袋之上,還貼著一張黃色的符紙。

這便是飲水思源符,它觸發后,可以在飲水思源符所在的人頭頂上聚集一場暴雨,持續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本身沒什麼攻擊力,但是足夠膈應你。

蘇錦兒一刀戳進了冰巨人的身體,但是冰巨人的水袋也成功在她的頭頂炸開,一章符紙晃晃蕩盪地飄落在她的背後,輕輕貼住,而她沒有絲毫的察覺,隨後,那水袋當中的清水便撒了蘇錦兒滿身,將她瞬間淋成了一個落湯雞,狼狽不堪。

她還沒注意到,一朵烏雲已經開始悄悄在她的頭頂心聚集了。

可可和盼盼爭取到的這段時間,終於讓小包子引盡了星辰,那一瞬間,天空似乎已經全然黑暗,竟然再也看不到一顆閃爍的星,因為所有的星光,已經都聚集在了小包子的劍上。

「墜星辰!」小包子大喊一聲,繼盼盼之後,第二個和蘇錦兒對上招的人。

確實,系統出品向來無視等級,但是,沒有無視的如此逆天。

秘笈類技能是需要緩步開啟的,只有將已經開啟的招式修鍊到宗師,才能開啟下一招,每一招的威力都會相比之前有所提升,而墜星辰,只是星辰劍法的第三招招式。

所以現在的墜星辰,還不足夠逆天到可以讓小包子直接打敗王級,甚至侯境六階以上的都懸,所以毫無意外地,小包子也被一刀拍飛了,蘇錦兒那血紅色的詭異力量,也將他震成了重傷。

而蘇錦兒,也終於在那墜星辰的漫天星光中,退了一步,虎口微顫。

那雙通紅的眸子里,秦崢的影像憑空出現,正雙手握著一把通體碧綠的長劍,踏著還沒消散的星光,橫斬而至。

也就他們對招的這一瞬間的時間裡,蘇錦兒頭上的烏雲終於凝結成了一片…… 喬安心抬起頭:「宋姐,怎麼了?」

「喬綿綿那邊開始刷單了。」宋芳將手機遞給她看,「她現在銷量漲的很快,根本就不是我們能比的速度。照這個速度漲下去,我擔心不出十分鐘,她都會超過你了。」

「什麼?」

喬安心臉色驟然一變,接過手機一刷新,就看到喬綿綿的銷量在以驚人的速度上漲著。

宋芳說,喬綿綿會在十分鐘內超過她。

喬安心卻覺得,按照這個速度,五分鐘不到就可以超過她了。

她剛才刷了那麼多單子,花了不少錢。

代言費的一半,都砸了出去。

她一心只想贏喬綿綿,覺得哪怕是賠錢都無所謂。

原本以為這場仗,她是贏定了。

可沒想到,喬綿綿竟然開始砸錢刷單了。

一時間,喬安心臉色很難看。

比砸錢,她哪裡比得過現在的喬綿綿。

哪怕她把身上所有錢都投進去,也不可能贏。

就在她發怔的那一分鐘里,喬綿綿的銷量又上升了很多。

已經都和她持平了。

喬安心也在刷單,可她刷出去的銷量遠遠沒有喬綿綿的快。

又過了一分鐘,喬綿綿就超過她了。

宋芳都傻眼了:「她這也……太快了吧。安心,我們現在怎麼辦,還要繼續刷嗎?」

喬安心臉色鐵青。

這一刻,她很清楚她之前投進去的錢都打水漂了。

一旦喬綿綿也開始刷單了,她是絕對拼不過的。

*

另一邊。

喬綿綿知道她的銷量再次超過喬安心,有人幫她刷了單時,已經是幾個小時后的事情了。

她拍完戲后,娜娜告訴她的。

她又打電話去問琳達,琳達告訴她,本來公司是有這樣的打算,不過他們準備幫她刷單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有人在刷了。

喬綿綿又去問墨夜司。

「嗯,我讓魏徵給你做了點數據。」


喬綿綿瞧了眼她現在的銷售量,感覺他可能做的不止一點點數據。

她已經超出喬安心的銷量四倍都不止了。

也不知道喬安心那邊是不是覺得刷不過她,銷量漲得慢了很多。

喬綿綿是沒想過刷數據的。

可墨夜司要用這樣的方式支持她,她也沒什麼意見。

畢竟她老公的經濟實力什麼樣的,她現在已經很清楚了。

「怎麼了?你不高興嗎?」墨夜司沒聽到她再說話,以為她是生氣了,便解釋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干預你的事情。但是我不希望我的老婆輸給一個弄虛作假的人。」


「既然你和喬安心是簽了同一家公司的代言,這個銷量對你應該還是很重要的。其實大部分都是你的成績,如果喬安心沒有弄虛作假,正常情況下也是你的銷量比她多。」

喬綿綿當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不高興。

她知道喬安心刷了單。

本來她也沒想去理會這件事情的,沒想到墨夜司竟然知道了,還幫她刷了單。


看喬安心那邊,好像是已經消停下來了。

估計也知道刷單是刷不過她了,不想再投錢進去打水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